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这副药
  • [134] [0]
  • 首届“龙华草根文学奖”


1:

王启德是个鰥夫,老婆死了以后一直打着光棍。

他2008年来观澜后一直都在工厂看大门。每天看着工友们成双成对,有说有笑地进出大门,他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滋味。

“老王,我发现你最近头发白了很多,嘴唇也寡白,你是不是肾亏?”工友挤眉弄眼地说。

“你才肾亏,我是少年白。”

“我看你成天都像根焉丝瓜,不抽烟,不喝酒,不嫖又不赌,像你这样变个男人还真没得意思。要不要今天晚上去打一炮,放放邪气?”

“我没你那么无聊,我看你是邪气放出去了,再带点霉气回来,让你老婆晓得了你还脱不了爪爪。”王启德气呼呼地说。

工友一边说一边走出了厂大门,王启德看着工友的背影心里特别不舒服。不过话又说回来,工友说的也是实情。王启德总是用一块布把自己掩饰起来,你别看他见人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是乱七八糟。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挠得他一刻也不得安宁,心里好像有一团火随时都要燃烧起来。

2:

王启德是四川绵阳人。7年前的一个秋天,他老婆阿兰生下了一个四公斤男孩,全家人都乐得合不拢嘴。但常言说的好:福不双降,祸不单行。正当一家人筹划着怎么邀请村里人来庆祝的时候,王启德的老婆在生完孩子没几天就发起高烧来,雪白的两个奶子肿得比球还大,红得像柿子。农村的医疗条件不方便,老婆又在坐月子,把最佳治疗时机也给耽误了。后来到医院医生说老婆并发了败血症,老婆在生了孩子15天后就去了西天。王启德得知老婆去世的消息后躺在医院门口哭天嚎地,死活不起来。这也难怪,你说一个大老爷们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这生活应该怎么过下去呢?万般无奈王启德只得把孩子放在家里让父母带着,自己来到深圳打工。

深圳的天跟家乡的天一样,蓝蓝的,可王启德来到这里不习惯。

“老板,来碗面。”王启德一边擦汗一边说。

老板:“好的。”

“这面条里为何一点油珠珠都没得?辣椒也没得。”王启德用筷子一边翻碗里的面一边说。

老板白了一眼王启德,一看就是个土包子。“辣椒在桌子上,自己放。”

王启德一边放辣椒,一边说:“6块钱一碗的面才这么一点点,咋个吃得饱嘛?”

老板:“吃不饱?再吃一碗不就得了。”

……

吃完面,王启德走在观澜大道上,就如刘姥姥进了大园,看么都新奇。这时天色已晚,路上已是灯火辉煌,车来车往。道路两边摆了很多货摊,这些摊大多用几个架子支起来,摊上有手机壳子、旧书、钱包、炒板栗、烤红薯等物品,那夏天的衣裤在模特儿架上穿着,远远看去好像是真人。

王启德又走过一条小街,终于看一个招牌上打着红字:梦想十元店。

王启德:“老板,我歇栈房。”老板没明白过来。

王启德:“老板,我要住旅馆。”

老板:“证件。”

王启德将身份证往柜台上一放,手上拿着帽子拼命地摇。

老板:“10块钱一晚,第二天十二点退房。”

王启德:“先住两天吧。”

老板:“你是新到这里来的吧!”

王启德:“是啊,我才从四川来。”

老板:“这里治安不是很好,晚上有人敲门你不要开。”

办好手续,王启德去公厕所冲了一个冷水澡。进了房间后,他把身上仅有的400块钱和证件用帕子包好绑在腰间,再用一把椅子顶住房间的门。这屋子里闷热得像蒸桑拿,就只有一把蒲扇,一只昏暗的灯。王启德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床吱嘎吱嘎响个不停。他睡在床上想着心事。自从来到深圳,心里一直没平静下来。想到阿兰以前对自己那么好,每天晚上把洗脚水打到脚边,水果削皮后送到嘴边,晚上睡到一个被子里甜蜜温暖。不由得泪如雨下。一会儿又想想孩子在家里吃奶沒?他会听爷爷奶奶的话吗?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他梦到与老婆亲热得正起劲时,突然又惊醒过来,伸手一摸,身边空无一人,屁股也没盖,枕头上流了一滩酣口水。

第二天王启德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到人才市场去找工作。

招工的:“你的证件?”

王启德:“我只有身份证。”

招工的:“毕业证?”

王启德:“没有。”

招工的:“健康证?”

王启德:“没有?”

招工的:“流动人口计划生育证?”

王启德:“没有。”

招工的:“你什么证件都没有,怎么找工作啊?”招工的人还说,“你在深圳要说普通话,本地人哪听得懂你这四川调?”王启德还是没找到工作,倒被招工的训得垂头丧气。

“老乡,你过来一下。我们工厂要差人,你要不要去试工?”一个操作(着)四川话的男人拍了拍王启德的肩。王启德赶紧就问什么厂?招工的说是内衣制品厂。”

王启德:“内衣是女人做的活,我一个大老爷们不去做内衣。”招工的:“我看你是死脑筋,总有男人做的活啊。”王启德想了想,那我去吧。心想我一个大男人难道你把我买了不成?

王启德坐上车跟着招工的人七拐八拐,约摸2个小时才来到观澜一家绣花内衣制品厂。这个厂子并不大,只有300来号人,几间旧房子就是他们的厂房。厂房里的大风扇像蜂子一样嗡嗡的叫着。他路过制衣车间时,发现有很多的女工都低着头干自己的活,根本没时间抬头看一眼路过的人。

王启德被安排到库房当物料员,工作很简单,主要是管理货物的进库与出库。他的身份证被压在老板这里,晚上就跟五个男人睡在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床挨着床,没有多余的空间,汗味脚味臭气薰天。

工友们问:“你是哪儿人?”

“我是四川的。”

“我是重庆人。”

工友们说:“你先将就住吧,打工的条件只有这个样子。”

当物料管理员并不简单。库房里物品如何堆放,物料的代号,型号,布料的种类,色泽,尺寸,包括称的认识都得从头学起。一天,成品车间送来170件内衣,王启德验好货后开了票据给送货人,到月底盘存时少了300件成品内衣。王启德发现自己手上的存根与票据上的数据变都成了470件。王启德清楚地记得这天的事,因为送成品衣来的男人长得很特别,一双小小的丹凤眼还斜着,看这张脸就有点阴险。

那人说:“老王,你是制衣厂哪个领导的亲戚?”

王启德说:“没得哪个是我的亲戚,是招工的人把我从人才市场领过来的,现在我的身份证都还在老板的手上。”

那人说“原来是这样的。”

其实那人存心要挤王启德走,想想看,你王启德一无亲二无戚,凭啥子一来到工厂就过神仙的日子呢?

当重庆人知道这事后,他安慰王启德。“王哥,我们做保安。我听朋友说,做保安只要身份证和健康证,只是你要给我300块钱的介绍费”。王启德说:“行,只要给我找到工作,我还会请你下馆子喝酒。”

3

王启德与重庆人一起来到观澜手袋厂当保安,这年刚好四十五岁,正是如虎年纪。他想不明白,为何别人能自由自在的生活,自己却是“压力山”大,很多时候他想,在哪里才能找到更有钱的工作呢?抑或是在哪里才能找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呢?如能找得到更多的钱,我可以让孩子生活过得好一点,如果再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那日子就过得有意思了。

当保安比在家做农活轻松很多,王启德心里轻松不了。“老王,你一个人过来打工?你老婆呢?”不知情的人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王启德总是装着没听见。休息时工友们有的玩小麻将,有的到外面游玩,有的搞几串麻辣烫串串喝二锅头,王启德确把自己关在出租屋里。

过年的时候,王启德准备回家,但害怕回家。村里的年轻人总是带着老婆孩子回家,自己却是孤家寡人一个。王启德从老婆死后就一直生活在过去的阴影里。每次,只要王启德一回家,母亲就给儿子说李村的李寡婦如何如何的好,杨村的楊寡婦又是如何如何的贤惠。终于有一天,王启德大着嗓门对他妈说:“你以后别给我提对象的事,说起这事我就心就烦,我没房没车还带着一个孩子,有哪个女的愿嫁给我嘛,如果再提这些事,我以后就不回来了!”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这年的春天的一个下午快下班了,一个工友找他。

“老王你认不认得倒起人,我有一个亲戚想找工作,麻烦你帮一个忙。”工友说。

王启德说:“你亲戚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

工友说:“找工作的是一个35岁的女人,你给她找个轻松一点的活吧。”过了几天,王启德托熟人找了一个在塑胶厂厨房的打杂工。王启德和工友带上亲戚刘成英去见工,王启德第一眼看到刘成英就有一种舒坦的感觉。因为刘成英的上衣有一点宽松,高高的乳峰很吸引眼球。脸上的皮肤虽然略黑,可手臂上的皮肤还细嫩,根本看不出是在农村里干了很多农活的人。刘成英叫了一声王哥,差点把王启德叫得丢了魂。

刘成英第一皮眼看到王启德,就被王启德敦厚老实的相所吸引。王启德虽说头发有一点白,目光炯炯有神,笑的时候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高大的身体,黝黑的皮肤,给人有安全感。他们三人一起见完工后,工友叫上王启德来到大排档,只见塑料搭建的档口上写着重庆烤鱼。王启德好长时间没有吃家乡味了,看到这牌子嘴里就忍不住开始分泌唾液。

工友故意将刘成英和王启德安排在一根条板凳上,说是方便倒酒。王启德好长时间没有离女人这么近了,当刘成英坐下来,王启德心里有一点紧张。他能闻到女人特有的香味,心里有一种愉悦的感觉。“王哥” 刘成英娇滴滴的叫声,差点把王启德叫得丢了魂。

工友叫了四瓶冰镇山城啤酒,点了烤鱼,一份青菜,一份麻婆豆腐,一份凉粉。大约半个小时,菜就滿滿地摆上了一桌子。刘成英笑着说:“王哥,我先给你倒上一杯。哥,你也来一杯。”刘成英倒啤酒像一个老手,啤酒倒满杯也没流到桌上,王启德看着刘成英的一举一动眼珠子都不会打转了。

刘成英从条凳上站起来说:“王哥,谢谢你给我介绍了工作。这杯酒我先干为敬。”刘成英脖子一仰,手顺势一抬,雪白的胸脯露出大半截来,看的王启德楞了神。

刘成英看着楞了神的王启德,会心一笑说:“王哥,你也喝吧。”

王启德发窘道: “我喝不得酒,一喝酒脸就要红。”

工友就起哄说:“脸红正吃得啊,老王,你就放开肚子整吧。”

别看刘成英来自农村,为人处事并不差。她一边给两位大哥夹菜,一边给他们倒酒。她心里清楚得很,一个人在外,得有几个好哥们,有什么事才能相互帮衬。

刘成英:“王哥,你来深圳打工几年了?”

王启德:“4年了。”

刘成英:“那你不是挣了好多的钱了?”

王启德:“妹子,你快别提钱了,一个小保安,又没外水挣,哪来的钱,每个月我把挣来的钱寄给父母和孩子,我身上的钱就没得几个子了,哪还有多的钱来存啊。”

刘成英:“那为何你不把嫂子接过来呢?你工余时间没另找一点事做?”

王启德:“你嫂子都死了几年了。”王启德停了停又说:“我们一般要上12个小时,哪来的空余时间,有时间又能做什么呢?一张老脸,又不能做鸭。”刘成英听王哥风趣的说话,心里更生欢喜,原来王哥还是个王老五。酒醉饭饱,三个人又开始争着付钱。

  • 标签:同居爱情打工第三者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青苹果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峥嵘岁月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华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李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柏亚利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驿马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真水无香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雨落山人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甘肃雨荷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小桥流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小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安小橙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十十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十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余则成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憨憨老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隆焱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唐兴林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红红的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60积分2014/03/11 10:10:54

    每个人的心底都蛰伏着一种感情,或炽热或热烈或低沉或低调。保安王启德的感情便被他压制到了最低点。可是时过中年的他,却被蛰伏了几个秋冬的“爱情”烧得死去活来。这类故事在外来务工人员中不鲜见。我就曾多次听闻此多种版本。但在作者的笔下,却峰回路转,特别是最后引出16岁的孩子“站”出来仗义执言,却是我未曾想到的。但正是因了他的这一刀,也从而更多地引发了人们对于“留守孩子”及缺少父母之爱的教育思考。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4/03/11 10:56:24

    嗯。留守儿,打工者,同居,社会的普遍现象。谢谢你的点评与鼓励。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4/03/09 22:37:28

    小说的标题很有意思,爱情这副药吃对了会除病,吃错了会伤身,甚至会丢了性命。 据说,这是作者第一次学写小说,从构思和行文来看,已经具备了小说的构架和韵味。语言流畅,简练。读后也能给人一些震撼。但还缺乏一些细节描写,人物的心理变化也显苍白。从整体看,情节不够丰满,缺乏张力。建议作者对男女主人公以及那个杀人的儿子多一些心理描写,这样就丰富了故事,也突出了人物性格。

    分享到:唐兴林2014/03/09 22:45:08

    与作者之前的作品相比,这篇有明显的进步!相信勤奋的郑荣在创作上会更上层楼!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4/03/09 23:07:17

    谢谢唐老弟指点迷津,我还在摸索中,接下来想想如何来丰满这些人物,和人物的心理变化。

      回复
  • 分享到:峥嵘岁月370积分2014/05/03 10:49:48

    都说爱情很甜蜜,可《爱情这副药》苦味这么浓。王启德与刘成英,这两个来自他乡的务工人员,他们的生活只是深圳劳务工的缩影。我所接触到的劳务工,跟小说中的人一样的苦,住大宿舍,冬天冷,夏天热,吃的是地沟油,洗衣的“桶桶”澡,口袋里的钱最少。为了生活,他们不得不在深圳挣扎,拼搏。在深圳,两口子能一起出来打工算是幸福的,但很多人能一起出来吗?所以,各种问题都显现了出来。留守儿,二奶,重婚。

    分享到:峥嵘岁月2014/05/03 10:54:13

    在繁华都市的背后,还有很多最底层的人,他们在拼博,在痛苦,在呻吟。《爱情这副药》是副苦药,深圳的各个建设都能完善,相信,外来的务工者能品尝到《爱情这副药》甘甜。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4/05/03 18:44:14

    谢谢你的点评。劳务工在深圳可以说是主力军,如何关注好劳务工,路很漫长。

      回复
  • 分享到:华华350积分2014/05/01 21:25:23

    听说这是作者第一次写小说,读后很有感触。小说描写最底层人的生活,他们干活最累,挣钱不多,日晒雨淋,很少怨言。就是有苦,只能用酒,用汗水来冲涮。《爱情这副药》,首先从小说的名字吸引读者,爱情是一副什么药呢?在幸福的人里是一副甜药,一副补药,对于不幸的人来说,是一副苦药。小说的男女主角远离家乡来到深圳,他们的苦,他们的冷暖只有自己知道。虽然女主角看似有错,其实,在深圳,这可是普遍现象。

    分享到:华华2014/05/01 21:40:00

    有谁以解除他们的痛苦呢?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展开来说,关注劳务工,关注最底层人的生活,关注留守儿,是发展中的深圳急需做的事情。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4/05/02 19:35:47

    谢谢你的点评。

      回复
  • 分享到:柏亚利2670积分2014/04/29 15:37:13

    小说具十足的草根味,作者的生活功底和文字功底让这篇小说驾轻就熟,王启德和刘成英真实可信。前半部的轻松谐趣,让人如看一个轻喜剧,后半部峰回路转跌宕起伏,结局让人不胜唏嘘。这故事在打工族中肯定有现实版,作者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加以艺术的提炼,带给人们多层次的思考。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4/04/30 13:18:40

    谢谢你的点评,是有现实版的,只是再提练升华了/

      回复
  • 分享到:驿马9860积分2014/04/10 15:50:35

    看得出这篇小说是作者酝酿很久的结果,很多场景描述都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所谓厚积薄发,必出佳作。小说叙述的是底层小人物的故事,情节曲折动人,人物栩栩如生,在起承转合里,都市弱势群体的生活状况、生存条件、感情世界和精神状态一一呈现。当然,小说也有不足之处,同意费老师的看法,大概是初写小说的原因吧,作者在人物对话方面没能放开来写,这就使得原本十分精彩的小说打了折扣。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4/04/10 23:01:36

    谢谢你的精彩评论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15
  • 97900
  • 120
  • 413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