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失的女儿
  • 点击:2613评论:112017/10/26 16:36

一位中年男子和他五岁的女儿相依为命。那个位于小镇一角的小书店是他们生活的唯一保证。

每天上午10点,陆一鸣准时打开他的店门,在门口左手边摆上一个展架,上面写着新到或畅销书籍的信息。他坚持用毛笔书写,笔画刚劲的柳体字有时比展架上的书籍信息更吸引人。玲玲有时帮着父亲擦拭收银台上的玻璃,有时在收银台后面的椅子上看着父亲进进出出,但她最喜欢的,是在三道书架之间躲猫猫。父亲总是假装找不到她,他的声音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玲玲,你在哪儿?是不是在英国?法国?”他指的是那两个摆放英国和法国文学作品的书架。她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等他。后来,他总算在她身后从天而降。他夸张地喊着:“终于抓到你了,你这个小东西!”把她高高地举过头顶,又用刮得干干净净地脸贴紧她嫩得像透明凉粉似的小脸。

但是,上周三,临近中午的时候,陆一鸣靠在椅子上小憩了一会儿,他朦朦胧胧地感觉到女儿在美国和英国之间来回跑,她的凉鞋在老旧的木地板上踢来踢去,嗒嗒嗒;后来他又听见有人在使劲地翻书,沙沙沙。他感到自己在微笑。女儿对书籍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这跟她母亲很像。”他自言自语道,同时心中回忆起妻子那甜美的笑容以及……他赶紧打断了自己。

桌子上的钟表在走动;外面传来车声人语,经过玻璃门阻挡,变得走了形,失了真。日子那么慢,人生那么长,但“我没有足够的时间颂扬你的头发,我应该一根根细数并且赞美它们……”

他忽然睁开了眼睛,没有看到人。心里莫名生出一种不祥之感。他起身在书店里搜寻了一圈,又一圈,第三圈、第四圈……仍然没有人。既没有顾客,也没有女儿。他脑袋里响起隐隐的雷声。

他关上店门,暂停营业。

他开始在书店周围搜寻。时值仲春,天朗气清,花木摇曳,燕子、喜鹊、画眉、黄莺交相飞鸣。人们脱下冬装,换上春衣,在大街上闲逛。一些女人在花树下或商店门口聊天,时不时发出爽朗、轻脆的笑声,笑声掉在地上,又弹起来,接着再次掉在地上,摔碎了。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辆公交车飞驰而过,排气管里的废气车轮扬起的尘埃让路旁的行人忍不住捂住了鼻子。他没找到自己的女儿。

他扩大了寻找范围。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走遍了小镇的任何一条街道、小巷、公园和菜园。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小镇的格局跟他书店内部的结构非常相似:三条东西向、四条南北向的长街交织在一起,镇政府位于西北角,与他收银台的位置重合。

他报了警,又发动所有认识的人帮他寻找女儿。

然而,直到晚上11点,仍然杳无音信。

女儿像星辰一样消失在天空,像水滴一样消失在大海,像文字一样消失在书籍。

“玲玲,玲玲,我的女儿,你在哪里?”这个五年没有流过泪的男人,独自靠在床头,痛哭失声。

半夜时分,他在困倦中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从哪里传来呢,好像是门口,好像是窗外,好像是地板下,又好像是天花板。总之,那声音仿佛来自四面八方,仿佛无处不在。

“你的女儿,同时也是书的女儿,她现在藏身于一本书中,她正等着你,她相信你一定能够找到他。”

他惊醒时,床头上的座钟指向凌晨3点52分。

他不知道这个时间是否具有特别的含义,但是他确信自己得到了神谕。他相信女儿真的躲在某本书里,等他悄悄地来到她的身后,猛地抓住她,略带夸张地摇动她小小的肩膀,说:“终于抓到你了,你这个小东西!”并把她高高举过头顶。

他马上起床,打开店门,把自己关在书店里,从中国古代文学开始,从《诗经》开始,寻找一个叫陆玲玲的女孩,她的女儿:长发,圆脸,大眼睛,双眼皮,身形细瘦,身高114.2厘米,体重16.01公斤;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窗台上的水晶风铃。

转眼8天过去了,他翻遍了店里的每一本书,但都没有发现女儿的踪迹:既没有照片,画像,也没有她的某一件信物。

他重新堕入痛苦与绝望之中。

在经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他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头白发,原本清秀、白皙的脸上开始出现浅浅的沟壑,胡须也长了一寸有余,黑压压地布满上唇、下巴与两腮。他以为自己一定会大吃一惊,然后并没有,就好像镜子中的自己,一向都是这样的。他像平时一样轻轻地拧开水龙头,洗手,关水,擦手,离开;在即将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想到:当水流到手上的时候,就像是固体的风。这种淡漠的态度反而让他有些吃惊。

他机械地走到第一道书架前,又机械地抽出了那本薄薄的《诗经》。他读出了声音: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恍然大悟:那道神谕里说,女儿藏在书里,也许指的是文字!女儿是藏在某段文字、某个句子里!

他看了看书店里的货物,从书架到墙壁,从文学到历史、哲学、艺术,黑的白的,蓝的绿的,挨挨挤挤,密密麻麻,起码有1万册,要一本一本、一页一页甚至一字一句地读吗?

其实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从这一刻开始,他除了吃饭、如厕和必有的休息之外,一心都扑在书上。他小心翼翼地读着,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要在脑海里过滤一下,有时连标点符号也不放过。只要碰到“陆”字或“玲”字,他都激动得发抖,尽管每一次都让人失望,但下一次遇到时,他仍然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第一年,他读了1142本书。

第二年,1601本。

第三年,1336本。

第四年,239本,341本,352本,352本!

终于,在第352本,他发现了“陆玲玲”三字,他的女儿!

这本书是笑笑书生所著《关不上的门》,一部短篇小说集。在第11篇《众里寻她》的开头,作者如此写道:

“一位中年男子和他五岁的女儿相依为命。那个位于小镇一角的小书店是他们生活的唯一保证。

每天上午10点,陆一鸣准时打开他的店门,在门口摆上一个展架,上面写着新到书籍的名字。他坚持用毛笔书写,笔画刚劲的柳体字有时比展架上的书籍信息更吸引人。玲玲有时帮着父亲擦拭收银台上的玻璃……”

鼻子一酸,眼泪像泉水一样溢出。他抬起头来,看到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出稀淡而模糊的光芒,像是被套上了一层破旧的薄膜。由于他身子抖得太厉害,以至于拿不稳手中的书,差点让它滑落。他赶紧伸手去抓,书在空中颠了一下,又回到他的手中。这时,他听到身后一声清脆的娇喊:“爸爸,爸爸,你在干嘛呀?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呀?”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窗台上的水晶风铃。

  • 1
  • 关键词:笑笑书生魔幻小说消失的女儿陆玲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520周冠打赏33000,共计33000
  • 2017-10-30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27
  • 瓜子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10-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4举人2018/02/07 00:38:11
    • 分享到:
  •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 哈哈哈……我发誓不是软广,只是随手利用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7/10/27 11:02:23
    • 分享到:
  • 一下子没找到合适的词语形容阅后感受,但是忽然觉得好伤感。将文字当作生命的人,那种绝望的寻找过程有时令人心碎。一种轻微的压抑情绪虽然最终得以抒发,却又不经意间消失在空气里,在时间流里,在漫长的期待里。女儿的隐喻或许也是另一种绝望,仿佛是对生活现实遭遇不甘心又无奈的真实折射,像一面镜子,看似就在那里却永远抓不到。因为作者我太熟悉了,所以这篇短文,更像是妙手偶得的小品,又感觉是构思了很久,
  • 某种难以自持的矛盾情绪在其间来回走着,像钟摆,不停地探寻,直到多年以后,终于“找到”的欣喜和力量,多么让人振奋,有多么让人感慨。顺便推荐下,《关不上的门》非常好看,值得你拥有。
  • 谢谢飞泉,为了这么好的点评,我中午要加餐、加肉
  • 18块,太奢侈了。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7/10/27 12:15:54
    • 分享到:
  • 一个消失的女儿,女儿刚开始作为意象,可是慢慢情节演变成消失在书中。那么在我看来意象由具象变抽象了,使得作品走向迷离魔幻色彩的主题。用这种准确的意象表达了主观的一种情绪或者感悟。有人喜欢文学,把它看成自己的亲人。那么当作女儿又怎么不可以呢?这种隐喻,表达了作者挚爱书中的角色,现实与梦境切换感受,一样的绝美。作品的唯美,正是这种浪漫的表达,是理性与感性的统一。顺便说一下,我就把文学,当作情人。
  • 到位

    回复

  • 开始看的时候有点发杵,缓了几秒才发现文章的奇妙之处。文字最大的魅力不是单纯的阅读,而是通过阅读来构架起想象的庞大世界。书是“我”追求的一生,“女儿”不仅只是身高114.2厘米,体重16.01公斤的女孩;她也可能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目标,让“我”废寝忘食,心心念念的事物。
  • 谢谢打赏,谢谢解读,你不但会撩妹,还会撩文
    • 何逵2017/11/22 09:59:53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有爱有恨皆一醉,笑向人生万里程。
  • 有爱有恨皆一醉,笑向人生万里程。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6
  • 142738
  • 77
  • 1106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