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泪
  • 点击:2444评论:62017/08/28 10:02

1

小孩子的哭闹大抵是为了招徕注意,饿了,渴了,不适了,这是生理的需要,待你一番折腾,奶了,喂了,安抚了,以为可以消停了,便轻轻将其置于摇床或凉席上,与张家、李家的妇女闲聊几句,匆匆扒拉几口渐凉的饭菜,那边厢黄口小儿张嘴便来,节奏明快的哭声,直叫你喜忧参半。

为人父母者,最初的喜悦便在这看似规律而又感觉无规律的日夜不歇的哭声中变得若有若无,年轻的父母与年幼的孩子也都在这仿佛上辈子互相欠下的眼泪纷飞中长大了。

到将六七岁光景,孩子上学,父母呢,从前是乡下的,就做乡下的营生,自家的一亩三分地,手脚勤快些,水稻一年种两季,边边角角的旱地,张罗些番薯、丝瓜、南瓜、芋头、萝卜,给素朴的一日三餐变换着样式,稻谷碾下来的碎米与稻糠也能饲养三五只鸡鸭,如果有些手艺的父亲,遇上好的年头,揽下几单肥活,一时兴起从集市购回两头白花花的猪崽,母亲嗔怪之余,却已放下蓝花瓷碗,取下屋檐吊着的竹篮和镰刀,趁着日头尚未落山,去田头野外割回几把野菜,拌着稻糠煮得稀烂给猪食。假如两头仔猪中途有幸躲过一切的灾祸、瘟疫,一切平平安安的话,饲到年底,肥得走起路来颤巍巍地泛油光。

每逢此时,那些走乡串户的杀猪佬便闻风而动,踩着一架大概是经猪油浸透过的似乎永远不会渗出锈迹的自行车,车把上挂着油黑的秤砣,手里提溜着同样油黑的木杆秤,星点刻度丝丝入扣凭的是匠人精微的手工,那秤不过是平日里零售猪肉所用,一头大肥猪的体量已远远超过它的称重。乡下人自然有乡下人的规矩,考验眼力的时候到了,行话称之为“沽水”,所谓“沽水”的意思,便是买卖双方在猪圈前立定,关于猪的体重的估量,往往是一番拉锯战,买方总归是要往轻贱里着语,卖方则要往高贵处按言,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引得邻里观望,亦有年长者出来主持公道,劝彼此都各让一步,买卖不在人情在云云。

母亲这时总是避开去,人畜之间相处日久,难免生生催出来一丝情愫。终归是父亲作了主,杀猪佬点出几张油腻的钞票交下订金,约定时日付完余款才将肥猪捉杀,谁吃亏谁受益即便知晓也都默不作声,乡村遵循着古老的一种买卖契约运转,随着喜气洋溢的春节临近,猪的哭声在村落四处频频溢出,一阵绵绵长长的炮仗声紧随其后,将其哭声生猛地压下去。

城里的父母呢,一切都靠工资开支,朝早将孩子送去学堂,紧着往工作单位而去,顺道买根油条或包子,将就打发空落落的涌着清晨凉气的胃。无论国企、私企、个体户都得踩着鼓点在日子的逼仄舞台旋转跳跃。

相比城里的孩子,乡下的孩子总被要求在学业上多用功,要多受些严苛的教育,父母本心极为迫切,使唤孩子好好读书考进城里,可别再像自己满裤腿的泥,一辈子都在泥水里踉踉跄跄了。

学堂里的老师,早就得到父母的面授机宜,手中握着戒尺或藤条,听讲处发见孩子稍有精力焕散,便被指名叫至讲台前,轻则以戒尺抡掌,重则以藤条鞭臀,那痛楚难当的泪花滴将下来也不敢稍有声张,只能于无声处咬牙发奋,亦不敢回家告将父母,那本就是父母借师者之手所行的管教之方。

所有的孩子大概从小都要领会哭声的玄机,泪流满面而口若寒蝉,号啕大哭却泪水全无,泪如雨下声如惊雷等等,都各有妙处。未成年的时候胆敢挑战父亲的威权,那是一件十分鲁莽的事,该哭的哭,不该哭的不哭,进而思想该哭不该哭,这成长的过程总让孩子有些啼笑皆非。幸好,父母会老,孩子终将也会老,老泪纵横之时总该是悟到一点从前不曾悟到的人生意义。


2

千千万万的孩子中,有一个乡下孩子,就这般啼笑皆非地长起来。姑且叫他阿宝吧。

此时,恰巧遇上城市与乡村不再泾渭分明,乡下的孩子进城的途径不再囿于读书一道,改革开放的春风从沿海慢慢吞吞地往内陆位移,工厂像那梨花点点在春风的催养中纷纷落地,诱惑着一帮想见世面想赚大钱的父母和孩子憧憬着进城了。

阿宝书没读好,又凑巧成了家中长子,勉强入了一所中专技校,父母紧衣缩食,咬紧牙关供着阿宝,愿望原是好的,父母觉得阿宝学下一门手艺,总归在社会上能够有口饭吃。最后一个学期,阿宝由着学校的安排,乘上一辆驶往广东的客车,名义上是实习,实际是学校与企业勾结而输送的廉价劳力。同行的有七八个同学,都是家境贫寒十分迫切想要牢牢捉住生活递来的那只新饭碗。

其实都有18岁了,都是成年人,也就不必有孩子的顾忌,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奔波,到得一个陌生的小镇,行李还来不及安顿妥当,先就跑到工厂门外的大排档,喝起酒来,抽起烟来,最后埋单的钱几乎掏空所剩不多的生活费。

如此一来,囊中羞涩,想要折腾的心也都老老实实地安定下来,工厂管吃管住,两班倒,一班工作12小时,每班都有一个带班师傅,从事工厂的水电安装、机械维修,在这个叫两英的小镇上,阿宝直到写第一封家书时才得知,此地属潮阳管辖,通行潮州话。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初出茅庐的几个孩子,总是手忙脚乱,时有接错线,甚至时有短路之举,难免招致师傅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通常是潮州话和普通话夹杂着,开口先是“普”什么什么,紧接着才用普通话骂将起来。时间久了,阿宝才知道“普”是骂人的意思,再久,其实骂人的意思渐渐淡了,不过是当地人的一句口头禅而已。

不到半年时间,同来的同学便已分成三派:一派安之若素的,甚至谈下恋爱,大有落地生根的念头;一派逃之夭夭的,托关系找朋友,辗转深圳、珠海、中山等地;还有一派静观其变的,如阿宝,既有逃离之念又有瞻前顾后之虑。

直到一场表白的被拒和小布头的离开,才让阿宝心如死灰。

小布头是阿宝给南宁来的一个女孩取的外号,其实最开始彼此都不在一个部门,是阿宝的一厢情愿,或者说是鬼迷心窍,费尽心思的阿宝如愿来到生管课。朝夕相处,原想日久生情,阿宝错觉已然可以越过好朋友的樊篱,直抵小布头的烂漫花心。

年轻总要付出年轻的代价,阿宝的表白不出意料被小布头轻易拒绝,卑微的阿宝甚至说出如刘若英歌里唱的卑微的样子:“如果我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你也就不再需要,为难成这样子。”

那晚惨白的月亮斜挂天边,目送小布头的身影没入幽深的厂舍,阿宝形似幽灵般游走在这个粤东小镇,顿时泪如雨下,无声的泪,跌落乱草丛,到底有了声,那是凄凉的夜虫嘶鸣着。

不久,小布头辞职。阿宝当然知道与己无关,那从未开始也不会开始的爱情,只是他在心里埋下的一颗种子,不会开花也不会结果,即便以泪浇灌,也不会有任何的生气。

临别之际,小布头请要好的工友、同学,在工厂门外的一家大排档聚餐,阿宝也在受邀之列,想去不想去的犹豫,最终还是敌不过或许此生仅剩一面的悲欣交集。

大排档是三合一的综合体,一是贩卖日杂,诸如牙膏、卷纸、毛巾之类;二是经营餐饮,炒花甲、卤水、香煎带鱼等,都是些下酒菜;三是谈情娱乐,摆了两张台球桌,阿宝脑海里烙印着这样的画面:在台球桌一侧,他紧贴小布头,左手轻笼左手,大拇指上翘,搭出球杆架,右手缠住右手,轻轻向后拉抻手臂,向着白色的球子恰到好处地一击,向前的力度也恰到好处地在她背后一撞。这虚幻的场景无数次在梦中闪现又破碎,终于就此湮灭。

还有一台蒙着油烟尘垢的彩色电视机,可以唱卡拉OK,电视机前的矮桌上搁一本油腻腻的点歌单,翻开一看大多是港台歌曲,也有不少的闽南语歌,对于外乡人来说,潮州话着实很难听懂学会,只有《爱拼才会羸》常常被唱起,听似合拍,实则也带有一种外乡口音,只不过要拼的那股劲却是实实在在的。

小布头以茶代酒,穿花蝴蝶般向围坐在大排档里的kill,海玲,梁,瓶子,太阳,陈玲,阿莲,小栓,小益,野马,月亮,一一敬罢,到了阿宝这里,微微一怔,脸敷笑意眼含泪意,欲语未语,慌忙背转身去,彼此中间分隔出千山万水。


3

无数大大小小的家庭作坊,大大小小的工厂,供养着针织、印染这朵恶之花,发黑发臭的河水流布四野,使得小镇的空气中凝结着一股挥散不去的化学气味。

秋天不像秋天,树木仿佛福尔马林浸泡过的标本,带着一种栩栩如生实则毫无生气的景象。

那是一片2003年的树叶,打着旋儿,跌进浓黑得流不动的流水。

在汕头,阿宝匆匆吞下一碗鱼丸,便在浓郁的蚝烙香气中搭上一辆驶向深圳的客车。

没有人挥手致意,他撇下一个月的工资,以一种决绝的姿态逃离,两边的树木飞掠而过,空气中熟悉的化学气味,很快就换成海的腥咸味,汽车尾气的汽油味,更大的人间烟火味。

深圳,松岗,没有明月夜。

在人流交织的汽车站旁,阿宝被小卖部的慈祥店主换走一张真钞而浑然不觉。没有手机,只有一个写在信封上的地址,他搭上一辆摩的,吹着热辣的夜风疾驰而去。

一顿草草而就的宵夜过后,上夜班的远房亲戚将阿宝安顿在一家小旅馆,随后便匆匆返回灯火通明的工厂。

一台旧电视,一张深圳市地图,一个四处觅食的人。不断碰壁,不断在反射回来的苦闷中摇掉最初的坚决。

阿宝最终选择了进厂,做普工。

许多终生从未踏足流水线的人认为那是流泪线,阿宝不这么认为,活着,哪怕是身不由己地活着,哪怕是七八个人挤在一间宿舍,睡着上下铺的铁架床,每天打卡加班地活着,也不能轻言那是生命的浪费。

逃离工厂的念头每天都在阿宝的生命日历上,被红色标注。将近三年后,他做到了。工厂倒闭,所有工人被纷纷遣散。他发誓再也不会回去坐在流水线像一个等待组装的零件,望着拉头拉尾的明亮灯光而陷入对未来的灰暗想象中。

那张尘封多年的深圳市地图,像一只长途跋涉的候鸟,历尽风霜飞回阿宝的手里,领着他在销售的领域,在西乡、新安、福永、沙井、松岗之间,有时也飞越南头关,在南山,福田,罗湖等地飞翔,有点跌跌撞撞,有点飘飘摇摇,但总算是找着一点意气飞扬的东西。

每日风尘仆仆,一脸倦容。只要回到甲岸村的夏夜,阿宝点下一份烤串,一瓶冰镇啤酒,闻着凡尘俗世的烟火味、听着城中之村的喧闹声便感到安定。隔壁住着一对小夫妻,阿宝知道他们的白班和夜班在交替;起早的老妇人来自广西,她的手里提着纸皮和倒空的水瓶、易拉罐;经常相遇的小姑娘偶尔目光相接,却从未有过对话;楼下炒田螺的赤膊男子,仰头啜饮啤酒时,抻长脖颈上汗液津津的一圈一圈的肥肉。

每周他从宝安图书馆借回两本书,夜里伏在一张二手方桌上(也作餐桌)边读边记,每月去网吧三五次,将写好的文字敲到网络上,那时他化名为百合梦雪,一个稍显女性的名字,文字亦是近似女性的温婉和轻柔。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还泪写作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11
  • 黑雪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08
  • Mr.老亨点赞50(5000),共计5000
  • 2017-09-07
  • 木易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07
  • 520周冠打赏13000,共计13000
  • 2017-09-04
  • 张尔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2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1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8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8
  • 勿语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8-28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写诗的人再去写散文,几乎是手到擒来,把诗行里空的那些字儿补上了,就是好散文。要补两个:一是补“跳跃”走了的那点“逻辑”;二是补“抽离”了的那些情节。通畅的行文逻辑、有血有肉的小情节,再加上原来的诗的简略雅美的语言,就是过得去的散文。看了双鱼近年写的几篇散文,皆得散文之趣,卷舒有度、收放自如,亦堪喜。就他妈要少喝点酒,扣!
  • 回复
  • 双鱼的散文和诗歌一样,都有古典雅致的韵味,都有一种通透、清澈的质地。就算写的是烟火红尘、市井生活,也不会油渍麻花、尘埃扑面。写作大抵如此,用力过猛,反而显得矫情做作;用力过浅,又是隔靴搔痒;只有力度适中,熟练掌握叙述的“平衡术”,才能不从那细如钢丝的高妙处跌下来,一直走到读者的心坎里去。恰到好处,为文之道。这篇正是如此,抒情的调子一直维持在可控的范围里,收放自如。文章写得略浅,蜻蜓点水,掠过往昔。
  • 回复
    • 张尔评委430积分 2017/09/02 20:12:38
    • 分享到:
  • 凝练雅致的文字,温润质朴的气息,收放自如的情感,仿佛从大自然中随时掉落的松针,嵌入生活迷人的细节。
  • 回复
    • 黑雪1790积分 2017/09/08 11:17:05
    • 分享到:
  •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 回复
  • 自古以来,写作者大都清贫,这是老天让我们保存普通劳动者的感觉。我总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品好的人,应该是贫苦的人。因为富人用温度计感知四时变化,感知四季变换,而贫者,用自己的身体感知变化。因此贫困的写作者更能写出有感觉的文字。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150积分
  • 4星
  • 2钻
  • 仍有苍茫前程要奔赴。
  • 仍有苍茫前程要奔赴。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30750
  • 12
  • 215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