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原住民珍姐
  • 点击:16737评论:22019/02/01 17:43

前两年,罗湖水贝村每户拆迁补偿2亿元的消息被证实为假新闻,因为补偿款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在寸土寸金的深圳,一旦原住民村庄进行整体改造,每家每户的补偿款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

可是现在,却有一个村子整体改造,因整村没有任何人现身,巨额补偿款竟然无人领取。

这个村子是个很小的自然村,原本叫竹村。人丁不旺,只有五、六户人家。

之所以叫竹村,是因为全村周围都种着密集的簕竹,那种可以用来做天然防御屏障的竹子。附近的老人说,在很久以前,由于经常遭到土匪袭击,也因为争夺生存土地常常发生大规模械斗,所以村子周围都种满了簕竹。

历史记载,岭南客家人和广府人大规模械斗的年代,双方死伤数百万人,械斗时间长达百年,连清朝皇帝和岭南驻军都管不了。深圳正是广府人和客家人犬牙交错居住地,械斗的频次当然不少。竹村四围种满了簕竹,见证了竹村的先人为这片土地不知付出了多少鲜血与生命的代价。

可是终于到了荫庇子孙的年代,竹村的后人却在三十年前的一个夜晚集体消失,走得毅然决然,走得无影无踪。

人们开始认为竹村是整村逃港了,因为在逃港潮不断发生的年代,令人绝望的贫困比宗族械斗还让人难以忍受,由于内地与香港的收入相差近百倍,整村逃港的事件并不少。陈宏著的《1979-2000深圳重大决策和民间事件观察》以及陈秉安著的《大逃港》中均有提及。

随着改革开放之后经济不断发展,逃港的人逐渐回来了。到现在,能够回到深圳做一个村集体股份合作公司的股民,收入甚至反超香港居民了。

可奇怪的是,竹村的人却一直没有回来,甚至在香港的所有深圳人也从未听说过竹村任何一个人的消息,全村二十多口人就这样凭空消失在历史中了。

有年轻人说,可能是遇到了UFO,竹村全村人被外星人接走了。因为竹村人消失的时候,猪、牛、鸡、狗都在,有些屋子的门都没锁,甚至锅里还有剩饭。后来的岁月里,逃港者家里遗弃的牛跑到梧桐山里自生自灭,还被驴友误认为深圳有野牛。

有老人说,可能是逃港时船翻,全村人都遇难了。那时候为了奔赴香港求生,因逃港死难的人很多,深圳湾一带甚至因此出现了可去政府领补贴的收尸佬这个职业,收尸佬一天最多可收四、五十具尸体。

但是龙岭村的珍姐坚信,竹村的人一定会回来。珍姐男朋友就是竹村的阿光。

算起来,龙岭村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黄国标是珍姐的远房堂兄,也是阿光的小学同学。黄董说,据珍姐说,竹村人消失的前几天,阿光就对珍姐讲过,他们要整村逃港,让当时已经怀孕的珍姐等他回来接她。

珍姐是当时四乡八里最漂亮的姑娘,可能是遗传了母亲的基因,长得完全不像广东人,而是像江浙人。珍姐的母亲上世纪六十年代随老父逃荒来到当时的宝安县,长大后在村小当民办老师,后来嫁给了在供销社工作的权叔,生了珍姐和珍姐的弟弟。

珍姐的母亲后来转为公办老师,珍姐和弟弟也随母亲转成了居民户口。

那时候有居民户口,意味着不需要在烈日下无望地种田,意味着国家可能会分配工作,可以拿工资。在村民眼里,有居民户口,那就是人上人。所以,珍姐和当地最穷最偏的竹村的光哥好上了,遭到父亲权叔的强烈反对,甚至以断绝父女关系相逼。

但是,从小性格温和的珍姐在这件事上却绝不妥协,誓与阿光在一起。

阿光在三十年前的那个晚上和全村人一起走了,杳无音讯,大着肚子的珍姐决定把孩子生下来。权叔引为奇耻大辱,勒令珍姐将孩子打掉,并向乡里的计生部门举报自己的女儿怀孕。可是,乡卫生所医生见楚楚可怜的珍姐以死相拼,竟也下不了手,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最让珍姐痛心的是,孩子生下来不满三天,权叔就偷偷将孩子送人了,是个男孩。珍姐为此哭得死去活来,自己主动和父亲断绝了父女关系,在权叔生前再也没有回过家一次。

珍姐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她的孩子。到权叔心软的时候,准备告诉珍姐孩子送到了哪户人家,却被告知孩子丢了,可能是被人贩子拐跑了。珍姐又一次哭晕。

黄董说,古人说得真没错,自古红颜多薄命。珍姐这一辈子太可怜了,她与世无争,当年城市化的时候,因为是居民户口,没有股份合作公司的股民身份,没有村集体为股民缴纳的五险一金,没有分红,村里的征地款也没有她的份。当年宅基地建房的时候,因为家里没钱,五层的房子她家只有两层,建房的钱还是其他三层合作建房的人出的。这两层房子也收不到多少租金,珍姐就一直一个人在外面打工。

由于全家都是居民户口,按政策没有得到股份合作公司的股份,常年生着闷气的权叔没几年就过世了。珍姐后来会回家看母亲,但见到弟弟婚后一家也很艰苦,就没和弟弟弟媳争那仅有的两层房子,继续一个人在外面打拼。

在上海宾馆对面的服装厂里,是珍姐打工时间最长的地方。那个时候,珍姐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仔打工妹一起,每天没日没夜加班,一个月能赚两、三百块钱,收入算不错。但珍姐没存到多少钱,因为一有钱她就要去找她的孩子。为了找孩子,珍姐不知托付过多少人帮忙,其中有不少是骗她钱的。我们都为她心痛,劝她算了,黄董说,但她不听。

到后来,还在房价很低的时候,珍姐供了一套房子,终于不用到处租房住了。也幸亏有了这套房子,珍姐才算有了个安身的地方,有了晚年保障。否则,以珍姐现在的身体状态,她会是全深圳最可怜的原住民。

因为珍姐年轻时在服装厂长期加班,劳累过度,患下了腰腿毛病。据说是腰间盘突出导致梨状肌综合征,现在干不了重活,走不了远路,无儿无女无收入,一个人过,真是很可怜。社区股份合作公司鉴于珍姐的处境,安排她为村里的老庙搞卫生,领取一份薪水,才算勉强过日子。

只是,温和的珍姐很坚强,每天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外人完全看不出她生活的窘境。她说她要干干净净等光哥回来。

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求珍姐,有乡里的干部,有外地来的大学生,条件都非常好的,但珍姐谁也不答应,她坚信阿光一定回来。珍姐说,她的任务就是找到她和阿光的孩子。

要是真找到了孩子才好了,至少现在可以排除村民非议,通过股民代表大会,领到阿光家的拆迁补偿款。珍姐辛苦了一辈子,命运对她来说也算有个说法了。可是,孩子没找到,珍姐又没有与阿光结婚,股份合作公司和社区工作站讨论了好几次,还是认为珍姐缺少取得阿光家里拆迁补偿的资格。不过,应珍姐的要求,股份合作公司一直代为保管着阿光家里的补偿款,等阿光回来再交给他;或者,珍姐能找到那个丢失了的他与阿光的孩子——毕竟这个事实全社区的村民还是认的。

现在算起了,珍姐的孩子应该快三十岁了。但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呢?

珍姐到民政部门去登记了DNA,可是,一直没有回音。

其实,这件事情基本没有指望,因为那个丢了的孩子或者早被人贩子弄残了,早已不在人世了;又或者虽然被人收养了,但养父母一直没讲,孩子也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就不可能去民政部门验DNA。

但珍姐一直抱着希望:万一他会去验DNA呢?

珍姐一直保持着见到路边讨钱的孩子就给钱的习惯,完全不管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操控,因为她一看到这些孩子就会伤心。珍姐有时候会目不转睛盯着街边路过的年轻人,希望能从年轻人的眉目中发现到一些阿光的痕迹。黄董说,村民都担心珍姐会因此落下病。

2019年春节又快到了,却一直没人能帮得上珍姐。

(文中使用的是化名)

  • 1
  • 关键词:原住民拆迁补偿爱情股民打工住房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南方1布衣2019/02/08 13:01:23
    • 分享到:
  • 谢谢别看了打赏!
  • 回复
    • 南方1布衣2019/02/08 11:20:20
    • 分享到:
  • 谢谢亨兄打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00
  • 2
  • 530
  • 夜上阑珊是写小说的,而且是玄幻小说,她曾经说自己“不会写诗”。这两首短诗,与她的玄幻自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诗句很平实,似乎很难定位是爱情还是亲情,抑或是其它。或许只是瞬间的情感流露,作者更多的是在记录当时的心境。这倒是符合女性诗人,特别是她这种自认为“不会写诗”的女性作者的真情实感。少了些娇饰和所谓的技巧,有的是一份真实。期望夜上阑珊能够一直保持她的一颗诗心,相信她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李墨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13 16:27:55
  • 大芬油画村,是深圳艺术界的一张名片,跟着飞泉的诗,在这个有点微凉的冬日的里午后,我神游油画村,徜徉在“梵高的海”和“蒙娜丽莎在秋光中”,见识了香格里拉的金秋,迷醉在勒杜鹃和凤凰木的最美妆容里,就好像喝了秋天寄来的酒……多美丽的意景呀,令我也要“多想用故乡来定义你” 这组诗除了描写油画村的美,也抒发了对油画村的热爱之情:我的心轻盈得像一朵洁白的云 化作一只心形气球,朝向你的南风。

    梦晴阳光打在油画村墙上(组诗)

    2019/12/10 17:54:32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施霞小妹是我湖北乡党,她是深圳市作协会员,我们是在市作协安排的凤凰、张家界采风之旅认识的,施霞是一位网络写手,写过长篇,文笔颇佳,故我向她推荐了邻家网站,没想到她很快就在邻家注册并发文章了。文中的汪明山我是熟悉的,因我的祖籍也是鄂州市鄂城区,她写的汪明山离我老家汀祖也就五公里路程,所以读她的文章有一股归乡的亲切感。施霞在文章中用较多的笔墨写了在装修新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朴实自然,感情真挚,特赞之!

    方华吉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21:02:10
  • 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冷和难受。不错,亲戚是一帮有爱有温暖的好亲戚,让人在冬天遇到暖阳,可是“我”婆家的做法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新媳妇回来,不说住新房子,但新被子还是要置买一套的吧,这倒也罢了,更难以容忍的是,结婚第五天,老公就对怀孕四个月的“我”拳打脚踢,想想都觉得可怕,如何能与他度过20年的委屈岁月?文章对亲戚亲情叙事方面略为平实,如果加上一些感情色彩,感染力会强一些。

    梦晴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5:05:26
  • 遇到好的风景,还要遇到好的人,才算相得益彰,对得起旅行的热情、期望与所花费的精力、金钱。现在祖国大地,大江南北,好风景不少,被人糟蹋的地方也不少,视觉的餍足,往往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国庆在丽江,固然也感受到了餐饮、住宿等服务水平的提高,但也见识了个别同胞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诚实和朴素,做些不该做的小动作,让人不禁心生鄙视。祈愿这个国家,土地干净,风景秀丽,礼仪葳蕤,人文昌盛,庶几可称文明国度。

    笑笑书生旅行散记

    2019/12/9 11:07:35
  • 有亲人和亲情,是人们活着的理由,也是幸福的保障。不过,你那个结婚第五天、对怀孕四个月的你拳打脚踢的老公,实在是让人无语。我倒建议,你应该勇敢地把那段省略的“一万个委屈二十年的艰辛岁月”写出来,这些内容本身就具备了建构优质非虚构作品的特质。

    笑笑书生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0:56:33
  • 欢迎新作者的到来。在寒冷的冬天读作者的文章,心里有许些暖意。眼看临近春节,在深圳打拼的人,往返于异乡与故乡之间。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也身不由己。文章虽短,蛮喜欢作者的文风,看似聊天的语气,字里行间无不露出亲情、乡情与友情。按理说修房子是大事情,都应该亲力亲为。但又舍不下在深圳打拼的事业,一个人有这么多的亲人真好。有他们的支持,能让作者能好好打拼。哈哈,喜欢文章中的三奶奶,会喝会打麻将,蛮有生活气息。

    春风妙语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9:06:55
  • 作者不仅是美食家还是旅行家。通过在旅游中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记录人性的光芒与善良。在江西寒冷的冬天,六十多岁的阿奶雪中送炭,引他们进屋烤火,还免费给姜汤喝。果农免费让他们摘橙子品尝。婆婆待游客如亲人,服务周到。在草原上体贴入微的司机,让游客在自家吃到价廉正宗江西菜。后来作者己经回深,求他帮助被宰的20位旅客。受作者引导,帮助邮轮上下游客改正浪费食的确缺点。心存善念,计较少包容多。会遇到更多美好

    春风妙语旅行散记

    2019/12/5 12:32:34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