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首酸诗和一首更酸的歌
  • 点击:45713评论:222018/07/31 22:59

之一

一定要指鹿为马吗

混乱并不是唯一的借口

愚蠢的人需要安慰

就该给她满满的安慰

或者再给她留一点缝隙

让等待成为习惯


还要多坦白呢

除了灵魂

我差不多已经全裸了

屁股上那一块黑斑

正日渐变白

变白的太阳睁眼说着瞎话

我还有什么好说呢

我什么也不说

就那么给太阳晒着


之二

谁说一定要青梅煮酒

没有梅花和酒

吾一样成为英雄

窗外如果落雪

就请大家起立

为纯洁默哀

麦城从来不种小麦

失败的夏天早已过去

满城百姓

在水深火热中等吾归来


之三

离开之前

就知道这一场失败的欢喜

痛在向四处弥漫

撕裂的声音

由远而近

懦弱的孩子

在水上手足无措

此刻需要一只救生圈

船正在下沉

墙角那只斑马

它一言不发

这里发生的一切

与它毫无关系


之四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窗外月白

清风识字


之五

阁楼有什么罪

她要这么哭

什么打湿了楼梯

沿梯而下

你回头看我一眼

再看一眼


有人在楼下高声叫买

你赤了脚去开门

一件衣服

打折再打折

你说再打折就做不成了

同时回头朝向我笑一笑

然后翻了个白眼


好吧,我明白

爱是不能打折的

我不折不扣地为你跪地写诗

栏杆拍遍

再给斑驳的窗梭上漆

梅雨季节

日子湿淋淋地过


之六

应该是六月里的事情

一切显得毫无预兆

其时骄阳如火

驼着那自以为是的爱情

我汗流浃背

塘面2巷4号

明显是个地名

左边有棵龙眼树

右边也有棵龙眼树


这个地方值450元

我每个月出钱为爱情

交纳一定的保证金

女友原则上是一个残疾人

她无所事事并坐享其成


像那些无可救药的疯子一样

我也无可救药

为争取一丝的怜悯

我已经倾家荡产


之七

烽火两遍

应卯三声

诸侯们都到齐了

每个人脸上都别着一根针

无人咳嗽


怕什么呢

每一张脸都噤若寒蝉

其实朝政早已荒废

专职磨墨的小德子去了后院

妃子们的笑和狗肉一起挂在羊头

没有箭

我空拉着弓

羊拖着惊恐的目光满地游走

谁敢让针掉下来

吵醒像蛇一样冬眠的你

我就砍谁的脑袋


之八

天就快要黑

我的刑期也快结束了吧

孤独的夜行人

请让北斗给我指路

迷途的孩子

需要回家


之九

没有人知道

我就是那一粒量子

浑身发出热量

黎明前独自出走

在拐角像狗一样抖动

厚颜无耻地乞求纠缠

隔墙送去滚烫的秋波

秋风有礼

张姓的先生还在吗

你的快递到了


之十

沈三白会拉二胡

三两银子买了两束马尾

一束烧成灰

另一束给了我

知音已杳

他的日子已经灰了

还需要什么

穿着旗袍的女人

乍暧还寒

从长街那边款款而来

老牛沉默不语

棉花无法阻挡雨水

一切都湿了

我还有什么好弹呢


之十一

很早就想要一匹汗血宝马

不需要日行千里

我要和马一起出血色的汗

并以此昭告天下

种田人有福了


再给我一根带刺的马鞭

我要在血淋淋的马背上做爱

告诉为我所累的美人

酒鬼必需配上酒壶

对了,还要带上夜光杯

黑暗里能看见酒像溪水一样流动

此时,适合浅斟低唱

若有浮名

如露亦如电

阿弥陀佛


之十二

刘郎是个胖子

年纪轻轻就未老先衰

写诗写白了头发

还好饮酒

又假我之名写小说

把一匹瘦马写得奄奄一息


当时夕阳西下

我们红彤的脸泛着油光

为救马我舍身成马夫

低三下气地敬酒

毫无原则地退让

忍着胃痛连干三杯

刘郎还不满意

坚持说马肉可以下酒


后来说到女人

桃花灼灼

艳名远播

刘郎就笑了

他的笑里藏着酒窝

酒窝里还藏着一把刀

寒光闪闪


之十三

和一只复眼蝉对峙

我胜算在握

对方高度近视

但事实是,我已经哑了

她还在卖力地唱

歌声嘹远

喜欢的人板着脸暗自欢喜


而危险正在逼近

一个指头就能让蝉粉身碎骨

我盯着它空无一物的腹腔

突然一阵难过

我悄声告诉它

已经日上三竿了

枝头的露水早就蒸发干净

蝉听不到我的忠告

仍然饿着肚子

三唱雄鸡天下白


之十四

一定是有人告密了

趁着夜色的掩护

有人给蚂蚁数伤痕

止血。止痛。再加上给伤口消毒。

顺便来几粒带甜味的米饭

白色的扎带蛇缠而上

这明摆是一条被修正过的道路

受伤者无可选择


还有必要申诉吗

伸手仅见五指

有一半的蚂蚁兄弟流离失所

他们去了海外

言之凿凿地说那里有很多鸟

可以吃到新鲜的肉

可惜谣言又起

据说海外那些鸟集体腐败

实际上没有一只好鸟了


之十五

我坐在一只低音炮上

模仿某个人说话

嗯哈嗯哈阿飞有消息吗

嗯哈嗯哈林仙儿故意走漏了风声

我就这样坐着,低着头,沉默成雕像

低音炮在耳边隆隆地响

我正在努力忘记某人的面容

某人就从门外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嗯哈嗯哈你为啥坐在低音炮上

雕像活过来

望着某人

她陌生得像林仙儿

突然忘记说嗯哈嗯哈了

某人已经没有我家的钥匙

她是怎么进来的

嗯哈嗯哈


之十六

给我一个礼拜的好天气

我要摆脱这假疫苗带来的忧郁症

已经有一个月不写诗了

三个诗人和两个厨子去了热闹的荒岛

他们把我丢在荒凉的都市

我想到外面走走

顺路回一趟老家

帮父亲晒一晒新收的谷子


一个礼拜可以干很多事情

相亲的事就不要再提

儿子再三强调

他有主张了

赵庄那个姑娘

为他瘦了整整十斤

后悔没能及时买回一条狗绳

楚楚就快一周岁

我要给她过隆重的生日

如果有来生

我愿意成为一条狗

管楚楚叫老窦


之十七

朋友邀我去国外养老

白纸黑字我写了两纸遗嘱

一份给了我残疾的儿子

为了三餐一宿他四处奔波

结果从城里带回的只是一条瘸腿

还抱怨家里的田地太瘦

那么,好吧

两亩薄田他理应继承

多年积下的债务

如果我没法还清

也一并由他负责

还有一口荒废日久的鱼塘

他若嫌弃

就任由邻居的黑鸭生长


另一份遗嘱给了我的老妻

她二十二岁拎包跟我私奔

如今大半辈子过去了

受过太多的委屈

她坚持要留守故土

老家有她的初恋情人

我满含醋意地表示理解

十三棵果树就归她养老

犹豫再三

在遗嘱之外再加一条

请把骨灰就地撒在异乡的大路上

让我成为一个自由的野鬼


之十八

夜的白

昼的黑

并立于风中

和你一起沧海桑田


请宽恕这些句子

那些道听途说的谣言

止于众生皆有罪

谁此时清白

谁就有福

谁让双眼明亮

灯就永远会亮


寒星终会暗下去

海从梦中醒来

有人躲在船舱中窃窃私语

孤独的大海暗蓝

那是我的女人


之十九

路途确实有点遥远

来往的鸿雁都飞累了

剩下三杯两盏残酒

能管什么用

天照样要亮起来


隔壁那个老王

从来就没有一句真话

把豆腐煮鸡蛋做成素菜

供奉各路神仙

甚至教神仙们集体说谎

一致指认小姐的双乳已经下垂

一千年的等待

就如此结束


之二十

雷蒙德·卡佛,我的打工兄弟

你就这样望着我

坐在锯木厂旁边那条长凳上

发黄的手指挟着劣质的香烟

空酒瓶散落一地

木屑纷飞

有几粒溅到你的眼前

你闭上眼

想像下雪的日子

总会有一片雪花降落到你的前额

一阵清凉直抵心肺



雷蒙德·卡佛,我的打工兄弟


是谁敲响了大教堂的钟声

是谁在搬家时丢弃了马笼头

此刻,如果要谈论爱情

就需要一把像样的椅子

你要坐下来告诉人们        

羽毛落地时的声响和爱情一样虚妄  

如果时间再长一些

你还有机会写一首诗

认真端详父亲那张拘谨的脸

这,是你想要的一生吗



一首更酸的歌

一觉醒来

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变成一只大甲虫

墙壁仍旧冷硬如铁

我还活得好好的

走在大路上

每一张脸孔都十分可疑

我确信肯定是有人死了

还是这条熟悉的路

不记得那家面馆叫什么名字了

老板娘是个肥婆

她管老公叫猪大肠

我站在这家面馆门口

响亮地叫了一声猪大肠

出来一个奇怪的姑娘

她夹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我跟姑娘说

你家失火了


其实我也关心政治和民生

一斤排骨三十五

汽油每升从六块六升到八块六

宝安的房价就不要说了

连手机流量也让人充不起

还有比这些更令人难过的消息

新闻说日本连日暴雨

超过二百人罹难

  • 1
  • 关键词:酸诗 酸歌 更酸的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8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6
  • 520周冠打赏15000,共计15000
  • 2018-08-06
  • 廖令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2
  • 芜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1
  • 刘郎打赏10000,共计20000
  • 2018-08-01
  • 刘郎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8-0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一组怪味豆、杂交稻、浆糊果般诸味兼备、各色杂陈的诗,标新立异,有追求。擅长语言跳跃与意象拼接,意识流也玩得不赖。想挑刺的话,就是,楚桥写诗的时候,想得太复杂了,想在一首诗里装的、玩的东西太多,结果把它搞得肿胀、斑杂(此评价针对部分诗歌)。相信你的诗歌可以写得更好。不过,你的小说还是比你的诗写得好。
  • 眼光够毒的。。谢谢孙兄的精彩点评。。。。。

    回复

  • 这诗歌是小说的语言,借用聂鲁达的诗题,而不用他的象征,我学诗时也写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诗,也许比你更酸,我是真的情诗。卡佛写诗也写小说,有人说他一些诗写得好,但我不喜欢,他心中虽有诗,写小说的人心中都有诗,但表达起来就自觉成了小说。许多小说家起初都是写诗歌的,就拿我们熟悉的吧,王威廉、陈再见、徐东、秦锦屏等都写诗歌,对了,特别是王威廉和陈崇正,写作开始时就是写诗。写诗是写语言的最好方式!
  • 他们是真的诗人,我不是。。。

    回复

  • 除了刘郎,没看到还谁对号入座
  • 我原来想,老段为啥不对号入座呢?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06 12:28:29
    • 分享到:
  • 到底是写惯了小说的,诗歌里面有不少故事,叙事痕迹明显。但语言的隽永和情绪的跳跃,却又完全是诗歌的路数。所以我一直认为,小说写得出彩的人,其实只要肯下功夫,是很容易变身为一个诗人的,甚至思维比一般诗人的更为宽广。特别是曾楚桥的小说语言本来就有点飘忽,神龙不见神尾之下,往往有出其不意的东西涌现。支持你,勇敢向前,留点活路给我们,抢诗人的饭碗去吧。
  • 好吧,我就老老实实开始写诗了。。。。争当一个酸诗人

    回复

  • 第一次看到楚桥如此大规模地写诗,不禁大吃一惊——用震惊一词也不算夸张。读完,“惊”字之后必须加上一个“喜”字!楚桥是小说高手,他的小说我一向视为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典范;与他的小说比起来,他的诗也不遑多让。这是一组赤果果的解构主义“绝句”啊。他把历史、文学、现实巧妙地组合在一起,切碎、搅拌、加料、加味,做成一道活色生香的诗歌大餐,又了无痕迹地表达了他的情感与思想,且韵味十足,不愧是文字老狐狸。赞
  • 这评论太给力了。我脸都红啦。。。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8/08/07 17:43:03
    • 分享到:
  • 最近很少上来,感谢大家的打赏和点赞。。。谢谢。。。
  • 回复
  • 洪金宝经典喜剧《人吓人》中的猪大肠,也跃进你的诗歌中表演!曾大师好不了得!前面的故事就像一枚枚钨金,在暗夜中闪光。每个故事均绽放不同芬芳的花朵。个人觉得,结尾可以继续升华,更余音绕梁。曾大师的诗歌,豪放不羁!初赏点赞!
  • 此等引用提升意象表达,更引读者深思,猪大肠生活的社会与现今社会的区别何在
  • 谢谢你的评介。。。猪大肠也表示同意。。。

    回复

    • 青桐2童生2018/08/06 13:25:22
    • 分享到:
  • 一觉醒来,曾老师变成了诗人!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个曾老师学得太快!这里我不敢高声说话,只能瞻仰,膜拜,学习!
  • 别叫老师哈,俺也在学习中。。。。

    回复

  • 不写浪费!有诗心!
  • 算了吧,偶尔写两首调节一上情绪。。。

    回复

    • 刘郎2童生2018/08/01 11:10:38
    • 分享到:
  • 刘郎是个胖子 年纪轻轻就未老先衰 写诗写白了头发 还好饮酒 又假我之名写小说 把一匹瘦马写得奄奄一息 当时夕阳西下 我们红彤的脸泛着油光 为救马我舍身成马夫 低三下气地敬酒 毫无原则地退让 忍着胃痛连干三杯 刘郎还不满意 坚持说马肉可以下酒 后来说到女人 桃花灼灼 艳名远播 刘郎就笑了 他的笑里藏着酒窝 酒窝里还藏着一把刀 寒光闪闪 这一首有必要单独拿出来 小说家写诗歌,桥师比莫言写的好
  • 俺在你面前就是假诗人呢。打赏太给力了。。谢谢

    回复

  • 些许心酸。
  • 偶尔酸一下有益身心健康。。。。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他们仰望,却无人拯救。
  • 他们仰望,却无人拯救。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0
  • 29958
  • 26
  • 627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