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 点击:1316评论:42019/06/04 21:39


(一)

我是江西省南昌十中68届初中毕业生。那一年,我们正好赶上大规模的上山下乡运动。1968年11月9日,我和同学们一道,离开省城南昌,下到江西奉新县干洲公社插队落户。记得那年,江西省文联有一大帮干部下到我们公社。其中有省内多位著名作家和诗人。当时,《星火》杂志社编辑蒋克己和李素馨两位老师就住在我们这个村子里。在闲暇时,蒋老师经常会给我讲一讲文学,并鼓励我要学好写作。可以说,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的心中开始种下文学的种子,也正是这个“文学梦”,帮助我最后走进了深圳,并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下乡插队才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因一次交通事故,我的左手臂负了重伤,于是,我早早地就结束了知青生活,招工去了煤矿。

此后,我在煤矿一待就是23年。期间,我干过很多工种,曾先后做过井下掘进工、刮板运送机司机、空气压缩机司机、水泵司机、机电设备管理员、机械修理工,还在矿子弟学校做过中、小学老师,最后又去了矿机关做党委宣传干事。可以说,我美好的青春岁月几乎都耗费在了那片大山之中。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全国所有的煤炭企业当中,没有几家不是亏损的。我所在的矿务局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更是亏损大户。到后来,就连工资都有时发不出来了。弄得全矿上下,人心浮动。

说实话,做“南下淘金”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打从听到“深圳特区”这个名字起,我的心就没有安份过。那时,汹涌而来的“南下打工潮”搅得中国大地人心沸扬。我和矿机关的几个狐朋狗友成天关在办公室里吞云吐雾,抽着几毛钱一包的劣质香烟,侃深圳,侃海南,搜集和研究来自特区的各种信息,并开始酝酿“南下淘金”的行动方案。当然,这一切均是在绝密状态下的“地下行动”。  

数日之后,我们当中终于有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信誓旦旦地宣布第二天要去闯海南了。

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这两个同事灰溜溜地摸黑回来了。他们初闯海南,以彻底失败而告终。他们身上已经一文不剩,还是爬火车逃票回来的。他们无比辛酸地诉说了在海南白天奔波寻工,晚上露宿街头的悲凉和无奈,并发誓永远不做“南下淘金”梦了。

看到他们灰溜溜的样子,我才知道南下闯荡并不容易,但我就是没死心,我想,我怎么样也得亲自去南方看一看呀,否则我的心是安份不下来的,这就是我的性格。

1992年3月,我从报纸上看到了邓公二次南巡的消息,早已蠢蠢欲动的我再也等不及了,决定无论如何要去深圳看一看。那天,我精心编造了一个很充分的理由,向单位请了十天假。我不顾家人的反对,决意南下了。

我是从省城南昌上的火车,经过近二十个小时的艰辛旅程,列车终于到达了广州。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踏进南方的世界。

我从座椅下拖出了自己那只脏兮兮的咖啡色帆布旅行袋。那只旅行袋还是我参加红卫兵大串联时用过的。没想到几十年之后,它又陪着我南下深圳。

下车之后。疲惫不堪的我被裹挟在密集的人流里,跌跌撞撞地出了检票口。

站在人海茫茫的车站广场上,我突然感到头晕目眩,我忙用手捂住头,定定地站在那儿。好一会,我才调整过来。呵,昨晚我还在自己家乡,这会儿列车已把我抛在了这座陌生的南国大都市,恍若梦幻一般。

来之前,我曾听人讲,南方这地方处处是坑蒙拐骗,处处是阴谋陷阱。尤其是广州火车站,更是个鱼龙混杂之地。我原想先在广州下车,顺便在广州呆上一两天,好好地游览一下这座南国大都市,再转车去深圳。但看到眼前人头攒动的世界,我突然有点胆怯了。我伸手摸了摸藏在防盗短裤里的1500元钱,这是我好不容易东拼西凑来的全部的南下闯荡资金啊,可千万不能丢失!

我临时决定,取消在广州逗留的计划。我在身边的一个移动快餐车上买了份盒饭,风卷残云之后,又匆匆买票登上了开往深圳的列车。呵,深圳——我心驰神往了两年之久的地方,那里准是满地的黄金,要不我怎么会鬼使神差、历经千辛万苦往那里奔呢。

车轮发出铿锵而有节奏的声响,列车正全速向深圳行进。再过十几分钟,就要到达深圳了,我立刻变得兴奋起来,各种莫名的思绪,像一群活泼的小兔在我的脑海里不安份地翻腾跳跃……

然而,我很快又变得迷惘起来。说真的,对这次南下寻工,我根本没有任何目标,我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去深圳究竟能干什么。这次南下,我全部的本钱就是一纸“大”字号自考文凭和两封同事的推荐信。


(二)

列车到达深圳已是下午四点。出了站台,现代化大都市的斑澜色彩再次让我感到迷茫。我提着旅行袋,傻傻地站在车站外的广场上,木然地望着对面那座高耸云天的香格里拉大酒店。我一时不知道眼下该怎么办。不过,我毕竟还不是那种土得掉渣没见过任何世面的山里人。我毕竟也是一个去过大上海,到过苏杭和南京的好汉。我知道,眼下我得先找到二弟介绍的那家招待所住下来,洗一个澡,吃一顿饱饭,再好好睡上一觉。第二天再开始我的寻工之路。

我走得筋疲力尽,终于在快天黑的时候,按照二弟提供的地址,找到了位于长城大厦的那家招待所。我登记到了一个床位,三十五元钱一晚,还是最便宜的。

第二天,我按计划开始了我的寻工之路。

一路上,我奉献出了无数个动人的微笑,无数句“先生”和“小姐”,才找到了要找的那家公司,并荣幸地见到了那位我要找的女总经理。她是我们局教育处夏老师当年的一个学生。女总经理很年青,漂亮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很有品味的眼镜。面对这位气质不凡的女士,我只觉得自己男子汉的威风早已不翼而飞。我正襟危坐,两手平放在膝盖上,带着满脸的恭敬和微笑。好在女总经理还算客气,叫人端来了香喷喷的龙井茶,还亲自递给了我一支三五牌香烟。

几句寒暄过后,我递上了夏老师给这位女总经理的推荐信,我期待着幸福的降临。女总经理看完信,先是皱起了眉头,而后微笑地注视了我片刻,便很委婉地介绍了公司的情况。原来她的这家公司,是专门制造手表的,属于那种精密制造行业。我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我学的专业很不适合她这个单位。

我立刻知趣地起身告辞,并留给女总经理一个大度的微笑。

第一个希望破灭了,我没有泄气,又从衣袋里又掏出了第二封推荐信。经过大半天的折腾,总算在宝安路找到了那家“ XX实业有限公司”。公司的老总是我们单位教育处陈处长大学时的同学,还是我的江西同乡。

在总经理室,我受到了上等的礼遇,心里很有几分感动,大有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慨。

总经理戴起老花镜,看完了老同学的推荐信,连连惋惜说:“唉,小李呀,你怎么不早一点来呢,我们公司刚刚招聘了两个文秘人员,还是复旦大学新闻系的本科生呢!唉,你来晚了!你真的来晚了!……”

我的心倏地一沉,我知道,最后一个美好的希望又化为泡影了。我无力地垂下了脑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总经理不愧是一位善解人意之人。看我一副沮丧的样子,抓了抓秃光的脑门,最后,很和蔼地对我说:“小李呀,留下你的通讯地址和电话吧,以后,若有空缺的职务,我一定会和你联络的,相信我!”

总经理说得十分诚恳,我突然鼻沟一酸,泪水溢出了眼眶。我默默站起身,向老总深深鞠了个躬,也不等老总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总经理室。

我提着旅行袋,默默地踟蹰在街头,心中涌出阵阵悲凉。心中的希望没有了,满地的黄金不见了,混浊一片的脑海里叠现着一张张陌生和冰冷的面孔……

回到招待所,我躺在床上碾转反侧,痛苦在咬噬着我。我午饭不吃,水也不喝,香烟倒是消灭了大半包。遍地黄澄澄的烟屁股似乎化成了一双双充满讥讽的眼睛,正冲着我嘲笑。

难道就这么打道回府吗?我实在不甘心。我不能就这样回去,一定要再去试一试。


(三)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夹着自己的应聘资料上街了。在一个报摊,丢下一元钱,买了份《深圳特区报》,上面有大量的招聘广告。

我按照地图的指引,很快找到了那家位于华强路的市人才市场。当时,我所看到的人才市场还只是一幢很普通的小楼。现在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去到那里时,只见招聘大厅里人头涌动,求职的场面十分火爆。在一张张醒目的招聘广告下,是无数双焦渴的眼睛。

随着前面的人流,我也掏出两元钱,买了一张求职登记表。填完表,我来到了一个招聘间应聘,有一家公司正在这里招聘文秘人员。

接待求职者的是一位年青男士,他西装革履,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梳理得油光铮亮,一看就知道是个奶油小生。

终于轮到我了。我恭敬地递上应聘材料,可对方只是瞥了一眼我的登记表,头也没抬,就说:“小姐,是你来应聘吗?”

我愕然地望着对方,张开的嘴巴半天也没合拢来。

年青男士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你弄错了,我可是个男的!”我终于有点不满了,连说话的语气也有点冲。

“怎么?是你?错了!错了!我们招聘的是文秘小姐,你没看招聘广告吗?来!下一个!”年青男士把我的求职表拨到了一边。

此刻,我的周围爆发出一片哄笑……我狠狠瞪了一眼对方,满面羞愧地冲出了人围。

我走到外面的阳台,一连吸了三支烟,才把刚才满肚子的愤懑吐了个干净。我又转身进了招聘大厅。

我一连碰了几家招文员的单位,均是一个腔调,人家要的是年青靓丽的文秘小姐,而不是我这样的文秘老头。

我很快平定了自己的思绪。决定去别处的人才市场看看。

走出这家人才市场,我看看表,已是中午时分。我进了一家小店,买了两个面包和一支矿泉水,便坐在街心公园的草坪上一个人啃了起来。

下午两点整,我又踏进了另一家小人才市场。在招聘大厅里巡视一阵后,我眼睛一亮,有一家青年杂志社招聘采编人员。

这很对我的胃口!因为我从小就想当个记者。

招聘人员是位很靓丽的女孩,明眸皓齿,面容姣美,两片俏丽的小嘴唇抹着鲜艳的口红。

“先生,你是来应聘的吗?”小姐的声音柔美动人。

“是的!”我回报了她一个真诚的微笑。

“你想应聘什么呢?”小姐问。

“你们看着办好了!”我说。

“咦?你这位先生真有意思,嘻嘻……”

小姐莞尔一笑,脸蛋上跳动着一对迷人的小酒窝。

我马上意识到刚才的那句话太失水准,忙补了一句:“让我当个记者吧!”说着,连忙从自己的资料袋里拿出一本文学作品剪贴本,那上面有我十几篇发表过的豆腐块文章。

小姐眼睛一亮,忙接过去,一页页翻看起来。看完后,又细心看了看我的求职登记表,最后,却深表歉意地说:“先生,很抱歉,我们是一家青年杂志社,对年龄条件要求很严。你的年龄太大了,我们实在没法录用您,您还是去别处试试吧……”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走出家乡圆梦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掏心掏肺,非常感人,非常契合《入深圳记》的初衷,难怪费老师大加赞赏!期待与李敏老师、老雷老师这样的名师一起聚聚
    • limin2019/06/12 09:06:30
    • 分享到:
  • 非常感谢老师对我的拙作的阅读和点评,很开心!呵呵!

    回复

  • 看似平淡的经历,却有着不可小觑的感染力。有文采又有商业头脑,柠檬了!是传记,也是历史。值得学习
    • limin2019/06/05 16:22:47
    • 分享到:
  • 哈哈,看到老师的点评,很惊喜,很荣幸!我确实很想讲一点自己在南方的故事,因为实在是太难忘了!对个人来说,这是经历,也是历史,更是时代的缩影和鲜活的记录。谢谢老师的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李敏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5100
  • 1
  • 27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