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寅次郎的深圳食堂
  • 点击:2395评论:92017/06/21 17:40

“你呼出的白色气息,

此刻正悠闲的乘着风,

在空中漂浮的朵朵白云里,

一点点消失殆尽。

在遥远的高空中,

白云伸出手来,

吸取你呼的气息,

悠然的漂浮在空中。

如同很久以前一样,

河面上白云飘过。”

日版的《深夜食堂(深夜档)》,开篇一把箱琴阴愁切出,词作者铃木常吉怅绪随歌,主题曲《往事(思ひで)》。灯火的夜幕,壮丽的浮世,城市间车流汪洋,人们浮萍冲撞。最是繁华落寞,窃喜之余感伤,一切落于一隅的深夜食堂,中场休息般的临时慰藉。忧伤啊,就是忧伤,后来我知道,《往事》的原曲就是爱尔兰民谣,那个骨子里阴性抵触的民族。

东京,还是东京,一锅子猪肉酱汤,食材的杂烩,如同各色人们的际会,小林薰饰演的店老板开宗明义:

“在一天结束,人们开始赶回自己家中的时候,我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营业时间从晚上十二点到早上七点左右,人称深夜食堂。你问这样有没有客人来,其实还真有不少。”

一间如围的食铺,痴男怨女各怀亏空,裹挟寒意而来,扑投人情的收容所。美食可以疗人,归属足以抚心,一如暖色营造的照明,小林薰伤而弥合的脸疤。然而就像黑夜不可见光白昼,暗氛的矫饰但被天明击破,舞会化妆也将一同除去,走出店堂的客人们,又是素面真身,复归奔走的蝼蚁谋生。

电视屏幕里的乌托邦,小林薰是那理想国王,那最是美化的凡人王国,所有观众都是拜服臣民。因为蝼蚁一如我们,城市里辛苦,投走中缺光,那不切实际的《深夜食堂》,恰为酒精安慰的陶醉。

孑然一身,片瓦立足,那深夜食堂的理想老板,也是仅有的所有。这种剧情的人物设置,不禁让我想起另外一位日本电影角色,自称生长在东京的葛饰柴又、是帝释天的水养大的车寅次郎,创了吉尼斯大全纪录(48部系列剧)的《寅次郎的故事(男人之苦)》的主人公。

一色取景东京旧巷,同样小而团卵食铺,只是这个米饭团店,寅次郎每每归宿的“寅屋”,是由其叔叔婶婶还有妹妹樱花料理。这部日本文艺片大本营松竹映画出品、文艺片大导山田洋次拍摄的系列电影,和《深夜食堂》的小林薰一样,渥美清饰演的浪子阿寅,也是一无子女二无伴侣,中年落单的孤家寡人。

1969年贯穿1995年,48部长剧,是疯疯癫癫阿寅的无厘头,也是日本三十年的进化。最为蜂蚁结构的组织社会,生造出一个最为顽固的脱队者,他是所有工薪者的臆想,不得实现故而付之于幻想的理想。寅次郎脱胎于传说浪人,只是相反于无枝可傍的失主武士的无奈,游方小贩的阿寅自我放逐于日本列岛,追花南北无羁无绊。

社会现代如此,阿寅旧式如此,而葛饰柴又寅屋的人们,往往活来又老派如此。一如夜晚的《深夜食堂》,二十一世纪高压,最为疏离破败的人心,生被编剧出最为温暖妥帖。是吧,人性的悖论,网络上惯常涂脂抹粉的,私底下多为面惨不忍,越是被捆绑住手脚,越是我行我素意淫。

同样,越热闹,越孤单。小林薰不是说了么,“你问这样有没有客人来,其实还真有不少”,夜晚的《深夜食堂》总是戏剧。当然都是故事套路,给出一块缺失的拼图,失落者开始自我找寻,其中呈现陌生如亲,老板帮手熟客援手,食堂如同家庭。

然而小林薰的《深夜食堂》偏偏不是家庭,而寅次郎如同做贼般踩点不定的寅屋,恰恰还是个家族。米团店的全家,有叔叔婶婶,倍赏千惠子的妹妹樱花,妹夫阿博,外甥满男,甚至邻居的章鱼厂长,帝释天的长老主持。

和《深夜食堂》一样,阿寅的人设也是暖心热肠,往往旅途之中遭遇,落难的妇人,伤情的女子,错肩萍水相惜。山田洋次也每每供以美色,管教阿寅行止颠倒,救他人于中途急难,又不可自拔于结局狼狈。中年聊发少年狂,48部的剧集,寅次郎一次次地轮回,一遇心爱随机发情,一遭求欢随即发懵。君子求而不据,好色而不乐淫,山田洋次一次次导演下套,浪人下场必然自弃于群,落幕总是礼帽皮箱,寅次郎孤侧的背影。

和男女授受不亲的寅次郎类同,小林薰的老板似乎也是个无性人。和一贯热烈追求的阿寅不同,《深夜食堂》老板几乎屏蔽了女性亲昵,最逼近的男女交集,也始终一围柜台隔挡,哪怕那个似有暗指的酒家老板娘。

时代悄然变化,自我流浪的阿寅终究有家,疏而不离的一窝子亲友,48集延续。而《深夜食堂》的小林薰,他是以店为家,夜夜灯火满座,近而不亲的食客,一个人是为家,却终究难为家庭。

如同现世中国人的空巢,可以空巢老年、空巢中年、空巢青年。在《寅次郎的故事》里,独身的阿寅只是异数,偶尔与之同道,不过是些临时出笼的雀鸟,一旦疲乏于途,随即又重归旧巢。诗和远方都是意外,不安于室的非分,文艺青年盆栽的流浪情结,迥异浪人精神的由来野生。

《深夜食堂》之中,除了个体成户的小林薰,似是而非的居家,扑火而来的所有食客,几乎就是一个个分身不等的阿寅。屌丝男,屌丝女,娘炮叔,脱衣舞娘,黑社会,鸭舌帽,一个个都是独吊孤索,不知归处的黑夜浪人。同样的老年、中年、青年,模糊来历,混淆经历,纷纷离巢扑飞,最后济济食堂。

都是个体成户,临时集合到《深夜食堂》,俨然拼凑的个体户之家。如果说寅次郎虽则流浪,出走却不离其根,那血缘一脉的亲人,妹妹妹夫叔叔婶婶,米团店寅屋始终是其事实的家庭。那么举目无亲的《深夜食堂》,不过是心理上的一个拟家庭。所有向心而围拢的食客,都是借处投靠的拟家人。而食堂老板的小林薰,大体作为等同位置的拟家长。一切都是模拟,暗合传统的模式家庭,一刻互为家人,一时互成家族,虚拟比亲眷还要亲。

假的比真的还真,就像《寅次郎的故事》里,阿寅总是奇遇,演歌的明星,过气的女优,类似平家女得宠霸道总裁,梦工厂的泡沫寄托。《深夜食堂》一脉相承,也有演歌的新星,也有知名的男优,寅屋与食堂的人气,归结都是亲情的假托。

日版《深夜食堂》的第三季第一集“炸肉饼”,饰演丧夫隐退女歌手的美保纯,在《寅次郎的故事》里也有出现,34集“一路真实”。2014年《深夜食堂》里的美保纯,已然中年近老,美人迟暮。1984年《寅次郎的故事》里的章鱼厂长家女儿,正是新婚少妇,一派成家而不成年,犹在痴妄与阿寅私奔流浪。

然而1984年的新潮女,再如何离经叛道,最后还是规矩,乖乖夫妻讲和。2014年的复出歌手,沉沦中复活固然励志,但是一无丈夫二无子女的人生设定,对比总归欷歔。男女几无分别,性而不婚,婚而不育,独身主义丁克族,三十年间观念,超反常转变超正常。类似的题材,更为超凡脱俗的,还有一部2003年的日剧《西瓜》。也是老中青各年层,都凑去一个家庭旅馆租住,从房东到租客全女子,都独身都独立,甜酸苦辣单性的女儿部落。

人性越独立,家庭越涣散,势必越孤独的人们,越是幻想《深夜食堂》。还是人类的补偿心理吧,爱情也罢亲情也罢,越无视越向往,越缺失越渴望。所以不论《寅次郎的故事》《西瓜》《深夜食堂》,也不论1984年2003年2014年,三部剧的始终内核,无非人之相亲,无非人之相爱。只是越到后来,越是城市化的人们,越是亲之不得,越是爱之无能。

所以《寅次郎的故事》的阿寅,自我放逐于家庭之外,总还有个藕断丝连的寅屋,隐约一个家的方向。所以《深夜食堂》的小林薰,虽然顶门立户一家食堂,但是身侧唯有一伙生意食客,竭尽烘托的亲热氛围,却把最后一点血缘亲情都抹去。

只爱陌生人,也只有陌生人,一如他们,一如我们。他们的《深夜食堂》,我们的“深圳食堂”,说来所有的大城市,所有外来者拼搏谋生的所在,都是人们赖以投靠的食堂。只是和东京比较,和北京比较,深圳更为彻底独立,全然移民在此生在此活的终极食堂。

深圳这平地而起的城市,即是凭空身份的老板小林薰,而我们所有投身其中的深圳人,都是那围炉夜话的食客。都是只身而来,都是立地求活,都是随来随去随留随走,似是主人又是客人的群演。

竭力原版仿真的中国版《深夜食堂》,或者立足于“深圳食堂”,将人物流连在惯常的路边摊大排档,观感理应更为体己。貌似亲民的演艺人,国民岳父国民老公,电视霸屏几近熟腻,让你错觉仿佛身边的自己人。然而就像角色不是演员本人,围观的从来只是台下人、粉丝经济的供养人,你忠实买单,他却夹生示人。业已权贵精英的明星,再如何本色出场,都格格不入平民的家常。

都是代入的亲人感,如同好莱坞的包假不真,即便竭力写真的《深夜食堂》,也难写实真人的“深圳食堂”。其实阿寅化身的渥美清,在《寅次郎的故事》之前,也一向籍籍无名,混迹一如“深圳食堂”的东京。求而不得的《深夜食堂》,都是苦中作乐,都是醒中追梦,一如照例白云飘过的江户川边,车寅次郎每每白日幻想:

“掉进下水道还能生根的是我,

总有一天哥会与莲花同乐,

再大的苦恼哥也会吞牙下肚,

忍耐不说。

倘若把我卖了的话,

恐怕我不会像今天这般辛劳,

如此奔波。”


  • 关键词:深夜食堂寅次郎的故事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30
  • 520周冠打赏26000,共计26000
  • 2017-06-26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22
  • 木易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6-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首个“邻家文弹”开始了!昨晚,逢周四,21点整,由水去先生开始,在“庠序邻家”微信群里分享“影视及文学的生活流”,以上周获得全网周冠军的作品《寅次郎的深圳食堂》为切入点。城市的孤独感,是深夜食堂的意义所在,也是深圳的基因所在,大城市病,人们城市化的不适又不是不适应的病症所在。聆听了水去先生的开讲,我记住了一个关键词:生活流。关于这个概念,水去先生有举例说明。略感遗憾的是,不是语音开讲,但讲得很棒!
  • 回复
    • 叶紫7470积分 2017/06/22 10:27:16
    • 分享到:
  • 水去先生,对城市吃相观察入微,说起声色吃相,侃侃而来。语气夹生夹白,如深夜的夜招女郎,魑惑着读者的胃腑。他对都市的吃相百态,人生浮华,如描绘一幅现时代的清明上河图般:从日本到内陆,影子摇摇晃过,观念前卫而新潮,用一幅冷静的眼镜,把浮市映入自己去繁复简的眼眸。
  • 回复
  •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会用美食来慰藉自己。这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深夜食堂就像一个支点,形形色色的食客都汇聚在这里诉说着自己的故事。我有酒,你有故事吗?这是一句很有内容的句子,似乎在映射一种文化。而作者把日版的深夜食堂与“深圳食堂”放在一起来了一段交际舞,给我们抛出一些观点,让我们一边边阅读,一边思量。
  • 回复
  • 此文,我止以日本数十年社会变迁,解构中国社会乃至深圳几十年城市化之现状也。人性之转移,天下共一,基础原理不改。皆为蝼蚁,皆以众生,无厚无薄,亏损自有补足,此从来本质之人生也。
  • 回复
  • 我是吃贷,留个影子。
  • 是啊是啊,只是此文与吃无关

    回复

  • 水去先生的该篇文章以日剧《深夜食堂》到中国的“深圳食堂”这样一种时间和空间上的双跨越,从物质上来侃猪肉酱汤、炸肉饼等富有地域性特色的美味、从精神上来评由当前快节奏的都市生活状态所引起的空巢现象和新潮男女等颇为大热的话题。看似毫无章法,实则一环紧扣一环!达到了让读者们在轻松阅读的过程中深深地陷入对相关社会现象的思考中的效果,实在是妙不可言,大好!
  • 回复
  • 说到吃的,我就得留个脚印了。
  • 嗯,吃的,还有哭的。日子美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5270积分
  • 4星
  • 2钻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300
  • 37
  • 527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