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乡风吹晒布路
  • 点击:52903评论:162018/07/29 12:51
  • 2018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从中原大地到深圳东门,隔着十万八千里。

我在深圳寄居了快十年,因为某些人和事,很少再回去。故乡想我的时侯,便让风来看我。风从村里出发,穿过麦草垛,穿过杨树梢,穿过刚刚翻过的黑土地。它们沙沙地响着,一声声说着思念,思念。从故乡到深圳,需要步行十三天。风集聚了十年的思念,它加快脚步,日夜兼程,风尘仆仆,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

风来的时侯,正是清晨。阳光在窗外普照,蝉伏在树上鸣叫,邻居在院子里晾晒床单,床单上飘着花朵和蝴蝶,辣椒炒鸡蛋的香弥漫整个楼道,脚步声蹋蹋蹋传来。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是在故乡了,心便微微痛起来。风知道我的心思,它只隔着窗户望我。我再也坐不下去,起身,打开门,想让风进来。

然而经过十年之隔,风已经不认得我了。当初我在故乡的院子里蹒跚学步,风在树梢上看我,荡着温柔的笑意。鸡和鸭也在咕咕叫着,太阳炙热地烤着大地。羊卧在槐树下,闭着眼睛,胡子被风握在手里,微微拂动。狗听到风来的声音,警觉地竖起耳朵,看到是风,又趴在地上继续睡觉。一个黄手帕晃晃悠悠,从院外跌落地面,上面趴着蝴蝶和花朵。我知道,这肯定是风在逗我。我抓起黄手帕,看到花蕊里藏着的灰尘。风看着我迈过门槛,走出院子。四野无人,只有风嗤嗤笑着。院子外有一个小池塘,由于夏季连日干旱,池塘的水位离岸很远。我趴在岸上,努力伸着小手帕,想让它湿到水面。然后,只听“扑通”一声,我已经掉下水。大人们都在屋里午睡,只有蝉伏在树有气无力地鸣着。风慌了,使劲摇着我的朝天辫,让它在水面浮动。终于,对面大路上过来一个人,看到池塘里即将被水灭顶的我,惊慌大叫:你们家丫头掉水了。当我被人救起时,看到风羞愧地躲在树梢。我朝它挥挥手,眨眨眼,原谅了风,风从树梢下来,温柔地将我抱在怀里。这件事成了我和风之间的秘密。

风看着我一天天长大,背起黄书包,到十里之外的学校上学。我起的很早,风也很早,它从旷野回来,呼呼穿过麦田,钻到我的小书包里,随着我进入教室。老师在讲台上“鹅鹅鹅”,它在书包里大睡。放学的时侯,它终于醒了,懒洋洋地随着我回到村庄。当又黄又大的夕阳挂在树梢,炊烟从每家的烟囱冒出,风醒了,只动动手指,烟囱们便细了腰身。风摇了摇树枝,夕阳像少女般羞红脸庞,快速隐入河岸的另一端。我在风的呵护下,一天天长大,它陪伴我求学的每一个白昼,钻入我的每一个睡梦。无论白雪凯凯,暴雨如注,亦或烈日艳阳,细雨迷朦,它始终和我形影不离。

十六岁那年,迫于生计,我离开乡村,在黄昏里与风惜别,准备南下广东。

风悲伤地跟我告别,它觉得再也不能呵护我了。风自小生在乡村,习惯无拘无束的玩耍。它跟河流嬉戏,在麦田起舞,与树林捉迷藏。而城市里满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它甚至闻不惯车子屁股喷出的尾烟,深圳的高楼亦会让它迷路。

自跟风告别的第一天起,我便一天天老了下来。从一个对未来满怀憧憬的青春少女,变成为油盐折腰的中年母亲。皱纹悄悄爬上我的脸庞,眉间聚集成“川”字。我的眼神已经不再明亮,红晕也从脸上褪去。这个下午,风已经不认得我了,院子的菠萝蜜树使它陌生,每家每户的防盗窗更是让它止步。风在树间飘荡,徘徊又徘徊,发出“呜呜”的悲鸣。我却认得风,它是自幼滋养我长大的灵魂,是生我的父,养我的母。我想念故乡的时侯,风便无处不在。而此时此刻,它站在我的面前,却辩识不出面前的臃肿妇人,正是多年前在乡野里被它日夜呵护的女孩。

我默默走出深圳的院子,引领着风,教它辨认城市的方向。我在晒布路住了快十年,对每一条路线都了如指掌。我也熟悉我的邻居。比如说对面那户新搬来的人家。不,我更认得他们居住的屋子。那里原来住的是一对老夫妇。每天早上起来,便看到男主人在院子里晨练的身影。女主人从菜市场回来,拎着几个袋子,里面装着几块排骨,或者是马鲛鱼,也许是马蹄莲,绿汪汪的空心菜调皮地露出脑袋。女主人总是笑呵呵地跟我打招呼:“早上!”我说“早上!”

风说,不对,应该说“您咋起来恁早?”或者,“你吃了没有?”风忘了,这是在广东。风又悲伤起来,它想起在故乡的村庄,每家每户也起得很早,做好饭,便端着碗,蹲到门外吃饭。故乡的人家挨得近,一户接着一户,他们蹲在自家门口,一边喝汤,一边跟对门的邻居拉家常,讨论着上午是上北坡干活,还是到西坡割草。风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它喜欢早晨的露水打在路边小草上,喜欢看炊烟在乡村的烟囱升起,喜欢看人们碗里的玉米糊糊掉下来,喜欢让鸡和鸭围在人们脚边打转。

可是这是在深圳,风你看,对面的那对老夫妇已经搬走了,他们的脚步已经支撑不住到菜市场的距离,他们的儿女联系了幸福之家的养老院,让在那里安居晚年。我还记得男主人临走的时侯,在院子里转了又转,菠萝蜜树沙沙地响着,他亲手种下的桂花树已经随风飘出香味。风,那不是你吗?风说不是不是,那个时侯,它正在故乡的村庄,穿行在杨树的林中,和杨树们一起,观望半空的月亮。它不认得菠萝蜜树,也不认得桂花树。而老家的邻居们,长年累月,还是那几张面庞,他们生于厮长于厮,辈辈守在这个村庄。谁家娶媳妇了,谁家添小孩了,谁家共有几辈人,风都记得很清楚。可是我住在对面的深圳邻居,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先是住进来携着一双儿女的潮州夫妻。他们做药材生意,搬来的第一天,便在门口装了监控,灯日夜明着。很快的,生意失了利,他们搬走了,灯却留下来。一个黄昏的光景,又搬来一户求学的人家。孩子在附近上中学,婆婆在家做饭。每天都能看到穿着校服的女孩,沉默着,低着头,穿过院子,穿过菠萝蜜树,走进深圳中学的校门。风在后面微微刮起她的衣衫。风,那不是你吗?风说,不是,那个女孩使我陌生,我护送的女孩,只走在乡村田野求学的道路上,我让路边开出小花,我让麦田翩翩起舞,我让蚂蚱在她脚边跳动,可她却在最好的年华,走进异乡的城市。

风,来吧,我带你认识我的邻居,说不定你会喜欢他们,就如同喜欢我村里的父老乡亲。可是在这座城市,我见过我的邻居每一张面庞,却叫不上他们的名字,不过不要紧,过不多久,我的新邻居便会替代旧邻居。你看,斜对门干洗店的老板娘已经搬走了,她在这里住了快十年,我看着她从一个活泼美艳的少妇,步入脚步迟缓的中年。她的干洗店日夜不休,养育着两个上高中的儿子。当孩子考上大学的那一天,一家人都搬走了。现在,这里居住着十几个快递员,他们停在门口的电动车上,有着达达、饿了么、美团的字样。他们总是清晨启程,夜晚回来,说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乡音,在黑夜里与风热烈地交谈。

风沉默着,跟随我的衣角,走出院子,穿过小区。值班室坐着一个保安,我搬来的时侯,他还是年青男孩的模样,见人总是一脸腼腆的笑纹。如今,他成了家,变成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胖脸上盛着麻木,眼神里现着忧苦。我听到风叹息了一声。

我携着风走出小区。看到一列街铺已经换了模样。这里原来是一家潮汕饭店,灯火通明,夜晚里,尽是啤酒碰杯的声音。早起的时侯,能看到几只偌大的老鼠从里面嗖嗖跑出。后来,饭店关了门。路口搭起一排铁皮房子,装修工人热火朝天的住进来,一个屋角还摆了一盆三角梅。哦,风,我忘记跟你说了,你看在深圳,每户人家的窗台上,都种着三角梅。风说,我还是喜欢你种的指甲花。可不是,我微笑起来,小的时侯,我最喜欢种指甲花。白的,红的,粉的,各色指甲花都被我种遍了。花开的时侯,先是鼓起花骨朵。风知道我喜欢花开的模样,在半夜里使劲吹向花骨朵。第二天早上,我便看到一盆开得红艳艳的指甲花。我欣喜地大叫,风,快来看。风笑着,打了个旋,从我头顶的树梢,跑向田野。正值青麦生长季节,正是和它们捉迷藏的好时节,有一首歌叫“风吹麦浪”,不是这样的吗?

风和我一起,陷入往事的沉思中。一阵馄饨的香飘过来。迎面望去,是一家上海饭铺。不,不对的,风,这里原来是一家兰州拉面,有日夜戴着白帽子的大爷,和裹着头巾的新疆妇人,他们做的拉面里,有大块的牛肉,切得细碎的葱花,羊肉清汤里,飘着如蝶状的香菜。

他们早就走了,风说。

我诧异起来,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风又调皮起来,抓住榕树的胡须,贴着地面荡漾。这些榕树我都认识,看着它们的胡子一天天变长,叶子一天天苍翠,里面藏了无数个风的远方侄孙。我沉默地往前走着,风跟在我的后面,犹如小时侯护送我上学的模样。风,这里原来是一家超市,后来也搬走了,改成一家茶餐厅。茶餐厅的老板娘我认识,白白净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我还记得她肚子鼓起的模样,都说她要生儿子,结果她生了一个女儿。从那时起,就再也见不到她的笑了。再后来,这里换了一家牛肉火锅,门口的鲜花篮摆了一溜又一溜。前面是一家面包店,还有一个理发店,它们永远在装修啊在装修。风,我记得晒布路上的每一家店,犹如关注我的父老乡亲,他们的每一个动态都牵动我的身心。不见风的回应,回头望时,风正从鲜花篮里跃出来,钻入我的怀抱,扑扑哧哧,霎那间,有秋天到来的感觉。

你还记得老家的秋吗?风说。

记得呀,怎么能不记得。当杨树的叶子变得金黄,打着旋儿,从树上落下来,小孩们便在树下欢呼:秋天来了。是啊,秋天是成熟的季节,所有在春天植下的,都可以在秋天收获,你看,就像这菠萝蜜树,春天时,还只是拳头大的模样,现在,经过无数个雨淋日晒,里面已经蕴了蜜一样的甜。风轻轻吹向挂在树上的菠萝蜜,那些菠萝蜜微微晃了晃身子,如仪态万方的孕妇,含蓄地同我们打着招呼。我诧异地望着风,你怎么记得南方的春天?风笑而不答,温柔地拂过我的脸庞,如恋人的手。

风,我记得老家每一个季节的模样。秋天过后,便是白雪茫茫的冬季。我们在暖和的被窝里熟睡,你也跟着进入梦乡。第二天早起时,大地给了我们大大的惊喜,白雪铺满四野,从村庄到麦田,一脚下去,怕痒的白雪们笑得咯吱咯吱响。等到上冻的天气,更是好玩。清晨起来,便能看到冰凌柱子一条条挂在屋檐,用手掰下来,咬在嘴里咯嘣咯嘣响。经历了一个冬季的睡眠,大地醒过来时,百花开满山坡,绿草从土中生出,树叶展出嫩芽,鱼儿跃出水面。风,这是老家的春啊!可是你见过晒布路的春吗?永远是一年四季不变模样,三角梅常年开着,菠萝蜜树常年绿着,街道上的人常年变着。台风到来的深夜,我便怀疑,是你思念我的声音。风,我在深圳居住的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故乡风吹晒布路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大明府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1-26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0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9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4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2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文字让人欣喜,定位为小说也好,散文也好,都可以称得上精品。文中的场景都是读者所熟知的,如果以常态的方式进入,不一定让人提起兴趣。作者将主人公设定为“风”。叙述过程中,轻松自如,云淡风轻,不做作,不伪饰,结尾戛然而止,让人回味无穷。
  • 感谢王老师提名

    回复

  • 这篇文章之所以令人眼前一亮,恰恰是因为其诗意的品质。作者在写作中,找到了“风”这个很好的意象:“故乡想我的时侯,便让风来看我。风从村里出发,穿过麦草垛,穿过杨树梢,穿过刚刚翻过的黑土地。它们沙沙地响着,一声声说着思念,思念。”这样的描写,表现出作者具有很好的文字意识。没有繁冗的形容词,语言干净、贴切,以情直抵人心。“风”在作者的笔下是鲜活灵动,充满感情的,它是故乡的使者,慰藉着每一个思乡者的心。
  • 谢谢唐老师提名

    回复

  • 万物有灵,风也是。以诗意写红尘,以童心写沧桑。这篇散文,别有“风”致。整篇文字清新灵动,但结尾用一个大家熟知的格言收笔,略俗。
  • 不好意思,才看到评委老师的点评,感谢感谢!这实际上是第二稿,原稿不是这样的,很悲观,之所以要改成这样,是想正能量

    回复

  • 虚实结合,挺别致的一篇散文。
  • 感谢段老师留言!

    回复

    • 大明府1布衣2019/11/24 21:08:23
    • 分享到: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02 08:51:55
    • 分享到:
  • 以风为媒,将远在中原的故乡与现如今客居的深圳串联起来,从中我们看到了内地与沿海、乡村与城市在生活理念上的迥异。描写思乡之情的优美句子似乎冲淡了些许忧愁,读罢却又让人惆怅许久。友情提醒:在邻家,作品尽量不要在双休日发,不然会错失某些机遇。就像这篇佳作,很遗憾,或许就是因为发表时间选择不佳,最终与周冠军失之交臂。还好,现在是睦邻文学奖提名季,被提名应该是妥妥的,看好你哦。
  • 感谢黄老师的真切解读和温馨提示,我只有周末才能空出大块时间,虽常关注邻家,但并不知一篇文章还可以同时参加周作品评选,谢谢老师的祝福,邻家人才济济,想要突围很难。再次感谢,祝好!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7/30 14:54:56
    • 分享到:
  • 诗意的风,诗意的句子。 一个旅人对故乡的思念无处不在,哪怕只是一阵风,都能打开回忆的窗。
  • 谢谢赏读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7/30 11:56:32
    • 分享到:
  • 清新的小散文,透着股暖意。
  • 谢谢赏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
  • 34800
  • 12
  • 401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