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首酸诗和一首更酸的歌
  • 点击:61734评论:222018/07/31 22:59

之一

一定要指鹿为马吗

混乱并不是唯一的借口

愚蠢的人需要安慰

就该给她满满的安慰

或者再给她留一点缝隙

让等待成为习惯


还要多坦白呢

除了灵魂

我差不多已经全裸了

屁股上那一块黑斑

正日渐变白

变白的太阳睁眼说着瞎话

我还有什么好说呢

我什么也不说

就那么给太阳晒着


之二

谁说一定要青梅煮酒

没有梅花和酒

吾一样成为英雄

窗外如果落雪

就请大家起立

为纯洁默哀

麦城从来不种小麦

失败的夏天早已过去

满城百姓

在水深火热中等吾归来


之三

离开之前

就知道这一场失败的欢喜

痛在向四处弥漫

撕裂的声音

由远而近

懦弱的孩子

在水上手足无措

此刻需要一只救生圈

船正在下沉

墙角那只斑马

它一言不发

这里发生的一切

与它毫无关系


之四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爱吗

干吧

窗外月白

清风识字


之五

阁楼有什么罪

她要这么哭

什么打湿了楼梯

沿梯而下

你回头看我一眼

再看一眼


有人在楼下高声叫买

你赤了脚去开门

一件衣服

打折再打折

你说再打折就做不成了

同时回头朝向我笑一笑

然后翻了个白眼


好吧,我明白

爱是不能打折的

我不折不扣地为你跪地写诗

栏杆拍遍

再给斑驳的窗梭上漆

梅雨季节

日子湿淋淋地过


之六

应该是六月里的事情

一切显得毫无预兆

其时骄阳如火

驼着那自以为是的爱情

我汗流浃背

塘面2巷4号

明显是个地名

左边有棵龙眼树

右边也有棵龙眼树


这个地方值450元

我每个月出钱为爱情

交纳一定的保证金

女友原则上是一个残疾人

她无所事事并坐享其成


像那些无可救药的疯子一样

我也无可救药

为争取一丝的怜悯

我已经倾家荡产


之七

烽火两遍

应卯三声

诸侯们都到齐了

每个人脸上都别着一根针

无人咳嗽


怕什么呢

每一张脸都噤若寒蝉

其实朝政早已荒废

专职磨墨的小德子去了后院

妃子们的笑和狗肉一起挂在羊头

没有箭

我空拉着弓

羊拖着惊恐的目光满地游走

谁敢让针掉下来

吵醒像蛇一样冬眠的你

我就砍谁的脑袋


之八

天就快要黑

我的刑期也快结束了吧

孤独的夜行人

请让北斗给我指路

迷途的孩子

需要回家


之九

没有人知道

我就是那一粒量子

浑身发出热量

黎明前独自出走

在拐角像狗一样抖动

厚颜无耻地乞求纠缠

隔墙送去滚烫的秋波

秋风有礼

张姓的先生还在吗

你的快递到了


之十

沈三白会拉二胡

三两银子买了两束马尾

一束烧成灰

另一束给了我

知音已杳

他的日子已经灰了

还需要什么

穿着旗袍的女人

乍暧还寒

从长街那边款款而来

老牛沉默不语

棉花无法阻挡雨水

一切都湿了

我还有什么好弹呢


之十一

很早就想要一匹汗血宝马

不需要日行千里

我要和马一起出血色的汗

并以此昭告天下

种田人有福了


再给我一根带刺的马鞭

我要在血淋淋的马背上做爱

告诉为我所累的美人

酒鬼必需配上酒壶

对了,还要带上夜光杯

黑暗里能看见酒像溪水一样流动

此时,适合浅斟低唱

若有浮名

如露亦如电

阿弥陀佛


之十二

刘郎是个胖子

年纪轻轻就未老先衰

写诗写白了头发

还好饮酒

又假我之名写小说

把一匹瘦马写得奄奄一息


当时夕阳西下

我们红彤的脸泛着油光

为救马我舍身成马夫

低三下气地敬酒

毫无原则地退让

忍着胃痛连干三杯

刘郎还不满意

坚持说马肉可以下酒


后来说到女人

桃花灼灼

艳名远播

刘郎就笑了

他的笑里藏着酒窝

酒窝里还藏着一把刀

寒光闪闪


之十三

和一只复眼蝉对峙

我胜算在握

对方高度近视

但事实是,我已经哑了

她还在卖力地唱

歌声嘹远

喜欢的人板着脸暗自欢喜


而危险正在逼近

一个指头就能让蝉粉身碎骨

我盯着它空无一物的腹腔

突然一阵难过

我悄声告诉它

已经日上三竿了

枝头的露水早就蒸发干净

蝉听不到我的忠告

仍然饿着肚子

三唱雄鸡天下白


之十四

一定是有人告密了

趁着夜色的掩护

有人给蚂蚁数伤痕

止血。止痛。再加上给伤口消毒。

顺便来几粒带甜味的米饭

白色的扎带蛇缠而上

这明摆是一条被修正过的道路

受伤者无可选择


还有必要申诉吗

伸手仅见五指

有一半的蚂蚁兄弟流离失所

他们去了海外

言之凿凿地说那里有很多鸟

可以吃到新鲜的肉

可惜谣言又起

据说海外那些鸟集体腐败

实际上没有一只好鸟了


之十五

我坐在一只低音炮上

模仿某个人说话

嗯哈嗯哈阿飞有消息吗

嗯哈嗯哈林仙儿故意走漏了风声

我就这样坐着,低着头,沉默成雕像

低音炮在耳边隆隆地响

我正在努力忘记某人的面容

某人就从门外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嗯哈嗯哈你为啥坐在低音炮上

雕像活过来

望着某人

她陌生得像林仙儿

突然忘记说嗯哈嗯哈了

某人已经没有我家的钥匙

她是怎么进来的

嗯哈嗯哈


之十六

给我一个礼拜的好天气

我要摆脱这假疫苗带来的忧郁症

已经有一个月不写诗了

三个诗人和两个厨子去了热闹的荒岛

他们把我丢在荒凉的都市

我想到外面走走

顺路回一趟老家

帮父亲晒一晒新收的谷子


一个礼拜可以干很多事情

相亲的事就不要再提

儿子再三强调

他有主张了

赵庄那个姑娘

为他瘦了整整十斤

后悔没能及时买回一条狗绳

楚楚就快一周岁

我要给她过隆重的生日

如果有来生

我愿意成为一条狗

管楚楚叫老窦


之十七

朋友邀我去国外养老

白纸黑字我写了两纸遗嘱

一份给了我残疾的儿子

为了三餐一宿他四处奔波

结果从城里带回的只是一条瘸腿

还抱怨家里的田地太瘦

那么,好吧

两亩薄田他理应继承

多年积下的债务

如果我没法还清

也一并由他负责

还有一口荒废日久的鱼塘

他若嫌弃

就任由邻居的黑鸭生长


另一份遗嘱给了我的老妻

她二十二岁拎包跟我私奔

如今大半辈子过去了

受过太多的委屈

她坚持要留守故土

老家有她的初恋情人

我满含醋意地表示理解

十三棵果树就归她养老

犹豫再三

在遗嘱之外再加一条

请把骨灰就地撒在异乡的大路上

让我成为一个自由的野鬼


之十八

夜的白

昼的黑

并立于风中

和你一起沧海桑田


请宽恕这些句子

那些道听途说的谣言

止于众生皆有罪

谁此时清白

谁就有福

谁让双眼明亮

灯就永远会亮


寒星终会暗下去

海从梦中醒来

有人躲在船舱中窃窃私语

孤独的大海暗蓝

那是我的女人


之十九

路途确实有点遥远

来往的鸿雁都飞累了

剩下三杯两盏残酒

能管什么用

天照样要亮起来


隔壁那个老王

从来就没有一句真话

把豆腐煮鸡蛋做成素菜

供奉各路神仙

甚至教神仙们集体说谎

一致指认小姐的双乳已经下垂

一千年的等待

就如此结束


之二十

雷蒙德·卡佛,我的打工兄弟

你就这样望着我

坐在锯木厂旁边那条长凳上

发黄的手指挟着劣质的香烟

空酒瓶散落一地

木屑纷飞

有几粒溅到你的眼前

你闭上眼

想像下雪的日子

总会有一片雪花降落到你的前额

一阵清凉直抵心肺



雷蒙德·卡佛,我的打工兄弟


是谁敲响了大教堂的钟声

是谁在搬家时丢弃了马笼头

此刻,如果要谈论爱情

就需要一把像样的椅子

你要坐下来告诉人们        

羽毛落地时的声响和爱情一样虚妄  

如果时间再长一些

你还有机会写一首诗

认真端详父亲那张拘谨的脸

这,是你想要的一生吗



一首更酸的歌

一觉醒来

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变成一只大甲虫

墙壁仍旧冷硬如铁

我还活得好好的

走在大路上

每一张脸孔都十分可疑

我确信肯定是有人死了

还是这条熟悉的路

不记得那家面馆叫什么名字了

老板娘是个肥婆

她管老公叫猪大肠

我站在这家面馆门口

响亮地叫了一声猪大肠

出来一个奇怪的姑娘

她夹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我跟姑娘说

你家失火了


其实我也关心政治和民生

一斤排骨三十五

汽油每升从六块六升到八块六

宝安的房价就不要说了

连手机流量也让人充不起

还有比这些更令人难过的消息

新闻说日本连日暴雨

超过二百人罹难

  • 1
  • 2
  • 关键词:酸诗 酸歌 更酸的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8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6
  • 520周冠打赏15000,共计15000
  • 2018-08-06
  • 羽之月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2
  • 芜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1
  • 刘郎打赏10000,共计20000
  • 2018-08-01
  • 刘郎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8-0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一组怪味豆、杂交稻、浆糊果般诸味兼备、各色杂陈的诗,标新立异,有追求。擅长语言跳跃与意象拼接,意识流也玩得不赖。想挑刺的话,就是,楚桥写诗的时候,想得太复杂了,想在一首诗里装的、玩的东西太多,结果把它搞得肿胀、斑杂(此评价针对部分诗歌)。相信你的诗歌可以写得更好。不过,你的小说还是比你的诗写得好。
  • 眼光够毒的。。谢谢孙兄的精彩点评。。。。。

    回复

  • 这诗歌是小说的语言,借用聂鲁达的诗题,而不用他的象征,我学诗时也写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诗,也许比你更酸,我是真的情诗。卡佛写诗也写小说,有人说他一些诗写得好,但我不喜欢,他心中虽有诗,写小说的人心中都有诗,但表达起来就自觉成了小说。许多小说家起初都是写诗歌的,就拿我们熟悉的吧,王威廉、陈再见、徐东、秦锦屏等都写诗歌,对了,特别是王威廉和陈崇正,写作开始时就是写诗。写诗是写语言的最好方式!
  • 他们是真的诗人,我不是。。。

    回复

  • 除了刘郎,没看到还谁对号入座
  • 我原来想,老段为啥不对号入座呢?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06 12:28:29
    • 分享到:
  • 到底是写惯了小说的,诗歌里面有不少故事,叙事痕迹明显。但语言的隽永和情绪的跳跃,却又完全是诗歌的路数。所以我一直认为,小说写得出彩的人,其实只要肯下功夫,是很容易变身为一个诗人的,甚至思维比一般诗人的更为宽广。特别是曾楚桥的小说语言本来就有点飘忽,神龙不见神尾之下,往往有出其不意的东西涌现。支持你,勇敢向前,留点活路给我们,抢诗人的饭碗去吧。
  • 好吧,我就老老实实开始写诗了。。。。争当一个酸诗人

    回复

  • 第一次看到楚桥如此大规模地写诗,不禁大吃一惊——用震惊一词也不算夸张。读完,“惊”字之后必须加上一个“喜”字!楚桥是小说高手,他的小说我一向视为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典范;与他的小说比起来,他的诗也不遑多让。这是一组赤果果的解构主义“绝句”啊。他把历史、文学、现实巧妙地组合在一起,切碎、搅拌、加料、加味,做成一道活色生香的诗歌大餐,又了无痕迹地表达了他的情感与思想,且韵味十足,不愧是文字老狐狸。赞
  • 这评论太给力了。我脸都红啦。。。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8/08/07 17:43:03
    • 分享到:
  • 最近很少上来,感谢大家的打赏和点赞。。。谢谢。。。
  • 回复
  • 洪金宝经典喜剧《人吓人》中的猪大肠,也跃进你的诗歌中表演!曾大师好不了得!前面的故事就像一枚枚钨金,在暗夜中闪光。每个故事均绽放不同芬芳的花朵。个人觉得,结尾可以继续升华,更余音绕梁。曾大师的诗歌,豪放不羁!初赏点赞!
  • 此等引用提升意象表达,更引读者深思,猪大肠生活的社会与现今社会的区别何在
  • 谢谢你的评介。。。猪大肠也表示同意。。。

    回复

    • 青桐2童生2018/08/06 13:25:22
    • 分享到:
  • 一觉醒来,曾老师变成了诗人!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个曾老师学得太快!这里我不敢高声说话,只能瞻仰,膜拜,学习!
  • 别叫老师哈,俺也在学习中。。。。

    回复

  • 不写浪费!有诗心!
  • 算了吧,偶尔写两首调节一上情绪。。。

    回复

    • 刘郎2童生2018/08/01 11:10:38
    • 分享到:
  • 刘郎是个胖子 年纪轻轻就未老先衰 写诗写白了头发 还好饮酒 又假我之名写小说 把一匹瘦马写得奄奄一息 当时夕阳西下 我们红彤的脸泛着油光 为救马我舍身成马夫 低三下气地敬酒 毫无原则地退让 忍着胃痛连干三杯 刘郎还不满意 坚持说马肉可以下酒 后来说到女人 桃花灼灼 艳名远播 刘郎就笑了 他的笑里藏着酒窝 酒窝里还藏着一把刀 寒光闪闪 这一首有必要单独拿出来 小说家写诗歌,桥师比莫言写的好
  • 俺在你面前就是假诗人呢。打赏太给力了。。谢谢

    回复

  • 些许心酸。
  • 偶尔酸一下有益身心健康。。。。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他们仰望,却无人拯救。
  • 他们仰望,却无人拯救。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13902
  • 26
  • 659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