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坠的夜晚
  • 点击:4859评论:72017/12/15 15:29

即使管理处已经将小区道路两边茂密的芒果树都摘过一遍,但仍旧不断有熟透的芒果掉落到路边或是一楼的小院子里。有些落在清洁员无法打扫的地方,不用几天就迅速腐烂,形成一滩散发芒果味的发酵酱泥。朱素莲清早在打扫自家院子时发现了两个只剩下皮和核的芒果,像被人吃过扔下的,她怀疑是楼上的住客干的,他们一定是故意的。

楼上住着几个年轻人,常常会在夜晚弹吉它唱歌和说话,而且也不将窗户关上。即便她将房间所有的窗都关上,仍然可以听见他们说笑的声音从天花板上传下来,虽然并不能听清楚他们说话的内容,但那些模糊的声音却像苍蝇的嗡鸣声般缠绕着她,让她整夜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老头子倒是睡得香,每次和他说起这些夜间的噪音时,他都会说:“什么声音?我没有听到。我觉得是你神经过敏,你总是神经过敏。”

她曾多次向管理处和屋主投诉都毫无效果,后来不得不亲自到楼上去敲门指责他们。年轻人们态度全是诚恳,却依旧不改。朱素莲干脆瞅准他们第二天下楼时打开家门站在自家门口,一个个数落他们。虽然明知道这样并不会令他们搬走,但至少能让他们收敛一些。

最近几天他们却突然安静了,连开门的动静都没有,静得像没有人住一样。眼下看这芒果皮,说明他们又回来了。朱素莲站在院子里朝楼上的窗口看,静静地等待着他们其中的一个出现在窗口,然后好指着脚下的果皮警告他们。她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好几遍,最后终于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在窗口出现了,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这芒果皮是你们扔下来的吗?”朱素莲说。

“不是,我昨天才搬进来的,而且我不吃芒果。”女人说。

“哦——,你是新搬来的啊。”朱素莲仔细地打量着那个年轻女人并迅速从心底掂量了一番这个女人是否难以对付。“那就是之前的住客扔的了,你不知道啊,他们一点礼节都不懂的。”她突然有种冲动想将那伙年轻人的恶行一件一件讲给她听,以证明她对他们是有多么容忍,再者也可以起到警示作用,让新来的租客知道不打扰别人是件很重要的礼节。但是她只张了张嘴巴,又将这种冲动咽了下去。

朱素莲对楼上换了住客有些高兴,她吩咐老头子把院里的落叶和芒果皮清理干净。“别总是疑神疑鬼的,也许是树上掉下来就烂的了。”老头子架着眼镜翻动手中的报纸说话,也并不抬头看她。朱素莲乜斜着眼看着这个几十年来都不曾取得过她欢心的人,特别是每回都说中她下怀的时候的样子尤其令人憎恶。她说:“哼,你以为你能好到哪去。拿着那叠报纸,你就能在沙发上坐一个上午,什么都不干。”

“至少我从来不会像你那么多是非。”

“是非?你当然了,睡得跟死了一样,雷打都不醒。哼,我天天晚上都睡不好,谁同情我。”

“你总为一点小事就去和别人计较,难道你没发觉自己有多难讲吗?几十年都是这样。”

朱素莲不想再跟他争论,她要去市场买菜,儿子晚点会过来吃午饭。儿子在市区中心供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月都会有一到两次过来看他们,偶尔会把小外孙带来,但自从儿子从这里搬出去后,儿媳妇就践行了她“保证一次都不会来看她”的诺言。老头子说,除了他和儿子,根本没有人能容得了她这种性格。她无所谓,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从年轻时就这样了,也从未想过要去改变什么。她只是想自在地活着,不想忍受任何委屈而己。

朱素莲拿起购物袋一边走一边盘算着一会该买什么菜,在经过路口一处垃圾桶时,见到有一束被丢弃的花——淡绿的桔梗配白色的满天星——里面还有好几朵开得正艳,她觉得有些可惜,寻思着是现在拿回去还是等会买完菜再拿。她看看四周,又觉得等会回来时或许早被清洁工清走了。她从中选了几枝还在盛开的花又返回了家里,用剪刀朝花的根部斜斜地剪了一下,找出花瓶添了些水把花插进去。她用手拨弄花的位置,又看花的高低与花瓶是否适合。屋里很安静,老头子仍旧在翻他的报纸,外面的道路只有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她突然有种错觉——在这个地方,整一条街上,只有她一个人居住——这种孤单感让她很舒服,这是她向往以久的那种安宁感。老头子翻报纸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错觉,她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再不出去把那些芒果皮扫掉我就扔到你的枕头上去。”然后用力关上门再次出去了。

朱素莲对自己的晚年生活没有满意不满意之感,她或许还能再活上十年,又或者更长。她对寿命的长短没有太大的介怀,对生活也没有特别要求。她不善于与别人相处,性格执拗,常常与人发生龃龉。在五十岁时还要与丈夫闹离婚,她无法对周围的人友善,她不需要这些所谓的温情并认为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交融点。如果说她一定得有一个生活期望,那就是她希望自己能够一个人独居。整栋楼,整条街都只有她一个人,不和别人打交道是她最喜欢的事情。

去到菜市场已经晚了,烧鹅已卖完了。只有这一家做的最好吃,她不愿将就光顾其它档口,于是临时改变主意,买了半斤虾和一斤白贝,家里冰箱还有半边鸡,三个人吃也够了。路过水果摊时打算顺道买些水果回去。她扫视了一遍所有的水果,发现黑加仑不错,颗粒又大,新鲜。她从购物袋里取出老花镜戴上,用手摘了一颗捏了捏,又用拇指搓搓上面的白霜放进了嘴里。

“这些是今天的?”她又拿起一颗放进嘴。

“是啊,很甜的。”

“多少钱一斤?”

“18块。”

“这么贵。”她又摘了一颗放进嘴里。

“阿姨,不要再摘了,再摘我都卖不出去了。”

“不就吃了两颗吗,哪有这么严重。这个有散装的吗?”

“买散装的就不要吃那些好的了,真是的。”卖水果的很不情愿地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框,里面都是散落的提子。

“这个怎么卖啊?”朱素莲用手在里面翻动了几下,又往嘴里塞了两颗。

“八块钱一斤咯。”

“味道又不怎么样,六块钱行不行。”

“阿姨,不好吃你都吃了那么多颗了,八块钱你不要就算了。”

“这么小气干什么,我又不是不买。”

朱素莲一手扶着眼镜一手在框里翻动着挑选,这些散落的提子粒粒都新鲜饱满,价钱却很便宜。她时常都会到水果摊上买一些特价水果。有时是龙眼,有时是各种提子葡萄。但她从来不买在地上箱子里那些更便宜却有破损的水果,节俭与落魄并不是同一回事。

回到家时,儿子还没来。她把菜都放置好,准备开始煮饭。不久儿子打电话来说今天不能来了。“哼,又是那个女人在搞鬼吧?”她说。“她就见不得你来见我,我可是你妈哟。”“你只会帮着她说话,她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不就嫌弃我多讲了她几句吗,记一辈子的仇。我讲她还不是希望她做得更好一些?”

她放了电话走到厨房里,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好,愣愣地站着发呆。

“你也不至于这么恼火,他肯定也是有事来不了嘛。”老头子放下报纸说了一句。

她并不回答,仍旧在厨房里站着,脸色阴沉。

“你是不是又开始钻牛角尖了?食古不化。”

她突然抓起水槽里的菜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朝老头子大声喊:“关你屁事!我就是钻牛角尖,钻死你!”接着走进房间用力把门关上。老头子把报纸扔到一边站起来走到厨房,从垃圾桶里将被扔掉的菜重新捡起来对着房间门说:“神经病!有病就到医院去看啦!发什么神经。”

朱素莲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她在市里一所小医院工作了几十年,只有一件事情曾让她怀疑过自己。临退休前两年,因为某些不明利益的分配不公让她无法忍受,决定暗地里给有关部门写一封检举信。过后不久有调查组下来了,带走了医院的几个领导,全院也为此召开了会议,进行了整顿,从此所有人每个月都不会再有一个装着现金的信封了。朱素莲并不在乎这个信封,那一点金额并不足以让她产生消费欲望。她以为或许有人会和她一样感到不公,也会赞同她的做法。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却成了全院的公敌,大家都在背后指责她议论她,讲关于她的各种流言。后来在一次节日晚会上,一个讽刺一名恶妇的小品获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虽然那小品的内容与她毫不相关,但所有的人都知道男主角在大骂“老猪婆”时实际上就是在骂她,她在他们的嗤笑中脸色铁青愤然离场。只有这一次,她曾经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但很快又将这种不快的情绪抛之脑外。她并不屑与那些人来往,反正用不了多久她便可以退休了,不需要再忍受那些人的冷言冷语和白眼。

楼上新来的租客生活规律,白天上班,夜晚早睡。即便如此,朱素莲晚上也并不总是安稳地睡着,但至少没有任何可以埋怨的理由了,失眠也显得特别心安理得。不久这种安宁被女人肚里出世的婴儿打破了,楼上又开始了热热闹闹的声响,每日总有前来探望他们的人扯着大嗓门说着他们的家乡话,婴儿的哭啼声越来越响亮。

朱素莲原本安静下来的心绪又被婴儿哭闹的声音再一次扰乱,她不知道那个小人儿是个男孩还是女孩,为什么总喜欢在夜里无时无刻突然就放声大哭。每到半夜上两三点钟的时候就准时开始哼哼,随后啼哭,声音越哭越响亮,而前来安抚的大人却迟迟不来。朱素莲替他们着急,为什么一开始哼哼的时候就立马赶过去呢?非要等到哭声响彻整条街的时候才急急忙忙地起来,然后才

“哦哦——”的安抚婴儿。她静静地留心听着楼上的声音,猜测着他们此刻的举止。朱素莲越发讨厌这个突然出现的婴儿,她觉得她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们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怎么带孩子。她瞄准他们抱小孩出去散步的时候,站在院子里对他们说:“哎——你们家的小孩真能哭,吵得我晚上都睡不好觉啊。”

“嗯,是啊,我们也为这事烦恼呢,一到晚上就哭呢。”

“最好去医院看看啊,别是得了什么病才好。”

“看过了,没事。”

可是一到晚上,婴儿的啼哭声就让朱素莲在床上咬牙切齿地翻来覆去。她想过要去管理处投诉他们,但是这种事情他们必定是不会管的,况且她察觉到管理处就之前的几次投诉已经对她产生了偏见。她又想找楼上的房东,由她对他们进行告诫。但是房东也肯定不会理会她,她曾与房东为之前的几个租客而产生过争执。但是后来她在半夜想到了一个非常妙的办法,既能起来警示的作用又不必麻烦任何人——趁他们都不在家的时候写一张字条贴到他们的门上。她越想越兴奋,干脆也不打算睡了,从床上起来就去找笔和纸,然后放在厅里的饭桌上,开始琢磨用语。

“尊敬的住户:由于你们对小孩管教无方,小孩半夜的哭闹给周围邻居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请你们注意一下。”落款写的是“本楼业主”。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老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8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11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08
  • L.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2-0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7-12-18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12-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 回复
  • 无影发在邻家的文章不多但质量高。两作品获得十佳,两作品周冠,这篇也将进入周冠。无影描写人物内心与外在很仔细。朱素莲退休在家无事所做,脾气傲、犟、狠心、小气。稍遇一点事就大吵大闹。邻里之间总是猜测,没有同情心。老头子在的时成天也跟老头子过意不去,典型的“更年期”,骂得老头子生气急上脑得了脑溢血,直到头子死她都悼不出一滴眼泪。夜终于静了下来,可太静的夜让她有了恐慌,太静的夜终于让她迫害怕,心更无安宁。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2/09 08:26:15
    • 分享到:
  • 不得不承认,在现实生活中,“朱素莲”还真是不少!对于该类群体,我们基本上是避之唯恐不及!很少会有人静下心来理性思考:“朱素莲”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性格是不是与生俱来的?如果不是的话,这种怪癖是不是一种病?这种病还有没有办法根治?窃以为,这一系列引人深思的未解之谜才是本文的亮点和精华所在。
  •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2/07 12:40:34
    • 分享到:
  • 很好的一个切入点,你又一次准确地找到患处把手术刀插了进去。我也又一次认真细致地读了下去。可是你没有如从前一样把所有患处都剖析透彻啊!这个讨厌的老女人她到底是如何变成这么讨厌的?我找不到从她的角度完全合理化的解释。一个坏人她的坏,也一定是有足够的外力内因把她推到这个境地的,读到最后要让读者能理解她“如果我是她也我会变这样的,”最后失去老伴的痛虽然真切,但无法让我感同身受,就是因为之前写得太匆忙。
    • 雪川2018/02/12 19:09:26
    • 分享到:
  • 陈彻评论到位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7/12/16 16:09:28
    • 分享到:
  • 这么多事的老女人,是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缩影。这世界是喧嚣的,可是这正是生活的写照。如果,你把世界按下了静音,那么会感到沉寂会让人窒息。楼上婴儿的哭声,老头翻报纸的沙沙声,也许还有楼上坠落的芒果皮的声音,也或许还有收破烂的叫声,还有街市汽车的笛声,这些构成了鲜活的生活。更加万籁俱寂的是另一个世界。作品细腻记叙了一个追寻寂静的女人的典型的角色,不予否定。只做了同情的表述。老头的意外离世使她惊醒。
  • 回复
    • 晓霞囡2童生2017/12/15 17:03:17
    • 分享到:
  • 很庆幸,朱素莲最后还会哽咽,还会流泪。这个傲女人,够直,够犟,够狠心,够小气。世界喧闹的时候,她钻牛角尖,需要安静。但在这个冷漠的社会里,谁会像要求她大度一点、心胸豁达一点,来对待她呢?谁做到了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329718
  • 18
  • 4220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读飞泉的这组诗歌,我个人的更多的感受是偏灰的——不过,好的诗歌,似乎都是如此。“浪费一下午擦拭阳台的花/用浸湿的纸巾细细摩擦叶片/像抚摸恋人从远方抽回来的手”这是一个寂寞的场景,而且可以想像,瘦削的诗人,在阳光酒满阳台的午后,温柔地擦拭那些叶片的样子……若不孤独,何来诗句?春天是属于美的,飞泉是属于诗的。 愿我的诗人,在灰度的空间里,快乐地生活。

    小宇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4 10:05:52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