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拉
  • 点击:1607评论:62018/11/26 10:32

有段时间在新加坡的生活很无聊,除了工作外,其它时间无所事事。室友小胖总是鼓励我出去走走,交朋识友,他也带我参加过几次派对,教我些跟女生们搭讪的方法,可我生性腼腆,那些方法一个都没用上。小胖是个派对老手,经常能从派对上带女孩子回家,我只有羡慕的份,于是去了几次我就不去了,那是小胖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眼不见为净,我宁愿窝在家翻看FACEBOOK,容易打发时间。

FACEBOOK真是个神奇的网络,它把全世界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连在了一起,在朋友的朋友的好友栏里,我看到了米拉的相片。米拉是个年轻的女孩,来自印尼爪哇,眼神清澈,剪了一头短发,看来起像个清秀的小男生。第一眼感觉挺好,我便加了她为好友,过了几天她才通过,看来她上FACEBOOK的频率并不多。

认识米拉后,我们并没有特别关注对方。米拉偶尔会秀一下美食图片,或者和三五个朋友的自拍,她的朋友们也都是印尼人,有些还包着黑纱巾,她的这些朋友们又黑又矮,米拉在里面有如鹤立鸡群。每看到米拉发图,我都会给她点一下赞,举手之劳的事情,我觉得没必要吝啬。从米拉发布的位置信息来看,她都在东海岸路附近活动,我甚至认出她有一张照片背景就是我常去吃饭的食阁,这让我有些惊喜,再次去食阁吃饭时,我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或许,那些排着队点餐的人里就有那个短发的清秀女孩。

我们在FACEBOOK上的点赞式交流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有一天,我收到米拉的站内信息,她问我可不可以帮忙翻译一下文件。我说当然可以。她发过来一款某国内品牌榨汁机的中文说明书,不出半个小时,我就给她翻译成英文发回给她。她对我很感谢,我顺势问她有没有用WHAT’SAPP,她给了我一个笑脸,不一会儿,就把她的WHAT’SAPP号码发给了我。

从FACEBOOK转移到WHAT’SAPP对我们的友谊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我们的沟通迅速增多,我知道了她的职业和故事,她在WOOMOONCHEW路的一个华人家庭做女佣,照顾一位华人老太太。米拉来自爪哇中部的棱罗,那是一个古老的皇城。她在新加坡孤身一人,母亲在香港,也是做佣人,她和她母亲做佣人的收入每个月都要按时寄回棱罗,供她两个弟弟读书。她说她原来在勿洛养老院做护工,工资很低。后来碰到了现在的主人,愿意给她涨工资,于是就跳了槽。

原来米拉是个女佣,越了解米拉,我就越纠结是否要继续交往。我宁愿她是护工,甚至清洁工,也不愿意她是女佣,一想到女佣,我便想到城市广场及附近的草坪那些黑瘦的女孩子们,每个周日,成百上千,三个一伙,五个一群,整个区域都是女佣们的世界,她们一呆就是一整天,穿着廉价的衣服,购买廉价的物品,享用廉价的食品。女佣们聚集的地方,也吸引了许多猥琐的印度劳工,他们目光敏锐,穿行在女佣堆里,寻找猎物,释放他们的过剩的荷尔蒙。总之,女佣是这个国家里最底层的阶层,只有处在同样底层的印度或孟加拉建筑工人们把她们当回事。如果我和米拉交往,室友们、同事们和朋友们会怎样看我呢?我不敢想象。更不敢想象我自己也会成为被我和我的朋友们鄙夷的那些色迷迷的印度劳工。我不是个阶级主义者,认同人生来就是平等的。可现实里,我却不敢面对世俗的挑战。我退缩了。

我不再主动给米拉发信息,米拉发过来的信息我也不再及时回复。米拉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应该猜测到了我的想法,于是也减少了跟我的联系,我们将渐行渐远,我松了口气。

每年十一月开始,到第二年的四月份,是新加坡的雨季,在这个期间,每天都会有几场阵雨,浠浠沥沥,不停地敲打着海外游子的心,让人不由伤感。室友小胖和伟斌出去约会了,我一个人呆在房间看书,时间过得很无聊,正当我决心出去找点什么事做的时候,手机响了,WHAT’SAPP有信息进来,我一看,吃了一惊,竟然是许久没有联系的米拉。米拉说,她的主人外出了,她有半天的空余时间,问我有没有空和她见一面。我握着手机,考虑了好一会,决定见一见米拉。我跟米拉说可以,问她在哪里碰面。没想到米拉说,她正在我家楼下。我拉开窗帘,果然看到一个留着短发,面容清秀的女孩在门廊下躲雨。

我赶紧跑过去开门,把米拉迎了进来。我穿着及膝短裤,简单的T恤,脚踏一双人字拖,一幅懒散的样子。我没想到第一次跟米拉见面竟是这样一种情景,真实的米拉比照片上要瘦,皮肤没照片那么白,但五官比照片上更好看,雨丝淋到了头发,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让米拉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给米拉倒了杯热茶。我问米拉为什么会在我家楼下?米拉说主人不在,她想出来透透气,走到街口就下雨了,在我家门廊上躲雨时想到了我。原来这样,我记起我们交换过住处地址,她住在WOOMOONCHEW路的主人家里,我住在相连的东海岸路,相距其实不到一公里。米拉英语说得还算比较流利,不过带着很明显的印尼口音,并不影响交流。我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米拉闲聊,双眼却不停地瞟向门口,生怕小胖和伟斌突然开门进来。我一边应付米拉,一边思考着该怎样应对假想的情况。米拉气质还不错,跟一般佣人不同,我可以说是我们印尼分公司的同事,小胖他们应该不会怀疑。

米拉看出我心不在焉,知道我在想什么,她主动提出去我房间坐坐。

我说,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没有椅子。

她说,那就坐床上吧,我不介意。

我也不介意,我并不是愣头青,知道米拉说出这话意味着什么。我把米拉带进我的房间,她看到我的浴巾挂在墙上,说要用它擦头。我说可以。米拉走过去,取下浴巾,对着镜子擦头发,动作娴熟,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自然。她背对着我,带着印尼女孩特有的翘臀细腰,曲线迷人。我已经管不住自己的理智了,此刻的米拉,对我来说,是一个迷人的女人,她是做什么的,跟她交往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都不再重要,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她。我没有再犹豫,走过去,从后面抱住米拉,把她按倒在床上。

我和米拉在床上消磨了整个下午,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像猫一样温驯。我打定主意,决定让米拉成为我的正式女友,我的收入相对比较高,有余钱支持米拉找到一份稍微体面一点的工作。她可以住到我的房子,我们可以像夫妻一样过日子。小胖和伟斌刚开始肯定会嘲笑我,但日久见人心,久了他们也会接受现实的。况且这是我的私事,其实与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米拉离开后,我依然沉浸在对未来的生活的美好幻想里。小胖和伟斌回来时,看到我的样子,问我碰到什么好事,我毫不保留,将和我米拉的故事以及未来的规划说了出来。小胖和伟斌都不约而同地笑话我想女人想疯了。知会他们是我的礼貌,我可不会理会他们的反对,不过我的做法的确很疯狂,人生这么漫长,疯几次或许也无妨。

我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并没有朝我想象中的方向前进。我和米拉失联了,WHAT’SAPP不回,电话不通,FACEBOOK不再更新。我慌了,鼓起勇气跑去她的主人家,给我开门的是一个矮胖的印尼姑娘,她狐疑地看着我,我问她米拉在不?

她说,米拉回国了。

我问她米拉什么时候回新加坡?

印尼姑娘说,她不回来了。她看我不像坏人,便跟我大概说了一下米拉的情况,原来米拉父母给米拉相了个对象,男方在棱罗开了家小餐馆,收入可以养活一家人,于是米拉便回国嫁人了。

我不敢置信,却不得不信,事实以不可改变。小胖和伟斌对我闹的这个乌龙笑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安慰我,说至少睡了一次,没有吃亏。我骂他们浑蛋,他们反倒笑得更厉害了。

我心里难受,总是懊恼自己没有及早把握机会。好几次,我都瞒着小胖和伟斌,独自跑去城市广场,像那些猥琐的印度劳工一样,在印尼女佣堆里搜寻,希望碰到另一个米拉。尽管偶尔也能碰到一些女人们挑逗的目光,那些女人黑胖臃肿,我总是落荒而逃。我这才明白,米拉只有一个,我的世界再也不会有另一个米拉。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吃,我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过了好几个月,这件事才在我心中慢慢淡忘,米拉的形象也逐渐变得模糊,我把她密封存在心底的一个角落。

后来,我申请了MDIS的硕士课程,我的同学莫文是一个中国新移民,他和他和妻子雪莉勤奋节俭,好学上进,他们买了一套政府组屋,生了个大胖儿子。莫文总会跟我说他闯荡新加坡的故事,说起十多年前,他才二千多一个月,而雪莉在一家小作坊打黑工的工资才八百元,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十多年来,一步一个脚印,现在莫文已经升了好几级,现在职位是首席工程师。而雪莉,凭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国际注册会计师执业资格证,在一家大公司做会计,收入不菲,他们因此步入新加坡中等收入阶层。忆苦思甜,莫文说这些经历时很自豪,他有这个资格自豪。他看不惯我的大手大脚,总是告诫我要节俭,好好的在国内物色一个对象,带到新加坡来,像他一样,努力奋斗,落地生根。这些话当时我都能听进去,但漫长的奋斗却让我望而却步,况且,我也没有信心能找到像雪莉一样坚韧而能干的妻子。

不管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莫文都很照顾我。圣诞节到来之前,我特意买了一盒良木园的点心送给莫文。作为回礼,莫文请我平安夜去他家做客,一起喝酒过节。我也想认识一下雪莉,那个从黑工做到会计师的女强人。要知道,在新加坡,做为一个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中国人,拿到国际注册会计师证是多么不容易。

莫文的家在西部的金文泰,一座新型的公寓式组屋,我到达他家后,莫文夫妇带着一岁大的孩子在门口迎接我。雪莉穿着长裙,漂亮优雅。进屋后,莫文带我参观的他的房子,四居室,西式的装修,简约清新。看完房子,我们便在客厅的沙发上落座,雪莉已经把茶倒上,抱着孩子和莫文一起陪我喝茶聊天。厨房里,一个佣人在紧张的忙碌着准备晚餐,一阵肉香从汤煲里传来,让我食欲大开。我跟雪莉称赞佣人煲汤的技术。雪莉说,她的工人叫瑞莎,来自印尼棉兰岛,是个新手,有些笨手笨脚。新加坡人叫佣人都是叫工人,雪莉也不能免俗。她说她费心手把手教了瑞莎一年,她才学到对煲汤火候的把握。不过她也称赞瑞莎很勤快,每个月五百能请到这样的工人算是不错了。

一个月才五百?我有些惊讶。

雪莉解释说,印尼工人五百,菲律宾工人六百,这是市场行价。如果听话,活也做得好,月底他们会额外给三十元奖励。

我一个月工资五千六,尽管薪水仍然比莫文夫妇低,但却比瑞莎高十多倍。我可怜瑞莎,五百新币,只够在外面好一点的餐馆吃一顿饭。雪莉看穿了我的心思,说,你不要觉得她们赚得少,她在新加坡的收入已经是在印尼的好几倍。而且我们包吃包住,她平常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每个月的工资都是纯收入,她自己很满足。雪莉这么一说,我也就释怀了,每个阶层都有每个阶层的活法,新加坡人不也是一样可怜我们这些外来务工者?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佣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8-12-03
  • 欣欣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1-27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11-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梭罗吧?
  • 写错了。亨总厉害,梭罗这样的小城都知道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11/27 09:14:11
    • 分享到:
  • 可以看出作者独特的文风了,故事基本以简单的人物关系展开,可以说,成败都在语言方面。不过也正是口语化的描述才显得朴实,有诚意。
  • 我也想华丽一点。词语一堆砌便觉别扭。看来是天生朴实,无解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6807
  • 13
  • 124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