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是石春荣(短篇小说)
  • 点击:8172评论:02019/04/30 05:44


“我对你有一点心动。” 镜头里,梅子袒露着大半截身子,用妩媚得不能再妩媚的眼神对着我讪笑。

梅子说,来吧,来陪我聊天,喝酒,消遣寂寞,来陪我睡睡!

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梅子第一次对一个陌生男人说这样的话,但这样的话听进我耳里,依然很受用。

于是,我对着镜头说,好吧,梅子,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我冲出旅馆,叫了辆计程车,驶向梅子的住处。

梅子已经等候在楼下。她亭亭玉立的身影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见到我,她莞尔一笑,几步上前,轻轻地挽住我的手臂。

“我担心自己很快就要死了。”梅子一开口就让我大吃一惊。

我停住了脚步,惊讶地迎视着她的眼睛。

“我发觉自己像一个空壳一样,用手一捏就碎。”梅子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尔后把头轻轻地倚靠在我的肩膀上。

梅子悠长的叹息声里有无尽的颓废与迷离。

在此之前,我曾暗地里做过千万种假设,设想过千万种与梅子第一次相见的罗曼蒂克。只是,现实与想象还是有很大的差距。除了美貌没变,梅子的真实容貌颠覆了我此前对她的印象。她天马行空的话语一下子就震撼到了我。

我不知道如何回应她。

见我一脸的懵逼,梅子似乎有点失望。她苦笑了一下,说,走吧,去我的房间里坐坐。

我跟在梅子身后,走过窄窄的过道,拐了几道弯,来到了她那间位于地下室的没有窗户的房间里。

那是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屋子里很凌乱,除了一张堆满了衣物的单人床,就只有一张精巧的电脑桌。整个屋子最显眼的就是一面与小屋子不够协调的大镜子。镜子位于电脑桌上方,长宽均超过了一米,正对着那张单人床。

关上了房门,梅子拉着我的手坐在了床沿上。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约你见面吗?因为你是第一个对我说‘我陪你’这三个字的男人。”梅子用手指了指大镜子中我和她的身影,性感的嘴唇蠕动着,眼角流出了一行行泪水。

如果我说,我与梅子相识的时间还没有超过八小时,一定有人觉得不可思议。可这却是事实。

八小时前,我刚下了火车。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座临海的城市。我独自一人来这座城市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除了随便走走,我希望能够寻找到一个人——一个浑身都充满罗曼蒂克气息的漂亮女人。

喜欢标榜自己很随意的人,大多数骨子里是罗曼蒂克的。通俗点说,也就是信缘的人。我当然也不例外。于是,在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我打开了微信的“搜素雷达”。我正准备通过搜索来点什么美妙的奇遇,提示音告诉我有陌生人主动通过“附近的人”申请加我为好友。点开一看,一行令人怦怦心跳的文字映入眼帘:一个无处安放欲望的女人。

我素来都有猎奇心理,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我加了她。就这样,我和梅子在缘分的天空里相遇了。

在我和梅子的第一次聊天中,梅子一开口就说:“我是一个坏女人,一个拥有无边欲望的坏女人。”

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刺激着我的大脑。尽管早就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非同一般的人,但我还是惊异不已。在稍稍踌躇之后,我回复道:“你是在说反话。感觉告诉我,你不是坏女人——你只不过是一个有点特别的女人。”

见梅子不再回应,我补充道:你很会撩人。

过了很久很久,梅子答非所问地冒出一句:你知道我刚才忙什么去了吗?

我猜不透她问这话的用意,便回复了她一个笑脸。

可梅子却缠着我要回答她这个问题。并把这个问题上升到了一个高度——能否继续聊下去,就看彼此是否心有灵犀!

一个写作者的敏锐让我猛然间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于是,我飞快地回复了六个字:“照着镜子行乐。”

发出这几个字时,我的心是忐忑的。

如其说我是在回复梅子,还不如说我是在回味自己的某个嗜好。

梅子大概过了半分钟才回复我。用她后来的话说,她那是被我的话惊讶到一时缓不过神了。

梅子发给了我一个心形的图标。然后说了一句令我无比惊喜的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看着镜中的梅子一件件褪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我由原来的雀跃变得局促不安。

“我们能不做这事吗?”我苦笑着阻止着梅子。

“哈哈哈!”梅子仰头大笑。我敏感地察觉到,在她对着镜子哈哈大笑之时,一行行硕大的泪珠从她的脸颊滚落下来。

我的心隐隐发痛。

“既然不愿干这事,你为何还要赴约而来?”梅子慢慢恢复了平静。她倚靠在我的肩膀上,表情极其复杂。

“我不是伪君子,我也有七情六欲。我只是不想伤害你。”我摇着头。我的内心矛盾极了,不敢直视镜子中梅子那性感的身影。

“我对你真的有点动心。”梅子突然站起身来,在我面前扭动着她婀娜的身姿,然后继续说:“就在这间小屋,我曾约见过将近三十个各型各色的男人,而你,是唯一一个坐怀不乱的。我看得出,此刻,你并非没有欲念,而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我敢肯定,你和我一样,一定都有着极其隐秘的心事。”说到这里,梅子用纤细的手指划过我的胸前,妩媚的眼神有着无尽的魔力。

梅子的话令我震惊,她妩媚的眼神令我难以抗拒。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只得就着梅子的话说出自己前来赴约的真正原因:“你像极了我的一个网友,准确点说,你的言谈举止像极了我的一位网友。我一直在寻找这位网友……”

“当真?”梅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表情有些夸张。

我点点头。

梅子俯下身子,凑近我的耳根问:“那女孩也在这座城市吗?她是不是很漂亮?”

我点了点头。但很快就意识到了某种不妥,赶紧解释说:“是的,她也在这里。你和她长得很像,你们都很漂亮。”末了,我补充了一句:“我是说你们的背影很像。我只见过那位女网友的背影。”

“哈哈,你们交往多久了?你只见过她的背影?”梅子笑了。

“交往一年多了,但我真的只见过她的背影。”我如实回答。

“你在寻找她?她不理你了?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梅子一边上下打量着我,一边抿着嘴笑。

我想笑,但笑不出来。我的那个网友是个诗人。我之所以急急地从另一座城市跑过来寻找她,是因为她曾不止一次说她就要死了。我和她交往了一年多了。她突然在半个月前中断了与我的联系。我总有某种不祥之兆,于是便匆匆赶了过来。

而眼前的梅子,似乎让我隐约看到了一点那位网友的影子。

梅子重新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摇了摇头,然后朝我摆摆手,说,你可以离开了,你快去寻找你要找的那个人吧。

我在怅然若失的感觉中走出了梅子的房间。

刚回到旅馆,我就收到了梅子发来的信息。打开一看,是一句令人震惊不已的话:“其实,你要寻找的人已经死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没有理由不惊讶。

我预感到了一点什么。

梅子没有直接回答我。在约莫五分钟之后,她发给了我一个链接。我打开一看,在一篇题为《生命的凯旋》的日志里,我看到了一些似曾熟悉的天马行空的语段:

我流泪了。“我陪你”,这大约只是一句应景的话,只是不曾有人对我说,就算是假的也好。我真是太孤独了,轻易就流泪,为莫须有的人。我无法沉醉了任何人,只能沉醉于自己……我是欲望的奴隶,被它牵引着走向天堂,再坠入深渊。我是爱的奴隶,哪里有爱,我就跟随而去,不管前面是悬崖还是陡峰。我愿为爱死亡,而现实是空空如也,一无所有……我对生活感到失望,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我只想结束自己,结束生活……在这段时间里,我看到了自己的灵魂、小星球、第三空间,我明白了生命的天地轮回和生生不息……我沉浸在一个能看到灵魂和力量的“虚拟世界”。我不知道它的真实存在性,但我知道它是一个笼罩我的小球,一个囚禁我的牢笼……我总是担心自己要死了,总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害怕死,又很想死,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

千真万确,这完全是那位在半个月前突然中断了与我联系的女网友安子的口吻所说的话。梅子?安子?难道?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来不及细想,我立即向梅子发出视频通话的邀约。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梅子没有接听。

我飞身冲出旅馆,招手叫了一辆计程车,朝梅子租住的地方飞驰而去。

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梅子那间位于地下室的小屋子,不管我如何拍打房门,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急迫之下,我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很快赶过来,打开房门一看,令人诧异的是,屋子里根本就没有了梅子的身影。

警察根据我提供的微信号等信息查询到了租住在那间小屋的女孩的身份证信息。这才得知租住者名叫石春荣。

但看到石春荣三个字时,连警察都愣住了。石春荣?这不就是十多天前在离此地两公里远处的一间公寓里自杀身亡的那个颓废女诗人吗?她怎么可能又在这里现身呢?难道此地是石春荣生前租住的另一住处?那今天出现在此租屋里的那个自称是梅子的女孩究竟是谁?她跟石春荣又是什么关系呢?对此,连警察们都诧异无比。

“你真的确定刚才曾在这房间里与这个女孩子见过面?”警察翻出一张照片,指着照片中那个摆弄着风情姿态的女孩问我。

照片中的女孩分明就是梅子。

我点了点头,肯定地说:“是的,我确定刚才在这个房间里见过她。”

梅子像突然间从这个城市蒸发掉了一样。留给了我们无数的谜团。而我,为了配合警察的调查,不得不把与女网友安子交往的点滴托盘而出。

从警察的话语里,我初步判断我要寻找的女网友安子应该就是已经在十多天自杀身亡的那个颓废女诗人石春荣。只是,我无法理解的是,从照片上来看,那个已经自杀身亡的女诗人石春荣分明就是我刚刚在那间小屋子里见过的梅子。显然,石春荣与梅子不可能是同一人(毕竟石春荣已经死了)。那为何她们的容貌乃至神态都如此相似?难道她们一对长相相似的亲姊妹?可从警察那里了解到,通过户籍查询,石春荣并没有亲姊妹。

如果说石春荣就是曾与我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交往了一年的网友安子,那不仅无法解释为何安子与梅子容貌乃至神态都如此相似?也无法解释梅子在安子自杀后十几天还出现在以石春荣的名义租住的房间内的真正原因!

再说,我与梅子的相识似乎不再仅仅只是一种巧合。只是,梅子主动找上我的真正用意是什么?难道???我百思不得其解。

冥冥之中,我预感还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要发生。

果然,就在当天下午,传来了我曾去过的那间地下室的老房东暴毙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一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条件反射般地想到了梅子。我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我决定再到那间地下室去看看。

我叫了一辆计程车,一溜烟朝梅子曾经租住的那间出租屋方向疾驰而去。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一接听,传来了梅子低沉的声音:“半小时后,孤山公园左边亭子见。”我正欲问点什么,才发觉电话早已被梅子挂断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情感女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3100
  • 49
  • 329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