• 下坠的夜晚
  • 点击:658评论:32017/12/15 15:29

即使管理处已经将小区道路两边茂密的芒果树都摘过一遍,但仍旧不断有熟透的芒果掉落到路边或是一楼的小院子里。有些落在清洁员无法打扫的地方,不用几天就迅速腐烂,形成一滩散发芒果味的发酵酱泥。朱素莲清早在打扫自家院子时发现了两个只剩下皮和核的芒果,像被人吃过扔下的,她怀疑是楼上的住客干的,他们一定是故意的。

楼上住着几个年轻人,常常会在夜晚弹吉它唱歌和说话,而且也不将窗户关上。即便她将房间所有的窗都关上,仍然可以听见他们说笑的声音从天花板上传下来,虽然并不能听清楚他们说话的内容,但那些模糊的声音却像苍蝇的嗡鸣声般缠绕着她,让她整夜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老头子倒是睡得香,每次和他说起这些夜间的噪音时,他都会说:“什么声音?我没有听到。我觉得是你神经过敏,你总是神经过敏。”

她曾多次向管理处和屋主投诉都毫无效果,后来不得不亲自到楼上去敲门指责他们。年轻人们态度全是诚恳,却依旧不改。朱素莲干脆瞅准他们第二天下楼时打开家门站在自家门口,一个个数落他们。虽然明知道这样并不会令他们搬走,但至少能让他们收敛一些。

最近几天他们却突然安静了,连开门的动静都没有,静得像没有人住一样。眼下看这芒果皮,说明他们又回来了。朱素莲站在院子里朝楼上的窗口看,静静地等待着他们其中的一个出现在窗口,然后好指着脚下的果皮警告他们。她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好几遍,最后终于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在窗口出现了,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这芒果皮是你们扔下来的吗?”朱素莲说。

“不是,我昨天才搬进来的,而且我不吃芒果。”女人说。

“哦——,你是新搬来的啊。”朱素莲仔细地打量着那个年轻女人并迅速从心底掂量了一番这个女人是否难以对付。“那就是之前的住客扔的了,你不知道啊,他们一点礼节都不懂的。”她突然有种冲动想将那伙年轻人的恶行一件一件讲给她听,以证明她对他们是有多么容忍,再者也可以起到警示作用,让新来的租客知道不打扰别人是件很重要的礼节。但是她只张了张嘴巴,又将这种冲动咽了下去。

朱素莲对楼上换了住客有些高兴,她吩咐老头子把院里的落叶和芒果皮清理干净。“别总是疑神疑鬼的,也许是树上掉下来就烂的了。”老头子架着眼镜翻动手中的报纸说话,也并不抬头看她。朱素莲乜斜着眼看着这个几十年来都不曾取得过她欢心的人,特别是每回都说中她下怀的时候的样子尤其令人憎恶。她说:“哼,你以为你能好到哪去。拿着那叠报纸,你就能在沙发上坐一个上午,什么都不干。”

“至少我从来不会像你那么多是非。”

“是非?你当然了,睡得跟死了一样,雷打都不醒。哼,我天天晚上都睡不好,谁同情我。”

“你总为一点小事就去和别人计较,难道你没发觉自己有多难讲吗?几十年都是这样。”

朱素莲不想再跟他争论,她要去市场买菜,儿子晚点会过来吃午饭。儿子在市区中心供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月都会有一到两次过来看他们,偶尔会把小外孙带来,但自从儿子从这里搬出去后,儿媳妇就践行了她“保证一次都不会来看她”的诺言。老头子说,除了他和儿子,根本没有人能容得了她这种性格。她无所谓,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从年轻时就这样了,也从未想过要去改变什么。她只是想自在地活着,不想忍受任何委屈而己。

朱素莲拿起购物袋一边走一边盘算着一会该买什么菜,在经过路口一处垃圾桶时,见到有一束被丢弃的花——淡绿的桔梗配白色的满天星——里面还有好几朵开得正艳,她觉得有些可惜,寻思着是现在拿回去还是等会买完菜再拿。她看看四周,又觉得等会回来时或许早被清洁工清走了。她从中选了几枝还在盛开的花又返回了家里,用剪刀朝花的根部斜斜地剪了一下,找出花瓶添了些水把花插进去。她用手拨弄花的位置,又看花的高低与花瓶是否适合。屋里很安静,老头子仍旧在翻他的报纸,外面的道路只有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她突然有种错觉——在这个地方,整一条街上,只有她一个人居住——这种孤单感让她很舒服,这是她向往以久的那种安宁感。老头子翻报纸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错觉,她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再不出去把那些芒果皮扫掉我就扔到你的枕头上去。”然后用力关上门再次出去了。

朱素莲对自己的晚年生活没有满意不满意之感,她或许还能再活上十年,又或者更长。她对寿命的长短没有太大的介怀,对生活也没有特别要求。她不善于与别人相处,性格执拗,常常与人发生龃龉。在五十岁时还要与丈夫闹离婚,她无法对周围的人友善,她不需要这些所谓的温情并认为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交融点。如果说她一定得有一个生活期望,那就是她希望自己能够一个人独居。整栋楼,整条街都只有她一个人,不和别人打交道是她最喜欢的事情。

去到菜市场已经晚了,烧鹅已卖完了。只有这一家做的最好吃,她不愿将就光顾其它档口,于是临时改变主意,买了半斤虾和一斤白贝,家里冰箱还有半边鸡,三个人吃也够了。路过水果摊时打算顺道买些水果回去。她扫视了一遍所有的水果,发现黑加仑不错,颗粒又大,新鲜。她从购物袋里取出老花镜戴上,用手摘了一颗捏了捏,又用拇指搓搓上面的白霜放进了嘴里。

“这些是今天的?”她又拿起一颗放进嘴。

“是啊,很甜的。”

“多少钱一斤?”

“18块。”

“这么贵。”她又摘了一颗放进嘴里。

“阿姨,不要再摘了,再摘我都卖不出去了。”

“不就吃了两颗吗,哪有这么严重。这个有散装的吗?”

“买散装的就不要吃那些好的了,真是的。”卖水果的很不情愿地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框,里面都是散落的提子。

“这个怎么卖啊?”朱素莲用手在里面翻动了几下,又往嘴里塞了两颗。

“八块钱一斤咯。”

“味道又不怎么样,六块钱行不行。”

“阿姨,不好吃你都吃了那么多颗了,八块钱你不要就算了。”

“这么小气干什么,我又不是不买。”

朱素莲一手扶着眼镜一手在框里翻动着挑选,这些散落的提子粒粒都新鲜饱满,价钱却很便宜。她时常都会到水果摊上买一些特价水果。有时是龙眼,有时是各种提子葡萄。但她从来不买在地上箱子里那些更便宜却有破损的水果,节俭与落魄并不是同一回事。

回到家时,儿子还没来。她把菜都放置好,准备开始煮饭。不久儿子打电话来说今天不能来了。“哼,又是那个女人在搞鬼吧?”她说。“她就见不得你来见我,我可是你妈哟。”“你只会帮着她说话,她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不就嫌弃我多讲了她几句吗,记一辈子的仇。我讲她还不是希望她做得更好一些?”

她放了电话走到厨房里,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好,愣愣地站着发呆。

“你也不至于这么恼火,他肯定也是有事来不了嘛。”老头子放下报纸说了一句。

她并不回答,仍旧在厨房里站着,脸色阴沉。

“你是不是又开始钻牛角尖了?食古不化。”

她突然抓起水槽里的菜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朝老头子大声喊:“关你屁事!我就是钻牛角尖,钻死你!”接着走进房间用力把门关上。老头子把报纸扔到一边站起来走到厨房,从垃圾桶里将被扔掉的菜重新捡起来对着房间门说:“神经病!有病就到医院去看啦!发什么神经。”

朱素莲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她在市里一所小医院工作了几十年,只有一件事情曾让她怀疑过自己。临退休前两年,因为某些不明利益的分配不公让她无法忍受,决定暗地里给有关部门写一封检举信。过后不久有调查组下来了,带走了医院的几个领导,全院也为此召开了会议,进行了整顿,从此所有人每个月都不会再有一个装着现金的信封了。朱素莲并不在乎这个信封,那一点金额并不足以让她产生消费欲望。她以为或许有人会和她一样感到不公,也会赞同她的做法。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却成了全院的公敌,大家都在背后指责她议论她,讲关于她的各种流言。后来在一次节日晚会上,一个讽刺一名恶妇的小品获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虽然那小品的内容与她毫不相关,但所有的人都知道男主角在大骂“老猪婆”时实际上就是在骂她,她在他们的嗤笑中脸色铁青愤然离场。只有这一次,她曾经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但很快又将这种不快的情绪抛之脑外。她并不屑与那些人来往,反正用不了多久她便可以退休了,不需要再忍受那些人的冷言冷语和白眼。

楼上新来的租客生活规律,白天上班,夜晚早睡。即便如此,朱素莲晚上也并不总是安稳地睡着,但至少没有任何可以埋怨的理由了,失眠也显得特别心安理得。不久这种安宁被女人肚里出世的婴儿打破了,楼上又开始了热热闹闹的声响,每日总有前来探望他们的人扯着大嗓门说着他们的家乡话,婴儿的哭啼声越来越响亮。

朱素莲原本安静下来的心绪又被婴儿哭闹的声音再一次扰乱,她不知道那个小人儿是个男孩还是女孩,为什么总喜欢在夜里无时无刻突然就放声大哭。每到半夜上两三点钟的时候就准时开始哼哼,随后啼哭,声音越哭越响亮,而前来安抚的大人却迟迟不来。朱素莲替他们着急,为什么一开始哼哼的时候就立马赶过去呢?非要等到哭声响彻整条街的时候才急急忙忙地起来,然后才

“哦哦——”的安抚婴儿。她静静地留心听着楼上的声音,猜测着他们此刻的举止。朱素莲越发讨厌这个突然出现的婴儿,她觉得她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们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怎么带孩子。她瞄准他们抱小孩出去散步的时候,站在院子里对他们说:“哎——你们家的小孩真能哭,吵得我晚上都睡不好觉啊。”

“嗯,是啊,我们也为这事烦恼呢,一到晚上就哭呢。”

“最好去医院看看啊,别是得了什么病才好。”

“看过了,没事。”

可是一到晚上,婴儿的啼哭声就让朱素莲在床上咬牙切齿地翻来覆去。她想过要去管理处投诉他们,但是这种事情他们必定是不会管的,况且她察觉到管理处就之前的几次投诉已经对她产生了偏见。她又想找楼上的房东,由她对他们进行告诫。但是房东也肯定不会理会她,她曾与房东为之前的几个租客而产生过争执。但是后来她在半夜想到了一个非常妙的办法,既能起来警示的作用又不必麻烦任何人——趁他们都不在家的时候写一张字条贴到他们的门上。她越想越兴奋,干脆也不打算睡了,从床上起来就去找笔和纸,然后放在厅里的饭桌上,开始琢磨用语。

“尊敬的住户:由于你们对小孩管教无方,小孩半夜的哭闹给周围邻居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请你们注意一下。”落款写的是“本楼业主”。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老人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7-12-18
  • 故里打赏2000,共计4000
  • 2017-12-15
  • 故里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2-15
  • 木易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12-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无影发在邻家的文章不多但质量高。两作品获得十佳,两作品周冠,这篇也将进入周冠。无影描写人物内心与外在很仔细。朱素莲退休在家无事所做,脾气傲、犟、狠心、小气。稍遇一点事就大吵大闹。邻里之间总是猜测,没有同情心。老头子在的时成天也跟老头子过意不去,典型的“更年期”,骂得老头子生气急上脑得了脑溢血,直到头子死她都悼不出一滴眼泪。夜终于静了下来,可太静的夜让她有了恐慌,太静的夜终于让她迫害怕,心更无安宁。
  • 回复
    • 电击10930积分 2017/12/16 16:09:28
    • 分享到:
  • 这么多事的老女人,是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缩影。这世界是喧嚣的,可是这正是生活的写照。如果,你把世界按下了静音,那么会感到沉寂会让人窒息。楼上婴儿的哭声,老头翻报纸的沙沙声,也许还有楼上坠落的芒果皮的声音,也或许还有收破烂的叫声,还有街市汽车的笛声,这些构成了鲜活的生活。更加万籁俱寂的是另一个世界。作品细腻记叙了一个追寻寂静的女人的典型的角色,不予否定。只做了同情的表述。老头的意外离世使她惊醒。
  • 回复
  • 很庆幸,朱素莲最后还会哽咽,还会流泪。这个傲女人,够直,够犟,够狠心,够小气。世界喧闹的时候,她钻牛角尖,需要安静。但在这个冷漠的社会里,谁会像要求她大度一点、心胸豁达一点,来对待她呢?谁做到了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160积分
  • 3星
  • 3钻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39201
  • 18
  • 416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