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
  • 点击:2903评论:82018/08/25 12:08

夏日的夜晚,溽热缠绵不去。老王有些烦躁,手中的遥控器把电视翻了个遍,没有一个可心的节目。他起身走向阳台,一座钢结构大厦正在施工,夜幕中如同一只大鸟,旁边的地铁站灯光闪烁,人来人往。

手机蓦然响起。

“王种……刘兴考上了!……今天上午刚发的榜,千真万确,王种……!”一个操着蹩脚普通话的男中音。

老王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出为什么找王种的电话会打到他这儿,“嗯、啊”的应声中快速搜索记忆的犄角旮旯。

突然,脑海中灵光一现,他想起了那个西村男孩儿。没错,他资助的那个男孩儿叫刘兴,三年了,算来今年该高考了。时间就是这么他妈的快!老王有些感慨。难得的是,这孩子竟然考上了。

打电话的人是刘兴的班主任张老师。三年来,老王和张老师在一张银行卡的两端,每个暑假开学前半个月,老王会准时在账户里存入四千银子。账户那一端的张老师会将钱取出,负责安排且监管这笔钱做刘兴的学费和资料费,余剩则的按月均分作生活费。说实话,老王不是很喜欢这个张老师,三年前第一次通电话时,张老师称他“王先星”,这一次是“王种”,几多显摆自己颇见过世面的腔调让老王很不舒服。但是老王不得不承认张老师当年的推荐词确实打动了自己:他说刘兴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孩子,虽然家里穷,可是学习很努力。上进心、穷、努力这几个关键词打动了老王。想到这笔钱会让一个山区的贫困家庭不必为学费而纠结,会滋润孩子的胃,红润他的脸颊,照亮他的梦想,老王就会从心底吁出一口长气。三年时光,弹指一挥间,没想到竟然结出了果子。

放下电话,老王莫名的激动起来,光着一双脚在客厅里绕起了圈子。这个电话让老王胸腔中那个泵强劲起来,四肢一下子充满了力量。他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在光洁的客厅里,而是在家乡七绕八拐的山路上,身上穿的不是舒适的居家棉布睡衣,而是一条布满汗渍和污渍的大裤衩,步入中年日益臃肿的身躯也被置换成一跳八丈的好筋骨,这副筋骨脚底长了弹簧,正在铺天盖地的阳光中跳跃着奔跑,搭在肩头的鞋子在他前胸后背噼里啪啦地敲打,他丝毫没有觉得疼痛,只想让家人早一点分享到他考上大学的喜讯。那时的自己很瘦,可是青春逼人,那时的自己很穷,可是希望满满,那时物质并不丰盈,可是心中的幸福感却远非眼下可比……

二十年前,在单位不咸不淡吊着的老王辞职南下。在人潮汹涌的华强北,目睹了那铺天盖地的电子产品和购买者,他迅速嗅到了商机,和同学租住了下沙的城中村,做起了电子产品生意。搏击商海,创业的酸甜苦辣尝了个遍。好在深圳并不排外,英雄不问出处,给他这颗干涸无助的种子提供了一方潮湿。多年的辛勤打拼,他终于在这前沿座城市扎下了根——他在深圳买了房,购了车,由一个赤手空拳的穷小子一跃而“中产”。可是近来,老王觉得自己的生活缺失了激动和芬芳,变得十分寡味。儿子去法国读书后,家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日本狐狸犬,老婆每天嗲声嗲气地喊它“乖女儿”。昔日一起创业的“战友”们不约而同地进入一种半退休状态,每天相约喝茶,大谈特谈、并身体力行坊间养生之道。他有些疑惑,如果说妻子是因为儿子出国读书,无奈之下寄情“乖女儿”,那么是什么让曾经坚信脑袋变成骷髅之前一定要有一番作为的“战友”们如此虔诚地供奉肉身?老王听到自己的内心挣扎着发出一个声音——生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老王的内心突然升腾起一种渴望:亲赴西村,去看一下刘兴!他要在这个偏远山区的男孩身上寻找一种东西,一种自己也曾拥有却不小心弄丢了的东西。


那个充满霉味的夜晚永远订在老王的记忆深处。

三十多年前,老王还不是老王,甚至也不是小王,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农家小子。

这个夏天的雨季格外持久,两个星期不见太阳了。绿色的青苔在地面和墙体间称了大王,房间的角落里也悄悄地冒出了它们的子民。家具的腿脚已经泛霉,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腐朽之气。窗外,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雨水从檐角落下,滴在母亲腌咸菜的缸上,滴答声紧凑而又悠长,让屋里人听来恍如隔世。

煤油灯跳动的光晕中,他和妹妹凑在一起做作业。一道几何题困住了他,他抬起头,看了看妹妹。妹妹蜷缩在桌角写字,左一撇右一捺,认真地了不得。妹妹头上的一只羊角辫有些散,他想过去替她理一下,可是忍住了。他又看了一眼母亲,母亲坐地稍微远一点,正在为他做鞋。蓦地,他心底升腾起十分的内疚和自责,最近脚长得厉害,去年的鞋子还没有穿旧就小了……他的目光停留在母亲的手上,母亲的手不大,骨节显得格外粗,长长的针在这双手的指引下无比驯熟地穿行。他注意到母亲眉头锁着愁,脸上挂着苦,联想到这几日父亲的沉默,他隐约感到家里有难事儿。果然……

“玲子,明天起,咱不要到学校去了,嗯?”母亲把被针扎到的手指放在唇间吮着,眼睛看着窗外。

“嗯?为什么,娘?”小妹吃惊地抬起头,眼睛怔怔地望着母亲。

“这两年庄稼收成不好,我和你爸商量了,家里只能供一个人上学,哥哥上高中了,学费很高,玲子是个女……”妈妈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个字几乎听不到了,抑或母亲根本就没说出口。

妹妹转头看了看灶间的父亲。父亲倚坐在门口,黑暗中一声未吭,只有烟斗的火星在闪烁,伴随着几声咳嗽。小妹默默地收拾起纸笔,一句也没有跟妈妈犟。

走出山村,每当他看到班里扎着长辫的女同学,他都会想起妹妹那张漫水的脸颊。

多年后,妹妹的女儿为了给染肺结核的父亲买药,为了弟弟能够继续读书,初中没有毕业就外出打工了。他是在半年后回乡过年才知道这件事情的。他跟妹妹狠狠地吵了一架,揭心剖胆地骂妹妹狠心、麻木、无知……妹妹还像小时后一样,一句也没有犟,只是在他筋疲力尽的时候说了一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心里怨娘,现在才知道娘心底的苦……

他不顾一切地找到妮子,告诉她,去上学,舅舅给学费!

妮子说,爸爸的药也很费钱的。

他说,舅舅一起给,舅舅在城里上班呢!

妮子说,不用了,舅舅,我已经不喜欢读书了,我挺喜欢缝纫厂的活,真的。


二十多年前,他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家乡的省会城市工作,那时大家都喊他小王。他的心像老家后院的那片水塘,明净而又善感。

初次看到街角蓬头垢面的乞讨者,他心底很是震撼,他想起了挣扎在贫瘠土地上的父母。那天中午,他没有去食堂吃午餐,而是把钱送给那个皱纹里塞满污垢的老头儿,自己则躲进办公室里拼命喝水。第二天,当他偶然再次出现在街角,他发现老者眼前一亮,瞬间切换了为他量身定做的表情,苦难、无奈,卑微、感激……一切来得那么快,那么自然。

后来,他不断从同事们的口中听到不同版本的欺骗,自己在工作中也亲身体验了人情的淡薄和笑脸背后的诸多算计,慢慢地,他为自己的心包裹了一层铠甲,不肯轻易感动和怜悯。是啊,这个世界上欺骗无处不在,骗术日新月异,很多事情即使是你亲眼所见,真相也在别处。

那年春节,妮子辍学再一次震撼了他的灵魂。十几年过去了,下一代还在重复上一代的命运。那年春节后,他果断地辞了职,跟着回乡过年时带回许多电子表的同学去了深圳……

电视上,一个中年男子正用浑厚的声音播报:某地区159名儿童吃上了免费午餐。第一次吃上午餐的孩子们把碗舔得光光的,每一粒米、每一滴汤都没放过。 屏幕上,一个领到新饭盒的男孩正裂着嘴巴大笑。老王注意到,这个新门牙还未长出来的小男孩眉梢书写着欣喜,骨子里却镌刻着沧桑。老王觉得自己武装多年的心又被击中了,一种鲜血淋漓的痛在他心底蔓延。

老王在皮包的夹层里找出“民间爱心传递,教育改变山区”的名片。那是去年他代表单位去省里开交流会,在宾馆门口一个娃娃脸的年轻人塞给他的:“四千块钱就可以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欢迎您为山区教育出一份力”,眼中闪烁着认真和执着。老王油然而生一股尊重,在当下这个精神无力的都市这种眼神早已稀缺。为了不让对方觉得尴尬,老王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故作认真状地把名片放在皮包的夹层里。

多年来,习惯“被捐款”,习惯不必知道自己捐出去的钱的飘向何处,老王钦佩免费午餐的发起者,庆幸有许多人在孜孜以求地为贫困地区做事情。虽然一年四千块钱对老王来说不算什么,可是他不想锦上添花,他想雪中送炭。他希望自己的援助能够真真切切地生根发芽,当然如果能开枝散叶、萌花结果就更好了。

名片果然在,老王拿出手机,按下数字拨打出去。一个年轻的男声以无比诚恳的口气告诉他,这份援助回避了社会慈善组织、助学机构、教育局、甚至是校长,和接受援助的孩子建立“一对一”的关系,银子直接应用于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并且由第三方班主任进行接收和监管。放下电话,老王对组织者充满了敬意。老王想,真也是难为组织者了。


七月酷暑,骄阳流火。庄稼地里,玉米已经吐须,棵棵亭立,随风摇摆。蓝的天,绿的树,天空中飞翔的鸟儿都让老王心底升腾起一种难以言说的亲切。老王的脚步格外轻盈,回到了家乡般兴奋,在城市里淤积多日的幽暗随着汗水摔打在脚下的土地上,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西村之行对老王来说无疑于穿越时空之旅,想到自己可以以“他者”的眼光,去看一看三十多年前的自己,老王觉得自己像被打了一管鸡血,内心莫名地骚动起来。

行走在乡间小路上,老王有些感到力不从心,多年的城市生活让自己双腿的行走功能急剧退化,只一会功夫,老王就觉得自己腿上像被绑了沙袋。想到光着脚板在阳光下奔跑的岁月,老王有些羞愧。

“上来搭一程吧?!”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西村偏远已在预料之中,老王却没有想到要做牛车。一看到这个头上弯弯角,大嘴巴哞哞叫的家伙,老王就忍不住笑了。他上前拍了两下牛的屁股,这家伙骨架超大,一点也不比他小时候家里的大黄逊色。大黄可是一个“吃不饱”,害得他每天放学都得去割一大背篓草。

主人是小哥俩儿。哥哥娴熟地驾着牛车,目光熠熠,弟弟坐在车后,悠然地晃着小腿,上翘的嘴角儿和眯成一条缝儿的双眼,绘出了一个标准的笑脸。小哥俩都光着上身,裸露着单薄的脊背,蓝色的大裤衩裤腰上泛起了道道白碱。

“你们哥俩儿进城卖东西了?”老王对这种场景、这种表情十分熟悉。

“对!我们去卖玉米棒了。”弟弟急于让别人知晓他的战绩,声音脆脆的。

“收获不错喽?!”弟弟信心满满的童音感染了老王。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寻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廖令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廖令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摘玉米棒去卖一次,哥俩可以卖40来块,卖十来天,加之做点别的,总共也就一千来块钱。老王准备给刘兴的钱是一万块钱。这就意味着,有些钱来得确实“太多”“太快”,但这样的钱,却没有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去。这是需要社会反思的。这篇短短的文章虽然情节较为单一,语言也较为平实,但出现几处有意味的对比,较为成功地对不同的心理进行了刻画,整体节奏把握得较到位,也可算是新人的一次探索吧。
    • minty2018/09/10 22:50:56
    • 分享到:
  • 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最大的幸事就是有人共鸣自己的作品,非常感谢亲的阅读和点评

    回复

  • 此小说篇幅不长,故事、情节、人物、转折、冲突等诸要素却齐备。小说讲了一个奋斗致富的深圳中产人士热心助学的故事,注重表达深圳与其他地域的联系。在邻家网参赛的小说中,地域联系多是深圳与故乡之间,这篇小说却是深圳与一处陌生山村,可以说是一个新的地理维度。资助贫困生的老王实地探访,却发现自己的善良遭到欺骗,剧情戏剧性反转,令人唏嘘。
    • minty2018/09/10 22:55:20
    • 分享到:
  • 非常感谢亲的阅读和点评,备受鼓励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10 07:46:10
    • 分享到:
  • 看到是对慈善下笔墨的小说,我便带着好奇读完了。文尾甩了个包袱,揭示出该被帮助的少年没有被帮到,慈善人士的善良被有权有势者利用。深圳是一座志愿者之城,爱心人士非常多,被辜负的想必也不少。这样的文章给人敲了一记警钟。
    • minty2018/09/10 23:07:04
    • 分享到:
  • 现实生活中,真相在他处的事例并不少见,慈善更是一个容易假象迭起领域。如何完善这一制度,让需要者真正得到帮助,是慈善事业发展和完善不容回避的一个命题。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9 10:17:34
    • 分享到:
  • 这个时代最悲哀的莫过是,纯正的良心被欺骗。很多人都有以己之心度他人之困难,从而一心一意地去帮助他人的想法。本文前一段,让人心怀希望,下一段真相却让人心寒,情何以堪?社会上正是有少部分这样眛着良心的作伪欺骗,导致多少援助的手,伸得犹豫不决,多少善良的心,不得不裹紧。这比直接的砍一刀,伤害还深。这种借人类纯正的善心作的龌龊伎俩,理应受道德谴责,甚至法律制裁。
    • minty2018/09/10 23:09:22
    • 分享到:
  • 非常感谢亲共鸣拙作,备受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2100
  • 1
  • 27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