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 点击:2022评论:12018/07/13 14:24


分享主题:散文的在场——与文学之缘

嘉宾:驿马 主持人:晓霞

时间:2018年7月12日晚上9点


主持人:

用文学砌一座城!欢迎大家来到第41期的邻家文弹,我是主持人晓霞。今天我们邀请的嘉宾是驿马。


2013年,一篇《在木棉湾的日子》在邻家社区网上引起了热议,这篇文章的摘要是这样说的:“与妓为邻、和小姐面对面、偷窥、反目、遇到女神。木棉湾的日子,回不去的曾经。”而比文章更加吸引人的,是对文章的评论,长达上百条,是空前绝后的文学争辩。文友争辩十分正常,也不记怀,现在回忆起来,似乎也曾热血一番。

此后,驿马开始走进大家的视野。他来自大别山麓的一个小山村,因喜爱文学,勤于创作散文和短篇小说,文章散见于省市地方报刊,发表的作品也有了近百万字。在邻家,他陆续发表了一系列在场主义的散文创作。其中《山居笔记》获得2015年深圳睦邻文学奖年度十佳。

驿马的散文,不刻意抒情,不过多粉饰,笔法写实厚重,描摹细节生动。他和文学的缘分兜兜转转,反复试验,经过这几年的沉淀,终于找到了不温不火的状态。


下面把现场交给驿马,开始今天的主题分享:与文学之缘。大家掌声欢迎~


驿马:

大约是在2013年4月份,我那时比较闲,某天在网上随意乱逛,居然就溜达到了邻家文学社区。当时的邻家刚开张,我记得有郑荣、隆焱、刘菡萏等人,道长、李玉、憨憨老叟他们几个月以后才加入的,王盛菲更晚,几乎2013年的赛事快结束才进来,当然就别提什么邻家币了。

物以稀为贵,邻家对我们这第一批作者很重视,鼓励大家多创作,为繁荣社区文学写出精品文章。老亨先生还热情地请我们到邻家作客,并盛情设宴款待。可谓马骨千金,我们这些草根写手受到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只有努力写作,来报答黄金台上意。

就在去邻家探班的那月,我写了篇一万六千字的非虚构文章《在木棉湾的日子》,在邻家网引发了一次不小的震动。这篇文章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或褒或贬,甚至导致了口水战,文章最后点击量达到了十一万八千,评论多达一百四十条,创下了年度点击量记录。

我在这次纷纷扬扬的大讨论过程里,第一次抛出“在场主义”的理念。有人就说了,你那是故弄玄虚,扯起虎皮当大旗。还真不是,我写了八年散文,风花雪月的什么都写,最后觉得越写越没趣,因为周围人都是这种笔调,看到眉山周闻道提出的“在场主义”后,眼睛一亮,像佛子明白了大乘教义一般,从此皈依。

什么是散文的“在场”?为什么散文要强调在场?这个话题,我不好去贸然诠释。在后面我的文学经历里会提到这些,请大家留意。


一个人和能文学结缘,基本上都是受一个或几个人影响的结果。我呢,是受我父亲的影响。

父亲是我们那个小山村里走出的唯一大学生,他学理工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文学爱好者。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他一年难得回来几次,每次回来只能待上一个星期左右,但就是这短短的一个星期,却注定影响了我一辈子。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父亲每次回家都会带着一本长篇小说,这是他回家休假时的精神食粮吧。按理说,这是成人的精神食粮,我一个小屁孩是啃不动的。可是父亲带回来的书对我是有很大吸引力的,于是,我也装模作样地把父亲放置在案头的长篇小说拿过来读,那时候,我才七八岁,刚上二年级,在识字不多的情况下,凭着一本《新华字典》,硬是把一本三十万字的小说看完。父亲见我喜欢读书,也没打扰我,反正这本书是借图书馆的,迟点还没关系;所以他任凭我在吃饭、走路时和睡觉前抱着这本书没完没了地看。想想那时我真幸福,在同龄的孩子还在为一本连环画你争我抢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看小说了,而且是三十万多字的长篇小说。

我记得看过的第一篇长篇小说名字叫做《长长的乌拉银河》,是描写东北地区鄂伦春民族土地改革的故事。因为年纪小,所以我没注意作者的名字,但三十多年过去了,小说主人公兴涛尔干与他的弟弟巴图热的形象,还在我的记忆里清晰如故。说明这篇小说的作者的人物形象塑造得很成功,同时也说明文学作品与众不同的魅力所在。

九岁时,父亲把我接到他身边。从那时起,我的阅读范围也渐渐扩大。父亲的阅读很广泛,他喜欢小说,同时还喜欢散文;他读莎士比亚的作品,也读托尔斯泰的名著。在这种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里,我终于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读过的书我几乎都读过,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战争与和平》等世界名著,我也读过中国作家费枝的散文集《寸草春晖》。谁敢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居然读过这么多书!

读书多,作文就一直写得很好。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姓张,她非常喜欢我的文笔,经常把我的作文拿到班上当做范文朗读。在她的鼓励和推荐下,我的一篇作文居然被《小学生作文选》录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也可以看做是我文学创作之路上的一次稚嫩的萌芽吧!

从那时起,我就有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情结:我梦想着当一名作家,写自己的长篇小说,让自己笔下的人物也在别人的记忆里鲜活起来。


可惜,理想和现实是有距离的。这么多年来,我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豆腐块,如果集腋成裘地出一个集子,倒也客观;但是终究显得单薄,难以与厚重的长篇小说相提并论。这期间,我也曾写过不少长篇,而且也怀着虔诚的心态,用雪白的稿纸誊写了,然后投递到各大文学期刊去,可是每每都是石沉大海,杳如黄鹤。

我的梦想就这样在现实的礁石上撞得粉碎。

大约是2003年吧,我无意中接触到网络,发现有很多文学网站如雨后春笋冒出,可以供业余的作者过上一把作家瘾。于是我在注册了若干个马甲,在个大网站之间流连、发文。我那时写过不少长篇,有穿越的、玄幻的、言情的和历史的等等,各个题材的小说。后来发现,起点中文网的福利很高,有的作者年收入过百万。于是怀着既能挣钱又能圆梦的心情,与起点中文网签约。再后来,我发现,起点的钱不好挣,每月要交稿十五万字,每天要更新五千字以上,而且你的收入还需要点击量来支撑。总之,这是个要钱不要命的行当,我辈为稻粱谋而日日作牛马走,只能在业余时间码码字,面对着每月十五万字的任务,只好望洋兴叹!退出吧!我终于尝到了叶公好龙的滋味。


我和文学的缘分不能就此中断了,我的目光开始转向散文。散文可以直抒胸意,释放情怀,是一个作者的心灵和思想的文字外观。所以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业余写作的体裁基本以散文为主。

我写散文的前期还没有脱离俗套,主要都是一些心灵鸡汤之类的心情文字,而且颇受欢迎,在网上和生活里都有不少粉丝。这样的写作持续了几年,直到某天一个文友很不客气地说,你的那些文章已经公式化、脸谱化了,你看那些博客里、QQ空间里这样的文章多达百万,你的只不过辞藻上艳丽一些,词语拆解上讲究一些罢了!


此语如当头喝棒般惊醒了我。我在反省中考虑下一步该走么走,开始研习诸多当今散文名家的作品。

当今散文无非四大流派:余继聪为代表的美文散文、周闻道为代表的在场主义散文、杨献平为代表的原生态散文以及马明博为代表的新散文。其中周闻道先生的在场主义散文理念让我颇受触动,散文的在场理念,据我理解就是去掉生活表象里的最后一层遮羞布,以旁观者的角度,以个人认知的笔触,把我们不敢言说的事物的客观本质还原给读者。

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好散文就应该如此,那些心灵鸡汤之类的文字,充其量只能供小资们作茶余饭后的甜点。从那以后,我的散文风格逐渐往这方面转变。我写的七十年代的乡村系列散文在网上受到了好评。当然也有反对意见,有位知名的散文评论家给了我尖锐的批评,他不点名地批评说我写的七十年代的乡村散文是伪乡村散文。对此我淡然受之。

在七十年代,我还是个孩子,一个孩子的眼里只能看到这个世界的苦难和偶然迸发出的美好,往深里写,无非是缘木求鱼。

我手写我心、自由地表达、包罗万象、形散而神不散,这就是散文。没有必要地往框框条条里面钻。这是我的心得。

我在写散文的同时,还没有忘记儿时的小说梦,长篇小说《红宝石,蓝宝石》在断断续续地写,已经十几万字了,还没有到高潮部分。                

不着急,慢慢地写,也不求于发表。我和文学的缘分就这样不温不火地继续着。


最后,我用杨献平老师的一段话来结束我的疯言疯语:

“文学写作就像单兵作战,一个人就是一把尖刀,一枚响箭,应当避开大规模的会战,进行悲剧式的运动战与野战。耐力、思想、、独立、自由、求新,显然是必备的要素,缺一不可。在这个物质凌驾,肉身狂欢,信仰与道德空前糟糕的年代,一个文字写作者,不是你融入了什么,而是你有没有前进的勇气,有没有负伤之后自我包扎的能力与面壁自省的信心。与其跟从风向与潮流,不如束发紧腰,如林冲夜奔、荆轲刺秦般落草为寇,一去不返。即使那山上无草无木,也可以亲手种植,可以从山下取水、挑土。哪怕只有一株青草,也要以仁慈、真诚的方式,让它自由、健康成长。即使没有阳光,也可以自己尝试着搭建云梯,摘掉遮蔽的乌云,让光芒照射在你和你的泥土和草木上。”


写了几十年了,我还是个这样的草寇。就文学而言,我只能算是个打酱油的,而且是老抽级别的。谢谢大家。


主持人

非常感谢驿马的分享,下面是交流互动,聊天唠嗑,欢迎大家积极踊跃交流发言。


李我:

驿马老师能否就在场散文延展一下。


主持人:

其实在场主义,说白了,就是把屋子捅个窟窿,让里面更亮,大家看得更清楚,但是很多人没有这个勇气,我们大部分人写到关键时刻,只好顾言而他,因为大家都明白的原因。

在场主义散文奖到14年就结束了,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后来河南教授楚些推出新散文理论,山西作家玄武推出小众散文,都是在场主义的延续,反而是周闻道,这几年默默无闻。


张谋:

在场主义散文奖,刘亮程获过,周晓枫获过。起点,天涯,新散文,刚好是我的运动轨迹。


驿马:

张谋兄的《南方》其实也是散文的在场体现。


孙竞:

散文可以直抒胸意,释放情怀,是一个作者的心灵和思想的文字外观。


主持人:

感谢驿马的分享,希望今天的散文在场主义可以给大家带来思考。谢谢大家的陪伴,大家晚安啦~

  • 1
  • 关键词:驿马在场主义散文创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17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7/17 09:17:25
    • 分享到: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4钻
  •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6
  • 215062
  • 48
  • 947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