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在左,诗在右(二十四章诗)
  • 点击:11357评论:12018/07/21 01:11


          

              都怪我


我打一处出租屋走过

一床的呻吟,灭了

一床干柴烈火的激情,灭了


现在是零点十分,我走在下班回租住地的途中

夜是那么安静,我的脚步是那么莽撞

一扇温情的小窗,灭了


还好,灯又亮起

我身后那团火焰请继续燎原

铁架床,请依旧承受快乐的哭泣

可我还是感到愧疚

打工这些年,我故乡的竹床

很少疼痛一次



            一  面


她现在三岁多点

一年前,我把她托付给岳父

这次返乡

我给她,带来些零食和两件新衣服

几声犬吠在我脚下打结

岳父斥着狗,开门

她紧躲在岳父腿后

探出个小脑袋,露两颗门牙咬着嘴唇

满眼笑意,偷看着我

我和岳父相对坐下

两支烟,粗略抽完了一年光景

她一直在岳父膝下转来转去

时不时从岳父肩头、腋下、腰间

伸出小脑袋,笑嘻嘻瞅我一眼

我打开瓜子,唤她来吃

岳父推着她上前,我逗她叫声爸爸

她绷着小嘴,看着我的脸

怯怯挤出一丝短促的声音——爸

抓一把瓜子就钻进了岳父怀里

岳父有事离开,把她留给了我

我伸开双手说,来!让爸抱一下

她突然,大哭起来



     在深圳,我遇见一块砖头


屋檐下,被雨水抽打的砖头

和长城上的谋一块,有着相同的厚度

垫人脚的

绝对出自一块砖头


在深圳,我遇见好些这样的砖头

被泥头车拉得,到处都是

留在钢筋丛林的牢笼里,抑或

柏油路边、立交桥中、工棚内床腿下


某日。在厂房墙体上,一块压弯的生铁间

裸露出这块砖头

坚韧的棱角

撑起一个,重如泰山的工程



            力


把铁钉,夯入墙体

锤子、钉子、墙壁

都在妥协

我断续安排,这场相遇



             思乡药方


按方煎药

白露半杯、黑夜一把、月光二两、蝉蜕三只、蛙声满塘

用秋后的蟋蟀和土墙根的蚯蚓做引子

在红泥火炉上,大碗熬成小碗

可治疗空虚、思乡、癔想

和多年的水土不服  



           蜕变


落日,把自己还给泥土

并在泥土中走向黎明



          虚惊一场


在文学交流会上

我遇见,几年前的工厂老板

他一眼就认出,衣冠楚楚的我

还操着以前的大嗓门

隔着人群,向我招手

我真担心,他又喊出那句

唉——打工仔!



        画父亲过节


父亲,在您的节日

我想画一个破草帽

戴在您的头顶

画一身旧衣服,裹在您的身上

再画一片满是泥水的稻田

画一只独立的白鹭看您插秧

您弓着步,在田里和泥

和着一生稀里糊涂的日子



            写于盛夏


入伏的天空

烈日和旋风更迭着战场

蝉声足够嘈杂,流云飘着大旗

七色的虹,是河流起伏的衣襟

啄水的鱼跃出水面

莲叶上滚落几滴潮湿的蛙声

蜻蜓在荷尖上立着耳朵

什么也听不到

滚烫的大地

升腾的热浪在空气中火上浇油

一只饥饿的猴子,试图火中取粟

在秋风扫起落叶之前

夏天,需要一声慈悲的惊雷

平息骚动之相



               晨 曦


星星。一个个都离开了苍穹

朝霞伸着懒腰

从荔枝坡上翻越的春风

掉落在观澜的稻田里

相互撞击


山野空旷苍凉,雾霭贴着晨辉流动

昨夜的犬吠,在露珠上打转

飞鸟默契集合,一些脚印被渡上金光

日与夜正在交替

或去或来的,都在继续


日头。在云海中晃出一块礁石

一层潮湿的鳞片在做波浪型的奔涌

观澜的晨曦,许多翅膀依次舒张

每个人都飞着自己却一无所知



                无关谷雨


谷雨节气。未时以后

嘈杂的雨声被一条河干干净净地卷走

叶子在枝头发光。房屋、桥梁、石桌

折射的云,擦出新鲜的笑容

这个寂静清新的世界

没有一声鸟鸣。一粒尘土。一些肮脏的鞋印

树站得斩钉截铁,青草把持着水下的泥土

事物都被重置,来势汹汹的大雨缺少口袋

空间和物质因属性而守恒

整个下午,只有我这个玻璃窗下的局外人

释然着一场无关之雨势不可挡地来

风卷残云地去。放任一些明暗之物的碰撞和交替

即便内心的波涛如何翻江倒海

衣上,也不溢出一片潮湿



              潮湿的四月


梅雨季节。地面湿成一张版图

衣物发霉,盆景的根部逐渐沤变

阳光是一个早产儿,没有一丝阳刚之气

无关紧要。我写夏天的流火

画秋高气爽的河流

说火辣的呓语来驱赶连夜的潮湿

一只猫走了过来,跳上我的床上

拣一处干爽的地方

闭起眼睛,享受内心的春光



             月光曲


秋天的月光

是散落的思乡的曲子


月如钩时,使得二胡如泣如诉

小河的水听着听着,就流向了故乡

月如盘时,照得琵琶嘈嘈杂杂

寒夜的虫儿听着听着,就凄鸣起来


故乡啊

我想我要紧紧贴着你的耳朵

用最亲最纯的乡音,唱那童年的歌谣

让那芦苇滩招摇起舞

让那棕榈林潇潇长吼


异乡的夜晚,或许,我应该停下歌唱

剪下这月光的银白

给寂寞的村庄,做一身圣洁的衣裳

还要拦下向北的流星,给你捎去快递

睡吧,思念的人们

我撩起天涯海角的浪花,为你打着铃鼓



                 城市的狗尾草  


在城市

所有没有名字的草,都叫狗尾

狗尾草长在

大楼的阴影里,地铁的钢轨间,广场的栅栏中

都弯着人的身骨


毎有打旋的风走过

狗尾草会从狗尾草地上逃离或迷失

我想起被秋天摘走的落叶

和跳进风里的蒲公英


坚守在脚下的土地,做一件遮羞的衣裳

狗尾草的呼吸,给城市进行着光合作用


没有谁等待它的芬芳

关于一场花事的枯萎与悲伤

我只能告慰在,一棵狗尾草的落花泪里

反复叹息  



                秋风辞


露。从昨夜白了

在城市打旋的秋风,整整哭了一夜


初生的阳光,还没长出牙齿

工厂上一片安静,饭桌上一片狼籍

从梦里摘来的菊花,入不了侧倒的酒瓶


伸腰,打个哈欠,好想对着秋风大喊

在故乡,秋风里会有回音

像某个亲人,在唤我的乳名



                深圳,深圳


若用一句话,来诉说你

那就是,你发给五十六个民族的名片

来了,就是深圳人


若用一支歌,来歌唱你

那就是,一口四川话讲出的

春天的故事


若用一个梦,来诠释你

那就是,改革开放的

中国梦


若用一首诗,来赞美你

那就是,数以万计的打工者前赴后继地呐喊

深圳,深圳



          铁 面


在千年的铁匠铺里

有人打锄头

有人打菜刀

有人打,冰凉的白刃


我想打,一张铁脸

再也不拍没面子

不担心被人说破皮


就这张铁脸

算是给自己的面子

也是我,给世界的面子



        故乡的泥土


故-乡-的-泥-土

像五个小泥人

一写出来,就有伙伴的亲切

我曾把它捏成猪、捏成狗

捏成一座小小的土宅院


行走在城市的柏油路,踩不出泥印

我听见,吹向故乡的尘土

有了马蹄之声



           一个人的秋天


在平原上向西,穿越秋天

云霞越走越红,村庄越走越灰

一声从耳边离开的鸟鸣

在树杈上,借问归宿


庄稼从不迟疑

默默开花,默默结果

多么辽阔的寂寞,都能咽下


落日湮灭于黄土

不管篝火的背后,是不是秋天的尽头

我们都礼貌地侧下肩膀

彼此借过



                亲亲泥土


每年收一茬麦子,一茬玉米

两季风雨

在田地里,可以收成的种子还很繁杂

大豆。高粱。棉花。辣椒。红薯。花生。绿豆。芝麻。

瓜果与蔬菜,果树和药草

要养大这些,也很简单

除草。施肥。打药。灌浇。嫁接。松土。烈日。霜雪。

管理与守护,采摘和收割

庄稼活,如此而已

和两个庄稼人谈论农事

我总想亲亲泥土

亲亲庄稼

亲亲,我的父亲母亲



            八月十三


八月十三

月亮,被海水遮去一半


夜空,柔美且皎洁

能看清家院里,已切开了一块月饼

能看清,您头上飘来的一丝银发


娘!莫动,我不是为您拔下

儿正沿着这条雪亮的乡路

归来

在万家团圆的时候



             一首不想写的诗


一起打工的诗兄,从数丈高楼上

纵身一跃后

我,不再想写诗

不想写厂房,写流水线,写没有血色的机器

更不想写,那个把身子交给工厂

也想把身子交给我的女人


生产车间

有铅、有汞、有苯,也有沉重的黄金

每个人,都在用血肉之躯

开采一个巨大的矿藏


灯红酒绿,喧嚣繁华的城市

我学舌走调的本地方言

操着公正的方块字

但我还是不想写

那憋在肚子里又烂不掉的话


但我,要写房租,写水电

记零零碎碎的账头

算超市收银机不会算错的账

最终,还要写一张轻飘飘的邮票


其实,我想写村庄、写牛羊、写那荒芜的一亩三分地

也想写那鸡鸭的叫声,那老槐树打的木板床

更想写,那一眼潮湿的老井


好!就让我写一写吧

写那遥远的地方,那遥远的人,那遥远的故事,

我要把自己,

写进那,生锈的乡音里



                  嗟!来拾


她看起来,或不满三岁

嘴里舔着棒棒糖,手中抓一只矿泉水瓶

继续向下一个垃圾桶摇晃过去

瓶上的污水,弄湿了她新年的衣裳

这卡通的款式,像我返乡时买给女儿那件


她踮着脚,去扒垃圾桶口

一声刺耳的刹车,惊乱了她的打探

车窗上摇出一个圆脑袋

冲她挤眉努嘴,咧开一嘴金牙

嗟!来拾

雪碧、加多宝、绿茶、红牛、进口易拉罐

夹杂一些吃剩的零食

鱼贯而出。胜过魔幻城堡中,巫师的礼物

最后,飞出一条敞口的橡胶套子

她欢叫着,大口大口地吹气

直到吹成一个乳白色的大冬瓜

车内,蹿出一个妖艳女子的口哨和笑声


远处。蹒跚扑来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女人

驮着一个摇摇欲坠的大黑袋子

她顾不得孙女手中的“玩具”

一屈膝蹲在地上,往袋子里哗啦起来

还不忘抬头凑一些笑容

来答谢这场,素不相识的馈赠



              棋 局


背井离乡时

我在纵横的路架上,下棋

对手是自己

多年来

我按日字走马,田字飞象

在炮后,隔山打牛

现在,我走车,横冲直闯

到头来,不过一卒

我还得

退无可退,越过楚河汉界

对命运说





  • 关键词:诗歌生活打工文学城市乡村儿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7/24 09:18:03
    • 分享到:
  • 特别喜欢《一面》和《深圳,深圳》这两首诗歌。二者都是时代的产物,大凡描写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作品,基本上给人一种读之不忍的感觉,《一面》却能让人笑着读完,只不过,待读到最后一个文字时,顿生嚎啕大哭之感;《深圳,深圳》,内容看似平淡无奇,却包罗万象,里面有深圳的崛起、有深圳的大气、有新深圳人的呐喊,等等。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李秋彬,青年诗人。
  • 李秋彬,青年诗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1
  • 10700
  • 30
  • 329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