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雪(黑雪)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版力/加精
  • TA评论了作品《南方Ⅱ:诗文志》 这是一篇“大散文”,“诗文志”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作者的写作方式和情绪。有点不拘一格,也挺天马行空。看得出,所有的文字都是作者亲身的经历和感受。能采用这样的方式记录,实在是生活和诗意最和谐的结合。不必苛求赞美,按照自己喜欢方式去写,这是对文字和自己灵魂的尊重。
  • 2018/08/31 20:25:05
  • 张谋回复> 谢谢黑雪:)
  • 2018/09/03 11:21:40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启示录》 看得出,飞泉用了很大的心思来写这部小说。人物故事错综复杂,情节起伏多变,完全可以写成一部长篇小说。但是,天气太热,人心浮躁,耐心读下来的人并不多,实在可惜。写诗的人,对文字也是讲究的。仔细读来,文章里很多地方有你诗人的影子和独有的癖好。其中,也嫁接了不少自己生活的真实体验,渗透和隐喻着你对这个城市的认知、思考和期许和抱怨。
  • 2018/08/28 10:33:46
  • 江飞泉回复> 丽娜慧眼,如果时间和精力允许,这本来就是冲长篇去的,可惜能力有限。只好删除了一些枝节,不过这样也挺好,留下遗憾,更符合这部作品的心境。谢谢能花时间阅读。
  • 2018/08/28 11:00:12
  • TA评论了作品《无所事事的星期四》 与其说这是一篇“软科幻”,不如说,这是一部人性狂想曲。里面透着对人“恶”的一面的理解,甚至是放大。有欲望,也有血腥、暴力,且不加掩饰。文字很自由,清晰地摆放着男人的视角和梦的体验,不做作,不隐瞒,倒也真实得彻底。幸而,间或一两句古典诗词和哲学思考,让人心归位,不至于迷途。
  • 2018/08/27 15:31:28
  • 笑笑书生回复> 谢谢黑雪点评,到位!还有巨赏
  • 2018/08/27 16:16:47
  • TA评论了作品《深圳苍穹下(二)》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 2017/11/13 16:31:41
  • 江飞泉回复> 多谢丽娜的鼓励,我原本就打算写成长篇,按照计划也是长篇的容量,不管如何,先写出来再说。
  • 2017/11/13 17:30:11
  • TA评论了作品《迷魂记》 《迷魂记》是一篇很有意思的都市小说。故事情节生动,每个人物也刻画得有血有肉。最有趣的莫过于人物关系的设计,矛盾冲突中凸显着都市人生活中的小刺挠和小乏味。
  • 2017/11/06 16:55:11
  • 游利华回复> 嗯。谢谢阅读。
  • 2017/11/07 12:14:33
  • TA评论了作品《​在这样的夜里我就梦到了你》 正如邻家所一直倡导的:“所谓人文关怀,是邻家传来的焦锅味”。江飞泉的这篇小文散发出来的就是这平平淡淡的活着的味道。有土地的夯实、坛子里的咸菜、也有不加修饰的朴素的生存哲学。去掉那些哗众取宠的包装、还有那些看不懂的隐喻,文字读来很结实。就像简单而朴实的婶婆的一生。唯一不足的大概还是结尾,差那么一点点味道,升华上去会更好。
  • 2017/11/04 11:48:25
  • 江飞泉回复> 谢谢丽娜的精彩点评。
  • 2017/11/04 18:42:52
  • TA评论了作品《春梦》 很少如此细致而认真地阅读小说了,大概是自己的胃口太过挑剔。这次,竟然一字一句,一口气读完这篇《春梦》。忍不住和自己写的《抛物线》对比了一下,有太多地方向你学习,比如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再比如:空气的味道、灯光、街道,还有逼仄的巷子……很微妙,也很走心。这样的文字实在让人嫉妒。我知道:这属于天赋范畴。它们选择你,并渗入你的血液,自然而然地从你心底里、从脑回中,流淌到纸面上。
  • 2017/11/02 17:18:44
  • TA评论了作品《陈姐》 小文帮我回忆起自己的一段往事,也让我看到这座城市不同人的冷暖人生。命运总是最称职的导演,将每个人的一生都演绎得透彻心扉。大概是源于自己真实的生活吧,这样的文字,也总是不小心把自己感动。 感谢文字,让我找到一个感恩生活和表达爱恨的一方天地。也感谢读者,和我分享这其中的悲欣喜乐。
  • 2017/10/31 10:49:29
  • TA评论了作品《还泪》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 2017/09/08 11:17:05
  • TA评论了作品《胡杨不朽》 诗歌的创作不易,它需要作者有瞬间抓住灵感的能力,要敏感、要智慧,甚至还要有点脆弱。而灵感又是转瞬即逝的东西,唯有抓住了才能永恒。而庆幸的是,一旦它们永恒了,就像一尊雕像一样,瞬间就凝固在那里,充满了极致的狂喜和忧伤。这就是诗歌的魅力。 江飞泉的诗歌色彩浓郁、每个字都带着这种温度和力量,它有自己的方向的,引领读者走向他看到的世界。那里有孤独、也有渴望、更多的是深思和生命的张力。
  • 2017/09/06 09:15:32
  • 江飞泉回复> 谢谢丽娜精准的评语,诗歌其实还有很有力量的。
  • 2017/09/06 10:5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