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岛少女.26盐巴第七部小说
  • 点击:87评论:02017/11/13 13:15

   别墅

   厨房,伍建良与何建志在装配捕鼠器。美君在忙后勤,一时拿来钳子,一时递来铁丝……

   很快,就做好了三个捕鼠器——他们在水桶口横穿一根可以转动的粗铁丝,粗铁丝上,贴着一点儿蛇肉,若老鼠爬上去,粗铁丝一转,老鼠就会滚落下去,困在水桶里。

   他们把水桶安放在厨房的几个角落,出来,关门。

   美君疑虑地问:“就这样啊,能行吗?况且,我们有这么多人呀,就算,一天抓到十只老鼠,也不够吃的呀。”

   “对啊,是的,”伍建良说:“我们还要想想其他办法才行啊。”

   美君看着他,说:“我们岛上,以前,还有捕鱼的工具,现在,那些捕鱼的工具,可能还泡在水里呢,要不,我们一起去找找?”

   “是吗?那太好了,有了捕鱼的工具,就等于有食物了,要知道,我们都是捕鱼的专家呀!”伍建良兴奋地说。

   “吹吧?捕鱼的专家?就你这样子呀,我可是……第一次见到哦。”美君偏着头,不屑地说。

   “那,你带我们去看看,如果能找到捕鱼的工具,一试,不就知道啦?”伍建良大度地说。

   美君忍俊不禁,说道:“好啊,走,我带你们去!”

   三人出门。

   大海,沙滩

   三人走出别墅,没走多远,就看到伍俊贤背着芳仪走过来。大家愕然,面面相觑。

   还是美君反应快,她跑过去,惊呼道:“芳仪,芳仪,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你……”

   芳仪撅着小嘴,眼睛眨了眨,说:“别提啦!摔倒啦!”

   “啊?!腿受伤了呀?别吓我啊,严重吗?还能走路吗?”美君打量着她。

   “没事没事,有神医在呢,他说没事的。如果明天还好不了,看我,”芳仪歪着头,手指在他脑袋上戳了戳,道:“不打死他才怪!”

   伍建良挠挠后脑勺,笑笑,说:“既然,俊贤说没事,应该就没事了,筋骨受伤,我们都懂一些护理知识,放心吧,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哼!”芳仪扬起脸蛋,不再说话。

   美君欣慰一笑,对俊贤说:“哦好吧,我相信你们。那……我们,还是去找渔具,你,先送妹妹回去休息吧,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啊!?”

   俊贤点头,弯着腰,继续向别墅走去。

   别墅

   俊贤背着芳仪,进门。

   “这边这边,向左向左,对对对。”

   “上二楼啊?”俊贤问。

   “当然啦!难道,你想把我丢在客厅里呀?嗯?我告诉你,我是因公受伤的,从现在开始,我只能躺在床上休息了,你们呀,必须安排一个人,好好伺候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明白吗?”芳仪得意的样子。

   “因公受伤?”俊贤吃力的样子,想了想,继续上楼。

   “对呀,你不这样认为?要不,你说呢?我是怎么受伤的呀?!”芳仪责问的语气。

   “哦……是的是的,因公受伤,是因公受伤。”俊贤烦躁的样子。

   芳仪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说:“这就对啦,看来,你还蛮懂道理的嘛!”

   上了二楼,俊贤气喘吁吁,问:“哪一……间啊?”

   “还前面一点,对对对,就是那一间。”芳仪指了指。

   俊贤背到门口,推门,进去,弯腰,把她轻轻放在床上。

   “啊哟!好痛!”芳仪坐在床上,皱着眉头,瞪着他,观察他的反应。

   俊贤一惊,赶紧弯腰,看了看,担心地问:“是不是……碰了一下?”

   芳仪见他满额汗水,怜惜地说:“好啦好啦,没事没事,不怪你。快去,到洗漱间洗一洗,擦擦汗吧。”

   俊贤不解地盯着她,犹犹豫豫,转身,笨拙的样子,进了洗漱间。

   洗漱间里,传出哗啦啦的声响。芳仪一笑,望着地面发呆。

   俊贤走出。芳仪上下打量着他,说:“谢谢你!背了这么远,一定很累吧?”

   俊贤一怔,没说话,向门外走去。

   芳仪急了,问:“你到哪里去呀?”

   “我去客厅坐坐,等他们回来。”俊贤没有回头。

   “不行!”芳仪叫道。她生气的样子,大声说:“不许去!”

   俊贤回头,不解地问:“怎么啦?”

   芳仪眼泪汪汪,软软地坐在床上,说:“我……我一个人,好怕!”

   俊贤想笑,忍住了,调侃地说:“这是你们家耶,你都怕呀?还,还吓成这样啦?”

   芳仪生气地说:“难道,你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要是……要是我都说出来,不吓死你才怪!”

   “呵呵,那,你试一下吧,吓死了,我不怪你!”俊贤不屑的语气。

   “好,这是你说的哦!你过来,我告诉你!”芳仪说。

   俊贤又走了进来。

   “来,坐在床上,我要抓住你,我担心,你会吓跑的。”芳仪说。

   俊贤不以为然,坐在她身边。

   “如果,我告诉你了,你一定要保密!”芳仪两手抓住他的手腕,小声说。

   “嗯!你快说。”俊贤有点儿紧张。

   “你会说出去吗?”芳仪担心的样子。

   “我都说了嘛,不会的啦!”俊贤有点儿不安了。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芳仪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告诉你,隔壁的两间房,都……都杀过人的!”

   “啊?!”俊贤一愣,站起,疑惑地说:“怎么可能?!你……你骗人!”

    芳仪忧郁的眼神,认真地说:“我,没骗你,是真的。不然,你想想,这海岛,这豪华的别墅里,怎么可能……只有,只有两个女孩子呢?”

   “啊?!”俊贤恍然大悟,惊恐的样子,问:“真的啊?!”

   “是真的,我没骗你!不信,你,可以去看看,那两间房,现在,还一片狼藉,甚至,右边那一间,床边的地板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什么?!”俊贤紧张地看着她,起身。

   芳仪松手:“是真的,不信,你去右边那一间看看,”她又叮嘱道:“记住,快去快回,不许逃跑哦!”

   俊贤匆忙出门,走进右边那一间。他看到:里面有张床,床边的地板上,有一大片干涸的血迹。他惊愕不已,捂着嘴,退出房门,转身就跑,又回到了芳仪的房间。

  “相信我了吗?”芳仪盯着他,问道。

   俊贤捂着嘴,连连点头。他眼睛瞪得大大的,惊魂未定。

  “想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芳仪问。

   俊贤捂住嘴,连连点头,恐惧地看着她。

  “来,坐到我身边来,我慢慢讲给你听。”芳仪很认真的样子。

   俊贤小心挪动脚步,坐到她身边。

   芳仪两手抓住他的手,头靠在他的臂膀上,开始讲述那一幕幕可怕的事。她边讲边回忆。

   回忆1:

   房内。芳仪一惊,赶紧起身,穆俊杰拉着她的手,站起。

   他俩出门,正巧看到老付的背影在前面消失。

   他俩轻轻走到美君的房门口,芳仪轻轻推开房门,顿时,穆俊杰张大嘴巴,惊呆了。

   眼美君光着身子,背对着门在穿衣服。

   回忆2:

   老付突然爬起,向门外冲去,穆俊杰松开美君,一把抱住老付,再次将他撂倒在地。美君持刀刺过来,老付一滚,抓住美君的手,将尖刀夺下,穆俊杰冲过去,死死抓住老付的手,老付顺势一脚,蹬到他的腹部。芳仪挤过去,举起一把椅子,砸在老付的背上,掉头就跑。老付松手,顺手抓住椅子,横扫过来,刚巧打在穆俊杰受过伤的大腿上,穆俊杰“啊!”地一声,倒了下去,一条腿歪歪斜斜摆在了一边。

   老付扑上去,对穆俊杰一顿暴打。美君搬起一把椅子冲过来,正要砸,被老付抢先站起,一把夺过,一脚踢过去,美君捂着肚子,颤抖着倒下。芳仪吓得直发抖,眼泪汪汪,她骂道:“畜牲!你不得好死!老板会杀了你的!”

   老付冷笑一声,骂道:“他娘的,你也威风啦?嗯?是不是也想和我上床啊?啊?!告诉你,老板回不来啦,就算回来,你们也犯了死罪!我把你们全杀了,也合情合理,名正言顺!”

   “啪!”他狠狠地抽了她一记耳光,抓住她一拉,芳仪倒地。他举起椅子,正要砸下。这时:“砰!”一声枪响,老付像一根木桩,直挺挺地,向床的另一边倒去。

   回忆3:

   楼上,美君大叫:“完蛋啦,完蛋了,芳……芳仪啊,俊杰中毒啦!快去看看呐!啊——啊——!”

   芳仪坐好,听了听,“啊!”地大叫一声,立即了冲出去,跑到穆俊杰的房间一看,吓得张大嘴巴,眼睛发直,两手抖动起来。

   她扑上去,使劲儿摇晃穆俊杰,却没有反应。赶紧把耳朵贴近他的鼻子,听了听,没听到呼吸声,也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

   美君进来:“呜呜呜呜……地大哭!”

   芳仪颤抖着,慢慢站起,问道:“姐,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啦?”

   美君一把抱住她,哭诉道:“他说,口渴了,呜呜呜,我就,我就想,让她喝点热汤,呜呜呜呜,想不到,喝了就,呜呜呜呜呜,就这样了,呜呜呜呜呜”

   “汤里有毒?!汤里有毒?!”芳仪冷冷地说道。

   美君一惊,突然,她松开美君,跑下楼,进了厨房。

   芳仪想起了什么,突然,他推开穆俊杰,在他背后摸几下,又到枕头下摸,摸出一把手枪,她看了看,抓紧,冲了出去。

   美君在厨房的垃圾桶里寻找,找出了一只农药瓶。她仔细看了看,咬牙切齿地说:“毒药?!老妖精,看我不杀了你!”

   (回忆结束)

   芳仪泪水涟涟,痛楚的表情。她颤栗着,紧紧抓住俊贤的手,闭上了眼睛。

   俊贤一手揽住她的肩,安慰地说:“别哭,都过去了,有我们在,别怕,我们……会保护你的!”

   芳仪流着泪,紧紧抱住他,将脸贴进他的胸口。


  • 关键词:孤岛少女.26盐巴别墅厨房伍建良何建志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0970积分
  • 1星
  • 0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2400
  • 352
  • 2097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