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远弗届的磅礴辽阔
  • 点击:1979评论:02018/03/05 16:46

——混声合唱作品《大漠之夜》赏析


人生总是充满欣喜相逢,就像立春后某天,在一次群众迎春文艺汇演中,因缘际会听了和平之声合唱团的混声合唱作品《大漠之夜》,就立马觉得这是我喜欢的。有点让我惭愧的是,在现场听时没有感觉这首曲子多打动我,尽管诸多声部浑然一体,磅薄大气,荦荦大端。所以我就把它搁浅在那里。春节回到老家,在无聊恶俗的春晚与访亲探友的疲惫包围下,我忽然想到听听这首曲子。

再一听,有种无比动容的震撼感,那是一种与老友久别重逢的通透和畅快,几处地方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非常感动,不能自已。我不断地反复聆听,切换画面;重复、仔细辨认各个声部的细微变化,连修饰音和装饰符号都没错过,我甚至下载了两个版本的曲谱对照着欣赏,终于意识到,这首诞生于近20年前的佳作,差点被我错过,这令我感到,我是何等孤陋寡闻。

也许,我总是慢热的,譬如有次我听于丽红的《春江花月夜》独唱,一开始也是觉得平淡无奇,感觉她的音色无法表达出张若虚笔下“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阔达悠远意境,但最终证明我被打脸了,我越听越喜欢。这从另一个层面证明了,经典佳作是不会被岁月尘封的,反而会因为岁月打磨而历久弥新。所以,之后无论是听《嘎达梅林》还是《红旗颂》,或者是《伏尔加河曲》还是《禅院钟声》,我都会反复聆听,我生怕我这庸俗的肉身无法体会出经典的美妙,从而产生偏见和误解。差一点,《大漠之夜》又让我犯了同样的错误。


01

经典声乐作品和经典文学作品一样,它们之所以成为经典,绝不是表象展示的那么简单,更不会像流行歌曲那样空有皮表,没有丝毫灵魂。

《大漠之夜》当然是经典之作,由著名作曲家尚德义创作,2001年甫一面世,就荣获首届中国音乐“金钟奖”金奖第一名。这位创作出诸多传世作品的声乐大师出手不凡,历经十年磨一剑,终于淬炼出《大漠之夜》这把令人望而生畏的玄冥剑。它是有难度的。

好在我习惯于比较学习,在听和平之声的演唱同时,我也听了中国音乐学院声歌系合唱团的版本、南开大学合唱团的版本以及CCNU合唱团的版本,大抵都体现出较高水准。据说武警文工团也曾唱过,但我没找到他们的版本。在我看来,中音声歌系的版本不如哈军工或CCNU演唱的那么好,很大原因是那些演唱者过于年轻,他们无法体会需要历经沧桑和一定年龄跨度才能充分体悟的,蔓延在作品字里行间、音符段落之间的苍凉遒劲与深邃磅礴。长者合唱团这点上更有优势,在抒情层面和感情储备上都具有不可代替的意义,如果有不足,可能是在气息方面,没有年轻人长稳。

据说,和平之声合唱团成员平均年龄接近七十(待考),对于他们而言,演唱这种高难度混声作品是颇有挑战性的,但从现场演出效果看,似乎没有太大影响。这些父母辈的叔叔阿姨们精神气质饱满、声音雄浑深邃,与歌曲气质一脉相承。我不禁为他们的勇气和精神风貌叹服,尤其之后不断仔细观摩后,竟然发现他们的表情不仅丰富投入,更是严谨认真,宛若是大漠之上那群骆驼的化身。

我感觉到,他们化作一只只跋涉在大漠里的骆驼,头顶冷月和星宿,那么坚韧不拔,那么无怨无悔。如同他们走过的岁月,经历诸多磨难和变革,却依然相信生活和人性的良善美好。歌曲中那些穿越大漠与夜晚的骆驼,不正是如此吗?


02

从内容上看,《大漠之夜》是赞颂类歌曲,只是它颂扬的对象不是伟人,也不是领袖,而是大漠中普通的骆驼。优秀文艺作品显然不会简陋单薄,就事论事,以物喻人是其惯用的手法。譬如诗歌作品《胡杨不朽》,写的是尿毒症患者;譬如舞蹈作品《蜡烛之歌》,写的是不朽园丁;声乐作品《大漠之夜》表面上是赞颂顽强的骆驼,其实,它赞扬的是人类的某种珍贵品质——骆驼般的坚韧不拔、甘于奉献;骆驼般的孜孜不倦、不求回报。这首歌曲曾普遍被认为是对教师的赞美,的确,骆驼体现的美好品质与默默奉献、甘为人梯、为三尺讲台贡献一生的教师形象非常吻合。我更愿意将之外延化,艺术大师冯卡拉扬说过,艺术作品如果仅是表现表象的初始部分,称不上经典作品。换句话说,即经典的传世作品都有其毛边般无限延伸的外延。我感觉骆驼不仅是指教师,更是指一切为理想,为生活,为事业孜孜以求、不懈奋斗的人类形象。

我笃定这些父辈演唱者中,大抵都是如此的形象,他们内心潜藏的理想主义和浪漫情怀远胜我们这一辈,这让他们能较轻松地HOLD住作品。

我很想知道,他们是否有汲取外来营养,比如聆听泛类作品,甚至阅读大量文学作品,增加对作品完整性和准确度的理解。好比花滑或艺术体操的内容分固然重要,艺术表现分更能加分,甚至是决定是否打动人心的标志。我比较听了同样反映沙漠和骆驼意象的《天边的骆驼》,同样恢弘壮阔的《大漠敦煌》,甚至同样深邃辽远的《哈瓦涅斯》,同样苍凉浑厚的《三国志》主题曲《英雄的黎明》。这是外话了。


03

现在来看他们对作品的表现。

毫无疑问,这是一首有较大难度的大歌,是混声合唱曲中少有的、各声部特色明显且局部细腻流畅的作品。可以说整体和细节俱佳,它不像有些合唱曲那样混沌重复,无法听出情感的附着与变化。它脉络非常清晰,骨架壮阔,而强弱分明。它像一部经典的长篇小说,从开始就展示了非常明晰的故事线,各种角色陆续出场,明朗、个性,不会让人觉得模糊不清。这是作品的成功之处,当然,演唱者完整地唱出了它的精髓,这非常难能可贵。

更令人称道的是,《大漠之夜》“仅仅”用钢琴伴奏就搞掂的罕见作品,在动不动就是大型交响伴奏的当今,这是非常令人惊叹的,它完全依靠人声的魅力体现作品的复杂性,当然,也意味着钢伴的重要性。如同那些著名的歌曲或交响一样,《大漠之夜》开篇的音符就让人非常期待,前四小节完全是利用钢琴在高音区反复奏出清脆音符,八度音型营造出一种静谧辽远氛围,如夜幕中的叮咚作响的驼铃,划过静寂的大漠,未见骆驼先见铃声,给苍茫夜色平添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肃穆神圣,又让人深陷其中,在无远弗届的空寂中难以自拔。

在钢伴的烘托下,哼唱部分徐徐引出,这一段非常精彩,也是整首曲子的精髓。事实上,这种轻盈剔透、气若游丝的“哼鸣”贯穿作品始终,这让我顿时起鸡皮疙瘩。所有声部的哼鸣相互交织,舒缓有致。我特别迷醉于那厚重、如父亲般温暖声线的男低。这个声部非常关键,我曾一度担心他们男声的单薄问题。当男低缓缓哼唱出了模仿骆驼步履的“叮咚叮咚”的旋律,和钢琴相辅相成时,我立马意识到我多虑了。我迅速被带入情境,等待男低将第一句歌词“月色朦胧,星光闪烁”带出,我打了个冷颤,这种感觉特别好玩。这是多么令我迷醉的男低呀,浑厚深邃,穿透力十足,那无怨无悔、从不埋怨诉苦的骆驼形象不就是如此吗?这部分我反复听了多遍,每一次都为之感动,我说不出那种感觉,无法用文学术语表达。这真是奇妙呀,我的内心仿佛被生生抓住,呼吸开始有点困难,我生怕被这声音缠住、无法动弹。接着,女低和男女高都逐渐进入,整个乐段像编织毛衣的织针,为我们织出绵密、悠远的立体织体。这种跌宕起伏的声部叠入手法,反复将主旋与和声缠绕交互,单声部变二声部再变四声部,弹落有致,层次分明,前后乐句、落音、从属的紧密呼应,使整个作品无比瓷实、完整。合唱四声部与二声部的巧妙衔接,拓展了合唱部分浓淡色彩的变化,让音乐有了金属般的光芒和斑斓色调,无形中让音乐的表现力得到最大化的增强。

这是典型的合唱作品,它的连接部分,非常突出合唱曲目的特点。它既不是《古老的歌》的AB二段体,或是《那就是我》的ABA三段式,更不是苏联歌曲《海港之夜》那种ABC多段反复咏叹。它看似主旋简单,仿佛就是在原有声部基础上,详细分解和弦,如数学题中的微积分或导数,帮我们一步步地解方程,层层剥析,歌词也几乎转化为简单至极的“啊”和“骆驼”两个词,不厌其烦地吟诵、咏叹,在高低音符的变化中赞叹骆驼的高贵品质,这是歌者对在沙漠中前行的骆驼的由衷颂扬,好比他们在迎接英雄凯旋,情感是喜悦欢愉的,发乎内心永恒不灭的复杂与真实。


04

作品非常注重细节,很多细微的变化撑托出作品的价值。在两个乐段之间,有比较明显的节奏变化。第一乐段,钢伴高声部采用了抑扬格式,节奏明朗,仿佛内置了一个小马达,在音色与亮度上,极大增强了音乐内动力,演唱者也仿佛调动了全身脉络和细胞,所以我看到他们丰富的表情变化。第二乐段,钢伴的节奏拉宽,恢复到引子部分模仿驼铃声的织体音型,乐句忽而律动灵活,忽而逶迤婉转,旋律线条呈弧形状,像骆驼翻过的沙丘、高山、绿洲的身形;尔后,演唱者变得凝重严肃,声调也更加铿锵,情绪也更加饱满,又像骆驼坚定不移地走向远方。这一段颇为重要,如果没有树立起来,整部作品就垮了,高音部也是比较有挑战的(最高音到a),对气息要求还是颇高的。好在这些长者们活力十足,有力地撑住了。这部分让我们听众无比动容、不知如何去形容某种情绪的托付,只能交付给演唱者,与他们产生心灵共鸣,同喜同悲。

两个乐段之间,有意识地作了情绪的转化,钢伴一如既往地弹奏出绵长悠远的旋律,稍微加快一点(每分钟52加到55),这种情绪承接和变化很有意思,我特别注意到他们的面庞表情,越到后面越凝重,也越悲壮,似乎要将声乐背景推到极致,让我感觉,如果缺少沙漠,骆驼也是孤独的,如果缺少表情,声音也是单薄的。

在作品临近尾声时,重复了A`段及扩充段,仿佛要来一次完整的呼应才肯罢休,我想象到的是骆驼们频频回头,无比留念脚下的沙漠,在即将走出沙漠前,与夜色作最后的告别与留恋。毕竟黎明就在眼前,曙光已经展现,最浑厚的华彩即将呈现。在钢伴密集如鼓点的雄壮急促音符促动下,合唱声部音响不断加强,迎来了全曲最高潮的来临。这个高潮让听者为之热泪盈眶,这些年迈的老师或者我们的父辈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站在晨曦拂晓的地平线,那种豪迈而悲壮让人动容,他们的情绪无以自持。同时深深打动我,至少我是那么百般交集,一切文学体裁都黯然失色,无以表现这种感觉。也许只有静静聆听,反复品咂,才是最好的打开方式。

为了应和整首乐曲的苍凉遒劲,结尾处并不明快,纵使高亢铿锵,依然是遒劲苍凉的。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当曲子调性由前面的a自然小调转入a和声小调,属于比较明亮的大三属和弦,结尾也似乎颇为刚劲有力,富有金属色彩,就将基调定性为“明亮”。我不这么认为。我依旧觉得它并非这么直接,它依旧是隽永、清淡的,依旧是独孤、苍峻的,这才符合骆驼的调性,何况它置入的背景可是大漠,那个无垠的、冷月高挂的、空气冷清的大漠。其情境类似天边的骆驼,却没有那种激情彭拜,它是内敛而低调的。尾声反复吟咏,体现出逐渐消失在暮色中的骆驼,预示着黎明的到来,无论如何渲染,那抹苍凉剔透感依旧在那,不减毫分。正是这苍凉深邃,余音绕梁,让人久久不能平静,不愿离去。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声乐作品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1
  • 459211
  • 112
  • 277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