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转
  • 点击:12484评论:02018/07/25 15:29

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发展速度越来越快。这里是一个移民城市,人口中超过90%是外地人,毫不客气地说是这些外地人在深圳努力工作、勤奋创业带来了深圳的繁荣。2016年国家出台《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俗称“企业家精神”文件后,全国各地异地商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江海涛是东江省吴洲市人,吴洲市在深圳号称有十万人口,老乡企业有近千家,在陈有为倡导下成立了深圳市吴洲商会。江海涛是商会9个发起人之一。商会办公地在深坑区,深坑派出所所长江一新,跟江海涛是同一个村的。只是江一新从小在外面读书,后来又去当兵,转业分配到的深圳。江海涛则是在家里初中没读完便辍学,去学烧窑,后来到深圳打工,奋斗了十几年,弄了这个小加工厂。两个人说起来算是堂兄弟,但接触少。倒是邻村的黄正宇跟江一新走得比较近,其实他们俩八辈子都够不到一起,江一新转业来深圳时,黄正宇都还在一个玩具厂做车工,经过几年折腾,他有了这家维度大酒店。这个维度虽然叫酒店,实际是一个足浴城,总的7层楼,就有4层是足浴的,一楼是前台和办公室,6、7楼是住宿,足浴技师一般在2-5楼活动,但碰到熟人也可以上6、7楼服务,那里有棋牌室能娱乐娱乐。维度大酒店因为属于深坑派出所的管理辖区,所以黄正宇经常去找江一新汇报工作,一来二去的,称兄道弟起来了,比江海涛更亲了一些。总之,你懂的。

事情起源是2015年,那时候国家还没有放开二胎,江海涛的二女儿是2011年出生的,出生时想着只要不在深圳上户口,你也管不着,老家农村上一个户口万把块钱也就解决了。没想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出生证明拿回去,乡派出所说你夫妻俩户口不在村里面,死活不肯上。一直拖到2015年,事情有了转机,江海涛一个亲戚调到乡派出所当所长。所长详细问了情况,出了个主意,让他找四川贵州等偏远地区的孤儿院去弄一个《领养证明》来,派出所就把孩子户口上到孩子爷爷名下。想想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亲生孩子弄成了抱养,但总比不能上要强,要知道在深圳上个户口,社会抚养费就要23万多。那边问题解决,这边问题又来了,海涛到哪里去弄这个《领养证明》?别说弄,见都没见过。有个兄弟出主意,没必要去四川,双龙天桥下面就有。双龙天桥?江海涛一时没转过弯来。

“弄个假证就行了!”兄弟推了他一把。

“啊,这不把我那亲戚害了?”海涛不肯做。

“你啊,”兄弟分析道,“他让你到四川贵州去弄个证明是什么用意,不就是要找偏一点的地方,死无对证的地方吗?你还真傻乎乎的去四川?人家是不好明说啊。”

“哦,这样啊。”江海涛也是恍然大悟。

江海涛其实是有过买假证的经历的,那年要进龙岗那家台资塑胶厂,厂里面必须要有《健康证》。海涛懵了,没有办过这个证,心说我身体健康得很,还办什么证?一时不知道怎么弄,便问那个工厂的保安。保安说去中心医院就能办。海涛坐公交到中心医院发现要办证的是人山人海,看样子到下午下班都轮不到他,再打听了一下要120块钱。这时旁边有个人碰了碰他,问,“要《健康证》不?”江海涛楞了下。“你有?”“当然。”“多少钱?”“50。”“能行不?”“行,我办了很多的。”“好。”“先给20,我一会儿送过来。”江海涛二话不说给了那个人20块钱,便坐在医院门口的花坛旁边等。半个小时后,那人果然出现了,递给海涛一本《健康证》。江海涛翻来翻去看了看,没发现什么毛病,便又掏了30块钱给那人。

江海涛就是拿着那本《健康证》进的升光公司的,还一路从员工做到课长,也是那次买假证太顺利了,为后面的事情埋下了祸根。

话说江海涛又一次站在中心医院门口的天桥下面,抬头找,怎么也找不到那些做证件的人。平常不找的时候,人家还追着问要不要证件,这到了要找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好不容易从一个电线杆上找到一个“办证”电话号码。海涛打过去是一个女的声音。

“喂,你要办什么证?”

“《领养证明》。”江海涛说。

“《领养证明》?没有。”那女的说。

“想想办法吧,你们能搞定的。”海涛知道他们能搞定。

“你等下,我问一下我们老板,等下打电话给你。”

不到半小时那女的打电话过来,说可以,还把江海涛和他老婆的姓名身份证号码要了去。打过去30块预付款,江海涛便回来了。

约好的时间一到,江海涛来到了龙岗老街的农行旁边。那人打电话过来,让海涛到农行门口等。等到半个小时,不见人来海涛打电话过去。

“你是那个开奥德赛的吧?”人家问。

“是啊,怎么啦?”海涛说。

“是这样的,你呢,不是我们的老客户,我们不能肯定你是不是条子,不敢送过去。”那人很认真地说。

“你们有毛病,我怎么可能是条子。”海涛头有点毛了。

“我们老板说的,我也没办法。”那女的说。

“那怎么办?我那预付款还给我。”海涛想试探下。

“可以,但要到月底,我们会统一按照你的账户退回款的。”

“哦,”江海涛有点不死心,“你们要想办法把证件搞定啊。”

“那你要保证你不是条子,我们才敢做啊。”那女的很真诚。

“怎么证明?”海涛问。

“打500到我们账户上,交易完打回去给你。”

“可以。”江海涛狠狠地说。

打完500块,海涛打电话过去催他们快把证件送来。“你稍等一下。”口气明显好多了。

一个小时过去,没有人来,江海涛便打电话过去。

“老板,”还是那个女的,“我们的人过去了,看到你站在那里了,他们看你的样子真的像条子,不敢送过去。”

“神经病啊。”江海涛几乎要吼起来了。

“他们说,你再打1000块钱给我们,证明你真的不是条子,他们才敢过去。”女子有点委屈。

“好,我再打1000。”江海涛毫不犹豫。

“反正完了还给你,”那女的说,“你再稍等下,马上过去了。”

一个小时又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来。这时江海涛不耐烦了,打电话的语气很不好听。

“怎么回事?我都打了1500给你们了,还没来?”

“老板,我们那个送货的看到你了,判断你就是个条子,真不敢过去。”

“他妈的真是个神经病?条子要《领养证明》干什么?”江海涛都要疯了。

“老板,我也没办法啊。”那女的都要哭了。

“那怎么办?”

“要不,你再打500快钱给我们,我来给你担保下,让他们送过去。”女人很真诚。

“好,我再相信你一次。”江海涛去打钱是其实已经看到ATM机旁边贴的反诈骗广告。“我又打了500块了,让他们快过来。”

“哦,”那女的好像很满足,“那你可以回去等消息了。”

“回去等消息?”江海涛有点蒙。

“是的,你回去等消息吧。”那女的语气已经很平静了。

“哦。”江海涛大声地叹了一口气,“明白了,你们这帮兔崽子。到了2000块了,不能再骗了是吧?再骗了就要吃官司了,是吧?”

“是的。”那女的说。

江海涛彻底疯了,老子闯荡江湖几十年,还被你这帮人给骗了。便打电话给江一新。

江一新的电话里面,明显地传过来麻将的声音。“什么事啊?海涛!”

江海涛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江一新有点不经意的样子。“你这个,本身买假证就不受法律保护,再说人家的金额还没有超过2000块,也立不了案,只有个银行账户找不到人的。”

“就这样被骗了?”江海涛还抱着一丝希望。

“算了吧,”江一新慢条斯理地说,“算了吧,也就2000块钱,找不到人的,算了。就这样,我有点忙。”不等海涛说话,便挂了电话。

江海涛肺都气炸了,暗暗地把这2000块钱的事情算到了江一新头上。

江一新那时候刚刚从区公安分局指挥中心调到深坑派出所。可别小看这派出所,深圳的情况跟内地大不一样,内地一个派出所所长最多也就一个副科级,县公安局长才正科。深圳市是副省级城市,级别就高,这里的派出所所长大多数就是正科级,而深坑派出所因为处于区政府区域,地位特殊,所长是副处级。本来嘛,江一新在指挥处就已经正科了,调下来不得升级什么的。深坑派出所原来的所长本来也是个通天的人物,是国家一个部委的部长的外甥,无奈运气不佳。所里面一个干警嫌进步太慢,想升迁想疯了,设计陷害一个涉嫌贩毒的二窝仔,把人家带到龙城大道边上硬是拔枪近距离射杀,当场把人打死了。还花5000块钱试图收买一个卖淫女,让她咬定是抢劫。事情出来后,分局刑侦大队来人勘察现场发现不对劲,突审那个卖淫女,真相才大白了。所长和指导员都被撤了,才有江一新来深坑派出所当所长这事。

江一新之前没有在基层派出所工作过,深坑所的情况也知道一点,但等看到实际情况还是感到压力很大。首先,治安形势很严峻。两年来发生刑事案件一千一百三十二起,破获五百三十起,破案率为百分之四十七。这在深圳所有派出所中排名垫底。其中,对群众影响最大、危害也最大的盗抢案件有七百九十三件,占百分之七十,破案率仅为百分之三十。立案治安案件二千六百四十一件,审结二千二百三十五件,审结率仅为百分之八十五,这在深圳已经是非常低了。其次,队伍建设明显混乱,当年内包括那个用枪射杀人的民警在内的违纪案件共4起,因为处理事情不公引发两起群众性上访,影响很恶劣。通过对周边群众发放一百张调查表,群众不满意的票竟然有82张,满意的只有9张,还有9张说不清楚。

派出所每天一开门就要花钱,水、电、油,加上不少临时花钱的地方,可真正上面拨的经费不多,大部分是要靠自筹的。有人就开玩笑说,派出所所长上班第一件事不是考虑要做哪些工作而是上哪里弄钱去。但,深圳不一样,深圳的派出所不缺钱,上面的拨款确实不多,但辖区企业多啊,这些企业都知道很多事情是要靠派出所出面做的,所以每年的赞助费用就不少了。拿了人家钱,就得给这些进贡的企业多少提供一些方便和照顾,这里面的火候分寸就要掌握好,不能“吃、拿、卡、要”也不能破坏软环境。再一个,这派出所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啊,每年要搞至少几次严打、治安专项战役,经常有首长光临安保排查,加上人口调查、治安防范、消防管理、证件办理、接出警等等日常工作,既要讲究攻守平衡,也要统筹兼顾。要协调的关系很多,也很复杂,跟当地街道办、辖区企业、公安系统上下级等等都得过得去,不然,到头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当然,江一新毕竟还是分局出来的,一是分局领导和部门对他很关照,各种协调的事情都一路绿灯;二是所在的深坑街道办事处等部门,因为之前的所长太高调,私下底都不怎么喜欢,换了江一新很好打交道,自然也就不为难他了。江一新也懂得管理,懂得尽量给下属多增加一些福利,大家做事有了动力,效率自然也提高了不少。不到半年,深坑所各项考核指标都提高不少,在整个分局14个派出所中一跃进入前5名。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举报网上信访商会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王桦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3500
  • 13
  • 449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