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寅次郎的深圳食堂
  • 点击:1988评论:92017/06/21 17:40

“你呼出的白色气息,

此刻正悠闲的乘着风,

在空中漂浮的朵朵白云里,

一点点消失殆尽。

在遥远的高空中,

白云伸出手来,

吸取你呼的气息,

悠然的漂浮在空中。

如同很久以前一样,

河面上白云飘过。”

日版的《深夜食堂(深夜档)》,开篇一把箱琴阴愁切出,词作者铃木常吉怅绪随歌,主题曲《往事(思ひで)》。灯火的夜幕,壮丽的浮世,城市间车流汪洋,人们浮萍冲撞。最是繁华落寞,窃喜之余感伤,一切落于一隅的深夜食堂,中场休息般的临时慰藉。忧伤啊,就是忧伤,后来我知道,《往事》的原曲就是爱尔兰民谣,那个骨子里阴性抵触的民族。

东京,还是东京,一锅子猪肉酱汤,食材的杂烩,如同各色人们的际会,小林薰饰演的店老板开宗明义:

“在一天结束,人们开始赶回自己家中的时候,我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营业时间从晚上十二点到早上七点左右,人称深夜食堂。你问这样有没有客人来,其实还真有不少。”

一间如围的食铺,痴男怨女各怀亏空,裹挟寒意而来,扑投人情的收容所。美食可以疗人,归属足以抚心,一如暖色营造的照明,小林薰伤而弥合的脸疤。然而就像黑夜不可见光白昼,暗氛的矫饰但被天明击破,舞会化妆也将一同除去,走出店堂的客人们,又是素面真身,复归奔走的蝼蚁谋生。

电视屏幕里的乌托邦,小林薰是那理想国王,那最是美化的凡人王国,所有观众都是拜服臣民。因为蝼蚁一如我们,城市里辛苦,投走中缺光,那不切实际的《深夜食堂》,恰为酒精安慰的陶醉。

孑然一身,片瓦立足,那深夜食堂的理想老板,也是仅有的所有。这种剧情的人物设置,不禁让我想起另外一位日本电影角色,自称生长在东京的葛饰柴又、是帝释天的水养大的车寅次郎,创了吉尼斯大全纪录(48部系列剧)的《寅次郎的故事(男人之苦)》的主人公。

一色取景东京旧巷,同样小而团卵食铺,只是这个米饭团店,寅次郎每每归宿的“寅屋”,是由其叔叔婶婶还有妹妹樱花料理。这部日本文艺片大本营松竹映画出品、文艺片大导山田洋次拍摄的系列电影,和《深夜食堂》的小林薰一样,渥美清饰演的浪子阿寅,也是一无子女二无伴侣,中年落单的孤家寡人。

1969年贯穿1995年,48部长剧,是疯疯癫癫阿寅的无厘头,也是日本三十年的进化。最为蜂蚁结构的组织社会,生造出一个最为顽固的脱队者,他是所有工薪者的臆想,不得实现故而付之于幻想的理想。寅次郎脱胎于传说浪人,只是相反于无枝可傍的失主武士的无奈,游方小贩的阿寅自我放逐于日本列岛,追花南北无羁无绊。

社会现代如此,阿寅旧式如此,而葛饰柴又寅屋的人们,往往活来又老派如此。一如夜晚的《深夜食堂》,二十一世纪高压,最为疏离破败的人心,生被编剧出最为温暖妥帖。是吧,人性的悖论,网络上惯常涂脂抹粉的,私底下多为面惨不忍,越是被捆绑住手脚,越是我行我素意淫。

同样,越热闹,越孤单。小林薰不是说了么,“你问这样有没有客人来,其实还真有不少”,夜晚的《深夜食堂》总是戏剧。当然都是故事套路,给出一块缺失的拼图,失落者开始自我找寻,其中呈现陌生如亲,老板帮手熟客援手,食堂如同家庭。

然而小林薰的《深夜食堂》偏偏不是家庭,而寅次郎如同做贼般踩点不定的寅屋,恰恰还是个家族。米团店的全家,有叔叔婶婶,倍赏千惠子的妹妹樱花,妹夫阿博,外甥满男,甚至邻居的章鱼厂长,帝释天的长老主持。

和《深夜食堂》一样,阿寅的人设也是暖心热肠,往往旅途之中遭遇,落难的妇人,伤情的女子,错肩萍水相惜。山田洋次也每每供以美色,管教阿寅行止颠倒,救他人于中途急难,又不可自拔于结局狼狈。中年聊发少年狂,48部的剧集,寅次郎一次次地轮回,一遇心爱随机发情,一遭求欢随即发懵。君子求而不据,好色而不乐淫,山田洋次一次次导演下套,浪人下场必然自弃于群,落幕总是礼帽皮箱,寅次郎孤侧的背影。

和男女授受不亲的寅次郎类同,小林薰的老板似乎也是个无性人。和一贯热烈追求的阿寅不同,《深夜食堂》老板几乎屏蔽了女性亲昵,最逼近的男女交集,也始终一围柜台隔挡,哪怕那个似有暗指的酒家老板娘。

时代悄然变化,自我流浪的阿寅终究有家,疏而不离的一窝子亲友,48集延续。而《深夜食堂》的小林薰,他是以店为家,夜夜灯火满座,近而不亲的食客,一个人是为家,却终究难为家庭。

如同现世中国人的空巢,可以空巢老年、空巢中年、空巢青年。在《寅次郎的故事》里,独身的阿寅只是异数,偶尔与之同道,不过是些临时出笼的雀鸟,一旦疲乏于途,随即又重归旧巢。诗和远方都是意外,不安于室的非分,文艺青年盆栽的流浪情结,迥异浪人精神的由来野生。

《深夜食堂》之中,除了个体成户的小林薰,似是而非的居家,扑火而来的所有食客,几乎就是一个个分身不等的阿寅。屌丝男,屌丝女,娘炮叔,脱衣舞娘,黑社会,鸭舌帽,一个个都是独吊孤索,不知归处的黑夜浪人。同样的老年、中年、青年,模糊来历,混淆经历,纷纷离巢扑飞,最后济济食堂。

都是个体成户,临时集合到《深夜食堂》,俨然拼凑的个体户之家。如果说寅次郎虽则流浪,出走却不离其根,那血缘一脉的亲人,妹妹妹夫叔叔婶婶,米团店寅屋始终是其事实的家庭。那么举目无亲的《深夜食堂》,不过是心理上的一个拟家庭。所有向心而围拢的食客,都是借处投靠的拟家人。而食堂老板的小林薰,大体作为等同位置的拟家长。一切都是模拟,暗合传统的模式家庭,一刻互为家人,一时互成家族,虚拟比亲眷还要亲。

假的比真的还真,就像《寅次郎的故事》里,阿寅总是奇遇,演歌的明星,过气的女优,类似平家女得宠霸道总裁,梦工厂的泡沫寄托。《深夜食堂》一脉相承,也有演歌的新星,也有知名的男优,寅屋与食堂的人气,归结都是亲情的假托。

日版《深夜食堂》的第三季第一集“炸肉饼”,饰演丧夫隐退女歌手的美保纯,在《寅次郎的故事》里也有出现,34集“一路真实”。2014年《深夜食堂》里的美保纯,已然中年近老,美人迟暮。1984年《寅次郎的故事》里的章鱼厂长家女儿,正是新婚少妇,一派成家而不成年,犹在痴妄与阿寅私奔流浪。

然而1984年的新潮女,再如何离经叛道,最后还是规矩,乖乖夫妻讲和。2014年的复出歌手,沉沦中复活固然励志,但是一无丈夫二无子女的人生设定,对比总归欷歔。男女几无分别,性而不婚,婚而不育,独身主义丁克族,三十年间观念,超反常转变超正常。类似的题材,更为超凡脱俗的,还有一部2003年的日剧《西瓜》。也是老中青各年层,都凑去一个家庭旅馆租住,从房东到租客全女子,都独身都独立,甜酸苦辣单性的女儿部落。

人性越独立,家庭越涣散,势必越孤独的人们,越是幻想《深夜食堂》。还是人类的补偿心理吧,爱情也罢亲情也罢,越无视越向往,越缺失越渴望。所以不论《寅次郎的故事》《西瓜》《深夜食堂》,也不论1984年2003年2014年,三部剧的始终内核,无非人之相亲,无非人之相爱。只是越到后来,越是城市化的人们,越是亲之不得,越是爱之无能。

所以《寅次郎的故事》的阿寅,自我放逐于家庭之外,总还有个藕断丝连的寅屋,隐约一个家的方向。所以《深夜食堂》的小林薰,虽然顶门立户一家食堂,但是身侧唯有一伙生意食客,竭尽烘托的亲热氛围,却把最后一点血缘亲情都抹去。

只爱陌生人,也只有陌生人,一如他们,一如我们。他们的《深夜食堂》,我们的“深圳食堂”,说来所有的大城市,所有外来者拼搏谋生的所在,都是人们赖以投靠的食堂。只是和东京比较,和北京比较,深圳更为彻底独立,全然移民在此生在此活的终极食堂。

深圳这平地而起的城市,即是凭空身份的老板小林薰,而我们所有投身其中的深圳人,都是那围炉夜话的食客。都是只身而来,都是立地求活,都是随来随去随留随走,似是主人又是客人的群演。

竭力原版仿真的中国版《深夜食堂》,或者立足于“深圳食堂”,将人物流连在惯常的路边摊大排档,观感理应更为体己。貌似亲民的演艺人,国民岳父国民老公,电视霸屏几近熟腻,让你错觉仿佛身边的自己人。然而就像角色不是演员本人,围观的从来只是台下人、粉丝经济的供养人,你忠实买单,他却夹生示人。业已权贵精英的明星,再如何本色出场,都格格不入平民的家常。

都是代入的亲人感,如同好莱坞的包假不真,即便竭力写真的《深夜食堂》,也难写实真人的“深圳食堂”。其实阿寅化身的渥美清,在《寅次郎的故事》之前,也一向籍籍无名,混迹一如“深圳食堂”的东京。求而不得的《深夜食堂》,都是苦中作乐,都是醒中追梦,一如照例白云飘过的江户川边,车寅次郎每每白日幻想:

“掉进下水道还能生根的是我,

总有一天哥会与莲花同乐,

再大的苦恼哥也会吞牙下肚,

忍耐不说。

倘若把我卖了的话,

恐怕我不会像今天这般辛劳,

如此奔波。”


  • 关键词:深夜食堂寅次郎的故事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30
  • 520周冠打赏26000,共计26000
  • 2017-06-26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6-22
  • 木易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6-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首个“邻家文弹”开始了!昨晚,逢周四,21点整,由水去先生开始,在“庠序邻家”微信群里分享“影视及文学的生活流”,以上周获得全网周冠军的作品《寅次郎的深圳食堂》为切入点。城市的孤独感,是深夜食堂的意义所在,也是深圳的基因所在,大城市病,人们城市化的不适又不是不适应的病症所在。聆听了水去先生的开讲,我记住了一个关键词:生活流。关于这个概念,水去先生有举例说明。略感遗憾的是,不是语音开讲,但讲得很棒!
  • 回复
    • 叶紫7250积分 2017/06/22 10:27:16
    • 分享到:
  • 水去先生,对城市吃相观察入微,说起声色吃相,侃侃而来。语气夹生夹白,如深夜的夜招女郎,魑惑着读者的胃腑。他对都市的吃相百态,人生浮华,如描绘一幅现时代的清明上河图般:从日本到内陆,影子摇摇晃过,观念前卫而新潮,用一幅冷静的眼镜,把浮市映入自己去繁复简的眼眸。
  • 回复
  •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会用美食来慰藉自己。这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深夜食堂就像一个支点,形形色色的食客都汇聚在这里诉说着自己的故事。我有酒,你有故事吗?这是一句很有内容的句子,似乎在映射一种文化。而作者把日版的深夜食堂与“深圳食堂”放在一起来了一段交际舞,给我们抛出一些观点,让我们一边边阅读,一边思量。
  • 回复
  • 此文,我止以日本数十年社会变迁,解构中国社会乃至深圳几十年城市化之现状也。人性之转移,天下共一,基础原理不改。皆为蝼蚁,皆以众生,无厚无薄,亏损自有补足,此从来本质之人生也。
  • 回复
  • 我是吃贷,留个影子。
  • 是啊是啊,只是此文与吃无关

    回复

  • 水去先生的该篇文章以日剧《深夜食堂》到中国的“深圳食堂”这样一种时间和空间上的双跨越,从物质上来侃猪肉酱汤、炸肉饼等富有地域性特色的美味、从精神上来评由当前快节奏的都市生活状态所引起的空巢现象和新潮男女等颇为大热的话题。看似毫无章法,实则一环紧扣一环!达到了让读者们在轻松阅读的过程中深深地陷入对相关社会现象的思考中的效果,实在是妙不可言,大好!
  • 回复
  • 说到吃的,我就得留个脚印了。
  • 嗯,吃的,还有哭的。日子美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5230积分
  • 4星
  • 2钻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100300
  • 37
  • 5230
  • 这因拆迁被动进城的老高,经营卤菜店的水平实在是高。自己当托儿的另类营销策略,使得另一家店火起来。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买家们都是喜欢货比三家,自然占优势的店家就占了上风。这又是加微信,又是消费卡,还有发个小红包的店铺深得人心。当顾客蒙在鼓里,老高却表面失落,内心却高兴的不行。分红的回馈,是他表演的演出费。看似打破了平衡,实则是商机的策略。学习罗老师的深刻思维逻辑。

    电击【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6 22:44:13
  • 以此篇致敬我亲爱的大嫂梅芳。她非常善良!我女儿曾说,想改口,叫她伯母一声妈妈。作为留守儿童,她是幸运的。她的伯母把她当女儿来养。家里有鸡蛋,伯母留给她吃。也正因为如此,我女儿有一口吃的,先想到的是要给她伯母吃第一口。微咖,是需要艺术化的构思,但有时候,我又觉得,生活中如果提取到了精彩的部份,是不是也够得上艺术化的环节。最真挚的情感,方能动人。嫂子之好,难以回报,写微咖一篇,字字都是记录她的深情!

    吴春丽天黑之前

    2017/10/14 10:21:30
  • 爱有很多种,我们常常渴望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认为那才够浪漫,够激情,够完美,可事实上,陪伴我们一生的,却往往是那种让我们平时熟视无睹,如涓涓细流般的平淡的爱。真正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激情慢慢褪去,柴米油盐等生活琐事所替代,生活日趋平淡,“相爱容易,相处难”,有很多时候,爱情经得起轰轰烈烈,却经不住细水长流。爱,有很多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给予,一种呵护,一种相扶相守,更是一种宽容、理解和感动。

    寒塘听雨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2 11:36:58
  • 生活五色杂香,我们都夹在其中,走过场似的。昨天相处明天就可能相离。无论是吃佛念斋,还是娱乐人间,人活得形形色色。文中的人物具体丰满。无论是艾伦还是张雪禅,还是赵春天,老杨,都是社会这台大机器的一个转轴。少了谁与多了谁,这台机器都一样活泛。但具体到各人的生活,却各有各活法,与心境。

    叶紫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11:03:54
  • 在邻家,若想夺冠拿奖,“野心”必不可少。作为新人,如何让“野心”转变为“真金”?还得靠质量上乘、构思巧妙的佳作。这篇文章就忒棒,它讲述的是小镇文化站里,形形色色的人、光怪陆离的事,很能满足国人八卦的心理、猎奇的心态,更妙的是结尾,达到了令即将热泪盈眶的读者突然间有种忍俊不禁的效果。

    黄元罗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8:52:12
  • 作者用细腻之笔,描述了对门的小夫妻生活状态和自己婚姻生活状态。做了鲜明的对比。新婚女人就像小公主一般受男人的宠爱。而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婚姻,在柴米油盐之后,进入了平庸的婚姻生活。女人从小公主回到了家常妇女的日常状态,开始操持洗碗洗臭袜子的家务。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女人似乎有点小抱怨,却也是女人的慨叹。男人们,觉醒吧。

    电击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1 22:05:22
  • 管它是动物的卵子,是鱼卵人卵,能吃饱吃好就好。但此刻这个社会吧贫富仍有很大的差距,体制内与体制外的雇员就会有很明显的差距。但上帝是公平的,富人家的在单位上有年编制,但人也越来越像是存在着精神方面的问题,派遣工吧,累是累点,吃苦多点,工资待遇同编制内的相差甚远,但身健康,换成我也想得开了。虽然是小说,但现实生活中确定是这样的,我就从小说里也读到了高于生活的东西

    红红的雨收到请回复

    2017/10/11 17:02:01
  • 微咖细腻逼真地表现了一个逃犯的惊弓之鸟的心理状态,为了躲避惩罚,他把自己变成装到套子的人,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惊恐的心让他噩梦连连,力竭心瘁胆战心惊,没有亲情没有友情给没有了爱,昔日的和谐美满的生活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孩子的呼唤震撼了他的心灵,挣脱了套子的束缚,勇敢承担自己的责任,灵魂得到救赎,人性得以回归,家永远是最温暖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抵不上家的温情和呼唤。

    寒塘听雨装在套子里的人

    2017/10/11 16:32:54
  • 该篇叙事诗,可以说是一段虽已逝去却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的历史。1992年春,总设计师的南方谈话再一次为改革开放注入新的活力。受其影响,当时的公务员群体中亦刮起一股“砸碎铁饭碗,快往深圳赶”之风!正可谓: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赚得钵满盆盈,有人跌得头破血流。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至今忆来,仍让当事人感到有味道、有嚼头、有价值。

    黄元罗一张汇款单

    2017/10/11 8:37:47
  • 秋风秋雨秋煞人,异乡异地忆故里。品读完该篇应景类散文后,不禁想起刚来扬州闯荡时的那段岁月,每逢节假日,大都会吆喝上三、五个老乡一起去夫妻档打打牙祭。一来,在这里,我们可以用有限的血汗钱吃上相对丰盛的美味;二是,在这里,我们可以彻底放松心情,很是任性地吃着、喝着、说着、笑着……。简而言之,在这里,我们更多的是感受一下家常菜、家乡人、家乡话等“家的味道”。

    黄元罗家的味道

    2017/10/10 8:29:25
  • 受降,对国家来说是大事。但对于李小毛,却觉得并不是欣悦的,因为他的三位亲人被日兵害死了,胜利日还不准他报仇。他的呐喊:你们像对待亲爹一样对待日本人,你们还是不是中国人?体现了他朴素的认识和判断,是最接地气的声音。后来日军投降后在等待遣返回国期间,天天闲着,光吃饭不干活,老百姓不愿意,政府就命令他们将竹木街通往煤市街的一条弯曲狭窄的土路加宽取直整修。看到干活的日本鬼子,李小毛才欣慰了,点赞。

    天行健李小毛的胜利日(隐阳城系列九)

    2017/10/9 17:04:40
  • 芜薇2016/9/10加入邻家,作品有:《南漂医生》《新关系论-求婚》。她帖出的作品虽少但品质高,两篇小说都获得决赛入围。第一次读芜薇的微咖,也许是因为芜薇本身扎实的文学功底,这篇微咖读起来给我的感觉是很不错的!黄老太能活到九十岁,从某个角度来说,算是幸事?她育有四子两女,却在养老院过了九年,不禁要问,为何孩子们都忍心把老母亲放在养老院?而结尾的孩子们在谈及遗产时,说要打官司,读者唏嘘之余难免悲伤

    吴春丽黄老太走了

    2017/10/7 10:19:49
  • 宋朝,因其统治者重文抑武的作风“闻名于世”,这直接导致了宋朝“积弱积贫”局面。飞之裨将杨再兴,则邦乂之子也。单骑入阵,几殪兀术,身被数十创,犹杀数十人而还,一时声势可知矣。是以郾城之役,恢复之业系焉。杨再兴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其悍,其勇是震撼人心的,此一战令无数后人扼腕,却打出了华夏男儿的气概,真是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无敌气概!

    寒塘听雨南宋的荣光(隐阳城系列之七)

    2017/10/5 20:02:13
  • 走过千山万水,还是家乡最美。也许这正是思乡类文章长久不衰的原因之一。现如今,人口流动性较大,生活节奏日渐加快,每天眼睛一睁,穷忙到熄灯,很少有时间静下心来回想老家的人或事。今日,有幸读到本家这篇佳作,仿佛有种时光倒流、身临其境之感,往昔的玩伴儿、老物件、妈妈菜,等等,无一不历历在目。

    黄元罗故乡情结

    2017/9/30 7:42:30
  • 邻家文弹014期,昨天晚上还没到九点,提前了九分钟就开讲。作为文弹的铁粉,我依然守在微信上,聆听了本期嘉宾虹玫的开讲!这期的开讲,非常精彩!虹玫说,她的几篇以女性为女角的小说,展示的就是点染桃花扇的过程。她还提到了她小说创作中的常见结构方式——散点透视。以往,开讲一般一个小时就结束,本期开讲,到十点二十九分才结束,不少文友都踊跃参与提问,真的是因为要发“月饼钱”吗?肯定不全是,主要是学习与交流!

    吴春丽文学是褶皱里的桃花—邻家文弹014

    2017/9/29 12:00:4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