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被许配给龙华
  • 点击:2139评论:52016/11/20 14:45

 

1993年深秋,一次简短的会面,几句简单的问答后,我被许配给了龙华。至今,不离不弃已23年。在饶平老家生活的光景,也只不过20年。每每想到这两个数字,会不由自主地萌生出一个念头,在龙华的前面加上“我的”。

当初,我随打工潮流投奔深圳,怀揣一个小小的梦想。离开家乡,来深圳打工。一回首,找工打工的往事并没有远去。龙华,是我在历经一个个挫折之后,结下的善缘。

一、年少不谙世事,憧憬外面精彩的打工世界

1990年,在大多数人外出打工的大背景下,按正常的流程,应是我备战高考的重要时刻。年少轻狂的我,竟和几位好闺蜜相约放弃参加高考,结束学业。毕业后,和几位同学,各自从家里扛来一部缝纫机,到培训班去学做衣服。父亲给了一百元交学费,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学习量身裁剪缝制衣服。学成,在钱东老布铺那里扯了几尺淡绿色的确凉布,为自己设计并缝制了一件短袖上衣,V字领,顺着V字领缝上白色蕾丝,衣服下摆处留两条长带子系成一个蝴蝶结。另一件红色的长袖上衣,布料是远房亲戚从香港她打工的厂里捡回来的碎布做的。穿着亲手做的衣服,去小作坊做手工,赚它一个月三五十元的零花钱。我做的是河豚布偶,计件。用缝纫机把几块裁好的碎布缝合,缝上标签,留一小口,塞棉,再用针线封口。有一天,我想到了它的毒性,起初可爱无比的鱼豚就变得面目狰狞。期间,身边的工友陆续到汕头、深圳、广州和东莞等地打工。我想随儿时的玩伴到东莞塘厦鞋厂打工,被父亲劝阻;又想去汕头一家食品厂剥虾仁,父亲也不赞成;也曾想过到离家最近的澄海那里晒咸鱼,都没能成行。

一个招工的消息,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消息来得不早也不晚,正是我对河豚渐生厌恶时。“深圳南油海光电子厂到我们饶平县劳动局招工了”,这个消息不翼而飞。我用一口潮汕普通话,通过了面试。小婶特意为我和堂妹各买了一个橙色拉箱,就有了出远门的感觉。我行李简单:席幕蓉诗集和几本散文、身份证和边防证、我亲手做的和买的衣物以及家人的叮嘱。父亲给我200元,我缝在衣服内侧。父亲虽是同意了,也不放心,当天乘坐另一辆长途车和我们同一时间到达深圳。

二、诚心做流水线上的打工妹,却一次次被抛弃

十二个小时的车程,饶平302长途大巴把通过面试的几十号人卸在了南油大厦前。海光电子厂,在南油工业区108栋5楼,生产开关电源变压器。我往流水线上一坐,就烙上了“打工妹”的光荣称号。正当我渐入佳境,在变压器的骨架上熟练地缠绕金色漆包线的时候,哪曾想,因自己胃病常请假的原因,再加上工厂订单的减少,我列入被“炒鱿鱼”的名单。这个消息,是我胃痛躺在双层铁架床上,工友下班回来告诉我的。

回家吧,父亲来信说。回家后才得知奶奶生病,已卧床一个多月。我一岁开始就由奶奶带大,跟奶奶更亲。1992年的春节,我在家过的。年后,奶奶稍有好转,我又呆不住地往南山跑。在南山马家龙工业区一个破旧小型电子厂觅得一流水线座席,下午报到,工厂要扣押工人身份证一个月,当天晚上越想越觉不妥,第二天找老乡帮忙拿回身份证,当了逃兵。此时奶奶病情恶化而逝,父母亲怕我赶回家见不到奶奶而伤心过度,把投进邮箱里要告知我的信件,在半夜叫人开锁取回(这是奶奶去世几个月后才听父亲说起)。热心的老乡又通过关系网,为我找到蛇口南水村的基达玩具厂做玩具。组装玩具并不辛苦,时间长度却令人生畏。

突来的一个惊喜,为我枯闷的打工生活增添情趣。我在厂里偶然发现《蛇口工人》报,便试着投稿小诗一首,没想到《今夜》就这样发表了。第一次以作者的身份,跑到招商局大厦去领取11元的稿费(工厂加班一个小时1.5元,相当于我连续不停地组装玩具7个多小时),我还记得那天的头是高昂的。我想一边组装玩具,一边写点小文章投稿,这样的日子也可以很美的。可新的问题又找上门来了,玩具厂那个胖胖的香港老板通知说,下月工厂要搬迁至关外(即宝安片区),打工者可自己选择去或是不去。工厂搬至宝安区,过了南头检查站往西北的方向,都是一片不毛之地。特别是印象中的十九区,是收废品的区域,又脏又乱。曾有一次夜晚不加班,去过一回。一想到这,就决定“炒老板鱿鱼”。此时是1993年9月,金秋十月,我又要离开流水线。结算完10月14天的工资140元,立马卷铺盖走人。

父亲从我的信中得知消息,从380多百公里外乘坐长途客车赶来,为我的下一条流水线敲开了远亲的大门。

三、 幸得远亲贵人相助,我与龙华有个美好相遇

父亲的到来以及亲人的指引,给我指明了一条光明大道。我听从指示,到宝安区一事业单位找领导。当时,正是单位需要招收劳务工的时机。领导问我:“你想去哪里,沙井还是新桥?”我一脸茫然和无知,望着他,弱弱地问:“沙井、新桥在哪里?”他没有回答我,停顿了几秒说:“那你去龙华吧!”那时,沙井、新桥、龙华在哪里,我都一无所知,也不懂得,这几个地方,同样属于宝安区管辖。可我没有再问龙华在哪里,也没有确切地回答好还是不好,只是“嗯”了一声。就这一声“嗯”,像是冥冥中安排好了似的,与龙华结缘。

领导安排我在宝安邮局宿舍住了一晚,第二天下午,我坐上送包裹的邮车前往龙华。从宝安到龙华,印象中,经过固戍和石岩邮局,司机放下包裹后,又继续前行。黄昏时分,到达最后一站——龙华。

初到龙华,没有一个朋友和老乡,每天上班下班,面对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每到休假,就坐大巴到南山或蛇口的老乡那里。要经过石岩和白芒,白芒关口虽小,还是要下车接受边防证和身份证的查证。到西丽那一大段黄泥路,在扩建和改造。天晴时,尘土飞扬;雨天时,满地泥泞。经常塞车,去一趟真不容易。后来,和邮局同事们熟悉起来,大家年龄也较接近,有共同语言。有时和舍友们下班后逛街购物,买菜做饭。黄泥路渐行渐远了。

我的工作是每天坐在柜台前,开汇票收据。龙华的第三工业区、谭罗工业区、第八工业区、广西工业区和鹊山工业区等聚集了众多来深的打工者,他们辛苦劳作,省吃俭用,一领到工资后,都要往家里汇款。大致是湖北、湖南、四川、江西、广西这几个地方居多。先填写一张汇款单,上面写上收款人和汇款人姓名,地址,金额。我伸手从营业窗口处收来对方的汇款单和汇款金额,核对清楚,开具收据。一联存根邮局留档,一联给汇款人,一联汇检后塞进汇款信封内,寄往收件人所在的邮局,兑付现金给收款人。每天面对着站在玻璃柜台前一双双明亮的眼睛时,我常想起自己在后海邮局,也曾这样排着队,用自己汗水换来的钱往家里寄,便觉每份工作和收入都来之不易。不仅认真做好本职工作,还常常协助收寄包裹的同事。这些,领导看在眼里,但并没隆重或正式的表扬,而是把我调到办公室里做汇票检查员,工作也越来越顺心了。

更让我兴奋的是,龙华的文化氛围比蛇口的还更浓。当时有《龙华报》,有手工抄写的文化墙报,文化长廊不定期张贴优秀文章。凭着对文学的一点爱好和兴趣,在一次偶然的投稿领稿费时,认识了龙华的文学圈的老师和文友们。于1995年,加入了龙华文学艺术创作学会,成为第一批会员,继续织着文学梦。

工作顺心,自己的爱好又有个寄托。慢慢地,闲暇时间都会关注龙华的点点滴滴。龙华的一叶一花一草,一树一木一物,也发生着变化。我写些小文章,并发表在《龙华报》上。下班回宿舍必经一条公园路,人来人往,路上的风景也不停变化,每天走四趟公园路,看小树日渐长高长大,看树叶变黄飘零,也成为我笔下的事物。

常在下班时,单位饭堂吃过晚饭后,正是黄昏散步的最好时光。我和同事,穿过大街小巷,走进老街,直面了解龙华更丰富的人生百态和讯息。从供销社门前走过,再往早禾村里走,有一些低矮的瓦房(当地人已住进新的楼房,旧的老屋,大都出租给外来打工者)。我们一间挨一间地从门前门后走过,有人正在烧柴做晚饭;有人正在准备晚上摆地摊的物件和食物;有人陪着小孩玩耍。每一条小小的巷,每一间旧旧的屋,每一个角落都充盈着打工生活的气息。

我把这些工作与生活的点滴,写信告诉父亲,让他知道我在龙华的近况。我与父亲的书信不断往来,后来,电话初装逐步进入家庭,那时邮局是现在邮政与电信的结合体。为了与家人联系更方便,我在宿舍安装了一部电话,即座机。1994年8月,电话初装费1980元,引入线153元(至今此电话号码还在使用中)。电话接通后,与家人的联系由书信转为电话了,好友来我宿舍也不忘顺便借机问候老家的亲人,尽情享受科技和信息化带来的便捷。2003年宝安电信局龙华信息化生活征文大赛,我投了稿,获得了一等奖,我想应该归功于这部座机,让我有可书可写的内容。

四、购买商品房安居,与他携手完成人生大事

原以为,工作就这样稳定下来了。哪知1997年邮局发出一个劳务工转正式职工的通知,我因户口的原因,错过这次转正的大好时机,再次失去工作。那时户口分为红印本与蓝印本两种,转正的前提必须要红本的非农业户口。我当时买的是蓝印,蓝印户口是购房入户送的指标,需要整整一年的时间才能转成正式的红印本。我花了33000元,真金白银买了别人购房入户的集体户(共用一本户口本),时间未满一年,转不成红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从我眼皮底下溜走。

和我一起面对面做汇检工作的他,就抓住这机会转了正。我和他,每天朝夕相处,或许是日久生情吧。两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就水到渠成般地完成了结婚这一仪式。1998年夏天,两个人携手到宝安民政局作了登记,2个红本本,就把两个人拴在一起。也没有宴请亲人好友,登记完了在附近一家不记得名字的小餐馆解决了午餐。想一想,现在还会有多少个年轻人可以接受这么简单的裸婚?应该不多吧!

裸婚归裸婚,房子还是必须要有的,总不能各住各的宿舍吧。同年,就购买了小区一套97平米的商品房。那时的房价2800多一平米,相对现在的房价,简直当年买的是白菜价了。但仅有几个花园小区可挑选:金侨花园、丰润花园、玉华花园。金侨是旧了,看都不去看的。丰润呢,是较为抢手的新盘,只余最后一栋(现在靠近苹果园的那栋),好的楼层也剩下不多,傍晚去的,楼道光线较差,看中的一套在三楼的房子,打电话回去,家人不同意,也就搁浅了。后来,一亲戚推荐,金玲花园不错,我和他开摩托车过来一看,位置是有点偏,周围空地上的芒草长得好高,房子框架布局倒是满意的。售楼小姐说,旁边要建一所学校,一次性付款可以优惠。那就买吧!头脑简单的我们,不想欠银行的钱,两人的积蓄凑在一起,家人也拿出一点,就一次性付清了23万多的房款。也获得了三个入户的指标,自己已经用不上了,后来转手给了有需要的老乡。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我的家在龙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3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1-24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1-24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6-11-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龙华是一个宜居的城市,让很多打工的人留下来,有些在这里租房,有些在这里买房,有些买了户口,有些人积分入户,有些人嫁夫在龙华,很多人成了真正的龙华人。龙华有悠久的文化历史,龙华人杰地灵,龙华是深圳的大后方,龙华是交通的大命脉。所以,很多人家在龙华,爱龙华,我也如此。
  • 回复
  • 与小玲妹认识,与其说是偶数,还不如说是诗歌。大约是2013年夏季,龙华热得人命。陈才锋说荣姐,我们去龙华见文友,我问见哪个,他说见赖扬刚和许小玲。第一次见到小玲,给人感觉很热情。之后在龙结见过很多次,听平安保险课,虽然我没买过保险,听听也无没错,多了解些保险知识。当然,最喜欢的还是读小玲的诗。有生活,有经历,一气呵成。她时常在微信圈子里发她才写出来的诗,配上图片,清新,怡人。
  • 谢谢荣姐姐的支持。请多批评,让我成长。

    回复

  • 最近,龙华的文友很活跃。先是钟常贵写了《龙华情结》,之后金国先生写了《金国之家》、田野写了《龙华--家的福地》,现又读到小玲姐的《我被许配给龙华》。龙华的文友们不约而同地玩了一回同题赛:龙华情。印象中,小玲姐是喜欢写诗的,今天读了小玲姐的传记,佩服她对生活的热情。在龙华文学艺术创作学会,能成为第一批会员当中的一员,小玲姐是幸运的、幸福的。能在工作中,不忘初心,不忘书写对文学的热爱,这是我最欣赏的!
  • 谢谢春丽的鼓励。翻找出6个笔记本,才找出登录邻家的账号和密码。

    回复

  • 最近来访
  • 700积分
  • 2星
  • 0钻
  • 许小玲,广东潮州饶平人。现居深圳龙华。热爱文字的排列与组合。
  • 许小玲,广东潮州饶平人。现居深圳龙华。热爱文字的排列与组合。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
  • 54400
  • 4
  • 700
  • 小说围绕着房产项目“宝湖湾”的开盘而展开,重点塑造了项目总监曹木青职场女强人的形象。由曹这个主干,又生发出曹家三姐妹,曹的丈夫、姐夫等枝条,枝枝蔓蔓,盘根错节,蓬勃生长。这不是简单的职场故事,也不是家庭肥皂剧,而是将两者揉合起来,全方位展示一个中年女性的“深圳式”奋斗与生活。而切入点,则是当下社会最热的房地产。它让我想起王刚的《福布斯咒语》,虽然在广度和深度上难以企及,但的确写出房地产的行业特点。

    费新乾开盘

    2017/8/21 23:06:01
  • 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那失婚的女人,就死里逃生再复活一次。离婚后八年没出来工作的何知雨,应聘到一家公益组织机构工作,帮助偏远地区失学儿童,面对涉及的社会问题,心理不健全的留守儿童和孤独老人。她在救助别人的同时,也完成自我救赎,重获新生。面对现实的残酷,绝不能困守黑暗,唯有无条件的付出爱,才能获得爱。作者关注普通百姓的生活命运,用平实的手法,细腻入微地刻划,写作的源头沿于生活,呈现就是最好的创作。

    朱正安谒山

    2017/8/21 21:51:56
  •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是诗人笔下穿越古今,真正的爱情。《爱,请深爱》是一组让人怦然心动的好诗。其中许多诗句真的很养眼。如:“我期待每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怀念/简单到吃饭时的一双筷子/等你走进我的碗里 ”。用鲜花来赞美女人,用蝴蝶双飞来比喻爱情,纯属爱情诗的“大路货”。真正的爱情诗并非虚假的浪漫,而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情。将花花草草的爱情,还原成生活和真情,这才是好的爱情诗。

    唐小林爱,请深爱(组诗)

    2017/8/21 20:52:29
  • 郭金牛曾写过组诗《我已厌倦了隐喻》,但隐喻依然是诗歌创作的重要手法,隐喻比明喻和暗喻更轻盈和高明,又比讽喻更宽容和实在。所以隐喻的价值在于提供了多种意象,让人必须去联想去揣摩。这组诗显然是以石喻人,石头是不会说话的,它是沉默寡言、无法表达意见的群体的象征,正如诗中说的,石头也有感情,有思想,有烦恼,有性格,甚至有爱。但就是无法表达出来,如同闷声的水壶,总是被掩盖了真实想法。

    江飞泉《石头想什么》(三部曲)

    2017/8/21 18:49:10
  • 这篇文章让我感到亲切,因为这种场景太熟悉了,找房子、谈价、搬家、布置家、再换工作、找房子、搬家,周而复始——每个人来深的外地人都应该经历过,我在《葡萄入榨》的第一节也做了详细的描述。多么透彻的领悟,生活尽管痛苦,但也不至于痛不欲生,总有光明在前头等待。搬家不过是漫长人生的细节而已,但相信每次搬家之后,都会怀念住过的那些场所,就如同怀念童年成长的村庄或求学的学校那样情深意切。

    江飞泉租房记

    2017/8/21 18:23:00
  • 说心里话,我是当做小说读的,尽管里面一些人物我认识或听过,比如阿翔,黑光。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老甲。这是一个生动的人物,如同我们身边的生张熟李,普通得融入人群不见人影,又生动得音容笑貌时时浮现眼前。文章围绕“公岛”及“公岛诗歌奖”展开,在我看来更像一部魔幻剧,似乎是作者为了行文好看而杜撰的人事而已,就像马尔克斯笔下的马孔多。公岛诗歌奖颇有戏谑意味,与其说是诗歌奖,不如说是人生传奇奖

    江飞泉我有一个岛

    2017/8/21 18:12:02
  • 初名“幅田”,大抵是指田里庄稼碧绿如幅幅图画;后为“福田”,含 “得福于田”之意,更有人考证出源自宋朝题词“湖山拥福,田地生辉”。解开了福田之谜,月亮也舒心地升起来,幻化成我喜爱的模样。启富的文笔真美,每一句,都带着诗意!读到结尾,我也深有感触,自己不过是一束奔跑的月光,把故乡跑成了异乡,把理想跑成了现实。这句话很能引发共鸣,一束光的映衬下,会让我想到另一组光,而人生,有奔跑,离愁,和美。

    吴春丽奔跑的月光

    2017/8/21 16:34:44
  • 人生就是这样,真像是《圣经》里的那些故事所说的一样,上帝打发人来到这个尘世,就是让他来受苦受难的。好在作者一路走来,从不言放弃,一直在砥砺前行。亲人的离世、生病,其实没有经历过的人就是真的体会不到那种疼痛,我是亲历过的,但就是没有敢地写出来,这需要勇气。好在作者是有担当的,从文里散发出内心澎湃一定要为家人过上好日子的声音,让人读着也哀而不伤了。祝福木冰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好!

    红红的雨我的2016

    2017/8/21 16:33:02
  • 读春丽的诗,感到朴实与真诚。诗歌来源于生活,否则是无病呻吟的。有时我感觉写诗或许比其他小说等文字容易写些,但是没经历,没感知生活的酸甜苦辣、还有要加上思考,是会写不出来的。这组诗咋看虽然不怎么深刻,但它来源于作者熟悉的生活,又用诗歌来把艺术还原给生活,大众是喜欢的,我个人感到还是具有艺术感染力的。

    红红的雨横岭的天空(外八首)

    2017/8/21 14:54:31
  • 这篇小说很美,文笔很美,主题很美!文中洋溢着美的气息和美的情感,就连疾病和死亡,因为有了亲情和友情等大量情感的填充,似乎都带上了美丽的光晕。爱情,随着失忆症已经消失,“我”试图重新找回它,却无疾而终,这有点令人遗憾。如果在治愈过程中,再加上一些关于爱情、亲情和友情的思辨性的对话或心理,增强生活的感悟,也许读者和小说的共鸣会更多一些。

    曾嵘​哈瓦涅斯的葡萄藤

    2017/8/21 14:42:55
  • 生活在深圳,所谓的爱情、友情与亲情,不是绝对存在的,而是游离于关心或利用、同情或嫉恨、假戏或真情的灰色地带。这篇作品有力地表达出了这种大都市人之间各种情感的纠葛及其中不为人道的矛盾关系,极具震撼力。且人物个性生动鲜明,恰似于我们的周边人,看他们的同时也在拷问自己的内心,很有生活感!只是小说前头结构松散,这也许有利于提高小说内部的张力,但跟后面对比难免会有失调的感觉,如能统一就完美了。

    曾嵘喷嚏悠扬

    2017/8/21 14:22:11
  • 在诗歌变得越来越商品化诗人变得越来越市场化的当下,我以为衡量一首好诗的主要标准是良知。一是诗作者对艺术的良知,不炫技,不空洞,不矫情;一是对现实的良知,真诚,直面,思辨。春丽《横岭的天空》就是一首真诚,直面现实的好诗!在诗人的笔下:“这里有山,山不甚高,我一个眼神/就能将群山照入眼底/有山的地方就有树/……而我喜欢的那棵树/一直都在”是啊,漂泊的打工族,谁不像一棵树一样存活在异乡的土地上?令人感动

    砍石横岭的天空(外八首)

    2017/8/21 13:58:23
  • 之前看老段微信,说是构思补爷小说。今日邻家见了真章,一气读完,毫无阻滞。老段擅长写底层小人物,语言富于个性,鲜活,俏皮,幽默,简洁。在精心编排的情节里,政府派遣工的酸甜苦辣涌上纸端。在流光溢彩的特区,在高大的建筑群背后,在飞速发展的经济社会里,往往忽略了那些同样付出了艰辛心血的“人小物”,他们也是标本式的人物,没有太多话语权,但同样值得被书写和被尊重。老段是有心人,自己成了代言,写活了一群人。

    深圳的红树林补爷

    2017/8/21 10:38:26
  • 古往今来,关于月亮的诗文汗牛充栋。许是潜移默化的缘故,内心深处仍自觉或不自觉地,我似乎是偏爱月光的意象。晶莹白芒照亮着我的精神时空,尤其是他乡的游子,月夜时分总不免怀念故园。正如文中所说,这些年似乎一直在奔跑,“自己不过是一束奔跑的月光,把故乡跑成了异乡,把理想跑成了现实,把文学跑成了月亮,却始终跑不出她的手掌。”月光如一杯酒,温暖着我的灵魂。寄兴遣怀,远望当归。将至的中秋,别有况在心头。

    深圳的红树林奔跑的月光

    2017/8/21 10:31:11
  • 这是篇关系复杂,情节曲折离奇的小说,种种不可思议的事却又吻合常理地穿插于小说中,一波又一波,犹如惊涛骇浪。随着情节的推进,主角周旋于各种复杂的关系中,形象越发鲜明、高大、坚忍,令人叹息。这样的小说有一种惊人的力量,蒋秀英这个女子,她悲怆的一生,令人同情,但它又不容你同情,这是一股独属于女性光辉的力量。丈夫嫖赌逍遥,婆婆小姑欺瞒,二奶带孩子争夺遗产,与养女难舍难分的关系。然而,它骄傲而顽强……

    姚志勇寡妇年

    2017/8/21 9:35: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