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挽歌
  • 点击:15596评论:62018/08/29 00:06

(一)

故旧,代表着过去时,往往意味着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意味着许多人和许多事都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了,从原来的无话不说到后来的无话可说成为了一种常态。

我向来怕被故旧打扰,自己更怕去打扰故旧。

让该来的来该去的去。

往者过,来者续,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因而每每换了工作之后,我通常会把上家公司的旧同事的联系方式统统删掉。

出乎意料,前几天,我还是接到了一位多年前的旧同事的电话。

“喂……喂……,你好,请问哪位?”看到是个不在通讯册录的手机号码,我不由得就问。

“平总助,是我……阿兆。”电话那头回答。

阿兆是我之前工作过的深圳市立信达展示工程公司的旧同事。从立信达辞职后,为了避免麻烦我也把这家公司原同事的电话都删了,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打来电话的是他。

好几年杳无音信,今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我会有什么事呢?

“哎呀,阿兆啊,你好!好久没联系了,不好意思,没想到是你。”我先表示歉意,接下来是调侃,“你现在在哪里发财呢,有什么好事要关照我吗?”

“我还在立信达这边帮忙。”阿兆很客气,“我哪能关照你哦,听说你从这里辞工出去后做了青年公寓,而且做得相当好,我想过去看看你的生意模式,学习学习。”

原来如此。

我的青年公寓到底让不让他过来参观呢,我有点纠结。

“这几天我有点忙,过几天吧。”我推托了一下


(二)

为什么纠结是否让阿兆参观自己的青年公寓呢,我不是怕他抄袭我的商业模式,而是担心他参观以后因做不了或做不好而感到失落、自卑、痛苦。

阿兆是个游手好闲、不求上进且烂泥巴扶不上墙的人。


(三)

在老家创业失败后,我逃之夭夭,2009年6月来到深圳寻求发展,通过网络招聘,应聘上了立信达公司的总经理也即老板的助理兼人力资源部经理,直管人事,分管办公室、行政、安全工作。

入职后不久的一天,老板带着一个人径直来到我的办公台前。他中等偏上的个头,长方脸,阔嘴唇,高颧骨,深目削颊,皮肤显黑,典型的岭南人士样貌,上身质地精良的红色T恤,下身米黄长裤棕黄皮鞋,时髦前卫,眉宇间有股倨傲的神情。

老板交代我:“平总助,我叫他来担任公司的物流主管和我的司机,你给他办一下入职手续。”

一看这个架势,我知道了他决不是普通员工,应该是个和老板有特殊关系的人,立即叫来文员给他办妥了入职手续。

这个人就是阿兆。

从此,我和阿兆便开始了好几年的同事生涯。

我们不但是同事,而且在很多方面很相近。

我们年龄相仿,都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们都是从体制内出来;我们几乎同时进入立信达;我担任老板的助理,他则是老板的司机兼物流主管,都是老板身边的人。

有这么多的相似之处,我们应该会比较熟络、比较亲近吧?

我们并不熟络,更不亲近。

原因是他是老板的发小兼同学兼死党兼恩人,如我所猜测的那样,是那种和老板有特殊关系的人,而我只是个通过人才市场招聘过来的普通员工。

立信达公司是个家族式管理的小公司,注册地在福田区,员工不足百人,产值不到千万。老板自己当总经理兼跑业务,总管是他的表弟,设计部由他姐夫负责,采购是他的侄子和小舅子,阿兆是老板的司机兼物流主管等等,总而言之,公司大部分重要的敏感的岗位,都由老板的或亲戚或同学或故旧担任。

表面上看我是总经理助理,职位挺高也挺重要,实际上是虚有其名,不过是因为老板他们那帮人学历都不高,文化水平有所欠缺,需要一个能写会说的文化人,帮助他们筹谋划策,建章立制,构建现代企业管理体系,优化管理——其实,我在立信达公司是个很边缘化角色。

我深知要在这家老板的亲戚、同学、故旧扎堆的公司立足,必须凭自己的人品、学识、能力说话,尤其必须拿出优异的业绩说话;我更深知立信达只是我在深圳的起点,绝不应该是终点。

我循规蹈矩、谨小慎微,严格按公司规章办事,不越雷池一步,品行端方;我尽忠职守,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勤奋卖力。我更刻苦学习、不耻下问。

阿兆却和我不同,他悠闲、随性、傲慢。

公司的工衣,他不屑于穿。通常他穿的都是些颜色鲜艳的高档T恤,尽管年纪已不小却光鲜、亮丽、时尚,颇有沿海开发地区市民的那种新潮的派头和风发的意气——而我们其他人则都得穿着灰不溜秋的工衣,土头土脸的。

公司的工牌,他不屑于戴。通常他跟着老板进出,有事他则来,无事他便走,神龙见首不见尾,不受公司作息制度的约束——而我们其他人则朝九晚六,必须严格守时,上下班务必打卡,迟到早退都得罚款,实在有事请假还得扣发工资。

公司的工作餐,他不屑于吃。通常老板带他一块下馆子,早上粤式茶中午大餐晚上洋酒,活得精精致致、滋滋润润,一派时光静好的精英生活模式——而我们其他人则日复一日、餐复一餐只能到简陋的公司食堂吃那种大锅炒的口味差、花色少、缺乏营养的简单的工作餐。

公司的同事,他不屑于来往。通常他仅限于和老板圈子里的人员在一起活动,他们都是梅州客家人、都说着客家话,常常围在一块用客家话沟通,形成一个小圈子——而我们其他人既听不懂更不会说他们的客家话,常常被排斥于这个圈子之外,形如外人。

据说,他和老板是同一个村的,从小就和老板在一起玩大,并且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同学,是老板的发小兼同学兼死党。

据说,他以前在旅游管理部门工作,后来下海闯深圳靠走私进口汽车赚了大钱,曾经风光无限。

据说,老板高中毕业后在老家开酒店,后来被一场大火烧得精光,后来流落深圳时最初就是在阿兆家蹭宿蹭吃蹭喝,他又是老板的恩人。

阿兆的所有这一切特殊待遇,就因为他是老板的发小、同学、死党、恩人。

但好景不长,不久就出情况了。


(四)

阿兆入职那年年底的一天,木工部贾主管把我拉到一边,塞给我一卷草稿纸,悄悄对我说:“平总助,我发现物流主管阿兆贪污了。”

“具体怎么回事?”我追索下去。

贾主管告诉我,他无意中在阿兆的办公台面上发现一叠草稿纸和物流公司的收货单存根联,无意中瞧了一眼发现是阿兆的发货计核单,出于好奇他拿过来看了看,发现每页草稿纸上均是一单货物体积(m³)的计核底稿。

这些计核底稿的前面部分,密密麻麻地写着每件货物的长宽高数据及相乘得出的体积(m³)的计算式,最后是每件货的体积(m³)加总的计算式;前面的单件货物体积计算式没有任何瑕疵,计算得很准确,问题出在加总的计算式上。

那个加总计算式在算出该单货的总体积(m³)后,还有个约等号,约等号后又有一个总体积数(m³),这个约等号后体积数(m³)比前面实际总体积多加了一立方米。单单如此,不多不少刚好都多出了一立方米,阿兆上报公司财务部支付运费的是约等号后的数据,有物流公司的收货单存根联为证。

这就意味着阿兆每单货运都贪污了一立方米的运费款。当时每立方米的平均运价是200元左右,那个时期立信达的每月发货量平均在20单以上,按这个运价计算,他每月应该贪污了4000元左右,数额不小,当年公司部门经理月薪才三千出头。

我接过那卷草稿纸,那是公司设计部废弃的施工图纸,计核的计算式都写在图纸的背面。每件货物的长宽高数据及相乘得出的体积(m³)都写得清清楚楚,每单货物体积(m³)加总的总数及约等号后多加了一立方米的总数也写得清清楚楚,字迹正是阿兆的,绝对假不了;我要贾主管拿来了计算器,我们俩又重新计核了一遍,的确,每单上报公司财务部的支付运费的体积(m³)均比实际出货体积多加了一立方米。

我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了。

这是任何公司都绝对不允许的,于是对贾主管说:“贾主管,你把阿兆贪污的证据交给我,先别声张,等我找个适当的时机报告老板,由老板去处置。”

贾主管回答说:“好平总助,你放心,我不会声张的。”

那时正值年底,春节在即,是年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产值比上年增加一倍,首次突破千万,达到了一千六百万元,老板的利润大幅度增加了,员工奖金也多了很多,皆大欢喜,为了让大家都开开心心过个欢乐祥和的春节,我决定暂不把阿兆贪腐事件捅上去。

2009年春节瞬间就热热闹闹的过完了,同事们又从全国各地陆续赶回了公司,正月初八报到,初九吃过了开年饭,算是正式上班了。这时我觉得应该履行自己的职责了,于是趁老板办公室无他人之际,我走了进去。

“老板,阿兆有贪污公司运费的嫌疑,这是木工部贾主管无意中发现的,有一叠他写的核算出货体积(m³)的草稿和物流公司的收货单存根联为证。”我把木工部贾主管如何偶然发现阿兆贪腐的过程和我们核对的情况向他做了汇报,并把他贪腐的证据——那叠草稿纸和物流公司的收货单存根联交给了他。

老板接下了那叠草稿纸和物流公司的收货单存根联,也要我拿来计算器,还叫财务部调出物流公司结算数据给他,亲自核对了一遍,脸立即黑了下来:“没错,阿兆这个混蛋贪污了,这还得了,我要处理他;平总助,你做的很对,谢谢你;另外,请你拟一份处理意见,今天之内交给我。”

按老板要求,我当天就起草了一份处理方案交给了他。

一个星期后的公司例会上,老板宣布了处理结果。

“物流主管另聘,阿兆不再担任这个职务,也不再担任我的司机,下放行政部任普通司机,薪资待遇和其他司机相同,底薪1100元另加行车里程补贴,作息制度及考勤也与其他普通司机相同。”

“今后公司出货,丈量体积与发货分开。”

“丈量体积由仓库负责,并由生产部不定期抽查。所抽查的货物体积超出实际数量的5%以内属正常,如若超出5%则按所超出部分运费的3倍处予罚款,如全年的差错率均在正常范围内,则予以全年出货总运费的1%作为奖励。”

“发货由新聘物流主管负责。选定承运的物流公司时应至少提供3家以上的报价及服务承诺,交由总经理办公会根据运价高低和服务优劣决定是否中标,并由总经理助理不定期抽查,所抽查的运价与其他货运公司的运价相比较,超出5%以内属正常,如若超出5%则按所超出部分运费的3倍处予罚款,如全年出货运价均在正常范围内,则予以全年出货总运费的1%作为奖励。”

这些处理阿兆贪腐事件的条款,基本上是我所拟方案的照单全收,我的思路是设法从机制上防范贪腐,而且给他留足了脸面,没有公开揭露他贪污。

全公司一下炸了锅。

阿兆更是火冒三丈,因为到行政部当普通司机可是个苦差事。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不求上进被碾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Tab|王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30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小说文字干净利落不疾不徐,读着可以感受到作者写作时一步一个脚印的认真。小说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塑造了一个好吃懒做被时代马车抛弃的人阿兆,同时肯定了脚踏实地勤恳好学的“我”。阿兆不仅是一个人,还是一类人的典型。值得一读!
    • 平凡2018/08/30 21:53:57
    • 分享到:
  • 谢谢!大姑娘上轿—头一遭,这是我第一次学写小说,写得很不成熟,感谢你的鼓励。祝你开心!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9 14:19:17
    • 分享到:
  • 深圳是个大浪淘沙真金在的大淘场。如是你不学习,你不奋进,你傍在亲戚的份上,你躺在过去的功薄上,深圳会把你丢弃在一个时间暗沟里,永远看不到希望。文中的人物阿兆,在深圳老板多,这类人也同样多,这形象很典型,也很执迷不悟。时代终久会给出清晰的答案,僻如“我”的上进,僻如阿兆的自己把玩完。但是,我倒是希望阿兆能够知迷而返,痛改前非,只是性格决定命远,或许只能如此。
    • 平凡2018/08/29 20:34:33
    • 分享到:
  • 谢谢!确如你所言,深圳是个大浪淘沙真金在的大淘场,唯真金才可沉淀下来。祝你开心!

    回复

    • Tab|王1布衣2018/08/30 23:16:25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坟。 对于被时代车轮碾压的,也都是自己造作的因果。我以为这挽歌是给英雄写的,没想到是给世俗人眼中的赶时代之巧暴发而又在变革中堕落而被淘汰者。开卷有益!通过主人公和阿兆的性格和结局对比,小说可以给年轻人一些惊醒。
    • 平凡2018/08/31 16:26:58
    • 分享到:
  • 谢谢!如果这篇小说能给成长中年轻人一点警醒的话,那我就非常欣慰了。祝你开心!

    回复

  • 最近来访
  • 平凡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我是一只丑小鸭,好丑好丑啊
  • 我是一只丑小鸭,好丑好丑啊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27472
  • 5
  • 180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