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加坡那些事
  • 点击:20338评论:132018/05/01 13:52

我在新加坡生活了十年,一生里精力最好的时代都在那里度过。回到深圳后,常常想起那个热带小岛,想起在那里的许多人和许多事。我们在某一特定的时段,在那个小岛相遇,演绎出一段段故事,随后完成在那里的使命,各奔东西,大多数失去了联系。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们都一样,没能在小岛上留下什么痕迹,留下的只是依然缠绕在各自心头那些深深浅浅的记忆。这些记忆也终究会被时光的磨盘一点点地碾碎,流逝,无影无踪。庆幸地是,我案头还有一支笔,抓住这支笔,我感觉便抓住了时光。


芸儿

跟女友单娜分手那年,我深受打击。房子里到处都是单娜的痕迹,我决定换个环境生活,找间海边公寓,每天能看到大海,心情或许也会变好一点。新加坡是个岛国,四面环海,靠海的公寓不少,价格都偏贵,超出我的承受能力。不过运气还不错,通过狮城论坛,在靠近东海岸的LAGOON VIEW公寓,找到了一个便宜的房间,公共浴室,每个月七百新币,包水电费。

我的邻居是一个三口之家,他们的房间面积稍大点,能放下一张一米五的大床和一个一米二的小床。父母睡大床,女儿睡小床。他们和我共用浴室。在浴室里,他们放了一个大篮子,里面放着一家人的洗漱用品。住得虽然简陋,但他们一家人的物品都摆放得整整齐齐。他们穿着也普通,然而很干净,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教养良好的家庭。只是不知为何沦落至此。我心里虽然好奇,也不便打听。各过各的,同一屋檐下,两不相干,旅居国外的中国人都这样。

他们的女儿十三岁,长得很清秀。我和他们一家住在一个屋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碰到时,做父母的总是会微笑点头,算是打招呼,母亲让我叫她冯姐,并告诉我她老公姓赵,叫他老赵就行,女儿叫芸儿,很好听的名字。和女儿第一次见面时,她有些羞涩,不喜欢说话,过不了几天,习惯了我存在,面对我时,神情便自然了许多,但依然不和我说话。

冯姐夫妇工作都很忙,冯姐一般晚上六七点才回,老赵回来得更晚,有时八九点,有时甚至十一二点,周末也不休息。我猜不出他们的职业,可想而知,蓝领性质的工作可能性比较大。女儿在附近的勿洛中学读中一,早上去的早,下午三四点就回。到家后,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上洗手间,基本不出门,直到第二天早上。

这种老式公寓隔音不好,除非故意压低声音,隔壁房间里正常对话我几乎都能听清楚。每天六点多,冯姐就起床了,替女儿准备早餐。做好早餐,才叫丈夫和女儿起床。住久了,她也知道隔音不好,所以尽量轻手轻脚,跟丈夫女儿讲话也尽量轻声细语。她以为我听不到或听到也听不清,但事实上我的耳朵很尖,凝神去听,很多时候都能听出个大概。我不是故意的,我睡眠不好,早上又太安静,在静沁的环境里,声音的穿透力更强。老赵一听冯姐叫,马上就起来了。芸儿喜欢赖床,要叫几次才肯起身。他们一家吃饭时,冯姐喜欢劝饭,让她的丈夫和女儿多吃一点,说多吃一点才有力气干活。老赵总是嗯嗯地答应,一副老实听话的样子。可有一次,我听到老赵发火了,他大声说,我知道了,我想吃自然会吃的。老赵一发火,冯姐就不做声了。或许是怕我听到。

晚上,冯姐回到家,替一家人准备晚餐。老赵回家晚,冯姐会给芸儿带回一个蛋糕或那种一块钱一盒的马来糕点,让她垫垫肚子。冯姐做好饭,等老赵回家一起吃,一家人的晚餐通常在晚上十点才开始。有时老赵会喝一点白酒,一般是小瓶的北京二锅头,这种酒全新加坡只有昇生超市才有卖,一百毫升十二新币。老赵回到家,洗手上桌,从橱柜里掏出小酒瓶,一个小酒杯,倒出三分之一,盖好瓶盖,再放回去。老赵端着酒杯,啜一小口,润润嘴,然后一口一杯,毫不含糊,酒下肚,松口气。看喝酒架势,便知是个好酒之人。一杯酒,意犹未尽,冯姐见老赵嘴还馋,便劝老赵多喝一杯。老赵说,这里酒贵,尝尝就好,一口酒四新币,在勿洛老巴刹可以买两个鸡饭了。冯姐说,烟酒都戒,难为你了。老赵说,这不都是为了女儿嘛。喝完酒,老赵坐下来吃饭,说话很少。但奇怪的是,我几乎没有听到过芸儿的说话,她总是默默地吃,吃完了,就做功课,看书。除了吃饭,她一天到晚坐在她的小书桌前,非常用功。我还没有见过这样全部时间放在学习上的学生。

芸儿每天早上七点半坐三十六路公交车去学校,这路车的终点站是勿洛地铁站,我也同样七点半坐这趟车去上班。按理说我们碰到的机率非常高。天天结伴也不为奇,可是我们没有碰到过。刚开始我不以为意。谁会去注意一个小孩呢!后来有一天冯姐要送她去学校开家长会,我和她们母女一同出门,我们一边走,一边聊了一会,才知道芸儿的出行时间和我一致。我奇怪地看了看芸儿,芸儿目光躲闪,我心里恍然大悟,芸儿是在刻意躲避我,她早上一直会倾听隔壁的声音,听到我离开房间,过三分钟,她才出门,这样,我们就恰好错过坐同一班车的机会。

芸儿为什么要躲避我呢?这让我很好奇。有一天早上,我故意在推后时间,在房间里不出声,芸儿听不到声音,以为我趁她不注意走了。于是,她也背着书包开门出去,正好碰到我打开房门往外走,她看到我,愣了一下,便转过身,快步往楼道里走去。我跟在芸儿身后,我没有跟芸儿搭话,她看起来并不友好。我们走到公交站台,她站得离我远远地,面无表情。车来了,我们一前一后上车,座位也选得离我远远地,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

从那以后,我不再做这样的事,我并不想让芸儿不安。每年六月是新加坡假期,一个月时间里,我注意到这个过份安静和乖巧的小孩一天都没有出过门。她没有社交,没有朋友,没有交流,一天到晚都在房间看书,这样的孩子肯定有问题。我在百度查了一下,基本上确认这孩子得了严重的自闭症。多乖的小女孩!却不想面对外面的阳光,像一只胆小的蜗牛,与世隔绝,整天把自己缩在壳里。我对这个孩子和这一家人产生了兴趣,想找机会了解他们的故事。

有一天,冯姐在打扫客厅卫生,那是我们的公共空间。这是个机会,我走过去说给冯姐帮忙。冯姐说不用,说这是她的份内事。冯姐真是个好人,但我也坚持。冯姐便给我一块湿抹布,让我帮着抹抹桌子。我一边抹桌子一边问冯姐,芸儿呢?冯姐说在房间看书。这个答案不用猜我也知道。我继续找话题攀谈,我说芸儿这样用功成绩一定很好吧。做父母的都喜欢谈自己的儿女,冯姐也一样,芸儿那么用功学习,我以为她成绩一定很好。没想到冯姐长长叹了口气,说芸儿虽然是很努力,但成绩却一直上不去,上个学期竟然三科都不及格。

我问,为什么这样呢?

冯姐说,主要是语言的问题,在国内每次考试都是拔尖的,来了新加坡成绩降得厉害,这里课本全是英文的,老师讲课也全用英文。

如果只是语言问题,我想我可以帮忙。我对冯姐说,我周末没事做,可以帮芸儿补习英语。

话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悔,这个承诺说不定会影响我自己的学业,我正在攻读硕士学位。

冯姐听了我的话,面露欣喜,但转瞬即逝,她说她很感激我能这么说,但他们付不起补习费。

没想到冯姐以为我想赚补习费呢。我跟她说,我们住在一起,也算一家人,不收钱。

冯姐说,那怎么可以呢!我们又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感谢你。

看来不让冯姐付出点什么,她是不会接受帮助的。我灵机一动说,那你请我吃油泼粉吧,每次看你们做,我都想吃,不过不好意思开口。

我赞扬冯姐的厨艺,她很开心。说改日不如撞日,今晚就做,让我跟他们一家一起吃饭。

我答应了。随后我们又聊起曾经在国内的生活。冯姐把我当成了自己人,说话就没有了顾忌,原来冯姐和老赵来自西安一个国营军工机械厂,冯姐是会计,而老赵是车队队长,来到新加坡,不懂英语,冯姐挂靠在一家家政公司做钟点工,十元一小时。而老赵在西部裕朗那边的建筑工地做事。他们曾经在国内都有体面的工作,特别是车队队长,是个肥差,生活应该比一般人滋润,为什么会出国受这个苦呢?我不明白,聪明人都知道怎么做选择。

“大家都说新加坡教育好,中西结合,双语教育,还不是为了女儿的前途” 冯姐说他们为了女儿,吃些苦不算啥。我点头表示赞同,国内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儿子也好,女儿也好,都是父辈二代人的宝贝和希望。

冯姐接着说:"前两年还好,有点积蓄,在新加坡也能住得起大房子。没想到两年前我的腿疾发作,医生说要住院手术,拖下去有截肢的风险。医生的话把我们吓住了,老赵坚持让我马上手术,没想到术后创口发炎,来来回回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新加坡的医疗贵的离谱,我们又没有保险,积蓄就这样被掏空了。后来,我们只能尽量减少开销,搬到现在这个小房间,我和老赵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补贴家用和芸儿的学费"

为什么不考虑回国呢?我问道。

冯姐叹了口气,说:"当年出国时风风光光,这样子回国,让脸往哪儿搁?"

我明白了,很多时候,国人把脸面看得比命还重要。

这是我和冯姐说话最多的一次,在异国他乡大家都不容易,冯姐也需要倾诉。她当晚就给我专门做了油泼粉。说实话,那是我吃过口味最好的粉。冯姐在一边做,我在一边看,她先准备食材,选用的是小指粗的乌东粉放入一个大碗,把葱蒜剁碎,铺在粉条上,再加点姜丝和辣椒,然后切几片猪肉,煎一个鸡蛋,取两三片蔬菜叶和香菜也同时放入碗里,用筷子搅拌一下,让粉条全露出来。把食材准备妥当,那边煤气炉上一锅花生油已经被烧得滚烫,似乎再多一会就冒出火花,这时候的火侯最好。冯姐让我避开点,她端着锅的把手,把锅里的油均匀地浇到粉条上,粉条杯烧得滋滋做响。不一会,油逐渐冷却,香气扑鼻。冯姐用同样的手法做了四碗,我和她家人每人各一碗。

吃饭的时候,冯姐跟大家宣布了我给芸儿做英文辅导的消息。老赵很高兴,硬要把存酒拿出来和我喝两杯,我一再申明不会喝酒他才作罢。芸儿没说话,只顾吃碗里的粉,似乎这件事和她无关,吃完她就回房间学习去了。冯姐说,这孩子,一点礼貌都没有。我本想和冯姐提提自闭症,可我不是医生,担心这样冒然说出来,会让她和老赵都难过,芸儿毕竟是他们的希望和精神支柱。于是,我便打消了提这件事的念头。

周末很快就到了,冯姐夫妇照常出门工作,他们俩的工作全年无休。我开始给芸儿补习,我让芸儿来客厅,这样空间大一点。芸儿不愿意离开她的小书桌。我只好自己找了个小凳子坐在她身边。芸儿手里拿了本书在看,我问她在看什么,她说是语文课本。我拿过来翻了翻,上面都是英文课文,课文下面配有生词生字,对生词生字的解释也是英文。这样的课本,不懂英文是读不进去的。冯姐和老赵英语都不好,只认识几个简单的单词,的确没法辅导孩子。我又看了看她的科学和数学课本,所有课本上面都是干干净净,连折页的痕迹也没有。我才意识到,芸儿躲在房间里根本没看书,拿着书本只是在装样子。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新加坡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6-10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6-10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05-07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5-02
  • 卫鸦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5-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独特的生活经历本身有价值,出之以文字,自然也有价值。新加坡,对于中国写作者而言,似是一个文学上的空白地带。多数中国人只是从旅游常识的角度泛泛了解它。此文有补缺的意义,而且写得质朴、生动、细腻、勾人,几个书写对象的选择,也颇讲究。写出了新加坡的味道,也写出了普罗大众感同身受的人生况味。对新加坡人情世道的描写与发掘,若再丰富些、再深入一些,更好。个别字词句上有些小差错,可订正。
  • 感谢孙老师评论,类似的故事,我还写了不少,会陆续发一些上来。文章的力度和深度还很欠缺,错别字是老毛病,将努力改善。

    回复

    • 范明评委2018/06/09 09:42:46
    • 分享到:
  • 海漂的故事,个中滋味,冷暖自知。六个小故事组成新加坡的那些事,被碾碎的片断被作者重新拼接,成为生命中难忘的记忆。最令人动容的是芸儿,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面对父母的期许作无声的抵抗,心理承受着沉重的压力。作者的亲历就是他创作的源泉。如果将这一节故事再细化,给读者一个更全面的描述,以为更佳。
  • 感谢范明老师评论。暂时只是些小故事,细化了才是好作品,仍需继续努力。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5/01 16:19:43
    • 分享到: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 我写芸儿也写得我鼻子发酸。教育孩子,硬件和师资固然重要,培养的是能力。但环境更重要,其培养的是人格。

    回复

  • 好,有时候经历本身就是写作最大的优势,何况又有如此细腻多情的文笔。
  • 书生过奖了,写故事记录生活而已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5/04 08:48:40
    • 分享到:
  • 有钱就是任性,可以天南海北的说跑就跑。跑着跑着,就跑出了旅友间的抱团取暖,真可谓患难间显真情;跑着跑着,也跑出了旅友间因生活理念的差异,在人生观上产生矛盾。没钱只能认命,好在有幸拜读到作者留在邻家上的这段文字,让整日里“家庭”和“单位”两头跑的吾等知晓:世界如此之广大、如此之美好!
  • 无关乎钱,关乎心态。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5/01 16:58:44
    • 分享到:
  • 《新加坡那些事》,非虚构也就纪实写真。因真见情因真感人。国人有了钱,出国游或移居国外也都寻常事情。种族渊源或感情亲近,新加坡多为国人境外首选地儿或首选地儿之一。透过“小芸”,且见几多苦辣酸辛?蜗居星城的小芸父母邻妇,原本国内的小白领或曰中产阶层,皆因“出国时风风光光,回国脸往哪儿搁/国人把脸面看得比命还重要”而苦大人误孩子,进退维谷进退失据,犹似警钟嘶鸣,国人当醒当引以为戒。
  • 是呀,一句老话,国外的月亮并不是更圆一些。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2807
  • 16
  • 150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