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叙事
  • 点击:2656评论:02020/06/28 16:05

在一种心神恍惚的意识状态下,我化身为鱼,跟随鱼群,身不由己地游进一条地下河般幽深、狭窄的甬道,最后被一股湍急的水流冲散,置身于茫茫夜色下的罗湖火车站,我顿时迷失了。幽蓝的夜空中仿佛闪烁着“深圳欢迎你”几个橙黄色的字,顷刻间如烟花般飞逝。那些从一节节长方形密封罐里倾倒而出的游鱼,相忘于江湖,如同空气般消融于朦胧的夜色中,如同水滴般消失在城市辽阔的江海里。我背着背包,拖着一个塞满衣物和书藉的沉甸甸的拉杆箱,茫然四顾,寻找那一双久违、熟悉的眼睛。终于,那双眼睛从千万双眼睛中脱颖而出,向我走来,带着我穿过夜明如昼、熙熙攘攘的车站广场,乘坐一辆蓝色的还有另外几只行囊的夜间公交车,穿梭在城市如同血管般稠密而错综复杂的街道上。

在这样一个无独有偶的夜晚,我如同一个不速之客探访这座陌生的城市,来不及寒喧几句,就开始在那个蓝色的钢铁侠的引领下,探索这座城市的奥秘——这位热情、迷人的热带美女朝我魅惑地眨巴着眼睛,南方湿润、闷热的夏风从空旷的街道上拂来,仿佛一波波热带美女隔空飞传的热吻。这一切,这个等待着我去探索的繁华都市,让我心醉神迷。在夜间探访一座城市,犹如深夜去探访一位迷人的女士的香闺,其中带着一丝密谋与暧昧的色彩,给这趟行程增添了某种神秘性和不可预知性,似乎为未来的命运埋下伏笔。然而我已被眼前璀璨的景象吸引住眼球,这是我们那个荒凉、寂寥的小山城无法比拟的,我仿佛将人生之书从近代史一下子翻到了现代史。

我的朋友为我的到来而感到高兴。他已经在这座城市探索了三、四年,他探索一生执爱的音乐的宝藏,但这里仍然让他感到兴奋不已,他迫不急待、滔滔不绝地向他的老朋友——新来的探索者——介绍这座奇妙的城市。

“我们去哪?”

“布吉——上水花园。”

在我抵达这座陌生的城市之前,这座城市对我而言还只是一个抽象、模糊的地名,如同我从地图上获悉的其他城市一样,我的想象力是平面的、贫乏的。我甚至对东莞、南海、清远这样一些城市更为熟知,因为我父母在清远做过菜农,因为我们村里的很多年轻人在东莞、佛山一带的工厂里打工。“东莞、佛山”成为我们自小便耳熟能详的地方,那里遍地都是各种灯饰厂、玩具厂、服装厂、电子厂、模具厂,忙碌的流水线,机器一天到晚都在开动着,工人们穿着统一的厂服,工作很辛苦,但每个月都能领到一笔数目可观的酬劳,甚至挣得比乡镇机关单位里那些体面的干部还多(但机关干部们从职业的优越感与自豪感中获得了额外的精神慰藉)。当然,这些是从广东回来的人们跟我说的。但变化确实是显而易见的,那些打工挣到钱的人,回家盖起新房子,大彩电、冰箱、洗衣机等时兴的电器像不要钱似的纷纷往家里搬。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精彩繁华,将农村里的劳动力都淘空了,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被那股无法阻挡的时代洪流卷走了。但我走向外面的世界,却比同龄人晚了很多年。我二十六岁时,才决定出去闯一闯。对于深圳,我只知道两个地方:沙井镇和布吉镇——我堂哥在沙井镇一家日本工厂工作,我的朋友住在布吉镇。二选一,出于交通和求职便利性的考虑,我只身来到深圳布吉镇。

一个小时后,我们在一个灰扑扑的、荒凉的公交车站下车,拖着行李箱,走进一条两旁长着黑压压的树木的幽暗的人车混行的小区道路,小区入口一道黑漆漆的铁门上赫然镂刻着四个黑字:上水花园。即使在昏暗的夜幕下,也能看得分明。


上水花园在布吉镇上。但它并不是什么“花园”,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出租屋社区。一幢幢低矮、拥挤的楼房比肩而立,通常有七八层楼高,没有电梯,只有一道阴暗、潮湿、沉闷的楼梯通往各个楼层,每层楼隔成一间间有独立厨卫的单房(也有少数两房或三房的套间,出租给那些拖家带口的租户),出租给在附近工厂或公司里打工的打工仔和白领们。这里的租金很便宜,在2005年的时候,一间单房的租金大概只要两三百元,这是大部分收入不高的人都负担得起的。上水花园的住户很多,社区里面应有尽有,能够满足人们日常的基本生活之需。这里有很多旧货店,每一天都有人搬离这里,也有新的租户住进来。搬离的人,他们将那些不想带走的东西(如床、衣柜、鞋柜、电视、电视柜、电脑、电脑桌、空调、冰箱、热水器、饮水机、电饭煲、电磁炉等)转售给旧货店,旧货店的老板都是一些头脑精明、挑三拣四的人,以低的离谱、令人气愤的价钱将那些被其主人遗弃的旧货收购,堆放在拥挤杂乱、散发着一股陈旧发霉的味道的店铺里,等待那些需要它们的主顾以高出几倍的价钱买走。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二手货还是要比买新的便宜很多。对于生活在出租屋社区里的人们,二手货几乎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不是买进一些二手货,就是卖掉一些二手货。通过买卖二手货,让他们有更多的盈余去过稍微好一点的一手生活。社区里的小餐馆也很多,便宜又好吃,有川菜馆,也有粤菜馆 ,有茶餐厅,也有烧烤店,有兰州拉面馆,也有广式肠粉店,还有卤水凉菜铺、水果铺、缝衣铺、补鞋摊,以及菜市场、超市、便利店、烟酒店、服装店、理发店、酒吧等。这里充满市井气息,它是一个非常普通平常、富有包容性、令人感到舒适的地方,它是深圳特有的、无数“城中村”里的一个,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地方。住在这里,你感到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即使在夏天你穿着拖鞋、短裤、光着上身走在街上,也没有人会向你投来异样的目光。街上总是热热闹闹的,感觉像个永不落幕的舞台。不眠的人们在街上闲逛,餐馆营业到深夜,里面坐满一边吃着喝着、一边高谈阔论的食客们。神秘的兰桂坊酒吧像一张空虚之夜中饥饿的嘴巴,不时吞食一些路过的红男绿女,又将一些东倒西歪的骨头肉渣吐出来。上夜班的人和上白班的人在早餐店碰面,前者吃完后回屋里睡觉,后者吃完后匆匆去赶早班车。

朋友在上水花园住了很多年。我因为工作关系,根据工作地点不断地更换住所。但是我在别的地方居住,始终没有住在上水花园的那种自在感,那种家的感觉。我不时会去上水花园探望朋友,每次我都会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我觉得那里是最让我感到放松的地方。时至今日,我时常怀念以前经常和朋友去吃饭的餐馆,那些弥漫在空气中的诱人的烟火味,炉子里的炭火忽明忽暗的烧烤店,那些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的旧货店,以及怀念那些在朋友的狭窄的单间里打地铺和一起在篮球场度过的美好时光。有段时间我失业了,我回到上水花园租房,直到我找到新的工作,才又离开那里。我在深圳最初那几年,我像个圆规一样,以上水花园为圆心,绕着深圳画圈,但无论画的圈有多大、直径有多长,最终都会回归这个圆心。

上水花园吸引我的正是那种强烈的市井生活气息,以及散发出来的那种底层生活的人情味,贫穷而快乐,平凡而真实。人们在生活中不无缺憾,却极易得到满足。这是人情淡薄的城市里令人感到温暖的所在。它最接近于生活的底部,因此也最能感受到大地的温度。

上水花园,有太多令人难忘的记忆。我用一台小巧别致的索尼照像机,在上水花园及一墙之隔的丽湖花园,为朋友和他的女友拍婚纱照。两个相爱了十年的年轻人,在我这个业余摄影师的光影世界里,留下他们一生中最弥足珍贵的美好记忆,甜蜜又苦涩的记忆。

我的那位音乐家朋友,在深圳十年,没有混出名堂,决定回老家碰碰运气。上水花园我渐渐少去了。到如今,我差不多十年没有去过上水花园了,但我知道,上水花园一直都在,只是那里的居民不知换了多少茬了,而租金也涨了好几番。上水花园永远都存活在我的记忆深处,即使我现在去上水花园,我都不会感到陌生,就像昨天我刚从那里搬走一样。

在这座人情淡薄的城市,只有两个地方让我感到温暖和依恋,一个是我现在居住的家——我的庇护所,另一个则是我曾经居住过的上水花园。


人要养活自己,就得有一份工作,这是一种生存本能。一个无所事事、没有工作的人是不道德的,这是随着工业革命而产生的社会化分工教给我们的第一伦理。基于生存本能,父母最底限的叮咛和期望是“别饿着就行”,实现这个期望对于一个四肢健全、精神正常的成年人似乎不难,大部分人谨记父母的教诲,以底限为上限,得过且过,满足于口腹之欲足矣。至于工作伦理,则意味着更高的要求。工作,一份体面的工作,一份高薪的工作,一份有意义的工作,一份有价值的工作。因此,找工作成了当务之急的事情。

那时候,在这座城市里谋食的人,大约是今天的三分之二。但其规模已经超出我的想象。置身于八百多万人当中,即使再强壮、伟大的人,都会变得渺小。而我,无论在象征意义还是本义上,都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

人们从何而来?为何蜂拥而至同一个地方?人类世界的生物们需要用一种比动物界其他生物更复杂的方式谋食。从以物易物到货币的诞生,再到工业革命之后的时代,这件看似简单的事被人类越搞越复杂了。喝水得花钱,吃饭得花钱,睡觉得花钱,那就得去工作!去挑水吗?去种地吗?自己建幢房子吗?不!去干点别的,挣到钞票,拿来交换。

为了实现我探索这座迷人的城市的梦想,我得先找份工作。

这里有最为集中、最繁荣的劳动力市场。在宝安北路,有好几家大型的人才市场(譬如市人才大市场、罗湖人才市场等。后来暴得大名、被“三和大神”盘踞的三和人才市场,其实只是形形色色的、较为低端的人才市场中的一个微型缩影。曾经盛极一时的人才市场如今已风光不再。有一年,为了办理学历学位鉴定证明,我去了一趟市人才大市场,那里面冷冷清清,早已没有现场招聘业务,早已没有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场景,成为市人事单位行政办公的主要场所。)让我想起家乡的牲畜交易市场,区别仅在于这里交易的对象是卖主自身。但化身为人的畜生也未必没有,而骗子、小偷则满大街皆是,进入险恶之地,你得多长个心眼。人才市场千篇一律,拥挤,嘈杂,闷热混浊的空气中交织着汗水味和香水味。这是一个买方市场,商品寻找着买主。衣冠楚楚的求职者们,需要在短暂的数分钟内展现出平生才华与技能,期待自己能找到个好主顾,卖个好价钱。

这样的人才交易市场一直都存在,只不过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交易场景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如今人们已经不需要像赶早集似的跑去人才大市场那样的一个人才集散地。时代变化太快了,一些历历在目、栩栩如生的事情现在说起来却像是讲述一个遥远的故事。

  • 1
  • 2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落梅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6-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33950
  • 99
  • 1007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