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大营救的“秘密”
  • [126] [1]


1969年一天深夜,岗厦村中医师文辉廷全家人都入睡了,突然,外面传来“咚咚咚”地敲门声。文医生早已习以为常,不是谁家孩子感冒发烧,就是哪位老人身体不适,他急忙朝大门走去。厚厚的木板门有些年头了,边缘像被啃过一样,中间露着“牙缝”。月光映照下,“牙缝”里射进几条黑影,他眯起眼向外看去,这一看不打紧,让他大吃一惊。门外站着五六个男人,手里提着棍子,其中还有人背着枪。他压低噪门问:“谁啊!有事吗?”只听一个粗嗓门的男人说:“少废话,公社革委会派来的,快开门!”“好!好!”文医生连忙拉开门闩,弓着背立在一旁,茫然地看着他们。一个男人用棍子顶着他的胸脯说:“快穿好衣服,跟我们走一趟,有些问题要去交待清楚!”文医生老婆黄氏闻声跑出来,一见这阵式,脸都吓白了,鸡子啄米般地拱着手哀求:“兄弟,兄弟,有话慢慢讲,他都70岁人了,放过他吧。”那人恶狠狠地盯着她,文医生赶紧把她拉到身后说:“不关你的事,照顾好孩子们,我跟他们去,不会有事的,放心吧。”说完,进屋抓起一件外衣,头也不回地跟他们走了。黄氏追出门口,腿一软,一屁股坐在门坎上,这深更半夜的,想哭也不敢哭出声,只好不停地抹眼泪。文医生的儿子阿林从屋里出来,一言不发地搀起母亲,望着衰老瘦弱的父亲被几个黑影裹胁,走远了。

第二天,阿林去打听父亲的情况,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斜着眼瞧瞧他,点燃一支烟,吐着烟圈慢腾腾地说:“你父亲有历史问题,他当过汉奸,我们正在审查,你回去等消息吧。”阿林心里咯噔一下,上小学就知道汉奸是坏人,老爸一辈子治病救人,怎么跟汉奸扯上了关系?回家路上,高一脚低一脚走着,心里好难受,见四下无人,便“嗷嗷”地哭出了声。如果老爸真是汉奸,一家人都要受牵连,他无法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几天后,父亲回来了,身体一向健康的他,此时满脸憔悴,踉踉跄跄走进屋,倒在床上就起不来了。阿林上前摸摸他的额头,热乎乎的,老人家发烧可不能马虎,母子二人赶紧煎药、熬汤给他服下,经过一周调养,病情略见起色。

父亲50岁那年,有了阿林这个独子,平时,他忙着给村民问诊抓药,有点空闲,便教阿林把脉、背药名,父子俩难得这么静静地呆在一起。阿林犹豫再三,实在忍不住问道:“老窦(爸爸),那个干部说你当过汉奸,是真的吗?”父亲木然地望着窗外,好像在回忆什么,接着长叹一声,背对阿林,肩膀不停地抽动。阿林拉拉他的衣袖:“老窦!全村这么多人,为什么就你是汉奸?”父亲转过脸来,老泪纵横,泣不成声。阿林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他痛哭流涕,忙说:“老窦,你好好养病吧,我不问了!”老人扯起衣角抹了把泪,挪挪身子,从枕头里抽出一个布包,放到阿林手上:“你也大个仔了,我该告诉你真相了。你爸这一生受过好多打击,但只做善事,绝对不做过亏心事。那天晚上,他们抓我去审问,说我是汉奸,逼我写认罪材料,我没有罪,写什么啊。不知道广东省公安厅怎么得到了消息,让县公安局派人下来,要求他们立即放人,我才能这么快回家。这些资料,你要好生保管,不要向外人透露,等到合适机会,还我一个清白。”他无力地靠在棉被上,第一次向阿林讲起了往事,足足讲了两个小时。令人惋惜的是,1975年“文化大革命”尚未结束,77岁的文老先生含冤离世。阿林抓着父亲冰凉的手,决心要完成他的遗愿。父亲去世后,阿林把这个秘密吞进肚里,在村里谨言慎行,子承父业,继续行医。

时光如梭,社会发生了巨变。“文革”结束、“逃港风”戛然而止、“改革开放”、深圳特区成立、村民“洗脚上田”,市里大医院越来越多,阿林的小诊所停办……几十年过去了,阿林从后生变成六旬老翁。父亲走了多年,始终没能把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带走,阿林表面上什么也不说,却极其关注社会局势和政治动向。2005年9月3日,他在深圳《晶报》上看到两篇报道,一则《重温64年前秘密大营救》中写道:“……以宝安为根据地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成功组织了秘密大营救行动,将800多名被困的文化精英和爱国人士以及100多名国际友人从香港营救到祖国大后方。这一事件创造了中国抗战史上的一大奇迹,轰动了海内外,是中国共产党与文化人士及爱国民主人士患难与共、肝胆相照的真实写照……”“……作为这次大营救的主要策划地和接待站,白石龙村被称为了‘小延安’。”还有一则是《23国老兵共签和平宣言》,这两则新闻令他激动不已,立即收藏下来。尽管媒体“公正对待抗战老兵”的宣传初见端倪,可“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秘密大营救”中只提及共产党组织营救的内容。而发生在1941年的那场“秘密大营救”,是“国共合作”最紧密的时候,国民党政府和爱国人士均参与了营救,立下了汗马功劳,其中只字未提,或者用“秘密交通员”一带而过,看来还原历史真相更待时日。阿林忧心忡忡,感觉还不能立即揭开这个秘密,他顾不得人老眼花,歪歪扭扭地写下几页纸,自己正慢慢老去,说不定哪天,就无法兑现父亲遗嘱了,必须将这些东西记录下来。

阿林的小女儿幼师毕业,在办公室与我共事10多年,是个漂亮乖巧的女孩,阿林有时间便过来坐坐,很快与我熟络了。2016年5月,我有幸获得福田区专项文化资金扶助,准备出版历史纪实《岗厦村文氏的前朝后代》。在收集旧照片时,我在岗厦文氏宗亲会会长那里,看到了三份影印件,时间分别为民国廿六年、民国廿八年、1950年,红底黑字,虽有些陈旧,却保存得相当完整,影印件同时出现“文辉廷”这个名字。文会长告诉我,这位老人曾被文氏乡亲选为“太平绅士”,要知道在深港两地,这个称号是很有份量的。

一天,和同事们喝茶聊天,我无意提到这个名字,阿林在一旁小声说:“他是我老窦。”我突然感觉这里面肯定有故事,便开始刨根问底。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或许不想当众对我这个外地人谈起过去。我不甘心,约他们夫妻二人出来喝早茶,边吃边聊,他架不住我穷追不放,口述了他父亲的传奇人生,我揭开了埋藏在岗厦村七十四年的惊人秘密。

文辉廷,原名文耀铭,1899年出生在宝安岭下村(现今凤凰村,与岗厦村文氏同宗)一户富庶的杏林世家。他自幼聪慧,5岁开始识字,7岁熟背百种药名。他祖父、父亲为乡亲们把脉看病时,他就侧立一旁,认真观看听讲,铭记于心。9岁那年,家中来了一位病人,父亲刚问诊完毕,阿铭就说出了处方,令在场人惊叹不已。不幸的是他父亲患病早逝,同为医生的伯父,考虑阿铭的母亲还年轻,担心会带阿铭改嫁,不愿文家血脉寄人篱下,便把他接到宝安县白泥樟村自己家中抚养,送进宝安一所学校(现今明达学校)读书。与同龄孩子相比,阿铭性格沉稳,又得祖上真传,15岁就可以坐诊看病了,被他治好病的乡亲越来越多,大家对他的医术赞不绝口。18岁那年,他为南头镇一个国民党军官治好了纠缠几年的顽疾,出于报恩,又或许为了发展新生力量,这名军官提出带他东渡日本,到了那边可以边读书,边行医。18岁的阿铭血气方刚,希望谋求更好的前程,便把母亲安顿好,随那军官去了日本横滨。

当年的横滨,人口稠密,工业发达,经济繁荣,是日本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被称为“丝绸之城”。阿铭入学不到半年,就能讲日语了。他在横滨开了一家诊所,边行医、边读书,自己养活自己。由于日本人比较相信中医,加上他的医术精湛,为人和善,当地百姓和华人来纷纷找他看病,诊所很快就有了名气。横滨不大,华人不多,在校期间,他认识了后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的周恩来先生,开诊所期间,又认识了国民党元老廖仲凯先生和在日本出生的廖承志。

1919年,一位日本富商请阿铭到家里为他看病,几天下来,富商病情大有好转,就设宴款待他。富商的女儿代妹,贤惠端庄,知书达礼,对年轻帅气的阿铭一见钟情,主动送他一个小布偶,作为定情物,两个年轻人就这么坠入了爱河。次年就结婚,生下一个儿子。妻子漂亮素雅,儿子活泼可爱,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幸福之中,1923年9月1日中午,一场大地震残忍地夺走了这一切。那天,大地撕开一道裂缝,楼房纷纷倒塌,到处尘土飞扬,许多人来不及反应就被砸死在屋里。加上正值午饭时间,住在木板房里的日本市民,家中炉灶被掀翻,炉火点燃木板,引发大火,据统计,那次地震和引发的火灾就造成横滨10万人死亡。阿铭外出办事,幸免于难,等他赶回家,妻儿惨死家中,苦心经营的诊所夷为平地。突如其来的灾难如雷轰顶,将他彻底击垮,一阵昏厥晕倒在地。醒来时他已躺在救灾帐篷里,绝望至极,他想到了死,居民们劝慰道:“文医师,我们都失去了亲人,都和你同样悲痛,振作起来吧,好多伤者等待你救治呢。”是啊!震后极易发生霍乱疾病,况且还有那么多伤者,尽管家破人亡,身心俱疲,但不能忘了自己是医生。强烈的职业感让他打起精神,重新站了起来。他从废墟中扒出药材和医疗用具,煎汤药为灾民防病,用草药为灾民疗伤。灾难过后,生活渐渐趋于平静,但只要想起妻儿,就痛苦不堪,他失去在日本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三番几次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却无法拒绝当地政府和居民再三挽留。这时他的母亲和伯父也相继离世,他孑然一身,重操旧业,在当地又行医13年,成了家喻户晓的名医,深受横滨民众的尊敬。

1935年底,日本策划侵略中国,国民党有关“组织”安排阿铭回国,他怀着强烈的爱国情感和对家乡亲人的思念,离开了生活20年的日本,离开了与他亲如兄弟的横滨百姓,乘船抵达香港。由于人生地不熟,“组织”上安排他到宝安县田面村居住,教书兼行医,正式改名文锦廷。1936年,他再娶宝安赤尾村林氏为妻。

1935年10月,中共通过巴黎《救国时报》发表了“八一宣言”,明确提出愿意和一切党派联合抗日。1936年,国民党驻苏大使与中共驻苏代表团初次接触,中共代表团派潘汉年回国,国共双方多次进行秘密谈判。1937年“七七事变”,日军全面侵华,同年9月,国民党政府承认了共产党的合法性,“国共联合抗日”正式拉开序幕。

1937年10月15日(民国廿六年),国民党政府向文锦廷颁发了《广东民众御侮救亡会宝安分会第三区支会防护股通知书-为通告书》,内容为:“查倭寇肆虐到处侵袭,防护救伤刻不容缓,本股忝属防护职责所在,义不容辞。而中西医师尤当效力党国,救护生民以尽天职。兹有文辉廷君,医术湛深,热心为国家民族服务,堪任为本股救护队队员,仰即克日到会工作,幸勿观望有所畏怯,须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遇敌人侵袭,当速赴灾区实力救护,尚有藉词推诿或事先逃避,无异汉奸,定当指名呈报,主管机关究办,决不宽恕。特此通知。中华民国廿六年十月十五日,常务委员:杜芬、黄康衢、李炯安,防护股主任:叶监泉”(有原件为证)。通告书中的杜芬、叶监泉二人是中共党员,黄康衢、李炯安是国民党官员。从这份通知书中可以看出当时“国共”联合抗日已经开始,其中“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遇敌人侵袭,当速赴灾区实力救护,尚有藉词推诿或事先逃避,无异汉奸。”证实国民党政府在抗战中重要位置及抗日的决心。文锦廷从接到通知之日起,正式成为了抗日救国救护队队员,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抗日救国工作之中。

  • 标签:抢救本土文化记录真实事件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胡野秋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更多
  • 张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秦锦屏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Cool小姐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唐兴林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深沉打赏了500邻家币
  • 悠悠竹风打赏了500邻家币
  • 杨点墨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深沉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范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范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池漾金麟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虞宵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虞宵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柴火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寂寞闲语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海那边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镜子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每文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品味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柏亚利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乘风无痕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小意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雅风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小宇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驿马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叶紫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红月亮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江飞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雅风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深圳的红树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云替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云替打赏了100邻家币
  • 云替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虞宵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范明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范明评委880积分2016/09/15 17:20:34

    挖掘历史细微真相,在抢救文化名人这一闻名于世的恢弘的大事件中,发现鲜为人知的“秘密”,一个医师、一个普通人的传奇故事,文脉清晰,文笔流畅,主题鲜明,使得该作品具备可读性和感染力。顺便说一句,《羊台山》杂志主要是因为这一事件起名,为了纪念和承接,所以我读后有亲切感,提名是必须的。

    分享到:道长2016/09/15 18:44:45

    谢谢范明老师精彩点评及打赏!羊台山是抗日根据地,那里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真实记录历史是我们作者的责任,有你们这些好老师,我写纪实更加有动力!感谢!

      回复
  • 分享到:虞宵评委1250积分2016/09/09 23:23:08

    近几年非虚构作品颇受欢迎,原因在于它的真实性、文学性、艺术性,这个作品做到了。文章史料丰富,结构严谨,脉络清晰,可读性强,作者对作品赋予炽热的情感,有血有肉。在当下深圳大力挖掘本土文化、本土历史的大环境下,这个作品仍显难能可贵。

    分享到:道长2016/09/10 05:42:45

    感谢虞宵老师的精彩评论!这是一篇完全真实的历史纪实,我万万没想到岗厦村埋藏着如此惊人的秘密。或许压抑太久,口述者很激动,我也动了情。希望为抗战老人代言,还原历史真相。你的支持让我感动,流泪了!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6/09/29 20:30:29

    对于一座城市历史和记忆打捞和抢救,非要付出严谨求真的态度和艰辛的劳动不可。这些年道长一头扎进街头巷尾之中,深入调查和采访,打破砂锅问到底,终有所获。这篇《秘密大营救的“秘密”》纪实即是收获之一。陈旧的史料和并不新鲜的题材,却花样翻新,写得有声有色。追寻真相的过程,一如侦探破案,层层推进,最后剥洋葱般,和盘托出被记忆封存的“秘辛”。,

    分享到:道长2016/09/29 20:48:58

    感谢张樯老师精彩点评及打赏!我以为写纪实付出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其实还有这么多好老师理解,三年来,是你们鼓舞了我!铭记在心!

      回复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6/09/29 12:45:07

    关于大营救,有过不少记录和书写,严格说来不算新鲜。但道长的长处在于聚焦于细节,我一直认为中国人写历史往往忘记细节,只着力于宏观框架。文章开头从文革时的一幕切入,非常高明,用一个非常事件引入另一个非常事件。此外,道长的文字越来越沉着,平静如水,很符合历史写作的客观视角。

    分享到:道长2016/09/29 12:52:12

    谢谢胡老师在百忙之中抽空给予我鼓励!很感动!或许是上帝之手助我,让我挖掘出了秘密中的秘密,有你们这些重视历史文化的好老师支持,我一定会更加努力!

      回复
  • 分享到:秦锦屏评委1380积分2016/09/28 09:59:07

    岗厦,深圳的明珠。王一宪把她深挖的镢头停驻在此地,紧抓、细耕,发掘民族秘史,弘扬革命精神。“秘密大营救”这一历史题材承载了她多年的写作经验。她以丰厚的人生命运感,强烈的“戏剧再现”力,在近年诸多同类题材的文学作品中另辟蹊径,对一段历史情境进行了新颖别致的文学解读。

    分享到:道长2016/09/28 10:17:35

    感谢美女主席一直以来对挖掘本土文化的支持和帮助!福田有太多的古老题材,我不会放下“锄头”。优美的文字,精彩的点评让我感动!谢谢!谢谢!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6/09/27 11:12:59

    宪姐一直扎根深圳本土,一双慧眼特别善于发现生活,一个岗厦村就被她长期聚焦,挖了一个金矿《岗厦村文氏的前朝后代》,如今又被她挖掘出一个“秘密”。宪姐这篇作品,既有小说的写作手法,又有强烈的纪实抒情性。让我们了解一段尘封的历史,说出那段秘密,为那些隐性埋名为了祖国的解放事业默默奉献,并付出惨痛代价的人们正名,也许遗忘意味着背叛,唯有还原历史才是最大的尊重。

    分享到:道长2016/09/27 11:16:52

    谢谢美女安安老师的精彩点评!犹如你的画般柔美,犹如你的诗般感人!谢谢各位老师们!辛苦了!致敬!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89
  • 200
  • 41
  • 348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