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父子
  • 点击:15926评论:42018/03/20 15:22

人们都在说,逃离北上广,唯有深圳人说,来了就是深圳人。

 

王树金是1995年来深圳的,一直在家具工厂做打磨工。打磨最早不是一个正式的工种,是杂工顺带做的事情,后来,产品要求上严格细致了,便有了专门的打磨工。老王起初是个木工学徒,总不得要领,那次师傅让他去贴一块皮来,他无意中碰到了切刀开关,切掉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构成了伤残,老板赔了一笔钱,还承诺只要这个企业还在,他可以一直在这里做。便让他专门去打磨,在这个工种上老王做得还好,娶妻生子,带出了很多的徒弟。

王小金是老王的儿子,在深圳出生但成长在老王四川老家,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便过来深圳随父母一起生活。


王小金跟着母亲走进租住屋时,看到王树金面色很阴沉,像秋天里的茄子,便低着头不说话。

王树金抬起头看了看小金。王小金心里被看得毛毛的,便故意转过头看着母亲说:“昨天我去找了老同学,他答应帮我去找工作。”

“你同学?”王树金鼻子哼了一声,“他自己都是个二流子,自己都找不到工作!”

“你还是我爸不?怎么能这样说话?!”王小金的脾气也上来了。母亲过来忙拉住小金,眼泪流了出来。王小金看看倔强的父亲和无助的母亲,摇头不再说什么,进了里屋。

“要吃你自己吃,别给我!”外面传过来雷打的声音。“这是小金特意买的,你不是最爱吃酸菜包么,尝一个。”

“吃啥吃!我有啥胃口吃,狗还没吃呢,让它吃去!”说着王树金一把夺过妻子手里的包子几步出去丢给了摇尾欢跳的老土狗。

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醒来后太阳升到了正中央,透过窗户洒到床上暖洋洋的。王小金爬起来穿上衣服,父母不知去哪儿了,家里空荡荡的就他一个。肚子咕噜咕噜叫唤,但没啥胃口,简单洗漱了下,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到厨房自己弄了点面条吃,便走出了门。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不知道走出去有多远,一口气在胸口盘旋,怎么走都消散不去。像一个个露出狰狞的面庞张开血盆大口撕咬他,痛彻心扉的疼痛剧烈撕扯着他,让他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万分。他想到了远方的爷爷奶奶,想到了自己刚出来时凭着自己身强体壮,在父亲一个工厂里面做杂工,父亲让他学打磨。他死活不干。夕阳工种!王小金恶狠狠地说。十几年了,父亲一直在深圳龙岗区的家具公司集中地附近做他的本行,也一直租住在这龙东村里面低矮的铁皮出租屋。


那天,王小金在东部花卉城闲逛时,碰到有人在柳云影的花店里面敲诈。他二话没说,上前帮忙,推搡中自己的手机掉在地上。柳云影打了110,同乐派出所的干警很快赶到,带走了那两个小混混。

小金就近找了家手机维修店,主板坏了,加上换外屏花了小四百元。柳云影跟上来抢着付了钱。王小金推辞一翻作罢,其实他自己身上还真拿不出这么多钱。

柳云影请小金到她店里面吃饭,在回花店的路上,王小金电话响了,是母亲杨秀萍打来的,犹豫了下,王小金接起电话:“妈,啥事啊?你吃饭没?”

“妈吃了,你在哪儿呢小金,你爸他气消了,听妈的你回来吧。”杨秀萍声音有些憔悴,显然昨晚没睡好。

“我再冷静几天吧,别担心,我都这么大了,找到工作了。”

“这都半月了,你一直不回家,你找的啥工作?待遇怎样?单位的人没给你脸色吧…….”

王小金不得已打断了唠叨的母亲:“我都这么大了妈,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不忙了我就回去看您。没事儿我就先挂电话了啊,要忙了。”

了解了小金的情况后,柳云影便要小金留在她店里,帮忙照看生意。“工资给不了太多,但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她说。

柳云影离婚后,独自带着女儿彩儿经营着这家花店。王小金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实际上他也没有其他选择。


时间过得快了起来,转眼半年过去了。小金在花店里面做得很开心,在家里没有得到的温暖在这里得到了。经过几个月的接触,柳云影对王小金自然而然也产生了一些想法。虽然她是一个离异女人,但其实也只有24岁,也就比小金大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就是说她的。两人虽然相互有了好感,但都很默契的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还是柳云影决定主动出击了。

她先和彩儿进行了一场极为认真严肃的谈话,“彩儿,如果妈妈要恋爱结婚,你会不开心吗?”

彩儿虽然还小,但也已经知道很多事儿了,她萌萌地看着美丽的妈妈问:“妈妈要和小金叔叔谈恋爱结婚吗?你们会要小宝宝吗?如果你们有了小宝宝,妈妈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彩儿好吗?”小丫头想的真多,问到最后,小脸蛋上竟然出现茫然失措般的惊慌。

“当然会!彩儿永远都是妈妈最疼爱的小宝贝!”柳云影毫不犹豫给了女儿最肯定的答案,“但是彩儿要先告诉妈妈,彩儿喜欢小金叔叔吗?如果…..如果让小金叔叔来当彩儿的爸爸,彩儿会不会开心呢?”

彩儿认真想了想,稚嫩的声音洋溢着某种欢快和期盼:“彩儿见到小金叔叔就会很开心,因为他愿意和彩儿玩,他还会讲好多好听的故事,彩儿最喜欢听小金叔叔讲故事了。”彩儿欢快说着,小脸蛋儿出现一丝惶恐和期盼:“彩儿要有爸爸了吗?妈妈,你们结婚了小金叔叔是不是就要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如果每天能看到他,彩儿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妈妈的彩儿会一直开开心心的,彩儿一直都是妈妈的贴心小宝贝!”柳云影紧紧搂着彩儿,母女俩紧紧依偎在一起。

彩儿睡着后,柳云影拿起手机轻轻走出来关上卧室门,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王小金的电话号码。

“喂,云姐,我刚好要给你打电话呢你的电话就进来了,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呢!”对面王小金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哦?你给我打电话有啥事儿吗?”她做出决定的这件事儿太重要了。


柳云影对小金讲了她的经历。前夫同她一样老家也是梅州的,两人是同学,结婚前看起来关系很好,没想到婚后,先是染上了赌,家里只要有钱都被他拿去赌。而后,又沾上了毒,毒瘾发作是六亲不认,年迈的父母眼睛都哭肿,眼泪哭干了也挽回不了他的心。不到三年父母在深圳打拼来的房子车子全部都败光。柳云影起初对他满怀希望,希望他能够回头,次次都原谅他,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悔改的决心。最终走上贩毒的道路,两年前6月26日禁毒日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公公婆婆再无脸面在深圳呆了,收拾深圳的一切记忆回了梅州老家,留下柳云影带着小女儿在深圳艰难度日。好在柳云影自己的父母在深圳还算平稳,时不时地过来帮帮云影。

王小金年轻,之前没有恋爱的经验,在柳云影面前算是弟弟一样。对她先是感激多些,不敢有非分之想,随着柳云影态度的公开,小金便全身心地爱上了这个大自己三岁的女人,沉浸在温柔乡里,已经无从自拔。

他们决定先去见见柳云影的父母。柳云影的父亲很和善,母亲相对强势一些,他们对王小金很满意,待人接物谈吐交谈更是深得两个老人的喜欢。王小金也把自己的家庭情况跟两位老人讲,也坦陈自己同父亲的隔阂。

“毕竟你们是父子,应该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柳云影的父亲说。

“我家云影这些年受了不少苦,”母亲做总结,“我们老两口唯一的愿望就是她能找个依靠,过得开心些。你是个好小伙,一辈子的事,人好比啥都重要。”


那天,小金趁叔叔到家里来,就把柳云影带回了家。二姨、二姨夫以及舅舅舅妈都来了,一家人围到一起吃了个饭。

菜肴陆续上桌,已经很久不喝酒的叔叔破例给自己倒了一杯,他端着杯子站起来环视众人说:“既然这个饭是我主张的,那么就由我给大家开个场,今天有个喜事,我们王家的长孙小金,带着女朋友来了,我说哥啊,你别绷着个脸,来,喝一个。”

王树金看看众人,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是没去看王小金。柳云影则大大方方端起酒杯,敬了各位长辈。

“我觉得你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回来的路上柳云影对小金说,“毕竟是父子,没有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你们缺少沟通。”

“我愿意,”王小金拿出一根烟,想了想没有点,放在鼻尖轻轻闻着,他叹了口气,“但他那态度,脑筋太陈旧,没法沟通。就是今天,大家都夸你漂亮,他却说狐狸都漂亮;你给他们敬酒,他却说这跑江湖的一套怎么搞到家里面来了。”

回到店里面,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


两天的暴雨总算小了。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王小金一看来电显示不想接,铃声不屈不挠地响。他给柳云影摆了个手势,拿起手机走到阳台上。

“爸,有事儿?我妈呢?”王小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柔和。

“别跟我扯别的,我把话撂这儿了,你原来找了个二手货,还带着一个女儿?这个事情要是传到老家我这脸还要不要了?我劝你趁早断了,这事儿我肯定不同意,天塌了都不行!”王树金声音越来越大。

“这事我没有刻意隐瞒你,我妈一直都知道。”

“你妈知道?就没跟我说过,你们两个人合起来骗我!我说怎么那么有经验呢,跑江湖的?原来是个二手货。”

“你积点口德行不行?” 王小金用极低的声音咆哮着,“这是我自己的事儿,和你没关系,你没资格发表意见,没别的事儿我挂电话了。”说完他不等王树金说话时间,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柳云影轻轻走了过来。

“没事儿。”王小金挤出一个笑容。

混账!翅膀硬了敢挂我电话!王树金这边暴怒,盯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愣了愣,按下重拨键。

手机铃声又响起,王小金瞄了一眼直接按掉了,铃声又起,再按掉,顺手把手机关掉了,顿时感觉世界清静了。

王树金不死心地一次次拨打,直到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他像一头愤怒的熊蹭地站了起来。

“你要干嘛去?”杨秀萍急匆匆追了出去。

王树金头也不回,怒气冲冲说:“我去找那个小混蛋!”


一直到晚上10点多了,王小金准备睡觉了,最终叹口气把手机开机,果然一连串的未接信息接踵而来。

王小金先给妈妈回了一个,得知父亲还没回去,他这次没有犹豫,直接找到父亲王树金电话拨了过去。“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出去多久我妈就跟着担心了多久,今天大家情绪都很激动,我明天回去,回去我们一起好好谈谈吧。”

“你在哪儿?”电话对面王树金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

王小金愣了愣,在他印象中,父亲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过话,相比这种语气,他宁愿听到那个人愤怒的咆哮。“你不用管我在哪儿,我说了明天回去就肯定回去,难道我们之间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告诉我你在哪儿,我说了,今天找不到你我不回家,你不告诉我我就在龙东一条街一条街找,一家一家问,我知道那个二手货在东部花卉世界开店。”王树金的声音还是那样令人绝望的平静。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代沟、冲突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4举人2018/03/20 16:36:34
    • 分享到:
  • 手法很简单很传统,故事有承接,有冲突,有结局,看似都挺合理,较中规中矩。但是在我看来越是平静的湖面越要激起浪花。建议作者多往细节靠拢,比如通过事件去表述当下的趋势,再者说是从人物描写上下功夫,让我们能看到社会现象,贴近生活写,激起读书共鸣,让人们在阅读的同时去自省,去反思。可能我言重了,勉之。
  • 谢谢指正!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21 08:05:19
    • 分享到:
  • 两代人,工作方式不同,婚姻观念迥异。由此带来剧烈地碰撞,最终,在付出沉重代价后双方被迫相互妥协:儿子选择了老子的工作方式,老子认可了儿子的婚姻观念。透过现象看本质,不难看出,全篇矛盾的根源在于父子间长期缺乏沟通。而这一现象正折射出当下留守儿童家庭教育和亲情关爱缺失所带来的种种问题。
  • 谢谢黄老师指正!

    回复

  • 最近来访
  • 王桦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4500
  • 15
  • 475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