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牌车司机
  • 点击:1901评论:132017/08/03 14:15

1


      快到七点钟,他扒完了晚饭。他急冲冲跟老婆道别。这是做生意的黄金时间。他拉开门正待走出去,坐在桌上吃饭的女儿忽然急着跟他说,爸爸,你拿我明天要比赛的颜料笔给我了吗?他略一怔,哦,颜料笔,爸爸一下又忘了,我回来、明天早上放你书包里,一样的。他说。又忘记了呀!你说给我准备的,女儿不乐意说。你爸爸现在没时间,饭桌上说他又忘了。爸爸回来给你找出来,明天给你准备好上幼儿园就好了,妈妈说。我走了,他说,出去,带上门,关上防盗门。

他快步出了郊外村,过了村口的行车闸栏。他的车停在村口外的路边。

他像放飞的一只大鹰。其实,当他跨出他那栋出租楼的大门,踏上没有悬空的地球大地,他就开始想着他的情人。他一路想着,给相好打电话、联系。想念情人总是欢快甜蜜焦急的。

他上了他那辆卡罗拉,开车到一近以这个村命名的公交车站。退进去的站台靠后的地方等着三辆轿车。这是他的同行,两个他的同乡,正站在车外拉客,站台中间的一个四川的,坐在他的车里,打开右边的车门,或者脑袋伸出左边车窗,叫:有要走的啵,有要走的啵!靠站的公交车只好开到前段一头扎进去。再跟到他们后面没有作为,他机敏地把车哧溜就开到站台最前端,准确地把车停在出站的那条斜线上。他的车在这几台中算豪车。

两个老乡看到他的车,马上乐呵呵跑过来,举手作打状,冲开门下车的他道:你个衰仔,一到就梭到前面去,你给我到最后去!

你个衰仔,哈哈!他大笑着一大步跨跳上候车台。
      三个人推搡着。他给两位老乡递上香烟。
      今天下午打麻将赢了钱,晚上有没有大撮一顿?!一个问他。大撮什么……我们几点钟散哪,我到家老婆早弄好饭了,就吃了。他说。大撮还不得喝酒。另一个说。是啊,喝酒我晚上干不了活了。他说。三人输,就你赢。明天还老时间啦。你那个朋友不是说他明天没时间吗。小家气,输一次就不来了。他,一个新手。我叫他来。他不来我叫王头来。王头精得要死……
      但他们当然没忘他们的主要目的:揽客。很快一个女子就搭他的车到罗湖火车站。这个女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在途中,他说:美女,如果有人问,就说亲戚送。我知道,女客说。有的客人喜欢说话,有的不喜欢,这个女客上车之后就是打手机,她是通常情况的跟男朋友聊说。他的情人打来电话。
      他的情人是在一次打麻将的时候认识的。留电话,见面,吃饭,开房。第一次在外面开房,后面就白天到她家住的地方。她老公上班,她在家。第一次去心里忐忑,第二次就很自然了。并且,相较于在客店开房,占有人妻的快感更强,而且平添鸠占鹊巢的成就感。在家幽会就是要提心她老公突然回来,但好处更大:省钱,方便,自由。并且这样刺激啊!
      怎么,下午去哪去了,跑生意啊?情人问。没有,他说,他当然不能说打麻将,要不然她说我也来,那不是他如今想要的,虽然他们最初是打麻将认识的。下午送老婆去她嫂子家。明天有空吧,来我这吗?情人说。来,来。他说。去她家她还管饭,可比去外面又看电影又逛街又下馆子强,那些可不得他掏钱。可我下午有事呃。他说。下午又有事。下午一般比较忙嘛。我上午找个借口出来呀。今天晚上开车,明天上午你不休息一下呀。今天晚上我早点收工就是了。他说。我跟你讲讲我今天遇到的一件怪事哟,情人说。什么怪事?他哈哈笑道……
      离火车站不远了,他对客人道:美女,前面不远就到了,你先把钱给我。等下给不方便。女客递给他一百元,他揉了揉,找钱。这是他干活的路数。他知道转过弯香格里拉边有个偏僻的地方搭车的多,他预备待个三五分钟,拉个客,没客也走了。很幸运,一个港客到浅水塘。
      路上他的的脑中想到N年前他在浅水塘村的一个发廊嫖过一次娼。进村后沿村边那条小路进去。但那里如今已经整饬一新,那家发廊大概没有的了。
      他一路跟情人聊天,精神倍爽。
      九点钟的时候,他开车又站回了村子的站台。这时,老婆打来电话。
      喂,我打你电话,怎么一直占线?老婆愠怒道。他心里一惊,你什么时候打的电话?八点五十吧,我打了十多分钟,你都一直占线!他稍放心,才十几分钟前,如果前面打,他一个多小时都占线,他更难交待了……哦,老婆,没什么啦,就刚才我一个认识的人打电话给我,要我送他一趟,我跟他讲怎么接送,也没怎么扯清楚,就扯了很长时间。他对着电话说。讲好了没?老婆问。讲好了……你有什么事?你把女女的颜料笔放在哪儿?她要我放到书包里。我一时也不记得,要找,大概在电视地柜的抽屉里。老婆去找,是在抽屉里。
      那两位仁兄不在,陌生的几人。
      这次他等客的时间漫长。


2


       我焦急地等着有一样交通工具将我送回家。这时簌溜来一辆小四轮面包车,司机打开上客门喊:“前面马蹄山,华为,一个人五元哦,一个人五元,马上就走哦。”站台这边也不知怎么有那么多人,大概八个,陆续上了那辆面包车。我犹豫了一下,想着塞沙丁鱼罐头一样委屈了自己,稍一会儿,不两三分钟小面包车就塞得满满登登。司机巴不得还塞,但这时即使还有去那个方向的客也不会上了,也塞不下了,司机也就开走了。那家伙勤力机灵,像个四川人,开个五菱面包车,丁不点大,就跑这一段的热门段路,一个人五块,一次拉八个人,也有四十。几站五块,挺多的,但在天晚了没公交车的时候,总比一个人打车省钱。所以这小子的生意贼好,比那些开轿车的都划得来,这小子瞅准了商机。
      我又细细一条不落地瞅了一遍路牌上的车次信息,没错,最晚的车到九点就没了。小面包车不到下雪,但总往那个方向靠近一段路,太过矜持错过!也有兜客拼车的,我嫌价钱贵又一时犹豫错过!我后悔不迭。这里连的士都罕见,且都有客不停而过。看着夜色中渐空的站台,倏忽已九点半矣,我真的着急起来,我总得跨过这段空间回到家里!
      一个蓝牌车司机在那等客却也耽搁了许久,他三十来岁的样子,清瘦,衣着普通,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嘛。见人思己,我知道我自己的衣着也并不光鲜到哪里去。他可以说是那种活泼的所谓靓仔。他瞅了我几次,最后过来招徕说,老板,去哪唦?坐车啵?带着湖南口音。我摇摇头,不坐。我最后方案也没想坐蓝牌车,我还想最后就打的士走好了。老板,你去哪嘛?去下雪,我拧不过说。下雪,好远哦,他说。下雪好远?我立时三观错乱,你这不是刷幺蛾子么。是好远,他说。不远不近偏僻地,不是个优质单,他表现出犹豫。现在这里已经没班车了哟,他说。哦,应声。也没的士哟。不好去哟,他说,六十块钱啦,我带你去啦。六十块钱,切,我鄙夷愤懑地切一声,后退两步。忽悠,我是不会坐的。那里远、偏嘛,六十块钱,走不走?我摇头。
      这时,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接电话,喂,宝贝,啥事?……干嘛,不就是开车、等客吗……
      从他一个普通的蓝牌车司机口中吐出“宝贝”,竟也让我莫名产生一丝艳羡……
      另一个新来的跑生意的上来说我四十五拉你去,我就上了那人的车。
      站台愈发空荡,他真的焦急了。
      喂,宝贝,他对着电话道,我等下有空再打给你,我这儿好久没客了,我得找客。他挂了机。
      手机又响了,他以为又是情人,他这时不太想神侃,他看一眼手机,却是个陌生的电话。
      他开车去载上王生。王生在一个旮旯里的暗处。王生上了他的车,坐在后排,带着一股比他浓重五倍的烟味,车厢里就充满了烟味。王生人不起眼。王老板,上次坐我的车,有一个月了呵,他说。有哦,王生答。王老板还是做装修包工?现在在哪发财呀?在横岗有工程在做。喏,李老板,抽根烟。在一个路口停车等红灯的时候,王生递过一支烟,然后给他点上。两个爷们抽起烟来。
     很不巧,这条路堵车严重,搞得他疲惫不堪。这条路在修,又是繁忙的一条路,堵也不奇怪,但就严重耽误他时间。他想着做完这单肯定回家,不知道几点钟能到家。你往左拐,走左边那条路,在一个路口等的时候王生忽然对他说。那条路我不太熟呃,他说。我知道,我走得多,他说。晚上路看不太清,要搞错路就惨了,他说。我知道路,那里主要的路就一条,对方说。于是绿灯通行时他打左向灯拐进了横向的一条道。道路首先被两边的高山吞没了。当然,这里的高山只相对而言的。路被黑暗吞没了。这是四车道的路,也能遇到对面来的几辆车。驶过一座山,他立刻就后悔了,我怎么稀里糊涂深更半夜走到这么一条荒郊野外偏僻的路上来了。
     车里的气氛凝重,诡异!
      他头皮发麻。他尽量显得轻松,当然这个显得不是看得到的,他只说话语气故意显得轻松。姓王的好像没有任何不适,他的语气没有变化。他全身绷紧地开车,这样的路段极易出事。他又要拼力赶路。
      正当他稍稍庆幸车内无事时,一把刀子还是冰冷地抵住他的后颈!姓王的刀子!他的另一只手紧拽住他的衣领。别乱来,打劫!姓王的道,他的语气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平常的。我手里的可是刀子,抵到你的脖子,你别乱动!他上当了!他是个劫匪!老板,他想镇静,但他的声音不由自主颤抖,你这是咋了?说大家朋友帮忙,送你过来,老板,不要这样吧。现在不跟你那么多废话,就是打劫,你只要照我的话做,我不会伤害你,你要不照我说的做,我就不客气,刀子可不认人!他的手用力,冷冰冰的刀面贴得他魂飞魄散。好嘞好嘞,我听你的,你说什么我做什么,钱给你,你别动刀子。别紧张!劫匪喝道。
      他按劫匪的要求靠边停下车,熄火,把车钥匙交给他。劫匪先开门下了车,他的刀一直指向他,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他开门下车,在离座前的一瞬,他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车面板上的时间,10:30。
      他刚立直身体,后脑勺被劫匪用硬物狠狠地砸到,他的头脑震荡胀痛晕眩意识抽丝出去……


3


      他(的身体)躺在路肩泥地上,另一边是马路的边沟。姓王的没有把他(的身体)扔在马路当中,也没有把他(的身体)仍进边沟。沟渠一米多深,也有一米宽。沟渠没有水,死干的,发出足以熏死人的也是干裂的恶臭。他仰面躺着,呈不规范的“大”字。夜行的汽车稀疏穿过,地在抖动,灯光同凄厉声掠过。晚风依旧吹过,虽然在这样的路上,即使白天也无人,有人也不会想到风。温度忠实地下降。这一切都是在夜色下“进行”着的。晚上开车的人看不到他。
      他后脑勺伤口的血迹凝结,地上没有再淌血。
      第一只蚊子降临。探食的蚂蚁找到了他。
      一条一米五长的蝰蛇在五十米外的荒草里游弋。二十米外田鼠在寻食。昆虫蛰伏……
      如果是在自然的野外,那么,一条眼镜蛇、银环蛇、白唇竹叶青、蝰蛇,或者几条蛇,爬向他,缠绕他的身子,对他注入毒液。如果是一条巨蟒,它会从他的头部开始试图把他完整吞下去。鸟已夜宿,猫头鹰对这么大的动物不感兴趣,杜鹃与他无关;即使白天也可能没有秃鹫,鸢不知道会不会来啄食。地上的大型食肉动物,没有,豺狼已不多见,更别说豹子、老虎。野狗或许会发现他。小灵猫嗅到了他的气味,鼹鼠、穿山甲碰到他。一群越来越多的田鼠,从手指、鼻子、耳朵这些细小的部位开始啃噬他。蝙蝠飞了来,就近的蜘蛛、蝎子、蜈蚣、蜥蜴爬上他的身体,蜱、跳蚤、臭虫、虱子蹦跳上去。野兽们分享他,最后苍蝇粘满了他。
      但这是有车通行的无人区。公路把好不容易有的一点自然的小山区切割分块,只有最贱生的动物才能在那存留下来的分割的一块土地存活下来。这又是在公路旁,或许是风向或许是汽油味的原因,几十米外的蝰蛇和田鼠没有闻到他的气息。蚂蚁和蚊子总是有的。碰到他的蚊子可吃饱了,它们吸得如果不去动它,像标本永远都固定在那块皮的地方了。蚂蚁招徕了同伴,蚂蚁爬进了他的衣服,爬进他的七窍。蚂蚁不是很多,一条稀拉的线,每只蚂蚁相隔约5厘米。蚂蚁无处不爬,蛰咬,特别对血迹凝结的伤口。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小说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曾嵘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曾嵘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8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0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0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听过一个老作家的课。该老作家写得狗屎一样,有句话却说得好,说,作家要写身边的“熟悉的陌生人”。文学是有义务将身边的“熟悉的陌生人”裸裎给读者的,他们的不一样的活着及活着之上的那点不一样的想着。读者都是窥阴癖,希望在庸常猥琐的生活里窥探到点更庸常猥琐的,从而觉得自己的庸常猥琐堂而皇之。所以,我觉得,《蓝牌车司机》是好的,让我觉得,较之于那个司机,我做着这个鸟评委,好像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
    • 夏曲2017/08/31 18:55:33
    • 分享到:
  • 多谢郭建勋老师!雅俗相济就好。

    回复

    • 曾嵘评委990积分 2017/08/31 00:38:01
    • 分享到:
  • 的确如欧阳老师所言,这篇文章的别致在于它的叙事手法。通过多视角叙述,小说中的事件和人得到全面展开,其复杂性和深刻性更耐人寻味。这篇小说中的蓝牌车司机,在第一节中看似简单普通,经过多重视角的窥视后,所隐藏的欺骗性一一浮现于读者眼前。小说结构精巧,难得!
    • 夏曲2017/08/31 13:57:16
    • 分享到:
  • 多谢曾嵘老师精彩点评和推荐!短篇小说的一个好处是易于塑造,阅读者也不太难于把握,因此,可以进行形式、内容乃至叙事方式的糅合与创新。老师说的确是,作品是有不确定叙述。

    回复

  • 这篇小说的多视角叙述运用得不错,转换自如,有些蒙太奇的味道。蓝牌车司机遭遇抢劫被抛置荒野的部分写得传神,各种动物轮番登场,似乎在好奇地观望人类生存的荒谬世界。蓝牌车司机是城市人群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司空见惯,可人们往往忽略熟悉的事物,作者刻画蓝牌车司机的生活状态,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另外,司机未曾露面的情人,也是精彩的一笔。
    • 夏曲2017/08/28 13:38:29
    • 分享到:
  • 感谢作家欧阳德彬赏评和推荐!

    回复

  • 蓝牌车在我们这个城市早已是司空见惯,但有关蓝牌车司机的生存状态,除了那些蓝牌车司机自己和他们的家人,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说得清楚。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此庞大的一个社会群体,却很少引起作家们的关注。难道这仅仅是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一种有悖常理的“灰色地带”?小说在选材上给人以新颖之感,对其主人公的描写,尤其是心理刻画都较为生动。他们随时都有可能遭受生命危险的可怕境遇,更让人充满了同情。
    • 夏曲2017/08/21 11:04:34
    • 分享到:
  • 感谢唐小林老师打赏与推荐!
    • 夏曲2017/08/21 11:06:42
    • 分享到:
  • 事件,生活,人。经验,观察,想象。几个对位:自然与人,他与其妻,情人与妻子。两个第一人称视角转换:观者,听者。所有这些落脚在人:写了,记录了。

    回复

  • 当前的中国,绝大多数城市都存在着类似文中的“蓝牌车”,以前叫“黑车”,现在被冠以“滴滴打车”这一时髦词语。坐这类车,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安全感,不是司机坑乘客,就是乘客劫司机。个人认为这篇文章最大的亮点是采用碎片化的写作手法将蓝牌车司机的“那一夜”进行天衣无缝的衔接。实事求是的讲,要想一次性读懂该篇文章还真的是不容易,但读上几遍后又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巧妙构思。
    • 夏曲2017/08/04 23:59:02
    • 分享到:
  • 多谢黄元罗赏鉴!

    回复

    • 叶紫7460积分 2017/08/03 16:09:15
    • 分享到:
  • 小说结构别具一格。对蓝牌车司机的生存状态,观察细致入微。语言文字结实,接地气。特别是主人公被扔在了荒山野郊的那段文字,展开得非常有想像力。读了,让人身临其境般,为主人公心焦。以为这下就完了。后来又出奇地活过来。这种小说的写作手法,外国的小说较常见。作者运用自如。可见作者的功力。
    • 夏曲2017/08/03 20:57:17
    • 分享到:
  • 多谢叶紫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960积分
  • 2星
  • 2钻
  • 1353652943@qq.com
  • 1353652943@qq.com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0
  • 26100
  • 4
  • 296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