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拉
  • 点击:9809评论:62018/11/26 10:32

有段时间在新加坡的生活很无聊,除了工作外,其它时间无所事事。室友小胖总是鼓励我出去走走,交朋识友,他也带我参加过几次派对,教我些跟女生们搭讪的方法,可我生性腼腆,那些方法一个都没用上。小胖是个派对老手,经常能从派对上带女孩子回家,我只有羡慕的份,于是去了几次我就不去了,那是小胖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眼不见为净,我宁愿窝在家翻看FACEBOOK,容易打发时间。

FACEBOOK真是个神奇的网络,它把全世界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连在了一起,在朋友的朋友的好友栏里,我看到了米拉的相片。米拉是个年轻的女孩,来自印尼爪哇,眼神清澈,剪了一头短发,看来起像个清秀的小男生。第一眼感觉挺好,我便加了她为好友,过了几天她才通过,看来她上FACEBOOK的频率并不多。

认识米拉后,我们并没有特别关注对方。米拉偶尔会秀一下美食图片,或者和三五个朋友的自拍,她的朋友们也都是印尼人,有些还包着黑纱巾,她的这些朋友们又黑又矮,米拉在里面有如鹤立鸡群。每看到米拉发图,我都会给她点一下赞,举手之劳的事情,我觉得没必要吝啬。从米拉发布的位置信息来看,她都在东海岸路附近活动,我甚至认出她有一张照片背景就是我常去吃饭的食阁,这让我有些惊喜,再次去食阁吃饭时,我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或许,那些排着队点餐的人里就有那个短发的清秀女孩。

我们在FACEBOOK上的点赞式交流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有一天,我收到米拉的站内信息,她问我可不可以帮忙翻译一下文件。我说当然可以。她发过来一款某国内品牌榨汁机的中文说明书,不出半个小时,我就给她翻译成英文发回给她。她对我很感谢,我顺势问她有没有用WHAT’SAPP,她给了我一个笑脸,不一会儿,就把她的WHAT’SAPP号码发给了我。

从FACEBOOK转移到WHAT’SAPP对我们的友谊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我们的沟通迅速增多,我知道了她的职业和故事,她在WOOMOONCHEW路的一个华人家庭做女佣,照顾一位华人老太太。米拉来自爪哇中部的棱罗,那是一个古老的皇城。她在新加坡孤身一人,母亲在香港,也是做佣人,她和她母亲做佣人的收入每个月都要按时寄回棱罗,供她两个弟弟读书。她说她原来在勿洛养老院做护工,工资很低。后来碰到了现在的主人,愿意给她涨工资,于是就跳了槽。

原来米拉是个女佣,越了解米拉,我就越纠结是否要继续交往。我宁愿她是护工,甚至清洁工,也不愿意她是女佣,一想到女佣,我便想到城市广场及附近的草坪那些黑瘦的女孩子们,每个周日,成百上千,三个一伙,五个一群,整个区域都是女佣们的世界,她们一呆就是一整天,穿着廉价的衣服,购买廉价的物品,享用廉价的食品。女佣们聚集的地方,也吸引了许多猥琐的印度劳工,他们目光敏锐,穿行在女佣堆里,寻找猎物,释放他们的过剩的荷尔蒙。总之,女佣是这个国家里最底层的阶层,只有处在同样底层的印度或孟加拉建筑工人们把她们当回事。如果我和米拉交往,室友们、同事们和朋友们会怎样看我呢?我不敢想象。更不敢想象我自己也会成为被我和我的朋友们鄙夷的那些色迷迷的印度劳工。我不是个阶级主义者,认同人生来就是平等的。可现实里,我却不敢面对世俗的挑战。我退缩了。

我不再主动给米拉发信息,米拉发过来的信息我也不再及时回复。米拉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应该猜测到了我的想法,于是也减少了跟我的联系,我们将渐行渐远,我松了口气。

每年十一月开始,到第二年的四月份,是新加坡的雨季,在这个期间,每天都会有几场阵雨,浠浠沥沥,不停地敲打着海外游子的心,让人不由伤感。室友小胖和伟斌出去约会了,我一个人呆在房间看书,时间过得很无聊,正当我决心出去找点什么事做的时候,手机响了,WHAT’SAPP有信息进来,我一看,吃了一惊,竟然是许久没有联系的米拉。米拉说,她的主人外出了,她有半天的空余时间,问我有没有空和她见一面。我握着手机,考虑了好一会,决定见一见米拉。我跟米拉说可以,问她在哪里碰面。没想到米拉说,她正在我家楼下。我拉开窗帘,果然看到一个留着短发,面容清秀的女孩在门廊下躲雨。

我赶紧跑过去开门,把米拉迎了进来。我穿着及膝短裤,简单的T恤,脚踏一双人字拖,一幅懒散的样子。我没想到第一次跟米拉见面竟是这样一种情景,真实的米拉比照片上要瘦,皮肤没照片那么白,但五官比照片上更好看,雨丝淋到了头发,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让米拉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给米拉倒了杯热茶。我问米拉为什么会在我家楼下?米拉说主人不在,她想出来透透气,走到街口就下雨了,在我家门廊上躲雨时想到了我。原来这样,我记起我们交换过住处地址,她住在WOOMOONCHEW路的主人家里,我住在相连的东海岸路,相距其实不到一公里。米拉英语说得还算比较流利,不过带着很明显的印尼口音,并不影响交流。我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米拉闲聊,双眼却不停地瞟向门口,生怕小胖和伟斌突然开门进来。我一边应付米拉,一边思考着该怎样应对假想的情况。米拉气质还不错,跟一般佣人不同,我可以说是我们印尼分公司的同事,小胖他们应该不会怀疑。

米拉看出我心不在焉,知道我在想什么,她主动提出去我房间坐坐。

我说,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没有椅子。

她说,那就坐床上吧,我不介意。

我也不介意,我并不是愣头青,知道米拉说出这话意味着什么。我把米拉带进我的房间,她看到我的浴巾挂在墙上,说要用它擦头。我说可以。米拉走过去,取下浴巾,对着镜子擦头发,动作娴熟,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自然。她背对着我,带着印尼女孩特有的翘臀细腰,曲线迷人。我已经管不住自己的理智了,此刻的米拉,对我来说,是一个迷人的女人,她是做什么的,跟她交往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都不再重要,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她。我没有再犹豫,走过去,从后面抱住米拉,把她按倒在床上。

我和米拉在床上消磨了整个下午,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像猫一样温驯。我打定主意,决定让米拉成为我的正式女友,我的收入相对比较高,有余钱支持米拉找到一份稍微体面一点的工作。她可以住到我的房子,我们可以像夫妻一样过日子。小胖和伟斌刚开始肯定会嘲笑我,但日久见人心,久了他们也会接受现实的。况且这是我的私事,其实与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米拉离开后,我依然沉浸在对未来的生活的美好幻想里。小胖和伟斌回来时,看到我的样子,问我碰到什么好事,我毫不保留,将和我米拉的故事以及未来的规划说了出来。小胖和伟斌都不约而同地笑话我想女人想疯了。知会他们是我的礼貌,我可不会理会他们的反对,不过我的做法的确很疯狂,人生这么漫长,疯几次或许也无妨。

我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并没有朝我想象中的方向前进。我和米拉失联了,WHAT’SAPP不回,电话不通,FACEBOOK不再更新。我慌了,鼓起勇气跑去她的主人家,给我开门的是一个矮胖的印尼姑娘,她狐疑地看着我,我问她米拉在不?

她说,米拉回国了。

我问她米拉什么时候回新加坡?

印尼姑娘说,她不回来了。她看我不像坏人,便跟我大概说了一下米拉的情况,原来米拉父母给米拉相了个对象,男方在棱罗开了家小餐馆,收入可以养活一家人,于是米拉便回国嫁人了。

我不敢置信,却不得不信,事实以不可改变。小胖和伟斌对我闹的这个乌龙笑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安慰我,说至少睡了一次,没有吃亏。我骂他们浑蛋,他们反倒笑得更厉害了。

我心里难受,总是懊恼自己没有及早把握机会。好几次,我都瞒着小胖和伟斌,独自跑去城市广场,像那些猥琐的印度劳工一样,在印尼女佣堆里搜寻,希望碰到另一个米拉。尽管偶尔也能碰到一些女人们挑逗的目光,那些女人黑胖臃肿,我总是落荒而逃。我这才明白,米拉只有一个,我的世界再也不会有另一个米拉。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吃,我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过了好几个月,这件事才在我心中慢慢淡忘,米拉的形象也逐渐变得模糊,我把她密封存在心底的一个角落。

后来,我申请了MDIS的硕士课程,我的同学莫文是一个中国新移民,他和他和妻子雪莉勤奋节俭,好学上进,他们买了一套政府组屋,生了个大胖儿子。莫文总会跟我说他闯荡新加坡的故事,说起十多年前,他才二千多一个月,而雪莉在一家小作坊打黑工的工资才八百元,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十多年来,一步一个脚印,现在莫文已经升了好几级,现在职位是首席工程师。而雪莉,凭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国际注册会计师执业资格证,在一家大公司做会计,收入不菲,他们因此步入新加坡中等收入阶层。忆苦思甜,莫文说这些经历时很自豪,他有这个资格自豪。他看不惯我的大手大脚,总是告诫我要节俭,好好的在国内物色一个对象,带到新加坡来,像他一样,努力奋斗,落地生根。这些话当时我都能听进去,但漫长的奋斗却让我望而却步,况且,我也没有信心能找到像雪莉一样坚韧而能干的妻子。

不管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莫文都很照顾我。圣诞节到来之前,我特意买了一盒良木园的点心送给莫文。作为回礼,莫文请我平安夜去他家做客,一起喝酒过节。我也想认识一下雪莉,那个从黑工做到会计师的女强人。要知道,在新加坡,做为一个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中国人,拿到国际注册会计师证是多么不容易。

莫文的家在西部的金文泰,一座新型的公寓式组屋,我到达他家后,莫文夫妇带着一岁大的孩子在门口迎接我。雪莉穿着长裙,漂亮优雅。进屋后,莫文带我参观的他的房子,四居室,西式的装修,简约清新。看完房子,我们便在客厅的沙发上落座,雪莉已经把茶倒上,抱着孩子和莫文一起陪我喝茶聊天。厨房里,一个佣人在紧张的忙碌着准备晚餐,一阵肉香从汤煲里传来,让我食欲大开。我跟雪莉称赞佣人煲汤的技术。雪莉说,她的工人叫瑞莎,来自印尼棉兰岛,是个新手,有些笨手笨脚。新加坡人叫佣人都是叫工人,雪莉也不能免俗。她说她费心手把手教了瑞莎一年,她才学到对煲汤火候的把握。不过她也称赞瑞莎很勤快,每个月五百能请到这样的工人算是不错了。

一个月才五百?我有些惊讶。

雪莉解释说,印尼工人五百,菲律宾工人六百,这是市场行价。如果听话,活也做得好,月底他们会额外给三十元奖励。

我一个月工资五千六,尽管薪水仍然比莫文夫妇低,但却比瑞莎高十多倍。我可怜瑞莎,五百新币,只够在外面好一点的餐馆吃一顿饭。雪莉看穿了我的心思,说,你不要觉得她们赚得少,她在新加坡的收入已经是在印尼的好几倍。而且我们包吃包住,她平常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每个月的工资都是纯收入,她自己很满足。雪莉这么一说,我也就释怀了,每个阶层都有每个阶层的活法,新加坡人不也是一样可怜我们这些外来务工者?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佣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8-12-03
  • 欣欣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1-27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11-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梭罗吧?
  • 写错了。亨总厉害,梭罗这样的小城都知道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11/27 09:14:11
    • 分享到:
  • 可以看出作者独特的文风了,故事基本以简单的人物关系展开,可以说,成败都在语言方面。不过也正是口语化的描述才显得朴实,有诚意。
  • 我也想华丽一点。词语一堆砌便觉别扭。看来是天生朴实,无解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6807
  • 13
  • 124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