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妮
  • 点击:1728评论:12018/04/27 17:24

二  妮

自从被卖豆腐的四老婆从玉米秸里扒出来的那一天起,她便成了这个村想解却永远无法解开的谜。


谜一:何许人也?

那是1933年冬天,鹅毛般的大雪带着一股雪耻这世界的狠劲纷纷扬扬下个不停,四老婆像往常一样,早早地拉开吱吱呀呀的大门,桃起四根木棍扎起来的豆腐挑子走了出来。

没走多远,隐约听到一个孩子嘤嘤的啼哭声,随着声音走去,扒开秫秸垛,看到一个早已僵硬的女人坐在那里,怀里搂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这年月,不知有多少人像这样冻死或饿死。

四老婆伸出干裂的手,轻轻将死者圆睁着的双目合拢上,口中念叨着:“去吧,去吧,放心的去吧,这年月,活着真不如死了好。”

“别碰俺娘!”突然他感到一个小拳头砸过来。

“可伶的娃,你娘已经死了。”

“你骗人,俺娘说,一会儿还给俺要窝窝头吃呢。”

“孩子,你叫啥啊?”

“俺叫二妮”

“噢,是个女娃娃啊。”

“俺是男娃,不是女娃。”

“噢,对对,你是男娃。”四老婆继续问道:“孩子,你是那里人?”

二妮摇了摇头。

“你姓啥?”

二妮又摇了摇头。

“今年多大了?”

二妮又是摇了摇头。

“你是二妮,那你姐就是大妮了?”

二妮点了点头。

“那你姐呢?”

二妮显得有些打颤,低声说道:“俺姐和俺爹被大水冲走了,俺娘说他们去了龙王殿,俺娘还说要去找他们呢。”

四老婆难受的将脸扭过去,老泪横流。

“孩子,饿了吧?快跟我吃点东西吧?”

四老婆牵起二妮的手就走,却被二妮挣脱掉了,只见二妮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爷,求求你把俺娘埋了吧,要不会有野狗的。”

“嗯,好娃娃,看得出,你小小年纪就是个孝顺的娃,大爷这就去。”

从此,四老婆收留了二妮。


谜二:这丫头去了哪里?

四老婆本姓赵,因为做生意能说会道,家务活又样样在行,人送外号“四老婆”。

四老婆有一个身患痨病的老婆,一到冬天就气喘得下不了床,她给四老婆生了三个娃,却只养活一个,取名“拴住”。拴住今年四岁,看上去比二妮大不了多少。

二妮的到来给这家带来的不是喜庆而是忧愁,在这个年月,添骡子添马都比添人强。然而,让家人感到欣慰的是,二妮年纪虽小却很懂事,一天到晚给拴住娘端水倒尿,脚步不停的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慢慢的,四老婆两口便喜欢上了她,琢磨着给拴住当了童养媳。

转眼几年过去,时间到了1941年,这年腊月的一个晚上,村东头响起了一阵枪声,二妮翻身下床,习惯性的跑到厨房,用锅灰把脸摸黑,将辫子一挽戴上一顶破皮毡帽,俨然成了一个野小子。然后又跑到拴住娘屋里,给她脸上也摸得黝黑,帮着四老婆背起来就往外跑。

大门外,人们一边喊“鬼子来了”,一边携家带口拼了命的向西奔跑。刚走出大门没几步,拴住娘喊到:“我的鞋、我的鞋掉了。”跟在身边的二妮赶紧俯下身子四处找鞋,当借着微弱的月光走到柴火垛旁时,她分明看到一只流血的脚露在秫秸的外面正微微抽动着。她灵机一动,催着他们快走,然后装着找鞋蹲在那里,用身子遮住了那只受伤的脚。

转瞬间,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只见她迅速扒开秫秸垛,将那只受伤的脚放进去,又将一捆枯树枝盖上。这时枪声越来越近,已经听到鬼子的脚步声,她转身向墙角跑去,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村外乱坟岗内,四老婆一家蜷缩在一簇荒草堆里,正在为二妮担心。

“这死妮子,跑哪去了?”

“都是你,一只破鞋都挂不住,是要人还是要鞋?”

“就知道埋怨我,我哪知道会这样。”

“唉,这日本鬼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真怕二妮有个好歹。”

“要不我去看看。”

“别动,你不要命了?”

村子里有几处房屋着起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