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父子
  • 点击:773评论:42018/03/20 15:22

人们都在说,逃离北上广,唯有深圳人说,来了就是深圳人。

 

王树金是1995年来深圳的,一直在家具工厂做打磨工。打磨最早不是一个正式的工种,是杂工顺带做的事情,后来,产品要求上严格细致了,便有了专门的打磨工。老王起初是个木工学徒,总不得要领,那次师傅让他去贴一块皮来,他无意中碰到了切刀开关,切掉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构成了伤残,老板赔了一笔钱,还承诺只要这个企业还在,他可以一直在这里做。便让他专门去打磨,在这个工种上老王做得还好,娶妻生子,带出了很多的徒弟。

王小金是老王的儿子,在深圳出生但成长在老王四川老家,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便过来深圳随父母一起生活。


王小金跟着母亲走进租住屋时,看到王树金面色很阴沉,像秋天里的茄子,便低着头不说话。

王树金抬起头看了看小金。王小金心里被看得毛毛的,便故意转过头看着母亲说:“昨天我去找了老同学,他答应帮我去找工作。”

“你同学?”王树金鼻子哼了一声,“他自己都是个二流子,自己都找不到工作!”

“你还是我爸不?怎么能这样说话?!”王小金的脾气也上来了。母亲过来忙拉住小金,眼泪流了出来。王小金看看倔强的父亲和无助的母亲,摇头不再说什么,进了里屋。

“要吃你自己吃,别给我!”外面传过来雷打的声音。“这是小金特意买的,你不是最爱吃酸菜包么,尝一个。”

“吃啥吃!我有啥胃口吃,狗还没吃呢,让它吃去!”说着王树金一把夺过妻子手里的包子几步出去丢给了摇尾欢跳的老土狗。

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醒来后太阳升到了正中央,透过窗户洒到床上暖洋洋的。王小金爬起来穿上衣服,父母不知去哪儿了,家里空荡荡的就他一个。肚子咕噜咕噜叫唤,但没啥胃口,简单洗漱了下,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到厨房自己弄了点面条吃,便走出了门。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不知道走出去有多远,一口气在胸口盘旋,怎么走都消散不去。像一个个露出狰狞的面庞张开血盆大口撕咬他,痛彻心扉的疼痛剧烈撕扯着他,让他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万分。他想到了远方的爷爷奶奶,想到了自己刚出来时凭着自己身强体壮,在父亲一个工厂里面做杂工,父亲让他学打磨。他死活不干。夕阳工种!王小金恶狠狠地说。十几年了,父亲一直在深圳龙岗区的家具公司集中地附近做他的本行,也一直租住在这龙东村里面低矮的铁皮出租屋。


那天,王小金在东部花卉城闲逛时,碰到有人在柳云影的花店里面敲诈。他二话没说,上前帮忙,推搡中自己的手机掉在地上。柳云影打了110,同乐派出所的干警很快赶到,带走了那两个小混混。

小金就近找了家手机维修店,主板坏了,加上换外屏花了小四百元。柳云影跟上来抢着付了钱。王小金推辞一翻作罢,其实他自己身上还真拿不出这么多钱。

柳云影请小金到她店里面吃饭,在回花店的路上,王小金电话响了,是母亲杨秀萍打来的,犹豫了下,王小金接起电话:“妈,啥事啊?你吃饭没?”

“妈吃了,你在哪儿呢小金,你爸他气消了,听妈的你回来吧。”杨秀萍声音有些憔悴,显然昨晚没睡好。

“我再冷静几天吧,别担心,我都这么大了,找到工作了。”

“这都半月了,你一直不回家,你找的啥工作?待遇怎样?单位的人没给你脸色吧…….”

王小金不得已打断了唠叨的母亲:“我都这么大了妈,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不忙了我就回去看您。没事儿我就先挂电话了啊,要忙了。”

了解了小金的情况后,柳云影便要小金留在她店里,帮忙照看生意。“工资给不了太多,但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她说。

柳云影离婚后,独自带着女儿彩儿经营着这家花店。王小金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实际上他也没有其他选择。


时间过得快了起来,转眼半年过去了。小金在花店里面做得很开心,在家里没有得到的温暖在这里得到了。经过几个月的接触,柳云影对王小金自然而然也产生了一些想法。虽然她是一个离异女人,但其实也只有24岁,也就比小金大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就是说她的。两人虽然相互有了好感,但都很默契的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还是柳云影决定主动出击了。

她先和彩儿进行了一场极为认真严肃的谈话,“彩儿,如果妈妈要恋爱结婚,你会不开心吗?”

彩儿虽然还小,但也已经知道很多事儿了,她萌萌地看着美丽的妈妈问:“妈妈要和小金叔叔谈恋爱结婚吗?你们会要小宝宝吗?如果你们有了小宝宝,妈妈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彩儿好吗?”小丫头想的真多,问到最后,小脸蛋上竟然出现茫然失措般的惊慌。

“当然会!彩儿永远都是妈妈最疼爱的小宝贝!”柳云影毫不犹豫给了女儿最肯定的答案,“但是彩儿要先告诉妈妈,彩儿喜欢小金叔叔吗?如果…..如果让小金叔叔来当彩儿的爸爸,彩儿会不会开心呢?”

彩儿认真想了想,稚嫩的声音洋溢着某种欢快和期盼:“彩儿见到小金叔叔就会很开心,因为他愿意和彩儿玩,他还会讲好多好听的故事,彩儿最喜欢听小金叔叔讲故事了。”彩儿欢快说着,小脸蛋儿出现一丝惶恐和期盼:“彩儿要有爸爸了吗?妈妈,你们结婚了小金叔叔是不是就要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如果每天能看到他,彩儿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妈妈的彩儿会一直开开心心的,彩儿一直都是妈妈的贴心小宝贝!”柳云影紧紧搂着彩儿,母女俩紧紧依偎在一起。

彩儿睡着后,柳云影拿起手机轻轻走出来关上卧室门,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王小金的电话号码。

“喂,云姐,我刚好要给你打电话呢你的电话就进来了,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呢!”对面王小金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哦?你给我打电话有啥事儿吗?”她做出决定的这件事儿太重要了。


柳云影对小金讲了她的经历。前夫同她一样老家也是梅州的,两人是同学,结婚前看起来关系很好,没想到婚后,先是染上了赌,家里只要有钱都被他拿去赌。而后,又沾上了毒,毒瘾发作是六亲不认,年迈的父母眼睛都哭肿,眼泪哭干了也挽回不了他的心。不到三年父母在深圳打拼来的房子车子全部都败光。柳云影起初对他满怀希望,希望他能够回头,次次都原谅他,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悔改的决心。最终走上贩毒的道路,两年前6月26日禁毒日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公公婆婆再无脸面在深圳呆了,收拾深圳的一切记忆回了梅州老家,留下柳云影带着小女儿在深圳艰难度日。好在柳云影自己的父母在深圳还算平稳,时不时地过来帮帮云影。

王小金年轻,之前没有恋爱的经验,在柳云影面前算是弟弟一样。对她先是感激多些,不敢有非分之想,随着柳云影态度的公开,小金便全身心地爱上了这个大自己三岁的女人,沉浸在温柔乡里,已经无从自拔。

他们决定先去见见柳云影的父母。柳云影的父亲很和善,母亲相对强势一些,他们对王小金很满意,待人接物谈吐交谈更是深得两个老人的喜欢。王小金也把自己的家庭情况跟两位老人讲,也坦陈自己同父亲的隔阂。

“毕竟你们是父子,应该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柳云影的父亲说。

“我家云影这些年受了不少苦,”母亲做总结,“我们老两口唯一的愿望就是她能找个依靠,过得开心些。你是个好小伙,一辈子的事,人好比啥都重要。”


那天,小金趁叔叔到家里来,就把柳云影带回了家。二姨、二姨夫以及舅舅舅妈都来了,一家人围到一起吃了个饭。

菜肴陆续上桌,已经很久不喝酒的叔叔破例给自己倒了一杯,他端着杯子站起来环视众人说:“既然这个饭是我主张的,那么就由我给大家开个场,今天有个喜事,我们王家的长孙小金,带着女朋友来了,我说哥啊,你别绷着个脸,来,喝一个。”

王树金看看众人,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是没去看王小金。柳云影则大大方方端起酒杯,敬了各位长辈。

“我觉得你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回来的路上柳云影对小金说,“毕竟是父子,没有什么不可化解的矛盾,你们缺少沟通。”

“我愿意,”王小金拿出一根烟,想了想没有点,放在鼻尖轻轻闻着,他叹了口气,“但他那态度,脑筋太陈旧,没法沟通。就是今天,大家都夸你漂亮,他却说狐狸都漂亮;你给他们敬酒,他却说这跑江湖的一套怎么搞到家里面来了。”

回到店里面,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


两天的暴雨总算小了。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王小金一看来电显示不想接,铃声不屈不挠地响。他给柳云影摆了个手势,拿起手机走到阳台上。

“爸,有事儿?我妈呢?”王小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柔和。

“别跟我扯别的,我把话撂这儿了,你原来找了个二手货,还带着一个女儿?这个事情要是传到老家我这脸还要不要了?我劝你趁早断了,这事儿我肯定不同意,天塌了都不行!”王树金声音越来越大。

“这事我没有刻意隐瞒你,我妈一直都知道。”

“你妈知道?就没跟我说过,你们两个人合起来骗我!我说怎么那么有经验呢,跑江湖的?原来是个二手货。”

“你积点口德行不行?” 王小金用极低的声音咆哮着,“这是我自己的事儿,和你没关系,你没资格发表意见,没别的事儿我挂电话了。”说完他不等王树金说话时间,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柳云影轻轻走了过来。

“没事儿。”王小金挤出一个笑容。

混账!翅膀硬了敢挂我电话!王树金这边暴怒,盯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愣了愣,按下重拨键。

手机铃声又响起,王小金瞄了一眼直接按掉了,铃声又起,再按掉,顺手把手机关掉了,顿时感觉世界清静了。

王树金不死心地一次次拨打,直到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他像一头愤怒的熊蹭地站了起来。

“你要干嘛去?”杨秀萍急匆匆追了出去。

王树金头也不回,怒气冲冲说:“我去找那个小混蛋!”


一直到晚上10点多了,王小金准备睡觉了,最终叹口气把手机开机,果然一连串的未接信息接踵而来。

王小金先给妈妈回了一个,得知父亲还没回去,他这次没有犹豫,直接找到父亲王树金电话拨了过去。“你先回去休息吧,你出去多久我妈就跟着担心了多久,今天大家情绪都很激动,我明天回去,回去我们一起好好谈谈吧。”

“你在哪儿?”电话对面王树金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

王小金愣了愣,在他印象中,父亲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过话,相比这种语气,他宁愿听到那个人愤怒的咆哮。“你不用管我在哪儿,我说了明天回去就肯定回去,难道我们之间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

“告诉我你在哪儿,我说了,今天找不到你我不回家,你不告诉我我就在龙东一条街一条街找,一家一家问,我知道那个二手货在东部花卉世界开店。”王树金的声音还是那样令人绝望的平静。

  • 1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代沟、冲突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手法很简单很传统,故事有承接,有冲突,有结局,看似都挺合理,较中规中矩。但是在我看来越是平静的湖面越要激起浪花。建议作者多往细节靠拢,比如通过事件去表述当下的趋势,再者说是从人物描写上下功夫,让我们能看到社会现象,贴近生活写,激起读书共鸣,让人们在阅读的同时去自省,去反思。可能我言重了,勉之。
  • 谢谢指正!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21 08:05:19
    • 分享到:
  • 两代人,工作方式不同,婚姻观念迥异。由此带来剧烈地碰撞,最终,在付出沉重代价后双方被迫相互妥协:儿子选择了老子的工作方式,老子认可了儿子的婚姻观念。透过现象看本质,不难看出,全篇矛盾的根源在于父子间长期缺乏沟通。而这一现象正折射出当下留守儿童家庭教育和亲情关爱缺失所带来的种种问题。
  • 谢谢黄老师指正!

    回复

  • 最近来访
  • 王桦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1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2000
  • 10
  • 4200
  • 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如泣如诉,感人至深。据实而就的记叙散文,情景胶融,真实可信,读过泪湿襟,即使主人公或有多个原形合成。一个三十三岁的生命撇下妻儿父母而去,几多不甘几多辛酸几多眼泪几多痛惜?曾几何时黑矿遍地,黑心矿主在累累白骨上累积财富制造人间悲剧。幸而国家关注大力整治,控制了悲剧的继续。经历悲剧的心仍在流血,何以安抚?邻家作品包容万千,也算对逝者对生者的慰藉,点赞

    默然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

    2018/5/24 10:05:36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新加坡,一百多万人口超过七成是华人,地理位置东南亚却完全西方化,独立建国才五十三年,人口版土不过大中华一个中等城市的国度,却在纷繁世界里享有重要地位。《新加坡那些事》,读来倍感亲近,都有炎黄血脉炎黄文化的踪影,或因同种同根的莫名言状的感情。中国于新加坡,或有母子情结,母恋游子,游子恋根罢。读过第一节《小芸》,不由泪湿衣襟;继有《小虫/坎/古冬/香林/夏天》的纷至沓来,似远若近。

    默然新加坡那些事

    2018/5/1 16:19:43
  • 千千万万的“拓荒牛”汇聚到深圳,加入到建设特区的洪流中。他(她)们历尽艰辛,付出了青春,成就了深圳今日的辉煌。歌词的作者有感而发,词语平实质朴,直抒情怀,词句读来朗朗上口,配上音律,下里巴人,和者共鸣。想写就写,想唱就唱。唱出“拓荒牛”的初心,唱出曾经的艰辛历程,唱出今天的幸福,唱出更美好的明天。

    天马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27 0:17:29
  • 在职场上,“过江龙”可不好当呀,一不留神,就会被众多抱成团的“地头蛇”啃得连渣都不剩!你看,大中主任还没打到阿霞和陈宇等人的“七寸”,就迅即被对方咬得“大出血”!只不过,驰骋商海三十载的大中主任会这么“菜”吗?个人倒是觉得,作者可将《下马威》扩充为中、长篇小说,着重炮制“龙蛇相斗”的精彩。

    黄元罗下马威

    2018/4/26 9:09: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