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色手套
  • 点击:17577评论:182018/07/23 11:05

我从二十八楼跳下去的时候,一直以来在眼前晃动的红色消失了,世界一片洁白,就像北方一场大雪之后,天地间的庄严美丽和圣洁。我感到一片轻松,干枯多年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久经折磨的灵魂挣脱了沉重的肉身,像一只大鸟一样在空中盘旋而去,直上云端。

我在云端上看到了我那一米七五一百三十斤的躯体笔直坠落,自由落体的运动在高楼与马路之间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时间仿佛静止,我清楚地看到了我的脸率先着了地,接着整个脑袋被巨大的冲击力摔成了两半,全身的骨头粉碎后,急速飞溅的鲜血像花朵一样在空气中绽放,落在地上摊成了薄薄一层红色的膜。这种红色在我生命最后的岁月里,曾经笼罩了我所看到的一切,它让洁白的婚纱淌下了血,湛蓝的天空和海洋翻起了红色的浪,雪白的墙壁斑驳地长出了红红的蘑菇。这是朱红的罪,如影随形地折磨着我,只有当我跃下二十八楼的时候,这种朱红才奇异消失。那一刻,我知道我得到了永生的救赎,世间的罪孽在我眼前散开。那一刻,世界洁白如新,而我圣洁的像初生的婴儿。这个时候我的鼻尖闻到了一股花香,那是路旁的石楠花盛开的气味,这种气味极其消魂,充满了肉欲的味道,让人清晰地感知到这个季节,正是春天。

此时夜阑人静,万籁无声,我的尸体躺在长街之中无人发现。而在百米之外,万丈红尘,站街女郎还在娇声软语地跟面目不清的男子讨价还价,火锅店里还是人声鼎沸,连带着整个城市都在说不尽的繁华与喧嚣中骚动。我在云端上对着我残破的尸体微笑,春风吹过,落花飘零,长街的尽头有人急急而过,奔赴着自己人生的盛宴。那个夜晚,我听到了落花叹息的声音,脚步匆忙的声音,鸟儿尖刺的声音,还有一扇扇窗户后面女人婉转承欢的声音。所有的声音汇合在一起,像是在祝福,又好像是在诅咒,如同月下的歌声般,缥缈无依。

我看到我的尸体上眼睛并没有合上,它久久地凝视着这尘世的一切,目光永远定格在了北半球这个充满情欲的春天。


我叫邱海南,认识姚思婷的时候,我刚过完四十八岁的生日,我人生已经走完了上半程,但是遇见她的那一刻,我猛然间发现,我人生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在这之前,我完全感觉不到四季的变幻究竟有多么美好,我人生存在的所有意义,都是为了挣钱。挣很多钱,挣花不完的钱。事实上,在深圳这样的一个金钱世界里,只有你的钱,才能让你得到起码的尊严。

我来自一个贫困的家庭,十三岁以前,我从没有穿过鞋子。在我上初中那年,我的母亲才把一双新买的球鞋套在了我的脚上。穿上它,我将要去乡镇上的中学开始我新的求学生涯。

那双新的鞋子是那么白那么美,里里外外都散发着一股钱的味道。这股钱的味道在我脚上久久不散,整整穿透了三年的时间,直至三年以后那双鞋子早已残破不堪,我仍然舍不得扔掉它。仿佛鞋子一穿到脚上,那三年充满自卑又光荣的时间就一层一层在套在了身上。

那一双鞋子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了钱的重要性。因此在这之后的许多年里,我像一辆开足马力的汽车,一刻不停地在挣钱的高速公路上奔驰,以至于忽略了许多人生重要的风景。而深圳这个地方,最不缺的就是风景。这里四季常绿,鲜花常开,姑娘们一年到头都穿着短短的裙子,露着雪白的大腿和光溜溜的臂膀,空气中到处都是青春的味道,荷尔蒙的味道。一切都非常美好。但一直以来,对于这些美好的风景,我都是熟视无睹的。办公室里狼烟四起,酒桌上烽火连天,就这些已经能让一个男人天天狼奔豕突疲于奔命了。

一直忙到四十八岁,我有了妻子,有了一双儿女,有了高档小区的几套房子,当然还有了车子和银行账户上八位数字以上的存款。再回头看看我的同龄人,他们因为错失了房产买入的机会,大部分还在为了一套房子而苦苦奋斗。

四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夜里,我在卫生间里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仔细地打量了自己。我的双手慢慢地抚过松软肥大的肚腩,松弛下垂的嘴角,肿胀暗沉的眼袋,蓦地停留在了两鬓斑白的头发上。刚刚盘点了人生资产还颇为自得的心情立刻凉了下来,我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我久久地盯着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仿佛看着遍地鲜血凶杀案的现场,异常的触目惊心。

那个杀人的凶手,它的名字叫时间。

对着镜子,我所有的心事都化作了一声叹息。那声叹息积压在我的喉咙里,回旋往复,沉闷冗长。仿佛四十八年的时间变成了巨轮,从我身上辗压过去,只剩下血肉模糊。

在长久的凝视中,晶莹的镜子景象悄然改变。我看见了一条深遂的通道,在那尽头,有微微的蓝光折射,一个黑色的人影目光冷冷地盯着我。

这是死神!

我怔住了,那黑衣人散发出的死亡气息镇摄住了我,它像磁石一般把我牢牢地钉在那里。我们的目光在深遂的通道中相遇,那冰冷的凉意直透我的心底,然后向四肢百骸蔓延。我艰难地别过了脑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镜子前挪开了我的躯体。接着,我用最快的速度套上衣服,逃出了卫生间。

死神并没有从镜子里追出来,屋里依然充满的妻子燕红布置的温馨气息。但是我知道,它一直呆在镜子里,总有一天,它会出来收割我的生命,就像农夫收割成熟的麦子一样。总有一天,我会像我的祖祖辈辈一样,一身血肉,尽归于黄土。

四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在一生中最富贵的时候在镜子里看到了死神,并且感知到了他无所不在的召唤,我惊慌失措的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照过镜子。

我心慌意乱地举着红酒,站在二十八楼的露台上发呆。头顶上的星星很亮,但是我知道,落到了我眼中的星光并不是它现在的星光,这是星星在几百年前发出的光,它穿过了茫茫的宇宙,经过了几百年的旅行这才到达地球。亘古以来,宇宙以它自有的规律运行着,我生之前,它是如此,我死之后,它仍然如此。在我的生与死之间,我所看到的光明也仅仅只有几十年罢了。那么宇宙呢?它也有诞生与死亡,不管那些星云有多么的瑰丽灿烂,一切的一切,终将归于黑暗。

露台上的紫茉莉在悄无声息地绽放,我的鼻尖萦绕着幽幽的清香,我知道天亮之后,它将黯然凋落,它所见的到光明,也很短,很短。

我在露台上呆了很久的时间,这才回到卧室。女儿向明与儿子向阳卧室里的灯都关了,而妻子燕红没有睡,她坐在床头拿了本杂志在看。见我进来,燕红放下了杂志,就睡下了。

结婚二十年,该说的话早已说完了。燕红原本是一个爱唠叨的人,她的嘴里像住了一窝马蜂,可以整天“嗡嗡”地说一些无意义的废话,没完没了。但是在我发过几次火之后,她就再也不敢在我面前唠叨了,我的世界清净了下来。对此,我非常满意,管住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嘴巴的难度,不亚于联合国维持耶路撒冷和平的难度。

我在燕红的身边躺了下来,伸手过去揽住了她。燕红的身体有些僵硬,她慌乱地往后缩了缩,显得非常意外。毕竟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拥抱过了,久到燕红的身体已经对我的手臂已经不太适应了。虽然我们还躺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但是我们没有皮肤与皮肤的接触,不再牵手,不再拥抱和亲吻,当然也不再做爱。那种恋人间的情意绵绵的喁喁细语,炽热目光的长久凝视甚至从来就没有在我跟燕红之间出现过。

燕红问我:你这是怎么啦?

嘘,别说话!

镜子里死神的冰冷的目光让我产生了莫名的焦虑,我迫切地需要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仍然处于精力充沛的盛年。在我看来,再没有比一次畅快淋漓的性爱更适合了。

我脱掉了燕红的睡衣,开始对她进行亲吻和抚摸。燕红的腰肢是粗壮的,皮肤是松弛的,乳房已经开始下垂。我的手略略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动作。燕红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的身体依然是我最熟悉不过的身体,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反应依然在我的预料之中。想到这些,我只觉得索然无味,瞬间就萎靡了,全身软得跟一团烂泥没什么两样。

燕红的呼吸顿住,她顺手把我推开,重新穿上睡衣,翻过身去就准备睡觉。

她知道我在嫌弃她,更知道我们之间的爱情早已经死亡。

身体是骗不了人的,我们身体远远比嘴巴来得诚实。但是可悲的是,我们依然还要躺在同一张床上。

我仿佛看到了死神脸上冷冷的笑意,心有不甘地伸手抚上了她的乳尖,燕红把被子一掀:我还是到书房去睡沙发吧!

燕红抱的枕头和被子出去了。我躺在床上,只觉得疲惫之极,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虚空。我知道,我的肾跟我此时的心一样,也是虚空的。黑暗之中,那种莫名的焦虑又出现了,它潜藏在我的心底,像一头噬人的猛虎,甚至深入到我的梦里,让我做了一夜的噩梦。

第二天,我拖着疲惫而又沉重的身躯,照常地起床了。吃了燕红精心准备的早餐之后,我一如往常地去了公司。

在这间颇具规模的物业管理公司,我有一个副总经理的职位。总经理是我的老同学董天明,从创业开始,他就把我招至麾下,我们一起并肩做战了许多年,虽然有些矛盾,但是配合还算默契。

那一天,因为没睡好,整整一个上午我都无精打采,心不在焉地等着中午下班,在办公室好好地补眠。快下班的时候,人事经理带着一个姑娘进了我的办公室,昏昏欲睡的我不得不打起了精神。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姚思婷,本科应届毕业生,到这来是想应聘副总办公室文员这个职位……

轻柔的女音像电一样窜过我的背脊,令我不得不端正了一下我的坐姿。我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位求职者。她穿着灰色的套裙,雪白的衬衣与裙子成了鲜明的对比,令人想起春天的百合花。她还有纤细的身影和乌黑的长发,脸上微微的笑容像春日的晚霞那般明艳 ,落落大方的姿态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羞涩与紧张。

我的呼吸顿住了,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向她点了点头:请坐吧。


姚思婷从我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她得到了这份办工室文员的工作。在她入职不久,燕红就敏锐地发现了我容貌衣饰上的改变:我的鼻毛与胡子被修剪的一干二净,身上被名贵的香水喷得香飘十里,面料挺括的高档西装衬衣更是把我打扮得霞光万道,瑞气千条。

我扔掉了以前舒适宽松的运动装,惯常使用的华为手机也换成了更受年轻人喜欢的苹果。这么一身装扮下来,起码年轻了五岁都不止。用我老板兼同学董天明的话来说,就是风骚得开天辟地,史无前例。

我笑而不语,这一切的更改,只是为了让我看上去不像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而已。在姚思婷面前,我竭力地想遮住我日渐加重的体臭和越来越粗的肚腰。我希望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精明能干而又不失活力的成熟男人的形象。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亲子鉴定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0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9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个蛮好的开头。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俗套的故事,除了亲子鉴定那个哏。我的意思是说,亲子鉴定是个好哏。没错,一个短篇小说,哪怕写好一个哏就成了。简直可以说,短篇小说就是一个哏,一个设置得那么必偶两然天衣无缝的哏。有了这个哏,我觉得这个小说是有点小意思的,哪怕语言稍打点折。接下来我说的是,语言还有提升的空间,少了点小说的那种特别的味儿。至于什么味儿,我也说不清。依我看,再磨磨,这会成为一个好小说。
    • 青桐2018/09/04 16:57:56
    • 分享到:
  • 感谢郭建勋老师的精彩点评。的确,短篇小说就是一个哏,如何用好这个哏,是个大学问。以后写作,我会记住这些话,不断去完善作品。谢谢!

    回复

  • 一个女作者把一个失败的男人写得这么惨,得多“狠心”啊!改天我也试着写一个失败的女人看看。男人写失败的女人时,应该要手下留情的。人到中年,危机四伏,怎么处理,如何面对,还真不是几篇小说能弄明白的。从写作的角度讲,青桐做这样的“先锋性”尝试是可以的,变着法式把一个俗旧老套的故事写出新花样新境界,作者是下了苦功的。
    • 青桐2018/09/04 17:05:05
    • 分享到:
  • 作文老师写失败的女人也写得挺惨的,您的《再见,有福》的主人公春香,就写得挺惨的,写死了。这个惨不惨的事不能怪我,小说的逻辑在推着走,没办法。

    回复

  • 故事虽然惨烈,但在深圳这样的城市也不稀奇。这个小说文笔之冷峻,叙述之利落,情节转换之顺畅自然,是推荐的重要原因。睦邻文学奖走到今天,题材上的拓展几近边界,而文笔的提升并不见明显效果,希望通过推荐这样的作品引起作者们对文笔的重视。
    • 青桐2018/09/02 14:46:26
    • 分享到:
  • 感谢王国华老师的提名。文学界有句话说:世界上只有天才的诗人,没有天才的小说家。写了很多年小说了,第一次被评委夸“文笔”好,让我实在是受宠若惊。

    回复

  • 不得不说,这篇小说语言冷峻,故事富有张力,读来让人惊心动魄。毫无疑问,作者在写作上是下了功夫的。无论是对人性的剥析还是对情节的安排,都显得纯熟自然。读完整个小说,让人新生震撼。短短的篇幅里,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贪婪和丑恶以及作者的批判意识。好几年前,听说作者出版过一部长篇小说《才出狼窝又进虎穴》,想必也是蛮好读的。还是为这个女作者的才情点赞!
  • 打错了个子。
  • 打错了一个字。
    • 青桐2018/09/19 12:24:35
    • 分享到:
  • 感谢唐老师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与关怀。您的赞誉让我汗颜,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写出更好的小说,当得起您的赞美。谢谢!

    回复

  • 一个被欲望点燃并“焚烧“到毁灭的故事,内核包裹在“四季”里行走,时间之线,串联起细节和情节。可贵的是文笔之妙,妙在讲究,妙在切换自如的情节设置。为这样的构思和文字基本功点个赞。
    • 青桐2018/09/04 17:11:40
    • 分享到:
  • 秦锦屏老师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这几年来一直都在琢磨着写小说的事,但无论是语感,文字,还是结构,想起来很美,写到实处却并不理想。我想还是以各位老师为目标,写出更多好的作品出来吧。

    回复

    • 青桐2童生2018/07/27 22:08:46
    • 分享到:
  • 其实我写的这篇东西,也是尝试性的写作。 很老套的写作方法,就是把一年四季的景相,随着故事情节的变动而变动。主人公在春天的时候春心萌动,夏天的时候奸情火热,秋天的时候变故频生,冬天的时候崩溃结束。 当然这种在以前当作先锋小说的写法,现在已经非常常见了。但是我还是做了一点尝试。至于效果如何,也就这样了。
  • 回复
    • 青桐2童生2018/07/27 22:08:06
    • 分享到:
  • 谢谢故里的打赏。这个小说其实写出来,已经放了一段时间了。一直在想一个完美的标题,但是没有想到,只好将就着用了《白色手套》这个题目。毕竟是一个严肃的小说嘛,不可能学着现在的自媒体,起个名字叫:步步惊心!一个出轨男人是如何走上跳楼之路的?或者叫:为什么你经营不好你的婚姻?这就是原因!又或者叫:一个成功男人自找死路的一百种方法
  • 叫迷雾如何,雾里看花,以为是花,实则非花非雾

    回复

  • 标题取的不是很好,不够抓心。
    • 青桐2018/07/27 22:09:26
    • 分享到:
  • 回复太长了,发表不了,只好放在评论里了。

    回复

  • 故事还是那个故事,还是原来的婚姻工艺,熟悉的情人配方,倒是反转的剧情让不少狗血梗,变得顺理成章。主角从萎靡状态,遇见情人,亲子鉴定,迎娶情人,制造婴儿死亡,家庭毁灭到最后崩溃跳楼。一直都在变化,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却不知一直被玩弄。自作孽,不可活呀!
  • 回复
  • 最近来访
  • 青桐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我不想成为一棵树的本身,而想成为它的意义
  • 我不想成为一棵树的本身,而想成为它的意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33185
  • 3
  • 107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