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里的月光
  • 点击:1528评论:82018/08/30 00:50

火车到站时,天色近黄昏,晚霞将西天边染成了火红色。车还没停稳,车厢里已骚动起来,人们拖着行李往车门口拥。表舅扛着袋子,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对军军大声喊:抓紧我的衣服别松手,千万别丢了!军军有些怕,听村里的大头叔叔讲,深圳大得很哩,不像王庄,只二百来户人家,闭上眼睛从村头能摸到村尾。在深圳要是走丢了,可见不着爸爸妈妈了。

被拥挤的人群挤出车厢,军军紧紧扯住表舅的衣角不敢松手,脚不沾地朝前跑,生怕一不小心被冲散了。慌乱间,军军被后面一个胖子撞了一下,一个趔趄扑倒在地。鬼娃子,没长眼睛啊!胖子粗暴地骂,又朝军军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拉着行李骂骂咧咧走了。膝盖磕在地上很疼,军军顾不上疼,连滚带爬起来追赶上表舅,紧紧扯着他的衣服跑,后面的人如潮水般拥上来,裹着他朝前走。

检票口在查票。表舅慌了,压低声音对军军说,等下你弯着腰走,不然要补票的。在火车上,表舅就是让军军用这招,躲过查票的列车员。军军立马弯下腰,像做贼一样,缩着脑袋不敢抬头,生怕被人看到。但还是被发现了,一个手持大喇叭的中年男子在高喊:扛东西那个人,说你呢!带个小孩的,小孩的票呢?军军的脑袋一下子大了。表舅不理会,加快脚步朝前走。军军大气不敢出,一个劲地跟着表舅跑。那扛东西的,穿黑衣服的小孩,说你们呢。手持大喇叭的人显然失去耐性,声音提高几个分贝。表舅骂了句娘,停下来,最后补了一张儿童票。奶奶的,差点就混过去了!真是“怕处有鬼,痒处有虱”,98块钱,够老子两顿酒钱了。表舅骂着,朝军军狠狠瞪了一眼。军军马上收回目光,不敢再看表舅。军军知道,来深圳时,妈妈给了表舅500块钱作为车费的,临行时,奶奶把积攒下的三十个土鸡蛋都煮了,让他带在路上吃。火车上,表舅丢给军军两个烧饼和一瓶矿泉水,自顾自喝啤酒吃花生米吃鸡蛋,也不理军军。

约莫走了四五分钟,表舅把行李放在地上,交待军军看管好行李不要乱跑,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转身到售票服务点买票去。军军总算松了口气,趁表舅买票的当隙环顾四周,室内灯火通明,各种颜色的灯光交织一起,像正月十五他跟二胖在村口放的万花筒。远处的灯火星星点点,分不清是天上的星星还是地下的灯光。军军想,深圳跟王庄真是不一样,有月亮的晚上,王庄满村庄都是月光。军军最喜欢有月亮的晚上,月光静静照在地上,大地上像撒了一层碎银子,满地都是银月光。他和奶奶坐在石榴树下剥棉花、剥苞谷棒子。军军喜欢听奶奶讲故事,唱儿歌:

“小白兔儿白又白,

你从月宫走下来。

月亮有棵桂花树,

九月九日把花开。

姐戴一朵上花轿,

妹戴一朵去拾柴,

剩下一朵送给我,

我把桂树门前栽。

十年长成桂花树,

不用白兔送花来。”

军军问奶奶,月中真的有嫦娥和玉兔吗?奶奶说,当然有了!你睁大眼睛仔细看,能看得到的。军军望着广袤的夜空,睁大眼睛仔细看,深蓝的天幕上嵌着一轮金灿灿的圆月,彩云追着月亮一个劲儿在天上地跑。看着看着,军军仿佛看到,嫦娥仙子头戴凤钗、身着长裙,怀抱玉兔,挥舞着衣袖在月宫里翩翩起舞。军军爱听奶奶讲故事,嫦娥奔月、白蛇传、天仙配,听得多了,军军更加相信,月中有嫦娥仙子,水里有白娘子,天上有七仙女。军军喜欢有月亮的夜晚。

表舅带军军挤上地铁。这是军军第一次坐地铁。地铁上真干净,真宽敞,远比火车上干净舒适得多。军军终于可以坐下,让胳膊和腿自由伸展。地铁奔跑时带着呼呼的声音,像冬天打着唿哨刮过的北风,把两边高耸的楼房和花花绿绿的广告牌抛在后面。每停一个地方,都会下去一些人,再上来一些人。军军盯着五花八门的广告看,尽管有好多字都认不得。军军想,地铁站修得真气派,像童话书里国王居住的金碧辉煌的宫殿。长这么大,军军只坐过一次汽车,还是前年爸爸妈妈从深圳回来,坐表舅姐姐的车去县城。汽车跑得飞快,路边的白杨树和两边的村庄纷纷后跑。军军趴在车窗口,目光炯炯有神望着窗外,军军不明白,从车上看外面,树和村庄怎么都动起来,而且还向后跑。军军又不好意思问爸妈。妈妈一脸兴奋,对爸爸说:跃辉,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像表姐一样买上汽车?爸爸抽了口烟,重重地哼了一声,把手中的烟灰弹向窗外,慢吞吞地说,又在做白日梦了!妈妈立马拉下脸来,大着嗓门喊:想都不能想啊。你看人家大庆,管着几千号人,汽车都买了几部。人家可是跟你同一天去的深圳!爸爸把目光投向窗外,默默抽烟不说话。下了地铁,表舅带军军上了一辆中巴,下车又走了半里路,三拐两拐拐进了一片高楼前。军军隐约认识“富华小区”这几个字。表舅开始给妈妈打电话,说他们到楼下了。

功夫不大,前面跑过来一个细高个女人,穿着碎花连衣裙,蓬松着头发。军军感觉像是妈妈。 “军军,我的娃儿,我的心肝宝贝疙瘩蛋,妈妈可把你盼来了!”妈妈一路小跑过来,把军军紧紧搂在怀里,心肝宝贝叫个不停。一阵风吹来,军军闻到妈妈身上好闻的香水味。

楼房共七层,没有电梯,军军跟着妈妈一口气爬上七楼。房子只一间,两张床位占据了大半个房间。一个深蓝色的旧沙发挨着墙壁放,长方形茶几上摆满了饭菜。军军正想问爸爸,妈妈说爸爸上夜班,明天早上才回来。晚餐很丰盛,有鸡有鱼有肉,表舅也不客气,连声说饿死了,大口吃菜喝啤酒,谈论路上的见闻,说路上对军军如何照顾。妈妈夹了块鱼给军军,他半天才咽下。表舅一阵风卷残云,打着饱嗝问:姐夫还在抛光厂?妈妈说,不在抛光厂能在哪里?一没技术二没生意头脑的,就会下死力气。表舅说,也好,抛光工人工资高嘛。妈妈说,计件的,做熟练了工资倒是不低。表舅又说,抛光灰尘很大,时间久了怕对身体不好,还是换个岗位了。妈妈说,那里边的工人,有的做了20年也没事,他才做11年算什么?表舅嘿嘿地笑,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表舅将盘子里的香酥炸鸡一扫而光,连喝了三瓶啤酒,抹着嘴巴说饱了,明天要上班,扛起行李匆匆走了。

妈妈打了热水给军军洗澡。军军脱掉衣服,羞涩地站在妈妈跟前,说,我自己洗吧。妈妈不容分说拉过他,开始往他身上撩水。从头到脚,妈妈不厌其烦,一遍一遍给他搓澡。妈妈问,军娃儿,想不想妈妈?军军点点头。妈妈说,军娃儿,妈也想你,做梦都在想。你是从妈身上掉下的肉,是妈的心肝宝贝。若不是你,妈妈不知道会在哪里。妈妈说这话时,泪花在眼里打转。军军说,妈妈,你要去哪里?很远的地方吗?妈妈说,如果不是你,我真想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走得远远的,谁也不见。妈妈抹一把脸上的泪,又说,军娃儿,听妈妈的话,一定要好好念书,将来有份好工作,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多体面。你看你爸,就是因为没文化没头脑,如今还是一个抛光工,干着又脏又累的活儿,吃着猪一样差的饭菜,过得像狗一样的生活,整天被人哟来喝去,夹着尾巴做人。妈妈的话军军听得似懂非懂,村里的大头叔叔讲,深圳不是天堂吗?怎么会吃猪一样差的饭菜,过狗一样的生活呢?

妈妈在阳台上晾衣裳,军军过去帮忙。阳台挺大的,抬眼便看到满天的星星,只是没有月亮。对面楼房的灯亮也着,站在阳台上,军军能清晰地看到对面楼房房间里的一切。房间有一个很大的客厅,电视机正播放着歌曲,一个身着白色长裙,身材高挑,披着长发的女孩在客厅里走动,像电视剧里的“神仙姐姐”一样漂亮。一个梳背头的男子站在阳台上抽烟讲电话。妈妈让军军换上新睡衣,睡觉时把他拥进怀里,听到妈妈的心跳声,坐了一天一夜的车,在妈妈的问话声里,军军很快进入了梦想。

军军醒来时天已大亮。妈妈做好早餐,换了工衣准备上班。军军刚洗完脸,爸爸下夜班回来了,手里拎着啤酒和凉菜,见到军军咧嘴笑,臭小子,又长高了!爸爸说着蹲下身将他拦进怀里,用满是胡茬的嘴亲他,爸爸用筷子撬开啤酒瓶盖,臭小子,陪老爸喝一杯!妈妈在一边骂:喝你个大头鬼啊,你想让儿子跟你一样变成猪脑袋!你这脑袋越来越笨,全是喝酒烧坏了脑壳。爸爸并不恼,挑一块猪头肉给军军,又夹一块放进嘴里,大口大口嚼着,很享受的样子。妈妈看时间要迟到了,把钥匙塞给军军,抓起厂牌匆匆忙忙上班去了。

爸爸喝完酒,冲了凉,上床倒头便睡,呼噜打得满屋都响。军军趴在桌子上写了几页作业,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去阳台洗手时,军军无意间朝“神仙姐姐”的屋子看了一眼,她穿着短裤,露出雪白的大腿在凉衣服。一个戴眼睛的瘦高个男子在他房间。军军看那男人,并不是昨晚他见到的背头男子。军军将钥匙挂在脖子上,轻手轻脚下楼,走到大门口,军军学着妈妈的样子,用感应钥匙在门上应着了一下,“啪”地一声响,接着是“滴滴滴”的声音,把军军吓了一大跳。军军拭着拉开门环,用力一推,门开了,军军闪身出了大门。几乎同时,对面那幢楼的大门也开了,一个瘦高个男子正推门出来。军军一下子认出来,是刚才在“神仙姐姐”屋里看到的那人。见军军看他,低头匆匆走了。

小区四周的楼房都差不多高,颜色样式也差不多。为了能顺利找到回来的路,军军留意四周,他看到大大的黄色油漆字,写着E幢26楼。楼的斜对面,有一个“美宜家”超市,外面墙壁上挂着电视机,正播放着一部古装电视连续剧,下面的铁座椅上坐着两个老人和一群孩子。军军对古装剧不感兴趣,走到冰柜前看了半天,想买根雪糕,掏钱时才发现忘记带钱了。嘿,哥们儿,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客!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跳出来,嬉笑着对他说。军军对他笑笑,说了句“谢谢,我不认识你!”径直朝前走。男孩在后面冲他喊:介绍一下不就认识了吗?我叫罗小西,你叫什么?

到了富华小区大门口,面前豁然开朗起来。两边店铺林立,上面的字军军基本都认识,“健康大药房”、“兰州拉面”、“牛记包子”、“富华大超市”、“沙县小吃”、“东北饺子馆”,应有尽有,比家乡的小镇齐全多了。每年腊月,奶奶会带军军进城置办年货。奶奶买了东西,让他帮忙拿,他们再搭乘村里的拖拉机回去。集镇离村子有十里路,有时搭不上拖拉机,他们只能步行回去,走走、停停、歇歇,十里的路程通常要走上两个小时才能到家。药店门口的座椅上围着一群人,几个带小孩的老人和妇女坐在一起说话。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男孩弯腰捡空瓶子,一下子摔倒在地,急得哇哇大哭。军军跑过去扶他起来。一个胖胖的老太太跑过来抱起小男孩,笑着对军军说:谢谢你啊!小靓仔。军军对她笑笑,继续往前走。前面一个门店半掩半开着,里面有七八张麻将桌,一些男男女女围在一起打麻将。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军军罗小西奶奶爸爸妈妈月亮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1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一个寓言。或者也可以说是一个预言。几十年前的上山下乡一代将给这个族群带来什么,尚在进展及观察中;而留守儿童一代将如何影响这个族群的质地与成色,几乎是可以准确预测的。可供代际传承的物质财富并没有如愿被创造出来,谨守分际的苦吃苦作精神却已大面积崩解,因此,小说里小主人公砸车,就是他们与社会建立交集的初步尝试与探索。
  • 谢谢老师阅读、提名。正如您所言,“留守儿童一代将如何影响这个族群的质地与成色,几乎是可以准确预测的。”留守儿童,一个沉重的话题,我总想着要写点什么,可是,我又能写什么呢?

    回复

    • 郁小尘2童生2018/09/13 23:59:54
    • 分享到:
  • 从故乡到异乡,从乡村到城市,面对新的环境和新的事物,孩子们的思想在悄悄发生变化,每一个留守孩子的心里,都有一段不平常的故事。暑假快要结束了,“小候鸟”们又要“飞”回老家去,在长途汽车站,在火车站,总能看到他们与家人挥泪告别的伤感一幕,他们像候鸟一样踏上“归巢”的旅途,完成了一次季节性的迁徙。楼下玩耍的孩子越来越少,楼道里又恢复了平静,城市的灯火依然璀璨,城里的月光不再明亮。
  • 回复
    • 郁小尘2童生2018/09/13 23:35:36
    • 分享到:
  • 每年暑假,各地的“小候鸟”从四面八方“飞”到深圳来,与他们的父母团聚。楼道里的孩子们一下多起来。白天,他们的父母都上班去了,孩子们聚一起很快成为朋友,他们结伴在周围游逛,用满是新奇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文中的“军军”便是其中的“小候鸟”之一。我问一个小男孩,深圳和家乡有什么不同?小男孩告诉我:深圳好漂亮,特别是夜晚一到,到处灯火辉煌,像国王的的宫殿一般漂亮。只是看不见月光,只有闪亮的灯光。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10 07:35:43
    • 分享到:
  • 用儿童的视角挺好,如果在揣摩儿童的心理方面再打磨一下,应该会更好。
  • 谢谢老师赏读、指正,有空我再琢磨琢磨。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8/31 12:02:41
    • 分享到:
  • 故事有点老套,如果有个手法写可能会比较吸引。
  • 谢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49200
  • 10
  • 241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