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在民治
  • [0] [0]


按照个人习惯和事先规划,通常我都是沿着小区门前的小路西行,越过梅龙路天桥,然后沿着梅龙路边的绿道转折着走向深圳北站的。沿途,我会遇到一些跑步的熟悉面孔,偶尔,也会遇水尾村的小邓,他是民治本地人——是我以前的同事,现在自己做建材生意——他和我一样也有在晚饭后绕着北站周边的绿道行走的习惯。

多年以后,当我站在深圳北站二楼的观景平台上试图找出我刚来民治时见过的景象时,我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当年的菜地和花圃不见了,长满野花的田间小路不见了,就连北站边上那个整天隆隆作响的采石场也不见了。那高高的山头因为北站的建设早被“搬”走了,当然,一同被搬走的还有它后边的那所体育学校。它们的消失让在这里生活了多年的我有些失去故人般的失落。家住松岗喜欢写诗的老乡王军在微信上跟我聊天时说,它们不搬走哪有今天北站的巍峨和梅林关的通达?哪里有你悠哉悠哉的生活?大哥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饱汉不知饿汉饥啊,好好享受吧。我仔细想想王军的话,觉得他说的也对,因此上,我现在再过北站的时候,就没有了那样的伤感,更多的是欣赏,自然也有些骄傲的成分在里面了。

民治这个地方,在龙华镇时代,它是一个村委会,2004年农村城市化后成立了街道办,后来改为民治办事处。十多年过去了,民治办事处租用原民治村委的呈凸圆形的办公大楼风采依旧,与对面富有罗马建筑风格的内陷的半圆形的民治公园牌坊交相呼应,默默地见证着这个有着特区后花园美誉的新建街道的历史变迁和繁荣景象。

我在民治村委工作时,曾参与编写过《民治村史》。据《民治村史》记载,民治村有着久远的历史和光荣的传统。它的旧名叫望天湖,村落由数百年间由中原地区逐步迁移来的移民聚居而成。昔日的望天湖,堪称青山碧水,景色秀美。遗憾的是,经过岁月的风吹雨打,这里早已没有山峦与河泊的影子,以前下湖摸鱼、临湖捣衣、荷湖水饮用的景象不复存在,那些纯净得近乎天然的生活场景只剩下漂浮在望天湖老人心中模糊的回忆。抗战时期,民治人因参与香港文化名人大营救工作而名垂青史,民治的白石龙村一度有“小延安”之称。这段历史很辉煌,但很多本地年轻人似乎并不甚清楚。

然而,我的记忆却很清晰。

我是2002年底来到民治这个地方的。那时的民治村尚未实行城市化改造,还是一片典型的城中村景象。三、四层高的小洋楼零零散散地挺立在低矮的瓦房群里,像稻田里竖起的旗杆,看上去有些滑稽的感觉。新建的工业区里人流如潮,一派忙碌景象。为数不多的私家车隔三隔五地沿着民治大道开过梅林关到市区去“潇洒”。那时的民治大道很有名,算是民治的标志。我从村委领导那里了解到,它是民治人三度开凿梅林坳过程中修建的——从牛栏前村到梅林关,约五公里——虽为村道,却承担着市政道路的功能。这是这条路,把民治毗邻深圳二线拓展区的位置优越凸现和延伸开来,吸引了像德爱电子、凌嘉音响等一些知名企业来这里投资办厂。虽然很多“关外”居住的外来人员觉得民治的自然环境比远离市区的多数村镇要好一些,但对于曾在闹市区居住过的人来说,还是难以适应这里的简陋和落后。狭窄拥堵的民治大道上没有一家大型综合商场,像样的酒店也仅有一两家。坐在公交车上,会时不时看到有鸡呀猪呀的从街道上穿过,行人随意穿行更是常见,经常弄得司机手忙脚乱。本地人住上了楼房,老村的旧屋则成了在厂区外租房子的外来工和自主陌生者遮风挡雨的所在。与工业区里快节奏的生活相比,老村里的生活还是相对缓慢的。打麻将成为很多人的业余爱好,年轻人们打打篮球或者在大排档的歌厅里喝喝酒、唱唱K算是不错的娱乐了。夕阳西下时,老村里低矮的瓦房便开始飘着缕缕炊烟,一会儿,简陋的折叠桌上就会端上不同地方风味的饭菜,租住于此的外来人员就开始了他们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刻。秋冬了,还有不少的外来打工仔光着膀子站在低矮的房檐下用井把凉水冲凉,从头顶倾倒下来的水流在青石板铺成的石阶上溅出闪亮的水花。女人们在房前空旷处搭着的竹竿或两头绑在老樟树上的铁丝上晾晒衣服,隔着花花绿绿的衣衫高高低低地说着女人间的私房话。

境况在农村城市化很快得到改变。

那几年,七八层高的住宅在你不经意间就会冒出来,我记得当时来考察的市里领导就很惊叹这里村民居住房屋的变化。其次是道路、商场酒店、公园等配套设施的增多和完善。比较缺少的是医院和学校,但这些缺憾在随后几年间也逐渐弥补。再者就是本地居民生活质量的提升。几乎家家都有小汽车,每个双休日,大大小小的酒店坐满了喝早茶的本地人。人的文明素质也在提升,表现在打麻将赌博的少了,充电、就业的多了,自主创业的也多了。本地人子女上大学的热情高涨,录取人数逐年增多。现在,再有人说本地人没文化实在有点孤陋寡闻了。

在深圳城市一体化的大背景下,民治本地的城市更新和转型升级工作大步迈进。当地的集体经济组织依靠龙华新区和民治办事处的正确领导,把握机遇,科学定位,在原有招商引资的基础上,稳步推进工改商,实现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不断提高物业品质和物业价值,探索并引进与片区业态相适应的专业市场及大型商业。作为见证人和参与者,我认为这是一种策略,也是一种理想。目前,以岁宝、天虹、大润发为主的商业零售商场和以国安居家具、北站茶城为代表的专业市场,已成为民治的新兴产业。甲级写字楼遍布,不少公司把总部迁入其中。学校、社康站、银行和公园、公交、地铁等各种配套机构和设施一应俱全,极大的方便了辖区居民的生活,提升了辖区的面貌。2012年,妻子为上班便利,一度动员我搬到市区住,但在被我哄着民治一日游后,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站在民治派出所旁边的梅龙路天桥上环顾,眼前的景象让人惊叹。通畅的梅龙大道如巨龙延伸,漂亮的大厦直冲云霄,高档的住宅小区美如花园,设计奇妙的景观点缀在无缝隙的绿化网格中……一切都让我这个在这里住了多年的老民治感到惊奇。我记得这座天桥刚建时,我还特意拍过照,今日回头再对照那些照片,发现很多地方都有变化,在欣喜之余也多多少少产生一些沧海桑田的叹息。

与民治大环境的改变相对应,这几年,我个人家庭境况也有了较大的改善,一家人在此,算得上此安居乐业。很多以前可望不可即的消费品也能够买而用之,买而享之。然而,对于一个生性淡然、知足常乐的人来说,精神生活的追求也许是我更为看重的。从对文艺、体育的爱好,对自然山水的钟情,从与五湖四海外来务工者的交流,与本地人的相处和对客家文化的探究,林林总总的兴趣和爱好让自己的生活布满了色彩。

多年的相处,我和很多本地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常去本地人小张家玩耍,喝着浓酽的铁观音茶水陪着小张的爷爷坐在门前的樟树下聊天。老人家读过几年书,是个有学问的从旧社会走过来的本地人。他喜欢抽烟,但不喜欢孙子送给他的“红双喜”,坚持抽着自己的旱烟袋。年常日久的把握,那结实的铜烟袋锅被老人骨节粗壮的双手磨得蹭亮。老人喜欢给我讲当年参加民兵自卫队打日本鬼子和迎接、转运香港文化名人的事。有一次,讲到动情处,老人颤巍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梅林坳方向,说,喏,就在那,在那,我们打了一次伏击……说罢,老人久久地远望着,布满皱纹的脸颊一抽一抽的,浑浊的泪水从眼角慢慢溢出。

民治人有着自强不息的传统和抵御外侮的勇气,但客家人的血统注定了他们本质上的崇义尚礼。他们不恃强凌弱,也很客气待人。多年来,没有发生过明显的排挤和报复外地人的事。相反地,由村委工会和工业办等部门组织的捐助困难外来工的爱心活动却从未中断过。民治办事处的成立,把扶困济弱的良好传统更加发扬广大,更加规范有序。这几年,出现了顾秀玲、唐祖斌等先进模范人物,从一个侧面彰显了民治文明建设的成就。

我其实也是个喜爱和平讨厌竞争的人,但深圳开放环境的特质却又让人无法回避竞争,从找工作,到生活,到学习,到工作能力的考核,各种竞争无处不在。就像小张爷爷说的,不奋起抗争哪有饭吃,哪能活命?世易时移,今天的奋斗和竞争早已不是为活命而起,但它不甘落后奋发图强的本质没变,没有它,不要说深圳的发展,个人的生活也难以保障。

多年来,我在工作上的艰苦付出和良好成绩得到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广泛认可,个人生活状况也随之有了改观。我未敢稍歇,一如既往地用辛勤的汗水和出色的劳动为单位的发展与兴旺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我深知,企业发展了,个人也会有更好的收益更好的发展空间。所谓中国梦,很大程度上不就是依托于个人和企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吗?

如果说工作带给我社会认同的自信,那业余爱好则给予我精神的寄托和慰籍。写作算得上我一项个人爱好,我利用业余时间写了很多“小东西”,不知深浅的投给报刊杂志,有发表的也有杳无音讯的。我深知创作的艰辛,也知道依靠它很难改变我至今仍不不富裕的生活状态,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这个“苦差事”。十数年如一日的坚持给我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和新的生活乐趣,也让我收获了成功的喜悦。多年来,我在多种报刊发表文字二十几万,先后加入了区、市作家协会。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认识的改变,我虽然实时地调整自己的目标,但信念依然,就像当年那些打鬼子的民治老人一样,坚信会把那些凶残的日寇驱逐出去,坚信自己的家乡会和平繁荣起来。我忘不了小张爷爷说过的话:年轻人要敢想敢干,人活着不就是有个盼头吗?我记得我把这话转述给上大学的儿子时,儿子毫不犹豫地说:说得对!

时间在装扮民治的自然风貌的同时,也在无情地侵蚀着人的生命。当年那些穿越和见证历史烽烟的老人越来越少了。我认识的邓望、张干修等都已过世,张仕祺、张连兴、钟松华等也垂垂老矣。能像小张爷爷那样吸着旱烟坐在樟树底下晒太阳与年轻人聊天的几乎没有了,就连小张的爷爷,也已经衰老的常常忘记了正在讲着的话,坐在圈椅上怔怔地望着树外头的高楼久久不出声,任由口水顺着嘴角流下。

在深圳北站的观景平台上瞭望的时候,我总会拍下一些喜欢的画面。镜头里的民治,蓝天白云照碧树,红花绿草伴高楼,风筝逐地铁飞驰,笑声伴欢歌流淌。面对眼前这个繁荣得变了样的早已不叫望天湖的望天湖,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和期待,我感动于一个小山村的巨变,也期待着一个能超越富裕再现昔日山清水秀模样的新望天湖款款走来。

  • 标签:深圳人家见证历史爱在民治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
  • 50100
  • 5
  • 211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