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蓝牌车司机
  • 点击:1057评论:132017/08/03 14:15

1


      快到七点钟,他扒完了晚饭。他急冲冲跟老婆道别。这是做生意的黄金时间。他拉开门正待走出去,坐在桌上吃饭的女儿忽然急着跟他说,爸爸,你拿我明天要比赛的颜料笔给我了吗?他略一怔,哦,颜料笔,爸爸一下又忘了,我回来、明天早上放你书包里,一样的。他说。又忘记了呀!你说给我准备的,女儿不乐意说。你爸爸现在没时间,饭桌上说他又忘了。爸爸回来给你找出来,明天给你准备好上幼儿园就好了,妈妈说。我走了,他说,出去,带上门,关上防盗门。

他快步出了郊外村,过了村口的行车闸栏。他的车停在村口外的路边。

他像放飞的一只大鹰。其实,当他跨出他那栋出租楼的大门,踏上没有悬空的地球大地,他就开始想着他的情人。他一路想着,给相好打电话、联系。想念情人总是欢快甜蜜焦急的。

他上了他那辆卡罗拉,开车到一近以这个村命名的公交车站。退进去的站台靠后的地方等着三辆轿车。这是他的同行,两个他的同乡,正站在车外拉客,站台中间的一个四川的,坐在他的车里,打开右边的车门,或者脑袋伸出左边车窗,叫:有要走的啵,有要走的啵!靠站的公交车只好开到前段一头扎进去。再跟到他们后面没有作为,他机敏地把车哧溜就开到站台最前端,准确地把车停在出站的那条斜线上。他的车在这几台中算豪车。

两个老乡看到他的车,马上乐呵呵跑过来,举手作打状,冲开门下车的他道:你个衰仔,一到就梭到前面去,你给我到最后去!

你个衰仔,哈哈!他大笑着一大步跨跳上候车台。
      三个人推搡着。他给两位老乡递上香烟。
      今天下午打麻将赢了钱,晚上有没有大撮一顿?!一个问他。大撮什么……我们几点钟散哪,我到家老婆早弄好饭了,就吃了。他说。大撮还不得喝酒。另一个说。是啊,喝酒我晚上干不了活了。他说。三人输,就你赢。明天还老时间啦。你那个朋友不是说他明天没时间吗。小家气,输一次就不来了。他,一个新手。我叫他来。他不来我叫王头来。王头精得要死……
      但他们当然没忘他们的主要目的:揽客。很快一个女子就搭他的车到罗湖火车站。这个女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在途中,他说:美女,如果有人问,就说亲戚送。我知道,女客说。有的客人喜欢说话,有的不喜欢,这个女客上车之后就是打手机,她是通常情况的跟男朋友聊说。他的情人打来电话。
      他的情人是在一次打麻将的时候认识的。留电话,见面,吃饭,开房。第一次在外面开房,后面就白天到她家住的地方。她老公上班,她在家。第一次去心里忐忑,第二次就很自然了。并且,相较于在客店开房,占有人妻的快感更强,而且平添鸠占鹊巢的成就感。在家幽会就是要提心她老公突然回来,但好处更大:省钱,方便,自由。并且这样刺激啊!
      怎么,下午去哪去了,跑生意啊?情人问。没有,他说,他当然不能说打麻将,要不然她说我也来,那不是他如今想要的,虽然他们最初是打麻将认识的。下午送老婆去她嫂子家。明天有空吧,来我这吗?情人说。来,来。他说。去她家她还管饭,可比去外面又看电影又逛街又下馆子强,那些可不得他掏钱。可我下午有事呃。他说。下午又有事。下午一般比较忙嘛。我上午找个借口出来呀。今天晚上开车,明天上午你不休息一下呀。今天晚上我早点收工就是了。他说。我跟你讲讲我今天遇到的一件怪事哟,情人说。什么怪事?他哈哈笑道……
      离火车站不远了,他对客人道:美女,前面不远就到了,你先把钱给我。等下给不方便。女客递给他一百元,他揉了揉,找钱。这是他干活的路数。他知道转过弯香格里拉边有个偏僻的地方搭车的多,他预备待个三五分钟,拉个客,没客也走了。很幸运,一个港客到浅水塘。
      路上他的的脑中想到N年前他在浅水塘村的一个发廊嫖过一次娼。进村后沿村边那条小路进去。但那里如今已经整饬一新,那家发廊大概没有的了。
      他一路跟情人聊天,精神倍爽。
      九点钟的时候,他开车又站回了村子的站台。这时,老婆打来电话。
      喂,我打你电话,怎么一直占线?老婆愠怒道。他心里一惊,你什么时候打的电话?八点五十吧,我打了十多分钟,你都一直占线!他稍放心,才十几分钟前,如果前面打,他一个多小时都占线,他更难交待了……哦,老婆,没什么啦,就刚才我一个认识的人打电话给我,要我送他一趟,我跟他讲怎么接送,也没怎么扯清楚,就扯了很长时间。他对着电话说。讲好了没?老婆问。讲好了……你有什么事?你把女女的颜料笔放在哪儿?她要我放到书包里。我一时也不记得,要找,大概在电视地柜的抽屉里。老婆去找,是在抽屉里。
      那两位仁兄不在,陌生的几人。
      这次他等客的时间漫长。


2


       我焦急地等着有一样交通工具将我送回家。这时簌溜来一辆小四轮面包车,司机打开上客门喊:“前面马蹄山,华为,一个人五元哦,一个人五元,马上就走哦。”站台这边也不知怎么有那么多人,大概八个,陆续上了那辆面包车。我犹豫了一下,想着塞沙丁鱼罐头一样委屈了自己,稍一会儿,不两三分钟小面包车就塞得满满登登。司机巴不得还塞,但这时即使还有去那个方向的客也不会上了,也塞不下了,司机也就开走了。那家伙勤力机灵,像个四川人,开个五菱面包车,丁不点大,就跑这一段的热门段路,一个人五块,一次拉八个人,也有四十。几站五块,挺多的,但在天晚了没公交车的时候,总比一个人打车省钱。所以这小子的生意贼好,比那些开轿车的都划得来,这小子瞅准了商机。
      我又细细一条不落地瞅了一遍路牌上的车次信息,没错,最晚的车到九点就没了。小面包车不到下雪,但总往那个方向靠近一段路,太过矜持错过!也有兜客拼车的,我嫌价钱贵又一时犹豫错过!我后悔不迭。这里连的士都罕见,且都有客不停而过。看着夜色中渐空的站台,倏忽已九点半矣,我真的着急起来,我总得跨过这段空间回到家里!
      一个蓝牌车司机在那等客却也耽搁了许久,他三十来岁的样子,清瘦,衣着普通,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嘛。见人思己,我知道我自己的衣着也并不光鲜到哪里去。他可以说是那种活泼的所谓靓仔。他瞅了我几次,最后过来招徕说,老板,去哪唦?坐车啵?带着湖南口音。我摇摇头,不坐。我最后方案也没想坐蓝牌车,我还想最后就打的士走好了。老板,你去哪嘛?去下雪,我拧不过说。下雪,好远哦,他说。下雪好远?我立时三观错乱,你这不是刷幺蛾子么。是好远,他说。不远不近偏僻地,不是个优质单,他表现出犹豫。现在这里已经没班车了哟,他说。哦,应声。也没的士哟。不好去哟,他说,六十块钱啦,我带你去啦。六十块钱,切,我鄙夷愤懑地切一声,后退两步。忽悠,我是不会坐的。那里远、偏嘛,六十块钱,走不走?我摇头。
      这时,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接电话,喂,宝贝,啥事?……干嘛,不就是开车、等客吗……
      从他一个普通的蓝牌车司机口中吐出“宝贝”,竟也让我莫名产生一丝艳羡……
      另一个新来的跑生意的上来说我四十五拉你去,我就上了那人的车。
      站台愈发空荡,他真的焦急了。
      喂,宝贝,他对着电话道,我等下有空再打给你,我这儿好久没客了,我得找客。他挂了机。
      手机又响了,他以为又是情人,他这时不太想神侃,他看一眼手机,却是个陌生的电话。
      他开车去载上王生。王生在一个旮旯里的暗处。王生上了他的车,坐在后排,带着一股比他浓重五倍的烟味,车厢里就充满了烟味。王生人不起眼。王老板,上次坐我的车,有一个月了呵,他说。有哦,王生答。王老板还是做装修包工?现在在哪发财呀?在横岗有工程在做。喏,李老板,抽根烟。在一个路口停车等红灯的时候,王生递过一支烟,然后给他点上。两个爷们抽起烟来。
     很不巧,这条路堵车严重,搞得他疲惫不堪。这条路在修,又是繁忙的一条路,堵也不奇怪,但就严重耽误他时间。他想着做完这单肯定回家,不知道几点钟能到家。你往左拐,走左边那条路,在一个路口等的时候王生忽然对他说。那条路我不太熟呃,他说。我知道,我走得多,他说。晚上路看不太清,要搞错路就惨了,他说。我知道路,那里主要的路就一条,对方说。于是绿灯通行时他打左向灯拐进了横向的一条道。道路首先被两边的高山吞没了。当然,这里的高山只相对而言的。路被黑暗吞没了。这是四车道的路,也能遇到对面来的几辆车。驶过一座山,他立刻就后悔了,我怎么稀里糊涂深更半夜走到这么一条荒郊野外偏僻的路上来了。
     车里的气氛凝重,诡异!
      他头皮发麻。他尽量显得轻松,当然这个显得不是看得到的,他只说话语气故意显得轻松。姓王的好像没有任何不适,他的语气没有变化。他全身绷紧地开车,这样的路段极易出事。他又要拼力赶路。
      正当他稍稍庆幸车内无事时,一把刀子还是冰冷地抵住他的后颈!姓王的刀子!他的另一只手紧拽住他的衣领。别乱来,打劫!姓王的道,他的语气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平常的。我手里的可是刀子,抵到你的脖子,你别乱动!他上当了!他是个劫匪!老板,他想镇静,但他的声音不由自主颤抖,你这是咋了?说大家朋友帮忙,送你过来,老板,不要这样吧。现在不跟你那么多废话,就是打劫,你只要照我的话做,我不会伤害你,你要不照我说的做,我就不客气,刀子可不认人!他的手用力,冷冰冰的刀面贴得他魂飞魄散。好嘞好嘞,我听你的,你说什么我做什么,钱给你,你别动刀子。别紧张!劫匪喝道。
      他按劫匪的要求靠边停下车,熄火,把车钥匙交给他。劫匪先开门下了车,他的刀一直指向他,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他开门下车,在离座前的一瞬,他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车面板上的时间,10:30。
      他刚立直身体,后脑勺被劫匪用硬物狠狠地砸到,他的头脑震荡胀痛晕眩意识抽丝出去……


3


      他(的身体)躺在路肩泥地上,另一边是马路的边沟。姓王的没有把他(的身体)扔在马路当中,也没有把他(的身体)仍进边沟。沟渠一米多深,也有一米宽。沟渠没有水,死干的,发出足以熏死人的也是干裂的恶臭。他仰面躺着,呈不规范的“大”字。夜行的汽车稀疏穿过,地在抖动,灯光同凄厉声掠过。晚风依旧吹过,虽然在这样的路上,即使白天也无人,有人也不会想到风。温度忠实地下降。这一切都是在夜色下“进行”着的。晚上开车的人看不到他。
      他后脑勺伤口的血迹凝结,地上没有再淌血。
      第一只蚊子降临。探食的蚂蚁找到了他。
      一条一米五长的蝰蛇在五十米外的荒草里游弋。二十米外田鼠在寻食。昆虫蛰伏……
      如果是在自然的野外,那么,一条眼镜蛇、银环蛇、白唇竹叶青、蝰蛇,或者几条蛇,爬向他,缠绕他的身子,对他注入毒液。如果是一条巨蟒,它会从他的头部开始试图把他完整吞下去。鸟已夜宿,猫头鹰对这么大的动物不感兴趣,杜鹃与他无关;即使白天也可能没有秃鹫,鸢不知道会不会来啄食。地上的大型食肉动物,没有,豺狼已不多见,更别说豹子、老虎。野狗或许会发现他。小灵猫嗅到了他的气味,鼹鼠、穿山甲碰到他。一群越来越多的田鼠,从手指、鼻子、耳朵这些细小的部位开始啃噬他。蝙蝠飞了来,就近的蜘蛛、蝎子、蜈蚣、蜥蜴爬上他的身体,蜱、跳蚤、臭虫、虱子蹦跳上去。野兽们分享他,最后苍蝇粘满了他。
      但这是有车通行的无人区。公路把好不容易有的一点自然的小山区切割分块,只有最贱生的动物才能在那存留下来的分割的一块土地存活下来。这又是在公路旁,或许是风向或许是汽油味的原因,几十米外的蝰蛇和田鼠没有闻到他的气息。蚂蚁和蚊子总是有的。碰到他的蚊子可吃饱了,它们吸得如果不去动它,像标本永远都固定在那块皮的地方了。蚂蚁招徕了同伴,蚂蚁爬进了他的衣服,爬进他的七窍。蚂蚁不是很多,一条稀拉的线,每只蚂蚁相隔约5厘米。蚂蚁无处不爬,蛰咬,特别对血迹凝结的伤口。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小说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曾嵘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曾嵘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8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0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0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听过一个老作家的课。该老作家写得狗屎一样,有句话却说得好,说,作家要写身边的“熟悉的陌生人”。文学是有义务将身边的“熟悉的陌生人”裸裎给读者的,他们的不一样的活着及活着之上的那点不一样的想着。读者都是窥阴癖,希望在庸常猥琐的生活里窥探到点更庸常猥琐的,从而觉得自己的庸常猥琐堂而皇之。所以,我觉得,《蓝牌车司机》是好的,让我觉得,较之于那个司机,我做着这个鸟评委,好像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
    • 夏曲2017/08/31 18:55:33
    • 分享到:
  • 多谢郭建勋老师!雅俗相济就好。

    回复

    • 曾嵘评委990积分 2017/08/31 00:38:01
    • 分享到:
  • 的确如欧阳老师所言,这篇文章的别致在于它的叙事手法。通过多视角叙述,小说中的事件和人得到全面展开,其复杂性和深刻性更耐人寻味。这篇小说中的蓝牌车司机,在第一节中看似简单普通,经过多重视角的窥视后,所隐藏的欺骗性一一浮现于读者眼前。小说结构精巧,难得!
    • 夏曲2017/08/31 13:57:16
    • 分享到:
  • 多谢曾嵘老师精彩点评和推荐!短篇小说的一个好处是易于塑造,阅读者也不太难于把握,因此,可以进行形式、内容乃至叙事方式的糅合与创新。老师说的确是,作品是有不确定叙述。

    回复

  • 这篇小说的多视角叙述运用得不错,转换自如,有些蒙太奇的味道。蓝牌车司机遭遇抢劫被抛置荒野的部分写得传神,各种动物轮番登场,似乎在好奇地观望人类生存的荒谬世界。蓝牌车司机是城市人群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司空见惯,可人们往往忽略熟悉的事物,作者刻画蓝牌车司机的生活状态,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另外,司机未曾露面的情人,也是精彩的一笔。
    • 夏曲2017/08/28 13:38:29
    • 分享到:
  • 感谢作家欧阳德彬赏评和推荐!

    回复

  • 蓝牌车在我们这个城市早已是司空见惯,但有关蓝牌车司机的生存状态,除了那些蓝牌车司机自己和他们的家人,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说得清楚。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此庞大的一个社会群体,却很少引起作家们的关注。难道这仅仅是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一种有悖常理的“灰色地带”?小说在选材上给人以新颖之感,对其主人公的描写,尤其是心理刻画都较为生动。他们随时都有可能遭受生命危险的可怕境遇,更让人充满了同情。
    • 夏曲2017/08/21 11:04:34
    • 分享到:
  • 感谢唐小林老师打赏与推荐!
    • 夏曲2017/08/21 11:06:42
    • 分享到:
  • 事件,生活,人。经验,观察,想象。几个对位:自然与人,他与其妻,情人与妻子。两个第一人称视角转换:观者,听者。所有这些落脚在人:写了,记录了。

    回复

  • 当前的中国,绝大多数城市都存在着类似文中的“蓝牌车”,以前叫“黑车”,现在被冠以“滴滴打车”这一时髦词语。坐这类车,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安全感,不是司机坑乘客,就是乘客劫司机。个人认为这篇文章最大的亮点是采用碎片化的写作手法将蓝牌车司机的“那一夜”进行天衣无缝的衔接。实事求是的讲,要想一次性读懂该篇文章还真的是不容易,但读上几遍后又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巧妙构思。
    • 夏曲2017/08/04 23:59:02
    • 分享到:
  • 多谢黄元罗赏鉴!

    回复

    • 叶紫7250积分 2017/08/03 16:09:15
    • 分享到:
  • 小说结构别具一格。对蓝牌车司机的生存状态,观察细致入微。语言文字结实,接地气。特别是主人公被扔在了荒山野郊的那段文字,展开得非常有想像力。读了,让人身临其境般,为主人公心焦。以为这下就完了。后来又出奇地活过来。这种小说的写作手法,外国的小说较常见。作者运用自如。可见作者的功力。
    • 夏曲2017/08/03 20:57:17
    • 分享到:
  • 多谢叶紫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夏曲
  • (我名即我号)
  • 2900积分
  • 2星
  • 2钻
  • 本名:罗金长。1353652943@qq.com
  • 本名:罗金长。1353652943@qq.com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0
  • 26100
  • 4
  • 2900
  • 这因拆迁被动进城的老高,经营卤菜店的水平实在是高。自己当托儿的另类营销策略,使得另一家店火起来。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买家们都是喜欢货比三家,自然占优势的店家就占了上风。这又是加微信,又是消费卡,还有发个小红包的店铺深得人心。当顾客蒙在鼓里,老高却表面失落,内心却高兴的不行。分红的回馈,是他表演的演出费。看似打破了平衡,实则是商机的策略。学习罗老师的深刻思维逻辑。

    电击【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6 22:44:13
  • 以此篇致敬我亲爱的大嫂梅芳。她非常善良!我女儿曾说,想改口,叫她伯母一声妈妈。作为留守儿童,她是幸运的。她的伯母把她当女儿来养。家里有鸡蛋,伯母留给她吃。也正因为如此,我女儿有一口吃的,先想到的是要给她伯母吃第一口。微咖,是需要艺术化的构思,但有时候,我又觉得,生活中如果提取到了精彩的部份,是不是也够得上艺术化的环节。最真挚的情感,方能动人。嫂子之好,难以回报,写微咖一篇,字字都是记录她的深情!

    吴春丽天黑之前

    2017/10/14 10:21:30
  • 爱有很多种,我们常常渴望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认为那才够浪漫,够激情,够完美,可事实上,陪伴我们一生的,却往往是那种让我们平时熟视无睹,如涓涓细流般的平淡的爱。真正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激情慢慢褪去,柴米油盐等生活琐事所替代,生活日趋平淡,“相爱容易,相处难”,有很多时候,爱情经得起轰轰烈烈,却经不住细水长流。爱,有很多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给予,一种呵护,一种相扶相守,更是一种宽容、理解和感动。

    寒塘听雨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2 11:36:58
  • 生活五色杂香,我们都夹在其中,走过场似的。昨天相处明天就可能相离。无论是吃佛念斋,还是娱乐人间,人活得形形色色。文中的人物具体丰满。无论是艾伦还是张雪禅,还是赵春天,老杨,都是社会这台大机器的一个转轴。少了谁与多了谁,这台机器都一样活泛。但具体到各人的生活,却各有各活法,与心境。

    叶紫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11:03:54
  • 在邻家,若想夺冠拿奖,“野心”必不可少。作为新人,如何让“野心”转变为“真金”?还得靠质量上乘、构思巧妙的佳作。这篇文章就忒棒,它讲述的是小镇文化站里,形形色色的人、光怪陆离的事,很能满足国人八卦的心理、猎奇的心态,更妙的是结尾,达到了令即将热泪盈眶的读者突然间有种忍俊不禁的效果。

    黄元罗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8:52:12
  • 作者用细腻之笔,描述了对门的小夫妻生活状态和自己婚姻生活状态。做了鲜明的对比。新婚女人就像小公主一般受男人的宠爱。而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婚姻,在柴米油盐之后,进入了平庸的婚姻生活。女人从小公主回到了家常妇女的日常状态,开始操持洗碗洗臭袜子的家务。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女人似乎有点小抱怨,却也是女人的慨叹。男人们,觉醒吧。

    电击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1 22:05:22
  • 管它是动物的卵子,是鱼卵人卵,能吃饱吃好就好。但此刻这个社会吧贫富仍有很大的差距,体制内与体制外的雇员就会有很明显的差距。但上帝是公平的,富人家的在单位上有年编制,但人也越来越像是存在着精神方面的问题,派遣工吧,累是累点,吃苦多点,工资待遇同编制内的相差甚远,但身健康,换成我也想得开了。虽然是小说,但现实生活中确定是这样的,我就从小说里也读到了高于生活的东西

    红红的雨收到请回复

    2017/10/11 17:02:01
  • 微咖细腻逼真地表现了一个逃犯的惊弓之鸟的心理状态,为了躲避惩罚,他把自己变成装到套子的人,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惊恐的心让他噩梦连连,力竭心瘁胆战心惊,没有亲情没有友情给没有了爱,昔日的和谐美满的生活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孩子的呼唤震撼了他的心灵,挣脱了套子的束缚,勇敢承担自己的责任,灵魂得到救赎,人性得以回归,家永远是最温暖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抵不上家的温情和呼唤。

    寒塘听雨装在套子里的人

    2017/10/11 16:32:54
  • 该篇叙事诗,可以说是一段虽已逝去却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的历史。1992年春,总设计师的南方谈话再一次为改革开放注入新的活力。受其影响,当时的公务员群体中亦刮起一股“砸碎铁饭碗,快往深圳赶”之风!正可谓: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赚得钵满盆盈,有人跌得头破血流。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至今忆来,仍让当事人感到有味道、有嚼头、有价值。

    黄元罗一张汇款单

    2017/10/11 8:37:47
  • 秋风秋雨秋煞人,异乡异地忆故里。品读完该篇应景类散文后,不禁想起刚来扬州闯荡时的那段岁月,每逢节假日,大都会吆喝上三、五个老乡一起去夫妻档打打牙祭。一来,在这里,我们可以用有限的血汗钱吃上相对丰盛的美味;二是,在这里,我们可以彻底放松心情,很是任性地吃着、喝着、说着、笑着……。简而言之,在这里,我们更多的是感受一下家常菜、家乡人、家乡话等“家的味道”。

    黄元罗家的味道

    2017/10/10 8:29:25
  • 受降,对国家来说是大事。但对于李小毛,却觉得并不是欣悦的,因为他的三位亲人被日兵害死了,胜利日还不准他报仇。他的呐喊:你们像对待亲爹一样对待日本人,你们还是不是中国人?体现了他朴素的认识和判断,是最接地气的声音。后来日军投降后在等待遣返回国期间,天天闲着,光吃饭不干活,老百姓不愿意,政府就命令他们将竹木街通往煤市街的一条弯曲狭窄的土路加宽取直整修。看到干活的日本鬼子,李小毛才欣慰了,点赞。

    天行健李小毛的胜利日(隐阳城系列九)

    2017/10/9 17:04:40
  • 芜薇2016/9/10加入邻家,作品有:《南漂医生》《新关系论-求婚》。她帖出的作品虽少但品质高,两篇小说都获得决赛入围。第一次读芜薇的微咖,也许是因为芜薇本身扎实的文学功底,这篇微咖读起来给我的感觉是很不错的!黄老太能活到九十岁,从某个角度来说,算是幸事?她育有四子两女,却在养老院过了九年,不禁要问,为何孩子们都忍心把老母亲放在养老院?而结尾的孩子们在谈及遗产时,说要打官司,读者唏嘘之余难免悲伤

    吴春丽黄老太走了

    2017/10/7 10:19:49
  • 宋朝,因其统治者重文抑武的作风“闻名于世”,这直接导致了宋朝“积弱积贫”局面。飞之裨将杨再兴,则邦乂之子也。单骑入阵,几殪兀术,身被数十创,犹杀数十人而还,一时声势可知矣。是以郾城之役,恢复之业系焉。杨再兴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其悍,其勇是震撼人心的,此一战令无数后人扼腕,却打出了华夏男儿的气概,真是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无敌气概!

    寒塘听雨南宋的荣光(隐阳城系列之七)

    2017/10/5 20:02:13
  • 走过千山万水,还是家乡最美。也许这正是思乡类文章长久不衰的原因之一。现如今,人口流动性较大,生活节奏日渐加快,每天眼睛一睁,穷忙到熄灯,很少有时间静下心来回想老家的人或事。今日,有幸读到本家这篇佳作,仿佛有种时光倒流、身临其境之感,往昔的玩伴儿、老物件、妈妈菜,等等,无一不历历在目。

    黄元罗故乡情结

    2017/9/30 7:42:30
  • 邻家文弹014期,昨天晚上还没到九点,提前了九分钟就开讲。作为文弹的铁粉,我依然守在微信上,聆听了本期嘉宾虹玫的开讲!这期的开讲,非常精彩!虹玫说,她的几篇以女性为女角的小说,展示的就是点染桃花扇的过程。她还提到了她小说创作中的常见结构方式——散点透视。以往,开讲一般一个小时就结束,本期开讲,到十点二十九分才结束,不少文友都踊跃参与提问,真的是因为要发“月饼钱”吗?肯定不全是,主要是学习与交流!

    吴春丽文学是褶皱里的桃花—邻家文弹014

    2017/9/29 12:00:4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