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二十三)
  • 点击:17534评论:02020/01/10 15:49

二十三

悠闲的周末,像离弦的箭,“嗖”的一声射出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周一的早上,朴博不得不又挤在地下的列车上。黑压压的人头,水泄不通的人群,总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像冠心病的患者恶化到了4级心衰。他的内心里纳闷着,为什么不用上班的两天时间,一眨眼就过了?为什么休息的时间不是三天或四天呢?为什么要上班?上班是为了什么?如果不上班,会有什么下场呢?

接二连三的问题,像煮沸的开水冒水泡那般,一个劲地冒出来,挡也挡不住。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种种困惑和那么多的为什么,莫名地涌现在他的脑海,纠缠在一起,发生着不可逆转的生物反应,也许在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像紫藤缠绕着树木,为了生存而已。他出于本能,冥思苦想着,苦苦地寻觅着这些萦绕在脑海的难题的答案,渴望通过文明的教化和理性的思维,去逐一破解它们的密码,得出一个安抚心灵的答案,自圆其说也好,强词夺理也罢,总好过像一块石头悬在心里。这不亚于困在密封塑料袋的氧气,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一个口子,甚至利用它们挤压在一起产生的强大压力挤出一个口子,一个得以逃窜出去的口子,回归它应该回归的大气层。

有时,他觉得这些问题的答案,简单得很,为了生活,不就得这样嘛,简单得像口渴了就喝水。有时,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些问题的来龙去脉,不知如何解开这些如枷锁般的问题,像野花不知道为什么会花开花谢,候鸟不知道为什么反反复复地远距离迁徙。有时,他觉得,这些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的,是云端之上的神,控制了人类的潜意识,给自大的人类下的圈套,让人类顺着它的旨意活着。

他所乘坐的列车,匍匐在大地的胸膛上,规矩地沿着锃亮的铁轨,爬行了二十分钟,准时地停靠在高新园站。他从就近的车门,走出车厢,随着潮水般的人流,排队爬楼梯,排队刷卡过栅栏,排队过通道,再排队上楼梯,才得以重见阳光,依然是慢得如蜗牛般挪移。

他匆匆地走过飞亚达大厦的人工瀑布墙,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走入了卖早餐的一条街,混杂着五花八门的食物香味,间歇性地冲击着他的嗅觉神经。如果他饥肠辘辘时,会花个三五块钱,买一份皮蛋瘦肉粥或两个包子配豆浆,痛快地吃个饱,满足着食欲的渴望。但他已经在家吃过了早餐——85°的菠萝包配鲜榨豆浆,对于食物的欲望已降至冰点,眼前形形色色的早点,没能撩拨起他的食欲,也就没有发生买卖的行为。

到了公司,他惯性地录指纹,礼节性地和早到的吴姐打招呼,寒暄几句。接着,他按一下电脑开关,启动沉默了两天的电脑,打开hao123网页,再双击桌面的QQ头像,在跳出的小框内输入密码,进入属于他的虚拟空间。在还没到九点时,他已经习惯了躲进虚拟的世界,漫无目的地浏览着凤凰新闻,关心着自己昨晚发表在QQ空间的说说——收获了多少个点赞和多少条评论,虽然不能当饭吃不能来钱,但总能无声无息地慰藉着孤独的灵魂。它们已经成为了他的精神粮食。

九点左右,安静的办公室,一下子闹哄哄起来。大伙从四面八方赶来,急匆匆地录指纹,无所顾忌地大声聊天,带着个人的情绪评价着自媒体上的头条新闻,评头品足着世间的万态和身边的人情世故,既有鸡毛蒜皮之事,亦有世间杂事,或是个性鲜明的历史观、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

过了九点三十分,孔总的身影,依然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大家都身不由己地揣测着老板的行踪,也在防备着老板闪电般的出现,避免自己不敬业爱岗的某些行为落入老板的视野范围内,成为被扣工资的呈堂证供,像宋朝的掌权者,不得不防备着突厥部落的闪电袭击。但老板的身影久久都没出现,像断了线的风筝,飘去了没人知道的地方。

“吴姐。孔总今天不来公司了吗?”杨强耐不住性子,直接地抛出问题。

“上个周五听孔总说,这个礼拜有事,去省会出差了。”吴燕绕了一个弯,有些模糊地回答着。

“不会是出去融资了吧?”周刚带着疑惑问。

“好像是去参加什么创业大会了。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吴燕淡淡地说。

“这是孔总第十次还是第十一次跑会了?”杨强不敢肯定地说。

“哈哈。这个,我也没统计过。我也没必要去统计这些事情。”吴燕合情合理地说。

“像我们这种早期的互联网+医疗的公司,必须找风险投资的,没有风投的及时注资,我们这种创业型的公司会撑不住的,会死得很惨的。”叶雄有条有理地阐述着自己的看法。

“我个人觉得,风险投资算得上20世纪人类最好的发明之一。我们有目共睹,苹果、Facebook、腾讯、特斯拉、Uber等伟大公司的背后都离不开风投的推动和助力。没有风险投资公司的青睐和财力支持,它们也许已经淹没在历史的汪洋大海了。”杨强激昂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现代风险投资开端于20 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美国。第一个创造了‘风险投资’词汇的英国人惠特尼,一生中股权投资了350家公司,获得了巨大的财务收益,也开创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投资行业,促进了高新科技行业的蓬勃成长。从金融投资的领域评价他,他的功劳不亚于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否定了教会的权威,改变了人类对自然对自身的看法。”熟读史书的叶雄娓娓道来一段感人的故事。

“在我们一般人的印象中,风投公司的投资人,应该是这样的:住豪宅别墅,开的车,不是保时捷,就是宾利,出差非住五星级酒店不可,放假了去大溪地或马尔代夫旅行;和各种创业者谈着数百万至上千万的投资,个人月薪不低于六位数。他们是很光鲜的,是人人羡慕的香饽饽。”周刚转述着网络媒体上的观点。

“我认为。小鲜肉所谓光鲜的投资人,只是风险投资领域绝对金字塔尖的极少部分人群,绝大部分风险投资从业者的生活或许应该是这样的:每天见三个以上的项目,劳累无比,攒着不算太高的薪水,期盼着遥遥无期的投资分成。他们决定着许多千万级别的投资,看着身边的屌丝创业者纷纷逆袭成千万富翁,自己却依然攒不出一套房钱。你想想,他们的心里肯定也是极度失衡。他们的生活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光鲜。”杨强有力地反驳着周刚的观点。

“看来,风投行业也是一个贫富差距很大的行业。镁光灯下的少部分人的无限风光和指点江山,不代表大部分从业者的日子就好过。”刘红也掺合了进来,不愿被孤立。

“如果公司引进了风投,得到了一大笔钱,得以大把地烧钱,维持着公司运转。那我们公司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向,会改变吗?”朴博冷不丁地抛出一个尖锐的问题。

“朴医生,你这问题,切中要害。按照游戏规则,出钱的都是大爷,出钱的投资人,肯定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按照他们那一套,或明或暗地逼迫着公司做出适当的调整,朝着他们认可的方向发展,让他们的利润最大化。其实,这本来就是一桩买卖,做买卖的,肯定都想赚得盆满钵满。所以,我觉得投资人会干预公司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向。”杨强头头是道地说。

“也许。对于我们公司,适当地调整公司的经营模式、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向,未必就是坏事。说不定,因为有了改变,公司才走得更远,发展得更好。”梁豪客观地分析。

“改变应该改变的,保留值得保留的。这是优胜劣汰的必然结果。正如人类,用直立行走代替爬行,摒弃吃生肉,学会用火,发明工具,但保留着古老的优良基因,螺旋结构里储存着庞大的遗传信息,不才有了延续下来的人类文明吗?”朴博富有哲理地说。

因为孔总的不在场,大家都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你一言我一语地各抒己见着一个与他们不大相关的行业,宣泄着个人的情绪,担忧着公司的何去何从,担忧着自己的未来,担忧着某种不确定的结局。

对于他们,结局不外乎两种:认可公司理念,同舟共济;或不认可公司理念,分道扬镳。

孔总的位置空了。大家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不亚于孙悟空的头顶卸下了紧箍咒。每一个人都自由地活动着,自由地畅谈着,似乎将工作上的事情都抛之脑后了。但碍于吴燕那双眼睛,担心她会向孔总打小报告,大家不得不提防着背后的冷箭,也就不敢过分散漫,不敢超越了那条无形的红线。这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