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见一只蝴蝶
  • 点击:9631评论:72020/07/14 16:02

01

王晓珍终于决定搬离这个社区,自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她受够了那群跳广场舞的老太太。她甚至动过杀了她们的心,自然这只是想想,她手无缚鸡之力,不说杀人,连杀一条鱼都费劲。

隔壁老谭很热心,曾经替她出面和那群跳舞的交涉过一次,对方丝毫不理会。

“你去找个地方给我们跳。”带头的老太,身材高挑却面目有些狰狞,六十多岁,皮肤很透明,老谭想到老家的青花瓷。其他老太叫她章兰老师。老谭听成了“蟑螂”,他心想,果真像一只大蟑螂啊。

“我哪里去找地方?”老谭觉得她们是无理取闹。“你们把音量关小声点。对面有人怀孕了。”老谭撒了个谎。

“她怀孕了,去住酒店总统套房啊。这点声音都忍受不了,太娇气了。”对方撇撇嘴,又招呼其他人跳开了。“来来,下一曲跳我的名字叫中国。大家一定要有节奏感,一二三四……”

老谭对她们毫无办法,偃旗息鼓回来了。

“要不,打电话到市噪音污染部门投诉。”

“打过好几次电话了,丝毫没有作用。”王晓珍无可奈何地说,“社区工作站的人都介入了,还被骂了一顿。那个小芳,你认识的,她和同事去说过一次,被训斥了一次,再也不去了。”

“她们也太过分了,肆无忌惮。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吗?”老谭说,“实在不行,我叫表弟带几个人过来……”

“千万别这样。她们顶多是道德低劣,我们这样做就是犯法,别让你表弟进局子,就不好了。”

“那该怎么办,我也经常被惊醒。尤其周末,先睡了懒觉都不能。”

每天七点半,那群老太太穿戴整齐,有穿红衣白裤的、全身蓝色的、白衣白裤的,戴着白色手套和帽子,摇摇摆摆地跳着韵律操,活像一只只趾高气昂的刚下过蛋的母鸡。从服饰看,她们不是一个团队的,看来是周边几个社区的退休居民。那位蟑螂老师只是其中一个团队负责人。

“乌合之众。”老谭不懈地唾了一句。他看到她们活动开了筋骨,音响也开动了。七点半,四周还清静,那一阵阵鼓点将老谭吵醒,尤其那一句“齐步走”,非常铿锵有力,在他听来倒像撒旦发号的施令,听了人的心肝一颤一颤的。

他来火,只好压住情绪。昨天加班到两点多,好不容易趁周末补个觉,结果七点半就被吵醒。他打电话给辖区派出所,没人接听,打电话到社区工作站,估计还没上班。忽然记起周六没人上班,他这些天加班都加班蒙了。他被吵得实在无法入睡,只能起身,眼皮都撑不起来,只好躺下。又是一阵动感旋律,他拉开窗帘,一只非常小的蝴蝶在不锈钢窗棱上趴着,他冷不丁吃了一吓。没想到,一早就看到一只蝴蝶,很快那只小蝴蝶就慢慢地飞走了。

他开窗,声音如洪水灌入耳际,只见那群人跳得可欢了,整齐有力的韵律操,摇摇摆摆的舞姿,他看上有多丑陋就多丑陋,活像一只只笨拙的鸭子。他没有兴趣想象,也没有精力嘲笑。他只好开窗,那音乐越发震耳欲聋,足足接近一百分贝,比公园里摆的歌摊伴奏还大。他实在不明白,这些老太太是耳聋了吗,需要开这么大声。

他决定再去跟她们交涉一次。

“你们大周末的开这么大声,影响到其他人休息了?”他没好气地说。

“我们玩我们的,关你什么事儿了?”那群人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就你一个人多事。”

“你们吵得我睡不着。”

“都几点了,还睡懒觉。你不知道早睡早起的好处吗?”一个穿红衣白裤的偏年轻的搭了腔,语气还温和。

“昨天加班两点多,肯定要补觉。哎,我说你们开这么大声,不觉得扰民吗?”

“除了你有意见,看到谁投诉扰民了。就是你多事,有本事搬到香蜜湖去啊。那里独立别墅,方圆一公里没有人吵到你。”后面几个人听着,呼啦啦笑了起来。

“怕他没这个本事买那边的房子吧。”不知谁小声嘀咕着。

“我住在这里,是这个小区的业主,凭什么要搬走。”他生气了。

“哟,还动气,小伙子,冷静点。我们是街道办审批的场地,碍着你啦?”

“你们跳舞的确没碍着我,可是你们开太大声就是噪音污染,吵到我们了。”老谭觉得这群人真不可理喻,油盐不进啊。

“我们,哪个们?你说出来。哦,就你隔壁那个孕妇对吧。她怀孕了关你什么事?难道你们有什么关系不成?”另一个浑身蓝色的老年妇女嬉皮笑脸地走过来,撇撇嘴说,“不会是你相好吧?”。

“你们瞎说啥,不要乱造谣。我们一码归一码,你们吵到人还有理了。”

“你有什么证明吵到你了?你带了噪音分贝测试仪了?超标多少了?你说说。”蓝衣老妇继续说。

“这还要测吗?这么大声。比车辆都大声。”

“是哦,那车辆吵到你,你怎么不去跟开车的说?……”

“你们胡搅蛮缠,汽车在马路上奔跑,我怎么去说他们,再说他们没有一直停在这鸣笛……”

“我们也是阶段性的,就两小时就离开了。——好了,我们再跳一曲我爱你中国。”

老谭实在忍无可忍,欲动手去关掉音响。他还没触碰到音箱,那边的一群老太太蜂拥而上围住他,“你想干什么,想破坏私人财物吗?”

“让你们小点声,你们不理,我给你们关小声点。”

“你再动一下试试,小心我们揍你。”那个带头的六十多岁的女人,终于从人群中昂着头走出来。

“你是蟑螂老师?”

“我姓章,这个音响是我的。你想干什么?”

“你们太大声了,再不关小声点,我投诉到市里。”

“哎哟喂,我们好怕啊。你去投诉啊,我们跳个舞,合理合法,街道没说什么,社区也没说什么,连小区物管都没管,你算老几,来这里指手画脚的。”

“你们不要以为人多势众就肆无忌惮。”老谭脸都气白了。

“我们就人多了,你眼睛看不到吗?我们这么几十号人在这跳得好好的,你哪里钻出来的二百五?”听到对方骂人,老谭怒目相对,越发想关掉音响。不料,他太大劲失去重心,跌倒在地,对方有人乘机用脚踢了他几脚。好在他算灵活,立马弹起身子,扑向音响。只听到一声闷响,音响被老谭重重地撞在地上。

02

警车来的时候,王晓珍被一起叫去警察局。她看到老谭去交涉,半天没回来,打电话报了警,幸好她的报警电话,否则,老谭可能会被那群彪悍的女人群殴。老谭还算膀大腰圆,也敌不过一群人。再说她们可不是善茬,她们真够毒的,撕烂了老谭衣服,踢得他后背都肿了。好在民警小郝认识王晓珍,他问清情况,将老谭、王晓珍、几个为首的老妇人叫到附近的警务室询问情况,那被撞坏的音响自然也被运走。

老谭百口莫辩,确实他不小心撞倒人家的东西,也确实哪个零件坏了。

“那套音箱是我们几个凑的,买来不到两个月。”章兰率先开口。

老谭想驳斥什么,张了张嘴,又说不出什么。他明白说什么都没人相信,除了王晓珍。他明明知道那音箱至少用了两年,每次经过那里,都是这台五星牌音箱。那群老女人显然要讹他。

“至少要五千块。”另一个女人搭腔。

“顶多就两千,你看看京东的货源。”王晓珍经常网购,很快就搜出价格。

“我这个是原装进口的。我儿子从德国寄来的。”章兰接了话。他儿子已经到德国留学三年了,在那成了家,娶了个法国女孩,有了一个孩子。

小郝没有说话,任他们自己说。他问老谭为何弄坏人家音箱,老谭把事情原委从头到尾一句不落地说了一遍。

“你先不要插嘴,让他先说完。”小郝阻止了章兰。

“扰民确实不对啊。况且不止一个住户投诉你们。”

“他们有证据说我们声音超过分贝数了吗?哪来的检测标准?”几个女人七嘴八舌说开。

“他确实把你们的音箱弄坏了,你们也打扰他睡眠了,都是同个小区的邻居,你们看怎么私了。不然我只好递交分局。”

“五千块,一分钱都不能少。”章兰吊起眉毛不容分说。

“你要这样,那就奉陪到底。你分明是敲诈勒索。”老谭昂着头,青筋从脖颈上暴起,青蓝青蓝的,有些骇人。

调解不了了之。老谭以恣意闹事被罚了五百。那群女人满足地各自散去,说等待着上级进一步处理。

王晓珍觉得对不住老谭,尽管这次和她无关。老谭是实在人,平素没少帮助她。王晓珍一个人居住了好几年,在小区也没什么朋友。她五年前看到小区还不错,加上中介说是样板工程,心动了一次性付款买的。近年倒是涨了两三倍。她对这里的环境非常满意,如果不是这群老妇人,她几乎挑不出小区的毛病。物业、邻居和管理都是一流的。内部环境更不消说,常年林荫蔽日,凤凰木、紫荆花、三角梅、细叶榕、香樟,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花草,简直就是绿色植物的天堂。每次下楼散步,遇到熟悉的邻居,大家都欢喜且客气地打个招呼,她在想这里居住一辈子。她买的洋房朝南,正对着一个城市干道,平素车流也算汹涌,渐渐地也习惯了。独独那一阵鬼哭狼嚎的广场舞背景音乐令人无法忍受,她感觉要得抑郁症了。每天早上,听到那个生猛的开场舞曲,心脏就要蹦出来了。

她看过医生,医生告诫她要静养。她苦笑,这如何静养?

她不知道那一排朝南的邻居是否都和她一样深受广场舞的干扰,在邻居群里,也只有老谭抱怨了几回,群里偶尔还有三两人抱怨一番,更多的是劝慰,说习惯了就好了。

“我现在睡得很好,她们来之前就醒了。”

“不要跟她们一般见识,那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老货。”

“为老不尊的东西,人都说老人变坏了,我觉得是坏人变老了。”

“她们年轻时一定也是这样的,飞扬跋扈,自以为世界都欠她们的。”

“说不定是那个,那个,你们懂的。”……

一句吐槽能得到若干回复,王晓珍总算心里平衡些,但这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她的心理阴影依然存在,只要那老年广场舞队伍还在闹腾,她就过不下去。

“老谭也是倒霉,确实冲动了点。打电话给派出所啊。”

“听说,那个蟑螂老公是某领导。儿子在德国都是通过关系买去的。”

“难怪这么嚣张,背后有靠山。”

“一看那老女人就不是好东西,整天吊着一张脸,臭烘烘的。”

“咱们不说人家坏话,也不揭别人家底。善恶自有公道。”

终于有邻居出来总结,打了圆场,这一场吐槽自然就散了。王晓珍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老谭是凶多吉少。她见过那蟑螂嚣张跋扈的样子,不知道身后台子这么硬。蟑螂本不是小区业主,是隔壁高端小区的,她投诉物业,物业也爱莫能助。另个小区的物业自然不会理会外来投诉,他们本小区业主也有投诉的,还有邻居扔啤酒瓶,都无法撼动她们。物业只能做和事佬,让他们去找社区和街道处理。

“街道办都派人来询问过了,被她们骂了回去。”王晓珍很无奈地在群里发了一句话,又默默撤回,她知道,说这个毫无意义。

她想到媒体。她在之前的公司经常跑媒体,认识了一些记者,不乏仗义执言的。小蒋就是其中之一。她也好久没跟小蒋联系,不知他是否还在都市快报。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蝴蝶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茨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10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20-07-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茨平3秀才2020/08/08 11:04:37
    • 分享到: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 原来结尾还真不是这样,是老谭从楼下坠落,但我觉得便宜了那些广场舞了……这种结尾的确小概率,却在意外中不幸发生了。故事存在超现实,旨在提醒写什么。谢谢茨平兄

    回复

  • 踢猫效应,我预测的结尾是老谭抑郁,像蝴蝶一样飞下楼去。
  • 的确栽下去了,但结尾有些意外。

    回复

    • 阮声2童生2020/07/21 23:48:24
    • 分享到:
  • 《他看见一只蝴蝶》,标题有些诗情画意,阅读之后,内心却感到沉重。一个广场舞扰民事件,引发的悲剧故事。从一个小概率的事件,反映社会存在的大概率问题。社区邻里关系,家庭和谐,城市的生存压力,相关单位的协调方式都让人深思。蝴蝶作为一种隐喻或意象,画龙点晴,使作品有了深度。众所周知,蝴蝶效应,知微见著。但愿在现实生活中,社区邻里之间多一些理解与宽容,在生活与梦想的双重压力下,我们能生活更加从容与淡定。
  • 谢谢精彩点评。有些内容有点超现实手法,文中出现了好几处蝴蝶,都有不同寓意,故乡的蝴蝶,窗台的蝴蝶,医院的蝴蝶,空中的蝴蝶……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7/14 16:08:34
    • 分享到:
  • 时隔两年后再发小说,感觉好陌生。这是根据前一阵困扰自己很久的广场舞扰民事件改编的小说,并不是主旋律。这是一个壳子,夹杂里面的生存压力和中年人的崩溃更像潮水说来就来,无可挽救。蝴蝶的象征意义,每个读者有自己的看法。里面至少有多层意思,象征着缤纷复杂,令人无奈且憧憬的生活碎片。看过《蝴蝶效应》的朋友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我设置了这么一个结尾,可能是我对当前发生很多案件的悲观情怀的指示,并非现实本身。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0
  • 145410
  • 155
  • 3802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