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心随诗
  • 点击:1300评论:02018/05/07 08:32

祖国的汉字,很美很伟大。

祖国的文化,很牛很珍贵。

自从仓颉造字伊始,流淌千百年的悠悠长河,祖国的诗词便是中华文化首屈一指的绚丽瑰宝。

我庆幸,生在中国,让我近水楼台捷足先登,饱览祖国的诗词歌赋,得以沐浴如此丰富的精神营养。

诗里有我,我心随诗。

歌咏赞叹,素年锦时。

初初接触诗歌时,还是咿呀学语的年岁。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的跃然纸上;“春眠不觉晓”的春意盎然;“举头望明月”的唏嘘惆怅,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生根发芽。

也许是冥冥之中就注定好的和诗歌的这份缘吧。

我生在1983年,月份正是那诗意浓浓的“倏忽人间四月天”。我的母亲曾是中学汉语老师,对我接触、钟情和开始尝试诗歌写作有着迁移默化的影响。

儿时有几次接触诗歌的印象颇深经历。

一次是幼儿园时,老师除了教我们儿歌之外,还会教我们一些古诗。其中的《游园不值》中“一枝红杏出墙来”和《山行》中的“白云生处有人家”,我背的最熟。回家背给家人听之后,我成了当时被长辈们交口称赞的“神童”。

可别小看这些夸奖,这些夸奖给童年的我足够的信心。后来,有一部大陆电视剧叫《唐明皇》,里面有李白作《送孟浩然之广陵》这首诗的镜头描写,诗仙信手拈来的八斗之才,让当时的我羡慕不已。

心里痒痒的,自然就跃跃欲试。

我记得第一次写诗,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当然诗歌的内容如今看来着实惨不忍睹。

当时是在自己的日记本里,歪歪扭扭的字迹,便开始了我诗歌写作的旅程。

这段旅程,很奇妙。中学时候,是我的诗歌写作(不敢妄称“创作”)的一个高产期。

但是坦白讲,毕竟自己是一个90年代的中学生,又生在小城市,见识没有那么广,写诗歌的素材,大部分来自于自己平时的阅读,我不敢说自己博览群书,而才疏学浅的自己偏偏又有作诗的爱好,于是,我高考时便选择了离家万里之外的闽南泉州------我的故乡是黑龙江省黑河市。

生活方式因我的南迁而天翻地覆。

我的专业是理科的应用化学,为了满足我的文学瘾,我毅然加入了华侨大学的新叶文学社,后来竟然还成为了文学社的社长------我一个理科生,成了文学社的社长,你们说这叫什么事!

兴奋与压力并存的我,在后来的闽南高校(华侨大学、仰恩大学、泉州师范学院等)之间的“诗王争霸”赛中,我总算没有输的太难看。

而我有幸,听了金庸、余光中两位大师的文学课,更是让我对文学如痴如醉(原来自己不务正业,从象牙塔时代就开始了……)

直到后来,当我从之前的不得不去背诵那“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到最后真正爱上了毛主席的大气磅礴之后,我对于诗歌的钟情更难自拔。

2007年大学毕业之后,就到了深圳。每日起早贪黑的搬砖,诗歌写作这个爱好,也就暂时被现实柴米油盐的打入了冷宫。

而当我在深圳这样的大都市和很多人一样,被很多事情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委屈、恐惧、脆弱这些负能量排山倒海般蜂拥而至让我觉得四面楚歌的时候,也是我在夜深人静之时,再度搦管抒怀的时候。

只不多,字里行间的琐琐碎碎,不再是大学时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憧憬,更多的是一些伤感的释放甚至一些怨天尤人的幽怨。

其实,我非常讨厌那个时候的自己。随着在深圳的积累越来越多,我诗歌里的污泥浊水也渐渐随风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久别重逢的阳光和热血澎湃的斗志,是踌躇满志的信念和春意盎然的季节。

我喜欢现在的自己!

我知道诗歌,分古体诗、自由诗等等,我在这方面并不“挑食”。只不过自己的口味是“越吃越馋”,中国的各种诗歌我本已目不暇接,竟然同时野心勃勃去涉猎外国的诗歌。而中西的碰撞,反而让我对于诗歌的理解有了新的概念。

关于诗歌,我的主张是有感而发,而非为诗而诗的无病呻吟。

从心里流淌出来的字斟句酌,自然、丰腴、饱满,可圈可点。这也正是为什么,当我们读起“问君能有几多愁”时的那感同身受的真实感觉,更胜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一筹。

而随着阅读的不断丰富和人生观的不断成熟,我觉得真正优秀诗歌更多的是人间烟火的别样演绎。

拿我自己写诗来说,从之前的“书画琴棋诗酒花”(本身就有诗在里面),演变成了“柴米油盐将此茶”。而我觉得并不是最初想象得从浪漫一下子回归现实后失去诗歌本身的美,相反,接地气的诗歌反而更加受欢迎。

如此一来,我大受鼓舞,但凡灵感一出,管他是地铁公交还是饭馆茶楼,管他是毛笔圆珠还是手机电脑,我便即兴一首,平凡但真实。

另一个层次,必须承认,我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贪心鬼。

中外的诗歌类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样样都爱不释手,哪个都想尝试一下。

但是,毕竟有限的文学素养和拙劣的文笔,才疏学浅的我对于格律诗不敢轻易尝试。那平仄对仗和各种讲究,比如要顾忌诗歌本身的内容更要讲究韵律的双重兼修着,此举着实让我头大。

我所问津更多的,是以现代诗歌为主,当然,有小伙伴说我是个“穿越诗人”,说白了就是还是时不时会碰一碰古体诗,毕竟那是咱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而且是无价之宝,作为文学爱好者和诗歌发烧友的咱们,说啥都要好好把这些保留下来再完整地传给子孙后代啊!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咱们的中国昂首阔步到2018年,太多风雨沧桑,然而更多的是灿烂和辉煌。

笔下和键盘上灵动间,我用自己的视角为中国为那些和我一样努力打拼的人们着色助威,我用自己的满腔情感抒发对故乡对青春的眷恋和讴歌。

我愿意用自己那如火的草根情和鸿鹄志,铺满我满园春色的诗行!


  • 1
  • 关键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我生在中国的最北方,定居深圳十一年了。这些年颠沛流离忙忙碌碌的日升月落间,我喜欢写作的初心没有忘却。
  • 我生在中国的最北方,定居深圳十一年了。这些年颠沛流离忙忙碌碌的日升月落间,我喜欢写作的初心没有忘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600
  • 131
  • 722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