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在民治
  • 点击:727评论:02017/02/13 17:27


按照个人习惯和事先规划,通常我都是沿着小区门前的小路西行,越过梅龙路天桥,然后沿着梅龙路边的绿道转折着走向深圳北站的。沿途,我会遇到一些跑步的熟悉面孔,偶尔,也会遇水尾村的小邓,他是民治本地人——是我以前的同事,现在自己做建材生意——他和我一样也有在晚饭后绕着北站周边的绿道行走的习惯。

多年以后,当我站在深圳北站二楼的观景平台上试图找出我刚来民治时见过的景象时,我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当年的菜地和花圃不见了,长满野花的田间小路不见了,就连北站边上那个整天隆隆作响的采石场也不见了。那高高的山头因为北站的建设早被“搬”走了,当然,一同被搬走的还有它后边的那所体育学校。它们的消失让在这里生活了多年的我有些失去故人般的失落。家住松岗喜欢写诗的老乡王军在微信上跟我聊天时说,它们不搬走哪有今天北站的巍峨和梅林关的通达?哪里有你悠哉悠哉的生活?大哥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饱汉不知饿汉饥啊,好好享受吧。我仔细想想王军的话,觉得他说的也对,因此上,我现在再过北站的时候,就没有了那样的伤感,更多的是欣赏,自然也有些骄傲的成分在里面了。

民治这个地方,在龙华镇时代,它是一个村委会,2004年农村城市化后成立了街道办,后来改为民治办事处。十多年过去了,民治办事处租用原民治村委的呈凸圆形的办公大楼风采依旧,与对面富有罗马建筑风格的内陷的半圆形的民治公园牌坊交相呼应,默默地见证着这个有着特区后花园美誉的新建街道的历史变迁和繁荣景象。

我在民治村委工作时,曾参与编写过《民治村史》。据《民治村史》记载,民治村有着久远的历史和光荣的传统。它的旧名叫望天湖,村落由数百年间由中原地区逐步迁移来的移民聚居而成。昔日的望天湖,堪称青山碧水,景色秀美。遗憾的是,经过岁月的风吹雨打,这里早已没有山峦与河泊的影子,以前下湖摸鱼、临湖捣衣、荷湖水饮用的景象不复存在,那些纯净得近乎天然的生活场景只剩下漂浮在望天湖老人心中模糊的回忆。抗战时期,民治人因参与香港文化名人大营救工作而名垂青史,民治的白石龙村一度有“小延安”之称。这段历史很辉煌,但很多本地年轻人似乎并不甚清楚。

然而,我的记忆却很清晰。

我是2002年底来到民治这个地方的。那时的民治村尚未实行城市化改造,还是一片典型的城中村景象。三、四层高的小洋楼零零散散地挺立在低矮的瓦房群里,像稻田里竖起的旗杆,看上去有些滑稽的感觉。新建的工业区里人流如潮,一派忙碌景象。为数不多的私家车隔三隔五地沿着民治大道开过梅林关到市区去“潇洒”。那时的民治大道很有名,算是民治的标志。我从村委领导那里了解到,它是民治人三度开凿梅林坳过程中修建的——从牛栏前村到梅林关,约五公里——虽为村道,却承担着市政道路的功能。这是这条路,把民治毗邻深圳二线拓展区的位置优越凸现和延伸开来,吸引了像德爱电子、凌嘉音响等一些知名企业来这里投资办厂。虽然很多“关外”居住的外来人员觉得民治的自然环境比远离市区的多数村镇要好一些,但对于曾在闹市区居住过的人来说,还是难以适应这里的简陋和落后。狭窄拥堵的民治大道上没有一家大型综合商场,像样的酒店也仅有一两家。坐在公交车上,会时不时看到有鸡呀猪呀的从街道上穿过,行人随意穿行更是常见,经常弄得司机手忙脚乱。本地人住上了楼房,老村的旧屋则成了在厂区外租房子的外来工和自主陌生者遮风挡雨的所在。与工业区里快节奏的生活相比,老村里的生活还是相对缓慢的。打麻将成为很多人的业余爱好,年轻人们打打篮球或者在大排档的歌厅里喝喝酒、唱唱K算是不错的娱乐了。夕阳西下时,老村里低矮的瓦房便开始飘着缕缕炊烟,一会儿,简陋的折叠桌上就会端上不同地方风味的饭菜,租住于此的外来人员就开始了他们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刻。秋冬了,还有不少的外来打工仔光着膀子站在低矮的房檐下用井把凉水冲凉,从头顶倾倒下来的水流在青石板铺成的石阶上溅出闪亮的水花。女人们在房前空旷处搭着的竹竿或两头绑在老樟树上的铁丝上晾晒衣服,隔着花花绿绿的衣衫高高低低地说着女人间的私房话。

境况在农村城市化很快得到改变。

那几年,七八层高的住宅在你不经意间就会冒出来,我记得当时来考察的市里领导就很惊叹这里村民居住房屋的变化。其次是道路、商场酒店、公园等配套设施的增多和完善。比较缺少的是医院和学校,但这些缺憾在随后几年间也逐渐弥补。再者就是本地居民生活质量的提升。几乎家家都有小汽车,每个双休日,大大小小的酒店坐满了喝早茶的本地人。人的文明素质也在提升,表现在打麻将赌博的少了,充电、就业的多了,自主创业的也多了。本地人子女上大学的热情高涨,录取人数逐年增多。现在,再有人说本地人没文化实在有点孤陋寡闻了。

在深圳城市一体化的大背景下,民治本地的城市更新和转型升级工作大步迈进。当地的集体经济组织依靠龙华新区和民治办事处的正确领导,把握机遇,科学定位,在原有招商引资的基础上,稳步推进工改商,实现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不断提高物业品质和物业价值,探索并引进与片区业态相适应的专业市场及大型商业。作为见证人和参与者,我认为这是一种策略,也是一种理想。目前,以岁宝、天虹、大润发为主的商业零售商场和以国安居家具、北站茶城为代表的专业市场,已成为民治的新兴产业。甲级写字楼遍布,不少公司把总部迁入其中。学校、社康站、银行和公园、公交、地铁等各种配套机构和设施一应俱全,极大的方便了辖区居民的生活,提升了辖区的面貌。2012年,妻子为上班便利,一度动员我搬到市区住,但在被我哄着民治一日游后,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

站在民治派出所旁边的梅龙路天桥上环顾,眼前的景象让人惊叹。通畅的梅龙大道如巨龙延伸,漂亮的大厦直冲云霄,高档的住宅小区美如花园,设计奇妙的景观点缀在无缝隙的绿化网格中……一切都让我这个在这里住了多年的老民治感到惊奇。我记得这座天桥刚建时,我还特意拍过照,今日回头再对照那些照片,发现很多地方都有变化,在欣喜之余也多多少少产生一些沧海桑田的叹息。

与民治大环境的改变相对应,这几年,我个人家庭境况也有了较大的改善,一家人在此,算得上此安居乐业。很多以前可望不可即的消费品也能够买而用之,买而享之。然而,对于一个生性淡然、知足常乐的人来说,精神生活的追求也许是我更为看重的。从对文艺、体育的爱好,对自然山水的钟情,从与五湖四海外来务工者的交流,与本地人的相处和对客家文化的探究,林林总总的兴趣和爱好让自己的生活布满了色彩。

多年的相处,我和很多本地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常去本地人小张家玩耍,喝着浓酽的铁观音茶水陪着小张的爷爷坐在门前的樟树下聊天。老人家读过几年书,是个有学问的从旧社会走过来的本地人。他喜欢抽烟,但不喜欢孙子送给他的“红双喜”,坚持抽着自己的旱烟袋。年常日久的把握,那结实的铜烟袋锅被老人骨节粗壮的双手磨得蹭亮。老人喜欢给我讲当年参加民兵自卫队打日本鬼子和迎接、转运香港文化名人的事。有一次,讲到动情处,老人颤巍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梅林坳方向,说,喏,就在那,在那,我们打了一次伏击……说罢,老人久久地远望着,布满皱纹的脸颊一抽一抽的,浑浊的泪水从眼角慢慢溢出。

民治人有着自强不息的传统和抵御外侮的勇气,但客家人的血统注定了他们本质上的崇义尚礼。他们不恃强凌弱,也很客气待人。多年来,没有发生过明显的排挤和报复外地人的事。相反地,由村委工会和工业办等部门组织的捐助困难外来工的爱心活动却从未中断过。民治办事处的成立,把扶困济弱的良好传统更加发扬广大,更加规范有序。这几年,出现了顾秀玲、唐祖斌等先进模范人物,从一个侧面彰显了民治文明建设的成就。

我其实也是个喜爱和平讨厌竞争的人,但深圳开放环境的特质却又让人无法回避竞争,从找工作,到生活,到学习,到工作能力的考核,各种竞争无处不在。就像小张爷爷说的,不奋起抗争哪有饭吃,哪能活命?世易时移,今天的奋斗和竞争早已不是为活命而起,但它不甘落后奋发图强的本质没变,没有它,不要说深圳的发展,个人的生活也难以保障。

多年来,我在工作上的艰苦付出和良好成绩得到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广泛认可,个人生活状况也随之有了改观。我未敢稍歇,一如既往地用辛勤的汗水和出色的劳动为单位的发展与兴旺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我深知,企业发展了,个人也会有更好的收益更好的发展空间。所谓中国梦,很大程度上不就是依托于个人和企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吗?

如果说工作带给我社会认同的自信,那业余爱好则给予我精神的寄托和慰籍。写作算得上我一项个人爱好,我利用业余时间写了很多“小东西”,不知深浅的投给报刊杂志,有发表的也有杳无音讯的。我深知创作的艰辛,也知道依靠它很难改变我至今仍不不富裕的生活状态,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这个“苦差事”。十数年如一日的坚持给我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和新的生活乐趣,也让我收获了成功的喜悦。多年来,我在多种报刊发表文字二十几万,先后加入了区、市作家协会。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认识的改变,我虽然实时地调整自己的目标,但信念依然,就像当年那些打鬼子的民治老人一样,坚信会把那些凶残的日寇驱逐出去,坚信自己的家乡会和平繁荣起来。我忘不了小张爷爷说过的话:年轻人要敢想敢干,人活着不就是有个盼头吗?我记得我把这话转述给上大学的儿子时,儿子毫不犹豫地说:说得对!

时间在装扮民治的自然风貌的同时,也在无情地侵蚀着人的生命。当年那些穿越和见证历史烽烟的老人越来越少了。我认识的邓望、张干修等都已过世,张仕祺、张连兴、钟松华等也垂垂老矣。能像小张爷爷那样吸着旱烟坐在樟树底下晒太阳与年轻人聊天的几乎没有了,就连小张的爷爷,也已经衰老的常常忘记了正在讲着的话,坐在圈椅上怔怔地望着树外头的高楼久久不出声,任由口水顺着嘴角流下。

在深圳北站的观景平台上瞭望的时候,我总会拍下一些喜欢的画面。镜头里的民治,蓝天白云照碧树,红花绿草伴高楼,风筝逐地铁飞驰,笑声伴欢歌流淌。面对眼前这个繁荣得变了样的早已不叫望天湖的望天湖,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和期待,我感动于一个小山村的巨变,也期待着一个能超越富裕再现昔日山清水秀模样的新望天湖款款走来。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人家见证历史爱在民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110积分
  • 2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50100
  • 5
  • 2110
  • 看黄老师这一篇《睦邻文学奖让我吃上瓜》,就像小時侯,邻居家的小男孩拿着一颗棒棒糖在你面前炫耀,要咽口水一样。老师话着家常,分享着自己的经验与快乐,在字里行间中,我们也能感受到他的喜悦与满足,看着看着就不由得被他感染了。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更是看到了他如何耕耘的,发表作品多,点评多,打赏多。他并非闲人,也是挤出来的时间。再就是他的打赏如同伯乐相中千里马,这就让我们要学习与佩服了。

    心灵拾贝睦邻文学奖让我吃上瓜

    2017/9/21 9:52:32
  • 故事一波三折,以李丹美好生活切入,再倒叙她家庭贫困与压力。父亲在努力,却被命运捉弄致死。母亲虽貌美却内心自私,绝情地逃避家庭重担,弟弟得了白血病,令家境雪上加霜,作者毫不留情的将李丹陷入绝境。于是为了金钱,尝到甜头的李丹将尊严与身心都交给了赵向前。简单清纯的女子哪是狡诈人的对手,幸福背后是暗波汹涌,失子之痛,让她幡然醒悟。在绝境之处得到好心人帮助,才算舒了口气。以深圳新气象结尾,提升了本文的高度。

    心灵拾贝我们的深圳(B版)

    2017/9/21 9:31:32
  • 刘老师的语言,很筋道,一看就是个生活中有历炼的人!最近,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写出更有质感的语言,从而让作品上升到另一个高度?有人说,是要多写,多看,所以最近一直都有认真地阅读文友们发的微咖作品。希望通过多读来提升自己。《追》——前面有铺垫,一场雨水为故事的冲突设下埋伏,当微咖中的李枫被白色轿车的疾驰而溅湿,他本能的往前追,颇为戏剧的是,在他追到对方时,他却选择了停下,这对比式的换位思考,很好!

    吴春丽

    2017/9/21 8:58:33
  • 作品出现了零评论的纪录,我为清零而来!作者在光明新区生活了好些年吧,取“下村公园”一景,透过当中的情景,书写诗歌,亦写深圳这座城市。个人比较喜欢“再访下村”——妈妈们从工厂拿塑料花加工 她们玩命地点胶插叶,那些花 与装饰深圳城市无关,它与 奶水有关,孩子有关,远方有关。 住过的房子,没有一个房子能装下我们的一生 天朦朦亮,我再次拔开薄雾 只见妻子提着青青的蔬菜,踏着“嗒嗒”的脚步 从下村市场归来。

    吴春丽​下村公园观棋(外二首)

    2017/9/21 8:35:00
  • 该篇游记以诗歌的形式书写三十多年来深圳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自信的口吻展现三十多年来深圳无与伦比的繁华。通俗易懂的文字让我们再一次领略到深圳传奇式的发展,优美动人的篇章让我们知晓并读懂莲花山、大梅沙和世界之窗等系列“深圳元素”。期待邻家能多出此类地域色彩颇为浓厚的作品。

    黄元罗令人神往的深圳

    2017/9/20 8:24:31
  • 在众多的文学体裁中,本人也偏爱小说,就像徐建英老师在本期邻家文弹中所讲的那样,小说创作不能等同于真实再现,它有一定的文学性和虚构味,这就需要作者在“生活”这片沙海中耐下性子来“淘金”,或许,你淘到的“金”跟别人雷同,但亦可以将之打造成与众不同的工艺品,这就是我们经常赞叹的“老题材,出新意”。

    黄元罗写作:沙里淘金——邻家文弹012

    2017/9/18 7:39:51
  • 入驻邻家半载有余,发觉除了鄙人之外,不离不弃者还有俩人:本文的主人公吴春丽大姐和本文的作者刘学铭老先生。无论何时,发文、点评均风雨无阻。邻家是个网络平台,我想,主办方不仅希望看到大赛期间的热火朝天,更愿意见到一年四季的长盛不衰。要知道,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很多情况下,不成熟的“常青树”要比“昙花”式的高手更能激活那波澜不惊的水。

    黄元罗她:一篇绝妙的微咖

    2017/9/15 7:33:06
  • 题目,有着诗意的美感。一对爷爷和孙女的温馨故事。收废品的爷爷,在想着还账以及修路。而修好路是儿媳回来的前提。爷爷要为孙女做饭吃,不料因胃病晕倒了,五岁的孙女费劲心思照顾了爷爷。爷爷在黑夜里看见了星星。更看见了如星光一般璀璨的孝顺孙女。小孙女却炒了一碗自己炒的饭端给了爷爷。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彼此关爱扶持的老幼,是生活最美的画卷。最后的饭扣在地上,土地公公吃了。这碗里盛满了忧伤,也盛满了深情。

    电击一碗忧伤

    2017/9/13 10:18:24
  • 好久没读到祥军大哥的作品了,这次不知为何没赶上提名。这是一组深圳主义的作品,目之所及,能看到一系列熟悉的名字:沙井、伶仃洋、中英街、坝光村、南澳,这些都是深圳的印记。其实用诗歌表达是有难度的,看似熟悉,却依旧陌生。这种陌生感,是因为我们心灵没有深入事物本身,而让事物没有深入骨髓深处,导致了割裂感。不过这组诗规避了这点,通过看似简单的语句,把这些地名罗列出来,并给予新的含义。

    江飞泉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11 18:42:30
  • 这一棒槌,何止槌进了棉被,更槌进了一个寡妇压抑的内心!双槌的推进,自然的带出了结尾的升华。刘老师这篇提炼得不错。由普通的物,过渡到人的情。物与情的交织,加之故事的铺垫,让文本升华更有张力!在微咖的写作上,刘老师用心了。这次,他的目光聚焦在了接地气的“生活篇”。由被子展开,而渐入心灵,写一家子——小两口的恩爱和寡母的孤独。寡妇养大儿子不容易,儿子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更不容易。故事的基调,有沉重感。

    吴春丽浆槌被

    2017/9/11 17:13:42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电击六号车厢

    2017/9/11 11:44:41
  •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heixuer还泪

    2017/9/8 11:17:05
  • 《长翅膀的水》这个标题充满想象力!点开来看,原来是父子对话,也可叫:亲子记。其实孩子是非常可爱的,他的嘴里,能来个《十万个为什么》,做爸爸的,在跟孩子的对话当中,也让自己的思维得以拓展,这就有意思了,是儿子在跟父亲交流,事实上,也相当于儿子让父亲的视野得到了拓展的想象力!比如:“下水道,弯弯曲曲的,那水从上面掉下来,怎么会又飞上去了呢?它又没有翅膀。”或许,正是这一句,让标题由此得以有了雏形。

    吴春丽长翅膀的水

    2017/9/8 10:10:32
  • 人逢七十古来稀,如果七十二,七十身患绝症,也许你会少一点唏嘘,然一个个他她越来越年轻的时候,甚至他的孩子还在三岁的幼年期的时候,我们心中便会隐隐的痛了起来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要有悲悯的情怀,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想想,这种普遍又趋于这么年轻化的绝症,到底是由何而来,该如何去治呢。作者用这种白描的手法,揭示了一个社会现象,他同时也是扣问社会,扣问读者。三月萢是野生的,作者不动声色的呼吁着回归自然崇尚自然

    心灵拾贝最后的日子

    2017/9/7 19:33:04
  • 隐阳城,似乎是一个可以无限发掘的领域,因为城市作为一个系统,自然有自己的方方面面,可以发掘的人和物太多,国王,医生,僧侣,流浪者,贵族均已经涉及。此文从一个貌丑技高的剃头匠入手,表现了剃头匠爱国情怀,外形丑陋更加衬托出灵魂高尚。

    天行健剃头匠---隐阳城系列之六

    2017/9/7 12:21: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