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青儿
  • 点击:10795评论:02019/01/02 05:57

1

2018年的最后一天,天气异常寒冷。闹钟还没响,我就被冷醒了。睁开眼,竟见裹着睡衣的妻坐在床头直愣愣盯着我。

我预感不妙。就小心翼翼地问:“云儿,你咋不睡了?”

“我还睡得着吗?你一整晚都在喊你的‘柳青儿’,哎,这同床异梦的日子我过够了!”妻在长长的叹息。

我无言以对。

在凄然一声苦笑之后,我无奈地摇着头。

我对不起妻。尽管与妻结婚十五年了,可我的脑子里还是装满着柳青儿的影子。

2

我和柳青儿隔着一座坡。

那是一座长满了楠竹林的像龙的脊背一样秀美的名叫龙背岭的小山坡。山的东边是柳家寨,山的西边是我们斜坡村。

第一次见柳青儿,我还小,她也还小。那是一个冬日,紫红的太阳即将落下,漫天的霞光映射着整个斜坡村。吊脚楼前,娘在忙着拿回晾晒的棉被和浆洗过的衣裳,而我则跟在娘的屁股后边跑来跑去。

“蒲会计在家吗?”一个甜甜的声音在门洞里出现。我和娘的眼睛几乎同时投射过去。

“这是谁家的姑娘,长得这么俊!快进来,我看看。”娘笑嘻嘻地朝那小女孩招手。那小女孩怯怯地走进来,羞红着脸立在那儿。她小脸红彤彤的,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掩映着一对机灵的大眼睛。

“我娘病了,让我来喊蒲会计去帮看看病。”小女孩怯怯地望着我娘说。

“你娘病了啊。你是哪寨子的?你娘是谁呀?”娘走过去,弯下腰,抓住小女孩冻得有点发紫的小手,问她。我躲在娘的身后,不时地探出头去轱辘轱辘地转着眼珠子看她。

“我是柳家寨的,叫柳青儿。我娘叫桂花,别人也叫我娘‘小白菜’。”小女孩偏着头回答。

“哦,蒲会计又不是学医的,他不会帮人看病。再说,他这会外出还没回来。孩子,你去找桐木寨那边的医生吧。”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小白菜”三个字,娘的脸色就变了。她甩开了那小女孩手的小手,站起身子转身忙她自己的事去了。

“爸,有人来找你去看病了。”娘一走,我就一溜小跑去了北屋。我虽然不清楚父亲是否学过医,但我知道父亲是会看病的。村里谁家大人小孩有个什么伤寒感冒的,大多是来叫我父亲帮忙弄一两付草药去吃。

我隐约听见娘在我身后酸溜溜地说:“戈子,你爸回来了吗?我怎没见着?”

父亲简单询问了柳青儿几句之后,就背起他那黑色帆布背包,牵着柳青儿的手,匆走出了院子。

娘怅然若失地站在院子中央,直到父亲的身影快要消失在村口时,她才拉长着嗓子大声叮嘱道:“快去快回,天快黑了,孩子还要早点洗澡睡觉呢!”

3

我不知道娘忽然对柳青儿变得冷淡的缘由。因为我的多嘴,那一晚,娘对我没有过好脸色。

再次见着柳青儿,我和她已经成了同学。

小学五年级下期,因为柳家寨小学拆除了,所以柳家寨的孩子们也都来我们斜坡村这边上学。

也许是柳青儿长得漂亮的缘故,班上的男同学有事无事都喜欢跟她套热乎。可柳青儿似乎对此很反感,对班上的男生一直都爱理不理的。每当大伙嬉戏打闹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待在座位上,不停地写啊划啊。她的世界里似乎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尽管不愿承认,但我知道自己是十分在意柳青儿的。很多时候,我都在偷偷地看着柳青儿的身影发呆。换句话说,跟班上其他男生一样,我十分渴望有机会接近柳青儿,只苦于没有机会,更苦于自己没有其他男生那般的勇气,所以只有单相思的份。

直到有一天,下数学课后,柳青儿过来催我交数学作业。在我抬眼的那一刻,她愣住了,脸上瞬时泛起了红晕。柳青儿分明认出了我,分明回想起了几年前她去我家找我爸去给她娘看病的事。

“蒲戈,你的数学作业呢?”她搓着手,眸子里闪着暖人的光亮。

“我,我没写完。马上就好!”我忐忑地低下头,慌乱地从抽屉里翻出数学作业,飞快地埋头写了起来。我的心砰砰直跳,好像面前站着的是威严的段老师,而不是柳青儿。

我真没有想到,就在当天下午,一件偶尔的事情,把我和柳青儿牵连到了一起。

冬苟是我们班上最赖皮的人。那天,他因没写完作业,挨了段老师的批,还被段老师叫到办公室罚站了两节课。冬苟觉得很憋屈,就把这笔帐记到了数学课代表柳青儿的头上。放学的队伍刚散开,柳家寨的几个学生就扯起嗓子跟着冬苟一起喊:聂瘸子,聂瘸子,瘸着腿,拄着拐,娶了个媳妇小白菜,小白菜不要脸儿,跟着蒲坯子搞破鞋。

聂瘸子是柳青儿的父亲,蒲胚子是我三叔。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三叔会和柳青儿家扯上关系,而且还被人如此奚落。我一下子怒火攻心。我扔下书包,箭一般冲向冬苟,拼死般和他厮打在一起。段老师等人闻讯赶来,好不容易才把我们拉开。而柳青儿早就伤心地捂着脸跑开了。

在我们整个斜坡村,三叔蒲胚子算得上一个很特别的人。三叔读过高中,地里的农活不怎么会做,加上人也比较懒,而且三婶精神又不太正常,所以三叔的日子过得有点浑噩,村里没有几个人瞧得起他。但他毕竟是我爸爸的亲弟弟,是我的亲叔叔,我怎能容忍他人恶意地中伤他?何况,冬苟还把柳青儿的母亲和三叔牵扯到了一起。

4

与冬苟的那一架,我不仅吃了亏,身上多处被抓伤,而且事后还被段老师狠狠批评了一顿。当我灰头土脸地回到家时,恰好族里一位年长的大伯正在屋里和我爸爸聊着什么。

“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见我狼狈的样子,娘心疼地问我。

“他们说三叔的坏话!我跟他们打了一架!”我埋着头,一脸的委屈。

“什么?你和别人打架了?”母亲一阵惊呼。

母亲的惊呼声把爸爸和那位大伯吸引了过来。

“究竟怎么回事?你快点说!”父亲一边替我抹泪,一边焦急地催促我。

我只得把自己与冬苟打架一事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讲给了他们听。我只顾愤愤地讲,只顾发泄自己心里的委屈,却全然没有注意到大人们当时脸上的反应。

“小孩子家尽瞎说!”我正讲得起劲,娘黑着脸走过来,不由分说把我拉进了里屋。

直到那天天快黑的时候,族里那位年长的大伯领着一群人来到三叔家屋前,说是要抓三叔时,我才知道事情起了变故。我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令人恐怖的紧张气氛。如果三叔不是事先听到风声,老早就躲进了村子背后的密林里,我真不敢想象后来会发生怎样的惨剧。

抓不到三叔,三叔的妻弟五麻子就领着一伙人去了柳青儿家。他们把柳青儿的母亲小白菜从屋里拖出来,一边朝她吐口水,骂她贱货,还一边用竹条儿狠狠地抽打她。柳青儿惊恐地抱着她娘的胳膊,撕心裂肺地嚎哭着。我挤在围观的人群里,无助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我真想冲上来,夺过五麻子手里的竹条儿,但一触碰的五麻子那喷着怒火的目光,我的勇气就消失殆尽……

后来,在父亲的调和下,三叔向族里人写了一份保证书,才算了事。

这件事情之后,我一直很愧疚。毕竟是因为我的过错,才引发了这么大的闹剧。好在爸妈并没有过多的责怪我。其实,三叔和柳青儿母亲小白菜的事情,早就有风言风语了。换句话说,即使我当初不在那位族里年长大伯面前说起三叔和小白菜的事,他们的事儿也迟早有一天要被人揭开。

5

柳青儿显然因此怪罪到了我的头上。

从此,柳青儿把我当做了仇人,再也没有搭理过我。

也许是受这件事的刺激,一向讨厌学习的我居然开始认真读书了。几个月后,我幸运地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城中学。柳青儿当然也考上了。那一年,整个斜坡村小学就只有我和她两人考上县城中学。

我和柳青儿又分在了一个班里。

但我们再也不说话,更不要说有什么交集。或许因为内心的那份愧疚,我总是刻意躲着柳青儿。甚至连正眼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慢慢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三叔和柳青儿的母亲曾是初中的同班同学,后来乡里修水库时又恰巧分在了一个中队。随着接触的增多,他们彼此产生了爱慕,公开谈起了恋爱。可不知为什么,三叔与小白菜的事一开始就遭到了我奶奶的极力反对。后来,三叔娶了三婶。再后来,三叔通过了乡聘干部的招录考试,进了乡政府。但好景不长,因作风上的问题,三叔不久被辞退回家了。据说,就因为这事,三婶的精神受了刺激,从此变得疯疯癫癫的了。

就在那个学期,我尝试在作文本上写了自己的第一篇小说。小说主人公的原型就是三叔和柳青儿的母亲小白菜。语文老师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连连当众夸我有文学天赋,并在那篇小说的标题旁写了两个大大的字——“传阅”。有了语文老师的肯定,同学们自然对我刮目相看,都争着借我的作文本去一睹为快。好几次,我发现柳青儿也悄悄地靠近那些正在阅读我那篇小说的同学身边,用眼角的余光去窥视其中的内容。

我不知道柳青儿是否看完了那篇小说。但我敢肯定,她从中或多或少看出了一点端倪——那篇小说中有她母亲的影子,更有我对她的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情愫。

我的判断是准确的。就在语文老师夸我有文学天赋的第二天傍晚,我的文具盒里多了一张她写给我的纸条:“如果你愿意,能否约个时间移步到学校后山的桃树林一起聊一聊你的小说?”

看着她娟秀的字迹,我的心瞬间飞了。待心情平静下来之后,我慎重地提笔回复她:“随时都行,时间由你定!非常期盼!非常荣幸!”

可天有不测风云,我的纸条竟然没有递出去。因为就在我准备把纸条递给她的那一刻,班主任老师匆匆跑来把她拉出了教室。

不久,一个的噩耗在同学们当中传开——柳青儿的父亲死了。

柳青儿的父亲聂瘸子是摔死的,摔死在了离柳家寨村口不远处的一口废弃的枯井里。就在柳青儿回家奔丧的当天,她家里人就匆匆把他父亲埋了。但事后很多村民觉得聂瘸子死得不明不白,说不定背后有什么蹊跷。甚至有人怀疑聂瘸子的死可能与奸夫淫妇有关。于是有人报了警。

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雨雾,划破了笼罩在村寨里的不安。几个村寨的人们都顶着霏霏淫雨涌向聂瘸子的墓地。法医来了,把聂瘸子的尸身重新挖出来,开棺验尸……

事情并没有朝人们期待的那样发展。

警察找不到聂瘸子属于他杀的证据。最后认定他是自己不小心失足身亡。可绝大多数村民们却不这么认为,依然觉得聂瘸子死得蹊跷,死得冤枉!

柳青儿整整过了一个星期才回到了学校。我好几次想把那张纸条递给她,想约她聊一聊,可一看她那满脸深重的忧郁,便不自觉地一次次把攥着纸条的手缩了回来。

反正离放寒假只有一个多星期了,干脆等放了假再找她聊聊吧!我劝慰自己。

终于熬到学期末。那是初二第一学期的最后一节晚修课。下课后,我像平常一样,一个人哼着小调,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慢腾腾地往宿舍方向走。就在我快要走到楼道转弯处时,感觉身后有人追了上来。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初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2100
  • 49
  • 329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