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深圳的七夕节
  • 点击:8399评论:02019/02/14 12:14


 

人们都在说,逃离北上广,唯有深圳人说,来了就是深圳人。

2018年8月17日10:00,上午。

此时的王清华在龙岗五联的一家做欧美家具的公司做生产副总。来这家公司之前,他在爱联那家香港家具公司做产品设计,是被这家公司老板朱江挖来的。先做了一年的生产总监,后来朱总给了他一些股份,是不用出资的那种红股,这样,王清华也就算是一个老板了。

业余他是一个作家,写过几个长篇小说,也写一些诗歌,在文学圈里面还算有一点小名气,加入了深圳市作家协会,准备来年申请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但很少有人知道,这种作家并不挣钱,王清华就没有因为写作挣过大钱,也还是到了近两年才能做到以文养文,“以文养文”的具体含义就是他不靠搞文学挣钱养家,也不贴钱去搞文学。这有点像是说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数学又是体育老师教的,又好像不怎么对,总之有点对不起这门伟大的艺术一样。

有点不懂。正想着,大门保安带着黄哲人走进来。黄哲人以前是这家工厂的本地厂长,后来转到社区上班,做安监工作。大家都叫他黄主任。

王清华大声跟黄主任打着招呼,便领着他到车间、仓库、写字楼转了几圈。

“你这里以前是一个做相框的工厂,消防措施做得很好的。你看,这个报警器同派出所联网的,当时花了十几万,你们都不接了?怕花钱?派出所啊!还是要配合好的。”黄主任说。

“一定一定。”王清华打着哈哈。

“你看,楼上的水槽全部装有冷却装置,循环利用的,你们也都不用?车间全部装了对流吸尘大风机的,你们也不用?防爆灯泡呢?你们也没装上?”黄主任看似很不高兴。

“我们公司产品线同他们的有很大不同,这些车间我们也都改变了用途,不再有喷涂了,也没有了化工品。”王清华说。

“没有化工品?不可能的。”黄主任摇摇手。

“也只有木工车间有少量的粘胶,都是用手工涂抹的,很安全!”王清华点头。

“安全?员工自己不会被腐蚀吗?职业病也是安全生产范畴的啊,王总。”黄主任继续说。

“是的是的,我们有严格的操作规程,工人也都是按操作规程操作的。”王清华看到地上的水迹忙转移话题,“黄主任,您看这车间,到处漏水,一下雨,外面下雨里面也下雨啊。”

“唉,这不是漏水,也不是渗水,你不知道的。”黄主任拉过王清华,“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你这个地方我小时候都撒过尿的,我还不知道?主要是那个死光头佬盖房子的时候偷工减料,没做好。”

“是啊是啊,那您看,村委这种漏水的房子给我们,房租又不便宜点。”王清华很委屈的样子。

“那我管不了的,我只管安全!”黄主任说。

“那就是啊,您也知道这两年经济不好,工厂都亏本在做的,不做吧又不行。”王清华眼泪都要下来了。

“那是你们自己的事!”黄哲人坚定地说道。

这时,营销部经理杨如影打电话过来,说朱总在会议室等着开会。“好的,知道了,我这儿有点事一会儿就过来。”

收起手机,王清华对黄主任说:“我们不挣钱,房租就交不上啊。”

“我们不怕,你们交不上还有下一家啊。”黄主任笑着说。

“黄叔,我们认识都这么多年了,您要照顾我们一下的吧。”王清华装出可怜相。

“你这小子,绕这么大弯子,就是要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这个防爆灯还是一定要换的啊!”黄哲人说,“好吧,我今天就不开《整改单》给你了。”

“谢谢黄叔,中午一起吃饭吧。”王清华要留黄哲人。

“中午不能吃饭,下午还要去下面的工厂呢。”黄主任摆摆手。

“那晚上吧?晚上我陪您喝点。”王清华又说。

“晚上?你那里有毛病吗?”黄哲人指王清华裤裆。

“没有啊,好好的!”王清华一脸懵逼。

“那你晚上怎么有空?今天是情人节啊!谁有空跟你吃饭?”黄哲人一脸坏笑。

“哦,今天是七夕节,不是情人节!”

“牛郎和织女都要相会的。”黄哲人说。

“这七夕是牛郎和织女相会的日子没错,但牛郎和织女已经是夫妻,只不过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是一对分居的夫妻,所以,七夕节不能算情人节,最多算已婚夫妇见面纪念日!”王清华仔细跟他说明。

“你这小子,油嘴滑舌的,怪不得今天晚上都没有节目,白天没鸟事,晚上鸟也没事。哈哈,不和你扯了,我要回去了。”

黄哲人不再理会王清华,径自走出了厂门。

2018年8月17日12点,中午。

王清华来深圳十六年了,一直在工厂里面做,除了中间大女儿出

生那两年在外面租房子住,一直就住在工厂里面。妻子原本跟他一个工厂,后来不愿意在一个环境里,便辞工另找工作。有时候找不到合适的也只能跟着王清华。他们没有在深圳买房子,所以有时候一起住在工厂宿舍,有时候嫌工厂里面吵就在外面租房住。到了这家工厂,他老婆刚生了二胎,他自己在工厂里面有一个套间房,为了方便在外面也租得有房。工厂里面的房子就成了王清华中午休息的地方。

中午在宿舍,已经回老家的张久香打电话过来。张久香是王清华刚来深圳时那个公司的财务。初到深圳的王清华什么都不懂,闹过很多笑话,那时候张久香在深圳已经呆了几年,帮了他不少。她们互相有了好感,后来在一起了,再后来,她家里人不让她出来,便分开了。

“梦到你了。”张久香劈头就来了一句。

“梦到我?怎么啦?”王清华有点懵。

“梦到你那个了。”她的声音低了八度。

“怎么啦?”王清华问。

张久香,“没什么,算了,我不说了。”

“你说啊,你不说,我哪知道是什么事情,是好事情吗?”王清华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

“不是好事情,有点好也有点不好。”张久香好像有点心虚。

“不是好事情更要说啊,到底是什么事嘛?”王清华有点急了。

“就是说你那个不行了嘛。”张久香声音很小。

“什么不行了?”他急切地问。

“你上次说你那个,跟你老婆怎么都不行了嘛,你还说人家还年轻,感觉到对不起人家一样。”听上去张久香有点不好意思一样。

“哦,是啊,我感觉是不行了。”王清华反应过来,很坦然。

“你跟我说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糖高的原因。”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王清华真的不知道原因。

“我觉得不是的,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血糖还高一些的。现在都已经控制住了,都稳定了。”张久香说。

“那个时候我好像也不怎么好吧?”王清华像是回忆一件很久以前的事情。

“哪里?那个时候你猛得很呢,一个晚上都不怎么睡。”

“是吗?”王清华真的记不起来了。

“是啊,你都不记得了吧?一个晚上都6次了,弄得我第二天都睏死了,路都走不动。”张久香突然笑起来。

“鬼话!怎么可能!”王清华断定她是开玩笑的。

“是真的,看来你都忘记我了。”张久香有点委屈。

“也很奇怪,”王清华想转移下话题,“你怎么一下就做这个梦呢?”

“怎么啦?你真的是这样吗?那你不会怪我吧?”张久香说。

“那当然要怪你了!”王清华认真起来。

“怪我什么?跟我在一起时,感觉到你兴趣很高的。”她像是回忆起往事。

“是啊,跟你在一起时感觉确实很好!”王清华说。

“那,你不喜欢她了?”张久香悠悠地问。

“那不是的。”这个王清华很肯定。

“那就是还有点想我?”张久香试探。

“好像有点。”王清华回答。

“哈哈,那你想的也是以前的我。”张久香说。

“那你是不是也有点想我了?”王清华问。

“原来没有太多感觉,我现在跟他在一起了就有点不一样了。”张久香说。

“怎么啦?”王清华问。

“跟他很多次,没有一次到了那个高度,总有点没有到达的意思。”张久香真的是委屈了。

“是不是太累?压力太大?”他关切起来。

“那肯定不是,我现在不上班,什么压力都没有!”张久香坚定地说。

“那是怎么啦?”王清华问。

“不知道!”张久香说。

“你同他去看过电影没?”

“没有!”张久香回答得很快。

“一起去看看电影嘛!”王清华说,“我们以前不是经常出去看看电影的嘛。”

“他不去,”张久香说,“他说电影有什么好看?不如在家里看电视,还浪费钱。”

“哦,该出去还是要出去转转的,不能天天困在家里。”王清华开导她。

“那个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是我第一次跟男人去看电影。”张久香很肯定。

“是啊,那次我还在住院,偷偷跑出来,手上还留着留置针呢。”王清华真的已经记起来了。

“那个时候我好感动!”电话里张久香好像有点哽咽。

“我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回事,”王清华接着说,“自从跟你在一起以后,再跟别的女人都没有什么太大感觉了。”

“是啊,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每次都不止一次,至少都有两三次。很幸福,很温暖的。”张久香继续回忆。

“是啊,时间很快啊,都过去8、9年了,也不来看看我?”王清华说。

“我在武汉,怎么去看你?”张久香说。

“你不是要去香港吗?到深圳来,我请你吃饭,不行我去武汉看看你也行。”王清华真的有点想。

“好啊,我下次去香港的时候先去看你,你也可以来武汉看我啊。”张久香像是完成了一次大决定。

“好的,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他说。

“你怎么找了一个东北的?”张久香突然问。

“怎么啦?东北的不好吗?”他反问她。

“也不是,以为你会找个老家的,知根知底嘛。”她说。

“他是哪里的?你那个。”王清华问。

“是我老家的。”张久香回答。

“对你怎么样?”他问。

“很好,他和他家里人都对我很好的。”她答。

“那就好,要找一个喜欢你的人,不要找一个你喜欢的,找你喜欢的会很累的。”王清华像在传授经验。

“是啊,我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不是错过了嘛。”张久香说。

“哦,不说这个了。”王清华不大敢碰这个话题。

“就是不知道昨晚怎么做这个梦,一下子梦到你?”她很困惑。

“你昨天跟他在一起吗?”他问。

“有啊,还是没有什么兴趣,最后还吵了,弄得一人睡一边,”张久香说,“好在,今天早上起来还是一样的,还是对我挺好的,没有什么变化。”

“我有时候也是的,我跟我老婆挺好的,没有吵过,就是我很少主动去碰她,我们有时候一个月都没有一次的。”王清华突然觉得自己很苦。

“那怎么行?两个人在一起一定会想的,除非没感情!”她很坚定。

“是吧?我努力改。”他向她保证。

“是的,你要对你老婆好一点。”张久香叮嘱。

“我会的。”他答应,“你打算要个孩子吗?”

“打算要一个,我们都想要一个。”她似乎高兴了起来。

“那很好,有了孩子什么都会有改善的。”王清华告诉她。

“也不全是,两个人在一起,感情基础、经济基础等等,很多因素的。”

“所以啊,夫妻互相理解很重要!”他说。

“理解不了怎么办?”张久香却问。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情人节七夕节深圳已婚夫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4500
  • 15
  • 475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