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2068评论:72017/12/26 12:40

1

虽然是一个已经在临床工作了十多年的护士,按道理早已经麻木了生老病死,但曲晶晶还是最讨厌和恐惧CA这个字眼的。

刚从学校出来进医院实习的时候,到了肿瘤科,病人的床头卡上都是些:肺CA,胃CA转移十二指肠,肝CA…………诸如此类。

CA,是癌的英文简称。之所以用字母,是为了照顾病人和家属那已经十分脆弱的情绪。事实上,除了病人家属,甚至包括一些病人自己,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

那些躺在病床上被标记了CA的人们,好像中了一种可怕的魔咒,或者身体里被安装了一个脱骨吸髓的装置,一天天的,被迅速吸得只剩下一张黑黄的皮,包裹着清晰可见的骨骼,最后在残酷的剧痛里逝去。

曲晶晶的父亲,七年前走于肺CA,母亲,五年前走于肠CA,这个世界上,就留下了她一个人。那一段她近乎崩溃,长夜长夜的失眠。半年后,恢复了一点气力可以上班的时候,她坚决申请从肿瘤科调到了妇产科,看着新的生命诞生,总比看着蒙着白被单的人被送走要愉快得多。

所以,这个晚班,看到陈江云在河洲一台戏微信群里发的那个诊断报告,曲晶晶还是神经忽地抽搐一下,从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

陈江云的那个报告单上赫然标着:甲状腺左侧乳头状CA!

平时一直用语音聊的她紧接着又用文字发了一句:检查结果出来好几天了,自己捂了一下。你们两准备点时间,陪下我。虽然我已经手术,有可能终老而死,也有可能只是死得慢一点,但是,我们还是应该,要聚一次。

事情源于二十多天前,陈江云做保险代理人的妹妹发现姐姐的年度医疗保险快要过期了,又想起她有一次好像念叨了一下脖子上怎么摸着有一个块。趁保险还未过期,生拉硬拽地把陈江云弄到医院去检查。这不检查还好,一检查是甲状腺有肿块,性质不明,医生建议切除。

保险不是还没过期吗?那就切吧!不过切了脖子上不得有个疤吗?得先去买点宽点靓点的项链备着!半月前陈江云电话里那悠然的语气还在曲晶晶的耳边回响呢,这切片检查结果却出来得这么触目惊心。

值班室的吊扇叽叽嘎嘎地转着,曲晶晶还是冒出汗,一股冰凉的细流从她的脖子后顺着脊背淌。怔在那里,对着手机里那条信息,看了许久,一下子竟不知道如何回复。

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她又惊了一下,拿起听筒:“护士长,七床的剖腹产病人从手术室下来了!”“知道了。”她挂上电话,把另一只手还握着的手机放到抽屉里,洗了手,拿起血压计听诊器,另外一个小护士推着心电监测仪,去了病室。

不一会,推车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麻醉师推着平车,手术室护士抱着婴儿进了病房。

刚手术出来的产妇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闻见血腥味曲晶晶的心就会刺刺地疼,她下意识地把脸上的厚棉纱口罩扯得更贴服一点。然后指挥着病人家属,协助麻醉师一起把产妇挪到床上,把临时氧气袋的管子拔了,接到床头的氧气出口上,安置好止痛棒和导尿管,上了心电监护,测量了血压,换了新的液体,看着它滴答滴答畅通无阻地滴到床上那个面色苍白的女人手臂里,她刚为了新生被开膛破肚,奉血献心。

再检查了一遍在婴儿床上那个红红的新生命,把他柔软的小脑袋轻轻地侧放好。曲晶晶松了一口气:一切正常,等会过来协助你们给孩子吸初乳,记住现在还不能给产妇垫枕头,排气之前不能喝水吃东西,有事按床头铃呼叫……

交代完了,和同事回到值班室。洗了手,拿起手机,里面有十几条未接来电,是河洲一台戏里的另外一个:刘小梅。

曲晶晶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发了会呆,正准备拨过去的时候,刘小梅又打过来了:晶晶,你看微信了吗?看微信了吗?她尖利的声音急促,曲晶晶紧紧的皱了一下眉:看 了。

“怎么办呢?你是做这行的,她这个病要紧吗?能活多久啊?……”刘小梅永远是那么直接粗糙。

“这个……她这个病算是……”曲晶晶顿了一会,那个字要说出来实在困难“算是癌里面比较幸运的了,手术效果好,没什么大事……”

“那如果手术效果不好呢?”刘小梅啊刘小梅,赚钱的智商永远比情商高。

“手术效果应该会好,……以后吃药控制,定期复查就可以了。”曲晶晶只能和刘小梅解释这么多了。

“那她要我们陪她,我们陪吧,我抽时间,你也想办法请假,毕竟,初中毕业以后,快二十年了,我们都没有再见面啊。”这一次刘小梅倒是非常积极。

“你个钱串子不容易啊!终于看到你说能抽出时间来了。”曲晶晶叹息。人,是不是总是觉得要看到最后一步了,才能做一些平时不能做的决定呢。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才在微信群里回信息。

我刚仔细研究了一下你的报告,你这个肿块已经切除了,以后按医生的吩咐吃药。这是最轻的癌,会康复的,你不要有思想负担。这是曲晶晶回的。

你要我们陪你去哪?说吧!这是刘小梅回的。

“我还以为你们两都自慰去了呢!这么久才回信息!”陈江云话还是说得如常的邪气,哪怕已经得了癌症,只是声音有点嘶哑。“我要你们陪我,先回河洲看看,再出去玩一趟。”

陈江云的话让曲晶晶哭笑不得,她看了下时间,示意一下小护士,小护士拿上血压计去病房了。

“去河洲,没问题啊,去三天吧,然后来深圳,我陪你们去玩,深圳可玩的地方多,公司有什么事情我还可以兼顾一下。”

“刘小梅果然还是钱串子本色,不过她能抽三天空出来,简直是奇迹了!”陈江云在微信语音里咬牙切齿地说。“钱串子,晶晶,一周以后,河洲见哦!NO  SEE   NO  GO!”

在这个时刻,还能听到陈江云充分保持了原风格吊儿郎当的说话,曲晶晶好歹放下一点心,放下手机,去了病房巡视。

曲晶晶请好假,绞尽脑汁的排了把自己腾出来那一个星期的班。刘小梅每天在微信里说自己得提前安排好生产进程表,得安排手下跟踪原料……陈江云说我开车,在河洲与你们会和,刘小梅你大款直接高铁好了,我直接中山出发懒得顺你了。曲晶晶说,我们还认得出来彼此吗?

陈江云说朋友圈不是有照片吗?按照片认!曲晶晶说照片都是P过的。陈江云又在那头邪恶的狂笑,然后说:刘小梅,你快发个照片到群里,你特么朋友圈一张照片都没有!你是去过韩国还是泰国不好意思发吗?

我哪有!刘小梅的声音又像个狭窄的口哨似的在群里响起:只是我老得太快了,不好意思发。

切!三十八而已,能有多老!陈江云从来鄙视她不留情。

是啊!发一张吧,小梅。曲晶晶说,我除了记得你的上嘴唇是有点上翻的,其他的都不记得了啊。

曲晶晶的话一发出去,不一会,语音那边传来陈江云上气不接下气的邪笑。

刘小梅真的发了一张照片在群里,然后,整晚,曲晶晶和陈江云都没在群里冒泡。


2

从现在的小城回到河洲的时候,已是傍晚。曲晶晶推着行李箱,来到湘江边,找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坐下。

那里,有两棵五六人牵手才能环抱的大樟树。关于这两棵树,在镇上有一个悠久的传说:这两棵树,曾经变成一对恩爱美丽的青年男女,在民国时期江西的一所学校里教书,人称章先生章太太。后来一位法力高强的道士识破了它们,它们匆忙逃回了河洲,从此再也没有幻化成人形。

传说让小时候的三人深信不疑,这两棵树也是她们的根据地,在这树荫下跳绳踢毽子,过家家堆雪人,编绒线的饰品,交换各家的零食。

而这个地方,现在只有曲晶晶一个人,每年的清明节会回来一次。给父母扫完墓后,在这大树下坐上半天。刘小梅忙得没空回来给母亲扫墓,父亲的墓地她早已经记不起在哪里,继父的墓她不可能去扫。陈江云的父母早随她姐姐去了洛杉矶定居,她更没有理由回来这小镇。

想到这里,曲晶晶叹了口气。远处那轮黄橙橙红彤彤的夕阳寂寥地沉入山边,余辉撒在江面上,晚风开始有点微凉,夏末了。

一个人影,很是瘦小,提着个旅行袋,正朝这边走来。曲晶晶定睛一望:她穿着一套八零年代风格绿色大花的中式连衣裙,金黄的波浪发,黝黑的皮肤,越近,越能看清楚眼角唇边的皱褶,面颊上的黄褐斑,嘴唇还是向上顽固翻着,和发在微信群里的照片一模一样。

“晶晶!”刘小梅先是站在两米开外处犹豫了一下,然后大声地呼喊着跑过来,在夕阳渐弱的光影里,像一个缩小版的史莱克。

那画面实在太喜感,甚至让曲晶晶的情绪立马换了一个频道,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刘小梅已经冲到她面前,给了一个她扎扎实实的拥抱,她胸前内衣的钢圈,铬得曲晶晶的心酸酸地疼。

“你倒是没变什么,还是这么白,皮肤还是这么好。”刘小梅松开了她的怀抱,两只手拉着曲晶晶仔细端详了一会,十分艳羡地说。她笑起来,脸像裂开的黑土地,尖利的声音微颤,眼里有晶莹的东西一闪而过,曲晶晶就从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哪里,你看看我眼角,都不敢笑,笑起来皱纹都长到头发里去了。再说我这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身体就弱。”曲晶晶示意刘小梅看她的鱼尾纹,刘小梅不以为然,两人在树下娴熟地坐了。

“好快啊,都二十年了。”刘小梅忽然用低低的声音十分温柔地说出这句话来,这倒让曲晶晶十分不习惯,她也不由自主的叹息了一下:是啊!都二十年了。

“那边,原来是你家吧!”刘小梅指着河边的桥说。

“是啊,前些年修这桥的时候被征了,现在地基都在这桥下了,哪里还有家,亏你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我家那间小房,现在应该就是在大树后面那家新修的医院那里吧。”刘小梅肯定的说。小镇现在变了,原来河边狭长的巷子变成了宽敞的大街,原来的渡口已经被灰色的水泥桥代替,原来低矮暗黄的夯土房已经变成了现在明亮的瓷砖瓦房。只有这两棵树还在,不然,哪里还找得到记忆。

那时候的三人,从开裆裤到小学到初中,都在一块。

刘小梅个子偏小,性格却泼辣,父亲的早逝,继父的粗暴和母亲的软弱,使她早已经成为一只非常懂得自卫的刺猬。她又比别的孩子晚了两年才进学校,也就比这两人要大去两岁。镇上一般的男生不但不敢欺负她,想要接近曲晶晶和陈江云,还得要看她的几分脸色。

陈江云最野,发育得最早也最好,长得也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还总能把长发扎得与众不同,三个人穿着当年最流行的健美裤在一起踢毽子的时候,男生的目光都相当集中地,随着她胸前蹦跳的小兔子一上一下。

曲晶晶则如一朵安静的栀子花,修长得看不到波浪的身体,总是像个瓷娃娃一样跟在她们两的后面。

初中毕业后,曲晶晶考入医校,陈江云去了一间民办外语学校,刘晓梅跟随南下打工的滚滚人流去了深圳。三人就像不同气候的飞鸟,呆在各自栖息的地方,一直没有再谋面。

  • 1
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第二性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7000,共计37000
  • 2018-01-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喜欢你的作品哦
    • 无香2017/12/26 22:11:25
    • 分享到:
  • 回复

  • 佩服无香不是医生确把一个病写得这么透,记得上次写的孤独症,获得邻家社区文学大奖。这次又写癌。当今社会癌是很普遍的种,也是人们谈癌就生恐惧的病种。人一旦得上这病,少的两年,多的五年七年就去见马克思了。三个女人一台戏,小说中的三个女人从开裆裤到小学到初中都在一块。刘小梅、曲晶晶,陈江云仨同学性格完全不同,毕业后二十年竟没机会见面。因生性活跃的陈江云得了甲状腺左侧乳头状CA,并做了手术才约时间同去旅游。
  • 小说行文风趣,我非常喜欢读,小说写出了生老病死对人重要,和三个同学的家庭情况,祝你的小说又将获得周冠,希你能写出更多的好作品来。
    • 无香2017/12/26 22:12:54
    • 分享到:
  • 回复

  • 癌,一个没有人会喜欢的词,却在文中看到了关于癌的冷暖。
    • 无香2017/12/26 22:13:13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00479
  • 11
  • 2300
  • 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如泣如诉,感人至深。据实而就的记叙散文,情景胶融,真实可信,读过泪湿襟,即使主人公或有多个原形合成。一个三十三岁的生命撇下妻儿父母而去,几多不甘几多辛酸几多眼泪几多痛惜?曾几何时黑矿遍地,黑心矿主在累累白骨上累积财富制造人间悲剧。幸而国家关注大力整治,控制了悲剧的继续。经历悲剧的心仍在流血,何以安抚?邻家作品包容万千,也算对逝者对生者的慰藉,点赞

    默然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

    2018/5/24 10:05:36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