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拥抱
    自认为才高八斗,可惜依旧一事无成,敏感艺术家的孤独人生……
  • [17] [0]


老邹从北京来深圳,过了半年时间,又回去了。

在那半年时间里,老邹住在福田区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的出租房里,除了要去超市买一些等生活必须品,和偶尔到外面去吃饭,几乎就不出房门。他在现实中的朋友很少,在网上却有一些形形色色的朋友,当然,差不多都是作家、演员、摄影师之类的。因为他不擅长在现实中与人交际,有时候他会说自己没有朋友。我在深圳,他说我是他惟一的朋友,是最好的朋友。当然,我是他的朋友,至少他从北京来到深圳,是因为我才来的。他来之前,我和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面。他是我的一位读者,也写东西,是一位剧作家。他改编了我的小说,说将来有一天他会亲自当导演,把那部作品拍出来。但是通过交流,虽然我认为他是一个有思想有才华的剧作家、艺术家——但他在成就之前,必须要改变一下自己。不过我觉得要让一个四十多岁,而且在思想上已经比较成熟,而且对艺术,对人生有了一套自己的理解的男人改变,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

老邹具有一种艺术家特有的敏感,因此在现实生活中难免显得脆弱且无力。另外,再加上他有着一种艺术家的真诚,在人面前有太多时候显得赤裸裸的,会让人感到不适。我认为,人在这世界,每个人都需要尊敬,包括那些虚伪者,损害别人的利益者,这是一种爱,因为,你只有融入,才有机会改变那一切。另外,我觉得每个人在众人之中生存与发展,应该尽量让自己变得温婉一些,因为这世界已是喧嚣不宁。老邹却不会这么认为,他对所有的人会会因爱而恨,因理解而失望。他看不起人们那种假装的优雅,经常称自己是悲观主义的傻瓜。他还认为生存是个悖论,他一直在瓦解自己,然后试图忘了矛盾,但矛盾又总是无处不在的,有些还是一时半会儿无法解决的,所以,有很多时候他又认为自己不配活着。不配活着——反正人都有一死,因此有时候就不必在意外界的人和事,一味地活在自我之中。但是问题是,自我如果不被周围的人,不被世界所接纳哪里会有真正的自我呢?另外,如果一个人不能认真地去看清和思索平凡人做为人的样子,当他在现实中也像平凡人一样的时候他又不充许,换言之,这凭什么呢?

老邹终于使我相信,在许许多多的人中,总会有一些偏执的人存在着。他们需要理解,总觉得别人理解不了他。事实上,有一些人总是会愿意理解他,包容他,而且也理解得了他,只是他们总是不承认别人的认识,别人对他们的理解和建议。

老邹曾经对我这么说过,他说,人们总是告诉我应该这么那么做,我觉得,我决不同意生活中叛徒的建议!将来也许我能堕落成所谓的写作者,那是因为我没有能力做什么了,只能写些我一直想对这个世界,对每个人说的话了。

在老邹在深圳的那半年时间里,经常叫我过去他住处不远的大排档里喝酒。每一次,他都会说,我真想和你彻夜长谈。但他说的一些话,基本上与上一次说过的差不多,因此,慢慢的我也不太喜欢听他说话了。

有一个夜晚,他又把我叫了出来。

那时老邹已经坐在大排档里,自己独自喝了两瓶啤酒。

老邹说,我喜欢你的小说,喜欢你。我从小说中看到你理解了很多别人不能理解的东西。你写的《远方》让我感动,从你身上我看到中国文学的好兆头,这不是夸张,你要相信我,只要你坚持写下去,完全可以成为世界级的文学大家。你一定要把毕生的精力和良心坚持用在写作上,否则是个损失……是你的作品打动了我,我把它改编成了电影。我相信,《远方》拍出来要比获奥斯卡奖的很多片子强多了。拍出来,这是我的世俗野心,相信我,它是你的创作,我是拥护者和实践普及者。

说到这儿,我只好举起杯子,与他碰一碰。

老邹说,我很孤独,我觉得自己生来就没有可以谈话的朋友。加缪说过,人生充满了谬误,我非常赞同。我感到我的人生是很绝望的,但我还在爱着某些人性的力量。现在,我不能放弃努力,坠入世俗生活的深渊,我要保持自我。可是有很多时候,我又觉得自己不配活着——你想,凭什么啊,四十多岁了,与前妻离了婚,没有房子,没有存款,事业上一事无成,有的仅仅是希望,而且活到这个年岁,也早就看透了“希望”是什么。我感受中的这个世界,是与别人不一样的。就像现在,你看,就从今晚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切说起吧——这儿的天空是深蓝色的,这使我感受到许多过去的和现在的灵魂,他们存在于我的生命感受之中,那些灵魂在世界上是一种看不见的力量与存在,而我们忽略了这一点,仅仅在世俗的生活中,在有限的空间里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你看,天空下的这条街上的楼房亮着灯火,人和车不断地在街上通过,街道两旁的树,也被涂上了一层蓝色,这多像一幅油画……我以前是画画的,我画过很多素描,很多油画。如果你给我一只笔,一张纸,我就有一种画下一切的冲动……

我与老邹又碰了碰杯。

老邹说,现在,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惟一的好友。你陪我喝酒,我真得感谢你,所以我也愿意和你敞开心扉,说一些平时我不愿意跟人说的话。我一无所有,带着电影梦来到深圳,坐在你的面前。说真的,我不知道深圳能带给我什么,你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在来深圳之前,为了找电影投资,我厚着脸皮给那些根本不懂艺术的人谈我的理想,我的电影,已经碰过无数次壁。现在,我们走在一起,一切都有了新的可能,但同时我又是失望的,悲观的。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老邹点燃一支烟,继续说,知道吗?我从二十岁就在北京的艺术圈里混,在北京,我生活了差不多二十年。我的许多搞绘画的朋友都混好了,一幅画能买几十万、上百万,他们开着几百万的名牌车,住着别墅。但是他们的作品不会像梵高、塞尚、高更、华多这些画家的作品,没法比。在现实世界中,我一直混得不如他们。我不擅长交际和推销自己,因此我画的许多画没有人买。我就像当年的梵高,世人认识不到我作品的价值,而我为了生存宁可去当小工,也绝不会去迎合市场,迎合那些世俗的眼光。我喜欢的画家是达·芬奇、梵高,他们是我学习的榜样。莱昂纳多·达·芬奇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可以说他是整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在许多领域都对人类做出了巨大贡献。有一次他迷路走到一个漆黑的山洞前,后来他在回忆这段经历时说,当时他产生了两种情绪——害怕和渴望——对漆黑的洞穴感到害怕,又想看看其中是否会有什么神奇的东西。他对人生中不可知或无力探知的神秘感到害怕,又想把这个神秘的不可知的东西加以研究和揭示,以便解释其中含义。所以说,艺术家一生都要有他困惑的事,要有他的执著,否则他就缺少一种为之努力的动力与方向。达·芬奇的壁画《最后的晚餐》、祭坛画《岩间圣母》和肖像画《蒙娜丽莎》是他一生的三大杰作。这三幅作品是达·芬奇为世界艺术宝库留下的珍品中的珍品。在这样的天才和大师面前,我觉得自己是不配活着的。梵高是荷兰人,长年生活在法国,他是后印象派的重要的画家。他的《没胡子的自画像》、《鸢尾花》、《向日葵》画得多好啊。他热爱一切,像太阳一样热烈地活着,作品追求真实情感的再现,但在他活着的时候不被人重视。他饥饿的时候吃过颜料,神经错乱后用手枪朝着自己的肚子开了枪——现在他的一幅画现在可以卖到一个亿。如果现在他还活着,我相信我会成为他的兄弟。他是死在弟弟提奥的怀中的,他死后弟弟提奥也告别了人世。还有一位画家,叫让·安东尼·华托,他是法国罗可可时代的代表画家。这位天才画家,三十六岁就英年早逝,生前他无意于金钱上的成功,他创作只是出于表达内心思想感情的需要,出于使自己的艺术尽善尽美的需要。他一生过着朴素的生活,自由自在。我感觉自己就像华托,每一次在失意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我了解很多已逝的作家和艺术家,我为他们所创造的东西而着迷,以至于让我无法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当下。有时候我感到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个,我在为他们而活。你有这种感觉吗?当你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叔本华、卡夫卡、博尔赫斯的作品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他们的作品,我在读高中的时候基本上已经读过了。我认为,天才与大师,都是为未来而活的。

我点点头,给老邹一支烟,帮他点燃。

老邹又接着说,但是,二十多年前,我二十出头的时候,觉得画画已经无法表达更有力量更有空间感的东西了,于是我把自己所有的画全烧了,开始做雕塑。画家德拉克洛瓦曾经说过,雕塑是一门残酷的艺术。当你在午夜时分有了创作的冲动时,却被迫要付出长时期而繁重的体力与精神,准备那些用来雕塑的材料,然后还要始终保持最初的创作冲动和新鲜感,这确实不易——但这也是一种长期磨练出来的对美与力量的天才式的掌控能力的体现。做雕塑更适合表达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更能磨练我,使我对一切美好的事物产生一种更为具体的感觉。我曾经为了做石雕和大型木雕,在一个很冷的房子里呆过一整个冬天。当时我吃着馒头就着榨菜,喝的是白开水,经常三四天不出一次门。最后我得了痔疮。我妈说我,儿子,你心太高了!我的心的确是太高了。我追求雕塑花费了二十年,因为我感到自己心中总有东西要溢出来。我像一股潮水一样被迫着去流淌,流向夜晚群星灿烂时的天宇,最终,和那些我喜欢的艺术大师们一起闪烁。你知道吗,为了找石料,我曾经在颐和园偷过石头,这很可笑吧。当时警察找到门上,看到我满屋子都是石头,都是雕塑作品时,知道我是一个艺术家,竟然没有抓我。做了将近二十年雕塑,后来我又把雕塑放下了。因为,当我放下凿子,走到窗前去窥探房东的合家欢乐时,我毕竟穿着不合时宜的皮围裙——另外,那时我的孩子已经读了初中,十多年来,我因为投身于雕塑,几乎没有管家里的事,家里一切都由我前妻打理。我雕出的作品买不了钱,我必须让自己生活下去,承担一些家庭的责任。后来我离开北京,回老家开了一个装修公司。大冬天的,我给人做防盗窗,手冻得裂开了口子,一使劲汩汩地冒血。但是,虽说我做着苦工,开着公司,我的心里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艺术,忽略了我前妻。后来妻子有了外遇,她提出离婚。我一直想不通这件事。实话对你说,我曾经买过一把刀,想把那个男的给弄死,但这个时候是艺术中善的力量使我没有向前迈出那一步。离婚后我把房子留给了前妻,孩子由她带着。我关了公司,重新回到了北京,成为一个北漂。在北京那几年,也是为了生存,我开始做编剧。其实我不愿意写东西,也不喜欢做编剧,这是一份苦差事。但是在编剧的过程中,我越来越发现自己想要成为一名导演,因为我发现电影这门艺术可以更直接地表现一些东西,反映一些东西。现在我想拍电影,想成为中国,不,世界上最好的导演。我做什么都想成为最好的,你别笑话我——其实,坦白说,我拍电影是为了名与钱,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绝不会为了名与钱去拍一些垃圾的东西。有一天我实现了这个梦想,有了名与钱,我还是希望能继续做我的雕塑。那时候我会有一座庄园,里面有许多石头。到时也会有你的房间,你可以一边看着我做雕像,一边写写东西,得空的时候,我们再在一起谈论艺术……

  • 标签:艺术家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廖令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只因不才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王盛菲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陈彻 共计打赏1000邻家币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4/10/17 11:31:46

    如何对抗孤独?这是徐东近几年创作的一个命题。功利一点讲,就是徐东如何给孤独——这种现代都市的城市病开出良方。《拥抱》中,老邹的理想世界与“我”的现实世界如同两条平行线,无法相交,但谁都有存在的理由,谁都排斥彼此的世界,这是现代都市里孤独的根源。徐东在小说中提出通过两人的“拥抱” 来消解理想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对抗,这不只是一种姿势,一种方式方法,更是一种灵魂的宽容。

      回复
  • 分享到:天涯流云19010积分2014/10/19 09:37:30

    这篇小说直击现实,剖析了一个艺术家深邃的内心世界,也道出了理想和现实的距离。“老皱”是一个纯粹的艺术追梦人,纯粹到除了艺术内心竟容不得一点杂质,纯粹得完全脱离了现实,还做着在现实中一举成名的艺术梦。无论多么崇高的艺术都必须源于现实生活,离开现实艺术不会自己从真空里生长出来并且没有落脚之地。所有我们在为他感动的同时,也为他深深地悲哀。小说对人物形象的刻画生动准确,如果再增加一些可读性,则更加成功。

      回复
  • 分享到:只因不才24640积分2014/08/23 11:56:08

    在许许多多的人中,总会有一些偏执的人存在着,尽管纯粹而善良,而注定会面对自我难以臣服的苦恼。小说中的老邹,需要理解,总觉得别人理解不了他。事实上,有一些人总是会愿意理解他,包容他,而且也理解得了他,只是他总是不承认别人的认识,别人对他的理解和建议。 老邹孤芳自赏的同时,依然忧忧郁郁地孤独着。

      回复
  • 分享到:王盛菲15200积分2014/08/01 20:35:06

    纯粹总让人感动,我们生活中纯粹的人越来越少,因而纯粹的人显得更为可贵和可爱。也许我们也和老邹一样纯粹过,也许还正纯粹着,也许我们一边抵御着外界对自己纯粹的腐蚀一边不得不与现实妥协。矛盾无处不在,人总是在矛盾之中,拥抱老邹,不正是拥抱那个纯粹的自己?一则小说如果没有思想读一遍就过去了,相反只有有思想的小说才会让人反思和记住。小说怎么写真没有什么规定,读者只不过是凭自己的喜好去要求罢了。

    分享到:徐东的东2014/08/04 10:54:11

    是的。。

      回复
  • 分享到:刘菡萏8010积分2014/08/01 16:53:55

    老邹,活着就是一种悲哀,智商与才情都一般,不然就不会干啥都不成功。情商属于超级低,自尊心又强得要命,同时又固执得要命。到四十多岁了,还没有学会与世界和解,还没有学会如何与人、与社会、与自然和谐相处。我身边也出现过这样的人,一开始,我惜她那一点点才情,也欣赏她那一点点赤子之心,但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不舒服,让我为难,甚至还攻击我,说我世俗什么的,后来,我索性不理她了,由她自鸣清高去,我再不配合了。

    分享到:徐东的东2014/08/04 10:54:33

    问好。。

      回复
  • 分享到:我在人间51580积分2014/07/29 19:01:58

    徐东一向注重小说语言,轻视故事。这篇小说的语言是无法挑剔的,是好的文学语言。这里面有作家自己的影子。我总觉得好的语言加上好的故事会成为更好的小说。中外名著,能流传千百年的作品,几乎都有着很独特的好故事。故事像人的心脏。没有心脏的人,很难说能活多久。故事比语言重要的多。

    分享到:乘风无痕2014/07/29 20:51:19

    你说得很棒.

    分享到:徐东的东2014/07/29 22:23:01

    谢谢,故事是我的弱点,你说得有道理,问好:)但故事不是小说的心脏,小说的心脏在哪里呢,我觉得读者是小说的心脏:)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6
  • 63000
  • 17
  • 17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