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深圳没人脉
  • 点击:2285评论:02020/07/02 16:25


从小父母教育我们,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这句话有着真理该有的模样——读来顺口,通常顺口的都像是真理,比如顺口溜,比如名人语录等等——于是我们烂熟于心,默默践行。可是难道没人发现,那句话里什么都有,唯独没有“靠自己”吗?

父母最看不惯的,是小孩孤僻,用家乡话说,叫孤独。在他们眼里,这样的小孩混世界会很艰难,没人相帮注定寸步难行,经营人脉方能走遍天下。我比较听话,虽然内向,有点孤独,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也试着交朋友,偶尔也幻想过哪天这帮朋友飞黄腾达了,“苟富贵,毋相忘”。

人脉的重要来源就是这些旧雨新知,是平日里玩在一起的朋友。我并不抱着经营人脉的目的去与人交往,把朋友发展成人脉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能不能跟着沾光也是没准儿的事情。不过我们都喜欢个“万一”,万一呢?万一朋友中长出一个人脉来,万一谁谁成了命中注定的贵人呢?万一错过了该多可惜?这些念头我不是没有的。我用心地交往,但也存了一丝功利的想法。

可是,当我发现一个事实的时候,便决然放弃了经营人脉的念头。我发现,自己可能交了假朋友。我不联络他们,他们绝不联系我。我终于联络了,还要被质问为何躲起来不理老朋友。他们私下结伙去热闹,回头竟还数落我,这是什么道理?再仔细一琢磨,明白了,他们已经把我踢出朋友圈,数落我不过是嘴上讨点便宜。有人可能会问,难道全是他们的错吗?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讨伐谁。我想说,出现这个局面,多半也是因为自己不擅交际,说话不合时宜,耍闹也放不开,令人不甚自在。总而言之,既然他们关起门来玩自己的,我便也不会腆着脸再凑过去。如此一来,经营人脉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

我仿佛走到了绝路上。没了朋友,没了人脉(原本也没有),死路一条了。然而并没有。恰恰相反,以前常想着靠别人,指不定谁就是自己的贵人,关键时刻能拉自己一把。所以,把时间花在很多不值当的地方,不光同朋友吃喝玩乐,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朋友的朋友远道而来,也要陪吃陪喝陪逛陪聊。孤身一人后,了无依靠,便只能靠自己闯出一条路来。


2014年,从深圳大学研究生毕业后,我考到珠海某中学的语文教师,当时想着以后还是要回深圳,便不迁户口。干了半年,发现自己嘴皮子不利索,压根不是教书的料,而且对当地流行的干爹干妈文化及劝酒之风难以适从。便跟当时已考入广州某机关单位的女友(她也没迁深户)合计,我除了能写点东西,啥也不会,不如考个单位坐办公室写写材料。于是,学期一结束我便递了辞呈(当时觉得很对不住那些学生,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到广州与女友租了个房,潜心备考。

屡试不中。一年眼见到头了,某日无意中翻到一则消息,深圳海事局下属事业单位招考。天赐良机,不妨一试!报了名,考了试,分数久久没有下来。心里焦急,想着申论的作文题目竟划掉重写,以致卷面不洁,多半是凶多吉少。没想到却入围了,分数不高不低。我在逼仄的出租屋里兴奋地走来走去,嘴唇微颤地对女友说,我有预感,这次肯定要上岸。女友笑着说,你要是考上了,我也想办法回深圳去。后来我果然以面试第一、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回了深圳。

面试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我独自坐大巴回深圳面试,过来才发现,正装都带齐了,独忘了配套的皮带。面试形象分多重要啊,可经济本也不宽裕,难道再买一条漂亮的皮带吗?费钱不说,以后身边多出一条皮带来,也是一种浪费。而且此时已然天黑,第二天一早就要开考。跟女友商量后,在深大周边淘了条黑色皮带,才15块钱,系上正好。一场虚惊让女友对我明天的面试多了几分担忧,我安慰她说,不用担心,我一定是面试第一名!当时不知哪来的自信,不过我时常会这样没来由地自信。女友说我爱撞狗屎运。

如今,我回深已有五年,女友也回来了。我们结了婚,定居龙岗,有了房子和车子,还有一个活泼伶俐的孩子。虽然背上了沉重的房贷压力,日子过得并不精致,也时常会为工作和生活犯愁,但比上很不足,比下略有余。我不奢望手可摘星辰,只求一日三餐无忧,一家老小和乐。眼下的生活是靠自己挣来的,我没有人脉,没有关系,在深圳这片土地上,我坚信能把日子越过越好。

我的观点可能是小众的,是不符合主流的。成功人士甚至不屑于反驳我,只在心里暗笑,这个人典型的小农意识,小富即安,人脉背后的福利,是汝等小民无法想象的!可不是吗?如果真有人脉,无论是本人的就业还是小孩的入学,乃至老人的医疗和养老,方方面面,无不妥帖。老婆也曾感慨她的闺蜜得贵人相帮,怀孕期间有指定的主任医师悉心护理,自己当初却无人问津,怀胎十月吃尽苦头。人脉的好处,我岂能不知?但命里无时如何强求?对老婆,我心怀愧疚。不过转念想想,万事靠自己,虽有些辛苦,但无须欠谁的人情,也不用担心还人情时遭人算计,也算是一分为二看待问题。

有人说,不要说自己老婆了,对子女难道就没歉疚吗?怎会没有?深圳学位紧张,名校资源稀缺,有能力的家长买天价学位房,削尖脑袋把子女往名校送,巴望着子女出人头地,壮大家业。我无权无势,无财无能,如何跟人家争?可是,难道小孩的命运不握在他自己手里,而在名校手里吗?难道非得入名校才能成才?想起自己高中时,在当地一所重点高中的重点班里,学得吃力,连连倒数。退到普通班后,氛围宽松,学得起劲,偏又杀进了年级前十。可见,适合自己的环境,适合自己的学法,更容易成才。迷信名校,迷信舆论,就是不信自己,反而可能吃大亏。

如果说为了小孩的人生着想,非要给小孩攒点人脉,那我便来当他的人脉好了。我能给他的,至少不比我当年拥有的少,更不会差。我相信家庭教育胜过学校教育,当年我的数学是我爸在家里辅导出来的,在那之前经常不及格。我会尽心参与他的学习,并且会更加注重培养他的专长。人无一技,只是庸才。这点从我自身便可看得出来。

其实,小孩真的需要大人动用人脉铺路搭桥吗?也未必。如今的小孩悟性高,主见强,与其强扭瓜,不如因势利导,发展他的个性,使其茁壮成长。在发展他的个性时,有可用的人脉,用不用呢?谁想用谁用,反正我没有。我靠自己走到今天,小孩为何不能?我吃过的苦,他要是能吃一点,对他未必不是好事:我是一位狠心的老爸。


如今我三十出头,想重拾梦想,把文学这条路走到人生尽头。这是一条需要勇气的路。以前我的朋友们说,大家都没这个天才,还是洗洗睡吧。作家是少数天才的职业。我们只适合安安稳稳上班挣钱。这些话缚住了我的手脚,也困住了我的脑筋。我不敢想文学创作的事,更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别人看出这是个傻子——那时我还是群居生活。如果与众人合流,充其量是个普通人;若不自量力想搞文学创作,那便是不知死活的大傻子。

前几个月,在新冠肺炎疫情和篮球天才科比·布莱恩特英年早逝的阴影笼罩下,我想了很多。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战战兢兢只求职位晋升吗?吵吵闹闹只为家庭琐碎吗?还有没有别的可能?能让我感受到人生价值,能使我挺直腰杆的,到底是什么?我想了好久,几夜难眠。后来终于想通了,就是要走那条难走的文学创作道路!从零开始,从三十岁起步。如今我开始摇摇晃晃地走,每天坚持文学阅读,见缝插针写点东西,细看都很幼稚,结构松散,内容单薄,思想肤浅,但我很高兴。我为自己能勇敢地作出这个决定欣喜。我相信,写作跟相声一样,也是一门手艺,勤能补拙,熟能生巧。如胡适先生所言,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无须计较技不如人,不必怕在专家面前露怯,只要今天比昨天进步,明天又比今天进步,就可以喝杯小酒庆祝一下。在文学创作上,我也是典型的小农思想,小富即安。别人的成就已经堆成一座小山,追是追不上的了,按自己的步调,走自己的路,看看沿途的风景吧。等时候到了,可以给自己颁个奖,感谢自己一路来的坚持。

在这一路上,我也是没有人脉的(曾经受过指点,如今独自前行)。文学从来是孤独的事业,热热闹闹不是我要的文学,灯红酒绿也不是,玄幻修真一类的我偶尔也看,却也无意跟随。有一张安静的书桌,一台电脑,一些书籍(电子书也行),便可开始严肃文学的创作。

我是从读写诗歌开始的。诗歌柔和了我紧绷的精神,源源不断地给我注入鲜活的想象力。但我时常读不懂诗歌,我也不敢不懂装懂,有时跳过一些读不懂的语段开始意会,似乎读懂了一些,又似乎始终稀里糊涂。而且经常搞不清楚,诗人这句话为什么这样写,为什么要写这句话。学着写了一些诗歌,沾沾自喜,一投稿就完蛋。后来,干脆先不写诗歌了,文学桂冠上的明珠,对我而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这也就是前几个月的事情而已。后来,江飞泉老师对我说,诗歌不急,这个需要点天份,多读经典作品,慢慢来。

我很感谢邻家文学。当我看到同城竟有这么人,怀揣文学梦想在辛勤奔走时,便质问自己,为何这般懒散?有时头疼脑热只看得进书,却拿不起笔,就十分惶恐和自责,感觉自己空抛了时光,使事业停滞。等等,我说的是“事业”吗?这算什么事业?可在蚂蚁看来,筑巢是伟大的事业,搬运粮食也是伟大的事业,难道人人都该去制造飞机大炮吗?文学确实就是我想要的事业。

既然要从事文学创作,就逃不开投稿发表这一关。有时我也会困惑,如果有人脉,是不是投稿发表会容易一些?我想是会的。同等条件下,有熟人推荐或者有熟悉的编辑,发表应该都会便利一些。但是没有会怎么样呢?我想也不会怎么样。不能发表说明水平不够,不经历足够的黑暗,哪得灿烂的黎明?

现在我心态平和,只管阅读,只管写作,我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我是谁?我是一个定居深圳,没有人脉没有资源的普通市民和文学爱好者。无论是工作、生活还是文学创作上,无论前方如何风急浪狂,我都靠自己而不是谁的双脚前行。


  • 1
  • 2
  • 关键词:靠自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7-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1194
  • 19
  • 147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