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厘米
  • 点击:32881评论:292018/08/02 15:42

吃过午饭,不到两点,化妆师如约到来。鲜艳的红唇先于她的人夺目而至。灰扑扑的屋子,似乎也被她的艳光眷顾,跟着亮堂起来。女人行走处,香风阵阵。

虽然不是第一次会面,帛锦心内还是将女人唤作妖精。脸上却笑嘻嘻地,忙着张罗来客换鞋。身为客家人的帛锦,于待客之道,不会有丝毫怠慢。

化妆师红唇,黑衣,大红色浅口尖头高跟鞋,踩在帛锦家门厅玄关处,手上拖着行李箱。帛锦对今天的箱子尤为期待。化妆师脱下来的高跟鞋,尺寸介于三十六七码之间。鞋跟比帛锦手指细。鞋头尖尖的,鞋身窄窄的,正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鞋跟应该不低于十厘米,这个高度,看得帛锦心颤。帛锦对高跟鞋,虽然发自内心的喜爱,也发自内心的无奈。

门厅,来客的高跟鞋赫然耸立。帛锦和丈夫叶从志的鞋,不成双不成对,随意散乱。男人鞋就那几样,没什么新奇名目。帛姐的鞋也好认,低跟,式样老旧土气。每双鞋无一例外宽胖肿胀,比丈夫的鞋还粗笨。这类鞋在鞋店有个统一的名称——妈妈鞋。毫无美感的造型,看不出材质的用料,每双都被她的大脚板撑到变形。这些鞋和化妆师脱下来的红色尖头细高跟放在一处,自惭形秽乡里乡气的。

妖精穿的鞋,帛姐撇撇嘴。视线落在自己悲催的脚上。

肥厚的脚掌几乎没有足弓。生在农家,却因为平脚走不得路,挑不起重物。大脚趾扁大,趾甲内陷,其他几个脚趾头也好不到哪儿去,个个都像被锤扁了还开裂的烂蚕豆。帛锦双脚的形状,宽、厚、长三个字足够形容。这双脚的主人被它们拖累,什么娇小玲珑这种词,是绝对用不到帛锦身上的。无论穿鞋还是光脚,这双脚没有一点诱惑力。

“要是脚也能化妆变美就好了。”帛锦近来总琢磨这事。

嘴上跟化妆师打着招呼说着客气话,帛锦的视线却不由自主转到沙发那头。

帛锦的老公,叶从志,歪在沙发上。他毫不见外地穿着家常背心,松松垮垮的。下半身则是化纤面料的大号短裤。短裤面料轻薄,软塌塌贴在他缺乏锻炼的无毛细腿上。客人到家,美女驾临,老公叶从志没什么反应,脑袋一点一点的,配合着手的动作,痴痴盯着手机。

帛锦懒得理他,用儿子的话说,这叫“放弃治疗”。

老公和帛锦同年。说起来,同龄男女,总是男人显得年轻。帛锦和叶从志两口子从前也是如此,直到最近。最近这半年来,叶从志老态日显,衬托得帛锦年轻不少。原因嘛,帛锦认为——是自己变了。

今晚,帛锦将要出席一场沙龙,名曰“铂金女士之夜”。邀请函写道,到场的名媛仕女,非富即贵,集财富、美貌以及社会地位于一身。这种名头的沙龙,以帛锦现有的身份,有几分高攀的嫌疑。不过,谁说帛锦就没机会达到她们,甚至超越她们呢。

把自己收拾漂漂亮亮的,出没各种上档次社交沙龙,认识更多成功人士,大半年来,帛锦只干这一件事。老公叶从志,则痴迷各种项目投资、考察,理财,每天守着电脑,盯着手机,哪儿都不去。外貌气质与从前并无二致,还是客家人的简朴随意。

帛锦大名林帛锦,老公叶从志喊她阿锦,周围人称呼她帛姐。如今比不得从前,帛姐的老公,曾经的小工厂主,突然时来运转。身边莫名其妙多了些人,左一声叶总右一声叶总。来不及等帛锦想清楚缘由,仿佛为着与叶总的称呼相搭配,各种名目的考察会、投资会,理财分享会、宴会,隔三差五喊他们参加。去了几回,叶从志渐渐厌烦,不愿再去。倒是帛锦,仿佛打开人生新剧本。那些互相赞美,彼此恭维的社交场合,让她享受,让她沉迷,让她上瘾,让她陶醉。

他们的前半辈子不是在为别人的工厂打工,就是在为自己的工厂打工。不分白天黑夜,没有工作日休息日,吃住几乎都在工厂,工衣从早穿到晚。光鲜亮丽的大城市风景,跟他们关系不大。再熬下去,帛锦觉得,自己都快忘记自己是个女人。

苦哈哈的日子,土里土气的衣着,终于可以抛弃。工业区破败陈旧,他们那间不大不小的厂子,做几毛钱利润的产品,不说别的,政府也不允许这么做。腾笼换鸟,提高土地利用率,创新,这些新词,电视、网络、微信群天天在讲。旁边的工业区半年前被清空,规模不大的小工厂要么关张,要么搬到临近的东莞、惠州,或者更远的河源、梅州。做半生不死的工厂,名为实业,实则苦逼。帛锦和叶从志,身为过来人,体会尤甚。

一个据说来头很大的老板看中他们的工业区。要把陈旧落后的工业区改造成“云创空间”。配合政府产业升级腾笼换鸟。帛锦他们这种工厂主,可用设备和厂房入股。大老板不忘反复强调,成为股东,不但毫无风险,云空间一建好,还能享受分红。不用你们掏一分钱,只要停工,腾空厂房就行。把厂子停了,回家安安心心的。大老板最后用“躺着就把钱挣了”作为结语。帛锦一边鼓掌,一边感叹,大老板的气魄眼界,跟身边小工厂主就是不一样。

大老板带来的办事员,清一色全是年轻女性。她们身穿浅灰色西服套裙,脚蹬黑色细高跟鞋,露着好看的长腿一溜排开。帛锦半辈子在工厂打转,身边无论男女都是大老粗,包括自己。眼前站着的这些美女们,她们面带微笑,说话声音轻轻柔柔。以后将由她们来打理工业区,帛锦突然莫名其妙地自豪。

应该就是从那天起,帛锦认为自己变了。

既然有机会改头换面,还能轻松挣钱,为什么还死守没有前途的小厂。“靠做厂,赚不到钱的。”帛锦意识到这是个机会。政府搞腾笼换鸟,他们那间小笼子,注定装不下什么大鸟。利润极薄的手机周边小配件,做十个才有一两毛钱赚头,这种生意,说出去都丢人。老公叶从志一向只管生产,经营都靠帛锦。他不敢表露自己对生产线有感情,对工人有感情,他们跟着他,风里雨里熬过来……厂子停产,这些人怎么安顿,三四十岁的人,去哪里挣一份养家的钱。但叶从志知道,自己拗不过妻子,自觉更拗不过世道,索性闭嘴不说。

隔壁工业区从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再说了,几个老乡不也签了字入了股,真是躺着就把钱挣了。你看人家现在过得多爽,想玩就玩,想吃就吃,麻将桌上那个阔气哟……

帛锦夫妻两并非那种有宏大抱负的企业家。做工厂,不过是安身立命,拉扯着底下人,一起混口饭。熬了这些年,钱越来越难赚。

大老板宣讲之后没几天,帛锦就去办了手续。大老板带来的,令帛锦羡慕的,训练有素的职业女性,替她办完所有手续。走出厂区那一刻,帛锦仿佛卸下千斤重担,从此不再为下个月订单发愁,为发工资发愁。厂子不用去了,工人也做了遣散,虽然不舍得,也只能这样,不抛弃过去,怎么能迎接未来呢。

从那时候起,帛锦夫妻两的生活方式不一样了。他们终于可以松散下来,终于有机会走进这座城市,品味从前二十来年没有品味过的,这个城市的另一面。

不知道是谁先找上谁。仿佛某天打开门来,门口就站着一堆衣着鲜亮头衔高级的女人。她们向帛锦招招手,抛给她谄媚的眼神,将她引到名媛汇集,华丽堂皇的社交场。女人们在那里结识更高层次的人,他们和她们,将在某个不清晰的节点上助力彼此。不知不觉,帛姐居然也成了她们的一员。她们称她“叶太”。或许将来哪天,她们将直接称呼自己“林总”,以自己娘家的姓氏。

这一切来得太快,又来得太慢。帛锦迎头撞上这样的生活,人生半辈子已经过去。青春一去不复返。美貌,从前没有拥有过。异性的关照和恩宠,除了再无新鲜感的老公一直相伴,好像也没有享受过额外的。剩下的,似乎关于“自我”成就。帛锦交钱听过不少“女性成长”课程。她们教她,首先要懂得包装自己,美化自己,才能推销自己,拥有人脉,成就真我……改变自我,抬高层次,搭起阶层上攀的通途。

是的,现在的帛锦,叶总的太太,将来的林总,即将开始“拥有自我”的全新生活。

身为女人已经足够麻烦,改头换面,做一个精致的,衬得起“叶总太太”身份的女人,更是一大挑战。特别对于从来不事修饰,也不善美化自己的帛姐来说,但她不担心。只要花点钱,什么都可以改变,而改变,不正是自己期望的吗。

帛锦四十五六的年纪,脸部却过于积极地奔了五十往上。如果只用一个字形容帛姐,那就是“干”。干瘪的身材,可有可无的胸,扁塌塌瘦筋筋的屁股。面容干枯,嘴唇薄而紧。鼻子,当然像大部分的广东人那样,在最关键的鼻梁处塌陷下去,鼻孔和鼻头却极尽所能放开了长。眼角早已密布皱纹,即使面无表情,皱纹也依然深刻而显眼地存在着。头发发量稀少,听从发廊哥建议,做了大胆改良,头发染了流行的紫红色,还做了离子烫。帛姐觉得挺美,终于跟上时髦女人的节奏了。

丈夫叶从志,多少年没正眼看过自己。帛锦染发后,叶从志似乎提升了对太太的兴趣,只要她从眼前走过,叶从志就忍不住笑。

“阿锦,你像只椰子。”丈夫提醒她。

可不是,叶从志没说错。镜子里的帛姐,顶着满头的离子烫,弯弯曲曲的头发,一绺一绺耷在脑袋上,很像没褪毛的椰子。“那是你没有品位,现在流行这个”帛锦还嘴。

化妆师从自带的拉杆箱中取出几大盒化妆用品,琳琅满目,摆满妆台。化妆师来了多次,帛姐还是没能完全认清这些什物。这些东西,比从前工厂里的配件还让帛锦犯迷糊。

漂亮女人只需要将精力花在自己的脸上身上,以及化妆品衣饰鞋帽上。帛锦的过往,则忙于苦拼苦做。要省钱,要精打细算每个月的支出开销,还要操心下个月工厂能不能开工,能不能交货……那种日子,已告结束。帛姐新的人生,就从做一个优雅的,有魅力的女人开始,真正的女人。

“睁大眼,看上面,不要眨眼……”

“现在,往下看,也不要眨眼……”

浓艳红唇,一张一合发出指令。红唇主人紧挺的胸,跟着手上的动作在帛锦脸前游移。那胸挺得,有点过分,压过来的时候,帛锦感到一种压力。帛锦本来就瘦,年轻时候不曾丰满过,结婚后生孩子奶孩子,早被掏空了皮肉。胸空了,仿佛心也空了一样。交际场上的成功女性,无论高矮胖瘦,个个乳沟深厚。

“帛姐,你也去整整,没事的。”化妆师仿佛猜透帛锦心事,不失时机添上一句。

“你看我,也是动过的,女人没有事业线怎么行。”化妆师倒不见外,主动爆料自己整过胸。

帛锦脸红了红。

帛锦不敢眨眼,眼睛睁得酸胀也忍着。化妆师身上香水味袭来,害得帛锦不敢大口呼吸。她有过敏性鼻炎的毛病,尤其受不了香水的味道。不过,为了改变自己,再难受也得忍。

拔掉杂余眉毛、挤掉鼻尖的黑头,刺破脸上痘疤,撕掉紧贴脸皮的面膜……“疼”啊“疼”。一整套脸部清洁行动,扯弄得帛锦脸部生疼。活了大半辈子,终于朝自己的脸下狠手,有点生理上的疼痛,还有些心理上的,说不清的感受。又痛又兴奋的刺激,让她觉得恍惚,仿佛坐在化妆师面前的,是自己的分身,不是真正的自己。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睦邻文学女性生存工商业命运浮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葳儿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13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8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3
  • L.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2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好的文学作品就是要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口。即以怎样的方式来切入文学,从而反映生活。表现女人的虚荣,我们常常想起福楼拜笔下的包法利夫人和莫泊桑《项链》中的玛蒂尔德。前者因对丈夫不满而出轨,身败名裂后服毒自杀,后者爱慕虚荣而负债如山。《九厘米》虽然写的是帛锦作为一个女人的虚荣,揭示的却是人性共同的弱点。小说一箭双雕,明线写帛锦幻想通过九厘米的高跟鞋挤入上层,暗线却反映出了小老板的心酸不易和整个企业的兴衰。
  • 感谢唐小林老师的点评和推荐。 这篇小说明暗线的设置,确是我有意为之,您看到了,我特别欣喜。 能得到您的指点,对我很有帮助。小说创作之路无止境,我继续学习,努力。

    回复

  • 9厘米,是女人高跟鞋的高度,是阔太们相互攀比的筹码,是下层人跻身上流社会的进阶术。这高跟鞋的穿行之处,是客厅,是职场,是交际圈,是红尘与人心难以捉摸的地带。透过高跟鞋和它的主人帛锦,可以看到一卷浮世绘,小说虽短,但容量不小。作者的语言有一股狠劲,笔法凌厉。作者对服饰审美有相当的研究(参见描写帛锦打扮的细节),并关注社会热点问题(民间庞氏理财与互联网金融乱象,在作品有所涉及),这是值得称道的。
  • 实业小工厂被地产商“侵入”,主角貌似从此做体面人,实则已失去事业支撑。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家底渐空。妻子则追逐从前未曾有过的美貌、虚名、妄想进入上流生活,终究是格格不入,壁垒森严。
  • 没有正面写工厂如何凋敝,实业何等不济,这些都隐在女人追求虚浮生活的场景背后。通过女主角从前到现在衣着打扮的对比,生活方式的对比,侧面展开情节。
  • 往大处说,这是大环境碾压小人物命运使然,往小处写,就是一个女人对自己的误解,被浮华市相吞噬……

    回复

  • 铺垫工作做得好哇
  • 令鹏老师所指为何?还请明示。感觉好深奥,解到点
  • 手机操作界面太不友好,需要完善。写了半天不知道咋的发出来乱七八糟了😂😂😂🐼
  • 还是电脑界面友爱、熟悉。
  • 小说在最后才“真相大白”,前面对女主人公形象、心理、氛围营造等都是一种铺垫。所以我说你的铺垫做得好。
  • 谢令鹏评委指点

    回复

    • 葳儿3秀才2018/08/10 19:32:07
    • 分享到: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夫妻俩经营的工厂被地产商“侵入”,失去事业支撑。貌似从此洗干净手做体面人,然而生活并不允许他们如此度日。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渐渐把家底
  • 手机操作不太方便😓
  • 实业小工厂被地产商“侵入”,主角貌似从此做体面人,实则已失去事业支撑。丈夫用补偿款投资互联网金融,家底渐空。妻子则追逐从前未曾有过的美貌、虚名、妄想上流生活,终究是格格不入,壁垒森严。

    回复

  • 手机上回复的误操作,好像删不掉
  • 回复
  • 情节紧凑,叙述凌厉,写活了一个欲跻身上层贵妇女性的虚荣与渴望。其实,哪个女人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只是,它不一定适合你,就像那九厘米的高跟。
  • 🌹🌹🌹多谢赏读评论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07 12:58:59
    • 分享到:
  • 由一双高跟鞋折射出来的不仅仅是虚荣,更多的是渴望被另一个阶层所认同。讽刺意味后面是满满的悲凉。
  • 目光犀利,谢谢赏读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03 10:50:15
    • 分享到:
  • 一个中年妇女爱美之心爆发后参与一场与自己圈子格格不入的宴会发生的故事,开始到结束并没有给予我们太多信息,然而作者用过细致的描写,让我们看到了她的诚意。这可以是丑小鸭的完美蜕变,也可以是灰姑娘12点的诅咒。
  • 谢谢赏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欢迎关注本人在证券时报——思想如虹专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63105
  • 22
  • 349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