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安园
  • 点击:41784评论:82018/08/07 13:18

1


月光光,秀才郎。

骑白马,过莲塘。

莲塘背,种韭菜。

韭菜花,结亲家……

小男孩唱着童谣站在小水渠里,水花早就打湿了卷起的裤管。清澈冰凉的渠水淌过脚面,脚趾轻轻地抓着小石头,水草也调皮地在脚边搔痒,心里有无限的欢喜。

两只小胖手各捏着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一朵是红的,一朵是黄的。小心翼翼地平放在水里,心里默念着。

一二三,放手。

顺着水流,两朵小花争先恐后地往前游,每一个湾道、每一个突出水面的大石块都可能让排名发生变化,一会是小红花领先,一会是小黄花领先,一会又是齐头并进。

小男孩哈哈大笑,光着脚走上陌路在后面追赶。

哎呀!

滑了一跤。


2


“阿舅,起床食饭……”

洪晓明睁开惺松的眼睛,看见一位比梦里还小的男孩在拍他的脸。他伸出手来在小外甥文俊的胖脸上轻轻地掐了一下,假装要抓过来挠痒痒。文俊吓得像小兔子一样逃出了房间。

洪晓明翻了翻身,还没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昨晚还在深圳加班做方案,然后开车赶了一夜的路,回到了梅县老家。从现实到梦幻,其实不过是几个小时的车程。

每次回家,钻进安乐窝里,就不会轻易地出来了。如果可以一直呆在梦幻里面,不用再回到现实的大都市,那该多好。所以,赖床也成为了一种幸福。

前面已经热闹起来,不能再独享赖床的幸福了。

“阿明古(客家男孩昵称),快点刷牙洗面。大厅来了好多人,抓紧去帮手招呼人客。”

洪晓明的妈妈林秀琴正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看见儿子懒懒散散地走出房门,免不了又要啰嗦一番。洪晓明假装地挤出笑容,撒娇说:“阿妈,心莫急。”

“庵(这么)大人了还做娇,羞死人。”

说话的是村里的福伯姆,她打趣的话引来了一众叔嫂伯姆的哄笑。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周围的亲朋戚友都过来帮忙。尤其这些叔嫂伯姆都是家务的好手,厨房里的主力娘子军,有了她们的助力必然会有一桌好饭菜。

洪晓明也笑了,“福伯姆,莫笑涯(我)。各位叔嫂伯姆庵早就过来帮忙,十分多谢。”

“还早喔?日头都晒屎核(屁股)吔,就尔(你)才庵舒服。”姐姐洪晓芸昨天就回娘家来了,正在旁边捡菜。她从小对弟弟都是宠惯着,免不了也要调侃他两句。

一众帮厨的长辈,好像是找到了新的话题,不停地调侃。在繁忙的劳动之中,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家长里短,事情也会不知不觉变得轻松。俗话说是一个女人一台戏,当一群妇女聚在一起就更热闹了。洪晓明不敢再接话了,老老实实地去洗漱。

“泰安园”是一座经典的半月型横堂式客家围龙屋,坐落在梅县一个以洪姓人为主的村子里。洪晓明的卧室和厨房是在左侧的横屋,从横屋穿过小天井和连廊通道,来到祖公堂。这里是整座建筑的中心位置,正前方是大天井,左右两边是正堂屋的厢房,再往前就是大门。祖公堂是家族公共活动的地方,正墙上挂着本支洪氏家族的开基祖先,两边的墙上则挂满家训门规的字匾。逢年过节的时候,洪氏后人都会回到这里祭拜祖宗。

祖公堂早已摆好了三牲果盘贡奉,而东西厢房则改成了接待间,现在是都坐满了人。

在东厢房正中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放着茶水糖果。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靠墙而坐,约莫有八十岁左右,随身的拐杖斜放在旁边。右侧也坐着两位老人,看样子年纪比白须白发老者稍微小一些。左侧坐着的是两位中年人,还有许多村民都坐在周围的长条凳上。整个厢房里长幼尊卑次序分明。

今天,村里有名望的长辈和干部们都来了。

白须白发老者抬头看着房顶四周,“还系(是)老屋住得舒服。泥瓦结构,通风又阴凉,前面天井采光又好。老屋还维护庵好,阿忠,尔等人(你们)花了不少心血。”

说话的老者是乾伯公,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叔父辈。被唤做阿忠的人正是洪晓明的爸爸洪忠国,也是泰安园的主人之一,坐在左侧上首,他应声说:“乾叔,今下(现在)大家都搬出去住新屋,老屋没人住了,逢年过节才转来住人烧火。老屋久了没(音mǒ)人住,十分(很)容易坏。老屋虽然残旧,但系祖先传下来的家业,唔(不)敢荒废,旧(去)年才翻新过。”

“今下翻新也唔好搞,以前的工艺同材料都没几多(多少)人晓(会)做。"

“特别系横梁,老杉树都寻唔到吔。”

坐在左侧的两位老人看着房梁也是颇多感慨。他们是洪晓明的堂叔公,二叔公洪思义和三叔公洪思礼,都是泰安园的主人。他们从小在这里生活,岁月变迁世事无常,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更容易勾起那些已经泛黄的记忆。

“系呀。旧年翻新搞了十分久,横梁也发现了白蚁,又专门去寻到消杀公司来处理。”洪忠国简单介绍了翻新的情况。

乾伯公点点头,“以前,涯同尔爸在这里从细搞到大(从小玩到大)。五十多年过去吔,好像放电影一样记得庵清楚。”

“涯还记得,尔爸去偷番薯转来,在屋背烤来食。”

“好像尔没份食一样,尔也一下去做贼来,还着等(穿着)开档裤。”

一说起以前的事情,三位老兄弟就特别起劲,互相揭对方的短,脸上原有沟沟坎坎一样的皱褶被笑意挤得有些滑稽,哪里还有什么长辈的威严,倒像是三个老顽童。周围的晚辈们乐得听故事,了解家族的历史。

洪晓明简单地洗漱完毕,没顾得上吃早餐,就来到了厢房。其实在外面生活久了,也忘记了吃早餐的习惯。每次回到家里,一日三餐都是准时准点,特别是家里人叫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反倒是一时适应不过来了。

洪晓明微笑着,向周围的叔伯兄弟一边派烟一边打招呼,然后在年轻人聚集的角落坐下来。

“阿明古,昨晚转来吔?”

“系,理叔。”

理叔是村长,坐在洪忠国旁边,抽上了洪晓明刚点的香烟。

“做嘛唔早点转来,同老叔等人多料(玩)一下。”

“涯也想啊,实在是工作没做完。”

“又去扣细妹(泡妞),才唔闲转屋家。”坐在一起的洪真真用手肘捅了洪晓明一下,还皱了皱鼻子做鬼脸。

洪真真是乾伯公的孙女,也是洪晓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朋友和同学。两个人之间是太熟悉,彼此开玩笑打闹是习以为常。每次洪真真要欺负洪晓明,从来都是得心应手,洪晓明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大家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了洪晓明身上,洪晓明尴尬地笑着应付。

“做嘛唔带细妹(女孩)一下(一起)转来,正好尔公(你爷爷)可以见面。”理叔吐了一口烟,笑着说。

“嘻嘻,面(脸)红喔。”洪真真转过头来盯着看洪晓明,轻易不会放过欺负他的机会。

“莫乱讲,没细妹中意涯。”洪晓明自我调侃一下,马上转移话题。“姊丈(姐夫)去接阿公(爷爷),几时转到?”

洪忠国看了看手表,已过十点,“应该快了。”

乾叔公问:“阿仁今次从台湾转来,系一个人吗?”

“唔系,还带孙子一下转。”

“其(他)年纪也大吔,一个人出远门系唔方便。”乾叔公语气有些落寞,从小一起玩泥巴偷番薯的好兄弟,再见面时都已经是暮年老朽。不得不感叹时间的流逝在不知不觉之间沧海桑田,谁又能想到命运会如此安排他们的际遇。

“诶,尔见过尔公没?”

洪真真悄悄地问洪晓明。

洪晓明先是摇摇头,一会又点点头,让人搞不清楚到底想表达什么。洪真真在他胳膊上用力地掐了一下,洪晓明强忍着疼痛不敢叫出声来。

洪晓明摇头,是因为爷爷是在五十多年前离开家的,别说他没有见过,就算是爸爸对爷爷也是没有什么印象。毕竟,爷爷离开的时候,爸爸都没满周岁,还在襁褓之中。洪晓明后来又点头,是想说看过爷爷寄回来的相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的相片,原来爷爷在外面还有一个家。


3


五十多年前。

洪晓明的爷爷洪思仁也才十七岁。作为家族中的长房长孙,洪思仁的父亲洪老爷子做主早早地就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隔壁村的蓝姓女子,叫做月娥。女方年纪比男方刚好大三岁,正应了那句俗话“女大三,抱金砖”。在那个年代,年轻人的婚姻大事一般都是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洪思仁懵懵懂懂地就成了亲。

蓝月娥是典型的客家女子,家务农活都是一把好手,待奉公婆孝顺贤惠,勤俭持家与邻友善。洪家上下对这位大方得体的长房长孙媳妇都很满意,洪思仁对亲密爱人更多出几分敬意。

新婚小夫妻恩爱缠绵,第二年就诞下了一个健康的小男孩,取名叫做洪忠国。

当时正值二次国共内战,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洪家在历史的洪流中自然是不能幸免,原本殷实的家业渐渐财匮力尽。洪思仁这一房老的老小的小,上有年迈双亲下有新生幼儿,再加上两个未成年的弟弟洪思义和洪思礼,全家人的生活开销是捉襟见肘。

洪老爷子读过私塾,也在县城里的新式学校里教过学,生逢乱世家无宁日,时常长吁短叹地念叨着"国泰民安",希望可以尽早结束动乱,能够安稳地过日子。

然而,时局正在变得越来越差。

人心浮动,村里面有关系的人家让年轻人外出营生,有下南洋的、有去香港的,还有的远渡重洋去了美国,都是去投奔亲戚讨生活。洪老爷子有一位方姓拜把兄弟,在国军里混成了高级军官,可以联系投奔,而现在家里唯一能远行谋生的就只有洪思仁。这让洪思仁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是家庭生活无以为继,二是家里的老人小孩都离不开他这个顶梁柱。

蓝月娥看着烦恼中的丈夫,开解说:“留下来全家一起捱苦,出去才有一线生机。男儿志在四方,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也好。家里尔放心,涯会照顾好老人同细人。今下世道庵乱,自家在外面爱(要)小心。”

洪思仁庆幸自己妻子是这样地通情达理和顽强坚韧,让他可以抛掉后顾之忧,去独闯未知的世界。

蓝月娥从左手腕上取下一只金手镯,塞进洪思仁的手里,“屋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尔拿等来(拿着)防身,有困难就拿去典当来换钱,没事就时常拿出来看,记得屋家。”

这只金手镯是当年蓝月娥嫁入门时,洪老太太亲手给她戴上的一对传家宝。现在将其中的一只取下来交给洪思仁,其中的殷情厚意不言自明。洪思仁虽然是堂堂男子汉,在分离之际难以抑制情绪,抱住了妻子哭泣。

夫妻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会让一家人天涯相隔半个多世纪。

国共战事从一开始就很激烈焦灼,这是一场将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大决战。争天下,其实争的是民心。国军在战事开端还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失去了人民的支持,注定不能长久,战局很快急转直下,国军节节败退困守台湾,共军连战连捷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时也,命也。又有几个人能透析时局,预测到这个结局?洪思仁也只不过是在时代洪流中裹挟进来的一叶扁舟,无能为力地随波逐流。国军不力,但洪思仁个人的仕途却是不退反进。战时在方长官身边担任机要秘书,跟着方长官败退台湾以后,凭着出色的能力逐渐在国民党内站稳了脚跟。在敏感的历史时期,洪思仁跟大陆家里断了联系,等到多年以后两岸关系和缓,才恢复书信往来。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家族客家台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2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 感谢朱铁军老师的推荐和斧正。老师一语中的指出了本文的不足之处,行文仍有拖沓之处,还可以二稿精修。文章中穿插了方言客家话,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是有一定阅读障碍的,再次感谢老师能抽空指点。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9/10 21:43:00
    • 分享到:
  • 喜欢里面的方言,尽管很多看不懂,但韵味的特别使之突显。恭喜兄弟入决。
  • 谢谢飞哥。客家话是古汉语的一种,读起唐诗宋词很押韵。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梅县客家的风土人情很淳朴,客家人的命运是在漂泊之中寻求安稳,在全世界都能落地生根。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08 09:30:16
    • 分享到: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一代传承着一代。
  • 感谢赞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幸福是不变的追求。

    回复

  • 字里行间弥漫着浓郁的亲切感......
  • 活捉客家妹子一枚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5000
  • 11
  • 403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