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往事
    江湖恩仇录!兄弟情,儿女情,情情相惜。爱恨情仇,往事如烟,最爱的人,最终分崩离析……
  • [33] [0]


1


1998年下半年,在朋友的帮助下,我进了深圳龙华民治白石龙工业区一个家具厂打工。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我很快成了工厂的技术骨干。公司几项重大技改,因我的建议而成功完成,同时还促成公司参加了在东莞厚街举办的世界名家具展,一炮而红,争得了大量订单。我很快脱颖而出,职位和工资都有了相应提升。


我是农村出来的穷小子,先前在深圳其它地方也混过两年,但都没有在这家工厂过得如意。现在既然有好的发展平台,我自然不遗余力,同时内心也相当满足,以为只要好好工作,与人为善,我就会在工厂做得开心,在外面也会行得安稳。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却把我心中这种做人处事的朴素理念击得粉碎。有一天中午,我去坂田玩,因为没办暂住证,当场被几个治安队员围住。领头的治安队员见我拿不出证件,对我的态度立即凶狠起来。


我眼尖,认出了他,忙小声说:“兄弟,我认得你,你是江西的,以前经常来民治玩,我见你好几次了。今天放我一马,行吗?”


他愣了一下,但很快脸色如常。我好话说尽,他也板着个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我见势不妙,立即掏出身上仅有的一百多元钱递给他。


“就这些?”他接过钱,扬了扬,随口问了句,就把钱装进了口袋。


我点点头。他却使个眼色,其它几个治安队员立即伸出手来,在我的衣袋里乱摸。摸完还嬉笑着说:“是个穷鬼,确实没钱!”


看着匪里匪气的他们,我很害怕,继续乞求:“要不你让我找个电话亭给厂里打个电话,如果你们要钱,我可以叫老板或经理送过来,行么?”


他却不理我,指挥手下的治安队员,连推带搡把我拉上车。结果,我被送到了杨梅村。在一个大大的垃圾池边,他们放下我,将我赶下池子,然后丢下一把铁铲,要我清理里面的垃圾。


刚开始,他们几个一直站在池子边监督我。我一刻也不敢怠慢,只顾低头干活。一直干到天黑,垃圾清得差不多了,我下意识抬头,却发现池子边早就鬼影也没一个。等我拖着疲惫的双腿,好不容易爬上池子时,外面已是万家灯火。也就是说,我今天干了大半天苦力,其实是被他们当猴耍了一回。身无分文、又累又饿、又气又恨的我,一屁股坐在垃圾池边,抱头痛哭。


我现在已经忘了后来是怎么回到民治的,只记得哭完之后,我攥紧拳头,咬牙切齿,恨恨发誓:“狗日的江西仔,这事没完,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经历这件事后,我的心理就慢慢起了变化,以前崇尚与人为善的我,却无端多了不少粗暴的戾气,还有意无意去打听和结交一些在社会上混的人。很快,我就和民治周边的混混们打得火热,包括一些在派出所和治安队做事的人,都成了我的“铁哥们”。为了彼此联络方便,我还学他们的样,配了个当时比较流行的BB机挂在裤头上。


2


得知龙哥是道上的老大,纯属偶然。我很早就认得他,不过当时只晓得他是潮州人,从事娱乐行业,对我比较和善,和他混熟后,我还经常和他开点不痛不痒的玩笑。


1999年的一个晚上,在派出所做事的朋友,带我去酒吧喝酒,同去的人中,就有龙哥和他的随从。酒喝到一半,我看到龙哥吸烟时,还要放张锡纸摊在桌面上。不知深浅的我,当时就开玩笑地说:“我的老大啊,你这不是在吸毒吗?这可不是好事,你千万不要吸呀!毕竟,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啊!”


我话一出口就后悔死了,因为,当时整个房间一下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特别是龙哥身边的人,个个都愤怒地瞪着我,恨不得生吞活剥我。我背上凉嗖嗖的,刚喝过的酒,全化成冷汗了。


几分钟后,龙哥却大度地耸耸肩,满脸堆笑举杯向大家致意:“没事,没事,阿天你真会开玩笑,呵呵,呵呵!来,大家喝一杯……”


那天晚上回来,我一路都很紧张,总感觉背后有人跟着。第二天晚上刚下班,厂门口就来了几个人找我,说他们老板要见我。我心里隐约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吓得半死,浑身打着哆嗦,但也不敢违抗,只得硬着头皮跟他们走。


七拐八弯,他们把我带到了民治一间比较偏僻的屋子。看里面的摆设,是个简单的办公室。等办公桌后面转椅上坐着的人一下转过身来,我定睛一看,心里一沉,脑壳麻了,没错,果然是龙哥找我!


“阿天,你来了,坐啊!”龙哥站起来,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示意我坐下。然后又对几个手下挥挥手,“你们出去吧,我和阿天聊会!”


我哪里敢坐,腿一直在抖。龙哥见状却哈哈笑了:“阿天,我还以为你有胆,没想你就这点量啊!我找你,真没别的事,就想和你聊聊天。”


我这才乖乖坐下去,还是不敢做声,搭拉着头,等他进一步说话。


没想龙哥却摆开功夫茶具,还亲自斟了杯茶,放在我的面前。


我微微抬起头,看着那杯冒着热气的茶,却不敢伸手拿来饮。


龙哥微探身子,伸长脖子看着我,似乎在仔细端详我。良久,他才缩回脖子,慢慢吐出一句:“阿天,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叫你来吗?”


我慌乱地摇摇头,不敢正视他的眼神。


“我叫你来,是因为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说真话的人!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真心对待一个人,也从来没人真心对待我。你是第一个敢当面说我吸毒的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走到今天这样吗?”龙哥边说边把身子斜靠在椅背上,脸色似乎很痛苦,还紧紧闭上了眼睛。


面对他喜怒无常的表情,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只是越发后悔,恨自己不该在他面前乱说话。


没想到龙哥表情恢复正常后,却和我边喝茶边聊起了他以前的事情。原来他也出身穷家,以前跟人在家乡搞走私,后被同伙出卖,做了替罪羊,在牢里关了好几年。出来后流落深圳,刚开始和人争场子,吃了很多苦,后来慢慢扫清障碍并混出名气,直到现在拥有十几家场子。


整个晚上,基本都是龙哥一个人在说,我只是他的忠实听众。我一直很奇怪,不知他看中我什么,为什么偏偏要和我说这么多。后来龙哥也问了我一些事情,我就谈了自己打工的境况,特别是治安队员整我清垃圾池的事,我更是说得咬牙切齿。


龙哥哈哈大笑,说:“阿天,你这事算毛毛雨啦,以后再碰见他,我一定帮你出气。在我的地盘上,没人不敢给我面子,包括派出所……所以,我做什么事,也没人敢当面劝我,对我说的全是奉承话,哪怕就是我在吸毒,往死路上走,也没人会劝我半句。阿天,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劝我以身体为重,不要吸毒的人!”


我心里这才略微明白一点。但看着龙哥那张面带笑意,却仍充满杀气的脸,我不知是因为喝多了热茶,还是实在打不消怯意,反正我的额头一直在冒虚汗。


龙哥似乎看穿我的心事,又是哈哈一笑,“阿天,你就这点胆,以后怎么混啊?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因为你的提醒,我决定从现在起,真的要戒毒了!毕竟,身体要紧,身体要紧啊!哈哈!”


最后,龙哥有句话让我听了特暖心窝子,“阿天,不管红道白道黑道,任何道上的人,都需要朋友!以后,你有空就来找我,陪我聊聊天,我当你是我朋友,我给你这个权利!”


我陡然间发现,龙哥说话时看我的眼神,有种孤独者的感觉。


3


接下来的日子,白天我在枯燥忙碌的工作中度过,晚上不加班我就去龙哥的场子转转。龙哥不忙时,就会叫我喝茶。不知是不是因为我们都是出身穷家,还是因为年少时有被人欺压的经历,或者还有其它我不知道的原因,反正我和龙哥很投缘,感觉很亲切,彼此有话说。他的手下很多人都认识我,知道我是龙哥的好朋友,都很给我面子。我在他的任何一个场子都能自由走动,但我也有自己的底线,从不进里面的包房和贵宾厅,因为那里比较黄毒,而且水也很深,我不想沾惹太多是非。


真是山不转水转,让我快意恩仇的机会终于来了。有天晚上,我从龙哥的场子里出来,竟意外地发现,以前抓我的江西治安仔又来到了民治村。我看到他站在街边一家士多店里,喝着一罐可乐,不知是在等人还是在玩。我不动声色,密切关注着他,并马上就近CALL了龙哥场子里的弟兄。很快,十几个人到齐,向士多店包抄过去。


算那个江西仔眼尖,到底认出了为头的我,在我们还没完全靠近时,他立即丢下易拉罐撒腿就跑,一直追到坂田火车站旁边,我们终于围住了他,七手八脚一通乱打,将他打得像一丝乱麻,这才心满意足地返回。


打完架后,我们又回到龙哥的场子里喝酒。当天晚上我喝得酩酊大醉,酒醉勾起我心中那段难忘的屈辱,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在场子里兴奋得跳来跳去。最后龙哥走了过来,我见了却一把将他抱住,伏在他肩上嚎啕大哭,嘴里连声说:“龙哥,你就是我大哥,亲大哥!”


据兄弟们讲,我就是这样哭着喊着伏在龙哥肩上睡着了,龙哥就一直站着,任我酒醉胡闹,直到我完全睡着,才叫兄弟们将我抬到包房里住下。


偶然有一次,龙哥和我喝茶时提到一件事,我的天真率性,像极了他最小的弟弟。只是,他弟弟十四岁时,就在一场校园械斗中,被人乱刀砍死了。龙哥说,他家几个兄弟,他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弟。


龙哥当时比我大十多岁的样子,我一直叫他大哥,也当他是我亲哥。我不知道他对我如此过度包容和照顾,是不是因我长得像他死去的弟弟的缘故。也许,这是他看我顺眼,我和他投缘的最主要的原因吧!


4


白石龙工业区里,有很多湖南新化的老乡。厂里有个老刘和我玩得很好,虽然他年纪比我大很多,但没事总喜欢拉我出去玩。他老婆在民治一个礼品厂打工,他就经常带我去那里玩。礼品厂有很多新化妹,基本都是他们村里或附近的熟人,全混熟后,我就开玩笑称老刘为姐夫,叫他老婆为姐姐。  


那帮新化妹中,有个女孩子和其它人不同,不怎么爱说话,但总是喜欢拿眼神偷偷瞄我,有时还盯着我出神。当时我还没怎么谈过恋爱,看她老这样瞄我,心里还有点发毛。老刘说这是他老婆的堂妹,在家排行老五。听她排行老五,不知怎么我就想起以前读过的《红楼梦》里,好像有个叫五儿的漂亮丫头,似乎贾宝玉也有点喜欢,还为此动过心思。于是我顺口就开玩笑说,原来是五儿啊,以后我叫你五儿算了。她对我微微一笑,脸红红的,羞羞地低着头,既没说同意,也没表示反对。


后来,我见了她就五儿五儿地乱叫,她也小声地回应,样子天真而又羞涩。很熟之后,我就试着约她单独外出,她也不拒绝,偷偷背了堂姐,跟我出去溜跶了几回。每次我都用个破单车载着她在民治村里走街穿巷,招摇过市。行到背人处,她会在我身后轻轻哼着当时很流行的歌曲,声音甜美动听。我有时会偷偷回头去看,发现她也正默默看我,眼里的那层暧昧,更是比原来要深。我心里偷偷地欢喜,但就是不说。

  • 标签:深圳爱情道上往事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池漾金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池漾金麟11290积分2013/06/19 09:21:08

    江湖恩仇录!兄弟情,儿女情,情情相惜。更适合争斗小说类。

    分享到:天哥2013/09/26 15:00:33

    握手!

      回复
  • 分享到:王绍培评委520积分2013/09/30 15:14:44

    写打工时的一段爱情往事,细腻生动,真实感人,令我想起侯孝贤的电影《恋恋风尘》。自自然然地书写或者是最容易的事,或者是最不容易的事,这篇文字对于一般写作者是一个很好的示范。因此推荐进入决赛。

    分享到:天哥2013/10/04 00:25:33

    刚看到,谢谢老师力挺!

    分享到:和氏璧2014/03/22 12:33:29

    王评委的眼光还是蛮毒的。

      回复
  • 分享到:王绍培评委520积分2013/06/18 10:13:24

    写得不错。

    分享到:天哥2013/06/21 19:29:52

    谢谢老师,激动中!

    分享到:三杆子2013/08/06 15:42:10

    恕本人眼拙,王老师能多说几个不错的理由吗?我想学习一下。

    分享到:天哥2013/08/10 17:49:55

    请三杆子老师多指导,心平气和最好,没必要摆出要拿着棒子打人的架式对王老师说话,谢谢!

      回复
  • 分享到:湘南一枝梅1130积分2016/05/22 22:32:45

    一个不错的打工故事。一口气读完了。

      回复
  • 分享到:东家790积分2015/11/13 22:16:17

    天哥威武!

      回复
  • 分享到:焕钰520积分2015/09/10 23:43:11

    读前半部分,想起《美国往事》的电影。叙述干净,语感很好。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5
  • 2100
  • 4
  • 83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