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时光里的倒影
  • 点击:2435评论:152017/08/29 21:52

定风波

1.三个包子

东方才露鱼肚白,清苑小区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哭。

放在早前,第一声高音准是来自小区门口的大辉早餐店,每天的第一笼包子出炉,大辉会扯着他粗哑的嗓门,手掌圈成喇叭状站在街口喊:“包子咯——新鲜刚出笼的热包子!”

但那只是开始,在大辉包子铺刚开张时。

到了后来,他不吼了,准确地说,是不需要再去招揽,大多时候,他家的包子还没下屉,店门口已经拢了一堆等着过早的人。随着近些年的网络发达,越来越便利的购物,批量滋生出大批的宅男宅女,“美团”“饿了么”的应运而生成了宅客们的新宠,大辉的包子铺在与之成功联盟后,他把门店扩装了一番,店堂更阔更整,生意自然也更好了。

在生意越来越好的时候,常来过早的人注意到,店里除了大辉和他的妻子米兰,制餐间里还有一个头戴白帽子,嘴巴套着白色大口罩的女人。女人不说话,也极少走出制餐间,大多时候她只在里面忙碌。

制餐间与外堂隔着一扇弧形的大理石窗台,客人在前台点餐后,由大辉把点餐的小票放在那扇大理石铺就的窗台上,里面的人拿走小票,在极快的时间内配备好餐,比如:肠粉、奶黄包配白果粥、再或者叉烧包搭手磨豆浆、茶鸡蛋配小米粥……随着“叮当”一声清脆的餐铃声起,大辉转身拿起餐票喊:“67号”、“65号”……早早候着的客人听到叫号声,快步走近餐台,根据自己的餐号取走食物,然后坐在前堂的实木红椅子上,享受晨起的第一顿美食。到他们走后,里间帮忙打下手的米兰会非常及时地走出来,收拾完桌面的碗筷。

很长时间过去,人们所认识制餐间里女人的,仅仅是她来窗边取单或是她配好餐后走到窗边按铃时的匆匆一眸,认识她最多、最深的还是她那双眼睛,大而明亮,眼角上扬时有一团菊花纹,虽然大口罩遮着了她的大半边脸,但仍能在那上扬的眼角里感觉到她的快乐。

一天来,女人在窗边停留时间最长的是早上的七点三十五分,当隔壁的福安高中下早自习,学生鱼贯而入,女人会在取票或是送餐的时候,隔着窗多停留一会,特别是那个叫高家宝的瘦廋高高的男孩出现时。

女人叫秀玲,大辉的姐姐,在平湖辅城坳工业园生活了近十年后搬来福永的。

听到那声哭,大辉怔了,同时怔下来的还有他的姐姐秀玲,带着大口罩的刘秀玲停下手里的活儿,非常难得的从里间走出来,站在店门口向楼上望,后面排着队等着的人不依了,嚷嚷叫着大辉:“大辉,快点,我家小孩还等着去上学呢!”

“是啊,我上班也要迟到了!”

“大辉……”

秀玲快步走进里间,示意还在发怔的大辉继续,店里又传来大辉手指在收银键盘里“啪”“啪”的敲打声,钱屉子自动弹出时发出的“嗞”“嗞”梭动声,米兰在店里来回走动的声音,三个人在店里店外各自忙碌,里间的刘秀玲不时抬头看钟,她的白案上整齐码放着刚包好准备上屉的包子,靠边的三个有些特别,形状有别于其他——还是包子胚。

昨天高家宝放学路过时绕进来对大辉说:“辉子叔,我的胃最近老是胀胀的,明天的早餐能清淡些吗?”里间的刘秀玲听到后,立即在菜单添上了橘红和荸荠。

时针指向早上的七点二十分时,刘秀玲净了手,把案板上三个包子胚放在手中搓捏,又在案板上反复揉了几下后,才把他们分别捏成三团小块,取出其中一只,在手里轻轻摊揉,然后掀开一只小盖碗,用筷子挑出里面已经剁好调好了的馅料,包好后整了整,才开始包第二只。到三只包子全包好时,已经花去了平常能包一屉子包子的时间。

楼上的尖哭声再次传来,在外间忙碌的大辉再次停下了手中的活,转过头对秀玲说: “姐,我怎么感觉这声哭就是楼上的如意姐呢?”刚给蒸锅开了火的秀玲再次怔了怔后,停下来。

后面的人又在开始催促大辉。

楼上第三声哭传来后,伴着是一声沉重的摔门声。

“真的是如意姐!”大辉转身对着大理石餐台对秀玲说:“姐,我想上去看看!”

刘秀玲抬手看表,掀开蒸笼,边取包子边叫:“大辉,你这样子上楼太莽撞了,把小宝的包子一起捎上去吧。”


2.一张存折

大辉走出店门,几步转入小区,迎面遇上了寒着脸一瘸一瘸走下楼的高建军:“建军哥,你这是去哪?”

高建军停下脚对大辉说:“小宝今天的早餐,就别让他拿回家吃了,我给他送去学校吧。”

“也行,他也快下早自修了……”大辉欲言又止:“刚刚,我好像听到如意姐在哭,你们……”

高建军接过大辉手里的早餐,脚步一瘸一瘸地向隔壁的福安高中迈,留下大辉懵在原地。

高建军走了几步,又折回头,说:“要不,你帮我给你如意姐送两个包子,一碗白果粥上去,帐一起记上?”

大辉松了一口气。他正犯愁这样冒失上去是否妥当。

走上三楼,302室的门是敞开的,严如意满脸泪痕跌坐在地板上,大辉问:“如意姐,你这是怎么了?”

严如意看到大辉,抹了一把眼泪,指着桌面的存折:“你说说,你说说,这叫什么事?”

大辉拿起桌面上暗红色的旧存折,翻了翻内页吃了一惊:“十万元啊!十八年前存的还是定期!这放如今得翻多少倍啊?我说如意姐啊,你抱了座金矿还伤心什么呢?”

“的确是十八年前存的,可是我们结婚都十九年了啊!我却从来就没有听他提起过这件事!要不是我整理他的书柜时看到,你说,他到底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小宝下年就上大学了,这学费不正是刚好吗?”

严如意抹了一把眼泪:“你建军哥让我别动这心思。他不愿告诉我密码,这折子不等于是白瞎的吗?”严如意拔动着凌乱在额头的头发,哭声再次在房间响起。

哭着哭着,严如意看着手足无措的大辉终于停了,她擦干眼泪,拢了拢头发:“辉子,这么些年我们楼上楼下住着,我工作时一忙起来小宝都是你帮姐照顾,姐也一直没把你当外人,你看看,这次又让你看笑话了!”

十年前清苑小区的楼盘开售,高建军搬来了这片学区房。大辉也在秀玲的援助下,租下临学校的这间包子铺同时,为了方便自己刚上初中的儿子,大辉在高建军的楼上也购了套两居室。而刘秀玲,始终一个人住在店里。

“如意姐,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大辉讲到这里,喉咙莫名有些发痒,眼睛也跟着涩起来。看着眼前渐渐平静下来的严如意,他想起了自己的姐姐,心一悸。


小重山

大辉走后,刘秀玲的一颗心始终悬着,不安的感觉一阵阵袭向她。在前台接单的弟媳米兰这时候走了进来。

“姐,严如意和高建军不会是吵架了吧?”

“谁知道呢?”刘秀玲叹了口气。

“严如意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在福安高中的教导处谋了个养尊处优的班,哪里好玩往哪里跑,孩子的一天三餐,家宝的奶奶让在我们家定营养餐,都不须她去管,现在高建军的生意也越做越好了,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她也不容易。”秀玲打断了弟媳米兰的话:“前台不忙了?”

“现在还好。呃,建军哥,你怎么来了?” 米兰有点尴尬地吐了吐舌头。

真的是高建军进来了。

“老板,点餐——”

外面有人在喊,米兰快步走了出去。

制餐间里的空气当即冷了下来。

在米兰喊建军的时候,刘秀玲的心已经开始乱了,她感觉自己的后背僵硬,心口处有一股脉血阵阵地往她的脑门上冲,她背转身,狠狠地掐一把自己的手臂——她的手臂早布上了一道道的淤青,每次从后窗台窥到高建军之后,她都会习惯地掐自己一把。

“玉珍,我们能聊聊吗?”

“你认错人了!我叫刘秀玲。”

“不,你就是刘玉珍。荸荠包子里放剁碎的橘丝,那股鲜嫩里微带着酸甜的味道,这世间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学得来的。”

刘秀玲嘘了口气,整了整自己的大口罩,慢慢地转过身,压低喉音:“天下美食之广之大,有第一个人会做,便有第二个人晓得做,何况我这是包子铺,每天创新不同的口味是我做厨子的本份。高先生,您认错人了!”


如梦令

1.   蓝图培训中心

每个人的成长,在青春期都有一个阵痛的过程,刘玉珍也一样。

一九九六年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十八岁的刘玉珍成功应聘上平湖一个叫荔湾茶餐厅里的前台服务员,为了应聘这个职位,她特意去了辅城坳一家收费比较便宜的培训中心学粤语。

可能是因为客家人的缘故,原打算学半个月的粤语课程,到了第十天,蓝图培训中心负责教粤语的老师高建军找到她说:“你学粤语的进步很大,可以试试去外面见见工了。”

“我行吗?”刘玉珍扬起眼角,乌黑的眼睛大而明亮,如一汪藏在山涧的清潭。

“不试怎么知道呢?”高建军也看着刘玉珍笑:“以你现在的会话能力,去见工服务生的问题应该不大,就算没见上,我还会继续教你,直到你找到满意的工作为止。”

当刘秀珍一路飞跑着奔向培训班时,高建军正在他的办公桌翻阅学员档案。刘秀珍几乎是扑上前,摇晃着高建军的手臂高喊道:“过了,过了!高老师我过了!”

“过了什么?”

办公室里其他的几位培训师一齐哄笑起来,高建军红着脸去拔刘玉珍勾在他肩膀的手,但没等他的手靠近,刘玉珍已经红着脸把手弹开了。

“高老师,我……我在荔湾茶餐厅应聘上了——”刘玉珍一改刚才的激动,红着脸垂着头小声说。

“那儿的工作环境不错。恭喜你!”

“谢谢高老师,我想,我想……能不能请你一起吃个饭?”刘玉珍仍然红着脸,垂着头,额头处一层细密的汗珠倏然冒出来,手指一下下绞动着自己的衣襟。这些细小的动作,毫无保留地落入了高建军的眼睛,他的心咚地一下动起来。

“我请你吧,庆祝你成功找到了新的工作。” 高建军看着办公室里对他偷偷发笑的同事们,红着脸轻轻拉起刘玉珍的手往外走。


2.   荔湾茶餐厅

一九九七年的平湖,是所有外来人员嘴里所称的平湖镇。

荔湾茶餐厅位于平湖镇中心,是一座中档的茶餐铺,主要经营早茶和下午茶,有叉烧包、肠粉、虾皮饺、马蹄糕、奶黄包之类的糕点;也有肚片、凤爪、蒸排骨、姜醋猪蹄之类的荤点;广东人喜欢的粥点自然也是少不得的,什么白果粥、皮蛋粥、鱼片粥等一应俱全。

来就餐的大多是本地人,匆匆吃完的大多是一家同时出动的,男人还有工作,主妇需要去买菜,只有到了周六或是周日,才会添上放了假的孩子。老人相对要悠闲些,一句“得闲饮茶”,几个退休后的老人便相约一起,一壶滚烫的茶水,几小碟点心,从开市坐起,直到玉珍她们在后台慢慢收拾,他们才边剔着牙签,边踱着小步慢悠悠地离去。

刘玉珍喜欢这份工作,每一道工序都尽量去做到尽致,客人上桌,她会极麻利地端来一壶热水,一个盛水的大碗,供客人涮碗,尽管茶具早被涮洗得非常干净,但广东人涮杯、烫筷成了一种惯例,刘玉珍此时会候在一边,等他们烫涮过后立即收拾桌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原罪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4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书剑飘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0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0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0
  • 故里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的俗生活中,有了雅意的书写,一切便都不同,本来也许是几段生活碎片,但用心一串,就连缀起来了。不过,既然用了词牌的创意,小说题何必用《旧时光里的倒影》这种略显陈词?不如用《浪淘沙》作为总题。
  • 回复
  • 看得出来,似乎有点结构上的小野心,但依我看,尚在半成半不成之间。成者,有了兜兜转转、忽明忽暗的那个意思;不成者,有点强拧。有了结构上的想法,不管怎么说,往超拔上走了,自己挑了高难度动作,亦堪喜。作者是小小说名家,忽啦抖个包袱的本事和削铁的白描功夫或能弥补结构尝试上的支绌,弄一队儿词牌名作小标题,亦略显小机心,词句雅美,皆是我欢喜的。
  • 回复
  • 徐建英的这篇小说很有特点,我先讲讲形式:小说题目《旧时光里的倒影》,似乎更适合作为散文或诗歌的题目,用在小说这里,别有风味;而每个章节都用词牌名:定风波、小重山、如梦令等,取词牌字面的意思,倒也贴切,说明作者在构思上是下了功夫的。再来说一下内容,这篇小说表面讲的无非是爱情,往深里探究,它其实讲的是“原罪”。小说的主要人物都有原罪,高建军、吴月娥,甚至刘秀玲,都犯下各种错误,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 旧时光投射到今日的倒影,演绎的是原罪与救赎,这就比一般爱情题材的小说明显深了一个层次。也许是篇幅限制,起承转合急了点,收尾也有点勉强。
  • 感谢费老师的推荐,点评很中肯。
  • 尾稿还待修改,容我再想想。

    回复

  • 人生短暂情义浓浓,在旧时光里的倒影里,有甜蜜有痛苦的过去,因为爱所以爱,真情的付出也终有回报,一段苦恋故事,都是善良宽厚的人,最终没有人受到伤害,有了最后的大团圆。写得有点浅显了,内容还可以再扩充丰满一些,标题适合用于散文,不太像小说的标题。
  • 感谢蔓青老师的推荐,尾部已在修改,统一修改时再来改改。

    回复

    • 张夏10330积分 2017/09/04 10:20:05
    • 分享到:
  • 我是被几位评委们的点评吸引过来的,当然还因为作者是小小说高手,自然擅长讲故事,情节上抖包袱之处肯定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市井生活与透着雅意的词牌名相结合,竟也显得贴切。不完美的人物身上透着善,最终的结局,让人唏嘘中感到欣慰。只是对话方面如果口语化加强一点,或许会更自然,人物也会更丰满。而这是可以润色的,毕竟基本功不错。祝贺作者入决。
  • 回复
  • 首次见到徐建英这么长的小说,开头很热闹,市井气息浓厚。感觉这是她用文字唱歌,运用音色和力度的变化,一会儿唱得婉转、痴情,一会儿唱得怨愤、激烈。柔里含刚、冷中带热!不容易。挥洒自如的文笔,一窥作者功力不浅。
  • 问好本家老师,很久不见了。

    回复

  • 在婚恋这条道路上,刘玉珍和严如意均有得有失,算不上是最终的大赢家。所以说,当我们掩卷陷入沉思时,不禁有种惋惜之感,但反过来再想想,又不得不承认,徐老师设计的结局或许是最好的。因为这样的结局没有打破一系列的平衡,不明真相的高家宝仍快乐地生活着,严如意的婚姻亦继续着,刘玉珍也有可能会遇到一段崭新的情感。
  • 回复
  • 恭喜建英入决!
  • 回复
  • 我顶着被老板炒鱿鱼的风险来说说这两天的心情,睦邻赛进入了倒计时——最后两天了。我没心思干活了,上班时间都是守在电脑前,开启“邻家”页面,一旦发现评委来写评来给作者放入决了,就给小伙伴们报喜!今年的入决作品,面向全球化——远在美国的王顺健,武汉的艾容,湛江的叶京京……而在题材方面,更加趋向于多元化——杨点墨关注了珠宝商,马虹玫关注了科华家属……进来写个评,一发出,再一看,楼上的是评委,楼下的也是评委
  • 你是探花,一样也是官

    回复

  • 最近来访
  • 22160积分
  • 3星
  • 3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1
  • 10544
  • 27
  • 2216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