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乡的茶园开满花
  • 点击:11007评论:42018/10/22 12:02

因要搬家,清理各处,整理冰箱时,又看到抽屉巢里的那个小矿泉水瓶,瓶里装着的是妈妈前年捎给我的家里自榨的茶油,当时捎了两小瓶过来,一瓶炒菜吃掉了,这一瓶一直收到如今。

我拿出那个小瓶,小心地打开盖子,贪婪地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虽冷藏已久,盖一打开,那茶油的清香还是立刻盈鼻,还能清晰地闻到茶籽被烘烤出来的香气,那种记忆里无比熟悉的味道,一下子将我带回那遥远的孩童时代。

家乡丘陵地带,多低矮山峦,山上,最多的是茶籽树,所以孩童时代的快乐记忆,与茶籽树有关的颇多,其中又分春秋两季。

清明前后,雨水丰足,皆是细细密密温柔地撒下来的,仔细均匀地滋润着大地,麦子草绿油油的,田水清澈,坝上山间,渐渐地青翠一片。

此时茶籽树嫩叶青碧,随南风细雨疯长,茶果也变得毛茸茸的,好像大地给的养分实在太过丰足,有些叶儿和茶果儿就控制不住地长成别的模样来,那便是奇特的野果----茶耳和茶萢。

茶耳最初是深的绛红色,十分肥厚,大片的能有孩子们的手掌大小,茶萢最初是青透了的,从鹌鹑蛋大小很快长成鸡蛋大小,当它们褪去一层细嫩的皮去,变成了白色,便是成熟了,最为爽口甘甜。

这个时候,便是孩子们的节日了。

下雨,不要紧,漫山遍野的茶林里跑去,时而惊起飞鸟和草丛的野鸡。寻觅采得了,用衣摆兜了,汇合的时候,比比谁采的最大最好,然后成群结队往井边轰了去,泉水略一湃,嘴里一塞,满嘴满心的沁甜。

小伙伴们采得的以茶耳居多,因茶萢比较稀有,它好像比较认树,犹记得在离家稍远的一座山凹里,有一棵长得规规矩矩椭圆树冠的茶籽树,它比其它的树都要高些,大人们说,那树每年必长茶萢。

摘过一次后,就记住了那棵树,到了季节,放学后不辞辛苦,必过两天就跋涉而去观看一番,看着青色茶萢灯笼般地挂满枝头,那种期待的快乐无法言喻,忍不住和小伙伴们分享这个秘密。于是更多人更勤快地去探望,看茶萢们慢慢地变大,出现蜕皮的痕迹,大伙便迫不及待地爬上树去,摘得满满一衣兜,兴高采烈地回家去。

那时民风淳朴,就算归来天已黑,父母们也不担心,接过孩子们摘回的茶萢放入盆中,兑进泉水,茶萢一个个挨挨挤挤地在水里浮着小脑袋,仔细地在水里撕掉它们身上薄如蝉翼的皮膜,掰开,它的内心空而干净,放入嘴里,爽脆 ,甘甜。

春天很快就过去了,孩子们毕竟采摘的有限,那些熟得落在地上的茶耳茶萢,成了鸟儿虫儿野兔们的美食,那茶籽树叶儿日渐密实,茶果日益坚实,在整个夏天里疯长,秋收过后,茶果就圆溜溜青黄地挂满了枝头。

开山是大人们心目中的大事,各村的长者统一查好了黄历,一般是霜降前后,通知到各户具体的采摘日期。男人们早已将树下的杂草割去,为的是采摘时不漏过每一颗茶籽,女人们早已收拾好茶籽存放地,备好了足够的箩筐麻袋。

开山那天,全家早早地起来吃了饭,带上水和干粮,大人孩子齐进山,各有分工,孩子们一般负责采摘,女人们负责归拢装筐,男人们负责将装满的箩筐挑回家去。

大人们采摘得认真虔诚,那时没有什么商品油,一家人一年的油水,就指着那山上那些茶籽树的出息了。孩子们却有点漫不经心,提着篮子漫山遍野地疯跑,摘了小半蓝,便开始偷起懒来,躲在树荫下,或是寻些酸叶和野柿子来嚼。

大人们仔细地盯过每一根枝条,一棵树一棵树地采摘干净,争取不错过每一粒茶籽,逢高枝,便大声唤猴孩子们,孩子们也不含糊,蹭蹭几下爬上去,坐在枝上,将那枝条压弯,供大人们采摘,或是直接摘了扔下来,茶籽树木质密实坚韧,大人们丝毫也不用担心孩子们会压坏树干掉下来。

人们在树间乐呵呵地采着捡着,茶籽果很快堆满了箩筐,一担担地运回家去,倒在打扫好的干净屋角,茶籽果得在那沤闷上些日子,再晒,油更足,果壳更容易开裂,更方便选籽。

待阳光好时,沤闷好的茶籽果便都从屋角被请了出来,摊晒在坪里秋日的阳光下,只消两三天,它们便一个个笑得龇牙咧嘴,露出黑黑的牙来,那些一颗颗黑得油光发亮的种子,正是茶油的来源。

秋季少雨,正是晾晒好时节,待茶果都裂得充分均匀,它们又被收进了屋内,堆放在墙角,由此开始了那个季节另一项重要的工作---选茶籽。

大人们忙完活计回来,或是晚上,奶奶或母亲就在屋中间放上两张板凳,上面架上一张大的圆竹簸箕,用小撮箕到屋角撮了茶籽来,倒在簸箕中间,堆得小山似的,孩子们都被召集过来,围簸箕而坐,开始一颗颗地选起茶籽来。

茶籽果经过屋角沤闷和太阳下晾晒,已经完全裂开,抓起壳来轻摇或是掰掉其中的果棱,黑黑的茶籽就滚在了簸箕里。偶有没开裂的,放在一边,隔日或晒或锤,总之要颗粒归仓才行。全家那样围坐而选,黝黑的茶籽很快在各人面前堆了起来,母亲便捧了收了去,放在空箩筐内,选出来的茶籽壳,就扔在地上,次日早母亲扫了堆去柴房,茶籽壳燃烧时似小片的木炭,火力持久温和,是年下烘腊味和取暖的好燃料。

当然,母亲知道,猴孩子们的屁股是坐不住的,要想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坐着选茶籽,必须有奶奶讲的故事,还有母亲准备的零食。那故事,有时是神话有时是鬼怪有时是当地传奇,那零食,有时是烤红薯有时是炒花生有时是炸芋头,那些故事被奶奶讲得绘声绘色,那些吃食被母亲弄得香气腾腾,大家边听边吃边选,浑身充满了干劲。

选着选着,秋风远了,落叶尽了,北风呼啸而来,黑油油的茶籽全部选出来后,又就着那黄日照了几轮,被珍藏在干燥的谷仓,等待油坊的开启。

茶籽们在乖乖地等待,孩子们也等到了他们另一个重要的时节-----茶花开时。

仲秋冬初,露冽霜重,漫山遍野的油茶树终于在孩子们的企盼中开花了。

远远望去,那山坡似下了些不均匀的小雪,枝头斑斑点点,点珠簇玉。彼时早被收割的田野枯黄,漫野衰草残菱,那满山遍树的茶花,无疑让入冬的故园大地变得生机勃勃。

孩子们乐坏了,那茶花不光是五片白色花瓣的小花朵,那明黄的大花蕊里,藏着让所有孩子流口水的秘密-----茶花蜜。

茶花的花蕊极大,中间一个小小的杯似的,风过露下,勤快的小蜜蜂飞过,那里面很快就装满了一蕊的花蜜。

孩子们又开始在山间奔跑了,不要问他们如何喝到那些蜂蜜,大自然自然有些神秘的法宝。

那茶树下多生芒萁,随便折下一根来,折断一端的茎,再仔细地折另一端,先折一边,再折另一边,用力要小,不能将茎中的芯折断,两侧折好后,慢慢地拉,将芒萁的芯和茎分离,就做成了一根天然的吸管,拿了去,站在树下或坐上树冠,将那吸管置于花蕊中,哧溜一吸,满嘴的清醇甜蜜。

茶花开得陆陆续续,花期长,花蜜今天吸了,明天又盈满了新的,直到花渐谢去,孩子们的节日才宣告结束。

这时,冬味已浓,每家每户都开始准备一项重要工程-----榨茶油。

那时的榨油坊,还是纯手工,榨油工都是身强力壮的老手,都是把家里活计收拾好了才开始上岗,得知什么时候开坊,乡人们便去抽签,抽到自家的榨油日子,便着力准备起来。

茶籽提前几天被送去了榨油坊的烤房,一户人家的茶籽出了炉,下一户的赶紧倒茶籽入仓。烤仓是土砌加铁框,有个土炕,里面烧着温温的哑火,燃料正是茶籽壳。茶籽在烤仓里微熏,需要两到四天,慢慢地蒸发掉最后的水分,渐渐地散发出油质的芬芳。

老练的榨油匠们时刻观察,用一个大大的铁锹定时翻搅,既要烘干水分,又不能烘太过影响出油,待火候到了,立马出仓,送入磨坊碾碎。

茶籽变成了热乎乎的茶籽沫,被一铁锹一铁锹地铲出来,倒入榨油匠们准备好的模具里。

模具是厚实的铁圆环,放在干净石板上,模底和模周早已放好稻草,那稻草放得很有技巧,四周垫好呈放射状,茶籽沫一倒入足够分量,就有做茶籽饼的工匠立刻用边缘早归置好的稻草将茶籽沫覆盖,固定于模具内,再站到稻草上匀踩几脚,一个茶籽饼便告做成。

工匠们将茶籽饼抬起来,放入榨油机的榨巢内固定,榨油机是一个大的铁家伙,敦立在地上,有一个长长的铁巢,一端铁板固定,一端活动压柄。戴着模环的茶籽饼乖乖地呆在了榨巢里,等它的小伙伴集聚得足够数量,榨油匠们便得开始最辛苦的活-----压榨。

油匠们动手之前,主妇们便端出了自己的心意------家里做了送来油坊的饭菜和酒水。只有油匠们吃好了喝好了,油才榨得更好更干净,主妇们往往使出浑身的本事,办了好菜好酒,油匠们边吃边喝边议论,谁家的饭菜更有口味。

吃饱喝足,油坊里的号子便喊起来了:嘿呵……嘿呵……

工匠们强壮的胳臂反复地下压手柄,黄晶晶的浓稠茶油就听着号子从茶籽饼里四下溢出,落在榨巢下方的凹形铁板里,铁板那端的漏口下,早放好了女人们洗净擦干的油桶,茶油缓缓地汇成溪流前行,慢慢地流入油桶里。

旁边的人们聚精会神地看着那溢出来的油线,金子似的溢着溢着,慢慢地把桶溢得殷实。但是一般溢到三分之二桶,大家便会换桶,不装太满为的是不用担心挑回家去时因担子晃动而将油晃出。

油归了家,女人们仔细地将它们收入瓮里坛里,叮嘱孩子们不要去那附近玩耍,连油桶,也被倒起来放到瓮上,直至滴得一干二净。

榨油匠们都很尽心,茶籽饼被榨得十分干燥才取下,乡人们挑了回来,来年开春,将茶麸饼敲碎浸水,泼到田里塘里,既是好肥料又是杀虫剂,有些爱美的女人,更是用它熬了水来洗头,发丝黑亮无比。

过年了,母亲舀出新榨的茶油来,先念了天地诸神和祖宗,然后舀上一勺,虔诚地淋在锅里,哧啦一声,团年鱼放了进去煎,爆竹响起,日子香气扑鼻。

而现在,乡人们大多迁徙,茶园早无人护理。

偶有回故土,山间田野,杂草重生,野火难防,茶籽树几近消失,哪里还找得到记忆里家乡的茶园开满花的光景?

而母亲固执,不顾我们的劝阻,执意每年尽力去采摘屋后那些她能够得着的茶籽,晒了选了,榨得些许茶油,分给她的孩子们。

如今,我在这遥远的异乡,蹲在冰箱边,闻着那小瓶里散发出来的记忆里的味道,心里梦里,多想再回到那漫野茶花的故园里。


  • 1
  • 关键词:乡愁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能看懂这篇的人,多是老乡好了。
    • 无香2018/10/23 17:16:31
    • 分享到:
  • 老乡好

    回复

  • 进去城市,乡野已经成了我们回不去的场景,所有的乡事都在变成遥远的风景,很佩服无香能静下心来,写出这样的文字。也许科技的发展会让传统的技艺在当下的社会无法容身,但留下的文字会定格历史,留住记忆。这也许就是文字的价值!
    • 无香2018/10/23 17:17:18
    • 分享到:
  • 谢谢前辈赏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63795
  • 18
  • 429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