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父子
  • 点击:946评论:42018/03/20 15:22

人们都在说,逃离北上广,唯有深圳人说,来了就是深圳人。

 

王树金是1995年来深圳的,一直在家具工厂做打磨工。打磨最早不是一个正式的工种,是杂工顺带做的事情,后来,产品要求上严格细致了,便有了专门的打磨工。老王起初是个木工学徒,总不得要领,那次师傅让他去贴一块皮来,他无意中碰到了切刀开关,切掉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构成了伤残,老板赔了一笔钱,还承诺只要这个企业还在,他可以一直在这里做。便让他专门去打磨,在这个工种上老王做得还好,娶妻生子,带出了很多的徒弟。

王小金是老王的儿子,在深圳出生但成长在老王四川老家,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便过来深圳随父母一起生活。


王小金跟着母亲走进租住屋时,看到王树金面色很阴沉,像秋天里的茄子,便低着头不说话。

王树金抬起头看了看小金。王小金心里被看得毛毛的,便故意转过头看着母亲说:“昨天我去找了老同学,他答应帮我去找工作。”

“你同学?”王树金鼻子哼了一声,“他自己都是个二流子,自己都找不到工作!”

“你还是我爸不?怎么能这样说话?!”王小金的脾气也上来了。母亲过来忙拉住小金,眼泪流了出来。王小金看看倔强的父亲和无助的母亲,摇头不再说什么,进了里屋。

“要吃你自己吃,别给我!”外面传过来雷打的声音。“这是小金特意买的,你不是最爱吃酸菜包么,尝一个。”

“吃啥吃!我有啥胃口吃,狗还没吃呢,让它吃去!”说着王树金一把夺过妻子手里的包子几步出去丢给了摇尾欢跳的老土狗。

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醒来后太阳升到了正中央,透过窗户洒到床上暖洋洋的。王小金爬起来穿上衣服,父母不知去哪儿了,家里空荡荡的就他一个。肚子咕噜咕噜叫唤,但没啥胃口,简单洗漱了下,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到厨房自己弄了点面条吃,便走出了门。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不知道走出去有多远,一口气在胸口盘旋,怎么走都消散不去。像一个个露出狰狞的面庞张开血盆大口撕咬他,痛彻心扉的疼痛剧烈撕扯着他,让他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万分。他想到了远方的爷爷奶奶,想到了自己刚出来时凭着自己身强体壮,在父亲一个工厂里面做杂工,父亲让他学打磨。他死活不干。夕阳工种!王小金恶狠狠地说。十几年了,父亲一直在深圳龙岗区的家具公司集中地附近做他的本行,也一直租住在这龙东村里面低矮的铁皮出租屋。


那天,王小金在东部花卉城闲逛时,碰到有人在柳云影的花店里面敲诈。他二话没说,上前帮忙,推搡中自己的手机掉在地上。柳云影打了110,同乐派出所的干警很快赶到,带走了那两个小混混。

小金就近找了家手机维修店,主板坏了,加上换外屏花了小四百元。柳云影跟上来抢着付了钱。王小金推辞一翻作罢,其实他自己身上还真拿不出这么多钱。

柳云影请小金到她店里面吃饭,在回花店的路上,王小金电话响了,是母亲杨秀萍打来的,犹豫了下,王小金接起电话:“妈,啥事啊?你吃饭没?”

“妈吃了,你在哪儿呢小金,你爸他气消了,听妈的你回来吧。”杨秀萍声音有些憔悴,显然昨晚没睡好。

“我再冷静几天吧,别担心,我都这么大了,找到工作了。”

“这都半月了,你一直不回家,你找的啥工作?待遇怎样?单位的人没给你脸色吧…….”

王小金不得已打断了唠叨的母亲:“我都这么大了妈,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不忙了我就回去看您。没事儿我就先挂电话了啊,要忙了。”

了解了小金的情况后,柳云影便要小金留在她店里,帮忙照看生意。“工资给不了太多,但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她说。

柳云影离婚后,独自带着女儿彩儿经营着这家花店。王小金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实际上他也没有其他选择。


时间过得快了起来,转眼半年过去了。小金在花店里面做得很开心,在家里没有得到的温暖在这里得到了。经过几个月的接触,柳云影对王小金自然而然也产生了一些想法。虽然她是一个离异女人,但其实也只有24岁,也就比小金大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就是说她的。两人虽然相互有了好感,但都很默契的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还是柳云影决定主动出击了。

她先和彩儿进行了一场极为认真严肃的谈话,“彩儿,如果妈妈要恋爱结婚,你会不开心吗?”

彩儿虽然还小,但也已经知道很多事儿了,她萌萌地看着美丽的妈妈问:“妈妈要和小金叔叔谈恋爱结婚吗?你们会要小宝宝吗?如果你们有了小宝宝,妈妈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彩儿好吗?”小丫头想的真多,问到最后,小脸蛋上竟然出现茫然失措般的惊慌。

“当然会!彩儿永远都是妈妈最疼爱的小宝贝!”柳云影毫不犹豫给了女儿最肯定的答案,“但是彩儿要先告诉妈妈,彩儿喜欢小金叔叔吗?如果…..如果让小金叔叔来当彩儿的爸爸,彩儿会不会开心呢?”

彩儿认真想了想,稚嫩的声音洋溢着某种欢快和期盼:“彩儿见到小金叔叔就会很开心,因为他愿意和彩儿玩,他还会讲好多好听的故事,彩儿最喜欢听小金叔叔讲故事了。”彩儿欢快说着,小脸蛋儿出现一丝惶恐和期盼:“彩儿要有爸爸了吗?妈妈,你们结婚了小金叔叔是不是就要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如果每天能看到他,彩儿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妈妈的彩儿会一直开开心心的,彩儿一直都是妈妈的贴心小宝贝!”柳云影紧紧搂着彩儿,母女俩紧紧依偎在一起。

彩儿睡着后,柳云影拿起手机轻轻走出来关上卧室门,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王小金的电话号码。

“喂,云姐,我刚好要给你打电话呢你的电话就进来了,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呢!”对面王小金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哦?你给我打电话有啥事儿吗?”她做出决定的这件事儿太重要了。


柳云影对小金讲了她的经历。前夫同她一样老家也是梅州的,两人是同学,结婚前看起来关系很好,没想到婚后,先是染上了赌,家里只要有钱都被他拿去赌。而后,又沾上了毒,毒瘾发作是六亲不认,年迈的父母眼睛都哭肿,眼泪哭干了也挽回不了他的心。不到三年父母在深圳打拼来的房子车子全部都败光。柳云影起初对他满怀希望,希望他能够回头,次次都原谅他,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悔改的决心。最终走上贩毒的道路,两年前6月26日禁毒日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公公婆婆再无脸面在深圳呆了,收拾深圳的一切记忆回了梅州老家,留下柳云影带着小女儿在深圳艰难度日。好在柳云影自己的父母在深圳还算平稳,时不时地过来帮帮云影。

王小金年轻,之前没有恋爱的经验,在柳云影面前算是弟弟一样。对她先是感激多些,不敢有非分之想,随着柳云影态度的公开,小金便全身心地爱上了这个大自己三岁的女人,沉浸在温柔乡里,已经无从自拔。

他们决定先去见见柳云影的父母。柳云影的父亲很和善,母亲相对强势一些,他们对王小金很满意,待人接物谈吐交谈更是深得两个老人的喜欢。王小金也把自己的家庭情况跟两位老人讲,也坦陈自己同父亲的隔阂。

“毕竟你们是父子,应该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柳云影的父亲说。

“我家云影这些年受了不少苦,”母亲做总结,“我们老两口唯一的愿望就是她能找个依靠,过得开心些。你是个好小伙,一辈子的事,人好比啥都重要。”


那天,小金趁叔叔到家里来,就把柳云影带回了家。二姨、二姨夫以及舅舅舅妈都来了,一家人围到一起吃了个饭。

菜肴陆续上桌,已经很久不喝酒的叔叔破例给自己倒了一杯,他端着杯子站起来环视众人说:“既然这个饭是我主张的,那么就由我给大家开个场,今天有个喜事,我们王家的长孙小金,带着女朋友来了,我说哥啊,你别绷着个脸,来,喝一个。”

王树金看看众人,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是没去看王小金。柳云影则大大方方端起酒杯,敬了各位长辈。

“我觉得你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回来的路上柳云影对小金说,“毕竟是父子,没有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你们缺少沟通。”

“我愿意,”王小金拿出一根烟,想了想没有点,放在鼻尖轻轻闻着,他叹了口气,“但他那态度,脑筋太陈旧,没法沟通。就是今天,大家都夸你漂亮,他却说狐狸都漂亮;你给他们敬酒,他却说这跑江湖的一套怎么搞到家里面来了。”

回到店里面,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


两天的暴雨总算小了。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王小金一看来电显示不想接,铃声不屈不挠地响。他给柳云影摆了个手势,拿起手机走到阳台上。

“爸,有事儿?我妈呢?”王小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柔和。

“别跟我扯别的,我把话撂这儿了,你原来找了个二手货,还带着一个女儿?这个事情要是传到老家我这脸还要不要了?我劝你趁早断了,这事儿我肯定不同意,天塌了都不行!”王树金声音越来越大。

“这事我没有刻意隐瞒你,我妈一直都知道。”

“你妈知道?就没跟我说过,你们两个人合起来骗我!我说怎么那么有经验呢,跑江湖的?原来是个二手货。”

“你积点口德行不行?” 王小金用极低的声音咆哮着,“这是我自己的事儿,和你没关系,你没资格发表意见,没别的事儿我挂电话了。”说完他不等王树金说话时间,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柳云影轻轻走了过来。

“没事儿。”王小金挤出一个笑容。

混账!翅膀硬了敢挂我电话!王树金这边暴怒,盯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愣了愣,按下重拨键。

手机铃声又响起,王小金瞄了一眼直接按掉了,铃声又起,再按掉,顺手把手机关掉了,顿时感觉世界清静了。

王树金不死心地一次次拨打,直到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他像一头愤怒的熊蹭地站了起来。

“你要干嘛去?”杨秀萍急匆匆追了出去。

王树金头也不回,怒气冲冲说:“我去找那个小混蛋!”


一直到晚上10点多了,王小金准备睡觉了,最终叹口气把手机开机,果然一连串的未接信息接踵而来。

王小金先给妈妈回了一个,得知父亲还没回去,他这次没有犹豫,直接找到父亲王树金电话拨了过去。“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出去多久我妈就跟着担心了多久,今天大家情绪都很激动,我明天回去,回去我们一起好好谈谈吧。”

“你在哪儿?”电话对面王树金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

王小金愣了愣,在他印象中,父亲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过话,相比这种语气,他宁愿听到那个人愤怒的咆哮。“你不用管我在哪儿,我说了明天回去就肯定回去,难道我们之间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告诉我你在哪儿,我说了,今天找不到你我不回家,你不告诉我我就在龙东一条街一条街找,一家一家问,我知道那个二手货在东部花卉世界开店。”王树金的声音还是那样令人绝望的平静。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代沟、冲突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手法很简单很传统,故事有承接,有冲突,有结局,看似都挺合理,较中规中矩。但是在我看来越是平静的湖面越要激起浪花。建议作者多往细节靠拢,比如通过事件去表述当下的趋势,再者说是从人物描写上下功夫,让我们能看到社会现象,贴近生活写,激起读书共鸣,让人们在阅读的同时去自省,去反思。可能我言重了,勉之。
  • 谢谢指正!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21 08:05:19
    • 分享到:
  • 两代人,工作方式不同,婚姻观念迥异。由此带来剧烈地碰撞,最终,在付出沉重代价后双方被迫相互妥协:儿子选择了老子的工作方式,老子认可了儿子的婚姻观念。透过现象看本质,不难看出,全篇矛盾的根源在于父子间长期缺乏沟通。而这一现象正折射出当下留守儿童家庭教育和亲情关爱缺失所带来的种种问题。
  • 谢谢黄老师指正!

    回复

  • 最近来访
  • 王桦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1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2500
  • 11
  • 425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