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生
    芸芸众生,看似平凡却都有着别人所不曾知的过去,黑社会、二奶、荒唐、悲喜……跨过去,便是新生……
  • [39] [0]
  • 首届“雪丽阿姨奖”


许国柱算得上是我们小区的老保安了,虽然,他才30岁出头。论年纪,我们小区有比他更老的,但资历上能与他比肩的却凤毛麟角。许国柱在我们这栋楼下的保安亭里服务有十来年了。铁打的楼盘流水的保安。十年间,我们这栋楼的保安换了一茬又一茬。就跟那些间或搬进换出的业主、租户一样,都是我们这儿不变风景中的微不足道的细小更新。那些熟面孔被新面孔覆盖,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惊诧,都市人都忙着过自己的日子。邻里关系也不比内地。大家遵守着互不侵犯隐私的现代公民的良好规矩,不问长问短,不寒暄八卦。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保安,呆在亭子里,看长了,面目都大抵相似了。


那些消失的保安,有的出去当了货柜司机,跑营运;有的跟别人去做生意了;还有一个最传奇,在做保安时就很活络地帮一家地产公司拉客户,最后干脆直接成了地产中介人,赚了不少身价,还成功地套住了我们楼里一家公司的女员工——女大学生呢。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现在据说是南山某著名社区的业主了,我有次在山姆会员店看见夫妻俩推着婴儿车在购物,那保安发胖了好多,是标准老板的体型了······这简直是保安中最励志的故事。


是啊,有志向的谁愿意一辈子当个看大门的保安呢?


许国柱似乎蛮愿意的,他当保安当得尽忠职守,有滋有味。深受我们这栋楼的住户喜爱。


我们是有对比的。在我们香榭小区,一共伫着六栋高层房。除了东西大门两边的保安岗亭外,每栋楼下都各有一个保安室。保安室负责本栋楼的安全,管理外来人员的进出登记,昼夜执勤。三个保安轮班换。


在我们楼当差的另外两位保安,一个叫小周,一个叫小袁,与许国柱相比服务意识就逊色不少。小袁比较懒,小周比较木。


举个例子吧。你拎着大包小包回楼下,腾不出手拿门禁卡开门,要是许国柱恰巧当班,就会很热情地走过来帮你提东西,开门。但小周常常傻楞楞地坐在那里,你不叫他,他一般不会移屁股。你业主不都是有门禁卡吗?难道保安要给每个业主开门?那还开得过来吗?


小袁也如此,一天到晚都好像没睡够。总有些流窜的可疑分子趁他不备,进了楼,挨家挨户贴小广告,甚至还发生过两起偷窃事件。为此,他都挨了管理处的好几次批评,也没什么大改进,照样不死不活地坐在保安室内。


脾气大的业主,常常为些小事和保安犯口舌,生闲气。在小袁之前的一个保安就是被业主投诉炒掉的。那保安竟傻乎乎地带外人到楼上去找户主要债。


维护业主利益,这可是做保安的基本职责。一个月交那么多管理费,养着干嘛的?


小区近来有些不像话了,电梯动不动就坏,地面都不及以前扫的勤,广场上一天到晚喷水,做表面文章。被单褥子也不给拿下来晾晒,说影响小区美观,还有,健身房的公共健身器材都老化了……


这些气儿少不得撒在保安身上。明理的业主也知道,做为物业管理链上最底端的一环,保安实在没什么发言权。可是,谁叫业主只能看得见他们?他们也好歹代表着管理方嘛!


当保安的得有好涵养。这是毫无疑问的,再难听的气话,也得受着。


不过,业主们一般都不给许国柱气受,哪怕迁怒也迁不到他头上。因为许国柱这保安当的,那真叫一个没话说。


态度好,热情,而且颇有些技术专长。


东家的水管坏了,西家的马桶堵塞,他能自己修的,就自己修,不能自己修的,立即帮你叫管理处的维修工。


午间休息,要是听到有狗吠,或哪家不自觉的违规装修声,你找他投诉,马上见效。不像那两位,你投诉了半天,也不见来人解决。


许国柱把业主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所以,业主也不把许国柱当外人。好吃的,好喝的,都不忘拿点给他。


我们这栋楼有钱的人也多。那对医生夫妇,女儿当空姐,家里东西都吃不掉,水蜜桃、荔枝、龙眼,这些季节性的时鲜食品,成箱地拿给小许品尝。


中秋节的月饼,端午节的粽子,他都不用买的。


许国柱有好几部手机,爱立信,诺基亚,三星,都是楼上做手机生意的业主淘汰下来的半成新产品。


许国柱还开过奔驰宝马别克,是业主让他帮忙接客户的。业主出差,有时车钥匙就交给了他。这种信任,可不是别的保安可以享用的。


“你啥时学会开车的?”


我很好奇。以前那个改行跑营运的保安,是边上班,边学驾照的。从没见许国柱学过啊。


“嗨!我拿驾照年头可早了。”许国柱神情有些小得意。


因为会开车,我们楼一对新婚夫妇,办喜事,也是他接得车。当然,少不了份子钱哦。


凭这身技艺,许国柱完全可以另谋高就。有业主就给他介绍过好行当。但,许国柱还是留了下来。仿佛保安是个多么好的一份工,值得他乐此不彼地干一辈子。


尽管得不少有钱业主的小恩小惠,许国柱却并不是那起势利眼看人的小人,有钱的业主和没钱的,他都一视同仁。这就更难得了。


我总觉得许国柱有些屈才。一米八的魁梧身材,九十公斤的体重,这样的体格,不当个军人,起码也该混成保镖才是。


许国柱听了我的玩笑话,不以为忤,反倒像被触动了哪根筋一样,颇有一番好汉不提当年勇的感慨。


“霞姐,我差点儿就当兵去了!”


哦,是吗?那怎么没当上?体检不合格?


“我怎会不合格?你看——”许国柱一抬胳膊,举出一块健硕的二头肌。


许国柱说,他当年名也报了,体检也通过了,结果被镇上一个好事分子知道,告诉了他娘,硬生生被拉了回来。她娘就他这么个独子。他是军人之后。爷爷和日本鬼子拼过刺刀,爹在抗击越南战争中送了命。所以,她娘无论如何不让他走这条路。


许国柱讲起他爷的故事,语气里透着无限神往。一个人对付七个日本兵啊!他爷和战友们被鬼子逼进了巷子里,战友被子弹击中,只剩他一人,和鬼子距离很近。爷爷当机立断,扔下枪,拔出刺刀,硬拼。小日本有武士道传统,也放下枪,双方拼刺刀。连砍七人,一身是血。他爷发现自己还活着。


真威武啊!许国柱讲着讲着,仿佛自己成了血战沙场的英雄。


看不出,他竟然是忠烈之后。我陡然生出敬意。


许国柱从不讲他爹的故事,大概是他爹去世的时候,他还小。再不就是,他爹居然这么不经战,还没立军功就殁了,不及他爷值得炫耀吧。


我猜想。


许国柱和我还颇聊得来。我们是同乡。


深圳是个移民城市,单我们这栋楼就住着五湖四海各式各样的人。能碰上一个老乡也真不容易。我和小许虽属同一个省,但实际相距还蛮远,他在北,我在南,中间隔着浩荡的长江。我们的口音也完全不同。不过,这并不妨碍大家对故乡的认同。尤其是,我和小许都曾在这个省的省会H市里呆过几年。说起某某路,某某牌楼,某某大厦,大家立马能心照不宣心领神会。


其实,我本是竭力要忘却的。那个城市就像一道青春的疤痕,颜色都快要淡漠了,但你偶尔提到它,还是会条件发射似地被扎了下。


许国柱还蛮爱和我唠嗑的,只是说起H市,竟也像万语千言无从说起。


那个城市,我们一前一后,擦肩而过,却在深圳这个遥远的地方碰了面。也是人生有缘啊!世界太大,还是太小?


关于那个我们共同生活过的城市,我和小许没有聊得更多。


我其实是个不善言辞的女人,在小区与人也没什么交往,虽有个亲善大使一样的小孩,却做不到像别的妈妈那样,彼此投缘到能一块儿买菜,跳舞,喝茶,谈心,甚至结伴出去旅游······


东子说我冷,是捂不热的女人。


在小区,与我说话最多的就是许国柱了。他对任何人都很热情,自然,更包括对同乡的我。


小泽一见到许国柱就毕恭毕敬地叫“保安叔叔好!”小泽是我的儿子,9岁了,理想是长大了当一名保安。他觉得穿制服的人很神气。


许国柱乐得不行,为他这么伟大的志向。一见到小泽朝他敬礼,就大力士一般将小家伙举过头顶,转两圈子。他这套好身手更加深了小泽对他的崇拜。


“好,叔给你教两招!”他拉下马步,摆好造型,小泽屏息凝神地跟着比划起来。


许国柱很喜欢小孩子。他自己有个女儿,比小泽小几岁,叫“子怡”,和国际章同名。有时被他老婆牵过来玩。他老婆是广东河源客家妹,在一家汽车营运公司打工,长得不丑,还特别贤惠。经常过来给许国柱送饭。许国柱爱吃鱼,她老婆做得酸菜鱼、剁椒鱼头都特别拿手,你若看到许国柱吃饭的样子,一定大受感染,那么投入、快意,如狼似虎,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恐怕也莫过如此了。


我们都夸许国柱好福气,娶了这样的贤弟妹。不像别的保安总是在外面叫便宜的盒饭。


子怡有时跟着妈妈一起过来玩,她一来,就兴致勃勃地要去参观他爸的后花园。


对了,得给大家介绍一下许国柱的后花园了。


我们楼下的保安室,有七八个平方米,里面有消防警报设备,电梯摄像装置,对讲电话机,此外就是一椅一桌。


这么个小空间,对于旁的保安来说,不过是上班的圈禁场,无可奈何地捱时光。但许国柱不一样,他在这保安室,仿佛就是在他自家里,无比妥帖。他当班的时候,小房间弄得干净齐整。我猜想,要是可以的话,他一定会把里面设计得很漂亮。


但里面可供发挥的余地不大。许国柱把主意打到了室外。


保安亭后面原是一片杂草地。深圳的杂草,你是知道的,长起来不管不顾,又凶又野,霸道得狠。有一次草窠里还蹦出一条竹叶青小蛇,很吓人。小区的孩子多,到处乱窜。万一被蛇咬了,可不得了。有业主提出过意见。但物管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意见多着呢,哪能样样都当回事。每一项工程都得要钱。哪有那么多银子?小区贴出的账目明细单显示,现在都是负数了,也就是说,物管的钱,根本不够支出。有意见也慢慢来吧。


况且,在环境绿化方面,香榭小区还称得上是模范小区呢。哪一个外面来的人,不说这儿像花园?风雨长廊、小凉亭,四周都栽种着高大植物,木棉、凤凰花、大榕树、霸王椰、散尾葵、棕榈、鸡蛋花、九重葛……每栋楼都有冬青树当围墙隔开,规划齐整。花匠定期修剪枝叶,喷洒农药。走进这芳香四溢花园小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竹叶青侥幸并没有咬到人,杂草地也就依然存在着。因为隐在保安亭后面,无碍观瞻。也就没人过问了。


这却给了许国柱很大的空间。闲来无事,他将亭后的杂草铲除干净,栽种起了年桔来。这年桔是业主们过完年扔掉的。许国柱挑捡了些好的,将它们从花盆里移栽到地面。每天浇水、松土、施肥,伺候它们长大。这些小年桔原本不起眼,比草都高不了多少,大家也没留意。可渐渐地,居然也有模有样了。看许国柱每天忙活,业主们这才终于注意到这儿的变化。没有那绿得发暗的杂草,地面亮堂很多。想不到那些弃之不用的小年桔,竟然在这里生根成活。许国柱的行为得到业主的鼓励。陆陆续续地,那片开垦出来的杂草地除了年桔之外,又种上了小桂树,小茉莉,朝天椒,仙人掌等植物。都是业主无偿提供来的。

  • 标签:深圳南山保安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雪丽阿姨洗衣屋 打赏了100邻家币
  • 春华秋月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寒月孤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飞雪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摇头不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清气若兰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安小橙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云裳6150积分2013/09/17 13:31:13

    故事编排巧妙,和《念奴娇》有异曲同工之妙,若能看到最后,必然点赞,只是前面铺垫太长太淡了,会容易让读者弃文。

    分享到:南山茉莉2013/09/18 15:01:03

    谢谢评点.

      回复
  • 分享到:清气若兰770积分2013/09/12 09:08:19

    文字有些松散,开头入戏较慢,我以为好的文字应该三言两语抓住人心。后半部情节紧凑,有阅读的快感。俺可是实话实评哦!

    分享到:南山茉莉2013/09/16 08:20:07

    谢谢阅读。

      回复
  • 分享到:寒月孤星8010积分2013/06/18 16:02:47

    每个人都有历史,辉煌的,卑微的,荒唐的……不管经历怎样的磨砺,花费多长时间,或多或少都能获得新生。黑帮喋血后保安生活是一种新生,三年醉生梦死后相夫教子是一种新生,一文不值的大学生在都市站稳脚跟是一种新生,同样,对妻子的坦诚与对爱情的包容理解也是一种新生。文章寓意很好,有思想内涵但觉得前面刻画徐国柱形象的时候有些表面,转入“我”的时候略为生硬,当然这只是个人意见罢了。

      回复
  • 分享到:春华秋月4370积分2013/06/18 14:21:42

    内容引人入胜,用平实的文字讲述了几个人的生活,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未必过去就是这样的,人总是在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才会变得稳定和成熟。生活中看似没有故事的人,其实都有我们所不知道和未曾经历过的故事,那是电影一样的人生。

      回复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3/09/02 16:17:32

    一群小人物的故事,寻常之极却又透出不同,许国柱的保安形象刷新了我们熟知的保安形象,“我”和东子、乔森的生活纠葛也让读者思索。文字很纯熟、节制,结构平稳而扎实。小说标题还可起得“小说味”更浓点则更佳。

    分享到:南山茉莉2013/09/03 16:14:38

    谢谢胡老师。)

      回复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3/07/28 06:51:56

    带着喻意的植物,新生的是故事的主角。带着平缓的语调,讲述的是曲折的人生。带着哽咽的情绪,写下的是温暖的细节。“我”的故事与叫做许国柱的保安的故事,相互交织,相互递进和发展。平和的保安,平和的“我”,却都有着不可言说的过往。谁没有历史,谁没有过去,只是重要的,是当下的“欣欣向荣”。 有小说的情节,有散文的真情,带着生活的温度,带着人性的温情。

    分享到:南山茉莉2013/07/29 15:50:13

    谢谢王威老师贴心点评。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5
  • 6200
  • 1
  • 710
  • 新生
  • 时间:2013-06-18
  • 点击:109981
  • 评论:23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