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天是冬至
  • 点击:8351评论:22019/02/20 12:21


1

天越来越冷,小姨执意将外婆接到武汉。房间不够住,她将外婆安置在阳台上,油汀整晚开着,电费单子从两位数升成了三位数,对于刚刚温饱的二线城市家庭,这有是一个吵架的好由头。外婆缩成一团枯槐,终日躺在沙发摆成的简易床上,守着窗外一片漆黑,守着远处的湖,守着湖上面的星星,守着星星布满的夜幕。

12月份到了,外婆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呼气赶着吸气,上接不接下气,仿佛随时都要断气。最冷的那几天,小姨爬到外婆的床上,她挨着她,两人身份对调,索取者变成了给予者。外婆成了小姨的女儿,蜷在她的怀里,抱着她的胳膊。贴着她的鼻息,生命在那一刻圆满成为一个圆。

外婆已经不大记事,脾气一改常态,暴戾、刻薄,索求无度。跟此前温和、单薄的样子截然不同。小姨喂饭时,外婆一口将米饭在木地板上,“要吃肉”,这位吃素一辈子的老太太鼓着眼珠子,恶狠狠瞪着她,仿佛她是那个将自己钉在沙发床上的恶人。小姨抹开溅到脸上外婆的唾沫星子,夹一筷子蔬菜,硬塞到她嘴里:“这个吃了不便秘”。

年轻时,母女相见必然是一副剑拔弩张。随着年岁增长,那个冒出来的倒刺一一钝化,互相拥抱、和解。有邻居来串门,看到的是一对相亲相爱的母女。年底,她们将给小姨胸前别着大红绸子,送到社区去作宣传。

外婆嘟囔几句,吃掉小姨喂过来的青菜。绿色粘液顺着嘴角溢出来,小姨迅速拿纸巾擦掉。她的手触摸到外婆干瘪的脸颊,有心酸,她的母亲年轻时是漂亮的,这种漂亮遗传给她,给她加了分,让她有别于同龄人。

小姨年轻时,承蒙一张漂亮脸蛋关照,过得还不错。那是些陈年往事,在她偶尔点燃香烟时,回放一段。

梁钦跑长途回来,在桌边就着一条豆瓣鲫鱼喝白酒。普通的白酒在他的嘴里咂摸出故事,条分缕析,他身边的空气一下子老了十岁,他老成了小姨的同龄人,老成了她的依靠。梁钦在小姨面前,总是矮半截。他渴望快速老去,老得跟她一样沉默,面对生活时,平静冷酷,让人倒吸一口气。比起小姨还未逝去的风韵,梁钦更迷恋她身上的冷漠。

梁钦偶尔停下筷子,用手摸摸胡子拉渣的下巴。望向阳台,看小姨喂孩子般喂她的老母亲,脸上露出笑容。他看着他的女人在他家里孝敬老丈母娘,这画面填补着心中关于父母的记忆 ,让他很受用。梁钦是小姨的男友,过往不详,比小姨小10岁,长期湖南、湖北两地跑长途货运。这个将命系在裤腰带上过的男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座靠江的城市莫名其妙组建了一个家,成为一个女人无名无分的丈夫,成为一个小自己10岁男人的父亲。偶尔,他会命令自己冷静下来理一理这种关系,实在理不清,就猛灌一顿白酒,倒床大睡。这个时候,这个行动大于思想的北方汉子的真相就露出来了。梁钦粗短的四肢分走了他一部分思考力。身边的人搞不懂他们家这种关系,连梁钦自己也搞不懂,但他懒得去厘清。生活本就高深莫测,等搞懂它的那天,早已鬓角染霜。搞不懂无妨,不妨碍他爱这里。爱身边这个女人,还有这个女人的老娘。

梁钦不出车时,他和小姨拉着拖车去菜场买菜,或者溜达到景区门口围观,活成了一对恩爱夫妻。以前的小姨,出入的是商场、美容院、高档会所。菜场的门往哪里开,她都不知道。她也想过为一个男人洗手做羹汤,但她从来没想到这个男人是名长途货车司机。碰到家庭聚餐,梁钦会默默坐在她身边,适时夹一筷子她爱吃的菜,再递过去一个微笑。他举手投足间的体贴让小姨暂时逃避开亲戚刻意营造的热情。

妇女们对小姨的态度并不友好,暗暗的恨意中带着嫉妒,她总是能将男人拿捏得如此好,这是一种本事。梁钦也粗狂,但不像她们的男人那样腆着啤酒肚,仰着脖子灌高度酒,大声吹嘘,敞着裤管拉链从洗手间崴出来。

用时髦的话说,梁钦不油腻,他的脸虽然因长途开车晒得很黑,但他文雅。恨着恨着,她们又羡慕起小姨来。女人是虚荣的产物,比来比去,仍然是小姨更甚一筹。从前,她经历着她们羡慕的生活。现在,她有个当她如宝的男人。小范围的聚会中,梁钦和小姨总是聚集着家族女人们的目光。

我观察到,梁钦和小姨之间话很少,她们默契地守着彼此的从前,决不多说半句。正是这种生疏感,才让他们的关系坚不可摧。倒是我们这群表面热络的亲戚们,背地里上演争吵、互殴、和好、如胶似漆。

梁钦喝完酒杯里最后一滴酒,小姨刚服侍完外婆擦好身体,给她换好成人纸尿裤,将她塞进暖和的被子里。他满身酒气走向她,拉她的手,像拉多年好友。转到房间,他捏一把她尚丰盈的臀,飞快扯掉她洗得发灰的家居服。天色黯淡下来,外婆半睁半闭着眼睛,微微颤抖的睫毛彰显着对女儿的态度。人生在世,不过吃喝拉撒那点事儿,她还想回忆点什么,但鼻息越来越重,她没力气了。

2

午夜时分,表弟黄达打完游戏推开房门,他走到阳台边掖了掖外婆的被角。外婆嘴角含笑,不睁眼。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已经不太需要睡眠。但是,他们又不得不依靠睡眠。他们和睡眠对峙着,僵持着。将生命的倒计时光用来回味对无常世事和冷淡人情的刻骨体验再好不过,外婆半睡半醒着,一副对一切了然如胸的样子。冗长的睡眠伴着她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她睡着的时候像醒着,醒来的时候又似睡着。她竖着耳朵,像一只高度敏感的老兽,蜷在床上,听黄达在冰箱里拿牛奶、饼干、方便面,坐在沙发上咀嚼、吞咽。然后返回房间,坐回台式机前,把自己坐成一尊佛。外婆的呼吸又急促起来,她的胸膛仿佛装着一架鼓风机。

夜深了,外婆越来越清醒。

外婆对女儿的记忆时有时无,但却记得外孙黄达的一切,曾经的她觉得黄达就是将女儿钉上耻辱柱的那枚钉子,但现在,她却最喜欢看到黄达。在年轻人眼里,黄达是一个很时尚的肥宅。

黄达的全部身家都在那台高配台式机,和电脑里的游戏上,电脑牵着他的魂。有次黄达和小姨吵架,小姨顺手将台式机的键盘扔下28楼,黄达二话不说纵身爬到窗户口。小姨拼死拉住,才避免了一场事故。小姨身上的那股“倔”,滴水不漏地遗传给了黄达。

键盘事件后,小姨和黄达达成默契,只要他活着,她给他自由。

黄达对游戏有瘾,外婆知道。不过,她活到80岁,早已对改变别人的人生不抱什么念头。走了这一程,她明白了一个道理,祸患每从勉强得。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比如奋斗可以改变命运,上进才是人生本色等,正引导人们呼啸着奔向同一个地方,所有的人都盯着更好的房子,更多的收入,更优秀的伴侣,但是没有多少人会认真想想是否真的需要这些,或许更多的人只想懒懒的呆在雨后黄昏的床上,做一条不想翻身的咸鱼呢。再仔细想,这个看似正确的价值观本来有悖生活初衷,生活不应该轻松一点、洒脱一点,不要跟自己过不去吗?这种想法有些悲观,但生活本来就该是这样子的。而亲戚间的反面教材黄达,正是秉承这种价值观在生活,他错了吗?

外婆早想透了,生命的最后一程,迎接她的就是悲观。外婆不识字,她无法流畅解释这一切,只是在醒着的时候,用力想一想。有次,黄达在外婆旁边抽烟。他给外婆念了明代高僧德清的《醒世歌》:荣华终是三更梦,富贵还同九月霜。顷刻一声锣鼓歌,不知何处是家乡。外婆但听完后,跟黄达要了一支烟,抽完后呛得涕泪横流。外婆不抽烟,两人还是抽完一包黄鹤楼。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外婆在弥留之际,对不可理喻的黄达充满了理解。

外婆知道,女儿和外甥的交流很少,他们的事,他不说,她不问。黄达有时候会在阳台上抽烟,外婆躺在他的身后,絮叨:找个媳妇儿。黄达笑笑,拼命吸烟。那层悠然而出的白烟,是一层结界,让他时刻能感觉自己跟这个庸俗的世界格格不入,他需要这种孤独感。而他和那支烟僵持着,要么烟把他吞到烟蒂里,要么他把整根烟抽到灵魂里。黄达沉迷游戏,沉迷香烟。就像年轻时,小姨沉迷那个姓黄的男人,赔上青春,赔上了正常女人的标配。我问外婆,什么正常女人的?外婆说在年轻相当的年纪里,找个年纪相当的男人,结婚生子,每天缠在柴米油盐里,品尝生活的烟火。但现在的外婆,觉得不走寻常路的小姨,也过得还行。天底下没有两片相似的树叶,为什么要统一的标准要求不同的女人。尤其是现在,外婆三个正常的儿子不管她,只有女儿照料她时,她开始反思自己曾经的价值观是否正确。

关于小姨和黄达,外婆知道他们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糟糕。黄达敌对的也不只是小姨,还有这个他不喜欢的世界,两人都明白这点。黄达生日时,小姨送过他几条情趣内裤,你跟女孩子在一起时,露出的内裤不要掉价,老娘要脸。黄达笑了笑,这个时刻的母子关系,是温馨的;这个时候的黄达,像小姨初来武汉时候的样子,一眼就看透了。外婆听他们母子聊天,露出肉花花的牙龈。

黄达打定主意,一个人也挺好,他只想陪着她,既然梁钦这个丧家之犬,可以在母亲这里取暖,为什么自己不可以?为什么自己必须要上进?要升职加薪?要成为一个正常人,他不要。他只想做一个很丧的人,黄达望着阳台,烟圈围着鼻尖打着圈,随这些想法消失。

3

小姨在外婆脑海里的印象不全,她记得小姨卫校毕业后在县城做护士,后到武汉市一家医院做护士。小姨漂亮聪颖,是外婆的骄傲。直到她18岁那年遇到的劫数,这个劫数就是男人黄森。

那时节,武汉满城桂花香,上世纪的法国建筑在高大梧桐树阴翳下,静谧祥和。阳光洒在老汉口片区,慵慵懒懒的,仿佛回到上世纪。突然,一阵刺耳的急救车呼啸着穿街而过。救护车停在小姨所在医院的门诊楼门口,两个担架抬着两名浑身是刀伤的厨子来到值班的小姨面前。男人黄森随担架进来,小姨询问受伤经过,黄森一问三不知,紧张得搓手:“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互相把对方砍成这样的。”

“那你跟过来干什么?找现场的人过来说明情况。”小姨厉声道。

“我是他们的老板,跟过来付钱。”黄森语气松散,顿觉矮了半截。

“你起开。”望着奄奄一息的病人,小姨抡起袖口紧急包扎施救。

黄森确实不知两个愣头青厨子拿刀互砍的经过,被这个小丫头教训,也心服口服。

误会以小姨道歉解开,但两人的缘分却系上了,还打了死结。

关于小姨和黄森的关系,外婆下过定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故事如果打了死结,女人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往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黄森给小姨布下一连的圈套,等着她去钻。他开车接她吃饭,给她送一个月的白玫瑰,带她北上广看画展,在欧洲的古堡品红酒。黄森编制出来的漂亮情网一下就兜住了小姨,她乖乖收编,温顺得像一头小鹿。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抱团取暖养老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2-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2/20 14:58:42
    • 分享到:
  • 冬至很冷,有家才温暖。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艾容
  • (我名即我号)
  • 1布衣
  • 3星
  • 2钻
  • 写字是一门巫术。
  • 写字是一门巫术。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0
  • 5100
  • 6
  • 64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