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青儿
  • 点击:26958评论:02019/01/02 05:57

1

2018年的最后一天,天气异常寒冷。闹钟还没响,我就被冷醒了。睁开眼,竟见裹着睡衣的妻坐在床头直愣愣盯着我。

我预感不妙。就小心翼翼地问:“云儿,你咋不睡了?”

“我还睡得着吗?你一整晚都在喊你的‘柳青儿’,哎,这同床异梦的日子我过够了!”妻在长长的叹息。

我无言以对。

在凄然一声苦笑之后,我无奈地摇着头。

我对不起妻。尽管与妻结婚十五年了,可我的脑子里还是装满着柳青儿的影子。

2

我和柳青儿隔着一座坡。

那是一座长满了楠竹林的像龙的脊背一样秀美的名叫龙背岭的小山坡。山的东边是柳家寨,山的西边是我们斜坡村。

第一次见柳青儿,我还小,她也还小。那是一个冬日,紫红的太阳即将落下,漫天的霞光映射着整个斜坡村。吊脚楼前,娘在忙着拿回晾晒的棉被和浆洗过的衣裳,而我则跟在娘的屁股后边跑来跑去。

“蒲会计在家吗?”一个甜甜的声音在门洞里出现。我和娘的眼睛几乎同时投射过去。

“这是谁家的姑娘,长得这么俊!快进来,我看看。”娘笑嘻嘻地朝那小女孩招手。那小女孩怯怯地走进来,羞红着脸立在那儿。她小脸红彤彤的,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掩映着一对机灵的大眼睛。

“我娘病了,让我来喊蒲会计去帮看看病。”小女孩怯怯地望着我娘说。

“你娘病了啊。你是哪寨子的?你娘是谁呀?”娘走过去,弯下腰,抓住小女孩冻得有点发紫的小手,问她。我躲在娘的身后,不时地探出头去轱辘轱辘地转着眼珠子看她。

“我是柳家寨的,叫柳青儿。我娘叫桂花,别人也叫我娘‘小白菜’。”小女孩偏着头回答。

“哦,蒲会计又不是学医的,他不会帮人看病。再说,他这会外出还没回来。孩子,你去找桐木寨那边的医生吧。”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小白菜”三个字,娘的脸色就变了。她甩开了那小女孩手的小手,站起身子转身忙她自己的事去了。

“爸,有人来找你去看病了。”娘一走,我就一溜小跑去了北屋。我虽然不清楚父亲是否学过医,但我知道父亲是会看病的。村里谁家大人小孩有个什么伤寒感冒的,大多是来叫我父亲帮忙弄一两付草药去吃。

我隐约听见娘在我身后酸溜溜地说:“戈子,你爸回来了吗?我怎没见着?”

父亲简单询问了柳青儿几句之后,就背起他那黑色帆布背包,牵着柳青儿的手,匆走出了院子。

娘怅然若失地站在院子中央,直到父亲的身影快要消失在村口时,她才拉长着嗓子大声叮嘱道:“快去快回,天快黑了,孩子还要早点洗澡睡觉呢!”

3

我不知道娘忽然对柳青儿变得冷淡的缘由。因为我的多嘴,那一晚,娘对我没有过好脸色。

再次见着柳青儿,我和她已经成了同学。

小学五年级下期,因为柳家寨小学拆除了,所以柳家寨的孩子们也都来我们斜坡村这边上学。

也许是柳青儿长得漂亮的缘故,班上的男同学有事无事都喜欢跟她套热乎。可柳青儿似乎对此很反感,对班上的男生一直都爱理不理的。每当大伙嬉戏打闹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待在座位上,不停地写啊划啊。她的世界里似乎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尽管不愿承认,但我知道自己是十分在意柳青儿的。很多时候,我都在偷偷地看着柳青儿的身影发呆。换句话说,跟班上其他男生一样,我十分渴望有机会接近柳青儿,只苦于没有机会,更苦于自己没有其他男生那般的勇气,所以只有单相思的份。

直到有一天,下数学课后,柳青儿过来催我交数学作业。在我抬眼的那一刻,她愣住了,脸上瞬时泛起了红晕。柳青儿分明认出了我,分明回想起了几年前她去我家找我爸去给她娘看病的事。

“蒲戈,你的数学作业呢?”她搓着手,眸子里闪着暖人的光亮。

“我,我没写完。马上就好!”我忐忑地低下头,慌乱地从抽屉里翻出数学作业,飞快地埋头写了起来。我的心砰砰直跳,好像面前站着的是威严的段老师,而不是柳青儿。

我真没有想到,就在当天下午,一件偶尔的事情,把我和柳青儿牵连到了一起。

冬苟是我们班上最赖皮的人。那天,他因没写完作业,挨了段老师的批,还被段老师叫到办公室罚站了两节课。冬苟觉得很憋屈,就把这笔帐记到了数学课代表柳青儿的头上。放学的队伍刚散开,柳家寨的几个学生就扯起嗓子跟着冬苟一起喊:聂瘸子,聂瘸子,瘸着腿,拄着拐,娶了个媳妇小白菜,小白菜不要脸儿,跟着蒲坯子搞破鞋。

聂瘸子是柳青儿的父亲,蒲胚子是我三叔。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三叔会和柳青儿家扯上关系,而且还被人如此奚落。我一下子怒火攻心。我扔下书包,箭一般冲向冬苟,拼死般和他厮打在一起。段老师等人闻讯赶来,好不容易才把我们拉开。而柳青儿早就伤心地捂着脸跑开了。

在我们整个斜坡村,三叔蒲胚子算得上一个很特别的人。三叔读过高中,地里的农活不怎么会做,加上人也比较懒,而且三婶精神又不太正常,所以三叔的日子过得有点浑噩,村里没有几个人瞧得起他。但他毕竟是我爸爸的亲弟弟,是我的亲叔叔,我怎能容忍他人恶意地中伤他?何况,冬苟还把柳青儿的母亲和三叔牵扯到了一起。

4

与冬苟的那一架,我不仅吃了亏,身上多处被抓伤,而且事后还被段老师狠狠批评了一顿。当我灰头土脸地回到家时,恰好族里一位年长的大伯正在屋里和我爸爸聊着什么。

“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见我狼狈的样子,娘心疼地问我。

“他们说三叔的坏话!我跟他们打了一架!”我埋着头,一脸的委屈。

“什么?你和别人打架了?”母亲一阵惊呼。

母亲的惊呼声把爸爸和那位大伯吸引了过来。

“究竟怎么回事?你快点说!”父亲一边替我抹泪,一边焦急地催促我。

我只得把自己与冬苟打架一事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讲给了他们听。我只顾愤愤地讲,只顾发泄自己心里的委屈,却全然没有注意到大人们当时脸上的反应。

“小孩子家尽瞎说!”我正讲得起劲,娘黑着脸走过来,不由分说把我拉进了里屋。

直到那天天快黑的时候,族里那位年长的大伯领着一群人来到三叔家屋前,说是要抓三叔时,我才知道事情起了变故。我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令人恐怖的紧张气氛。如果三叔不是事先听到风声,老早就躲进了村子背后的密林里,我真不敢想象后来会发生怎样的惨剧。

抓不到三叔,三叔的妻弟五麻子就领着一伙人去了柳青儿家。他们把柳青儿的母亲小白菜从屋里拖出来,一边朝她吐口水,骂她贱货,还一边用竹条儿狠狠地抽打她。柳青儿惊恐地抱着她娘的胳膊,撕心裂肺地嚎哭着。我挤在围观的人群里,无助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我真想冲上来,夺过五麻子手里的竹条儿,但一触碰的五麻子那喷着怒火的目光,我的勇气就消失殆尽……

后来,在父亲的调和下,三叔向族里人写了一份保证书,才算了事。

这件事情之后,我一直很愧疚。毕竟是因为我的过错,才引发了这么大的闹剧。好在爸妈并没有过多的责怪我。其实,三叔和柳青儿母亲小白菜的事情,早就有风言风语了。换句话说,即使我当初不在那位族里年长大伯面前说起三叔和小白菜的事,他们的事儿也迟早有一天要被人揭开。

5

柳青儿显然因此怪罪到了我的头上。

从此,柳青儿把我当做了仇人,再也没有搭理过我。

也许是受这件事的刺激,一向讨厌学习的我居然开始认真读书了。几个月后,我幸运地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城中学。柳青儿当然也考上了。那一年,整个斜坡村小学就只有我和她两人考上县城中学。

我和柳青儿又分在了一个班里。

但我们再也不说话,更不要说有什么交集。或许因为内心的那份愧疚,我总是刻意躲着柳青儿。甚至连正眼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慢慢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三叔和柳青儿的母亲曾是初中的同班同学,后来乡里修水库时又恰巧分在了一个中队。随着接触的增多,他们彼此产生了爱慕,公开谈起了恋爱。可不知为什么,三叔与小白菜的事一开始就遭到了我奶奶的极力反对。后来,三叔娶了三婶。再后来,三叔通过了乡聘干部的招录考试,进了乡政府。但好景不长,因作风上的问题,三叔不久被辞退回家了。据说,就因为这事,三婶的精神受了刺激,从此变得疯疯癫癫的了。

就在那个学期,我尝试在作文本上写了自己的第一篇小说。小说主人公的原型就是三叔和柳青儿的母亲小白菜。语文老师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连连当众夸我有文学天赋,并在那篇小说的标题旁写了两个大大的字——“传阅”。有了语文老师的肯定,同学们自然对我刮目相看,都争着借我的作文本去一睹为快。好几次,我发现柳青儿也悄悄地靠近那些正在阅读我那篇小说的同学身边,用眼角的余光去窥视其中的内容。

我不知道柳青儿是否看完了那篇小说。但我敢肯定,她从中或多或少看出了一点端倪——那篇小说中有她母亲的影子,更有我对她的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情愫。

我的判断是准确的。就在语文老师夸我有文学天赋的第二天傍晚,我的文具盒里多了一张她写给我的纸条:“如果你愿意,能否约个时间移步到学校后山的桃树林一起聊一聊你的小说?”

看着她娟秀的字迹,我的心瞬间飞了。待心情平静下来之后,我慎重地提笔回复她:“随时都行,时间由你定!非常期盼!非常荣幸!”

可天有不测风云,我的纸条竟然没有递出去。因为就在我准备把纸条递给她的那一刻,班主任老师匆匆跑来把她拉出了教室。

不久,一个的噩耗在同学们当中传开——柳青儿的父亲死了。

柳青儿的父亲聂瘸子是摔死的,摔死在了离柳家寨村口不远处的一口废弃的枯井里。就在柳青儿回家奔丧的当天,她家里人就匆匆把他父亲埋了。但事后很多村民觉得聂瘸子死得不明不白,说不定背后有什么蹊跷。甚至有人怀疑聂瘸子的死可能与奸夫淫妇有关。于是有人报了警。

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雨雾,划破了笼罩在村寨里的不安。几个村寨的人们都顶着霏霏淫雨涌向聂瘸子的墓地。法医来了,把聂瘸子的尸身重新挖出来,开棺验尸……

事情并没有朝人们期待的那样发展。

警察找不到聂瘸子属于他杀的证据。最后认定他是自己不小心失足身亡。可绝大多数村民们却不这么认为,依然觉得聂瘸子死得蹊跷,死得冤枉!

柳青儿整整过了一个星期才回到了学校。我好几次想把那张纸条递给她,想约她聊一聊,可一看她那满脸深重的忧郁,便不自觉地一次次把攥着纸条的手缩了回来。

反正离放寒假只有一个多星期了,干脆等放了假再找她聊聊吧!我劝慰自己。

终于熬到学期末。那是初二第一学期的最后一节晚修课。下课后,我像平常一样,一个人哼着小调,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慢腾腾地往宿舍方向走。就在我快要走到楼道转弯处时,感觉身后有人追了上来。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初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3600
  • 52
  • 3480
  • 这个富有诗意的标题,吸引了我,读后感慨万千,引起了内心的共鸣。因为我从事过快递工作多年,也曾做过会计工作,从一无所知到轻车熟路,从懵懂到熟练,一路走来,酸甜苦辣。我也喜欢慢慢成长的每一步,自己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来了就是深圳人,作者通过写实的手法,描写普通人在深圳的成长,青涩到成熟,寻找他乡与故乡的融合,奋斗的青春最美。由此及彼,谈到人生的感悟,实虚结合,语言朴实,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

    阮声我喜欢你慢慢成长的每一步

    2020/4/29 14:03:54
  • 刚开始读此文时,作者虚晃一枪,说不擅长写人物小传。初读感觉到如话家长里短,有些平淡。不经意继续阅读,发现李海棠的形象,具有鲜明的个性,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充满故事性。行文采用欲扬先抑的方式,展现“傻老头”式的可爱,看则轻描淡写,实则字里行间,妙趣横生。在人物细节描写上,见微知著,与其说是人物传记,倒不如说是回忆录,充满了友情的真挚,亲情的温馨。人生有许多际遇,得一知已足矣,深情厚谊弥足珍贵。

    阮声吾兄海堂

    2020/4/29 13:47:18
  • 读出了一些小伤感。离开深圳去了湖南。和烈春也认识好几年,觉得他是很踏实肯干的人,按理来说,在深圳扎根没问题,可是如今遍地泥坑,已经没人敢说自己能轻松熬过去。穷则思变是很好的办法,就像文中说的,骑驴找马,这样有个保险,内心也会踏实不少。文中叙述的找工经历应该是没掺水分的,曲折、反复、充满不确定性。在现在摇摇欲坠的职场变革中成为一种常态。而真正坚持下来的人,才能最终品尝甘甜的果实。

    江飞泉2020年春南下深圳日记

    2020/4/29 10:36:29
  • 在我的印象中,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古老产物,充满神秘感。这篇小说的画面感丰富,随着镜头的推进,我一下子被带入了城堡,跟随主人公沈枫,一起寻找奇妙的旅行。沈枫与妻子,与老鲲,与梦中女神的多维关系,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语言对话,心理描写等都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作者将这种梦幻,设置为睡魔,在现实与梦想之中,亦幻亦真,其实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城堡,除了追求欲望,更多的是追求心灵的渴望。

    阮声城堡

    2020/4/24 18:10:54
  • 这是一部反映某个群体的心灵档案史,以魔幻般的文字和强烈的画面感,还原了重压之下的个体镜像图。通篇充满虚幻和诡异,叙述神神叨叨,看似松垮,实则紧凑。小说一开始就写到了死亡和诡异,毫不拖沓地拉开了“埋葬”的序幕,同时也奠定了作品的悲情基调。深圳是座充满希望与毁灭的城市,主人公的结局,或许是生活高压之下的产物。读完小说,我在想:对照小说里的“我”和杨梅,生活在深圳的底层人物,又有多少人和他们相似的呢?

    紫荆花埋葬

    2020/4/22 15:09:12
  • 上一次去桃德家里应该是遥远的2016还是17年,我还专门写了一首诗,那一次去了好多人,见过他家阁楼,但对菜园没太大印象,估摸那时的规模远不如现在。那么恭喜桃德的菜园迎来姹紫嫣红的春天,这是让人可喜的。桃德是勤快之人,也是质朴之人,待客、写作、伺候菜园子都是一样认真,给人无比踏实的感觉。后来一次桃德又邀约过一次,我加班无法践行,没有尝到桃德手艺,也没有机会亲自去摘两片薄荷,掐一根嫩黄瓜。

    江飞泉都市农夫 29楼的菜园

    2020/4/20 17:45:03
  • 莫非是作者的笔名很神奇,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游逛广东的诸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从深圳到东莞,再到韶关和广州,一路观光,也让我跟随游历了我从未去过的东莞观音山、韶关南华寺,广州小蛮腰。其实以前在东莞做过很多地产项目,大抵也是走马观花,两点一线,基本没去过周边的景点,连稍微远一点的路况都不甚熟悉。倒是当年去韶关,在丹霞山下的一个别墅里度过两个晚上,清风明月入怀,很是惬意,晚上睡得特别好。

    江飞泉南粤散记

    2020/4/6 22:12:48
  • 其实我是看到诗中写到我“飞泉跌岩,冬暖夏凉”才评论的——当然这是开个玩笑。跟戴老师蛮熟,也读过不少他的作品,对他作品中那种“自然的诗意”是蛮喜欢的。“自然”在这里有几层意思:第一是说他喜欢写自然类的题材,山水田园、乡村小径、江河湖海都能在他作品中看到,这种源自自然界的诗意很打动人;第二是说他的诗意自然而来,不刻意矫饰,也不可以炫技,玩弄文字技巧,可谓浑然而天成,天然雕饰之。

    江飞泉在深南大道,我不停的放倒天空

    2020/4/6 22:00:49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