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安园
  • 点击:5535评论:82018/08/07 13:18

1


月光光,秀才郎。

骑白马,过莲塘。

莲塘背,种韭菜。

韭菜花,结亲家……

小男孩唱着童谣站在小水渠里,水花早就打湿了卷起的裤管。清澈冰凉的渠水淌过脚面,脚趾轻轻地抓着小石头,水草也调皮地在脚边搔痒,心里有无限的欢喜。

两只小胖手各捏着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一朵是红的,一朵是黄的。小心翼翼地平放在水里,心里默念着。

一二三,放手。

顺着水流,两朵小花争先恐后地往前游,每一个湾道、每一个突出水面的大石块都可能让排名发生变化,一会是小红花领先,一会是小黄花领先,一会又是齐头并进。

小男孩哈哈大笑,光着脚走上陌路在后面追赶。

哎呀!

滑了一跤。


2


“阿舅,起床食饭……”

洪晓明睁开惺松的眼睛,看见一位比梦里还小的男孩在拍他的脸。他伸出手来在小外甥文俊的胖脸上轻轻地掐了一下,假装要抓过来挠痒痒。文俊吓得像小兔子一样逃出了房间。

洪晓明翻了翻身,还没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昨晚还在深圳加班做方案,然后开车赶了一夜的路,回到了梅县老家。从现实到梦幻,其实不过是几个小时的车程。

每次回家,钻进安乐窝里,就不会轻易地出来了。如果可以一直呆在梦幻里面,不用再回到现实的大都市,那该多好。所以,赖床也成为了一种幸福。

前面已经热闹起来,不能再独享赖床的幸福了。

“阿明古(客家男孩昵称),快点刷牙洗面。大厅来了好多人,抓紧去帮手招呼人客。”

洪晓明的妈妈林秀琴正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看见儿子懒懒散散地走出房门,免不了又要啰嗦一番。洪晓明假装地挤出笑容,撒娇说:“阿妈,心莫急。”

“庵(这么)大人了还做娇,羞死人。”

说话的是村里的福伯姆,她打趣的话引来了一众叔嫂伯姆的哄笑。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周围的亲朋戚友都过来帮忙。尤其这些叔嫂伯姆都是家务的好手,厨房里的主力娘子军,有了她们的助力必然会有一桌好饭菜。

洪晓明也笑了,“福伯姆,莫笑涯(我)。各位叔嫂伯姆庵早就过来帮忙,十分多谢。”

“还早喔?日头都晒屎核(屁股)吔,就尔(你)才庵舒服。”姐姐洪晓芸昨天就回娘家来了,正在旁边捡菜。她从小对弟弟都是宠惯着,免不了也要调侃他两句。

一众帮厨的长辈,好像是找到了新的话题,不停地调侃。在繁忙的劳动之中,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家长里短,事情也会不知不觉变得轻松。俗话说是一个女人一台戏,当一群妇女聚在一起就更热闹了。洪晓明不敢再接话了,老老实实地去洗漱。

“泰安园”是一座经典的半月型横堂式客家围龙屋,坐落在梅县一个以洪姓人为主的村子里。洪晓明的卧室和厨房是在左侧的横屋,从横屋穿过小天井和连廊通道,来到祖公堂。这里是整座建筑的中心位置,正前方是大天井,左右两边是正堂屋的厢房,再往前就是大门。祖公堂是家族公共活动的地方,正墙上挂着本支洪氏家族的开基祖先,两边的墙上则挂满家训门规的字匾。逢年过节的时候,洪氏后人都会回到这里祭拜祖宗。

祖公堂早已摆好了三牲果盘贡奉,而东西厢房则改成了接待间,现在是都坐满了人。

在东厢房正中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放着茶水糖果。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靠墙而坐,约莫有八十岁左右,随身的拐杖斜放在旁边。右侧也坐着两位老人,看样子年纪比白须白发老者稍微小一些。左侧坐着的是两位中年人,还有许多村民都坐在周围的长条凳上。整个厢房里长幼尊卑次序分明。

今天,村里有名望的长辈和干部们都来了。

白须白发老者抬头看着房顶四周,“还系(是)老屋住得舒服。泥瓦结构,通风又阴凉,前面天井采光又好。老屋还维护庵好,阿忠,尔等人(你们)花了不少心血。”

说话的老者是乾伯公,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叔父辈。被唤做阿忠的人正是洪晓明的爸爸洪忠国,也是泰安园的主人之一,坐在左侧上首,他应声说:“乾叔,今下(现在)大家都搬出去住新屋,老屋没人住了,逢年过节才转来住人烧火。老屋久了没(音mǒ)人住,十分(很)容易坏。老屋虽然残旧,但系祖先传下来的家业,唔(不)敢荒废,旧(去)年才翻新过。”

“今下翻新也唔好搞,以前的工艺同材料都没几多(多少)人晓(会)做。"

“特别系横梁,老杉树都寻唔到吔。”

坐在左侧的两位老人看着房梁也是颇多感慨。他们是洪晓明的堂叔公,二叔公洪思义和三叔公洪思礼,都是泰安园的主人。他们从小在这里生活,岁月变迁世事无常,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更容易勾起那些已经泛黄的记忆。

“系呀。旧年翻新搞了十分久,横梁也发现了白蚁,又专门去寻到消杀公司来处理。”洪忠国简单介绍了翻新的情况。

乾伯公点点头,“以前,涯同尔爸在这里从细搞到大(从小玩到大)。五十多年过去吔,好像放电影一样记得庵清楚。”

“涯还记得,尔爸去偷番薯转来,在屋背烤来食。”

“好像尔没份食一样,尔也一下去做贼来,还着等(穿着)开档裤。”

一说起以前的事情,三位老兄弟就特别起劲,互相揭对方的短,脸上原有沟沟坎坎一样的皱褶被笑意挤得有些滑稽,哪里还有什么长辈的威严,倒像是三个老顽童。周围的晚辈们乐得听故事,了解家族的历史。

洪晓明简单地洗漱完毕,没顾得上吃早餐,就来到了厢房。其实在外面生活久了,也忘记了吃早餐的习惯。每次回到家里,一日三餐都是准时准点,特别是家里人叫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反倒是一时适应不过来了。

洪晓明微笑着,向周围的叔伯兄弟一边派烟一边打招呼,然后在年轻人聚集的角落坐下来。

“阿明古,昨晚转来吔?”

“系,理叔。”

理叔是村长,坐在洪忠国旁边,抽上了洪晓明刚点的香烟。

“做嘛唔早点转来,同老叔等人多料(玩)一下。”

“涯也想啊,实在是工作没做完。”

“又去扣细妹(泡妞),才唔闲转屋家。”坐在一起的洪真真用手肘捅了洪晓明一下,还皱了皱鼻子做鬼脸。

洪真真是乾伯公的孙女,也是洪晓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朋友和同学。两个人之间是太熟悉,彼此开玩笑打闹是习以为常。每次洪真真要欺负洪晓明,从来都是得心应手,洪晓明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大家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了洪晓明身上,洪晓明尴尬地笑着应付。

“做嘛唔带细妹(女孩)一下(一起)转来,正好尔公(你爷爷)可以见面。”理叔吐了一口烟,笑着说。

“嘻嘻,面(脸)红喔。”洪真真转过头来盯着看洪晓明,轻易不会放过欺负他的机会。

“莫乱讲,没细妹中意涯。”洪晓明自我调侃一下,马上转移话题。“姊丈(姐夫)去接阿公(爷爷),几时转到?”

洪忠国看了看手表,已过十点,“应该快了。”

乾叔公问:“阿仁今次从台湾转来,系一个人吗?”

“唔系,还带孙子一下转。”

“其(他)年纪也大吔,一个人出远门系唔方便。”乾叔公语气有些落寞,从小一起玩泥巴偷番薯的好兄弟,再见面时都已经是暮年老朽。不得不感叹时间的流逝在不知不觉之间沧海桑田,谁又能想到命运会如此安排他们的际遇。

“诶,尔见过尔公没?”

洪真真悄悄地问洪晓明。

洪晓明先是摇摇头,一会又点点头,让人搞不清楚到底想表达什么。洪真真在他胳膊上用力地掐了一下,洪晓明强忍着疼痛不敢叫出声来。

洪晓明摇头,是因为爷爷是在五十多年前离开家的,别说他没有见过,就算是爸爸对爷爷也是没有什么印象。毕竟,爷爷离开的时候,爸爸都没满周岁,还在襁褓之中。洪晓明后来又点头,是想说看过爷爷寄回来的相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的相片,原来爷爷在外面还有一个家。


3


五十多年前。

洪晓明的爷爷洪思仁也才十七岁。作为家族中的长房长孙,洪思仁的父亲洪老爷子做主早早地就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隔壁村的蓝姓女子,叫做月娥。女方年纪比男方刚好大三岁,正应了那句俗话“女大三,抱金砖”。在那个年代,年轻人的婚姻大事一般都是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洪思仁懵懵懂懂地就成了亲。

蓝月娥是典型的客家女子,家务农活都是一把好手,待奉公婆孝顺贤惠,勤俭持家与邻友善。洪家上下对这位大方得体的长房长孙媳妇都很满意,洪思仁对亲密爱人更多出几分敬意。

新婚小夫妻恩爱缠绵,第二年就诞下了一个健康的小男孩,取名叫做洪忠国。

当时正值二次国共内战,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洪家在历史的洪流中自然是不能幸免,原本殷实的家业渐渐财匮力尽。洪思仁这一房老的老小的小,上有年迈双亲下有新生幼儿,再加上两个未成年的弟弟洪思义和洪思礼,全家人的生活开销是捉襟见肘。

洪老爷子读过私塾,也在县城里的新式学校里教过学,生逢乱世家无宁日,时常长吁短叹地念叨着"国泰民安",希望可以尽早结束动乱,能够安稳地过日子。

然而,时局正在变得越来越差。

人心浮动,村里面有关系的人家让年轻人外出营生,有下南洋的、有去香港的,还有的远渡重洋去了美国,都是去投奔亲戚讨生活。洪老爷子有一位方姓拜把兄弟,在国军里混成了高级军官,可以联系投奔,而现在家里唯一能远行谋生的就只有洪思仁。这让洪思仁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是家庭生活无以为继,二是家里的老人小孩都离不开他这个顶梁柱。

蓝月娥看着烦恼中的丈夫,开解说:“留下来全家一起捱苦,出去才有一线生机。男儿志在四方,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也好。家里尔放心,涯会照顾好老人同细人。今下世道庵乱,自家在外面爱(要)小心。”

洪思仁庆幸自己妻子是这样地通情达理和顽强坚韧,让他可以抛掉后顾之忧,去独闯未知的世界。

蓝月娥从左手腕上取下一只金手镯,塞进洪思仁的手里,“屋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尔拿等来(拿着)防身,有困难就拿去典当来换钱,没事就时常拿出来看,记得屋家。”

这只金手镯是当年蓝月娥嫁入门时,洪老太太亲手给她戴上的一对传家宝。现在将其中的一只取下来交给洪思仁,其中的殷情厚意不言自明。洪思仁虽然是堂堂男子汉,在分离之际难以抑制情绪,抱住了妻子哭泣。

夫妻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会让一家人天涯相隔半个多世纪。

国共战事从一开始就很激烈焦灼,这是一场将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大决战。争天下,其实争的是民心。国军在战事开端还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失去了人民的支持,注定不能长久,战局很快急转直下,国军节节败退困守台湾,共军连战连捷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时也,命也。又有几个人能透析时局,预测到这个结局?洪思仁也只不过是在时代洪流中裹挟进来的一叶扁舟,无能为力地随波逐流。国军不力,但洪思仁个人的仕途却是不退反进。战时在方长官身边担任机要秘书,跟着方长官败退台湾以后,凭着出色的能力逐渐在国民党内站稳了脚跟。在敏感的历史时期,洪思仁跟大陆家里断了联系,等到多年以后两岸关系和缓,才恢复书信往来。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家族客家台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2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 感谢朱铁军老师的推荐和斧正。老师一语中的指出了本文的不足之处,行文仍有拖沓之处,还可以二稿精修。文章中穿插了方言客家话,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是有一定阅读障碍的,再次感谢老师能抽空指点。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9/10 21:43:00
    • 分享到:
  • 喜欢里面的方言,尽管很多看不懂,但韵味的特别使之突显。恭喜兄弟入决。
  • 谢谢飞哥。客家话是古汉语的一种,读起唐诗宋词很押韵。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梅县客家的风土人情很淳朴,客家人的命运是在漂泊之中寻求安稳,在全世界都能落地生根。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8/08 09:30:16
    • 分享到: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一代传承着一代。
  • 感谢赞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幸福是不变的追求。

    回复

  • 字里行间弥漫着浓郁的亲切感......
  • 活捉客家妹子一枚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5000
  • 11
  • 349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