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心随诗
  • 点击:805评论:02018/05/07 08:32

祖国的汉字,很美很伟大。

祖国的文化,很牛很珍贵。

自从仓颉造字伊始,流淌千百年的悠悠长河,祖国的诗词便是中华文化首屈一指的绚丽瑰宝。

我庆幸,生在中国,让我近水楼台捷足先登,饱览祖国的诗词歌赋,得以沐浴如此丰富的精神营养。

诗里有我,我心随诗。

歌咏赞叹,素年锦时。

初初接触诗歌时,还是咿呀学语的年岁。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的跃然纸上;“春眠不觉晓”的春意盎然;“举头望明月”的唏嘘惆怅,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生根发芽。

也许是冥冥之中就注定好的和诗歌的这份缘吧。

我生在1983年,月份正是那诗意浓浓的“倏忽人间四月天”。我的母亲曾是中学汉语老师,对我接触、钟情和开始尝试诗歌写作有着迁移默化的影响。

儿时有几次接触诗歌的印象颇深经历。

一次是幼儿园时,老师除了教我们儿歌之外,还会教我们一些古诗。其中的《游园不值》中“一枝红杏出墙来”和《山行》中的“白云生处有人家”,我背的最熟。回家背给家人听之后,我成了当时被长辈们交口称赞的“神童”。

可别小看这些夸奖,这些夸奖给童年的我足够的信心。后来,有一部大陆电视剧叫《唐明皇》,里面有李白作《送孟浩然之广陵》这首诗的镜头描写,诗仙信手拈来的八斗之才,让当时的我羡慕不已。

心里痒痒的,自然就跃跃欲试。

我记得第一次写诗,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当然诗歌的内容如今看来着实惨不忍睹。

当时是在自己的日记本里,歪歪扭扭的字迹,便开始了我诗歌写作的旅程。

这段旅程,很奇妙。中学时候,是我的诗歌写作(不敢妄称“创作”)的一个高产期。

但是坦白讲,毕竟自己是一个90年代的中学生,又生在小城市,见识没有那么广,写诗歌的素材,大部分来自于自己平时的阅读,我不敢说自己博览群书,而才疏学浅的自己偏偏又有作诗的爱好,于是,我高考时便选择了离家万里之外的闽南泉州------我的故乡是黑龙江省黑河市。

生活方式因我的南迁而天翻地覆。

我的专业是理科的应用化学,为了满足我的文学瘾,我毅然加入了华侨大学的新叶文学社,后来竟然还成为了文学社的社长------我一个理科生,成了文学社的社长,你们说这叫什么事!

兴奋与压力并存的我,在后来的闽南高校(华侨大学、仰恩大学、泉州师范学院等)之间的“诗王争霸”赛中,我总算没有输的太难看。

而我有幸,听了金庸、余光中两位大师的文学课,更是让我对文学如痴如醉(原来自己不务正业,从象牙塔时代就开始了……)

直到后来,当我从之前的不得不去背诵那“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到最后真正爱上了毛主席的大气磅礴之后,我对于诗歌的钟情更难自拔。

2007年大学毕业之后,就到了深圳。每日起早贪黑的搬砖,诗歌写作这个爱好,也就暂时被现实柴米油盐的打入了冷宫。

而当我在深圳这样的大都市和很多人一样,被很多事情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委屈、恐惧、脆弱这些负能量排山倒海般蜂拥而至让我觉得四面楚歌的时候,也是我在夜深人静之时,再度搦管抒怀的时候。

只不多,字里行间的琐琐碎碎,不再是大学时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憧憬,更多的是一些伤感的释放甚至一些怨天尤人的幽怨。

其实,我非常讨厌那个时候的自己。随着在深圳的积累越来越多,我诗歌里的污泥浊水也渐渐随风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久别重逢的阳光和热血澎湃的斗志,是踌躇满志的信念和春意盎然的季节。

我喜欢现在的自己!

我知道诗歌,分古体诗、自由诗等等,我在这方面并不“挑食”。只不过自己的口味是“越吃越馋”,中国的各种诗歌我本已目不暇接,竟然同时野心勃勃去涉猎外国的诗歌。而中西的碰撞,反而让我对于诗歌的理解有了新的概念。

关于诗歌,我的主张是有感而发,而非为诗而诗的无病呻吟。

从心里流淌出来的字斟句酌,自然、丰腴、饱满,可圈可点。这也正是为什么,当我们读起“问君能有几多愁”时的那感同身受的真实感觉,更胜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一筹。

而随着阅读的不断丰富和人生观的不断成熟,我觉得真正优秀诗歌更多的是人间烟火的别样演绎。

拿我自己写诗来说,从之前的“书画琴棋诗酒花”(本身就有诗在里面),演变成了“柴米油盐将此茶”。而我觉得并不是最初想象得从浪漫一下子回归现实后失去诗歌本身的美,相反,接地气的诗歌反而更加受欢迎。

如此一来,我大受鼓舞,但凡灵感一出,管他是地铁公交还是饭馆茶楼,管他是毛笔圆珠还是手机电脑,我便即兴一首,平凡但真实。

另一个层次,必须承认,我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贪心鬼。

中外的诗歌类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样样都爱不释手,哪个都想尝试一下。

但是,毕竟有限的文学素养和拙劣的文笔,才疏学浅的我对于格律诗不敢轻易尝试。那平仄对仗和各种讲究,比如要顾忌诗歌本身的内容更要讲究韵律的双重兼修着,此举着实让我头大。

我所问津更多的,是以现代诗歌为主,当然,有小伙伴说我是个“穿越诗人”,说白了就是还是时不时会碰一碰古体诗,毕竟那是咱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而且是无价之宝,作为文学爱好者和诗歌发烧友的咱们,说啥都要好好把这些保留下来再完整地传给子孙后代啊!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咱们的中国昂首阔步到2018年,太多风雨沧桑,然而更多的是灿烂和辉煌。

笔下和键盘上灵动间,我用自己的视角为中国为那些和我一样努力打拼的人们着色助威,我用自己的满腔情感抒发对故乡对青春的眷恋和讴歌。

我愿意用自己那如火的草根情和鸿鹄志,铺满我满园春色的诗行!


  • 1
  • 关键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我生在中国的最北方,定居深圳十一年了。这些年颠沛流离忙忙碌碌的日升月落间,我喜欢写作的初心没有忘却。
  • 我生在中国的最北方,定居深圳十一年了。这些年颠沛流离忙忙碌碌的日升月落间,我喜欢写作的初心没有忘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600
  • 125
  • 6870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读飞泉的这组诗歌,我个人的更多的感受是偏灰的——不过,好的诗歌,似乎都是如此。“浪费一下午擦拭阳台的花/用浸湿的纸巾细细摩擦叶片/像抚摸恋人从远方抽回来的手”这是一个寂寞的场景,而且可以想像,瘦削的诗人,在阳光酒满阳台的午后,温柔地擦拭那些叶片的样子……若不孤独,何来诗句?春天是属于美的,飞泉是属于诗的。 愿我的诗人,在灰度的空间里,快乐地生活。

    小宇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4 10:05:52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