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2358评论:72017/12/26 12:40

1

虽然是一个已经在临床工作了十多年的护士,按道理早已经麻木了生老病死,但曲晶晶还是最讨厌和恐惧CA这个字眼的。

刚从学校出来进医院实习的时候,到了肿瘤科,病人的床头卡上都是些:肺CA,胃CA转移十二指肠,肝CA…………诸如此类。

CA,是癌的英文简称。之所以用字母,是为了照顾病人和家属那已经十分脆弱的情绪。事实上,除了病人家属,甚至包括一些病人自己,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

那些躺在病床上被标记了CA的人们,好像中了一种可怕的魔咒,或者身体里被安装了一个脱骨吸髓的装置,一天天的,被迅速吸得只剩下一张黑黄的皮,包裹着清晰可见的骨骼,最后在残酷的剧痛里逝去。

曲晶晶的父亲,七年前走于肺CA,母亲,五年前走于肠CA,这个世界上,就留下了她一个人。那一段她近乎崩溃,长夜长夜的失眠。半年后,恢复了一点气力可以上班的时候,她坚决申请从肿瘤科调到了妇产科,看着新的生命诞生,总比看着蒙着白被单的人被送走要愉快得多。

所以,这个晚班,看到陈江云在河洲一台戏微信群里发的那个诊断报告,曲晶晶还是神经忽地抽搐一下,从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

陈江云的那个报告单上赫然标着:甲状腺左侧乳头状CA!

平时一直用语音聊的她紧接着又用文字发了一句:检查结果出来好几天了,自己捂了一下。你们两准备点时间,陪下我。虽然我已经手术,有可能终老而死,也有可能只是死得慢一点,但是,我们还是应该,要聚一次。

事情源于二十多天前,陈江云做保险代理人的妹妹发现姐姐的年度医疗保险快要过期了,又想起她有一次好像念叨了一下脖子上怎么摸着有一个块。趁保险还未过期,生拉硬拽地把陈江云弄到医院去检查。这不检查还好,一检查是甲状腺有肿块,性质不明,医生建议切除。

保险不是还没过期吗?那就切吧!不过切了脖子上不得有个疤吗?得先去买点宽点靓点的项链备着!半月前陈江云电话里那悠然的语气还在曲晶晶的耳边回响呢,这切片检查结果却出来得这么触目惊心。

值班室的吊扇叽叽嘎嘎地转着,曲晶晶还是冒出汗,一股冰凉的细流从她的脖子后顺着脊背淌。怔在那里,对着手机里那条信息,看了许久,一下子竟不知道如何回复。

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她又惊了一下,拿起听筒:“护士长,七床的剖腹产病人从手术室下来了!”“知道了。”她挂上电话,把另一只手还握着的手机放到抽屉里,洗了手,拿起血压计听诊器,另外一个小护士推着心电监测仪,去了病室。

不一会,推车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麻醉师推着平车,手术室护士抱着婴儿进了病房。

刚手术出来的产妇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闻见血腥味曲晶晶的心就会刺刺地疼,她下意识地把脸上的厚棉纱口罩扯得更贴服一点。然后指挥着病人家属,协助麻醉师一起把产妇挪到床上,把临时氧气袋的管子拔了,接到床头的氧气出口上,安置好止痛棒和导尿管,上了心电监护,测量了血压,换了新的液体,看着它滴答滴答畅通无阻地滴到床上那个面色苍白的女人手臂里,她刚为了新生被开膛破肚,奉血献心。

再检查了一遍在婴儿床上那个红红的新生命,把他柔软的小脑袋轻轻地侧放好。曲晶晶松了一口气:一切正常,等会过来协助你们给孩子吸初乳,记住现在还不能给产妇垫枕头,排气之前不能喝水吃东西,有事按床头铃呼叫……

交代完了,和同事回到值班室。洗了手,拿起手机,里面有十几条未接来电,是河洲一台戏里的另外一个:刘小梅。

曲晶晶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发了会呆,正准备拨过去的时候,刘小梅又打过来了:晶晶,你看微信了吗?看微信了吗?她尖利的声音急促,曲晶晶紧紧的皱了一下眉:看 了。

“怎么办呢?你是做这行的,她这个病要紧吗?能活多久啊?……”刘小梅永远是那么直接粗糙。

“这个……她这个病算是……”曲晶晶顿了一会,那个字要说出来实在困难“算是癌里面比较幸运的了,手术效果好,没什么大事……”

“那如果手术效果不好呢?”刘小梅啊刘小梅,赚钱的智商永远比情商高。

“手术效果应该会好,……以后吃药控制,定期复查就可以了。”曲晶晶只能和刘小梅解释这么多了。

“那她要我们陪她,我们陪吧,我抽时间,你也想办法请假,毕竟,初中毕业以后,快二十年了,我们都没有再见面啊。”这一次刘小梅倒是非常积极。

“你个钱串子不容易啊!终于看到你说能抽出时间来了。”曲晶晶叹息。人,是不是总是觉得要看到最后一步了,才能做一些平时不能做的决定呢。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才在微信群里回信息。

我刚仔细研究了一下你的报告,你这个肿块已经切除了,以后按医生的吩咐吃药。这是最轻的癌,会康复的,你不要有思想负担。这是曲晶晶回的。

你要我们陪你去哪?说吧!这是刘小梅回的。

“我还以为你们两都自慰去了呢!这么久才回信息!”陈江云话还是说得如常的邪气,哪怕已经得了癌症,只是声音有点嘶哑。“我要你们陪我,先回河洲看看,再出去玩一趟。”

陈江云的话让曲晶晶哭笑不得,她看了下时间,示意一下小护士,小护士拿上血压计去病房了。

“去河洲,没问题啊,去三天吧,然后来深圳,我陪你们去玩,深圳可玩的地方多,公司有什么事情我还可以兼顾一下。”

“刘小梅果然还是钱串子本色,不过她能抽三天空出来,简直是奇迹了!”陈江云在微信语音里咬牙切齿地说。“钱串子,晶晶,一周以后,河洲见哦!NO  SEE   NO  GO!”

在这个时刻,还能听到陈江云充分保持了原风格吊儿郎当的说话,曲晶晶好歹放下一点心,放下手机,去了病房巡视。

曲晶晶请好假,绞尽脑汁的排了把自己腾出来那一个星期的班。刘小梅每天在微信里说自己得提前安排好生产进程表,得安排手下跟踪原料……陈江云说我开车,在河洲与你们会和,刘小梅你大款直接高铁好了,我直接中山出发懒得顺你了。曲晶晶说,我们还认得出来彼此吗?

陈江云说朋友圈不是有照片吗?按照片认!曲晶晶说照片都是P过的。陈江云又在那头邪恶的狂笑,然后说:刘小梅,你快发个照片到群里,你特么朋友圈一张照片都没有!你是去过韩国还是泰国不好意思发吗?

我哪有!刘小梅的声音又像个狭窄的口哨似的在群里响起:只是我老得太快了,不好意思发。

切!三十八而已,能有多老!陈江云从来鄙视她不留情。

是啊!发一张吧,小梅。曲晶晶说,我除了记得你的上嘴唇是有点上翻的,其他的都不记得了啊。

曲晶晶的话一发出去,不一会,语音那边传来陈江云上气不接下气的邪笑。

刘小梅真的发了一张照片在群里,然后,整晚,曲晶晶和陈江云都没在群里冒泡。


2

从现在的小城回到河洲的时候,已是傍晚。曲晶晶推着行李箱,来到湘江边,找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坐下。

那里,有两棵五六人牵手才能环抱的大樟树。关于这两棵树,在镇上有一个悠久的传说:这两棵树,曾经变成一对恩爱美丽的青年男女,在民国时期江西的一所学校里教书,人称章先生章太太。后来一位法力高强的道士识破了它们,它们匆忙逃回了河洲,从此再也没有幻化成人形。

传说让小时候的三人深信不疑,这两棵树也是她们的根据地,在这树荫下跳绳踢毽子,过家家堆雪人,编绒线的饰品,交换各家的零食。

而这个地方,现在只有曲晶晶一个人,每年的清明节会回来一次。给父母扫完墓后,在这大树下坐上半天。刘小梅忙得没空回来给母亲扫墓,父亲的墓地她早已经记不起在哪里,继父的墓她不可能去扫。陈江云的父母早随她姐姐去了洛杉矶定居,她更没有理由回来这小镇。

想到这里,曲晶晶叹了口气。远处那轮黄橙橙红彤彤的夕阳寂寥地沉入山边,余辉撒在江面上,晚风开始有点微凉,夏末了。

一个人影,很是瘦小,提着个旅行袋,正朝这边走来。曲晶晶定睛一望:她穿着一套八零年代风格绿色大花的中式连衣裙,金黄的波浪发,黝黑的皮肤,越近,越能看清楚眼角唇边的皱褶,面颊上的黄褐斑,嘴唇还是向上顽固翻着,和发在微信群里的照片一模一样。

“晶晶!”刘小梅先是站在两米开外处犹豫了一下,然后大声地呼喊着跑过来,在夕阳渐弱的光影里,像一个缩小版的史莱克。

那画面实在太喜感,甚至让曲晶晶的情绪立马换了一个频道,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刘小梅已经冲到她面前,给了一个她扎扎实实的拥抱,她胸前内衣的钢圈,铬得曲晶晶的心酸酸地疼。

“你倒是没变什么,还是这么白,皮肤还是这么好。”刘小梅松开了她的怀抱,两只手拉着曲晶晶仔细端详了一会,十分艳羡地说。她笑起来,脸像裂开的黑土地,尖利的声音微颤,眼里有晶莹的东西一闪而过,曲晶晶就从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哪里,你看看我眼角,都不敢笑,笑起来皱纹都长到头发里去了。再说我这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身体就弱。”曲晶晶示意刘小梅看她的鱼尾纹,刘小梅不以为然,两人在树下娴熟地坐了。

“好快啊,都二十年了。”刘小梅忽然用低低的声音十分温柔地说出这句话来,这倒让曲晶晶十分不习惯,她也不由自主的叹息了一下:是啊!都二十年了。

“那边,原来是你家吧!”刘小梅指着河边的桥说。

“是啊,前些年修这桥的时候被征了,现在地基都在这桥下了,哪里还有家,亏你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我家那间小房,现在应该就是在大树后面那家新修的医院那里吧。”刘小梅肯定的说。小镇现在变了,原来河边狭长的巷子变成了宽敞的大街,原来的渡口已经被灰色的水泥桥代替,原来低矮暗黄的夯土房已经变成了现在明亮的瓷砖瓦房。只有这两棵树还在,不然,哪里还找得到记忆。

那时候的三人,从开裆裤到小学到初中,都在一块。

刘小梅个子偏小,性格却泼辣,父亲的早逝,继父的粗暴和母亲的软弱,使她早已经成为一只非常懂得自卫的刺猬。她又比别的孩子晚了两年才进学校,也就比这两人要大去两岁。镇上一般的男生不但不敢欺负她,想要接近曲晶晶和陈江云,还得要看她的几分脸色。

陈江云最野,发育得最早也最好,长得也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还总能把长发扎得与众不同,三个人穿着当年最流行的健美裤在一起踢毽子的时候,男生的目光都相当集中地,随着她胸前蹦跳的小兔子一上一下。

曲晶晶则如一朵安静的栀子花,修长得看不到波浪的身体,总是像个瓷娃娃一样跟在她们两的后面。

初中毕业后,曲晶晶考入医校,陈江云去了一间民办外语学校,刘晓梅跟随南下打工的滚滚人流去了深圳。三人就像不同气候的飞鸟,呆在各自栖息的地方,一直没有再谋面。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第二性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7000,共计37000
  • 2018-01-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喜欢你的作品哦
    • 无香2017/12/26 22:11:25
    • 分享到:
  • 回复

  • 佩服无香不是医生确把一个病写得这么透,记得上次写的孤独症,获得邻家社区文学大奖。这次又写癌。当今社会癌是很普遍的种,也是人们谈癌就生恐惧的病种。人一旦得上这病,少的两年,多的五年七年就去见马克思了。三个女人一台戏,小说中的三个女人从开裆裤到小学到初中都在一块。刘小梅、曲晶晶,陈江云仨同学性格完全不同,毕业后二十年竟没机会见面。因生性活跃的陈江云得了甲状腺左侧乳头状CA,并做了手术才约时间同去旅游。
  • 小说行文风趣,我非常喜欢读,小说写出了生老病死对人重要,和三个同学的家庭情况,祝你的小说又将获得周冠,希你能写出更多的好作品来。
    • 无香2017/12/26 22:12:54
    • 分享到:
  • 回复

  • 癌,一个没有人会喜欢的词,却在文中看到了关于癌的冷暖。
    • 无香2017/12/26 22:13:13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08942
  • 12
  • 240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