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是石春荣(短篇小说)
  • 点击:1257评论:02019/04/30 05:44


“我对你有一点心动。” 镜头里,梅子袒露着大半截身子,用妩媚得不能再妩媚的眼神对着我讪笑。

梅子说,来吧,来陪我聊天,喝酒,消遣寂寞,来陪我睡睡!

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梅子第一次对一个陌生男人说这样的话,但这样的话听进我耳里,依然很受用。

于是,我对着镜头说,好吧,梅子,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我冲出旅馆,叫了辆计程车,驶向梅子的住处。

梅子已经等候在楼下。她亭亭玉立的身影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见到我,她莞尔一笑,几步上前,轻轻地挽住我的手臂。

“我担心自己很快就要死了。”梅子一开口就让我大吃一惊。

我停住了脚步,惊讶地迎视着她的眼睛。

“我发觉自己像一个空壳一样,用手一捏就碎。”梅子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尔后把头轻轻地倚靠在我的肩膀上。

梅子悠长的叹息声里有无尽的颓废与迷离。

在此之前,我曾暗地里做过千万种假设,设想过千万种与梅子第一次相见的罗曼蒂克。只是,现实与想象还是有很大的差距。除了美貌没变,梅子的真实容貌颠覆了我此前对她的印象。她天马行空的话语一下子就震撼到了我。

我不知道如何回应她。

见我一脸的懵逼,梅子似乎有点失望。她苦笑了一下,说,走吧,去我的房间里坐坐。

我跟在梅子身后,走过窄窄的过道,拐了几道弯,来到了她那间位于地下室的没有窗户的房间里。

那是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屋子里很凌乱,除了一张堆满了衣物的单人床,就只有一张精巧的电脑桌。整个屋子最显眼的就是一面与小屋子不够协调的大镜子。镜子位于电脑桌上方,长宽均超过了一米,正对着那张单人床。

关上了房门,梅子拉着我的手坐在了床沿上。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约你见面吗?因为你是第一个对我说‘我陪你’这三个字的男人。”梅子用手指了指大镜子中我和她的身影,性感的嘴唇蠕动着,眼角流出了一行行泪水。

如果我说,我与梅子相识的时间还没有超过八小时,一定有人觉得不可思议。可这却是事实。

八小时前,我刚下了火车。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座临海的城市。我独自一人来这座城市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除了随便走走,我希望能够寻找到一个人——一个浑身都充满罗曼蒂克气息的漂亮女人。

喜欢标榜自己很随意的人,大多数骨子里是罗曼蒂克的。通俗点说,也就是信缘的人。我当然也不例外。于是,在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我打开了微信的“搜素雷达”。我正准备通过搜索来点什么美妙的奇遇,提示音告诉我有陌生人主动通过“附近的人”申请加我为好友。点开一看,一行令人怦怦心跳的文字映入眼帘:一个无处安放欲望的女人。

我素来都有猎奇心理,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我加了她。就这样,我和梅子在缘分的天空里相遇了。

在我和梅子的第一次聊天中,梅子一开口就说:“我是一个坏女人,一个拥有无边欲望的坏女人。”

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刺激着我的大脑。尽管早就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非同一般的人,但我还是惊异不已。在稍稍踌躇之后,我回复道:“你是在说反话。感觉告诉我,你不是坏女人——你只不过是一个有点特别的女人。”

见梅子不再回应,我补充道:你很会撩人。

过了很久很久,梅子答非所问地冒出一句:你知道我刚才忙什么去了吗?

我猜不透她问这话的用意,便回复了她一个笑脸。

可梅子却缠着我要回答她这个问题。并把这个问题上升到了一个高度——能否继续聊下去,就看彼此是否心有灵犀!

一个写作者的敏锐让我猛然间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于是,我飞快地回复了六个字:“照着镜子行乐。”

发出这几个字时,我的心是忐忑的。

如其说我是在回复梅子,还不如说我是在回味自己的某个嗜好。

梅子大概过了半分钟才回复我。用她后来的话说,她那是被我的话惊讶到一时缓不过神了。

梅子发给了我一个心形的图标。然后说了一句令我无比惊喜的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看着镜中的梅子一件件褪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我由原来的雀跃变得局促不安。

“我们能不做这事吗?”我苦笑着阻止着梅子。

“哈哈哈!”梅子仰头大笑。我敏感地察觉到,在她对着镜子哈哈大笑之时,一行行硕大的泪珠从她的脸颊滚落下来。

我的心隐隐发痛。

“既然不愿干这事,你为何还要赴约而来?”梅子慢慢恢复了平静。她倚靠在我的肩膀上,表情极其复杂。

“我不是伪君子,我也有七情六欲。我只是不想伤害你。”我摇着头。我的内心矛盾极了,不敢直视镜子中梅子那性感的身影。

“我对你真的有点动心。”梅子突然站起身来,在我面前扭动着她婀娜的身姿,然后继续说:“就在这间小屋,我曾约见过将近三十个各型各色的男人,而你,是唯一一个坐怀不乱的。我看得出,此刻,你并非没有欲念,而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我敢肯定,你和我一样,一定都有着极其隐秘的心事。”说到这里,梅子用纤细的手指划过我的胸前,妩媚的眼神有着无尽的魔力。

梅子的话令我震惊,她妩媚的眼神令我难以抗拒。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只得就着梅子的话说出自己前来赴约的真正原因:“你像极了我的一个网友,准确点说,你的言谈举止像极了我的一位网友。我一直在寻找这位网友……”

“当真?”梅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表情有些夸张。

我点点头。

梅子俯下身子,凑近我的耳根问:“那女孩也在这座城市吗?她是不是很漂亮?”

我点了点头。但很快就意识到了某种不妥,赶紧解释说:“是的,她也在这里。你和她长得很像,你们都很漂亮。”末了,我补充了一句:“我是说你们的背影很像。我只见过那位女网友的背影。”

“哈哈,你们交往多久了?你只见过她的背影?”梅子笑了。

“交往一年多了,但我真的只见过她的背影。”我如实回答。

“你在寻找她?她不理你了?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梅子一边上下打量着我,一边抿着嘴笑。

我想笑,但笑不出来。我的那个网友是个诗人。我之所以急急地从另一座城市跑过来寻找她,是因为她曾不止一次说她就要死了。我和她交往了一年多了。她突然在半个月前中断了与我的联系。我总有某种不祥之兆,于是便匆匆赶了过来。

而眼前的梅子,似乎让我隐约看到了一点那位网友的影子。

梅子重新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摇了摇头,然后朝我摆摆手,说,你可以离开了,你快去寻找你要找的那个人吧。

我在怅然若失的感觉中走出了梅子的房间。

刚回到旅馆,我就收到了梅子发来的信息。打开一看,是一句令人震惊不已的话:“其实,你要寻找的人已经死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没有理由不惊讶。

我预感到了一点什么。

梅子没有直接回答我。在约莫五分钟之后,她发给了我一个链接。我打开一看,在一篇题为《生命的凯旋》的日志里,我看到了一些似曾熟悉的天马行空的语段:

我流泪了。“我陪你”,这大约只是一句应景的话,只是不曾有人对我说,就算是假的也好。我真是太孤独了,轻易就流泪,为莫须有的人。我无法沉醉了任何人,只能沉醉于自己……我是欲望的奴隶,被它牵引着走向天堂,再坠入深渊。我是爱的奴隶,哪里有爱,我就跟随而去,不管前面是悬崖还是陡峰。我愿为爱死亡,而现实是空空如也,一无所有……我对生活感到失望,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我只想结束自己,结束生活……在这段时间里,我看到了自己的灵魂、小星球、第三空间,我明白了生命的天地轮回和生生不息……我沉浸在一个能看到灵魂和力量的“虚拟世界”。我不知道它的真实存在性,但我知道它是一个笼罩我的小球,一个囚禁我的牢笼……我总是担心自己要死了,总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害怕死,又很想死,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

千真万确,这完全是那位在半个月前突然中断了与我联系的女网友安子的口吻所说的话。梅子?安子?难道?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来不及细想,我立即向梅子发出视频通话的邀约。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梅子没有接听。

我飞身冲出旅馆,招手叫了一辆计程车,朝梅子租住的地方飞驰而去。

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梅子那间位于地下室的小屋子,不管我如何拍打房门,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急迫之下,我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很快赶过来,打开房门一看,令人诧异的是,屋子里根本就没有了梅子的身影。

警察根据我提供的微信号等信息查询到了租住在那间小屋的女孩的身份证信息。这才得知租住者名叫石春荣。

但看到石春荣三个字时,连警察都愣住了。石春荣?这不就是十多天前在离此地两公里远处的一间公寓里自杀身亡的那个颓废女诗人吗?她怎么可能又在这里现身呢?难道此地是石春荣生前租住的另一住处?那今天出现在此租屋里的那个自称是梅子的女孩究竟是谁?她跟石春荣又是什么关系呢?对此,连警察们都诧异无比。

“你真的确定刚才曾在这房间里与这个女孩子见过面?”警察翻出一张照片,指着照片中那个摆弄着风情姿态的女孩问我。

照片中的女孩分明就是梅子。

我点了点头,肯定地说:“是的,我确定刚才在这个房间里见过她。”

梅子像突然间从这个城市蒸发掉了一样。留给了我们无数的谜团。而我,为了配合警察的调查,不得不把与女网友安子交往的点滴托盘而出。

从警察的话语里,我初步判断我要寻找的女网友安子应该就是已经在十多天自杀身亡的那个颓废女诗人石春荣。只是,我无法理解的是,从照片上来看,那个已经自杀身亡的女诗人石春荣分明就是我刚刚在那间小屋子里见过的梅子。显然,石春荣与梅子不可能是同一人(毕竟石春荣已经死了)。那为何她们的容貌乃至神态都如此相似?难道她们一对长相相似的亲姊妹?可从警察那里了解到,通过户籍查询,石春荣并没有亲姊妹。

如果说石春荣就是曾与我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交往了一年的网友安子,那不仅无法解释为何安子与梅子容貌乃至神态都如此相似?也无法解释梅子在安子自杀后十几天还出现在以石春荣的名义租住的房间内的真正原因!

再说,我与梅子的相识似乎不再仅仅只是一种巧合。只是,梅子主动找上我的真正用意是什么?难道???我百思不得其解。

冥冥之中,我预感还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要发生。

果然,就在当天下午,传来了我曾去过的那间地下室的老房东暴毙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一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条件反射般地想到了梅子。我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我决定再到那间地下室去看看。

我叫了一辆计程车,一溜烟朝梅子曾经租住的那间出租屋方向疾驰而去。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一接听,传来了梅子低沉的声音:“半小时后,孤山公园左边亭子见。”我正欲问点什么,才发觉电话早已被梅子挂断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情感女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2100
  • 48
  • 320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