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麻将之道》[4]
  • [9] [1]

毛狗告诉我,他家乡的一个县长来深圳出差,叫我安排一间酒店。我说:“就到银钟酒店吧,邓总是我的死党,什么事都好办。”

观澜的狗肉很出名。我和毛狗约了邓总到了观澜找了一家狗肉店,叫了一个狗肉煲,喝着啤酒聊开了。酒喝了半巡,我问邓总:“你在酒店这么几年,感觉什么人最难招待?”

邓总喝得满脸通红:“嘿嘿,内地的县长、科长最难招待,吃也挑剔,住也讲究。又要吃鲍鱼海鲜又要吃野味。住要住总统套房还要打很低的折。比招呼外国总统还难。二个月前,东南亚一个国家总统住入银钟酒店,我们认真准备一番,结果总统叫我们撒下软卧床,睡硬板床,早餐一杯豆浆,一根油条,午晚餐四菜一汤就ok了。”

我说:“难道是想省钱?”

“笑话,这钱又不是总统出,这些接待费都是市政府给我们的。”邓总呷了一口啤酒笑道。

毛狗说:“那些穷乡僻壤的县长科长们初来咋到这特区当然想见下世面,吃好住好玩好是他们发梦都想的。”

邓总接着说:“连牛都怕了他们。”

“此话怎讲?”我问道。

邓总嘿嘿笑道:“我讲一个笑话给你们听,说得是有一个县长,下乡检查工作。接待他的村长为了显示自己的政绩,带县长到村里的养牛场参观。还未到牛场,只见场里的公牛倾栏而出,牛场大乱!百余头大小公牛好似西班牙斗牛跑街,呼啸生风,转瞬之间,跑得踪影皆无。村长懊恼万分,不可理解。村长只好带县长到奶牛场参观,怎料又见众母牛比公牛跑得更甚,倾巢而出,一路哀号,又是踪影不见。村长,县长面面相观,愤愤然。

县长视察未果,狐疑满腹,只好打道回府。

第二日,牛倌早早来见村长,告知村长,亲耳听到夜间公牛与母牛对话。村长听后瞪大双眼。牛倌说它们的对话大意如下‘母牛问:你们公牛为何昨日疾跑?公牛说:那县长最喜吃牛鞭,不跑?吾等子孙不保!你等母牛也跑,却是为什么?母牛答:你有所不知了,那县长有一怪癖,每每酒后,必吹牛B,越吹越大,越吹越狠,我们不跑,怕被他吹爆,小命难保呀!’呵呵,你俩说说是不是牛都怕了县长。”

我和毛狗听完故事笑得直抹泪水。

笑后我对邓总说:“笑归笑,做归做,毛狗家乡来的县长,看在死党的份上,吃住总得打个折吧?”

“行,你老九出面,我给一个五折。”邓总也爽快:“但下不为例,酒店也要讲经济效益呀。”

我说:“邓总说得也对,现在是市场经济,做什么都要讲经济效益。不然的话,我这个办公室主任,也不会从英芝公司出来,下海炒股票了。”

邓总夹了一块狗肉送进嘴里:“老九你别说了,你公司的情况我可清楚,你公司晁总和章书记斗得死去活来,一个为了当总经理,一个为了连任总经理,相互明争暗斗,结果你支持的晁总经理败下阵来,你捞不下去了,还不走人?”

我仰头一口把杯里的啤酒喝光:“唉,没办法,上头没人这是主要原因。事后我开玩笑地和晁总总结了三个原因。”

“那三个原因?”毛狗问。

我笑道:“当时,我对赵总说,你失败的原因有三条。一.寡妇睡觉,上面没有人。二.妓女睡觉,上面老是换人。三.两公婆睡觉,总是自己人搞自己人。赵总说我放屁。”

毛狗笑得见牙不见眼,邓总也呵呵地笑得用筷子指着我。

这餐狗肉煲吃得很开心,既连络了感情,又办好了事情,三人有讲有笑,心情愉快。最后毛狗说等过四五天县长来了,大家伙再一起出来寻开心,外面风花雪月的玩意由他来买单。

第二天,梁处长条女阿萍打电话过来说心情烦躁,约我到酒吧喝啤酒解闷。

晚上,我和阿萍来到芝加哥酒吧。

阿萍说梁处长可能要出事了,有包公头举报梁处受贿。组织己经找梁处谈了话。

我立即拨了梁处的电话,电话一直关机。阿萍叫我别费心了,这段时间找不到他的。

阿萍喝了很多啤酒,还说今后没有了依靠,怎么办?她虽然跟了梁处那么多年,心里却是喜欢我。希望我这二天到她家里陪陪他。见她没有了往日的傲气,可怜惜惜,我顿生同情心。阿萍喝了酒,脸上升起红晕越发漂亮,我劝她不要喝太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天塌下来也当被盖。阿萍也渐渐开朗起来,将柔软的身体靠着我,一只手不停地在我大腿来回抚摸,摸到大腿跟部还刻意停下捏了捏。说不想太多了,及时行乐要和我猜拳喝酒,我说今天不行,你喝得太多了,下次吧。阿萍说那我们一起回家。

我想起上次和阿萍做爱被她冷嘲热讽,过后曾暗暗发誓:下次再做,誓不低头。这次再做一定要展我雄风,让她舒服死。

这时外面下起了小雨,雨点有节奏地打在酒吧的玻璃窗上,望着桌上摇曳的烛火,感觉着阿萍身上的体温,觉得很有点浪漫蒂克。

走出星光酒吧,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脱下外套,两人遮着雨上了车,一起回到了阿萍的家。

也许喝多了,阿萍换了一套丝质睡衣,倒床就睡着了。我也有点累,朦朦胧胧地也睡了。雨滴打在窗台上答答作响,一醒来己经天亮。

“冷吗?”我对着睡梦中的阿萍问。把她身驱抱得更紧。

阿萍穿的睡衣胸前敞开,二个白白的奶子约隐约现。听着外面的雨声,我轻吻着阿萍细滑嫩白的酥胸,手在她大腿内侧扫来扫去。

“要吗?”阿萍被我逗弄醒了:“昨晚喝多了,没做就睡了。”她娇嗔地眯我一眠,用手拢拢散乱的长发,轻轻地吮了我的嘴唇。我笑了,接着用舌尖轻吮她的粉红乳头,手指尖温柔地在她下面私处滑动。象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里那位男主角打电报一样,滴滴嗒嗒,不断地震动打在阿萍私处的葡萄子上。不一会她下面开始湿润,这样有规律有节奏地爱抚,阿萍开始发出呢喃的声调,喘息开始加快,她伸出一只手也轻抚我的香蕉,小香蕉慢慢坚强起来,且硬得有点痛。

这时,她的私处越发润滑,我滑动的指尖觉得她下面的葡萄子象一粒水中汤园,好嫩滑。

我吸吮着她的乳头,阿萍不停细细地呓语,我的唇慢慢地下移,一直地滑到她小腹微微突起的小山岳。我的手不停地有节奏地爱抚她敏感的部位。她的手也加快地拨弄我的小香蕉,嘴里连续地发出嗳嗳嗳的呢喃,阿萍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不断地发出呻吟,她被我撩拨得火烧火燎,用手使劲地将我身体往她身上拉上去。我知道我的前戏己做足,一侧身压在她身上。

外面的雨声更加有规律地滴嗒滴嗒打在窗户的玻璃上。

进入阿萍温润湿滑的里面,我象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地撞击。我和阿萍狂吸着相互的唇,狂吸着彼此的舌。

她猛然地伸起头,不停地叫唤“快、快、快。”我加大加快了身体的动作,她用牙齿咬着我的肩膀。随后“噢、噢、噢”大声喘息,似乎在不停地挣扎。

阿萍是一个成熟美丽的女人,她这种年纪,有一定的性积累,一旦达到高潮,那种强烈的感受,享受快乐的激烈程度,非一般没开窍没经验的女子所难理解。

阿萍面色潮红,身体己开始渗出香汗,嘴里连续地叫着“老公,老公,不要停,快、快。”她己产生了一种幻觉,随着她大声地“啊”一声,我也如水库放闸的江水,一泄千里。

我俩软软地趟在床上,阿萍还有些微喘息地对我说“九公,看不出你还是一个高手哩。”

“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的手还不舍得地摸着她鼓得高涨的双乳上,用手轻轻地一捏她的大包。阿萍“哟”地轻唤一声,说道:“我们起来洗个澡吧。”

我俩在浴池里涂抹着浴液,互相用手擦试着对方的身体,阿萍柔软雪白的肌肤,在温水中更显晶莹剔透。我心想:真是一个尤物。

阿萍挤一点浴液反复地帮我洗着下身,一会儿,我的小香蕉又开始硬将起来,阿萍一口含着它,上上下下地吮吸着,把我逗拨得兴头又起,我翻转她的身,从后面一挺而入,有节奏地抽动。阿萍的两只大奶也有节奏地打在池水中,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肥硕的臀部顶在我的小腹上润滑饱满,在水中感觉更美妙......

冼完澡,我摊坐在软沙发上,阿萍冲了一杯牛奶,打了一个生鸡蛋进去,叫我喝完,说这样很快恢复体力。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清清市王市长打来的电话。

王市长说香港的文老板打算上来和他们合资办工厂,先到清清市考察一番,叫我做好准备,还特意交待,最好带文老板一干香港人到粤北九泷十八滩旅游。看看粤北的美丽山水。增加文老板的投资信心。我忙对王市长保证,带文老板到粤北考察旅游,全包在我身上。一定让他们高兴而来,满意而归。留下一个百分之百的好印象。

我兴奋地跳了起来,身上的疲倦全消了。

阿萍也说要跟我一起去玩。

“好吧,这次我带你一起去散散心。”我就势抱起阿萍,在厅中转了一圈。第二天,我和毛狗一人开一部小车,我的车上坐着阿萍,文老板和他的秘书陈姑娘。毛狗车上有清清市驻香港办事处的马经理和文老板的马仔刘生。我们一早从深圳出发,到了砰石己是中午,吃了午饭,我们一行七人在砰石镇索桥下的简易码头乘上橡皮艇,惊险刺激的漂流旅程就开始了。经过一小段平缓的河道,我昂头一看,只见坪梅大桥在阳光下象一道彩虹,凌空而过。小舟在“彩虹”下穿过,正前方一处弯弯的河滩上,一只巨大的石龟正在探头张望,其神态就象被我们七个漂流者的欢声笑语惊醒了它的千年美梦。石龟的 脖子伸得老长,龟首、龟颈、龟背俱全。橡皮艇在石龟前一漂而过,石龟却在河滩上目送我们远去。

告别了石龟,很快就到了鱼鳞滩。开船的船工对我们说:鱼鳞滩并没有归入九泷十八滩之内,它距九泷十八滩之首的老泷还有数里之遥。鱼鳞滩景色优美,清澈见底的水下,粒粒细小的石子如珠玑,平铺在河床中,在太阳光的折射下似一片片银亮的鱼鳞。这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天上的鲤鱼仙女为追求纯真的爱情,宁愿忍受雷公的惩罚,在这里挣扎了九天九夜,将身上的鱼鳞玉衣脱下抛于河中,在凡间的武水河沐浴了一天,终成凡女。于是有了鱼鳞滩的美景。

转眼间到了惊心动魄的老泷,老泷处于九泷十八滩之首,是韩泷中最狭窄之处,两旁的山峰如刀削,紧紧地挤压着河道,江水飞泻如瀑,大浪滔天,吼声阵阵,惊天动地。人坐在小舟上,如骑龙首,一升一降,水雾飞溅,一会儿功夫便飞下百米之外。船上的阿萍和陈姑娘,惊吓得“哇哇”大叫。陈姑娘紧抱身边的文老板,文老板望着两岸喃喃自语:“好玩,刺激。”河浪扑来,坐在船头的毛狗,马经理早已溅湿了衣衫,毛狗笑说:“身上的救生衣也挡不住那多情的浪花。”

古代的著名诗人韩愈,当时被贬为潮州刺史,路经此地,触景生情,写下“鸢飞鱼跃”四字,并题诗云:“不觉离家已五千,仍将衰病入泷船,潮阳未到吾能说,海气昏昏水拍天。”

  • 标签:笑话、旅游、情色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60积分2014/08/22 10:34:34

    前面来了个室内的无下限的风情万种,真个是被翻红浪风鼓鸾帐肉色清新活色生香。后面无底线地带领大家免费观看了室外的一次粤北的风景,那一道道河泷一道道弯,还有间杂着的笑话,虽然有点黄,却也恰此情此景此心此人。真个是有诗为证:一路行来一路歌,美丽风光不胜收。入得粤北迷了路,皆缘景观先迷心。看得实在是过瘾啊,过瘾!急切期待下文更新!

    分享到:古佛岩2014/08/27 00:34:29

    老叟老师,你真那么期待?

      回复
  • 分享到:姚志勇4840积分2014/11/01 11:01:18

    有些地方笔墨大重太过了,呵呵。另外,文中错字较多。

      回复
  • 分享到:古佛岩4460积分2014/10/24 22:40:31

    华强北打赏《麻将之道》也算公平的人物!

      回复
  • 分享到:古佛岩4460积分2014/10/24 22:38:43

    正因为下面是写贪官,我写好不敢贴,担心被删!

      回复
  • 分享到:内刊老编890积分2014/08/29 14:16:31

    九泷十八滩,写的精彩,期待后续!

    分享到:古佛岩2014/08/30 01:09:36

    有人喜欢,我会更新的。

      回复
  • 分享到:古佛岩4460积分2014/08/27 00:35:28

    我在人间老师,请帮我起个名?如何?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满足
  • 人民桥社区 @言默然
  • 20
  • 100
  • 11
  • 44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