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启蒙镇
  • 点击:19982评论:02018/09/28 10:42

对于乡下的孩子来说,启蒙镇算得上我所知道和理解的世界里的大城市了,距离我居住的乡村只有十五公里的路程,但在我尚未的开蒙的地理观念里,那已经接近世界的边缘。小时候,我经常跟随父母到启蒙镇赶集。从韶霭村到启蒙镇,隔着一座座大山,那时乡村还没有修通公路,要去赶集,唯一的办法就是步行。穿过幽深寂静的山谷,跨过古老而结实的石桥或木桥,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攀援而登,站在山巅极目远眺,望见一大片逶迤延绵的群山,它们犹如沉默的巨人屹立着,你只能看见它们黑梭梭的脊背或后脑勺。那些山路十分宽阔,穿过茂密浓郁的树林,通衢探幽,绿阴如盖。登山道是古色古香的青石阶,像青藤一样缠绕在大山的腰际。在车马不通的年代,山路是人们与外界联络唯一的通道。山里人祖祖辈辈在山间行走,活人与死者走的是同一条道路。他们在同一条道路不同的时间与空间维度上重逢,却看不见彼此。是人赋予道路以生命力,如果没有那些执着、倔强的行人,那么代代相传的道路就彻底荒废了,变成孤零零的弃儿。如今,那些业已人迹罕至的山路归还给了森林之母,上面长满了她的生机蓬勃的子孙。

多少次,我迷失在大山构成的迷宫中,黛青色的山脉如同海浪一样延伸到遥远的目力所不及的地平线。人们仿佛行走在波浪上,在山间曲行,乐此不疲。这些生活的脚夫,这些快乐的行人,他们对生活的热爱异乎寻常。无论山路多么难走,肩负着多么沉重的挑担,他们都感到如此地快活,一边赶路,一边大声地说笑,不时唱着山歌。那些笑谈和山歌是大山的絮语,被易逝的晚风贡献至山神和鬼怪的晚宴上。

一字长街是一条通往县城的主干道,像只利箭一般穿过镇子。来到一字长街的街头,你已经开始感受到商业的气息了。乡下的妇人们将自家喂养的家禽和禽蛋拿到集市售卖,以补贴家用。家禽们被囚在竹篾笼子里,好奇地瞪大眼睛,唧唧咕咕地议论着什么。那些拙口钝腮的业余商人们蹲在地上,像赴一个没有确定时间和对象的约,沉默地等待那些识货的买主的到来。等到这个冗长乏味、令人难耐的商业仪式结束后,她们便像一条黑鱼一样轻车熟路地跳进人潮汹涌的集市的河流里,购置家庭日常用品和个人用品,成为其他商品的消费者。如果是冬天,街头上摆着一挑挑、一筐筐漆黑如夜的木炭。它们生前也曾玉树临风,长于山野,有朝一日,被农人斫而为段,送进深不可测的炭窑里面,经历火的洗礼,化身为炭,温暖人类的冬梦。

一字长街的街头,就像这部现代商业歌剧的序曲。属于那个年代的迷人的集市已随风而逝,成为记忆中的独白。街头上迎来另一群少年,他们坐在裹挟尘土忽忽而至的面包车或国产小汽车里,茫然地朝窗外望去。街道早已面目全非,新铺的水泥街道,泛着青灰色的幽光,街道两旁曾经萧索、颓败、摇摇欲坠的旧屋舍摇身一变,变成亮堂宽敞的两层砖房,房子临街的一面贴着明晃晃的白瓷砖,一楼店铺像一张豁然洞开的大嘴,货柜上、地上七零八散地摆放着杂货、食品、啤酒箱、饮料和劣质玩具。

从街头逐步深入,来到十字街头,街口往北,是肉菜市场,街边的肉铺上摆着新鲜的猪肉牛肉,光着膀子、油光满面的屠夫目露凶光,冷冷地打量过往的行人。扯着沙哑的烟酒嗓吆喝:“卖肉了,新鲜上好的猪肉咯。”旁边一些裹着黑衣、皮肤干瘪的老太婆就地架着一口油锅,从搪瓷盆里面用手捏一个的糯米粑粑,填上一勺红豆馅料,用手掌摊平,沿着油锅边缘滑进去,油锅滋滋地冒着热气,不一会儿,变成金灿灿的、香喷喷的油炸粑,咬上一口,香脆酥软,味道美极了。沿着肉菜市场往里走,穿过房屋之间幽暗、狭窄的甬道,便离开了热闹的街市,接近城镇的边缘了。那里有一片空地,远远地听见马嘶声、牛哞声、猪哼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牲畜新鲜大便的臭味和动物骚臭味。这是牲畜交易市场。这里都是大宗交易,双方现金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在这里,成年马、牛以及猪仔是最主要的交易品。秋冬季是牲畜交易的黄金时节,那时开始进入农闲和枯草季节,喂养马牛成为一件极为劳心劳力的事情,那些不愿意再为马牛做马牛、手头不宽裕的农人急于脱手;那些想为来年春耕未雨绸缪的农人,前来物色堪以托付重任的牲口。精明的买家细心打量着那些待价而沽的牲口,前后左右瞅个遍,拍拍牛臀,摸摸马首,比找对象还要挑剔,比成家还要慎重。那些卖家将平日里怨恨和诅咒的话都吞进肚子里,表现得像个出色的诗人,为那些将要与之生别的牲口献上动人的赞美诗。妇人们围着那些呆萌、笨拙小猪仔转,这些可怜的小东西从母猪身边被人掳走,它们还记得昨天的晚餐上跟兄弟姐妹们争食与斗嘴,共同在食槽上演奏美妙动听的协奏曲,没料到那是它们最后一次聚餐,从此往后不再见面与争吵。童年时代如此美好而短暂呵!猪生如此无情而残酷呵!从被买卖那一刻开始,它们在人的眼里,只是一堆可以变大变重的肉,命运从此定格。这里是这部商业歌剧的宣叙调。

十字街头往南,进入一片开阔的街市,这里是启蒙镇的心脏。街道两旁是一排紧挨着的杂货店、理发店、饭店、电器店、维修店、游戏厅、台球室、私人诊所等商铺。集市日,到处都是游街串巷的人,街边商贩占道经营,水泄不通。倘若平日,则是另一番景象:灼人的阳光照在空旷的青石街面上泛着刺眼的白光,午后慵懒的暖风吹得人晕晕欲睡,一些裹着黑色头巾、穿着靛蓝色右衽短衣的农妇背着背篓匆匆走过,叼着烟斗的汉子驾马车从街上哒哒而过,嘻戏追逐的顽童突然从屋子里跑出来,穿过马路牙子,一溜烟消失在某条幽深的巷子里……。街道尽头是镇医院,横着一条内街,一端通向百货商场、镇政府和电影院,一端与主干道汇合。

一字街由西向东,是通往县城的方向。过了十字街头,就进入集市最热闹的街市。它其实只是一条平凡无奇的街子,路面坑洼不平,来来往往的车辆裹挟漫天尘土轰隆隆驶来,颠颠簸簸跟跳舞似的,坐在车里的人感觉五脏六腑简直都快要吐出来。往返县城的班车每天早中晚三班,停靠在街尾岔路口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临时站台上。只有在集市日,这条街子才显示出它的魔力,像变戏法似的将这里变成购物天堂。人流和车流交织在一起,性子急躁的司机拼命按着喇叭,但人们像聋子似的充耳不闻,丝毫没有避让的念头,当车子快要撞上去时,他们又像条狡猾的鲶鱼一般溜到路旁。商贩们沿着狭长的街道两旁摆摊,摊位是两把的二人凳各置一端,上方铺上杉木板,在木板上面铺着一张灰旧的台布,四角各立着一根竿子,顶上方拉着一块遮阳棚布,用绳子系在竿子上。摊位上摆满琳琅满目、粗制滥造的廉价商品,花巧而无用的装饰,表面光鲜却质地低劣,而且大多数都是些冒牌货。但却大受欢迎,人们根本不在乎是否冒牌。他们是彻头彻尾的形式主义者和实用主义者,一贯只看重表面,不注重实质,只要足够便宜,他们就会购买。在他们看来,如果仅仅为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商标而花大价钱,那才真的是犯傻呢!因此,城镇集市成为劣制品的天堂。就像劣币驱逐良币,华而不实的劣制品大行其道,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得到改善。人们数十年如一日地被这些劣制品教育与驯服,他们热爱这种肤浅、低俗、冒牌的生活布景。他们的消费原则是:花足够少的钱,买足够多的东西。便携式电子喇叭单曲循环播放着刺耳的叫卖声,像魔咒一样召唤人们潜意识里的购物欲望,引诱人们循声前往,令人讨厌却效果显著。喧嚣的集市像一条由人和商品汇集而成的河流,人们使用苗话、侗话及当地官话不厌其烦地讨价还价,闭上眼睛,你感受到千万个声音化身为一头野兽在耳畔嘶吼。交易在每个角落发生。这里是这部商业歌剧的咏叹调。

如果从高处俯瞰,启蒙镇坐落在一个巴掌大的坝子山坳里,被两仞苍翠葱茏的青山合围,犹如两道天然的屏障。一条清澈、舒缓的河流自西向东流经此地,人们筑起一道水坝拦截,泊了一汪不大不小、不深不浅的水潭,河水渐渐漫过大坝,又向东奔流而去。我念书的小学和中学,就坐落在水潭的旁边。时不时,有些短命的小孩自个儿跳进水潭,献祭给那里的水怪们。小镇所在地,是个叫“边沙”的侗寨。“边沙”翻译成汉语是“喜鹊坝”的意思。我在启蒙镇念书的时候,除了满耳都是其语速如打机关枪、其声音如喜鹊吱喳叫的侗话,我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喜鹊比别处多。启蒙镇周遭总是一幅灰扑扑的景象,你恍如进入一个黑白的世界里,版画一般的灰褐色的木房子密密匝匝、交错纵横地矗立在街道两旁,偶尔有一些砖瓦房或新木房突兀地出现在那些旧家伙旁边,显得十分扎眼与怪异。这里弥漫着一股腐朽、市侩、堕落、浅薄的气息。新的世界和旧的世界并存,旧道德已经瓦解,新伦理尚未建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商业浪潮席卷神州大地,年轻人纷纷走向经济发达的东部沿海城市。小镇表面上平静如昔,但已经暗潮涌动,舶来的流行文化正悄悄地改变着年轻人们的品味和追求。当镇上那些老派的文化人还沉湎于电影院投映在幕布上的虚幻世界,不知从何时开始,录像厅如雨后春笋般在大街小巷崛起,成为年轻人新潮的休闲娱乐方式。

事实上,启蒙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镇子,默默无闻到你需要给没听说过它的人“启蒙”一番。官方关于启蒙镇的描述如下:“启蒙镇位于贵州省锦屏县境西南部,东抵平略镇和隆里乡,南接黎平县敖市镇,西邻固本乡,北抵河口乡。全镇总面积205平方公里,辖24个行政村,123个自然寨, 233个村民小组,有5430 户,24712 人。启蒙镇属于南部侗族区,居民大多数为侗族,间有少量苗族和汉族。”念完这段文字,估计你对启蒙还是一头雾水,没有任何概念,这些地理位置及数字是空洞乏味的,缺乏具象的。这个镇子,没有任何奇特之处,它毫不起眼,只是西南部千万个城镇中的一个。这是一个封闭的世界,不为外界知晓的世界,它太平凡、太微不足道了,就算你把它从地球上抹掉,也没有人知道。


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亲希望我将来能上一所“好学校”,以确保未来有一个“好前途”。于是和同班的几个家长商量,让我们班上的几个同学一起转学到启蒙镇小学上六年级。为什么不等到小学毕业再报考镇里的中学呢?说来十分可笑,为了防止生源流失,当地的教育部门有一个荒谬的规定:本乡镇的学生只允许报考本乡镇的学校——我们归属另一个乡镇管辖,当然,除非你转学,其代价是支付一笔不菲的转学费。这是中国特色的教育体制上的“地方保护主义”。时至今日,这种不公平、不合理的教育体制仍然未得到改善,譬如:大学招生本地生优先主义;被户籍和房产绑架的学位。这是由于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造成的结果,但没有哪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就读一所差学校。在我们那一带,启蒙中学算得上一所“好学校”。于是,我们采取先转学到镇里的小学,再以镇小学毕业生的资格报考启蒙中学的“曲线就学”的方式,于1991年9月,转学到启蒙小学。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回忆启蒙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2星
  • 2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28200
  • 86
  • 9120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当初来深第一站是布吉,这是读书时长辈们说起我以为不会到达的地方。当时对布吉的印象除了客家人多就是环境差,远比不上福田南山,渐渐明白了关内关外的区别。久而久之,我却习惯了这种环境,某天下班居然可以凭着身体记忆走到租房楼下,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把布吉当成半个家了。现在布吉也在做城市美化,我能见证它的成长,真好。

    嘲讽到坂田去

    2019/10/12 11:46:33
  • 小时候火车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长大后见识了高铁和飞机才发现火车是最慢的交通工具。即时如此,绿皮火车仍是承载许多人的梦和岁月。或是第一次南下,第一次败北,或喜或悲。日新月异,再方便的交通工具也取代不了火车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嘲讽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10/11 15:23:39
  •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江飞泉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2019/10/8 10:59:24
  • 读到第十几页了,觉得作者一家很亲密,很纯真善良,互相理解,相互、包容、支持。家人特别支持她写作,为了她能参赛,竟然格外省吃俭用。她的梦想同样是家人的梦想,真幸福。可我等,即使对于家人,有时也瞒着秘密,比如当年高中热爱写作时,从不敢与父母说,担心自己不成功,让父母期望又失望。至今,父母只知我非常爱好看书,尤是历史故事。不知晓我偶尔也给报社投稿。但父母一直鼓励我学写作。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7 15:18:25
  • 这场笑中带泪的“逗你玩”,反映了节假日驾车出行的纠结。作者经历的这场“逗”,我也亲身经历过。而文中出现的那些不守规则的逆行,相信车主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要依法处理违规行为,这本身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的主张。而“只限单号”的说法,我个人以为是有歧义的,到底是“限制单号”还是“限于单号”?驾车出行,那些路标提示应当一目了然,不必过多思考,这样也是从细节上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雪候鸟“限行单号”逗你玩

    2019/10/7 11:39:38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黄元罗钢铁骨头

    2019/10/7 11:03:07
  • 来自小山村的我,在初中学了《大堰河----我的保姆》《致橡树》后,才知道有这现代诗歌的东西。语文老师让班上传阅了徐志摩与汪国真的诗集,看了后便爱上了诗歌,和同学们一起抄写自己喜欢的诗歌,也会胡乱涂鸦。那时大家玩得很嗨,乐此不疲,只是一直以来写诗歌总不得要领。上邻家,必看飞泉的诗,因为他现代感强,风格独特,灵感丰富,且像火山砰砰砰爆发出力量。飞泉在诗歌驾驭上算是成熟的,题目,题材,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心灵拾贝​铜质玫瑰

    2019/10/6 21:57:19
  • 借物喻人的赋诗方式,总是百看不厌。作者家乡的牛卵坨其实就是一个个满怀理想的游子,带着理想,把自己的价值带给外面的世界。而那些世态炎凉和暗礁险滩,总难免把淳朴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可正如深圳一位作家所言,游子回归桑梓小住往往会满血复活。遍布诱惑与陷阱的“外面”,故乡亲娘贴心的缝补与粘合,初心才不会丢失,方向才会坚定。即便是想放弃,故乡的味道也是最好的灵丹妙药,让脆弱的游子重拾坚强。

    雪候鸟牛卵坨(又名八月炸)

    2019/10/6 9:00:15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心灵拾贝钢铁骨头

    2019/10/3 17:31:33
  •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这个平台相遇,当时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态度投了一篇稿,也没有想到咋地,但后来见到有人给留评,还入围了,当时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得到了关注与认可嘛。慢慢地就认识一帮热情高涨的师友,得到他们的指导/帮助,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写作的动力就大了起来,写作的范围也就宽了。整体来说,邻家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在打造文学生态圈中功不可没。

    心灵拾贝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10/3 16:57:22
  • 诗人的语言以一贯跳跃、激昂、新颖带点古怪的风格展现在这首诗中。读者在品诗时如对天鹅进行了一次观礼,朱红的掌、仙女的音符是极为唯美的。这么美丽的精灵,却有着多舛的命运,表达出了天鹅在人们对它们进行猎杀、大自然残酷的环境中仍是高洁,优雅、不屈、坚强的精神。我被点化成蛇也是一种意象,是相对于天鹅一种自嘲比拟,在对天鹅的赞赏中,思想砰出力量,人格逐渐提升,与天鹅在死亡的救赎中,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

    心灵拾贝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10/3 16:46:33
  • 开篇画面感十足的夸张写法,着实让人忍俊不禁。而笑过之后,有种知足常乐的快慰。我十几年前刚来深圳做销售时,出门行街经常被人称为“老板”。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窃喜在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自嘲神器再到如今的重任在肩,相信这个称呼见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成长的心路历程。粤语中的老板娘叫做“事头婆”,事事领头的女强人。我有位文友便是这样“撸起袖子”拼命工作的事头婆。为母则刚的她有着男人一般的刚强,笑容却一直在脸上。

    雪候鸟遍地都是老板娘

    2019/9/29 14:54:46
  • “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称谓,数百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经历过难忘的苦辣酸甜,以至多少年后久别重逢的团聚,也忘不掉刻骨铭心的情结,尽管那是一代知青一生中永远的隐痛,可在这首诗中,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回顾和珍惜,并为曾经拥有的这段生活而骄傲,而激动不已。体现的基调是昂扬向上的,有对历史的解析,有对未来的渴望,读后令人振奋和鼓舞。

    君子伯牙永远的老三届(组诗之一)

    2019/9/29 9:17:58
  • 最后一句打动了我。让我想到朋友魏先和那首《那是我的父亲》,前面大段的铺陈,就为了送出最后一句的感叹:父亲啊,永远是那个让人遗憾却永远靠不近的人。作者用“慢”的意象,将父亲喝酒、下棋的过程呈现出来,给了慢动作回放的效果,让人动容。前两节的细节描写很美,光斑停在他的鞋面上,斜阳暗示着晚年暮秋,却并不让人感觉萧瑟肃杀,情感的容器装得下“父亲的慢”,却装不下时光的流转,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江飞泉父亲的慢

    2019/9/27 12:26: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