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建工程兵周小波入深圳
  • 点击:30563评论:212019/08/08 15:28


出生在浙江丽水农村的周小波1980年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在镇口中学考上大学很困难,周小波同班同学只考上两个,一个师专;一个技工学校,上技工学校的是因为他爸是工人,他是城镇户口。56个同学考上了两个,比例很小,很多同学选择补习,准备再考一年,考一个中专也可以。周小波要补习,父亲周大硕说:“补习也考不上。”

周小波说:“我自己供自己。”他向同学借了钱去县一中补习。新学期在补习班就读的学生三分之一是镇口中学毕业的。读了两个月,11月份县里开始征兵,村里通知所有适龄青年都得报名,周小波不想当兵,他的目标是上大专,上中专也可以。他在镇口中学交了女朋友,范丹丹正跟他一起补习。县武装部组织体检,很多同学过不了关,周小波通过了,政治审查也没有问题。他只能告别实习班,学校退还了他的全部学费。范丹丹说:“去军队也好,说不定能提干或者能考一个军校。”

1981年的元旦周小波是在新兵营里度过,新兵训练三个月之后,他被分配到基建工程兵00019部队,驻扎马鞍山。

到了部队,周小波发现现实与蓝图相差很大,工程兵虽然是兵,但更偏向建筑工人,部队里面有机械连,汽车连,工兵连,他进的是工兵连,每天早上与战友们一起戴上军帽,穿上工服去基建工程单位施工。原想着在部队里面读一点书,考军官学校,但是现实是干完一天活之后累的他只想趴在床上睡觉。周小波就给范丹丹写信,说自己没有希望了,范丹丹告诉他军队就是一个熔炉能锻造一个人的品格,不管干什么工种,都是光荣的,范丹丹还告诉他她也许能考上师专。

两人书信互相鼓励,1982年7月高考,范丹丹真的如她所料考上了师专,到杭州上学了,周小波想如果自己不是在部队也许也能考上师专。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周小波在辛苦劳作与范丹丹的书信安慰中过去了。

1982年8月,部队接到上级命令,要开拔到深圳去参加特区建设,周小波很高兴,他可以去广东了,他对深圳的了解是来源于政治教材的时事新闻,深圳离香港很近。部队接到命令之后,三天时间就出发,坐了5天的闷罐子火车,从遥远的东北来到了南国的深圳,他一下车,就被眼前的壮观的景色打动了,火车站全都是跟他一样身着绿色军装,头戴军帽,肩头扛着用绳子捆绑结实被褥的军人,他们沿着铁轨整齐行走,队伍长得一眼望不到头。周小波有点心醉了。

军队基地在福田区的黄牛垅,先头部队已经在里面安营扎寨了,营房很简陋,毛竹支撑的框架,竹枝编织起来的墙,油毛毡封的顶,战友们说这就是“竹园宾馆”。“宾馆”的周围还都是荒山,长满了深圳特有的周小波叫不出名字的小灌木,灌木茂盛,小灌木的周围有很多芦苇,同样长得茂盛,虫蛇经常光顾,蚊子更是形影不离了。8月正是深圳天气最为炎热的时候,晚上睡觉时他们就拆掉一点竹墙,遇上下雨又重新补上。

到了军营的第三天,周小波所在的基建工程兵团就承接了项目,每天早上6点,他们穿上统一的军装,戴上军帽,坐着解放牌汽车朝目的地而去。周小波负责木工和搭脚手架的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所以天黑了就回军营,但浇灌混凝土的时候得连着24小时或48小时,没有大型建筑设备,运输材料全靠手推车,累了他就直接躺在地上睡一会儿。

1982年10月周小波所在的连队划归“基建工程兵冶金指挥部深圳临时指挥所”管辖,部队其前身是辽宁省鞍山市鞍钢第一矿山公司,成立于1953年2月,主要承担鞍山钢铁公司的基础建设任务。1958年8月,改名称为冶金部第九治二公司。1966年8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第16大队;曾完成了建设酒泉钢铁厂、首钢大石河矿等建设任务。1976年7月,参加唐山抗震救灾、建设新唐山等施工任务,是一个卓有建树的部队。

1983年7月范丹丹师专毕业,一毕业她就来深圳看望周小波,原则上师专毕业生回生源地教育局报告,之后由教育局统一分配到相应的中学,范丹丹想利用假期来一趟深圳。周小波喜出望外,向班长请了假,到火车站接范丹丹,范丹丹在杭州上师专,也算是见过城市的人,但深圳比她想象的还是要凌乱得多,乡村得多,没有城市味道,与杭州更是天壤之别;但热火朝天的工地还是让她心潮澎湃。周小波带她到了工地,工地上都是基建工程兵的战友,这让她颇为自豪,而且深圳商业气息深厚,家家户户都可以开小商店,洗头水、电子表、录音机、最好的布料“的确良”等物资应有的全有,这比杭州要强了。

部队安排范丹丹住在专门为探亲的军属建造的营房,条件比周小波他们住得要好点,用砖头砌成的墙体,只是都没有粉刷,风一吹还能掉泥土,屋顶也是用油毛毡盖,床铺是行军床,也有一张桌子。探亲的军属有好几个,她们白天就给炊事班做点小事,然后就闲聊。范丹丹来了几天后就想到毕业后工作的事,她想周小波在部队,能不能把她也分配到深圳教书呢?不管怎么说深圳总比老家要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一定是有发展前途。范丹丹把她的想法告诉了周小波,周小波当然是一百个赞同,他们去找连长,连长建议他们先写申请,之后由连部上报团部。

范丹丹直接分配到福田区当中学教师,学校给了她一个单身宿舍,范丹丹沾了军嫂的光了,周小波期待着的幸福日子就要来了。

就在范丹丹入职后的几天,一场50年一遇的12级强台风正面袭击深圳,市气象台做了预报,说强台风将袭击深圳,请大家做好准备。周小波所在的连队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连长带领战士们在地面上深打钢筋,用粗铁丝把竹棚营房与钢筋进行加固。傍晚强台风挟着大雨如期而至,怒吼的大风瞬间就把大树连根拔起,竹棚建造的营房被吹得摇摇晃晃“吱吱”直响,一顿饭的工夫屋顶就被刮上了天,竹篱笆编成的墙体也被撕扯开了;战士们在做顽强的抵抗,但一切都是徒劳,营房很快只剩下了竹棚架子,在强风暴雨中摇摇晃晃,随时都可能倒塌。连长命令说:“危险,全部撤离。”

危急关头,汽车连的战友伸出了援助之手,战友们都进入驾驶室躲避风雨,周小波与四个战友挤在驾驶室里,暴风依旧在驾驶室的玻璃窗外怒吼,暴风一阵一阵地狂扫着玻璃窗,汽车在风雨中是不停地摇晃,场面让人触目惊心,台风整整刮了一个晚上,周小波与战友们在汽车里呆了一个晚上,他们是既紧张又兴奋,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碰上台风。第二天一早,风雨过去,军营里一片狼藉,军营只剩下了毛竹搭的空架子,有的连空架子也不见了,连长说:“台风虽然把营房吹散了,但我们保住了房架子。只要房架子在,营房就不会倒。”

范丹丹在担惊受怕中过了一晚,她的房子是校舍,很安全,她担心的是周小波,9月10日是周六,一早她就来到军营,看到被风雨刮倒在地乱七八糟的军营,心里还是一阵阵地害怕,找到了正在架脚手架上的周小波,她也加入了重建队伍。周小波笑着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战士们很快重建了军营。

几天后,连队收到了深圳市人民政府印发的“关于基建工程兵两万人集体转业改编为我市施工企业的通知”,将调入深圳市的基建工程兵冶金指挥部深圳临时指挥所(代号00049部队)、第31支队(代号00319部队)及其所属八个团和一个职工医院,于9月15日正式改编为特区建设公司所属施工企业。在此之前,部队里其实已经有了传闻,但战士们都不太相信,哪有集体转业的呢?但在连队传达了文件之后,他们知道转业就在眼前了。

9月19日,是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的日子,周小波所在部队在黄牛垅驻地举行了整个团集体转业的仪式,上午9时,仪式正式开始,团政委宣读中央军委、国务院的集体转业的命令,战士们都鸦雀无声,之后是升军旗,礼兵踢着正步在军歌声中走向主席台前,周小波听到团长下达的最后的口令:“向军旗敬礼!”战友们“刷”地行了他们一生中最后的一个军礼,很多战友在团长喊“礼毕”之后,依然不愿将手放下,周小波原有的一些小情绪瞬间都化成了泪水。当军歌再度奏响时,啜泣声更是此起彼伏,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行军礼了,军旗缓缓降下,旗手收起旗,将它认真折叠交给了团长……

这一刻开始他们不再是军人了,但军魂依旧,后来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拆下帽徽领章的官兵成了深圳市建筑工程公司的员工。

转业之后,周小波还住在军营,1983年11月的一天,军营的工棚电线短路起火,火势迅速蔓延,不到半个小时,变成一条火龙直冲天空。军营没有水塘,没有消防水管,战士只能用脸盆盛水泼向火苗,但效果甚微,成片的竹棚陷入了烈火之中,整个军营成了火的海洋,周小波住的6号工棚也没幸免,有战友跑到附近的小商店打电话报警,消防车来了,但工棚也已经烧得差不多了。好在战友去工作的多,没有人员伤亡,但仅有的一点财产已经没入火海了……。

大火过后,没有瓦砾,只有烧黑的竹片、灰色的残渣与还在冒着白烟的废墟,战友们都作声不得。范丹丹是傍晚放学之后听到这件事,她来到了工棚。

周小波说:“真是‘屋漏偏遭连阴雨’。”

范丹丹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只是不知道何处‘沧海寄余生’啊。”周小波说,“当了几年兵什么也没有呀。”

范丹丹握着周小波的手说:“你有我。”

“你看这些战友。”

“是兵就不能倒下!”范丹丹安慰道。她提出,周小波住到她的宿舍。

工棚失火之后,周小波与战友们接下来的是失业,在深圳改革开放初期市场竞争异常激烈的环境,外地来的包工头抢走了很多工程,他们这些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军人们一时还不能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公司员工,连长团长们也不知道如何下手寻找工程任务,一时手足无措。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集体没活干,没活干便没了收入,周小波所在的工程队干饭改成了稀饭,每天开两餐;班长曾友进带着三个战友到街上当挑夫;饶炎水去卖水;马志武去卖水果;李广贤老婆孩子四人断了粮,夫妇俩从批发商里拿到塑料鲜花,沿街叫声;周小波到私人工地当小工头,因为范丹丹班上的一个学生家长是大包工头,周小波还带上了五个战友,包工头姓蒋,他问周小波:“你们基建工程兵,设备好,技术好,人员素质也高,为什么找不到活呢?”

“我们只负责干活,揽活的事是连长、团长他们负责。”周小波一时还改不了口,依然是连长团长地称呼,揽活的确不是他职责的事。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历史基建工程兵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张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张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12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老师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8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张军评委2019/09/12 16:11:09
    • 分享到:
  • 基建工程兵是深圳经济特区建设的开路先锋,这一题材很有典型性,作者不同与以往写基建工程兵题材的宏大叙事,开口小,角度与以往的不同,主要从周小波入深圳入手,注重细节描写。缺憾是结尾仓促,没有余味。
  • 感谢张军评委,我知道怎么修改了,谢谢。

    回复

  • 这篇文章标题吸引了我,深圳特区的改革开山炮一声音打响,深圳建设如火如荼。而工程兵属于先头部队,苦干巧干拼命干,在深圳特区建设中起到了先锋队的作用。那时候,各条战线都有需要大量的人才,比如教师、医生、科技等方面,而我的家庭最主要是文卫系统进入深圳。老师父的文章虽短,从中也可看出当时的艰辛。但作为口述史,还可细写,讲几个故事。比如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身边的人奋斗的故事。期待老师父接着讲,打开俺的胃口。
  • 谢谢春风妙语,您是名副其实的春风妙语,谢谢

    回复

  • 老师傅写的“基建工程兵周小波入深圳”很像是深圳的一部口述史,写出来,让众多后来深圳者知道深圳经过四十年的沧桑变化,昔日的小渔村,如今的大都市。其实一切都来之不易,很多来深建设都洒下了热泪,浸透了奋斗的血汗。尤其是深二代,或本土深圳人的后代要懂得美满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在学习上、工作上要有一种拼搏精神,要为深圳的持续发展再创辉煌,不能只坐享其成。
  • 红红的雨,感谢您。邻居是基建工程兵。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8/09 08:28:33
    • 分享到:
  • 昨天看到睦邻文学说周末有有关基建工程兵活动的活动,其实很想去听听,但尚在福建乡下。深圳的小区里邻居是工程兵,说的差不多就是以上的故事,略作艺术加工。写作非虚构还得多读《史记》,但司马迁毕竟还是跨跃时代的,而工程兵就在眼前,对我而言还是感觉笔下苍白,只希望起一点抛砖引玉的小作用。如飞泉所言,“估计更多的同类佳作已经在路上……”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08 22:39:37
    • 分享到:
  • 也许是深圳基建工程兵是中国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国贸,蛇口,老罗湖,都留下他们的身影。四十年前,两万基建工程兵挺进深圳,我无法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奇观和壮阔。或许我们只看到他们深耕这座城市的成果,并享受它,却没有去体会,去接近,去感激,去宣传他们。或许“70/40我们的拓荒记忆”将会是个具有深远影响力的活动。没有什么比近距离感触这些基建工程兵更能让人铭记在心的了。
  • 历久弥新的记忆需要文字记载,更需要心灵倾听。这些工程兵恰好是我们的父母辈,把一腔热血青春全部献给了深圳,太值得我们大书特书了。雷老师这篇口述史尽管简短,但很真实,真挚,真切。
  • 主人公都是实实在在的人,他们的事迹也是真实存在的。他们与深圳同在的旅途中,经历了怎样的波折艰辛,他们在建设特区的伟大历程中,又经历了怎样的人生重大转折?可谓,每一个人都是一段史诗,需要我们认真去刻画。
  • 当然本文还有更多的拓展的空间和篇幅,细节刻画和人物肖像还可更细腻些,但作者提供了一个比较完善的样板,也吊起了邻家很多作者的胃口,估计更多的同类佳作已经在路上……
  • 谢谢飞泉认真仔细地点评,第四条让我特别高兴,人物刻画简单了,但我希望能起一点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 小叔加油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8 19:18:35
    • 分享到:
  • 九九年,我去益田路的一间服装厂跑业务,发现整个小区是基建工程兵的家属楼,她们都是随迁过来深圳安家落户。后来拆迁,他们全部搬入了竹子林居住。后来企业改制,有的人下岗提早离休,有的人自谋生路,有的人重新创业。为他们(她们)在这个城市的付出而感动。最初的深圳,几近荒芜,是千千万万的来深建设者在这里辛勤付出,用青春与汗水,努力与拼搏,才有了今天的辉煌。
  • 谢谢梦蝶,他们是一代拓荒者,转业之后,有创业辉煌者,也有普通的劳动者,后者更引起我想去了解他们。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8/08 18:59:38
    • 分享到:
  • 我这个开小书店的,因卖过些有关基建工程兵的书,对这个群体,之前了解点皮毛。竹园宾馆这个地名,也曾有耳闻,但知道的并不详细。看了老师父的这篇作品,才知道此宾馆原来如此简略,实在徒有虚名。2万基建工程兵入深,有力地支援了深圳的基础建设。部队官兵出身的人,毕竟不同于一般的建筑工人,他们最能啃硬骨头,打硬仗。向这些深圳建设的功臣们致敬!
  • 谢谢淘书乐,原来那个地方叫黄牛垅,后来才成了竹子林,那是工程兵叫出来的。

    回复

  • 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尾呢:我爸常说:“感谢深圳张开温暖的臂膀欢迎我们,给了我们基建工程兵建设深圳经济特区的机会;我的人生就两个阶段:基建工程兵,特区人。对此我们感到骄傲和自豪。
  • 文章不长,写得很传神,就是结尾有点突然
  • 谢谢老板,努力修改,希望有个好结尾。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8/09 08:36:37
    • 分享到:
  • 感谢悠悠与嘲讽二位的打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45185
  • 11
  • 195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