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首酸诗和一首更酸的歌
  • 点击:51676评论:222018/07/31 22:59

之一

一定要指鹿为马吗

混乱并不是唯一的借口

愚蠢的人需要安慰

就该给她满满的安慰

或者再给她留一点缝隙

让等待成为习惯


还要多坦白呢

除了灵魂

我差不多已经全裸了

屁股上那一块黑斑

正日渐变白

变白的太阳睁眼说着瞎话

我还有什么好说呢

我什么也不说

就那么给太阳晒着


之二

谁说一定要青梅煮酒

没有梅花和酒

吾一样成为英雄

窗外如果落雪

就请大家起立

为纯洁默哀

麦城从来不种小麦

失败的夏天早已过去

满城百姓

在水深火热中等吾归来


之三

离开之前

就知道这一场失败的欢喜

痛在向四处弥漫

撕裂的声音

由远而近

懦弱的孩子

在水上手足无措

此刻需要一只救生圈

船正在下沉

墙角那只斑马

它一言不发

这里发生的一切

与它毫无关系


之四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窗外月白

清风识字


之五

阁楼有什么罪

她要这么哭

什么打湿了楼梯

沿梯而下

你回头看我一眼

再看一眼


有人在楼下高声叫买

你赤了脚去开门

一件衣服

打折再打折

你说再打折就做不成了

同时回头朝向我笑一笑

然后翻了个白眼


好吧,我明白

爱是不能打折的

我不折不扣地为你跪地写诗

栏杆拍遍

再给斑驳的窗梭上漆

梅雨季节

日子湿淋淋地过


之六

应该是六月里的事情

一切显得毫无预兆

其时骄阳如火

驼着那自以为是的爱情

我汗流浃背

塘面2巷4号

明显是个地名

左边有棵龙眼树

右边也有棵龙眼树


这个地方值450元

我每个月出钱为爱情

交纳一定的保证金

女友原则上是一个残疾人

她无所事事并坐享其成


像那些无可救药的疯子一样

我也无可救药

为争取一丝的怜悯

我已经倾家荡产


之七

烽火两遍

应卯三声

诸侯们都到齐了

每个人脸上都别着一根针

无人咳嗽


怕什么呢

每一张脸都噤若寒蝉

其实朝政早已荒废

专职磨墨的小德子去了后院

妃子们的笑和狗肉一起挂在羊头

没有箭

我空拉着弓

羊拖着惊恐的目光满地游走

谁敢让针掉下来

吵醒像蛇一样冬眠的你

我就砍谁的脑袋


之八

天就快要黑

我的刑期也快结束了吧

孤独的夜行人

请让北斗给我指路

迷途的孩子

需要回家


之九

没有人知道

我就是那一粒量子

浑身发出热量

黎明前独自出走

在拐角像狗一样抖动

厚颜无耻地乞求纠缠

隔墙送去滚烫的秋波

秋风有礼

张姓的先生还在吗

你的快递到了


之十

沈三白会拉二胡

三两银子买了两束马尾

一束烧成灰

另一束给了我

知音已杳

他的日子已经灰了

还需要什么

穿着旗袍的女人

乍暧还寒

从长街那边款款而来

老牛沉默不语

棉花无法阻挡雨水

一切都湿了

我还有什么好弹呢


之十一

很早就想要一匹汗血宝马

不需要日行千里

我要和马一起出血色的汗

并以此昭告天下

种田人有福了


再给我一根带刺的马鞭

我要在血淋淋的马背上做爱

告诉为我所累的美人

酒鬼必需配上酒壶

对了,还要带上夜光杯

黑暗里能看见酒像溪水一样流动

此时,适合浅斟低唱

若有浮名

如露亦如电

阿弥陀佛


之十二

刘郎是个胖子

年纪轻轻就未老先衰

写诗写白了头发

还好饮酒

又假我之名写小说

把一匹瘦马写得奄奄一息


当时夕阳西下

我们红彤的脸泛着油光

为救马我舍身成马夫

低三下气地敬酒

毫无原则地退让

忍着胃痛连干三杯

刘郎还不满意

坚持说马肉可以下酒


后来说到女人

桃花灼灼

艳名远播

刘郎就笑了

他的笑里藏着酒窝

酒窝里还藏着一把刀

寒光闪闪


之十三

和一只复眼蝉对峙

我胜算在握

对方高度近视

但事实是,我已经哑了

她还在卖力地唱

歌声嘹远

喜欢的人板着脸暗自欢喜


而危险正在逼近

一个指头就能让蝉粉身碎骨

我盯着它空无一物的腹腔

突然一阵难过

我悄声告诉它

已经日上三竿了

枝头的露水早就蒸发干净

蝉听不到我的忠告

仍然饿着肚子

三唱雄鸡天下白


之十四

一定是有人告密了

趁着夜色的掩护

有人给蚂蚁数伤痕

止血。止痛。再加上给伤口消毒。

顺便来几粒带甜味的米饭

白色的扎带蛇缠而上

这明摆是一条被修正过的道路

受伤者无可选择


还有必要申诉吗

伸手仅见五指

有一半的蚂蚁兄弟流离失所

他们去了海外

言之凿凿地说那里有很多鸟

可以吃到新鲜的肉

可惜谣言又起

据说海外那些鸟集体腐败

实际上没有一只好鸟了


之十五

我坐在一只低音炮上

模仿某个人说话

嗯哈嗯哈阿飞有消息吗

嗯哈嗯哈林仙儿故意走漏了风声

我就这样坐着,低着头,沉默成雕像

低音炮在耳边隆隆地响

我正在努力忘记某人的面容

某人就从门外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嗯哈嗯哈你为啥坐在低音炮上

雕像活过来

望着某人

她陌生得像林仙儿

突然忘记说嗯哈嗯哈了

某人已经没有我家的钥匙

她是怎么进来的

嗯哈嗯哈


之十六

给我一个礼拜的好天气

我要摆脱这假疫苗带来的忧郁症

已经有一个月不写诗了

三个诗人和两个厨子去了热闹的荒岛

他们把我丢在荒凉的都市

我想到外面走走

顺路回一趟老家

帮父亲晒一晒新收的谷子


一个礼拜可以干很多事情

相亲的事就不要再提

儿子再三强调

他有主张了

赵庄那个姑娘

为他瘦了整整十斤

后悔没能及时买回一条狗绳

楚楚就快一周岁

我要给她过隆重的生日

如果有来生

我愿意成为一条狗

管楚楚叫老窦


之十七

朋友邀我去国外养老

白纸黑字我写了两纸遗嘱

一份给了我残疾的儿子

为了三餐一宿他四处奔波

结果从城里带回的只是一条瘸腿

还抱怨家里的田地太瘦

那么,好吧

两亩薄田他理应继承

多年积下的债务

如果我没法还清

也一并由他负责

还有一口荒废日久的鱼塘

他若嫌弃

就任由邻居的黑鸭生长


另一份遗嘱给了我的老妻

她二十二岁拎包跟我私奔

如今大半辈子过去了

受过太多的委屈

她坚持要留守故土

老家有她的初恋情人

我满含醋意地表示理解

十三棵果树就归她养老

犹豫再三

在遗嘱之外再加一条

请把骨灰就地撒在异乡的大路上

让我成为一个自由的野鬼


之十八

夜的白

昼的黑

并立于风中

和你一起沧海桑田


请宽恕这些句子

那些道听途说的谣言

止于众生皆有罪

谁此时清白

谁就有福

谁让双眼明亮

灯就永远会亮


寒星终会暗下去

海从梦中醒来

有人躲在船舱中窃窃私语

孤独的大海暗蓝

那是我的女人


之十九

路途确实有点遥远

来往的鸿雁都飞累了

剩下三杯两盏残酒

能管什么用

天照样要亮起来


隔壁那个老王

从来就没有一句真话

把豆腐煮鸡蛋做成素菜

供奉各路神仙

甚至教神仙们集体说谎

一致指认小姐的双乳已经下垂

一千年的等待

就如此结束


之二十

雷蒙德·卡佛,我的打工兄弟

你就这样望着我

坐在锯木厂旁边那条长凳上

发黄的手指挟着劣质的香烟

空酒瓶散落一地

木屑纷飞

有几粒溅到你的眼前

你闭上眼

想像下雪的日子

总会有一片雪花降落到你的前额

一阵清凉直抵心肺



雷蒙德·卡佛,我的打工兄弟


是谁敲响了大教堂的钟声

是谁在搬家时丢弃了马笼头

此刻,如果要谈论爱情

就需要一把像样的椅子

你要坐下来告诉人们        

羽毛落地时的声响和爱情一样虚妄  

如果时间再长一些

你还有机会写一首诗

认真端详父亲那张拘谨的脸

这,是你想要的一生吗



一首更酸的歌

一觉醒来

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变成一只大甲虫

墙壁仍旧冷硬如铁

我还活得好好的

走在大路上

每一张脸孔都十分可疑

我确信肯定是有人死了

还是这条熟悉的路

不记得那家面馆叫什么名字了

老板娘是个肥婆

她管老公叫猪大肠

我站在这家面馆门口

响亮地叫了一声猪大肠

出来一个奇怪的姑娘

她夹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我跟姑娘说

你家失火了


其实我也关心政治和民生

一斤排骨三十五

汽油每升从六块六升到八块六

宝安的房价就不要说了

连手机流量也让人充不起

还有比这些更令人难过的消息

新闻说日本连日暴雨

超过二百人罹难

  • 1
  • 关键词:酸诗 酸歌 更酸的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8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6
  • 520周冠打赏15000,共计15000
  • 2018-08-06
  • 羽之月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2
  • 芜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1
  • 刘郎打赏10000,共计20000
  • 2018-08-01
  • 刘郎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8-0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一组怪味豆、杂交稻、浆糊果般诸味兼备、各色杂陈的诗,标新立异,有追求。擅长语言跳跃与意象拼接,意识流也玩得不赖。想挑刺的话,就是,楚桥写诗的时候,想得太复杂了,想在一首诗里装的、玩的东西太多,结果把它搞得肿胀、斑杂(此评价针对部分诗歌)。相信你的诗歌可以写得更好。不过,你的小说还是比你的诗写得好。
  • 眼光够毒的。。谢谢孙兄的精彩点评。。。。。

    回复

  • 这诗歌是小说的语言,借用聂鲁达的诗题,而不用他的象征,我学诗时也写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诗,也许比你更酸,我是真的情诗。卡佛写诗也写小说,有人说他一些诗写得好,但我不喜欢,他心中虽有诗,写小说的人心中都有诗,但表达起来就自觉成了小说。许多小说家起初都是写诗歌的,就拿我们熟悉的吧,王威廉、陈再见、徐东、秦锦屏等都写诗歌,对了,特别是王威廉和陈崇正,写作开始时就是写诗。写诗是写语言的最好方式!
  • 他们是真的诗人,我不是。。。

    回复

  • 除了刘郎,没看到还谁对号入座
  • 我原来想,老段为啥不对号入座呢?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06 12:28:29
    • 分享到:
  • 到底是写惯了小说的,诗歌里面有不少故事,叙事痕迹明显。但语言的隽永和情绪的跳跃,却又完全是诗歌的路数。所以我一直认为,小说写得出彩的人,其实只要肯下功夫,是很容易变身为一个诗人的,甚至思维比一般诗人的更为宽广。特别是曾楚桥的小说语言本来就有点飘忽,神龙不见神尾之下,往往有出其不意的东西涌现。支持你,勇敢向前,留点活路给我们,抢诗人的饭碗去吧。
  • 好吧,我就老老实实开始写诗了。。。。争当一个酸诗人

    回复

  • 第一次看到楚桥如此大规模地写诗,不禁大吃一惊——用震惊一词也不算夸张。读完,“惊”字之后必须加上一个“喜”字!楚桥是小说高手,他的小说我一向视为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典范;与他的小说比起来,他的诗也不遑多让。这是一组赤果果的解构主义“绝句”啊。他把历史、文学、现实巧妙地组合在一起,切碎、搅拌、加料、加味,做成一道活色生香的诗歌大餐,又了无痕迹地表达了他的情感与思想,且韵味十足,不愧是文字老狐狸。赞
  • 这评论太给力了。我脸都红啦。。。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8/08/07 17:43:03
    • 分享到:
  • 最近很少上来,感谢大家的打赏和点赞。。。谢谢。。。
  • 回复
  • 洪金宝经典喜剧《人吓人》中的猪大肠,也跃进你的诗歌中表演!曾大师好不了得!前面的故事就像一枚枚钨金,在暗夜中闪光。每个故事均绽放不同芬芳的花朵。个人觉得,结尾可以继续升华,更余音绕梁。曾大师的诗歌,豪放不羁!初赏点赞!
  • 此等引用提升意象表达,更引读者深思,猪大肠生活的社会与现今社会的区别何在
  • 谢谢你的评介。。。猪大肠也表示同意。。。

    回复

    • 青桐2童生2018/08/06 13:25:22
    • 分享到:
  • 一觉醒来,曾老师变成了诗人!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个曾老师学得太快!这里我不敢高声说话,只能瞻仰,膜拜,学习!
  • 别叫老师哈,俺也在学习中。。。。

    回复

  • 不写浪费!有诗心!
  • 算了吧,偶尔写两首调节一上情绪。。。

    回复

    • 刘郎2童生2018/08/01 11:10:38
    • 分享到:
  • 刘郎是个胖子 年纪轻轻就未老先衰 写诗写白了头发 还好饮酒 又假我之名写小说 把一匹瘦马写得奄奄一息 当时夕阳西下 我们红彤的脸泛着油光 为救马我舍身成马夫 低三下气地敬酒 毫无原则地退让 忍着胃痛连干三杯 刘郎还不满意 坚持说马肉可以下酒 后来说到女人 桃花灼灼 艳名远播 刘郎就笑了 他的笑里藏着酒窝 酒窝里还藏着一把刀 寒光闪闪 这一首有必要单独拿出来 小说家写诗歌,桥师比莫言写的好
  • 俺在你面前就是假诗人呢。打赏太给力了。。谢谢

    回复

  • 些许心酸。
  • 偶尔酸一下有益身心健康。。。。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他们仰望,却无人拯救。
  • 他们仰望,却无人拯救。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13902
  • 26
  • 6570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当初来深第一站是布吉,这是读书时长辈们说起我以为不会到达的地方。当时对布吉的印象除了客家人多就是环境差,远比不上福田南山,渐渐明白了关内关外的区别。久而久之,我却习惯了这种环境,某天下班居然可以凭着身体记忆走到租房楼下,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把布吉当成半个家了。现在布吉也在做城市美化,我能见证它的成长,真好。

    嘲讽到坂田去

    2019/10/12 11:46:33
  • 小时候火车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长大后见识了高铁和飞机才发现火车是最慢的交通工具。即时如此,绿皮火车仍是承载许多人的梦和岁月。或是第一次南下,第一次败北,或喜或悲。日新月异,再方便的交通工具也取代不了火车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嘲讽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10/11 15:23:39
  •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江飞泉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2019/10/8 10:59:24
  • 读到第十几页了,觉得作者一家很亲密,很纯真善良,互相理解,相互、包容、支持。家人特别支持她写作,为了她能参赛,竟然格外省吃俭用。她的梦想同样是家人的梦想,真幸福。可我等,即使对于家人,有时也瞒着秘密,比如当年高中热爱写作时,从不敢与父母说,担心自己不成功,让父母期望又失望。至今,父母只知我非常爱好看书,尤是历史故事。不知晓我偶尔也给报社投稿。但父母一直鼓励我学写作。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7 15:18:25
  • 这场笑中带泪的“逗你玩”,反映了节假日驾车出行的纠结。作者经历的这场“逗”,我也亲身经历过。而文中出现的那些不守规则的逆行,相信车主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要依法处理违规行为,这本身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的主张。而“只限单号”的说法,我个人以为是有歧义的,到底是“限制单号”还是“限于单号”?驾车出行,那些路标提示应当一目了然,不必过多思考,这样也是从细节上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雪候鸟“限行单号”逗你玩

    2019/10/7 11:39:38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黄元罗钢铁骨头

    2019/10/7 11:03:07
  • 来自小山村的我,在初中学了《大堰河----我的保姆》《致橡树》后,才知道有这现代诗歌的东西。语文老师让班上传阅了徐志摩与汪国真的诗集,看了后便爱上了诗歌,和同学们一起抄写自己喜欢的诗歌,也会胡乱涂鸦。那时大家玩得很嗨,乐此不疲,只是一直以来写诗歌总不得要领。上邻家,必看飞泉的诗,因为他现代感强,风格独特,灵感丰富,且像火山砰砰砰爆发出力量。飞泉在诗歌驾驭上算是成熟的,题目,题材,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心灵拾贝​铜质玫瑰

    2019/10/6 21:57:19
  • 借物喻人的赋诗方式,总是百看不厌。作者家乡的牛卵坨其实就是一个个满怀理想的游子,带着理想,把自己的价值带给外面的世界。而那些世态炎凉和暗礁险滩,总难免把淳朴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可正如深圳一位作家所言,游子回归桑梓小住往往会满血复活。遍布诱惑与陷阱的“外面”,故乡亲娘贴心的缝补与粘合,初心才不会丢失,方向才会坚定。即便是想放弃,故乡的味道也是最好的灵丹妙药,让脆弱的游子重拾坚强。

    雪候鸟牛卵坨(又名八月炸)

    2019/10/6 9:00:15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心灵拾贝钢铁骨头

    2019/10/3 17:31:33
  •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这个平台相遇,当时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态度投了一篇稿,也没有想到咋地,但后来见到有人给留评,还入围了,当时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得到了关注与认可嘛。慢慢地就认识一帮热情高涨的师友,得到他们的指导/帮助,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写作的动力就大了起来,写作的范围也就宽了。整体来说,邻家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在打造文学生态圈中功不可没。

    心灵拾贝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10/3 16:57:22
  • 诗人的语言以一贯跳跃、激昂、新颖带点古怪的风格展现在这首诗中。读者在品诗时如对天鹅进行了一次观礼,朱红的掌、仙女的音符是极为唯美的。这么美丽的精灵,却有着多舛的命运,表达出了天鹅在人们对它们进行猎杀、大自然残酷的环境中仍是高洁,优雅、不屈、坚强的精神。我被点化成蛇也是一种意象,是相对于天鹅一种自嘲比拟,在对天鹅的赞赏中,思想砰出力量,人格逐渐提升,与天鹅在死亡的救赎中,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

    心灵拾贝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10/3 16:46:33
  • 开篇画面感十足的夸张写法,着实让人忍俊不禁。而笑过之后,有种知足常乐的快慰。我十几年前刚来深圳做销售时,出门行街经常被人称为“老板”。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窃喜在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自嘲神器再到如今的重任在肩,相信这个称呼见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成长的心路历程。粤语中的老板娘叫做“事头婆”,事事领头的女强人。我有位文友便是这样“撸起袖子”拼命工作的事头婆。为母则刚的她有着男人一般的刚强,笑容却一直在脸上。

    雪候鸟遍地都是老板娘

    2019/9/29 14:54:46
  • “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称谓,数百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经历过难忘的苦辣酸甜,以至多少年后久别重逢的团聚,也忘不掉刻骨铭心的情结,尽管那是一代知青一生中永远的隐痛,可在这首诗中,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回顾和珍惜,并为曾经拥有的这段生活而骄傲,而激动不已。体现的基调是昂扬向上的,有对历史的解析,有对未来的渴望,读后令人振奋和鼓舞。

    君子伯牙永远的老三届(组诗之一)

    2019/9/29 9:17:58
  • 最后一句打动了我。让我想到朋友魏先和那首《那是我的父亲》,前面大段的铺陈,就为了送出最后一句的感叹:父亲啊,永远是那个让人遗憾却永远靠不近的人。作者用“慢”的意象,将父亲喝酒、下棋的过程呈现出来,给了慢动作回放的效果,让人动容。前两节的细节描写很美,光斑停在他的鞋面上,斜阳暗示着晚年暮秋,却并不让人感觉萧瑟肃杀,情感的容器装得下“父亲的慢”,却装不下时光的流转,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江飞泉父亲的慢

    2019/9/27 12:26: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