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父子
  • 点击:2576评论:42018/03/20 15:22

人们都在说,逃离北上广,唯有深圳人说,来了就是深圳人。

 

王树金是1995年来深圳的,一直在家具工厂做打磨工。打磨最早不是一个正式的工种,是杂工顺带做的事情,后来,产品要求上严格细致了,便有了专门的打磨工。老王起初是个木工学徒,总不得要领,那次师傅让他去贴一块皮来,他无意中碰到了切刀开关,切掉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构成了伤残,老板赔了一笔钱,还承诺只要这个企业还在,他可以一直在这里做。便让他专门去打磨,在这个工种上老王做得还好,娶妻生子,带出了很多的徒弟。

王小金是老王的儿子,在深圳出生但成长在老王四川老家,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便过来深圳随父母一起生活。


王小金跟着母亲走进租住屋时,看到王树金面色很阴沉,像秋天里的茄子,便低着头不说话。

王树金抬起头看了看小金。王小金心里被看得毛毛的,便故意转过头看着母亲说:“昨天我去找了老同学,他答应帮我去找工作。”

“你同学?”王树金鼻子哼了一声,“他自己都是个二流子,自己都找不到工作!”

“你还是我爸不?怎么能这样说话?!”王小金的脾气也上来了。母亲过来忙拉住小金,眼泪流了出来。王小金看看倔强的父亲和无助的母亲,摇头不再说什么,进了里屋。

“要吃你自己吃,别给我!”外面传过来雷打的声音。“这是小金特意买的,你不是最爱吃酸菜包么,尝一个。”

“吃啥吃!我有啥胃口吃,狗还没吃呢,让它吃去!”说着王树金一把夺过妻子手里的包子几步出去丢给了摇尾欢跳的老土狗。

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醒来后太阳升到了正中央,透过窗户洒到床上暖洋洋的。王小金爬起来穿上衣服,父母不知去哪儿了,家里空荡荡的就他一个。肚子咕噜咕噜叫唤,但没啥胃口,简单洗漱了下,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到厨房自己弄了点面条吃,便走出了门。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不知道走出去有多远,一口气在胸口盘旋,怎么走都消散不去。像一个个露出狰狞的面庞张开血盆大口撕咬他,痛彻心扉的疼痛剧烈撕扯着他,让他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万分。他想到了远方的爷爷奶奶,想到了自己刚出来时凭着自己身强体壮,在父亲一个工厂里面做杂工,父亲让他学打磨。他死活不干。夕阳工种!王小金恶狠狠地说。十几年了,父亲一直在深圳龙岗区的家具公司集中地附近做他的本行,也一直租住在这龙东村里面低矮的铁皮出租屋。


那天,王小金在东部花卉城闲逛时,碰到有人在柳云影的花店里面敲诈。他二话没说,上前帮忙,推搡中自己的手机掉在地上。柳云影打了110,同乐派出所的干警很快赶到,带走了那两个小混混。

小金就近找了家手机维修店,主板坏了,加上换外屏花了小四百元。柳云影跟上来抢着付了钱。王小金推辞一翻作罢,其实他自己身上还真拿不出这么多钱。

柳云影请小金到她店里面吃饭,在回花店的路上,王小金电话响了,是母亲杨秀萍打来的,犹豫了下,王小金接起电话:“妈,啥事啊?你吃饭没?”

“妈吃了,你在哪儿呢小金,你爸他气消了,听妈的你回来吧。”杨秀萍声音有些憔悴,显然昨晚没睡好。

“我再冷静几天吧,别担心,我都这么大了,找到工作了。”

“这都半月了,你一直不回家,你找的啥工作?待遇怎样?单位的人没给你脸色吧…….”

王小金不得已打断了唠叨的母亲:“我都这么大了妈,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不忙了我就回去看您。没事儿我就先挂电话了啊,要忙了。”

了解了小金的情况后,柳云影便要小金留在她店里,帮忙照看生意。“工资给不了太多,但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她说。

柳云影离婚后,独自带着女儿彩儿经营着这家花店。王小金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实际上他也没有其他选择。


时间过得快了起来,转眼半年过去了。小金在花店里面做得很开心,在家里没有得到的温暖在这里得到了。经过几个月的接触,柳云影对王小金自然而然也产生了一些想法。虽然她是一个离异女人,但其实也只有24岁,也就比小金大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就是说她的。两人虽然相互有了好感,但都很默契的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还是柳云影决定主动出击了。

她先和彩儿进行了一场极为认真严肃的谈话,“彩儿,如果妈妈要恋爱结婚,你会不开心吗?”

彩儿虽然还小,但也已经知道很多事儿了,她萌萌地看着美丽的妈妈问:“妈妈要和小金叔叔谈恋爱结婚吗?你们会要小宝宝吗?如果你们有了小宝宝,妈妈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彩儿好吗?”小丫头想的真多,问到最后,小脸蛋上竟然出现茫然失措般的惊慌。

“当然会!彩儿永远都是妈妈最疼爱的小宝贝!”柳云影毫不犹豫给了女儿最肯定的答案,“但是彩儿要先告诉妈妈,彩儿喜欢小金叔叔吗?如果…..如果让小金叔叔来当彩儿的爸爸,彩儿会不会开心呢?”

彩儿认真想了想,稚嫩的声音洋溢着某种欢快和期盼:“彩儿见到小金叔叔就会很开心,因为他愿意和彩儿玩,他还会讲好多好听的故事,彩儿最喜欢听小金叔叔讲故事了。”彩儿欢快说着,小脸蛋儿出现一丝惶恐和期盼:“彩儿要有爸爸了吗?妈妈,你们结婚了小金叔叔是不是就要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如果每天能看到他,彩儿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妈妈的彩儿会一直开开心心的,彩儿一直都是妈妈的贴心小宝贝!”柳云影紧紧搂着彩儿,母女俩紧紧依偎在一起。

彩儿睡着后,柳云影拿起手机轻轻走出来关上卧室门,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王小金的电话号码。

“喂,云姐,我刚好要给你打电话呢你的电话就进来了,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呢!”对面王小金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哦?你给我打电话有啥事儿吗?”她做出决定的这件事儿太重要了。


柳云影对小金讲了她的经历。前夫同她一样老家也是梅州的,两人是同学,结婚前看起来关系很好,没想到婚后,先是染上了赌,家里只要有钱都被他拿去赌。而后,又沾上了毒,毒瘾发作是六亲不认,年迈的父母眼睛都哭肿,眼泪哭干了也挽回不了他的心。不到三年父母在深圳打拼来的房子车子全部都败光。柳云影起初对他满怀希望,希望他能够回头,次次都原谅他,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悔改的决心。最终走上贩毒的道路,两年前6月26日禁毒日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公公婆婆再无脸面在深圳呆了,收拾深圳的一切记忆回了梅州老家,留下柳云影带着小女儿在深圳艰难度日。好在柳云影自己的父母在深圳还算平稳,时不时地过来帮帮云影。

王小金年轻,之前没有恋爱的经验,在柳云影面前算是弟弟一样。对她先是感激多些,不敢有非分之想,随着柳云影态度的公开,小金便全身心地爱上了这个大自己三岁的女人,沉浸在温柔乡里,已经无从自拔。

他们决定先去见见柳云影的父母。柳云影的父亲很和善,母亲相对强势一些,他们对王小金很满意,待人接物谈吐交谈更是深得两个老人的喜欢。王小金也把自己的家庭情况跟两位老人讲,也坦陈自己同父亲的隔阂。

“毕竟你们是父子,应该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柳云影的父亲说。

“我家云影这些年受了不少苦,”母亲做总结,“我们老两口唯一的愿望就是她能找个依靠,过得开心些。你是个好小伙,一辈子的事,人好比啥都重要。”


那天,小金趁叔叔到家里来,就把柳云影带回了家。二姨、二姨夫以及舅舅舅妈都来了,一家人围到一起吃了个饭。

菜肴陆续上桌,已经很久不喝酒的叔叔破例给自己倒了一杯,他端着杯子站起来环视众人说:“既然这个饭是我主张的,那么就由我给大家开个场,今天有个喜事,我们王家的长孙小金,带着女朋友来了,我说哥啊,你别绷着个脸,来,喝一个。”

王树金看看众人,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是没去看王小金。柳云影则大大方方端起酒杯,敬了各位长辈。

“我觉得你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回来的路上柳云影对小金说,“毕竟是父子,没有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你们缺少沟通。”

“我愿意,”王小金拿出一根烟,想了想没有点,放在鼻尖轻轻闻着,他叹了口气,“但他那态度,脑筋太陈旧,没法沟通。就是今天,大家都夸你漂亮,他却说狐狸都漂亮;你给他们敬酒,他却说这跑江湖的一套怎么搞到家里面来了。”

回到店里面,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


两天的暴雨总算小了。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王小金一看来电显示不想接,铃声不屈不挠地响。他给柳云影摆了个手势,拿起手机走到阳台上。

“爸,有事儿?我妈呢?”王小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柔和。

“别跟我扯别的,我把话撂这儿了,你原来找了个二手货,还带着一个女儿?这个事情要是传到老家我这脸还要不要了?我劝你趁早断了,这事儿我肯定不同意,天塌了都不行!”王树金声音越来越大。

“这事我没有刻意隐瞒你,我妈一直都知道。”

“你妈知道?就没跟我说过,你们两个人合起来骗我!我说怎么那么有经验呢,跑江湖的?原来是个二手货。”

“你积点口德行不行?” 王小金用极低的声音咆哮着,“这是我自己的事儿,和你没关系,你没资格发表意见,没别的事儿我挂电话了。”说完他不等王树金说话时间,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柳云影轻轻走了过来。

“没事儿。”王小金挤出一个笑容。

混账!翅膀硬了敢挂我电话!王树金这边暴怒,盯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愣了愣,按下重拨键。

手机铃声又响起,王小金瞄了一眼直接按掉了,铃声又起,再按掉,顺手把手机关掉了,顿时感觉世界清静了。

王树金不死心地一次次拨打,直到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他像一头愤怒的熊蹭地站了起来。

“你要干嘛去?”杨秀萍急匆匆追了出去。

王树金头也不回,怒气冲冲说:“我去找那个小混蛋!”


一直到晚上10点多了,王小金准备睡觉了,最终叹口气把手机开机,果然一连串的未接信息接踵而来。

王小金先给妈妈回了一个,得知父亲还没回去,他这次没有犹豫,直接找到父亲王树金电话拨了过去。“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出去多久我妈就跟着担心了多久,今天大家情绪都很激动,我明天回去,回去我们一起好好谈谈吧。”

“你在哪儿?”电话对面王树金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

王小金愣了愣,在他印象中,父亲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过话,相比这种语气,他宁愿听到那个人愤怒的咆哮。“你不用管我在哪儿,我说了明天回去就肯定回去,难道我们之间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告诉我你在哪儿,我说了,今天找不到你我不回家,你不告诉我我就在龙东一条街一条街找,一家一家问,我知道那个二手货在东部花卉世界开店。”王树金的声音还是那样令人绝望的平静。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代沟、冲突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3秀才2018/03/20 16:36:34
    • 分享到:
  • 手法很简单很传统,故事有承接,有冲突,有结局,看似都挺合理,较中规中矩。但是在我看来越是平静的湖面越要激起浪花。建议作者多往细节靠拢,比如通过事件去表述当下的趋势,再者说是从人物描写上下功夫,让我们能看到社会现象,贴近生活写,激起读书共鸣,让人们在阅读的同时去自省,去反思。可能我言重了,勉之。
  • 谢谢指正!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21 08:05:19
    • 分享到:
  • 两代人,工作方式不同,婚姻观念迥异。由此带来剧烈地碰撞,最终,在付出沉重代价后双方被迫相互妥协:儿子选择了老子的工作方式,老子认可了儿子的婚姻观念。透过现象看本质,不难看出,全篇矛盾的根源在于父子间长期缺乏沟通。而这一现象正折射出当下留守儿童家庭教育和亲情关爱缺失所带来的种种问题。
  • 谢谢黄老师指正!

    回复

  • 最近来访
  • 王桦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1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3000
  • 12
  • 434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