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灾难日记
  • 点击:18733评论:22020/02/11 15:47

时值元宵,四点起床就着院子的灯为鸡超度,八点穿上亮黄绿色游行服插入戏楼前游神队伍,十二点回家客厅里满是张开饕餮大嘴的客人……然而,七点闹钟响起,我还是在熟悉的卧室,对着熟悉的天花板和墙上的斑点,三五点就像白雪公主背上的痣。我在这房间已经待了十来天,每天短暂离开又回归,除此别无去处。城里新掘了数以万计的洞窟,乡下的地洞稀疏些,新鲜的空气里谁知道有没有骇人的透明杀手,勇敢在外面游荡的黑点使恐惧加剧。

我不能出去,外面除了杀手还有些不知名存在找寻我。得意洋洋的手机卡拔出后扔在桌角,明天院子里布置的机关也许能预警杀手,于是我安心在房间里看书、看天花板、看前年的工作证和白雪公主。日子久了,书中的太监也变得亲切:“档案房首领报到(奴才)处今有本处太监郑进福于十二月初六日告假未回着人找寻并无踪迹实系无故六次逃走应交内务府派番役拿获谨此奏。”真乃勇士,虽然不知为何逃、如何逃。如果我被那些人抓到,会不会打上枷号背后插四面大旗:密告、乱语、爬虫、狂人。

疯狂拽窗帘的拉线,窗帘一张一合,似在表现不知他们何时找上我的焦灼。你真信了吗?哈哈哈,我迫不及待想揭下不知名存在的面罩,瞧瞧他们模样,若能看清杀手的透明就更妙了。我不会出去,上哪找他们毫无头绪,只老老实实等着他们上门。也许还应该告诉他们房间的门牌,未免太无趣。我又找到一件无聊的事去做,听着还挺严肃,我要认真写一本绝对真实的日记。


2016年10月3日  周五 天气:是晴吧

为了真实,我不能将天气模糊。我必须忏悔,以前我几乎不写日记,写上日期说是日记的作业倒是编过上百篇。小学寒暑假每天都要写一篇日记,“今日晴,无事”没法应付,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在天气定义为大雨的日记里写自己和朋友扔沙包。我日记作业的确被老师表扬过,经验是在刚放假时花一天半时间写上几十篇,今天详细描写扫地的动作,明天站在窗口欣赏窗外的树林,后天再做做手工,容易受天气影响的活动尽量避开,然后每天在日记本的天气上勾个晴或雨。我现在不愿写这样的作业,后果是连日记的具体天气都存疑,网上倒是能找到,连自己都不信还能相信别人或真或假的记录吗?读者你要是想知道那一天天气就自己想办法吧,反正也不重要。

这一天我高三,国庆假期只三天,刚好符合法定假期,一点儿特权也没有。除了没有窗帘的公交车上透过来的阳光照得头发昏之外,这个下午再无特别,或许令人不舒服的阳光是另一天的事,今天就更没有值得回忆的了。因为有晚自习,我回到教室,教室里都有谁,这谁记得,也不知道是谁说“明天好像有台风”,反正也不重要,在一座年年有几场台风过境的城市,不能让学生放假的台风都不是好台风,不能放假证明了破坏力不强。再后来,听说晚自习停了,我把听说两个字去掉,于是台风今晚或是明天将过境。搬了几本书回宿舍,我能确定不是《漫画黑洞》,然后才和舍友慢慢悠悠去超市买差不多够吃两顿的食物,哦,学校饭堂还开。将到来的是一场弱得学校差点不放假的台风。

明天,台风赶在午饭前来了。我们宿舍朝南,落在饭堂西边不到五十米处,雨在风驱使下分离出一小批雨珠,向北“飕飕”地织成白纱扫去,有两拨人撑着伞艰难挪往饭堂。我便倚靠在宿舍门边和几位舍友观赏他们这场伟大战役,伞被吹翻了半边,衣服颜色也显著分层。当他们终于走进饭堂,我们转身回宿舍啃起饼干。嫌风不够大,几位舍友到7楼上迎风呐喊,我则笑嘻嘻跟另几位讲曾经恐怖的台风有多无情。他们现在怎样,有没有透明杀手……这句话得划掉,不合乎当时心境。中午,我曾经的班主任冒台风到宿舍送了几盒饺子,但分班后她已不是我班主任,饺子没有我的份,真悲伤,我甚至都不能在日记里写师恩难忘的文章,因为她来和走时我都没看见。我能记录的真实,只有送来的饺子蘸了蒜蓉酱味道还不错,我在隔壁班朋友那尝了一块。晚上的饭堂每桌点着几根白蜡烛,黑压压的人群排队打免费的炒鸡蛋去赴“烛光晚餐”。到附近几个宿舍串门,下棋打扑克的都有,更多的人用手机的灯背高考必背xx篇古诗文。

后天,什么时候上课也不知道,早上起来倒了点大罐的矿泉水漱口。学校超市矿泉水全搬空了,我储备了五六升有点甜的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供水供电。这篇日记不知道用得太多了,得注意。吹倒的旗杆不能写,于是我看见校门被吹歪了。不远处军分区的战士用锯子拉拽倾倒的路边树,让我想起五年后在另一座城市另一场台风过后飞奔而过的预备役士兵。我日记里没有写厕所场景,如果硬要我描述——便是——满满的都是。在教室自习不到两小时,年级主任甜言蜜语赶我们回家,简直不敢相信。畏惧学校厕所的威力,我们都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相隔不到一小时,两个供应商的手机卡信号都失联了。宿舍一位老兄接受了我们馈赠的水,在宿舍坚守到我们回来。如此感人的事迹,为了真实性,我只能证实他曾告诉我在断水电的学校他待了好几天。

日记写得太长,得赶紧收尾。当天我和一位同学一起到车站坐车,公园倒下的树把路封得像原始森林,一赤裸上身的壮实汉子拖着树枝远离森林。我们绕了大半圈才到公园后的公交车站,目测城里的树倒了有三分之一,碎了玻璃的高楼向天空张着口。近十条线路经过的车站半小时才来了一班车。城里回乡下的客车没法让我直达,半途飘起不大不小的雨,高压线柱确实砸在公路上,客车便改了线路,孤单的我在售票员指导下在名为太平的小卖部下了车。滂沱雨打在赤红泥上,又汇成黄河奔流,总有梦幻的感觉,彷佛一睁眼我又坐在教室,听说明天有一场小台风将过境。搭上一班从未搭过的客车在村里的家具城外下了车,活着真好。就这样我在家里待了两天多,每天傍晚打开电量不到两位数的手机查看有无上课通知。邻居家用没有水的储水池给发电机充电,我趁机复活了手机,仍没有上课通知,家人却硬要我回学校。听说,这是建国后风眼经过水城市区的最强台风,郊区的化工厂差点爆炸。


2018年9月16日 周日 天气:台风

这则日记不会太长,毕竟论破坏力,它远不如两年前那场台风。昨天,收到朋城刮台风的消息,当晚的社团笔试没有取消。怎么可能取消!为这场考试,我和朋友们忙活了近一月,出考卷、设计宣传单和纪念品、逐个宿舍进行宣传,还得避免别的社团“抢人”。监考的时候,我到走廊上,看了几眼学校停止明天一切教学与社团活动的通知。提醒朋友和考生注意安全后,吃了一块师妹剥的红柚子,我其实知道,很多人把台风只当做一假期,我新囤的五升饮用水和几大袋饼干可笑又无力。

校内绿荫道也成了森林,还没有原始森林茂密。有不认识的中年人从倒伏的树干间钻出,其实旁边能找到小路供步行。他都已经钻出,我还能告诉他可以走过去吗,我确实是走过去了,他应该没看到。朋城的朋友都说这是见过最恐怖的一场台风,好吧,我不能确定是都,许多朋城的朋友说这是见过最恐怖的一场台风,有时候我会跟他们提起水城那场灾难。比较不同的是,朋城天桥多,大量树木倒在天桥上。明天我在天桥边看见络绎不绝的人排队似的钻过树隙,哟,一群被城市嚼吃的白蚁。如果朋友现在看见日记,兴许会向我抱怨,明天要去上班的他,保命的口罩撑不过两天。


2033年2月3日 周八 天气:阴

若不知名存在找上我,日记是最直接的供词。即便如此,我如实写,不为逃脱罪名而美饰。我没有在球场上吹黑哨,倘若有人一定要我吹,那不确定,没经历过的事谁说得准。我最大的罪名,应该是把电话打给了不该打的人。我已经把犯案的工具——一张朋城的手机卡——作为证物密封在胶袋里。

时间要回到好几天前,透明杀手已来到水城。你要把时间线拉到十几年前也行,可能有另一群杀手,可惜我不记得。所以日记的时间线姑且回到好几天前,城里下了命令:为防透明杀手,年节及其他民俗活动取消。透明杀手的来路还是个迷,只知道不止一个,在户外被识别出真面目的人将遭毒手,戴上面罩有一定效果。我在房间里没有戴上面罩,可还是成了家人的挡箭牌,不止一次听见家人在跟亲友的电话里怪我太小心,杀手哪有这么多,总不能永远不出门。我不在乎,反正我已在房间窝了十来天,反正杀手走后我就回朋城。我还是想戴上面罩,哪怕缩在房间里,也不用每天修理胡须,镜子里的我是看得见的呀。

我现在的房间在勾岭村,水城的勾岭村跟朋城差别不大,勾岭村是十年都一个样,朋城是十年了还在修路。今年问题可大了,村里一年一度延续了至少数十年的比春节还热闹的年节不能举办了。亲戚不能来倒是小事,谁要来我还得把他们赶回去。祭祀却是大事,村里有总的祠堂,每十来户还组成小祠堂,有些人,估计还不少,准备以小祠堂为单位在年节前两天偷偷祭祀。家人打电话的声音有点大,我无法阻止声音入耳,他接电话时我一般就停笔,这段文字还是我深夜爬起来敲的,我能清楚记得多亏了那时窗外一小束温暖的阳光。年节前几天,我听到家人去与同祠堂大婶商量年节怎么弄,听到同祠堂在城里住的几户坚决不回来,听到村里的几户想去祭祀,心里又有点怕。杀手是透明的致命的,绝不能出门,我坚决反对在杀手的监视下进行户外活动。我第二次成为挡箭牌,幸好家人的好友也劝告他最好不要出去,家人开始劝说其他人等杀手走后再一同祭祀。最后一个建议是我提出的,我不知情也没关系了。一天后,祠堂的人又决定提前祭祀,再次被我和家人劝住。我累了,虽说房间里的我需要一点刺激,绝不是以出去为代价。我不能出去,害怕杀手吗,我还想捏捏他透明的脸颊。前天上午,时间可以肯定,有一户说村里其他祠堂都在明天凌晨祭祀,执意提前祭祀,并且愿意买贡品代外面几户祭祀。我劝动了家人,却劝不动那一户,似乎在跟数十千米外杀手透明的眼对视,全祠堂只剩我们家不愿,自然家人我也劝不动啦。

我没有办法,拨通镇政府的电话好像也挺有趣。镇政府电话是我微信群朋友提供的,就像他们后来所说,第一次举报我没有经验,用了自己的手机号。几分钟后村干部的电话来了,开口便用方言问:“你谁?是谁儿子?”好几句话都是想套我身份而不是解决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身份,问题是你能保证永远永远,永远好像挺困难,就三百年吧,不锁定我家人的身份吗。我没有问,我不觉得他能保证两百年后的事。在我终于将话题转向应对杀手时,他说村里也考虑过,分批少量进行祭祀不会引起杀手注意,说得真有道理,我不相信不代表他说得没道理,他的同伴肯定是觉得有道理才和他这么去做。我觉得他的同伴肯定是觉得有道理才和他这么去做,我必须用我觉得,他同伴我到现在还没见过。想用上次才五个人在麻将馆聚会就有人遭杀手毒手来说服他,想了想只是我觉得,凭什么说服他。我挂掉了电话,不是我说服不了他(暂时的失败又不是永远),而是我家人上楼了,我还不想让他知道我的罪名,于是几分钟前学校打电话找我去写反抗杀手的英雄人物新闻。一小会又有村干部的电话过来,杂音中我听见“是朋城的手机号”,立马把电话挂掉,将手机卡拔出,我可以肯定他们找不到我了。啥?你说现在手机卡实名了,我不管,这是我的日记,这位读者你可以不看。我应该用别人的电话举报,甚至是借朋城记者朋友的名义举报。哪怕东征的十字军再次遇上黑死病,我依旧不后悔去举报。我又有理由回朋城后换手机卡啦,卡里还有八十九点四六元话费。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混乱思维混乱时空真实故事审判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20-02-17
  • 半行打赏1000,共计11000
  • 2020-02-16
  • 半行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2-16
  • 半行打赏2000,共计10000
  • 2020-02-15
  • 半行打赏2000,共计8000
  • 2020-02-15
  • 半行打赏5000,共计6000
  • 2020-02-14
  • 半行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2-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半行1布衣2020/02/15 17:12:24
    • 分享到: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 回复
    • 半行1布衣2020/02/12 08:03:20
    • 分享到:
  • 极度混乱的时间线,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实,很久没见到这种玩弄心理和语言艺术的小说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62192
  • 6
  • 109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