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4896评论:72017/12/26 12:40

1

虽然是一个已经在临床工作了十多年的护士,按道理早已经麻木了生老病死,但曲晶晶还是最讨厌和恐惧CA这个字眼的。

刚从学校出来进医院实习的时候,到了肿瘤科,病人的床头卡上都是些:肺CA,胃CA转移十二指肠,肝CA…………诸如此类。

CA,是癌的英文简称。之所以用字母,是为了照顾病人和家属那已经十分脆弱的情绪。事实上,除了病人家属,甚至包括一些病人自己,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

那些躺在病床上被标记了CA的人们,好像中了一种可怕的魔咒,或者身体里被安装了一个脱骨吸髓的装置,一天天的,被迅速吸得只剩下一张黑黄的皮,包裹着清晰可见的骨骼,最后在残酷的剧痛里逝去。

曲晶晶的父亲,七年前走于肺CA,母亲,五年前走于肠CA,这个世界上,就留下了她一个人。那一段她近乎崩溃,长夜长夜的失眠。半年后,恢复了一点气力可以上班的时候,她坚决申请从肿瘤科调到了妇产科,看着新的生命诞生,总比看着蒙着白被单的人被送走要愉快得多。

所以,这个晚班,看到陈江云在河洲一台戏微信群里发的那个诊断报告,曲晶晶还是神经忽地抽搐一下,从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

陈江云的那个报告单上赫然标着:甲状腺左侧乳头状CA!

平时一直用语音聊的她紧接着又用文字发了一句:检查结果出来好几天了,自己捂了一下。你们两准备点时间,陪下我。虽然我已经手术,有可能终老而死,也有可能只是死得慢一点,但是,我们还是应该,要聚一次。

事情源于二十多天前,陈江云做保险代理人的妹妹发现姐姐的年度医疗保险快要过期了,又想起她有一次好像念叨了一下脖子上怎么摸着有一个块。趁保险还未过期,生拉硬拽地把陈江云弄到医院去检查。这不检查还好,一检查是甲状腺有肿块,性质不明,医生建议切除。

保险不是还没过期吗?那就切吧!不过切了脖子上不得有个疤吗?得先去买点宽点靓点的项链备着!半月前陈江云电话里那悠然的语气还在曲晶晶的耳边回响呢,这切片检查结果却出来得这么触目惊心。

值班室的吊扇叽叽嘎嘎地转着,曲晶晶还是冒出汗,一股冰凉的细流从她的脖子后顺着脊背淌。怔在那里,对着手机里那条信息,看了许久,一下子竟不知道如何回复。

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她又惊了一下,拿起听筒:“护士长,七床的剖腹产病人从手术室下来了!”“知道了。”她挂上电话,把另一只手还握着的手机放到抽屉里,洗了手,拿起血压计听诊器,另外一个小护士推着心电监测仪,去了病室。

不一会,推车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麻醉师推着平车,手术室护士抱着婴儿进了病房。

刚手术出来的产妇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闻见血腥味曲晶晶的心就会刺刺地疼,她下意识地把脸上的厚棉纱口罩扯得更贴服一点。然后指挥着病人家属,协助麻醉师一起把产妇挪到床上,把临时氧气袋的管子拔了,接到床头的氧气出口上,安置好止痛棒和导尿管,上了心电监护,测量了血压,换了新的液体,看着它滴答滴答畅通无阻地滴到床上那个面色苍白的女人手臂里,她刚为了新生被开膛破肚,奉血献心。

再检查了一遍在婴儿床上那个红红的新生命,把他柔软的小脑袋轻轻地侧放好。曲晶晶松了一口气:一切正常,等会过来协助你们给孩子吸初乳,记住现在还不能给产妇垫枕头,排气之前不能喝水吃东西,有事按床头铃呼叫……

交代完了,和同事回到值班室。洗了手,拿起手机,里面有十几条未接来电,是河洲一台戏里的另外一个:刘小梅。

曲晶晶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发了会呆,正准备拨过去的时候,刘小梅又打过来了:晶晶,你看微信了吗?看微信了吗?她尖利的声音急促,曲晶晶紧紧的皱了一下眉:看 了。

“怎么办呢?你是做这行的,她这个病要紧吗?能活多久啊?……”刘小梅永远是那么直接粗糙。

“这个……她这个病算是……”曲晶晶顿了一会,那个字要说出来实在困难“算是癌里面比较幸运的了,手术效果好,没什么大事……”

“那如果手术效果不好呢?”刘小梅啊刘小梅,赚钱的智商永远比情商高。

“手术效果应该会好,……以后吃药控制,定期复查就可以了。”曲晶晶只能和刘小梅解释这么多了。

“那她要我们陪她,我们陪吧,我抽时间,你也想办法请假,毕竟,初中毕业以后,快二十年了,我们都没有再见面啊。”这一次刘小梅倒是非常积极。

“你个钱串子不容易啊!终于看到你说能抽出时间来了。”曲晶晶叹息。人,是不是总是觉得要看到最后一步了,才能做一些平时不能做的决定呢。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才在微信群里回信息。

我刚仔细研究了一下你的报告,你这个肿块已经切除了,以后按医生的吩咐吃药。这是最轻的癌,会康复的,你不要有思想负担。这是曲晶晶回的。

你要我们陪你去哪?说吧!这是刘小梅回的。

“我还以为你们两都自慰去了呢!这么久才回信息!”陈江云话还是说得如常的邪气,哪怕已经得了癌症,只是声音有点嘶哑。“我要你们陪我,先回河洲看看,再出去玩一趟。”

陈江云的话让曲晶晶哭笑不得,她看了下时间,示意一下小护士,小护士拿上血压计去病房了。

“去河洲,没问题啊,去三天吧,然后来深圳,我陪你们去玩,深圳可玩的地方多,公司有什么事情我还可以兼顾一下。”

“刘小梅果然还是钱串子本色,不过她能抽三天空出来,简直是奇迹了!”陈江云在微信语音里咬牙切齿地说。“钱串子,晶晶,一周以后,河洲见哦!NO  SEE   NO  GO!”

在这个时刻,还能听到陈江云充分保持了原风格吊儿郎当的说话,曲晶晶好歹放下一点心,放下手机,去了病房巡视。

曲晶晶请好假,绞尽脑汁的排了把自己腾出来那一个星期的班。刘小梅每天在微信里说自己得提前安排好生产进程表,得安排手下跟踪原料……陈江云说我开车,在河洲与你们会和,刘小梅你大款直接高铁好了,我直接中山出发懒得顺你了。曲晶晶说,我们还认得出来彼此吗?

陈江云说朋友圈不是有照片吗?按照片认!曲晶晶说照片都是P过的。陈江云又在那头邪恶的狂笑,然后说:刘小梅,你快发个照片到群里,你特么朋友圈一张照片都没有!你是去过韩国还是泰国不好意思发吗?

我哪有!刘小梅的声音又像个狭窄的口哨似的在群里响起:只是我老得太快了,不好意思发。

切!三十八而已,能有多老!陈江云从来鄙视她不留情。

是啊!发一张吧,小梅。曲晶晶说,我除了记得你的上嘴唇是有点上翻的,其他的都不记得了啊。

曲晶晶的话一发出去,不一会,语音那边传来陈江云上气不接下气的邪笑。

刘小梅真的发了一张照片在群里,然后,整晚,曲晶晶和陈江云都没在群里冒泡。


2

从现在的小城回到河洲的时候,已是傍晚。曲晶晶推着行李箱,来到湘江边,找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坐下。

那里,有两棵五六人牵手才能环抱的大樟树。关于这两棵树,在镇上有一个悠久的传说:这两棵树,曾经变成一对恩爱美丽的青年男女,在民国时期江西的一所学校里教书,人称章先生章太太。后来一位法力高强的道士识破了它们,它们匆忙逃回了河洲,从此再也没有幻化成人形。

传说让小时候的三人深信不疑,这两棵树也是她们的根据地,在这树荫下跳绳踢毽子,过家家堆雪人,编绒线的饰品,交换各家的零食。

而这个地方,现在只有曲晶晶一个人,每年的清明节会回来一次。给父母扫完墓后,在这大树下坐上半天。刘小梅忙得没空回来给母亲扫墓,父亲的墓地她早已经记不起在哪里,继父的墓她不可能去扫。陈江云的父母早随她姐姐去了洛杉矶定居,她更没有理由回来这小镇。

想到这里,曲晶晶叹了口气。远处那轮黄橙橙红彤彤的夕阳寂寥地沉入山边,余辉撒在江面上,晚风开始有点微凉,夏末了。

一个人影,很是瘦小,提着个旅行袋,正朝这边走来。曲晶晶定睛一望:她穿着一套八零年代风格绿色大花的中式连衣裙,金黄的波浪发,黝黑的皮肤,越近,越能看清楚眼角唇边的皱褶,面颊上的黄褐斑,嘴唇还是向上顽固翻着,和发在微信群里的照片一模一样。

“晶晶!”刘小梅先是站在两米开外处犹豫了一下,然后大声地呼喊着跑过来,在夕阳渐弱的光影里,像一个缩小版的史莱克。

那画面实在太喜感,甚至让曲晶晶的情绪立马换了一个频道,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刘小梅已经冲到她面前,给了一个她扎扎实实的拥抱,她胸前内衣的钢圈,铬得曲晶晶的心酸酸地疼。

“你倒是没变什么,还是这么白,皮肤还是这么好。”刘小梅松开了她的怀抱,两只手拉着曲晶晶仔细端详了一会,十分艳羡地说。她笑起来,脸像裂开的黑土地,尖利的声音微颤,眼里有晶莹的东西一闪而过,曲晶晶就从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哪里,你看看我眼角,都不敢笑,笑起来皱纹都长到头发里去了。再说我这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身体就弱。”曲晶晶示意刘小梅看她的鱼尾纹,刘小梅不以为然,两人在树下娴熟地坐了。

“好快啊,都二十年了。”刘小梅忽然用低低的声音十分温柔地说出这句话来,这倒让曲晶晶十分不习惯,她也不由自主的叹息了一下:是啊!都二十年了。

“那边,原来是你家吧!”刘小梅指着河边的桥说。

“是啊,前些年修这桥的时候被征了,现在地基都在这桥下了,哪里还有家,亏你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我家那间小房,现在应该就是在大树后面那家新修的医院那里吧。”刘小梅肯定的说。小镇现在变了,原来河边狭长的巷子变成了宽敞的大街,原来的渡口已经被灰色的水泥桥代替,原来低矮暗黄的夯土房已经变成了现在明亮的瓷砖瓦房。只有这两棵树还在,不然,哪里还找得到记忆。

那时候的三人,从开裆裤到小学到初中,都在一块。

刘小梅个子偏小,性格却泼辣,父亲的早逝,继父的粗暴和母亲的软弱,使她早已经成为一只非常懂得自卫的刺猬。她又比别的孩子晚了两年才进学校,也就比这两人要大去两岁。镇上一般的男生不但不敢欺负她,想要接近曲晶晶和陈江云,还得要看她的几分脸色。

陈江云最野,发育得最早也最好,长得也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还总能把长发扎得与众不同,三个人穿着当年最流行的健美裤在一起踢毽子的时候,男生的目光都相当集中地,随着她胸前蹦跳的小兔子一上一下。

曲晶晶则如一朵安静的栀子花,修长得看不到波浪的身体,总是像个瓷娃娃一样跟在她们两的后面。

初中毕业后,曲晶晶考入医校,陈江云去了一间民办外语学校,刘晓梅跟随南下打工的滚滚人流去了深圳。三人就像不同气候的飞鸟,呆在各自栖息的地方,一直没有再谋面。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第二性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7000,共计37000
  • 2018-01-01
  • 嘲讽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12-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喜欢你的作品哦
    • 无香2017/12/26 22:11:25
    • 分享到:
  • 回复

  • 佩服无香不是医生确把一个病写得这么透,记得上次写的孤独症,获得邻家社区文学大奖。这次又写癌。当今社会癌是很普遍的种,也是人们谈癌就生恐惧的病种。人一旦得上这病,少的两年,多的五年七年就去见马克思了。三个女人一台戏,小说中的三个女人从开裆裤到小学到初中都在一块。刘小梅、曲晶晶,陈江云仨同学性格完全不同,毕业后二十年竟没机会见面。因生性活跃的陈江云得了甲状腺左侧乳头状CA,并做了手术才约时间同去旅游。
  • 小说行文风趣,我非常喜欢读,小说写出了生老病死对人重要,和三个同学的家庭情况,祝你的小说又将获得周冠,希你能写出更多的好作品来。
    • 无香2017/12/26 22:12:54
    • 分享到:
  •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7/12/26 13:06:23
    • 分享到:
  • 癌,一个没有人会喜欢的词,却在文中看到了关于癌的冷暖。
    • 无香2017/12/26 22:13:13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08032
  • 12
  • 263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