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岛少女.26盐巴第七部小说
  • 点击:484评论:02017/11/13 13:15

   别墅

   厨房,伍建良与何建志在装配捕鼠器。美君在忙后勤,一时拿来钳子,一时递来铁丝……

   很快,就做好了三个捕鼠器——他们在水桶口横穿一根可以转动的粗铁丝,粗铁丝上,贴着一点儿蛇肉,若老鼠爬上去,粗铁丝一转,老鼠就会滚落下去,困在水桶里。

   他们把水桶安放在厨房的几个角落,出来,关门。

   美君疑虑地问:“就这样啊,能行吗?况且,我们有这么多人呀,就算,一天抓到十只老鼠,也不够吃的呀。”

   “对啊,是的,”伍建良说:“我们还要想想其他办法才行啊。”

   美君看着他,说:“我们岛上,以前,还有捕鱼的工具,现在,那些捕鱼的工具,可能还泡在水里呢,要不,我们一起去找找?”

   “是吗?那太好了,有了捕鱼的工具,就等于有食物了,要知道,我们都是捕鱼的专家呀!”伍建良兴奋地说。

   “吹吧?捕鱼的专家?就你这样子呀,我可是……第一次见到哦。”美君偏着头,不屑地说。

   “那,你带我们去看看,如果能找到捕鱼的工具,一试,不就知道啦?”伍建良大度地说。

   美君忍俊不禁,说道:“好啊,走,我带你们去!”

   三人出门。

   大海,沙滩

   三人走出别墅,没走多远,就看到伍俊贤背着芳仪走过来。大家愕然,面面相觑。

   还是美君反应快,她跑过去,惊呼道:“芳仪,芳仪,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你……”

   芳仪撅着小嘴,眼睛眨了眨,说:“别提啦!摔倒啦!”

   “啊?!腿受伤了呀?别吓我啊,严重吗?还能走路吗?”美君打量着她。

   “没事没事,有神医在呢,他说没事的。如果明天还好不了,看我,”芳仪歪着头,手指在他脑袋上戳了戳,道:“不打死他才怪!”

   伍建良挠挠后脑勺,笑笑,说:“既然,俊贤说没事,应该就没事了,筋骨受伤,我们都懂一些护理知识,放心吧,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哼!”芳仪扬起脸蛋,不再说话。

   美君欣慰一笑,对俊贤说:“哦好吧,我相信你们。那……我们,还是去找渔具,你,先送妹妹回去休息吧,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啊!?”

   俊贤点头,弯着腰,继续向别墅走去。

   别墅

   俊贤背着芳仪,进门。

   “这边这边,向左向左,对对对。”

   “上二楼啊?”俊贤问。

   “当然啦!难道,你想把我丢在客厅里呀?嗯?我告诉你,我是因公受伤的,从现在开始,我只能躺在床上休息了,你们呀,必须安排一个人,好好伺候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明白吗?”芳仪得意的样子。

   “因公受伤?”俊贤吃力的样子,想了想,继续上楼。

   “对呀,你不这样认为?要不,你说呢?我是怎么受伤的呀?!”芳仪责问的语气。

   “哦……是的是的,因公受伤,是因公受伤。”俊贤烦躁的样子。

   芳仪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说:“这就对啦,看来,你还蛮懂道理的嘛!”

   上了二楼,俊贤气喘吁吁,问:“哪一……间啊?”

   “还前面一点,对对对,就是那一间。”芳仪指了指。

   俊贤背到门口,推门,进去,弯腰,把她轻轻放在床上。

   “啊哟!好痛!”芳仪坐在床上,皱着眉头,瞪着他,观察他的反应。

   俊贤一惊,赶紧弯腰,看了看,担心地问:“是不是……碰了一下?”

   芳仪见他满额汗水,怜惜地说:“好啦好啦,没事没事,不怪你。快去,到洗漱间洗一洗,擦擦汗吧。”

   俊贤不解地盯着她,犹犹豫豫,转身,笨拙的样子,进了洗漱间。

   洗漱间里,传出哗啦啦的声响。芳仪一笑,望着地面发呆。

   俊贤走出。芳仪上下打量着他,说:“谢谢你!背了这么远,一定很累吧?”

   俊贤一怔,没说话,向门外走去。

   芳仪急了,问:“你到哪里去呀?”

   “我去客厅坐坐,等他们回来。”俊贤没有回头。

   “不行!”芳仪叫道。她生气的样子,大声说:“不许去!”

   俊贤回头,不解地问:“怎么啦?”

   芳仪眼泪汪汪,软软地坐在床上,说:“我……我一个人,好怕!”

   俊贤想笑,忍住了,调侃地说:“这是你们家耶,你都怕呀?还,还吓成这样啦?”

   芳仪生气地说:“难道,你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要是……要是我都说出来,不吓死你才怪!”

   “呵呵,那,你试一下吧,吓死了,我不怪你!”俊贤不屑的语气。

   “好,这是你说的哦!你过来,我告诉你!”芳仪说。

   俊贤又走了进来。

   “来,坐在床上,我要抓住你,我担心,你会吓跑的。”芳仪说。

   俊贤不以为然,坐在她身边。

   “如果,我告诉你了,你一定要保密!”芳仪两手抓住他的手腕,小声说。

   “嗯!你快说。”俊贤有点儿紧张。

   “你会说出去吗?”芳仪担心的样子。

   “我都说了嘛,不会的啦!”俊贤有点儿不安了。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芳仪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告诉你,隔壁的两间房,都……都杀过人的!”

   “啊?!”俊贤一愣,站起,疑惑地说:“怎么可能?!你……你骗人!”

    芳仪忧郁的眼神,认真地说:“我,没骗你,是真的。不然,你想想,这海岛,这豪华的别墅里,怎么可能……只有,只有两个女孩子呢?”

   “啊?!”俊贤恍然大悟,惊恐的样子,问:“真的啊?!”

   “是真的,我没骗你!不信,你,可以去看看,那两间房,现在,还一片狼藉,甚至,右边那一间,床边的地板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什么?!”俊贤紧张地看着她,起身。

   芳仪松手:“是真的,不信,你去右边那一间看看,”她又叮嘱道:“记住,快去快回,不许逃跑哦!”

   俊贤匆忙出门,走进右边那一间。他看到:里面有张床,床边的地板上,有一大片干涸的血迹。他惊愕不已,捂着嘴,退出房门,转身就跑,又回到了芳仪的房间。

  “相信我了吗?”芳仪盯着他,问道。

   俊贤捂着嘴,连连点头。他眼睛瞪得大大的,惊魂未定。

  “想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芳仪问。

   俊贤捂住嘴,连连点头,恐惧地看着她。

  “来,坐到我身边来,我慢慢讲给你听。”芳仪很认真的样子。

   俊贤小心挪动脚步,坐到她身边。

   芳仪两手抓住他的手,头靠在他的臂膀上,开始讲述那一幕幕可怕的事。她边讲边回忆。

   回忆1:

   房内。芳仪一惊,赶紧起身,穆俊杰拉着她的手,站起。

   他俩出门,正巧看到老付的背影在前面消失。

   他俩轻轻走到美君的房门口,芳仪轻轻推开房门,顿时,穆俊杰张大嘴巴,惊呆了。

   眼美君光着身子,背对着门在穿衣服。

   回忆2:

   老付突然爬起,向门外冲去,穆俊杰松开美君,一把抱住老付,再次将他撂倒在地。美君持刀刺过来,老付一滚,抓住美君的手,将尖刀夺下,穆俊杰冲过去,死死抓住老付的手,老付顺势一脚,蹬到他的腹部。芳仪挤过去,举起一把椅子,砸在老付的背上,掉头就跑。老付松手,顺手抓住椅子,横扫过来,刚巧打在穆俊杰受过伤的大腿上,穆俊杰“啊!”地一声,倒了下去,一条腿歪歪斜斜摆在了一边。

   老付扑上去,对穆俊杰一顿暴打。美君搬起一把椅子冲过来,正要砸,被老付抢先站起,一把夺过,一脚踢过去,美君捂着肚子,颤抖着倒下。芳仪吓得直发抖,眼泪汪汪,她骂道:“畜牲!你不得好死!老板会杀了你的!”

   老付冷笑一声,骂道:“他娘的,你也威风啦?嗯?是不是也想和我上床啊?啊?!告诉你,老板回不来啦,就算回来,你们也犯了死罪!我把你们全杀了,也合情合理,名正言顺!”

   “啪!”他狠狠地抽了她一记耳光,抓住她一拉,芳仪倒地。他举起椅子,正要砸下。这时:“砰!”一声枪响,老付像一根木桩,直挺挺地,向床的另一边倒去。

   回忆3:

   楼上,美君大叫:“完蛋啦,完蛋了,芳……芳仪啊,俊杰中毒啦!快去看看呐!啊——啊——!”

   芳仪坐好,听了听,“啊!”地大叫一声,立即了冲出去,跑到穆俊杰的房间一看,吓得张大嘴巴,眼睛发直,两手抖动起来。

   她扑上去,使劲儿摇晃穆俊杰,却没有反应。赶紧把耳朵贴近他的鼻子,听了听,没听到呼吸声,也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

   美君进来:“呜呜呜呜……地大哭!”

   芳仪颤抖着,慢慢站起,问道:“姐,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啦?”

   美君一把抱住她,哭诉道:“他说,口渴了,呜呜呜,我就,我就想,让她喝点热汤,呜呜呜呜,想不到,喝了就,呜呜呜呜呜,就这样了,呜呜呜呜呜”

   “汤里有毒?!汤里有毒?!”芳仪冷冷地说道。

   美君一惊,突然,她松开美君,跑下楼,进了厨房。

   芳仪想起了什么,突然,他推开穆俊杰,在他背后摸几下,又到枕头下摸,摸出一把手枪,她看了看,抓紧,冲了出去。

   美君在厨房的垃圾桶里寻找,找出了一只农药瓶。她仔细看了看,咬牙切齿地说:“毒药?!老妖精,看我不杀了你!”

   (回忆结束)

   芳仪泪水涟涟,痛楚的表情。她颤栗着,紧紧抓住俊贤的手,闭上了眼睛。

   俊贤一手揽住她的肩,安慰地说:“别哭,都过去了,有我们在,别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芳仪流着泪,紧紧抱住他,将脸贴进他的胸口。


  • 关键词:孤岛少女.26盐巴别墅厨房伍建良何建志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3820积分
  • 1星
  • 0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2400
  • 409
  • 23820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陈彻消失的女儿

    2018/2/7 0:38: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