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深圳二十年
    屈指数来,我在深圳生活了整整20年,同时也做了20年的打工老师。从当初的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到今日的安居乐业,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 [20] [0]

 

(一)

屈指数来,我在深圳生活了整整20年,同时也做了20年的打工老师。从当初的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到今日的安居乐业,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每每想来,我的胸中都会充溢着满满的感恩之情。发自内心地说一句:我由衷地感谢中国的改革开放,由衷地感谢深圳这方美丽的热土。

 

在南下深圳之前,我在江西一家国有大型煤矿企业工作。那时,我非常关注“深圳”这个名字,我的心也一直没有安份过。我所在的单位经济效益不好,几乎是连年亏损,每月发到你手里的工资就那么一百几十元。到后来就连这点可怜的工资也发不出了。我和单位里的几个狐朋狗友成天关在办公室里吞云吐雾,抽着几毛钱一包的劣质香烟,侃深圳,聊海南,搜集和研究来自特区的各种信息,并开始酝酿“南下淘金”的行动方案。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绝密状态下的“地下行动”。数日后,终于有两个弟兄信誓旦旦地宣布:下海南!

 

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灰溜溜地回来了。他们初闯海南以彻底失败而告终。他们身上已经一文不剩,全是爬火车逃票回来的。他们无比辛酸地向我诉说了在海南白天奔波寻工、晚上露宿街头的悲凉和无奈,并发誓永远不做“南下淘金”梦了。

 

我这才知道,南下闯荡不是那么容易啊!可我想,我怎么也得亲自去南方看一看呀,否则我能死心吗?

 

1992年3月,我从报纸上看到了邓公二次南巡的消息,早已蠢蠢欲动的我再也等不及了。我精心编造了一个很充分的理由,向单位请了十天假。也不顾家人反对,决意难下深圳。

 

然而,由于思想准备不足,我在深圳辗转数日之后,一无所获!只得狼狈不堪地回来了,我的第一次南下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回来之后,我卧薪尝胆,用了一年的时间,积极为第二次南下做准备,并在最后时刻,毅然办好了停薪留职手续。

 

(二)

1993年3月,又是一个明媚的春天。就在一个大雨滂沱之夜,我怀着改变命运的豪情壮志和生死未卜的悲壮,揣着东拼西凑来的1500元“闯荡资金”,第二次登上了南下的列车。

 

在深圳,我没有任何亲友,只有我在内地时的一个同事在深圳打工。这位同事叫阿平,在他妹夫开的一个杂货批发店做推销员。我来深圳后首先找到他,并在他那里暂时落了脚。

 

阿平的妹夫叫阿海,是广东潮州人,很会做生意。他在深圳南山区开了一家杂货批发店,专门销售从江西运过来的土特产。

 

在中午吃饭时,阿海问我有什么打算,我告诉他:我暂时还没有打算,先在他这里借住几天再说。

 

阿海看了看我,笑道:“李老师,我看你能说会道,我看这样吧,你先在我的店里帮我跑跑推销,我管你吃住。当你有了好的去处,可以随时离开我这里。”

 

我一听,还有什么好说的,真的太高兴了,当即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我成了阿海手下的一名店伙计。主要工作就是推销店里的土特产。

 

我每天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带着货物样品,关里关外地跑。伴着南国的烈日和热风,我穿街走巷,跑遍了一家又一家中、低档酒楼和商场,跑遍了一家又一家个体小店。凭着我的精明和真诚,更凭着我动人的笑脸和三寸不烂之舌,店里的货物源源不断地被我推销了出去。

 

为了节省费用,阿海请人在店铺的上方架了一层阁楼,下面做生意,上面睡人。每天晚上,我和店伙计都要通过一架小木梯爬上阁楼睡觉。阁楼板离铁皮房顶只有一米多高,人要勾着腰才能爬进去。阁楼板上铺了几张草席,上面一字儿放着一排破枕头,几个店伙计就一溜儿躺在上面。

 

南国的夏日似乎来得特别早,才三月间,就已经酷热难当。到晚上,经太阳暴晒了一天的铁皮屋顶滚烫滚烫,像烙铁一样烤得人热汗直流。加上蚊子的轮番叮咬,叫人奇痒难忍。更要命的是当你一翻身,阁楼板便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于是,你只能咬牙硬挺着,苦苦熬到天亮。

 

不久后的一天上午,我从关外送货回来,无意中看到大路旁有一所很大的中学,那鲜红闪光的校名立刻把我吸引住了。我想,鄙人曾经是一位响当当的中学语文教师,为何不进去推销一下自己呢?我一瞬间冒出这个想法,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说句大实话,在来深圳之前,我压根就没想过来深圳做老师,我一心向往的就是去公司做个普通文员,或者去工厂做个流水线上的工人也行。我的要求并不高,一个月能赚个五、六百块钱就满足了。

 

我为自己进学校做老师的抉择感到兴奋不已。回到店里,我把自行车一放,悄悄找出我的应聘资料,瞒着店里的人,很勇敢地去了那间中学。

 

学校办公室的一位主任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主任看过我的应聘资料后,说:“李老师,你既能教书,又能写东西,我看很好!我们学校初一年级正好有一位女老师要走,你就来接替她吧!”

 

我惊喜万分,激动之情无法言表。

 

那位主任带着我见了校长。校长是东北人,爽快得很,立即叫来教导主任安排我试讲一堂课。

 

第二天,我试讲的课文是初一年级第二册的《分马》。可以说,我是用自己的一生上了这堂课,课上得很成功,深受学生欢迎!

 

校长带了一帮人听我的课。下课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眯眯地说:“李老师,你的课上得不错嘛,回去等消息吧!”

 

我乐颠颠地回去了。

 

谁料,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第二天学校就给我来了电话,要我立刻去一趟学校。

 

见面后,校长说:“李老师,很不好意思,情况有一点变化。我想问你,你能不能教初中的政治课?如果有兴趣,再上一堂政治课给我们听好吗?”

 

我当时哪敢问那么多为什么呵,连忙说:“行,行!我有兴趣,我愿意试试!”

 

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个语文老师的空缺,被另外一位求职者给顶上了。那个人是校长的同乡。

 

于是,我在第二天又上了一堂政治课。在课堂上,我最成功的一招,就是提出若干比较有意思的话题,让学生们畅所欲言地展开辩论。那帮中学生可逮住机会了,一个个抢着发言。那妙趣横生的答辩,使得课堂笑声不断,气氛十分活跃。那帮听课者也一个个乐得合不拢嘴。

 

一下课,校长走上前来,向我伸出了大拇指,连声说:“不错,不错,比你的语文课还要上得好,你把学生的积极性全给调动起来了!”

 

看来,有些机遇往往是具有唯一性和时限性的,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看准机遇和把握机会都很重要。我当时正是因为紧紧地抓住了这次机遇,才将它变为了自己的一根救命稻草。

 

第一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结束了当推销员的短暂历史,就要去做一名特区的打工老师了。我一边收拾行装,一边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地向老板阿海辞行。没想到阿海却乐呵呵地说:“没什么,没什么,李老师,我应该祝贺你才是呀!”

 

(三)

我去的这所中学是不要求老师坐班的。每天下午,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在留守,这个人就是我。说实话,并不是我对工作有多么的兢业,而是实在没地方可去。办公室的那些老师都是深圳人,他们全都跑去证券公司炒股了。

 

有好多回,校长下来巡视,总见我一个人伏在办公桌上“埋头苦干”,便会微笑地朝我点点头,打个招呼。使我这位初来乍到的打工老师心里感到很温暖。在几次全校教职工大会上,校长特别表扬了我的“敬业精神”,还号召老师们向我学习。真让鄙人臭美了好几天。

 

在这间学校,我各方面的表现还真是不错。每日里,我认真备课写教案,认真上好每一节课。对组里的领导和同事更是恭敬有加。而且我的班主任工作做得也很出色。我接手的班是一个全校最乱的班,有不少的“小烂仔”。几个前任班主任都是给活活气走的。我平时没事总爱往班里跑,和学生们一起聊天,一起活动,一起打扫班级卫生。还常和学生们开一些小玩笑。加上我的课上得好,学生们很爱听。奇怪得很,这个班接手还不到一个月,班风就有了很大的好转。弄得学校上上下下的人都很惊奇。那天,年级组长突然问我:“李老师,没想到你带班还真行!你有什么绝招呀?”

 

我只说了一句话:“组长,我真没什么,我就是爱和他们在一起玩!”

 

这段日子,我开始囊中羞涩,连买饭菜票的钱都快成问题了,我多么想快点领到薪水呵!但自感卑微的我只能在心里默默企盼,我哪好意思去问别人什么时候发薪?更不敢去问校方能给我多少工资,我是个死要面子的人,我最怕别人小看我。

 

就在那天下午,幸福从天而降!年级组长通知我去财务室领工资。我激动地跑去了。财务小姐递给我厚厚一扎10元张的人民币。我当时还不敢接,我结结巴巴地问:“这……这没……弄……弄错吧……”

 

“怎么会弄错呢?”财务小姐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我又傻乎乎地问了一句:“这钱全都是我的?”

 

财务小姐这才明白过来,马上咯咯地笑了:“李老师呀,你就放心吧!绝对没错,这些钱全都是你的,你的工资是998元,这里是1000元,找回我2元就行了!”

 

我赶紧掏出身上最后的两枚硬币放在桌上,抓起桌上的那扎钞票,发疯似地冲出了财务室大门。啊,这不是在做梦吧,这笔“巨款”是我在内地半年多的工资呵!

 

我热血沸腾地跑进教室,冲着我的学生们高声喊道:“同学们,你们放学吧!我要去邮局寄钱去喽!”

 

在这所中学,我只干了一个学期就跳槽了,因为我只有自学考试的大专学历,依据我的条件,是无法调进深圳的。不久,我去了一所待遇更好的学校。只干了一年,我又跳槽去了蛇口招商局下属的一所学校。那家学校的工资待遇更好。实不相瞒,我那时已经发了誓,如果在深圳永远做打工老师,我必须要进一所各方面都是最好的学校。

 

(四)

不久后的一天,我去市图书馆看书。在馆门前的一排宣传柜窗里,我看到了一张招聘广告:图书馆培训中心在招聘少儿写作老师。不瞒说,这张广告马上把我吸引住了,我决定去试试。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我找到了那家培训中心。正好培训中心的主任在里面办公。我说明来意后,对方问我在哪所学校教书,我如实自报家门。没想到对方一听,眼睛一亮,说:“哦,我知道那所学校!行了,你不用试讲了,下个星期天一早就来上课吧!”

 

我紧接着问了一句:“主任同志,我冒昧地问一句,上这种课报酬怎么给?”

 

对方说:“按学费的五五分成,工资和你招收学生的多少成正比!”

 

我马上要了一份学员名单,细细看了看,又在心里算了算,很高兴地说:“谢谢主任,我不会令你失望的!再见!”

 

我很庆幸自己这么轻而易举就找了一个挣钱的门路,这真是个意外收获!回去的路上,我极度兴奋,反反复复地哼起了“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 标签:深圳二十年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艺术之路传媒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春华秋月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春风妙语41370积分2013/08/17 14:12:01

    看了你的打工历史,很不容易。从整体文章效果上来说,还可深挖。比如你与同学之间,你与同事之间,你的家庭你的父母,我们都出来打工,子女情,父母情,典型的教育事例。 读完限感觉到你一直在跳槽。但文中的情节能够选些你认为突出的例子。再有,你是女老师吗?在外打的女老师,20年来所发生的情感与困难,还有幸福事例,都可写出来。就更感人。更吸引人。

    分享到:春风妙语2013/08/17 14:15:00

    我也写不好这么长篇的文章,只是读后的感觉。

      回复
  • 分享到:春华秋月4370积分2013/07/29 15:40:49

    “打工老师”这个称谓道出了多少民办学校教师的辛酸。同样身为教师,同样是教书育人,却有这天差地别的待遇,甚至有些老师都得不到基本的生活保障,却也同样得尽心尽力的为别人的小孩奉献心血。一位教师在一生中不知道要教育出多少学子,却不知有多少曾为人学生的人,能记得住这个曾为他们呕心沥血的人。

    分享到:qjdh2013/07/29 17:41:06

    说得好啊!感谢对特区打工老师群体的理解!谢谢支持!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8/13 17:26:24

    文章没有什么毛病,情节、文字都很成熟。但我一路看下来,怎么读出了一种“八股文”的味道?另外,引用应该尽量简短,如无必要,最好别全篇引用,会破坏文章的整体风格和构架。

      回复
  • 分享到:吴春丽41510积分2016/11/03 11:02:47

    李敏曾是中学语文教师,文学的功底是扎实的!1993年3月,怀着改变命运的豪情壮志,李敏揣着东拼西凑来的1500元“闯荡资金”,第二次登上了南下的列车。来深之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一个杂货批发店做推销员。老板是广东潮州人,很会做生意。来深之后的第二份工作,就是当教师。做了20年的打工老师,从当初的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到后来的安居乐业,天翻地覆的变化,一路见证了改革开放的发展、变迁。

      回复
  • 分享到:因特虎老亨17160积分2013/09/10 08:56:31

    要懂中国教育,就要读懂体制外老师。《我在深圳20年》,讲述打工老师的深圳路,一部值得献给#教师节#的深圳史诗。 http://t.cn/zQ9SJR1 @新闻不发炎 @学虎在线 @王尧 @冰糖杨梅 @岗厦小学杨琴 @贺承军 @邻家好文字 @老生阿泰 @深圳视点-六木

      回复
  • 分享到:道长34860积分2013/08/24 11:22:51

    深圳是个出人才的地方,你收获丰硕,精神充实,向你学习!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2
  • 3200
  • 2
  • 45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浮途
  • 撩妹的女子评》
  • 修补
  • 撩妹的女子评》
  • 王福日评》
  • 刘卫宁评》
  • 仁智山水评》