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的甜品
  • 点击:4211评论:132020/06/15 08:38

从印着富士山图案的卷帘望出去,有一线灰蓝的天。清晨的片刻宁静像露珠一样珍贵,男人躺在皱巴的床单上半睁着眼。他不想起床,尽管早在五点时,他就醒了。他赖在床上,朦朦胧胧地睡一会儿醒一会儿,有时也分不清是睡是醒。反正年过四十后,他经常这样。

空气稳稳地凝固着一整夜的恶臭,让他一阵阵犯恶心。

可是,门外已经有凌乱的脚步声了。妻子拍蒜、倒油、铲子摩擦锅底的声音,让他闭着眼都能想象出那张哀怨的脸。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坐起来,一面斑驳着水渍的墙冲着他的脸竖起来,直直地堵在眼前。他把窗帘紧了紧,向外走出去。

拍蒜的声音更大了,菜板也弄得哐哐响。男人脚步没停,他径直走到厨房一角,弯下身子,熟稔地拉开地上的一块活动木板,脚下露出一截梯子来,直通向楼下。他转过身子,顺着木梯向下爬去,梯子吱吱嘎嘎的声音,也被吵醒一样,带着不情愿的腔调。随着身体下降,一股浓烈的松节油味弥漫开来。他喜欢这味道,那是他浸泡梦想的气息。从他第一次拿起油画笔的那一刻,这味道就有了象征性的意义。除此之外,他还迷上了这一梦想的所有衍生品:涂过乳胶的亚麻布画框、光线充足的画室、浅棕色的落地窗帘、摆成一排的油画颜料、擦得锃亮的刮画刀,以及刚煮好的浓咖啡、蓝白相间的扎染桌布和漂亮的姑娘……作为一个自由画家,没有什么比站在自己的画室里,被充满艺术气息的美物包围更幸福的事儿了。

可是,今天不一样。他被这熟悉的味道呛得头晕,有种想呕的感觉。按照每天的习惯,这会儿,他要把画架、画凳、调色板、颜料和未完成的画作放在合适的位置,再把松节油、亚麻油、调色油和上光油摆成一排,茶杯洗净、茶壶蹭亮,再烧好一壶水……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才把窗帘拉开,闸门打开。可是,他今天没心思慢条斯理地做这些。昨天,他干坐在这里一整天,一幅画也没卖出去。具体来说,这样的境况已经快一个月了,再这样下去,他就要撑不住了。别说房子的租金没法交,水电费也要停了。住在阁楼虽然方便,看起来也很浪漫,其实都是假的。屋子憋屈不说,还时常让他产生错觉,仿佛自己一整晚都在等顾客上门。

他胡乱想着,把手上的东西弄得叮当响,以至于还没收拾停当,就哗啦一声把窗帘拉开。眼前一阵飞花乱舞,白花花的阳光雨点般甩进屋里,刺得他眯起了眼。窗外,衣着花哨的游客正鱼贯而过,对面包子铺飘来浓重的蘑菇和羊油味,隔壁画框店的老板把电锯正开到最大……

路边一个游客被忽然拉开的窗帘吓了一跳,怔怔地看向他。男人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睡衣,他冲那人瞪了瞪眼睛,随手抓起挂在墙上的围裙套在身上,头也不抬地把桌上的一张废纸揉成一团,冲着垃圾桶扔过去,完全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其实,这间画室并不大,何况昨晚他已经收拾过一遍,连地板也擦了。可是,一天才刚刚开始。他需要做点什么,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闲人。

男人背后是一幅两米长、一米多宽的静物油画,放在顾客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位置。倾斜的桌角、滚落的苹果和洋葱、斜置的花瓶和高脚杯,一看就知道临摹的是印象派大师塞尚的作品。墙的两侧也挂着风格一致的静物画,独特的构图形式、深浅不一的紫色阴影、大色块的拼贴、不拘一格的混色,还有锁住目光的黑色线条……不得不说,男人把塞尚的作品已经临摹到炉火纯青、以假乱真的地步。

可是,在这条街上,甚至整个油画村,又有多少人欣赏这样的作品呢?他们更喜欢安格尔的古典肖像画,惟妙惟肖、细腻逼真;要么是梵高的装饰画,色彩炫目、线条灵动;再不济,现代涂鸦也行,尽管故弄玄虚、花里胡哨,但看起来高深莫测,糊弄外行人绝对有市场。

作为一个学院派出身的画家,混在其中是件痛苦的事儿。男人昂起头,眼睛扫过墙上那些画,肩膀垂得更低了。这些作品都是他的心血,要考虑光影效果,还要在立体构成和动态表现上反复推敲,科学的配色和大胆的拼贴就更不用说了,心理和视觉的平衡是最难的,要在色彩的明度和纯度中作对比,还要在体块和位置上反复衡量……但这样专业的话,他能和谁说呢?进店光顾的人多数是大芬油画村的游客,溜达一圈就走,连价格都不问。偶尔来个圈内的人,寒碜的衣衫,穷苦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打听行情的。凑到画前看半天,往往问的,都是用什么牌子的调色油或油画颜料,以及画框的材质,画布的质地……估算完成本,就黯然离开。他们肯定也是穷画家,根本不会掏出一文钱。他们自己的画还卖不出去呢!他理解他们,也从不为难他们。这世道就是这样,真正搞艺术的,都和贫穷、没落、生不逢时、怀才不遇有扯不断的关系。街对面包子铺的老板都比自己赚得多,腰板也比自己挺得直……

楼上女人剁菜的声音更响了,她紧蹙的眉头能夹死他每一句想说的话。他不想上去,宁愿饿着,也不想和她面对面,吃她用销售童装赚钱买来的青菜和猪肉。可是,不多久,她就在上面扯着嗓门喊他了。他不得不上去,况且,仅是这么活动一会儿,肚子就叽里咕噜响了几次,眼前也一阵阵发晕。他得活着。

他几乎忘了自己是怎么爱上这个女人的,十几年就这么过去了。他不记得女人到底什么地方吸引了自己。从背后看过去,只看到一个水桶般粗笨的腰身,稀拉的枯发遮不住泛红的头皮,强壮的四肢滚圆而结实。他不想看她的脸,浮肿的眼睛和肥厚的嘴唇让人想到注水的猪,连鼻头都充足了气。可是,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一日三餐总是清淡。她缘何攒了那么多肥油?他一直想不通。倒是自己,干瘪的身板,削尖的面颊,深陷的眼窝和枯瘦的手指,与每日的白粥、咸菜极其相配。

他拖着腿爬上去,刚坐定,忽而想起画室的闸门忘了关,立刻站起身来。正待下楼,女人冷冷扔出一句:“那些破烂画,谁要啊!”

男人的背影钉在地上一会儿,很快折返回来。那张青白的脸,除了眼神更加阴郁,没什么变化。他是不会和她争吵的,这些年来,他像只被蛛网捕获的青虫,刚开始还抗争,可越挣扎捆得越紧,索性就任由那母蛛张着血盆大口一点点来蚕食自己,最后,连疼痛都麻木了。他一声不吭地坐下来,盯着桌上的半盆白粥看,那铁盆瘪下去一个坑,有点歪斜地放在两人中间。自己手边的这个碗,边缘有个缺口,他知道,女人全凭这个记号给他盛饭。男人呆呆地枯坐了一会儿,端起碗,猛地喝了一大口,发出很大声响。女人瞥了一眼男人鸭子般的脖颈,翻了翻眼白,没吭声。过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把筷子使劲撇在桌子上,扭过身子,将一个小小的单放机拿到跟前。胖胖的手指刚压下去开关,那盒子就响起嘹亮的舞曲,“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男人继续大声地喝着粥,大口嚼咸菜,脖子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咬肌也突兀起来,喉头随着食物的滚动剧烈地上下起落。音乐在这个窄小的空间里此起彼伏,碰着墙壁和锅碗瓢盆,又反弹回来。他听到自己耳膜里振动起另一种声音,一汩一汩地涌向胸腔和小腹,那着了火一般的血液正涌遍全身,直至手指末端。他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抖。破烂!是的。他的心血,他的梦想,连他自己都是破烂儿货!他把嘴里嚼不烂的咸菜“呸”地一声吐在地上,用鞋底捻了捻,然后一昂头,把整碗粥灌进喉咙,把碗大声扔在桌上。女人没吭声,连头也没抬。只是合着音乐摇晃着脑袋,在凳子上夸张地扭着腰肢,一小口一小口地夹着咸菜。他知道她在用这种方式气他,她不在乎他,他的一举一动在她眼里都是垃圾。

这样的局面,总是男人先退场,对付眼前这个女人,他毫无办法。可是,房租是她交的,儿子的学费也是她付的,他手里的钱只够买对面包子铺的一笼包子。他没有理由生气,也不知道该生谁的气。人穷志短,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今天,必须卖掉一幅画。”男人咬咬牙,恶狠狠地对自己说,“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是要疯的!”男人用围裙使劲擦了一下嘴,站了起来。大概粥喝得太快,肚子还没感觉到食物,竟然还叽里咕噜响……可他不想动盘子里的包子,他能想象自己伸出手时,女人鄙夷的眼神。

今天,务必卖掉一幅画。他要用赚来的钱,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吃顿奢华的法式牛扒,再来一大份芝士面包,喝一壶热咖啡,再配上两份提拉米苏……当然要约上喀秋莎,他新近结识的女子,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他必须得和她说说话,再这样下去,他心头那根弦肯定会扯断的。他一天也承受不了,只有她能理解他!

想到这里,男人脸上的表情松了下来。他默不作声地站起来,大步走向梯子口。今天,一定要卖掉一幅画!他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有了钱,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一边想着,一边更紧地攥住梯子扶手,脚步也更坚定起来。待他合上头顶的木板,楼上忽然响起更大的音乐声,女人夸张的舞步使劲跺着头顶的楼板,一阵轰轰响。“一切,都没关系。我有喀秋莎。”男人自我安慰道。

喀秋莎,只要念几声她的名字,男人的心就柔软起来,连饥饿也模糊了。她是睡在蚕丝被里的公主,是坐在写字楼里的高级白领,也是这座城的真正贵族。只消看一眼她的明眸和一尘不染的纤纤玉指就可以知道……她和楼上的婆娘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男人干咳几声,冲着地板重重地吐了一口痰,又走上前去,使劲捻了捻。正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

来人一看就是本地人,一身松软的打扮,蹬着一双人字拖。先是漫不经心地在画室里走一圈,然后,踱步到画室中间,盯着那幅最大的静物画,看了一会儿。才问:“你画的?”

“是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回答。

“塞尚的。”

“是的。”

“多少钱?”

“八百。”

“五百,行吗?”

男人沉默了一下,“六百吧,这幅画光是画框和画布就要三百,不算颜料。”

“好吧,成交。”对方耸了耸肩。

男人啥也没说,立刻扭身去拿梯子。上帝开眼,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做成一桩生意!尽管卖掉的是自己最钟爱的一幅。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可以重新做画框、绷画布、刮胶、晾干、重新构图、调色、等干、上光油……反正自己的时间和街边的狗一样多,而且一文不值。卖掉它,至少,可以换顿丰盛的晚餐,还会和喀秋莎在一起。是的,和喀秋莎在一起!他好久没听到她美妙的声音了。她凝神的面容就像雷诺阿笔下的少女,而且,她从来不嘲笑他,更不会打断他的话。她是那么仰慕自己的才华,理解自己的心意。

至于自己的命运,早晚会有转机的。每当自己身处低谷,男人总会用艺术家惯有的不幸遭遇来安慰自己。当年,那些穷画家不也是熬过最艰难的日子,才名声大噪的吗?塞尚到了晚年才被画界承认!自己现在苦一点,但只要坚持下去,总会熬出头的。喀秋莎每每听到自己的宏伟志向,眼睛都会放出光!男人背过身子,嘴角浮着笑,将最后一道绳子仔细地拉紧,才接过对方递来的六张钞票,连谢谢都忘了说。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幻灭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touming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15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30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4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2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2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20-06-22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6-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touming1布衣2020/07/11 09:41:37
    • 分享到:
  • 这道让人难以下咽的甜品让人回味无穷,读来唏嘘。作者用短小精悍的文字,构建了几个人的人生,有落魄的男人,也有市侩的妇女,最讽刺的便是这个精致的白领,用群体意识构建出一个完美化身,掩饰自己拙劣的身份。其实,说来也是一种悲哀。最后的结局出乎意料,反观文章开头的文字,才发现这种层层铺垫,全是为了她的出场,粉饰的太平终抵不过残酷的现实,反而使现实更无情,更残忍。这种对照反观的做法是短篇小说中最精致的设计。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20/06/27 08:28:26
    • 分享到:
  • 步入中年尾声的男人,如果日常生活节奏平淡如水的话,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不甘:有的想趁身体还算年轻,再来一段美丽的邂逅;有的则整日里胡思乱想着怎样才能一夜暴富?结果呢,钱包被骗瘪了不说,还被戏称为“傻叉”。所以啊,当我这个即将迎来不惑之年,又一事无成的屌丝细细品读完这篇文章后,真是感同身受呀。
    • 黑雪2020/06/29 17:13:37
    • 分享到:
  • 自嘲者,往往精神强大!邻家的挚友,你会迎来最美的不惑之年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6/24 12:08:40
    • 分享到:
  • 看完丽娜的新作,焕然一新。遣词造句宛若诗人。这是丽娜文字的明显变化,有些句子让人拍案叫绝。故事是她熟悉的画家故事,鸡毛蒜皮,鸡零狗碎,一地鸡毛,鸡飞狗跳——这些词不足以概括。一个屌丝男画家,坚持内心的理想着实让人感动,多少有我们斜影照在地上的样子。钱是男人的生命线,没有经济基础,男人就有寄人篱下之感。凌厉的婚姻现实里映照不出风花雪月。余留的只能是壮硕如猪一样的老婆,幻想的灵魂红颜,苟且偷生的日子和
  • 让人哭笑不得的终局。事实上,稍微理智的人也得明白,白富美怎么会看上屌丝画家?里面的猫腻就如同故事本身一样荒诞,而它的缔造者就是生活本身。被欺辱太久的肉身终于无法得到拯救,或许是我们最感遗憾的事情。
    • 黑雪2020/06/24 16:37:47
    • 分享到:
  •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是,最动人的还是那些与我们擦肩而过的芸芸众生。

    回复

    • 黑雪3秀才2020/06/21 09:04:39
    • 分享到:
  • 尝试用较短篇幅完成一个涵盖面广的故事来创作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这改变了我一直以来任由文字胁迫或者凭借故事自然发展的方向来创作的模式。前期的构思尤为重要,一向恣意妄为的我也开始字斟句酌,每个场景,每句对话,每个动作都试图使其具备指向性,而非纯粹娱乐。而在过去,我表现得过于随意,给读者造成了表面上很美,实则粗糙无味的阅读体验。文学的严谨和严肃性是值得认真考究的,举重若轻表象背后的都是字字负重前行。
  • 回复
  • 小说不长,但容量挺大,或显或隐,涉及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几乎所有尴尬:事业无成,夫妻关系恶化,理想无枝可依、无家可归。关键是,还看不到一点希望。此正是:男到中年,不如狗。艺术啊艺术,在俗世中存活就是这么难。画家,似乎和“喀秋莎”这类女人特别“有缘”,然而在这里,她并未扮演安慰者和拯救者的角色;所以,最后,画家也只能从后门逃走——在与社会的交往与交战中,这是艺术近乎必然的命运!
    • 黑雪2020/06/21 08:38:45
    • 分享到:
  • 男到中年,人不如狗。此话犀利!其实,人到中年,男人女人都处境尴尬😓 多数人都是在一边清醒一边糊涂中过日子,艺术不过是将其放大罢了。能在认同中自嘲一下,博个笑点和同情,便是小文存在的意义了。

    回复

    • 花未眠1布衣2020/06/22 18:02:07
    • 分享到:
  • 戛然而止,却留下一个这样的背影:虚假,自欺,以及人生的某种无法言说不好揭秘的真相。
    • 黑雪2020/06/23 12:59:34
    • 分享到:
  • 美丽背后有丑陋,高贵潜藏低俗,反之亦然。人世间的真相往往不是我们看到的,就像人与人之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理解。

    回复

  • 大芬故事这么魔幻?
    • 黑雪2020/06/15 16:37:11
    • 分享到:
  • 值得逛逛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112938
  • 19
  • 310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